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南向政策的搜尋結果,共1,732

  • 蔡英文「新南向政策」 強化與東協、印度關係

    民進黨今(22)日舉行創黨29週年黨慶外交使節酒會,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致詞時表示,東協和印度即將成為世界上強大的經濟體,民進黨要深化與兩方的關係,在新的南進政策中,貿易與投資只是強化合作的項目之一,明年上台後將成立專案小組積極執行此政策目標。 \n \n蔡英文強調,民進黨願意分擔維持國際和平的責任,她也密切留意近日國際事件,包括敘利亞難民危機。蔡英文認為,台灣有必要建立國內法律機制,使台灣能參與國際協助難民的援助計畫。同時蔡指出,民進黨將和美、日等理念相近的民主國家強化夥伴關係,針對區域安全和經濟整合實質對話,包括爭取加入TPP。

  • 小英外交政策 總統府:了無新意

    針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提出外交政策,主張「穩定持續國際關係」、「與全球友邦營造永續關係」並「推動新南向政策」,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表示,蔡主席所提出的都是正確方向,但內容也都是馬英九總統「活路外交」政策的部分內容,並無新意。 \n陳以信指出,蔡英文外交政策的最大盲點,就是刻意迴避兩岸關係,假裝我國的國際關係與兩岸關係「沒有關係」,這是唯一的「新意」。但他指出,這種作法只會帶來「惡性循環」,造成如民進黨過去執政8年的「烽火外交」,導致我國與9個邦交國斷交的惡果。 \n至於南向政策方面,陳以信指出,馬政府執政七年,我國對東協10國出口比例從14%穩定上升到19%,同時將我國對中國大陸(含香港)出口依賴從上任時的40%,拉下一個百分點到39%。數據證明馬總統成功分散我國出口市場,降低對大陸經濟過度依賴的風險。其他如在印度設處、在緬甸設機構,與東南亞國家簽訂35項協定,顯示前兩任政府都推動失敗的「南向政策」,馬總統也已經成功做到。蔡英文如要宣示「新南向政策」,應該先向國人解釋:為何民進黨政府當初做不到? \n針對蔡所提出的南海主張,陳以信表示,其內容全部包含在馬總統的「南海和平倡議」之中,但「南海和平倡議」內容更為豐富,作法更為可行,已受美國等國家肯定。尤其他質疑,蔡主席對南海並未提出我國目前有關領土與周邊水域的官方主張,是否暗示要變更現行南海政策?而她提出在南海應「尊重航行自由」,卻忽略「尊重飛越自由」,已偏離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恐將讓臺灣在南海造成更多爭議,而非扮演締造和平的關鍵角色,對此蔡應該立即對外清楚說明。

  • 總統府:蔡英文外交政策 並無新意

    針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今(22)日提出外交政策,主張「穩定持續國際關係」、「與全球友邦營造永續關係」並「推動新南向政策」,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表示,蔡英文所提出的都是正確方向,但內容也都是馬英九總統「活路外交」政策的部分內容,並無新意。 \n \n陳以信指出,蔡英文外交政策的最大盲點,就是刻意迴避兩岸關係,假裝我國的國際關係與兩岸關係「沒有關係」,這是唯一的「新意」。但他指出,這種作法只會帶來「惡性循環」,造成如民進黨過去執政8年的「烽火外交」,導致我國與9個邦交國斷交的惡果。 \n \n陳以信強調,馬總統7年執政充分證明,兩岸關係與國際關係處理得宜,可以促成雙贏的「良性循環」。例如政府在推動兩岸和解,獲致臺海和平繁榮現狀的同時,我國與美國、日本、東協、紐澳、印度、歐盟等國的雙邊關係,都有重大進展。例如我國已與美國恢復「貿易與投資協定」下的談判,與日本簽定有關投資、海關、專利、電子商務等25個協定、與紐西蘭、新加坡簽署經濟合作或夥伴協定。 \n \n此外,與11國簽訂「青年打工度假協定」。我國亦與東協多個國家完成經貿協定之可行性研究,中華民國護照更獲得148個國家或地區的免簽證待遇。遠遠超過前兩任總統執政時代的54國。馬政府更是7次派部長出席世界衛生大會、派局長參加「國際民航組織」年會,及加入世貿組織的「政府採購協定」,民進黨執政時都無能為力。 \n \n南向政策方面,陳以信指出,馬政府執政七年,我國對東協10國出口比例從14%穩定上升到19%,並將我國對中國大陸(含香港)出口依賴從上任時的40%,拉下一個百分點到39%。數據證明馬總統成功分散我國出口市場,降低對大陸經濟過度依賴的風險。 \n \n其他如在印度設處、在緬甸設機構,與東南亞國家簽訂35項協定,顯示前兩任政府都推動失敗的「南向政策」,馬總統也已經成功做到。陳以信說,如要宣示「新南向政策」,應該先向國人解釋:為何民進黨政府當初做不到? \n \n陳以信強調,馬總統的「活路外交」與民進黨的「烽火外交」,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 台參與一帶一路 須重啟南向政策

    台參與一帶一路 須重啟南向政策

     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林建甫表示,台灣若要參與「一帶一路」的經濟戰略,得重啟「南向政策」,將東南亞做為台灣參與的灘頭堡。 \n 林建甫是在6日於「兩岸經營者俱樂部淄-台連鎖經營主題論壇」進行〈「一帶一路」兩岸連鎖產業融合的新契機〉專題演講時,作上述表示。 \n 林建甫說,「一帶一路」經濟戰略主要是因應大陸整體的經濟發展,將過剩的產能透過該經濟戰略推廣出去,並幫助第三世界國家進行基礎建設,包括高鐵、電力通訊等,提升中國在世界的話語權及經濟影響力。 \n 至於台灣在「南向政策」的經濟戰略,林建甫認為可以與日本合作,打造新的經濟廊帶,主要考量有三,其一是日本迄今並未加入亞投行並持保留態度;其二在於日本參與亞洲開發銀行(ADB)的經驗豐富,對東南亞地區的投資比重也較高;其三則是台日目前關係良好,可以此做為合作基礎。 \n 林建甫表示,台灣未來若有機會加入亞投行,包括營建、綠色造鎮、高速公路電子化管理等都是可以配合「一帶一路」的輸出。他也呼籲,台灣應該要加入「一帶一路」的經濟戰略,並與大陸合作進行更多的經濟輸出,突破目前「悶經濟」的狀態。 \n 他也表示,台灣不能再維持「島國心態」,眼界應該要放得更遠,現在台灣年輕人只追求「小確幸」,不像大陸的年輕人比較有氣度跟眼界。

  • 學者觀點-搭配一帶一路商機 重啟南向政策

    學者觀點-搭配一帶一路商機 重啟南向政策

     最近中國大陸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在國際間引起很大迴響。其吸引各國爭相加入的主要原因,除了看重亞洲經濟實力逐漸增強,對基礎建設需求攀升之外,尚有期待藉由亞投行會員國的身份,進一步爭取中國大陸所推動的「一帶一路」相關商機。鑒於東南亞已成兵家必爭之地,建議政府應該重啟南向政策。 \n 「一帶一路」分別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及「海上絲綢之路」,涵蓋中亞、東南亞、南亞、非洲東部及歐洲南部等地區,中國期以藉由基礎設施建設的輸出,改善當地生活及經濟水平,並強化與週邊區域國家的政治及經貿關係。而我國政府亦因區域經濟整合、國際關係及人道援助等因素,於3月底提出申請成為亞投行創始會員國之一。從我國經濟利益的角度來看,儘管一帶一路所衍生的基礎設施建設並非我國主要輸出項目,且在英、法、德等歐洲列強環伺下,我國企業能獲得的開發利益恐怕相對有限。不過,從中長期的角度來看,隨著中國大陸週邊國家的基礎建設逐漸完善,當地二、三級產業發展也將隨之蓬勃發展,若我國能事先掌握當地產業發展情勢,將有利我國相關產業對外輸出。 \n 1990年期間,為避免對外投資過度集中在中國大陸的風險,我國政府分別推動3次南向政策。其中以1994年第1次南向政策效益最為顯著,投資東南亞比重由1993年的9.0%,上升至1994年的15.4%。之後經歷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1998年的印尼排華事件,加上中國大陸針對外資推出一系列的優惠政策,導致1997年至2011年期間我國在東南亞投資比重偏低,大抵上不超過10%。 \n 我國和日本雖同為亞銀的會員國,但和日本參與亞銀相比,日本由於其最大出資者的身份關係,在東南亞地區參與基礎建設相當積極,近年來亞銀倡議的大湄公河次區域開發計畫(GMS),使得日本逐漸透過資金及交通建設等方面對中南半島進行投資,不僅可以獲得初期建設商機,同時,也因為政府事前對當地的規劃,而有利日本企業前往投資,例如,日本海外重要的汽車及電子產業聚落就設立於泰國,而且根據東南亞國家聯盟統計,日本一直以來都是東南亞地區吸引外資的主要國家。 \n 過去我國對東南亞投資方面,政府皆給予政策支援,可是若單以投資數據來看,我國加入亞銀的經濟效益相對有限,既無法獲得基礎建設開發利益,且對廠商投資的誘因也不高。不過,若從近期我國對東南亞地區投資的產業型態來看,隨著當地基礎建設逐漸完善,我國在東南亞地區的投資產業已由勞力密集轉由資本密集及重化工業發展,平均每件投資金額大於台商在中國大陸的投資規模,而且在產業類型上也逐漸從製造業擴展至服務業,其中以金融及保險業最為積極,其次為批發零售業。 \n 準此,雖然我國參與亞銀無法共享初期建設商機,可是由於台灣長期熟悉當地發展趨勢,等待國際金融機構開發的同時,即可提供台商進入當地市場的有利時點。未來,因應亞投行所帶來的一帶一路商機,建議我國政府可先著眼於過去投資東南亞的經驗,重啟南向政策,除了提供台商投資當地的誘因之外,也要促進成立和其他大國合作的平台,即使我國並非基礎建設輸出主要國家,可是相關所需的機電設備及材料在國際上仍具有競爭力,透過合作平台將我國商機從已開發的經濟果實提前至開發中的建設利益發酵,為我國貿易版圖開創新架構。

  • 江揆:南向政策一直在做

    江揆:南向政策一直在做

    針對立委潘孟安詢問政府是否有規畫第2波的南向政策,行政院長江宜樺表示目前一直在做,向東南亞發展一直是很重要的計畫,不過並未稱呼那是第2波南向政策,並且有很多事衹能做不能說。

  • 蘇貞昌:南向政策是好方向

     (中央社記者邱俊欽桃園機場18日電)民主進步黨主席蘇貞昌結束訪問,今天深夜返台,他表示政府對外發展時,南向政策是一個好方向,不一定要全放在中國大陸。 \n 結束泰國訪問之行,蘇貞昌晚間10時率團返台,他在桃園機場接受訪問時表示,這次行程中,感受到台商在東南亞的奮鬥歷程,非常不簡單。 \n 蘇貞昌說,許多台商長年在泰國投資,但心向台灣;泰國在多年前遇到水患時,台商也慷慨解囊,使得在泰國獲得很大的尊重與肯定。 \n 他談到,此行也感受到泰國對台灣的友好,他認為政府在對外發展時,南向政策也是一個好的方向,不一定要全部放在中國大陸上。 \n 蘇貞昌也期盼,藉由台灣與泰國間的互動與善意的往來,未來有更好的發展。1020818 \n

  • 新台灣之子搭南向之橋

     台灣的發展史是建基於對外關係的轉換,從早期華人遷入,經西、荷、明鄭、滿清、日本到民國,均不斷改變台灣的內涵。二戰後台灣以美日關係為主軸,發展世界市場,兩岸關係改善後,大陸成為最主要經貿交往對象。李登輝時代台灣曾嘗試一波南向政策,雖未有大成果,但透過之前留台的僑生,仍加強了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東南亞成為台灣人重要的近程旅遊地區。近年來東南亞成為台灣進口勞動力的支柱,協助台灣的公共工程建設及居家老弱病殘照護。 \n 而更不可忽視的是以越南為主的東南亞配偶,給予台灣新一波的生命力。根據內政部最新的統計數字,新移民配偶越南籍為8萬6千人,印尼2萬7千人,泰國8千人,菲律賓7千人,柬埔寨4千人,共約13萬的東南亞藉新移民配偶又帶給台灣近30萬的新生人口。馬總統表示,人口出生率偏低已成為台灣的國安問題,而外籍新移民配偶的貢獻由此可見。 \n 近來隨著大陸投資環境的改變,新南向政策成為台灣的新選項,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成為國家安全,經貿發展,觀光政策推展的重要思考方向。前一波以僑生為橋梁,只能說是階段性的便橋,未來如何建立長遠性的緊密關係應是政策思考的主軸。如何培養30萬新台灣人大軍,使其成為台灣與東南亞國家長遠交往的主力部隊,應值得從戰略政策面長遠思考。 \n 國際婚姻的新生兒具有雙重的血源關係,雙重的文化薰陶,又與母親母國家屬有親屬關係,學習母國語文具有先天上的便利性。但因甚多屬弱勢家庭,學習東南亞語文的重要性常被家庭所忽視甚至歧視,政府及民間應有政策推動東南亞語文的學習。 \n 除鼓勵母親在家教導母語外,應引進東南亞語文的師資,使這些學童獲得正規的母語語文教育,相信不消幾年這批學生將被爭相聘用。以台灣的生活條件,給予合理的待遇,甚多東南亞語文師資也會很樂意來台施教。 \n 台灣以往與美、日、中緊密交往,語文、文化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今若認識到東南亞對台灣未來發展的重要性,上天又賜給我們如此有利的條件,我們能不好好培養他們的雙語能力嗎?(作者為前立法委員)

  • 蕭:大馬台商 鮭魚返鄉

     副總統蕭萬長昨晚參加一家上櫃掛牌公司活動時表示,廿三年前他當經濟部長時,推動南向政策,現在已見成果,已有第一家由馬來西亞返鄉上櫃掛牌的台商,台灣會永遠當台商的後盾,政府鼓勵台商衣錦還鄉,歡迎返台上市上櫃,讓台灣成為世界金融中心。 \n 廿三年前,生產釘槍的駿吉公司,響應時任經濟部長的蕭萬長南向政策,前進馬來西亞設廠,現在是全球知名的釘槍大廠,昨晚在台中市舉行「駿吉控股」上櫃掛牌慶功活動。 \n 蕭萬長說,當時獲得前總統李登輝支持,鼓勵台商南向大馬發展,現在有第一家從馬來西亞返台的台商,讓台商的設廠事業版圖,在東南亞搶得發展先機。

  • 社評-蔡英文何必以全球化包裝台獨

     民進黨總統初選候選人蔡英文在最後一場電視政見會中,終於提出她所謂「多邊結構」的論述。她說,台灣的發展和價值,就是在於它的海洋性格,不屈不撓地向外拓展貿易,與世界連結。從地理位置來看,全球前五大經濟體,台灣面向了其中的4個;向東是美國、向西是中國,北邊是日本,南邊是東協。這種地理位置的優越與優勢,很少國家可以匹敵,只要台灣發揮海島經濟的特色、積極對外擴張,向四面輻射力量,就會成為區域經濟的樞紐。 \n 這樣的「多邊結構」,讓人有似曾相識之感,1990年代李登輝接受日本經濟學家赤松要的「雁行戰略」主張,即以日本為雁首,東南亞為雁尾,進而提出「南向政策」的構想,並對中國大陸採取「戒急用忍」的封鎖策略。可惜的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從泰銖的遽貶開始,東南亞各國受到強烈波及,讓曾有「東亞銳鋒」美譽的東協國家,繁榮一夕化為烏有,許多聽從李登輝政策而前往投資的台商,也受傷累累。 \n 而1997年民進黨主席許信良提出「大膽西進」,希望台灣能做中國大陸與美國之間的「東西橋樑」,但這項主張卻被民進黨內的同志批判得傷痕累累。 \n 現在蔡英文把1990年代的兩項戰略思考組合起來,就稱這是「多邊結構」,實在了無新意。 \n 我們再從地緣政治經濟戰略來看蔡英文所說的「台灣居於四大經濟體核心」。這四大經濟體中的東協,在2010年已被納入中國大陸的自由貿易區中,彼此有零關稅的互惠,因此,東協在經濟發展上,早就跟大陸融為一體,如果還把東協視為是一個單一的經濟體,那麼就表示蔡英文的眼光仍停留在1990年代,而不是她所說的「全球化時代」。 \n 真正的「全球化時代」,它所指涉的應該是在國際經濟中生產再造與金融市場整合所發生的連鎖性效應,其中允許對國內政治、經濟、文化和意識型態進行滲透,這不但改變全球競爭的模式,也在社會關係中進行全球性的壓縮。因此,全球化是一種市場引導,而不是政策領導的過程。 \n 但從李登輝到陳水扁主政的時代,台灣經濟發展並沒交由市場引導,反而都是政策在領導台灣發展的走向。所以「雁行戰略」我們沒有走通,「東西橋樑」也無從建構。雖然陳水扁時代曾經試圖以「全球運籌」的主張,把台灣納入蔡英文現在所說的「東西南北」的核心中,但因為陳水扁不接受「九二共識」,使得這個構想最後無疾而終。 \n 現在,蔡英文又重新提出這個戰略構想,但她同時仍然認為「九二共識」是歷史框架,是政治前提;「九二共識」存在與否,內容為何,一直是社會所爭議的;當時的主政者及談判代表都否認它的存在,這個共識經不起民意的檢驗。她質疑,這麼薄弱基礎的「共識」,如何能夠作為建構兩岸可長可久關係的依據呢? \n 所以從這裡可以看出,蔡英文並沒有擺脫陳水扁的政策框框,她既不願意在歷史的框架中打轉,但又提不出一個可以替代「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至於她提出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她甚至於在4場政見會中都沒有解釋其內涵,那麼,如何讓人相信這「八字箴言」可以替代「九二共識」呢? \n 就因為蔡英文提不出可以替代的建構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以致於她只能空泛的做出結論說:「國家發展戰略不僅是策略的規畫,也是價值的選擇。國家領導人必須要以多數人的價值選擇及民意為依歸,也必須為台灣在兩岸互動上爭取最大的迴旋空間」。 \n 這裡面的「價值選擇」又是什麼?是否就是社會學者羅伯森(Roland Robertson)所說的,是一種「認同的政治以及被認同的政治」,如果是,那蔡英文的「全球化」論點,又跟李登輝、陳水扁追求「本土化」的意義有何不同?既然沒有不同,那蔡英文又何必以「多邊結構」來粉飾自己的主張;台灣又有何條件在兩岸互動上爭取得到「最大的迴旋空間」? \n 一個國家的領導者最重要的價值就是「誠實」,蔡英文既然還是以追求「本土化」、追求「台獨主義」為目標,那就說清楚,不必講一堆選民聽不懂的空話,來隱藏自己的意圖。

  • 《社論》南進、東進行不行?

     年初以來中國陸續傳出缺工、缺料潮,即已預示當地將不再是廉價的世界工廠。近期富士康12跳事件進一步引發加薪效應,更讓台商20年來「台灣接單、大陸生產」的營運模式面臨轉型考驗。有鑑於此,電電公會宣稱今年將推動「南進策略」,帶領業者前往印度、印尼與越南等地布局;經濟部長施顏祥也主張低階製造可往印尼、越南移動,高階則可移回台灣。然而,「南進」真的會是一帖有效的解方?「東進」回台,政府又真的準備好了嗎? \n 回顧台灣前兩波「南向政策」,都是以政領商,立意與台商西進中國投資的潮流抗衡。前總統李登輝主政時代,於1994年通過「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經貿合作綱領」,帶動第一波南向投資。彼時,菲律賓蘇比克灣、大馬科技走廊、印尼巴譚島都是經貿官員朗朗上口、積極推銷的南向投資所在,的確也吸引不少業者摩拳擦掌,進而插旗落戶。只是這一波南向熱潮不敵亞洲金融風暴,加上中國在97危機中展現強大的韌性,反而促使南進台商紛紛轉往大陸設廠。前總統陳水扁於2000年上台後,再度提出南向政策,儘管對台商西進「積極管理」,終未能重燃南進的熱情。 \n 事實上,過去16年的兩波南向政策之所以績效不彰,是市場法則運作的必然結果。中國大陸有同文同種的優勢、有龐大的廉價勞工、有廣袤的消費市場,商人的嗅覺敏銳,科技業尤其講求群聚效應,西進或南向高下立判,不是以政領商,即可扭轉投資大勢。 \n 誠然,東協在歷經亞洲金融風暴與全球金融海嘯淬鍊後,如今正邁向更緊密的區域整合,實力已非吳下阿蒙;南亞的印度近年被喻為四大金磚之一,是市場規模唯一可與中國相抗衡的國家。但作為台商轉進的新生產基地選項,不論是電電公會與經部推薦的越南、印尼或印度,短中期內都看不出有超越中國的優勢。 \n 就勞工成本競爭力而言,根據日前公布的一份最新調查,全球排名依序是越南、俄羅斯、羅馬尼亞、印度、墨西哥與中國。在亞洲國家中,中國看似比不上越南與印度。其中,越南民情與華人圈貼近,被視為南進的上選基地,但該國政府效能久為人所詬病,市場規模也遠遜於中國,即使已在當地設廠的台商也不敢輕言擴大產能,遑論挪動供應鏈,以此為全球運籌的生產核心。 \n 印度市場規模龐大,以英語與軟體人才著稱,但風土人文與華語圈迥異。尤有甚者,根據香港政治暨經濟風險顧問公司(PERC)歷年調查,印度、印尼與菲律賓經常名列外商眼中行政效率最差的亞洲國家前三名,官僚作風衍生的無形成本難計,因而阻卻外人投資意願。這也是台商在印度當地大多只設銷售據點,不考慮直接設廠的主因。 \n 如果台商科技業大規模南進行不通,難道只能眼睜睜看著不斷高漲的中國生產成本蠶食自家微利?實則不然!但前提是台商必先體認中國低工資的年代已經過去,就像20多年前台幣大幅升值,台灣產業被迫轉型一樣是大勢所趨。不同的是,由於台灣市場規模小,當年台商選擇出走到大陸另闢天地,現在中國即使不再是廉價的世界工廠,仍是商機誘人的世界市場,如果台商能就地與中國產業結構同步升級,甚或從代工出口工廠蛻變為品牌內銷業者,不啻化危機為轉機的契機,儘管在轉型過程中,去弱留強的殘酷淘汰賽已勢所難免。 \n 當然,中國官方在進行工資改革以縮小貧富差距的發展道路上,也不能將所有產業轉型的責任推給業者,任憑工運如野火燎原,畢竟台商撐起的半邊天正是近年中國經濟蓬勃發展的一大支柱,台商若真的鳴金收兵,中國也必定內傷慘重。 \n 長年仰賴台灣微利代工創造高獲利的國際品牌大廠,亦無法規避中國當前的產業轉型。未來如果不願對代工廠「讓利」,協助吸收墊高的生產成本,則「你吃肉,我喝湯」的合作模式將無法長此以往。雖然客戶可以威脅轉單於一時,但可靠的代工關係是經年累月建立起來的,轉單衍生的磨合代價可能遠高於原代工廠漲價的額外支出,精明的國際大廠又豈會不明就裡? \n 從分散風險、異地備援的角度,南進策略並非假議題,但不可能成為因應中國轉型的主旋律。那麼,東進回流台灣呢?我們數月前即曾在社論中提醒,以特區形式吸引台商回流,固然是好事一樁,但當局在構思土地、稅負、用人等優惠政策的同時,更要思考如何讓回流之台商為台灣競爭力加值,彼此共創雙贏。萬不可為解決念茲在茲的失業問題而不計一切招商,徒將產業政策打回「不顧環保只求溫飽」的舊制,損人不利己,甚至可能被台商引為與對岸討價還價的籌碼。 \n 從經濟部主張「高階研發設計回台」,顯示當局深知台灣製(MIT)價值已擺脫加工出口區年代的廉價形象,晉升名牌等級。因此,築巢要引「鳳」,如此的東進回流,才能與台灣的產業發展進程相得益彰!

  • 專家論壇-民進黨的南向政治思維

    當年李登輝提出「南向政策」時,我的第一感覺是,這種「政治掛帥經濟」的強制性「指導方針」,在大陸也只有文革時才發生。第二感覺是,農業出身的李前總統不瞭解台商。 \n1993年11月經濟部公布《南向政策說帖》,隔年又發布《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經貿工作綱領》。基本內容是鼓勵台灣企業家到東南亞國家投資和技術合作,增進雙邊經貿實質關係,以公營或黨營事業為先鋒,帶動民營企業,給前往東南亞國家投資的台商給予政策的優惠、資金的扶持和資訊的輔導。還成立了專門機構來配合「戒急用忍」。 \n「南向政策」的主要目的是分散台商對大陸投資,減輕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不過目前來看,台灣經濟對大陸仍然相當依賴。 \n未因南向減少對中依賴 \n日前蔡英文主席要求馬英九保證,在簽訂ECFA的同時,必須與東協各國簽訂FTA,不然台灣會被鎖在中國。之前蔡英文表示自己不清楚ECFA,現在則表示ECFA帶來最大的疑懼,就是台灣會被鎖在中國,還有國民黨談判相關人士會有親屬因ECFA得利。看來,蔡英文非常清楚地瞭解ECFA的具體內容,可是,為什麼台商去了大陸,就不會去東南亞? \n2010年起,東盟10國及中國、日本及韓國的《東盟加三經濟合作協定》將生效,漸進互相實施免關稅的經濟策略。因為台灣無法加入東盟,所以分析人士認為「東盟加三」將邊緣化台灣,並危及台灣的整體經濟。 \n中國與東盟雙方約7000種產品將享零關稅待遇,實現貨物貿易自由化。台灣出口的產品近四成輸往大陸,中國ˍˍ東盟自貿區的實施,必然影響台灣對大陸出口。受金融海嘯影響,台灣出口競爭力已大不如前,若再不盡早協商簽署ECFA,恐怕難以避免被邊緣化。 \n民進黨應提出中國政策 \n因此,中華民國政府於2009年提出並極力推動ECFA,被視為拯救台灣經濟危機的重要政策。工商業總會表示,2010年開始,東盟國家的相關石化產品賣到大陸將為零關稅,若ECFA未簽訂,台灣銷往中國大陸的石油產業相關貨品,則會被中國政府課徵5%至19%的貨物關稅,至此,台灣產品勢必無法跟東盟其他國家競爭。若協定不成,台灣整體經濟成長會減少1%。 \n日前中國社科院發布《國際形勢黃皮書》指出,在綜合國力上中國大陸是世界的「老七」,軍力上卻僅次於美國。當全世界都在密切關注中國,民進黨卻仍保持「南向政治思維」,讓人感到遺憾。民進黨若要成為一個真正的「人民黨」,格局要放大,須涵蓋中國大陸,不要眼睛只盯著小小的台灣,不然民進黨將來的路子會越走越狹窄。 \n中國大陸是一個經濟崛起的專制國家,不管喜歡還是不喜歡,你都必須看到它,重視它。民進黨的「南向」斜視是一種病,應該治療。(作者為歐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