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千唐誌齋的搜尋結果,共34

  • 《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千唐誌齋園林介紹之三

    《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千唐誌齋園林介紹之三

    河南千唐誌齋所藏誌石大多為洛陽北邙所出。洛陽為九朝古都,城北邙山雄渾透迤,土厚水彽,自周以降,歷代達官貴人,富戶巨賈,視城北邙山為風水寶地,無論終老何方,大多囑其後人還葬北邙,故有「生於蘇杭,葬在北邙」之說,以致「北邙墓塚高嵯峨」,幾至「無臥牛之地」。 \n 古人厚葬,誘致盜墓之風盛行,北邙上下,自帝王將相及名門望族,其墓地曆遭浩劫,十室九空,多不能倖免。清末修隴海鐵路,取線邙山腳下,又挖掉一些墳墓,加上陵谷變遷,水土改易,凡開掘墓葬,殉葬品都被洗劫一空,而沉重的誌石卻流散、棄置于民間田舍,多做洗衣捶布、井沿踏腳和修築石料之用。辛亥革命元老張鈁先生酷愛金石書畫,三十年代初他留意於此,在王廣慶和郭玉堂二位先生協助下,在全國各地廣泛搜求墓誌石刻,運回故里鐵門,在蟄廬西隅,辟地建齋,鑲嵌保存。我們今天所見之齋室,即其原貌。 \n 千唐誌齋與張鈁先生所建園林「蟄廬」蟄廬共為一體,又稱張家花園。千唐誌齋則建于三十年代初,及日寇犯豫,工程告停,未及鑲嵌的誌石,全部捐送西安碑林。張鈁與于右任辛亥革命時曾同領陝西靖國軍,私誼篤厚,據說張收集誌石時曾與於氏有約,唐誌歸張,魏誌歸于,于右任將所得三百方北魏誌石藏之三原,後亦送碑林珍藏。 \n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鈁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 \n

  • 《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千唐誌齋園林介紹之二

    《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千唐誌齋園林介紹之二

    蟄廬營建早于千唐誌齋,是張鈁先生丁憂離陝,歸隱鐵門時所築之園林,一九二三年秋,康有為遊陝過豫,為張鈁先生所邀,於蟄廬小憩數日,乘興為園林題額、贈聯,賦詩、書跋,現鑲嵌於正院上方之「蟄廬」二字,字大徑尺,即當時所題。園中「聽香讀畫之室」後面的一排長廊及窯洞是三十年代初專為鑲嵌墓誌興建的,東側有張人傑書「松柏有本性,園林無俗情」楹聯,與之相對的「千唐誌齋」橫額為章太炎所篆,楹聯乃出自清末翰林、陝人宋伯魯之手,文曰」逸興寄河濱十畝芳塘涵德水,高懷擬綠野滿園花木繡春風。」這些匾額楹聯,或體穩勢奇、雍容圓潤,或真率靈秀,曲直自然、莫不神采飛動、風格卓異,與齋內誌石書藝相映生輝。 \n \n張鈁先生在搜集鑲嵌墓誌銘的同時,兼收碑刻、石雕等,又將其平生所獲名人書畫,命工刻石,同存齋內,以備欣賞,借垂永久。現齋中專貯書法繪畫石刻的十五號窯洞裏,有宋米芾所書對聯,明清之際號稱「神筆」的王鐸所書大幅中堂《柳花》、《柳條》詩,清代王弘撰、劉墉、陳鴻壽、邵瑛、韓東籬等人所書的屏扇、對聯,還有近人章太炎、李根源、戴傳賢、靳誌所書對聯、條幅等。十一號窯室內嵌有明代董其昌所書《典論論文》行草長卷,以及蔣中正撰文、賀耀組隸書、由國民黨眾多高官和社會賢達署名,為張鈁母親王太夫人慶祝七十壽辰的長篇壽序石刻。同一室內還嵌有被稱為“近代三絕”的張鈁之父張子溫墓誌銘,是章太炎撰文、于右任書丹、吳昌碩篆蓋的罕有佳構。這些都體現了各自不同的書法風格,使人觀之留連不捨。所藏繪畫石刻也皆屬稀有珍品,漢代線刻佛教故事、漢武帝夢景圖浮雕,有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所作風、雨、陰、晴竹姿四態屏和名曰“醒竹”的單條石刻,以及三天井西壁所嵌光緒皇帝引見官王純謙指畫蘭草等,無不形象逼真,栩栩如生。其他如隋唐時代的佛釋造像,梵文經幢等,都是藝術價值甚高的文物佳品。另外,千唐誌齋還收存有元趙孟頫書丹的宣武將軍珊竹公神道碑,也是難得的珍貴文物。加之一九九七年自新安縣西沃鄉整體搬遷至千唐誌齋的黃河中下游唯一一處北魏石窟,在一九九九年對外開放,更使得千唐誌齋這個豫西名園錦上添花。 \n \n 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鈁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 \n

  • 千唐誌齋 藏石精品拓片展

    千唐誌齋 藏石精品拓片展

     狄仁傑書藝 剛柔相濟 \n 洛陽新安的千唐誌齋博物館,藏有西晉以降的歷代刻石2000多方,其中的《大周袁公瑜墓誌銘》是大周故相州刺史袁府君(公瑜)墓誌銘,由唐代宰相狄仁傑撰書,這方罕見的由狄仁傑撰書的墓誌,讓人從中看到了極為珍貴的狄仁傑書法。整篇志文字體端莊凝重,字字珠璣,結體舒暢,鋒芒內斂而氣宇軒昂,書法取自虞世南筆意而富有創新,剛柔相濟,別具一格,使我們近距離領略到了狄仁傑的文風和書藝,不由感歎「文如人生」。

  • 千唐誌齋 藏石精品拓片展

    千唐誌齋 藏石精品拓片展

     《大周高玄墓誌銘》 \n 洛陽新安的千唐誌齋博物館,藏有西晉以降的歷代刻石2000多方,其中唐代誌石收藏為最,共有千餘方,是研究唐代禮祀、教育、司法、政治的珍貴史料,有「石刻唐書」美稱。《大周高玄墓誌銘》拓片是故冠軍大將軍高玄的墓誌銘。高玄,字貴主,遼東三韓人,隨遣唐使泉南生來到中原,後因平叛有功,被封為中郎將。武則天天授元年(西元690年)卒於洛陽,葬於洛陽。墓誌銘刻於天授三年十月十八日(西元692年),正書,無撰書人姓名,是千唐誌齋館藏唯一一方高麗人的墓誌銘。 \n 「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 \n 即日起至8月30日,在台北富邦人壽大樓國際會議中心展出。

  •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民國張子溫墓誌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民國張子溫墓誌

    張子溫墓誌蓋,高86、寬90釐米。志題為:「故鄜州州判張君墓誌銘」,下署:「杭州章炳麟造文,世愚侄三原于右任書丹,安吉吳昌碩篆蓋」。正文書于細線棋盤格內,共二十八行,行二十九字。 \n這是張鈁父親張子溫的墓誌銘,由國學大師章太炎撰寫志文,詞章古樸典雅,屬事簡練得體;于佑任書丹,基於魏碑而又有所創新,體穩勢奇,意法俱到;吳昌碩篆刻墓誌蓋,氣質高古,淵致奪人。該志集三位大師手筆于一體,可謂珠聯璧合,相映熠耀,雖為墓誌,亦屬珍品,故有“近代三絕”之美譽。 \n 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 \n

  • 千唐誌齋展重點藏品四清王鋒書《柳花》中堂

    千唐誌齋展重點藏品四清王鋒書《柳花》中堂

     柳花來曲徑,砂漬复長征。 \n 遠憶雙親念,能禁遊子情? \n 窮鄉征老戍,匹馬向古城。 \n 侘傺怜吾志,居諸豢此生。 \n ——乙酉秋雨書王鋒 \n 這首五言律詩,是清代大書法家王鋒晚年蟄居家鄉「擬山園」的抒懷之作,親筆書為巨幅中堂,後被千唐誌齋創建人張鈁重金購得,刻石珍藏於千唐誌齋。 \n 王鋒(1592~1652年)是明末清初著名書畫家,書法擅長行草,筆法大器,知名的有「擬山園帖」、「琅華館帖」等。

  •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清王鐸書《柳花》中堂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清王鐸書《柳花》中堂

    柳花來曲徑,砂漬複長征。 \n遠憶雙親念,能禁遊子情? \n窮鄉征老戍,匹馬向古城。 \n 侘傺憐吾志,居諸豢此生。 \n ——乙酉秋雨書王鐸 \n柳條圓沚畔,一畝類村居。 \n喜得山晴後,初當兵退餘。 \n冬催窠鬣健,風冷藥壇疏。 \n丘壑無遺恨,非唯數著書。 \n ——坐食勝亭之作 \n 辛卯秋雨書王鐸 \n這兩首五言律詩,是清代大書法家王鐸晚年蟄居家鄉“擬山園”的抒懷之作,親筆書為巨幅中堂,後被千唐志齋創建人張鈁重金購得,刻石珍藏于千唐志齋。 \n王鐸(1592-1652),河南省洛陽市孟津縣人,明末清初著名書畫家,曾任明、清兩朝吏部尚書。有“神筆王鐸”之稱,書法擅長行草,筆法大氣。墨蹟傳世較多,最有名的是《擬山園帖》和《琅華館帖》。 \n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 \n

  •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清劉墉書條幅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清劉墉書條幅

    劉墉(1719—1804),字崇如,號石庵,山東諸城人,清乾隆進士,官至體仁閣大學士,加太子太保。清代著名書法家,名滿天下,濃墨行楷,流利暢達。因為喜歡用濃墨下筆,世人稱其“濃墨宰相”。此條幅為行書,貌豐骨勁,自創一體。條幅作於嘉慶九年,書于“嘉慶甲子冬日”,是他卒年(1804)所作,可謂絕響。筆力丰韻秀逸,沉著凝練,其書法造詣,由此可見端倪。 \n \n祿文: \n鐘穆用龍眠法寫要藥王像,坐藤竹床,手執葫蘆,在芭蕉林中,喻是身之非堅也;腳下霏霏細草,俯瞰之,喻大地皆蘭草也。 \n嘉慶甲子冬日久安室雪窗錄 劉墉 \n \n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

  • 千唐誌齋展重點藏品三-康有為贈張鈁詩

    千唐誌齋展重點藏品三-康有為贈張鈁詩

     1923年秋天,康有為遊歷陝西,路過河南,途經鐵門,當時張鈁賦閒家鄉,得知後就誠邀康有為到家裡休憩。 \n 期間,兩人觀奇松,撫怪石,談詩論畫,康有為乘興為張鈁花園題額書聯,並吟詩抒懷。這首《宿鐵門‧贈伯英將軍兄》詩云: \n 窟室徘徊亦自安,月移花影上欄干。 \n 英雄種菜尋常事,雲雨蟄龍獨自蟠。 \n 函古東來紫氣清,鐵門關尹遠相迎。 \n 騎牛過去化胡否,扶杖看山落日明。 \n 康梁變法失敗後,康有為晚年寂寞落拓,心況不佳,這首詩中記寫了康、張兩人的過往交會,也可見康有為的落寞心境。(邱莉玲)

  •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西晉成晃墓誌銘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西晉成晃墓誌銘

    晉故處士成君(晃)之碑,元康元年七月十六日(西元 291年),隸書,無撰書人姓名,為千唐誌齋藏唯一一方西晉墓誌。成晃之碑,張鈁先生于一九三六年前後在洛陽搜集,珍藏于千唐志齋。該碑與圭首(指碑首凹處供刻字的部分)相連,通高77釐米、寬29釐米。圭首高、寬各29釐米,偏右豎刻篆字兩行:“晉故處士成晃之碑”。圭首兩側刻有碑飾,高13、寬6釐米。下部碑高48、寬29釐米。碑上刻有銘十一行,行十六至十八字不等,碑面完整光潔,字跡及碑飾清晰。 \n \n此碑為千唐志齋珍存的唯一一方西晉墓誌,因晉碑出土較少,該碑堪屬珍貴文物。它不僅可以幫助我們瞭解西晉碑誌形狀及變遷情況,而且為我們研究書法及鐫刻藝術提供了寶貴資料。該碑無書者姓名,但碑文書法隸意尚濃,筆勢生動,可以說是上承漢隸,下啟北魏之書法珍品。 \n \n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鈁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展覽精彩,8/21於展覽場地更有多位書畫名家參與之揮毫交流會。

  •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章炳麟贈張鈁對聯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章炳麟贈張鈁對聯

    章炳麟(1869—1936),號太炎,浙江余杭人,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思想家,中國近代著名樸學大師,著名學者,書法家。1934年3月,章炳麟書聯贈張鈁,聯曰:甯與鳳凰比翼,不隨雞鶩爭鳴。贊其品格高潔。 \n \n祿文如下: \n伯英我兄同志鑒 \n甯與鳳凰比翼,不隨雞騖爭鳴。 \n \n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鈁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展覽精彩, 8/21於展覽場地更有多位書畫名家參與之揮毫交流會。

  • 千唐誌齋藏品 書法名家紛呈

    千唐誌齋藏品 書法名家紛呈

     由辛亥革命元老、收藏家張鈁創建的「千唐誌齋」,近年成為千唐誌齋博物館,至今共有藏品3000拓,其中尤以唐代書法名家紛呈,堪稱一部唐代書演變史,書藝之美受到兩岸書畫家及學者高度評價,千唐誌齋博物館館長衡劍超指出:「千唐誌齋所藏的墓誌,其書藝至今仍啟發、影響當代書法家。」 \n 以館內所藏的《唐亡宮六品墓誌銘》為例,由於宮女身分不高,墓誌相對精製簡造,後世分析這方墓誌銘應沒有書文,而是直接刻文,成為一種別具風格的書體,「好幾個書法家協會的主席都對這一方墓誌愛不釋手。」甚至還有一名中國美院的研究生,以這一方墓誌作為畢業論文的題目。 \n 墓誌補史證史 \n 細數「鎮館之寶」,衡劍超指出不可錯過的還有《大周袁公瑜墓誌銘》,是罕見的由一代名相狄仁傑所撰書的墓誌,從中可看出其書法端莊凝重,鋒芒內斂而氣宇軒昂。此外,「《唐趙潔墓誌銘》為墓誌中唯一由行草書寫的誌文,還被大陸郵政總局列入「中國古代草書」套票發行。 \n 千唐誌齋所藏墓誌被譽為「石刻唐書」,有補史、證史的作用,衡劍超說:「中國人講究蓋棺論定,寫在墓誌的必定是真相。」如《唐劉致柔墓誌銘》墓主乃唐代宰相李德裕之妻,李德裕是「牛李黨爭」的李派首領,誌文由李德裕親自撰寫,詳述被貶後的遭遇,與兩唐書所載吻合。 \n 洛陽出土最多 \n 衡劍超說,墓誌僅在大陸北方出土,以河南洛陽13朝古都最多。受到藏家注目,近年出土墓誌的「行情」也水漲船高,以專為皇帝寫文章的唐代大書法家徐浩所書墓誌為例,拍賣價至少100萬人民幣起跳,另一方面來看「在踢一腳都能發現古文物的河南,確實出了很多書畫大家。」 \n 衡劍超指出,千唐誌齋博物館作為人類共同的文化財,在文史、書法藝術上承載著教育和交流使命,至今已和國內外100多個大學合作,也接待過台大、師大等20多個台灣的大學院校參觀。除了一睹此次來台的百餘件石刻拓片,衡劍超仍建議,親炙墓誌石刻將更能看出門道。

  • 兩岸書藝交流 結合傳統創新

    兩岸書藝交流 結合傳統創新

     「雖然在陝北長大,大學之前連宣紙都沒見過,但父親總說,咱們是有家學的。」張鈁的孫輩後人張柱,在父親張廣武的教導下,從小習書學畫考上西安美術學院,去年並在祖父張鈁創建的千唐誌齋舉辦個展。 \n 從小習字畫,張柱打趣:「練書法花了很多錢買字帖,後來回千唐誌齋一看,原來祖上留了這麼多好字帖!」在眾名家石刻中,他最鍾情清初有「神筆」之稱的王鐸書《柳花》中堂,是他少見的巨幅作品,後由張鈁重金購得刻石珍藏。 \n 曾獲大陸書法界最高榮譽「蘭亭獎」一等獎的陳花容,和張鈁同為河南新安人,亦受到千唐誌齋石刻書藝的影響,他認為對於習楷字「正書」而言,確實提供了磨鍊功力的標準,但他也指出,台灣整體的傳統文化保存良好,加上民風自由,對於展現性情的草書而言也是很好的環境。 \n 在千唐誌齋博物館藏中,陳花容目前最喜歡的是《唐亡宮六品墓誌銘》,認為特別有突破和追求自然的美。他相信,藉著文化交流,兩岸能將傳統與創新結合,在書藝上共創新局。

  • 石刻唐書展訊

     「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乃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鈁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2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 \n 展期:2015年8月15日至2015年8月30日 \n 地點: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台北市松山區敦化南路一段108號)

  • 千唐誌齋展 兩岸書法家揮毫

    千唐誌齋展 兩岸書法家揮毫

     以收藏西晉以來千餘方誌石廣為人知的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是中國大陸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國家二級博物館,從館藏精選百餘件墓誌銘拓片,首次來台舉辦「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吸引台灣書道界同好前往觀賞。 \n 百件石拓片 來台展示 \n 為促進兩岸書道界同好交流,昨主辦單位特別舉辦揮毫交流會,中國大陸蘭亭獎得主陳花容,與台灣女書法家學會、中國書法學會、中華書道學會等眾多名家,在展場展露身手。 \n 中國大陸書道界人才濟濟,此行隨團來訪的陳花容年僅32,新安縣人,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成員、千唐誌齋博物館研究員,2009年獲得中國書法最高獎之蘭亭獎首獎,被視為中國大陸最具升值潛力的青年書法家之一。昨日交流會由他擔任開筆,以專擅的草書寫下「墨香兩岸」、「上善若水」兩幅字。 \n 千唐誌齋所藏誌石,是辛亥革命元老張鈁費心蒐集而來,多從洛陽北邙所出。千唐誌齋博物館館長衡劍超指出,洛陽是九朝古都,自古洛陽城北邙山就被視為風水寶地,歷代達官貴人、富戶巨賈想盡辦法葬在此地,也因此引起覬覦,盜墓歪風盛行,將殉葬品洗劫一空,然而,記載死者身分的方形墓誌石版卻被棄置民間,四處流散。 \n 《唐趙潔墓誌》 草書唯一 \n 墓誌銘的內容主要記載死者世系爵裏、生平事蹟、配偶子嗣、卒葬時地和追悼讚頌死者之辭。千唐誌齋收藏當中,以唐代刻石的數量為最,唐人以書法取士,書風盛行、名家輩出,墓誌銘意在傳世,所以多仰賴名家動筆,從千唐誌齋收藏可見篆隸行楷全都具備,各家風格應有盡有,如狄仁傑的撰書,還有僅藏唯一的草書墓誌《唐趙潔墓誌》。 \n 「一般墓誌,隸、楷是最普遍可見,《唐趙潔墓誌》是草書,非常特殊,國家郵政局曾發行一套『中國古代草書郵票』,這是其中一件」,衡劍超說,因此千唐誌齋可稱為一部唐代書法演變史。

  • 唐亡宮六品墓誌銘

    唐亡宮六品墓誌銘

     洛陽新安的千唐誌齋博物館,藏有西晉以降的歷代刻石2000多方,放眼中國、世界,都是收藏數量最多的誌石博物館,精品無數,其中以唐代誌石收藏為最,共有千餘方,除了展現唐代書法藝術的演變史,也是研究唐代禮祀、教育、司法、政治等領域的珍貴史料,因而有「石刻唐書」美稱,拓片首次來台展出。 \n 圖中這件《唐亡宮六品墓誌銘拓片》,年代為神龍元年8月25日(西元705年),以正書書寫之,沒有撰書人姓名。祿文:亡宮者,不知何許人也。蓋以良家子選入後宮,以備內職。天生淑態,曰就貞規。班氏遺文,常守七篇之誡;漢家舊秩,行參八子之榮。方期位以才昇,已聞名於鳳闕;豈謂人隨物化,遽歸魄於蟾輪。以大唐神龍元年八月日恭終於某所,春秋六十有五。粵以其年八月廿五日,葬於某所,禮也。嗟乎!陽春有暮,荒涼穠李之蹊;厚夜無晨,歇滅芳蘭之氣。式彫玄礎,永秘黃泉。 \n 其銘曰:燕姬擅北,越女稱西,芝蘭比秀,桃李成蹊。良家入選,內秩仍躋,六宮有位,四德無睽。其一。落日西黯,逝川東注,忽覩佳城,永辭芳樹。晝日何仰?聞雷必懼,萬祀千秋,塵埃一聚。其二。 \n 《唐亡宮六品墓誌銘》高、寬各43公分,志文共16行,每行16字,共256字。宮女是帝王宮廷內供使喚的女子。入宮後就失去氏族、籍貫、年齡等個人資訊。千唐志齋珍藏有宮女墓誌45方,這些墓誌從內容到形制都大體相同。形制較小,內容簡短,字數稀少,甚至還有錯字、別字夾雜其間,宮女墓誌的粗制簡造反映了封建社會制度下,宮女們悲慘淒苦的人生命運。 \n 「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 \n 即日起至8月30日,在台北富邦人壽大樓國際會議中心展出。

  •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唐屈突通墓誌銘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唐屈突通墓誌銘

    大唐故左光祿大夫蔣國公屈突府君(通)墓誌銘,貞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西元 628年),隸書,無撰書人姓名。屈突通為唐朝開國元勳,曾在洛陽協助秦王平定王世充叛亂,李世民將其繪圖供奉淩煙閣。洛陽出土,張鈁於一九三九年前後收集,珍存于千唐志齋。 該志石高寬各68釐米,志石中間斷裂,但修復後全文仍清晰可辯。志文共三十七行,行三十七字,隸書。 \n \n屈突通為北周、隋、唐三朝元老,兩唐書均有傳記記載。唐朝屈突通任兵部尚書,封蔣國公。李世民平定王世充時,屈突通功居第一,鎮守洛陽,回朝後任工部尚書。貞觀十七年(643年),唐太宗命人畫二十四功臣圖于淩煙閣,屈突通名列其中,居於第十二位。該墓誌文體典雅富瞻,清秀端麗,在唐史及唐代書法研究方面都屬難得之珍品。 \n \n 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鈁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 \n

  • 千唐誌齋交流會》陳花容揮毫「墨香兩岸」

    千唐誌齋交流會》陳花容揮毫「墨香兩岸」

    千唐誌齋博物館21日舉行揮毫交流會,受邀的2009蘭亭獎得主陳花容開筆揮毫,寫下「墨香兩岸」,吸引眾人圍觀爭睹大師風采。

  • 千唐誌齋展重點藏品二-大周 袁公瑜墓誌銘

    千唐誌齋展重點藏品二-大周 袁公瑜墓誌銘

     袁公瑜墓誌,出土於洛陽,高70釐米、寬74釐米,用青石琢成,字跡清晰,保存完好,現存千唐誌齋博物館九號窯室,墓誌志題為「大周故相州刺史袁府君墓誌銘並序」,下署「河北道安撫大使狄仁傑撰書」。 \n 這方罕見由狄仁傑撰書的墓誌,整篇誌文字體端莊凝重,字字珠璣,結體舒暢,鋒芒內斂而氣宇軒昂,書法取自虞世南筆意而富有創新,剛柔相濟,展現狄仁傑的文風和書藝。從這方墓誌中還出現了11個武則天造字。

  •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千唐誌齋主人張鈁

    石刻唐書 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千唐誌齋主人張鈁

    張鈁(1886年~1966年),字伯英,號友石,河南省新安縣鐵門鎮人。1910年7月9日,張鈁與同盟會、新軍等革命黨人和哥老會首領共三十六人,在大雁塔歃血為盟,共圖大舉。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發,10月22日陜西張鈁等新軍及哥老會首先響應,攻克滿城,光復西安,隨即成立秦隴復漢軍政府,張鈁任東征軍大都督,率兵東征,與清軍三戰潼關。民國成立後,袁世凱整編秦隴復漢軍為陜軍,張鈁任第二師師長,授陸軍中將。二次革命時,張鈁駐紮四川夔萬,追剿白朗,由川回陝,任陝南鎮守使。張鈁反袁、反復辟,護法戰爭期間,1918年由北京取道返陜,陝西靖國軍各部隊推于右任為總司令,張鈁為副總司令。 \n \n張鈁輕財好義,1929年任河南省賑務會主席,挑起救濟河南災民的大樑,辦理粥廠、發放賑衣、開辦工賑、收容婦孺、貸金平糶,並且移民東北及西北,興辦災童教養院。日軍侵華期間,張鈁於西安以河南同鄉會會長身份,組織救濟湧進西安的大批豫籍難民及學生,捐資勸募,安置復學。 \n \n張鈁重視教育,資助學生,並開發實業,提振國力。1922年建成鐵門小學,並開辦觀音堂「民生煤礦」,後又在陜西開辦多所煤礦,對抗戰均有很大貢獻。又創辦民生煤礦小學,解決礦工子女的入學問題。對日抗戰期間,於西安「中州會館」辦西安「中州小學」,後改辦私立「西北中學」(即今之「西安市第六中學」),於河南成立嵩嶽中學,亦扶持「河南大學」。1929年,張鈁為配合河南水利計劃,創辦了一所水利工程專科學校,此為當時國內唯一的水利專校,抗戰勝利後併入國立河南大學。 \n \n張鈁不僅是位軍人,並熱愛文化保存,興建多所圖書館,購書捐書,助刊《傷寒雜病論》,支持戲曲、音樂、書畫、體育等。素愛書法,平生酷愛金石字畫碑刻,與于右任為莫逆之交,兩人曾商定,凡得北朝墓誌,歸于右任,運至陝西三原;凡得唐代墓誌,歸張鈁。後來張鈁搜集到唐墓誌千餘方,運至河南新安縣鐵門鎮其私宅「蟄廬」,建成了「千唐誌齋」,現即為河南著名景點「千唐誌齋博物館」。 \n \n1986年張鈁誕辰100週年,子女將其骨灰由北京遷葬「蟄廬」,使其魂歸故里,長眠于「千唐誌齋」之側。張鈁故居建於1917年,為三進大小四合院結構,布局嚴謹,風格別致,是河南古建築群中獨具特色的民國初期民居建築群,現為河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並於2011年10月10日(即辛亥革命100周年)正式更名為「張鈁紀念館」。 \n \n 即日起至8月30日「石刻唐書-千唐誌齋藏石精品拓片展」於台北富邦人壽大樓B2國際會議中心,展出清末民初一代人物張於其園林「千唐誌齋」之藏石誌文拓片,自其中二千餘件中精選百件深具價值的石刻拓片來台展示,為珍稀的百年經典藏品。由河南新安縣千唐誌齋博物館主辦,冬勳文教基金會、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張樞建築師事務所協辦。展覽精彩, 8/21於展覽場地更有多位書畫名家參與之揮毫交流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