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卑南族南王的搜尋結果,共15

  • 南王小手編花環 把文化活出來

    南王小手編花環 把文化活出來

     在充滿「原」味的婦女除草完工祭中,有一群可愛的小朋友,他們是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的學童,這群卑南族的小孩把文化學習從校園擴展到社區,校長洪志彰說,期待孩子把文化活出來,成為值得別人為他戴上花環的人。  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100位學生,昨天頭戴花環、身穿族服實際參與婦女除草完工祭,模樣超萌,除了表演傳統打擊樂外,也把他們小手編成的花環,獻給部落的25位文化教師與耆老。  南王實小校長洪志彰表示,全校師生參與除草完工祭,是該校的文化主題之一,也會把平常所學的生活技能運用的祭典上;他說,文化的學習不應該侷限於校園,走進社區其實就是課程之一,部落就是文化學習場域。  洪志彰本身也是卑南族人,他說,部落老人曾語重心長問他:「為什麼受教育愈高的孩子,離自己的文化愈遠?」,當時他無言以對,直到2017年南王國小正式轉型為花環實驗小學後,他接下原住民教育的挑戰,希望透過文化教案,讓孩子更深切地認識自己的文化,期待未來孩子可以戴花環、穿族服,在祭典中唱自己的歌、跳自己的舞。

  • 年度族語文學獎 入選作品共30篇

    「教育部第六屆族語文學獎」頒獎典禮18日在台東大學舉行,本屆入選作品共有30篇,徵選文類分別有現代詩、散文、翻譯文學及短篇小說,包含原住民23種語別及其他本土語言巴宰語、噶哈巫語及道卡斯語3種台灣南島語系語言。 教育部表示,族語文學獎兩年辦理1次,各語分別聘請該語別專家、學者擔任評審委員,本屆共由52位族語專家參與評審工作,每一篇文章均經由多位族語及文學專家學者評審,以兼顧族語文學品質及公平公正原則。 教育部指出,得獎族群分布的原住民族語,其中包含阿美、排灣、泰雅、布農、卑南、魯凱、卡那卡那富、鄒、賽夏及太魯閣語,計10個族群16種次方言別,其他本土語言(台灣南島語系)有巴宰、噶哈巫語及道卡斯語,計3種語言別。 在文類上,則有現代詩16篇、散文8篇、翻譯文學4篇及短篇小說2篇。本屆入選作品創作題材多元,涵蓋社會關懷、原住民族文化、部落懷念及兒時記憶的童話等多元內容,其中,瀕危語言卡那卡那富語,作品《’esi kesoni kasua, ’esi kara kasu taramamanung?(你過得好不好)》首次投稿並獲選;翻譯文學類獲獎的《adri piyamaumau na kiteng na maymay(醜小鴨)》作品,初次翻譯成南王卑南語,增加日後族語學習多樣性。 教育部自96年起辦理「教育部原住民族語文學獎」活動,至本(107)年為第6次辦理,提供舞台讓原住民族語言的多樣性得以呈現,獲得各界熱烈迴響。期盼透過此次活動能鼓勵更多人投入本土語言教育,使臺灣多樣性的語言文化得以保存及活化。

  • 台東縣南王國小 更名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

    今年8月1日起,台東縣南王國小更名為「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期許學校小朋友們,在具有卑南族文化陶冶的教育中,「從文化學做人,把文化活出來」,一起共同學習,相互幫助,將來成為一個謙卑受敬重的人。 台東縣南王國小成立於1896年,是東台灣原住民正式接受新式教育的開端,至今已屆121年,是一所歷史非常悠久的原住民學校。從民前15年,初為台東日語傳習所卑南社分教,校名歷經數次更迭,於民國57年奉令更名為南王國民小學。 南王國小比鄰卑南國中以及國立卑南遺址公園,校地面積約23668平方公尺,學生以卑南族居多約占全校學生數6成,原住民學生比例約為8成,為台東市區原住民學生比例最高的學校。 今年8月1日起,南王國小更名為「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Puyuma意旨卑南族10個部落中的南王部落,古語中Puyuma有集中,團結的意思。而花環為臺灣16族原住民族中,最能突顯卑南族的穿著服飾特徵,任何重要的場合,包括在婚喪喜慶時,為族人戴上花環表示尊崇之意。 教育部推廣原住民族實驗教育期透過藉著「語言復振、文化深耕、學力紮根」的教育理念,培養孩子具有主動學習的能力,以及良好品格的養成,「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將充分展現卑南族原住民的文化特色。

  • 121年的新里程 南王Puyuma花環實小揭牌

    121年的新里程 南王Puyuma花環實小揭牌

    歷史長達121年的台東市南王國小,26日更名為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將是全台第一座卑南族為主的實驗小學,老字號的小學將展現新面貌,南王Puyuma實小校長久將強調,學校將落實學力紮根、文化深耕及族語復振三個目標。  教育實驗三法通過後,台東積極發展原住民實驗教學,學校除了傳統學科學習外,彈性學習時間、綜合活動等課程,將教導學生學習部落、族群的傳統文化,全台首座實驗小學是達仁鄉的土坂vusam文化實驗小學,南王Puyuma花環實驗小學則在今天揭幕。  台東縣教育處長劉鎮寧表示,台東在實驗教育跑得很快,除了土坂、南王國小外,今年卑南鄉的大南國小也將試辦成為魯凱族的實驗小學,蘭嶼的蘭嶼中學則將成為達悟族的實驗中學,預計明年將能正式成立,另外布農族、阿美族實驗學校則還在找適合的小學。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長邱乾國指出,這段時間他常跑台東,就是因為台東的實驗學校不斷成立,可以看到台東縣政府的努力,在部落及社區共同參與,將文化帶進校園中,將來國際也能看到台灣為民族文化保存的努力,及多元族群、文化的獨特性。  台東縣長黃健庭強調,實驗教育絕對不是把學生當白老鼠,基本的學力仍是授課重點,但增加族群文化的學習,把式微的文化帶入課程中,將能為部落培養人才。

  • 官產學合作 原民教育數位學習計畫啟動

    原民會今天舉行「數位扎根文化星傳 原住民族教育數位學習計畫」啟動記者會,盼透過官、產、學合作,讓原民學童能用最創新的科技學習最傳統的文化,提高對傳統文化的興趣。 根據2016年原民會的原住民族語言使用狀況及能力調查研究成果報告,16族在族語傳承上皆處瀕危,嚴重影響原住民的文化傳承。 原民會今年再度與台灣三星合作,持續推動「原住民族教育數位學習計畫」,並邀請政治大學為計畫夥伴,期盼能經由官產學合作,延續台灣原住民族文化之美。 原民會副主委汪明輝表示,原住民民族教育因缺乏教案及科技載具,知識傳承多倚賴耆老,並於特定部落環境和生活經驗中體現,比較難保存及推廣。透過數位化教材和科技工具的創新應用,不僅符合族群多元文化發展需求,在扎根民族教育的同時,也能提升原鄉學童資訊運用的軟實力。 汪明輝指出,非常感謝台灣三星、政治大學及10所原住民重點學校等單位的參與,期盼透過與民間企業及相關政府單位和學術單位緊密合作及行動學習科技,讓原住民學童能擁有更寬廣和多元的學習。 「原住民族教育數位學習計畫」10所合作學校,由原民會及政治大學推薦,計畫學校範圍遍布全台共9個縣市,涵蓋8個原住民族族群,包含泰雅族新北烏來國中小、新竹桃山國小,阿美族桃園八德國中,賽夏族苗栗東河國小,布農族南投信義國中、高雄民族大愛國小,排灣族屏東地磨兒國小,雅美族台東蘭嶼東清國小,卑南族台東南王國小以及太魯閣族花蓮崇德國小。1060306

  • 卑南族大獵祭 搭凱旋門迎勇士

    卑南族大獵祭 搭凱旋門迎勇士

    卑南族各部落大獵祭今天登場,南王普悠瑪部落的族人,在卑南文化公園大草原上搭設凱旋門,迎接結束山上狩獵訓練的勇士們平安歸來,並由婦女為他們套上花環,花環越多代表輩分越高,儀式中由頭目進行除喪祭,為喪家卸下素服,在長老吟唱古調中,迎接新年到來,展現原汁原味的原住民傳統文化。

  • 卑南少年猴祭 刺骨寒風登場

    卑南少年猴祭 刺骨寒風登場

     卑南族台東縣南王部落,依古禮舉行少年猴祭活動,青少年持續前天在刺骨寒風中,赤裸上身進行「驅邪」的熱力,昨天盛裝展開「刺猴」儀式,象徵刺殺過去1年的不幸,並依年齡階層,少年要被兄長打「猴屁」,代表服從、學習。  每年12月底舉辦的「猴祭(Vasivas)」,是卑南族少年的軍事訓練,少年們以猴子為假想敵舉行刺猴儀式,藉以磨練他們的膽識和戰鬥技巧,通過這些訓練,少年們才能完成晉級。  前一天晚上,南王部落1群青少年就先進行「Halabakai」儀式,他們在10幾度的低溫中,赤裸上身,臉上塗黑炭,手持芭蕉葉,挨家挨戶進行驅邪儀式,把過去1年的不幸全帶走,族人則回贈糖果;參加的少年說,雖然寒風刺骨,但是跑完1趟就不覺得冷了。  昨天早上,青少年盛裝們在聚會前集合,將草猴帶往祭場,持長竿刺殺草猴,象徵過去1年的不幸都由草猴承擔,接著在古調的吟唱中,依年齡階層,由較低階級的少年,輪流被較高階的大哥打「猴屁」,學習服從長者的領導。  「猴祭」結束後,緊接著就是「大獵祭」登場,部落男子到獵場狩獵,滿載而歸,迎接嶄新1年的到來。

  • 卑南族南王部落 少年猴祭登場

    卑南族台東縣南王部落,依古禮舉行少年猴祭活動,青少年昨天晚上不畏在刺骨寒風中,赤裸上身,臉塗黑炭,手持芭蕉葉,挨家挨戶進行「驅邪」儀式。 今天清晨,少年們盛裝持長竿到祭場展開「刺猴」儀式,象徵刺殺過去1年的不幸,並在古調吟唱中,依年齡階層,少年要被兄長打「猴屁」,代表對長的服從、學習。

  • 卑南古禮完婚 日人類學者難忘

    卑南古禮完婚 日人類學者難忘

     日本人類學者山本芳美,熱愛台灣原住民文化,因為日本大地震而只採簡單婚禮,令卑南族的義母很不捨,二日特地安排她與夫婿京谷卓戴上花環,坐著牛車,在台東南王部落的大草原上,舉行卑南族傳統婚禮,讓這對新人永生難忘。  昨天在台東文化公園大草原這場卑南族傳統婚禮,新人是日本人類學者,四十四歲的山本芳美,與她的新郎倌,四十八歲的京谷卓,雙方家長皆遠從日本到台東參加別開生面婚禮。  以大草原為禮堂,在卑南族歡迎歌古調,新郎與新娘戴上花環,乘坐牛車進入凱旋門,新郎依古禮帶來農具、檳榔、小米與山豬等聘禮到女方家提親、迎娶,再由姆姆(卑南族婦女長輩)清點聘禮後發放給親屬。  在長老祝福下,兩人交換信物,交換酒杯飲酒,緊接著教母帶一條大紅布,帶領全部姆姆出場跳起婚慶舞,最後新人坐上籐椅轎,由六名萬沙浪(年輕人)高高抬起,象徵「抬望幸福」,接受大家歡呼。  山本芳美是日本人類學者,也是政大民族學系客座副教授,十年來經常到台灣進行原住民文化研究,她的好學精神,感動卑南族耆老林清美,認她為義女。  林清美說,去年日本福島大地震沒多久,山本芳美與京谷卓在日本只辦簡單婚禮,讓她很不捨,所以特別為她辦這場慎重的卑南族傳統婚禮。  山本芳美夫妻則表示,雖然他們不是卑南族人,但是能以傳統方式完成終身大事,讓他們很感動。

  • 台東卑南部落婚禮 見證永恆愛情

    台東卑南部落婚禮 見證永恆愛情

     結婚一定要穿西裝及白紗嗎?穿原住民傳統服飾結婚也別有一番風味!縣政府十日舉辦部落婚禮,來自全台卅對新人報名參加,許多準新人表示,台東的原住民文化令人嚮往,婚禮結合旅遊,讓他們能更了解深一層的原民文化內涵。  昨天縣政府的部落婚禮場地,選在卑南文化公園,當地是著名的金曲鄉南王村,也是傳統卑南族最興盛的部落之一,昨天的部落婚禮也以卑南族古禮進行,新人們穿著卑南族傳統服飾,體驗生平第一次的原住民部落婚禮。  昨天卑南族的部落婚禮,新人一對對走過凱旋門,再以卑南族的訂婚儀式,體驗打米、釀酒、編花環等,一旁的卑南族人以慶婚舞伴隨歌聲,讓新人一起盪鞦韆,最後抬上花轎送入洞房。  來自台北的準新人王修宏及張嘉慧表示,交往已經八年,近來已經準備結婚事宜,而且對於原住民文化也喜愛不已,這次趁著部落婚禮有機會穿著傳統服飾,感到很興奮,而且場地美不勝收,與一般的婚禮場景迥異,讓他們也忍不住一直拍照片,希望能留下最美的回憶。

  • 除穢淨屋換新袋 卑南巫師節循古禮

    除穢淨屋換新袋 卑南巫師節循古禮

     首席巫師王議苓感應到神明與祖靈而潸然落淚!卑南族南王普悠瑪部落舉辦巫師節,王議苓等三名巫師依古禮清理巫師小屋、換新巫師袋,除去一年來沾染到穢氣,過程冗長且嚴謹。  卑南族南王部落巫師被稱為「塔瑪喇茂」,每年農曆三月初,當地巫師舉行pwalrsakan儀式,也就是「巫師節」,目的是淨除一年來為族人解決疑難雜症沾染到的不乾淨事物。族人則送來禮物向巫師表達感激,前後總計六、七天。  目前南王部落有三名巫師,首席巫師王議苓最資深,廿七歲擔任巫師迄今近卅年;年紀最小的鄭珍珠卅歲去年七月才剛正式晉升,另一位王玉蘭也有七十多歲。她們被族人認為是可以跟鬼神與祖靈溝通的靈媒。  地方文史工作者姜祝山說,南王巫師左肩掛著紅、黃、綠為基色的布製巫袋,裡面裝檳榔、小刀、陶珠、鈴鐺等法器。  巫師們都有一間很窄小的巫師小屋,擔任巫師後終生住在裡面,除了一張床,也擺滿法器及每年換一次的舊巫師袋;只要數一數屋內有幾個巫師袋,就可以知道她們當了幾年的巫師。  巫師節前幾天,三位巫師要進行淨身、淨巫師小屋等儀式,並製作新的巫師袋,每個步驟前後要敬告眾鬼神及祖靈,巫師每次也都因為感應到神明而落淚。  昨天是巫師節最高潮,巫師們做完法事後,配掛新巫師袋,由女族人陪同到小米田裡進行鋤草祭,象徵新巫師袋已開始作用。

  • 南王部落美聲迴盪 10年獲8座金曲獎

     人口不到一千五百人,地圖上幾乎找不到的台東縣南王部落,近十年來已經拿下八座金曲獎,他們的美聲除了在部落傳唱以外,更隨著「很久沒有敬我了你」,在舞台上綻放光芒。  卑南族的南王部落,早期有橫跨日據和光復時期的陸森寶,他將卑南族的古調和古詩,轉換為五線譜,讓原住民傳統歌曲得以傳誦,孕育出往後的天籟之音。  陸森寶作詞作曲的「美麗的穗稻」,後來由胡德夫唱紅,胡在民歌年代,成為民歌之父,在「很」劇中,這首歌由陸森寶的外孫,也就是金曲歌王陳建年演唱,陳建年說,在國家音樂廳唱著阿公的歌,激動到手都在顫抖。  南王部落在音樂上人才濟濟,接續著陳建年拿下第十一屆金曲歌王,緊接著,金曲歌后紀曉君、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昊恩、家家,以及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與最佳演唱組合南王姊妹花,都是來自南王的美聲。  「很」劇敘述的就是音樂人為了尋找兒時的音樂記憶,一路從台北找到南王部落,在這裡終於找到心中迴盪多年的聲音。  從祖先的古調傳唱到初期的民歌,一路唱到「金曲」,如今又與交響樂結合,原住民的音樂,透過很會唱歌的南王部落族人,感動自己,也感動別人。

  • 看別人比賽 南王少棒變棄嬰

    看別人比賽 南王少棒變棄嬰

     關懷盃少棒賽的比賽場地之一:南王壘球場與南王國小只有一道鐵絲網之隔,可是南王少棒隊小球員只能趴在鐵絲網前乾瞪眼,無法參賽,這幾年,有人等到畢業了還不能參加關懷盃,何其殘忍。  南王少棒隊曾在關懷盃風光一時,該校於1996、98與2002年拿過3屆冠軍,僅次於卑南少棒隊的4冠;最特別的是南王少棒在1998年奪冠的球員拋帽歡呼照,還因為被選為500元新台幣的圖案而聲名大躁。  陪著關懷盃一起成長的南王少棒隊,如今卻成關懷盃的「棄嬰」,南王教練蔡重義說:「我們已經第六年沒有辦法參賽了,希望給小朋友一個機會,關懷盃不是照顧原住民小朋友嗎?」  對南王少棒無法參賽感到納悶的中華職棒聯盟,特地安排「回饋列車」活動來到南王致贈球具,並且帶來象隊球星王勝偉、張正偉指導小球員,王、張兩人上午才到台東三仙國小完成回饋列車的行程,  南王校長李金粟表示:「我們就在球場旁邊,可是卻不能比賽,球員站在鐵網看人家比賽,實在令人不忍。」  南王是卑南族的學校,可是自從卑南國小成立之後,吸走大批學生,南王因人數少(全校僅92人)、非專業教練等因素,成績無法與卑南少棒相比,因此失去了參賽關懷盃的舞台。  不過,關懷盃成立的主旨是以花、東地區球隊為主,如今外縣、市的球隊大量加入,反客為主,因而排擠掉花、東地區小學校球隊,南王就是最佳例證。  南王的小球員余樂福已足足等了3年,但是他樂觀且天真的說:「沒關係啦,以後還有青少棒可以打啊!」

  • 田鼠吃垮達悟 卑南跨海捕鼠

    田鼠吃垮達悟 卑南跨海捕鼠

     一場鼠患,意外促成兩個原住民族間文化交流!蘭嶼島上最近鼠輩猖獗,農作物遭啃食損失慘重,「聞鼠色變」的達悟族人,對這群坐漂流木渡海的外來種「惡客」束手無策,只好向最愛吃老鼠的台東卑南族人求援。南王部落開會後,決定派出族裡八名獵鼠高手,到蘭嶼傳授祕訣,協助原住民同胞除害!  「種下去的農作全被老鼠吃光光,所以乾脆不種了」,蘭嶼鄉公所秘書黃正德無奈地說,今年七、八月開始,就有許多老人家向他反映,田裡面到處是田鼠挖的坑洞,芋頭、山藥、地瓜等農作物都被吃光了。  黃正德表示,蘭嶼島上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那麼多老鼠,有可能是颱風期間,乘坐漂流木到島上。目前島上有六個部落已經出現鼠患,但是達悟族人不會抓老鼠,只好向擅長捕鼠的卑南族求救。老鼠在達悟族語是叫「嘎然」,族人普遍很討厭牠們,偏偏一海之隔的台東卑南族人很會抓鼠且頗好鼠肉。在卑南族的大獵祭裡,因為許多動物被列為保育,山老鼠就成為主要獵物之一。  南王部落的卑南族人陳冠年表示,老鼠的卑南族語是「古拉卯」,早期在平地甘蔗田裡抓田鼠的幾乎都是卑南族人。現在台東的田鼠越來越少,偶爾還會一群人相約到花蓮縣鳳林獵鼠回來打牙祭。  陳冠年說,抓田鼠是卑南族人代代相傳的傳統狩獵技巧,獵人找到老鼠行經路線後,就布置卑南族特有的老鼠夾,一個大獵祭下來可以捉到上千隻。  為了替達悟族人除鼠患,八位卑南族的獵鼠高手,將前往蘭嶼進行捕鼠行動,除了布下一百個捕鼠夾以外,也會傳授雅美族人捕鼠技術;黃正德說,這是族群的文化交流,也是為蘭嶼生態永續發展盡一分心力。

  • 原民樂士浮生錄 唱進音樂廳

    今年上半年國內自製音樂節目的強檔演出,要屬二月廿六日在國家音樂廳登場的電影音樂劇場《很久沒有敬我了你》最受矚目。這齣以「原住民樂士浮生錄」為目標的節目,製作陣容網羅各界大卡司,包括胡德夫、紀曉君等金曲獎得主,還有新銳電影導演吳米森、設計師蕭青陽、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李欣芸以及指揮簡文彬、劇場名導黎煥雄等人。這些人在角頭音樂負責人張四十三的帶領下,想要圓一場夢。 這場夢源自十多年前,當時兩廳院作風保守,非精緻音樂進不了門,角頭音樂當時發行原住民歌手紀曉君的專輯,紀曉君的製作人鄭捷任發了願,一定要把原住民的歌聲帶入音樂殿堂。 張四十三笑說,他們當時曾經打趣想,哪天要買票帶紀曉君進音樂廳,趁場燈暗節目開始之前,要紀曉君從座位上站起來,大聲用母語唱阿嬤教給她的古調。這個當時隨口說說的橋段,如今成為《很久沒有敬我了你》的序幕,節目一開始紀曉君就要這樣唱。 節目取名《很久沒有敬我了你》,這是原住民習慣打招呼的方式,換成一般用語就是「你好嗎?」張四十三說,這齣劇不僅要圓夢,更要眾人認識台東南王部落。南王部落是卑南族聚落,人口只有一千人,卻囊括八座金曲獎,歌王歌后紀曉君、陳建年、昊恩、家家、南王姐妹花全是南王人,而且彼此有親戚關係。歌手胡德夫的招牌曲《美麗的稻穗》,是由陳建年外公陸森寶創作。 張四十三指出,原住民會唱歌大家都知道,但南王的歌手不只會唱古老民謠,還會創作歌曲。張四十三回憶多年前發掘紀曉君的過程,「當時她在一家音樂餐廳當工讀生,正職歌手還沒來,她臨時上陣頂替,這一唱讓大家驚為天人。」為了尋找紀曉君,張四十三來到南王部落,又遇上一位她稱呼舅舅的人,就是自彈自唱的警察陳建年。 對張四十三來說,南王滿是故事,《很久沒有敬我了你》用特別的手法說故事,除了演出還會透過吳米森的鏡頭,跟著歌手回到村落,參與當地舉行的大獵祭,「在舞台上我希望創造虛實交替的三度效果,好像影片中的人,能夠穿越螢幕走入現場開唱。」 在國家音樂廳的演出外,吳米森將把《很久沒有敬我了你》拍攝成一支電影,張四十三希望影片能夠喚起如同紀錄片電影《樂士浮生錄》的效應,讓原住民的聲音唱遍全世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