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南宋時期的搜尋結果,共14

  • 世人只記得他殺岳飛 卻遺忘他的顯赫功績

    世人只記得他殺岳飛 卻遺忘他的顯赫功績

    宋高宗趙構,因為殺害岳飛被後世唾罵,他該罵嗎?該罵,因為他自毀長城;該罵,因為他為了皇位不想迎二帝回歸;該罵,更是因為他對金國的妥協。但是,這個被千古唾罵的皇帝,其實也是一個很出色的人,特別是他是一位極有能力的政治家。 \n眾所周知,北宋傾覆,兵敗如山倒,金兵大舉南下,兩個皇帝都被活捉了,何等悲慘,正所謂大廈將傾,亡國喪鐘敲響了。高宗那時可謂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他逃到南方,收羅北宋殘兵敗將,創建南宋江山,一面死頂住金兵進攻,一面要穩定住初生政權的內部各種矛盾,保證內部不出問題。 \n在那種內憂外患下建立的南宋政權居然能延續了一個半世紀,最後居然能目睹並參與了金的滅亡,這能說不是一個奇蹟嗎?其實歷史上與宋末情況相似的還有明末,我們來對比一下。明末滿清入關,北方淪陷,明退到南方,也曾想像南宋那樣割據個半壁江山。結果呢,南明缺乏一位有本事的領袖,上台的個個都是兒皇帝,沒能力。 \n其實當時南方廣大地區的抗清勢力並不算少,也不乏名將,如鄭成功。但沒人能把這些抗清勢力統帥的起來,整個南明內部混亂不堪,內訌不斷。抗清勢力各自為戰,甚至互相內鬥,結果南明根本沒挺多久就被滿清滅了,漢人從此亡國。 \n對比下,知道高宗的本事了吧。沒高宗,恐怕不會有南宋;就算有南宋,估計內部也是亂成一團,內部一亂,就會出現割據軍閥,起義亂民,什麼張自成,李獻忠都會出來,那就等著被女真人滅國吧。 \n作為南宋的開國皇帝,他和太祖趙匡胤有可比性嗎?雖然不同時期的人沒有可比性,但如果非要把某些地方比一下的話,趙匡胤創建北宋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他逐漸掌控大權廢掉兒皇帝,和平演變;趙構創建南宋,那是大廈將傾,受命於敗軍危難之際,一面要對外,一面要對內,根本沒有多少時間給他逐漸去掌握。 \n趙匡胤以絕對優勢的實力,逐個剿滅了南方那些腐朽不堪的小國,統一中國;而趙構面對的女真顯然比南方那些小國強了百倍不止。他打不過,但也沒被對方打死。或許有人會說「沒有岳飛韓世忠他們,趙構能頂得住金兵進攻嗎?」但岳飛韓世忠只是一個武將,而趙構是國家的政治領袖。沒有政治領袖的統一籌劃,當憑一員武將能行? \n岳飛好比鄭成功,沒有高宗這樣的人,鄭成功再有本事,一樣被滿清剿滅;如果南明能出現一個高宗一樣的人物,或許,能保個半壁江山。沒有南宋,漢人很可能要提前一個半世紀亡國,而且是亡兩次國,先亡於女真,再亡於蒙古;南宋是當時唯一的漢族政權,讓漢族政權的血脈延續一個半世紀;在南宋,漢人不是二等公民;南宋還是中國歷史上和當時世界上經濟文化最為發達的朝代與國家之一,也是世界上與蒙古軍對抗最久的國家之一,整整半個世紀。而趙構,正是南宋的創始人。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宋蒙大戰處 釣魚城現南宋衙署

    宋蒙大戰處 釣魚城現南宋衙署

     重慶市合川區釣魚城出土南宋時期合州州治衙署遺址,總面積超過1萬5千平方公尺,符合古代「六扇門」、「四燈座」的記載。這是大陸第一次發掘南宋衙署完整紀錄,就考古學上有重大意義。 \n 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2015年科研成果彙報會上,專家報告指出,合川區釣魚城范家堰遺址考古取得重大突破,這座衙署正是南宋末年,宋蒙戰爭時期的合州州治衙署。歷史記載,合川之名取自於位處三江匯合處,蒙古大舉西征之時,蒙哥曾準備輕取合川,再取道攻往南宋京城杭州。 \n 衙署頂端 觀敵軍動態 \n 考古現場負責人王勝利指出,這座衙署建築為典型的庭院式設計,由北向南呈三層階梯式,前院、中院、後院沿著山體而上,格局明顯。一、二級階梯級差約3公尺,二、三級階差約8公尺。而在衙署最頂端,可以觀看江對面蒙古軍隊的動態。 \n 從地理環境上看,衙署在整個釣魚城防禦體系中易守難攻,即便蒙古軍隊能看到這裡的燈光,石砲的發射距離也很難從山下打上衙署。遺址核心區約8千多平方公尺。 \n 在二級階梯的中院是四合院建築,有儀門、香房、燈柱的基座等。殘留的燈柱基座有3個,每個直徑約2公尺,均呈八角形。王勝利表示,從位置和對稱原則推斷,還應該有第4個燈柱台基,不過已經損壞。 \n 重慶市文遺院副院長袁東山說,這種燈柱根基,證明建築物是典型的南宋衙署風格。從建築的格局來說,也達到了南宋衙署6個部門辦公的規模。 \n 四合院建築 曾被火燒 \n 衙署的後院有一個地下室,初步判斷,應該是當時的地下金庫,用於存放貴重物品。史料記載,儘管在1279年釣魚城守將王立投降後,釣魚城未被屠城,但難逃毀城命運,地面建築幾乎破壞殆盡。考古中也發現,遺址下方有大量的火燒痕跡,或許就是元軍焚毀的證據。

  • 重慶挖出整棟南宋衙署 內藏巨大金庫

    重慶挖出整棟南宋衙署 內藏巨大金庫

    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2015年科研成果彙報會日前表示,2014年底在合川區釣魚城範家堰遺址考古挖出的宋蒙戰爭時期合州州治衙署,已經確定規模,面積有1.5至2萬平方公尺,核心區約8千多平方公尺,是中國出土的高規格南宋時期衙署遺址,後院位置還藏有地下金庫。 \n \n史料記載,1279年釣魚城守將王立投降,釣魚城未被屠城,但難逃毀城命運,地面建築幾乎破壞殆盡,范家堰也沒倖免。此次考古另一發現,是在衙署遺址下面發現了大量的火燒痕跡。 \n \n重慶市文遺院副院長袁東山判斷,該衙署遺址是大陸衙署考古的標竿建築,填補南宋時期衙署考古空白。從出土建築遺址規格來看,這是目前出土的高規格南宋時期衙署遺址。在當時政治地位相當於全國廳級單位,需要皇帝親自批准才能搭建。 \n \n合州州治衙署建築屬典型的庭院式設計,由北向南呈三層階梯式分布,沿山體設有前院、中院、後院,格局明顯。一二級階梯級差約3公尺,二三級差約8公尺。在衙署最頂端,可隔江看到對面蒙古軍隊的動態。衙署在整個釣魚城防禦體系中易守難攻,蒙古軍隊啟用石炮,發射距離也難從山下打到衙署。 \n \n位在二級階梯的中院是四合院建築,有儀門、香房、燈柱的基座等。研究員王勝利指出,殘留的燈柱基座有3個,每個直徑約2米,均呈八角形,從位置和對稱原則推斷,還應該有第4個燈柱台基,不過已經損壞。

  • 大陸紀錄片《南宋》 還原真實風貌

    大陸歷史人文紀錄片《南宋》,力圖真實還原南宋繁榮昌盛的歷史景觀,再現南宋時期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該片從籌備到成片歷時3年多,攝製組去過全球多個國家採訪,只為還原「真實」的南宋。 \n \n《南宋》從北宋後期開始講述,從政治、經濟、文化和科技等多方面還原真實的歷史;對宋詞、宋代書畫以及影響人類進程的火藥、印刷術等事物進行多方位的解讀。同時,製作團隊力圖從一個全新的視角切入,將各方觀點集合,展現大量史料,讓觀眾多角度客觀審視這個可能被誤解了的朝代——南宋。 \n \n導演夏燕平表示,劇組遠赴美國、日本、德國、英國、韓國、瑞典等國家,採訪了大概10幾個西方國家,或者是東亞其他國家,對中國這段歷史有深入研究的學者們,這些採訪對我們怎樣來看這段歷史非常重要,他們對這段歷史的評價,很多都是我們中國人所不能夠想像到的。 \n \n浙江衛視將於7日撥出,期盼透過《南宋》這樣一部紀錄片,重點展現歷史文化名城杭州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讓觀眾看到從古至今的杭州的發展史,更加深入地感受杭州的底蘊。

  • 他背著小皇帝跳海自盡 7天後海上浮屍10萬人

    他背著小皇帝跳海自盡 7天後海上浮屍10萬人

    古人的情操絕非現在的人隨便就能比擬的,因為你會為了自己的國家滅亡就投河自盡嗎?不會吧,但南宋時期的丞相陸秀夫就用他的行動告訴天下人,有一種東西叫氣節,1279年,元軍在張弘範的率領下,浩浩蕩蕩的殺奔崖山,要徹底剿滅南宋殘餘勢力,作為當時的統帥,張世傑雖然苦思破敵之策,終究無力回天。 \n無奈之下,張世傑以繩索連舟,陸秀夫和8歲小皇帝趙昺所在的船隻在最中間,準備好最後的一擊,此時,陸秀夫陷入了沉思中,他自幼被當時號稱「小朝廷」的李庭芝看重,七歲就能詩善文,十九歲一舉金榜題名,與文天祥同年,「疾風知勁草,板蕩見忠臣」,元軍大舉南侵,李庭芝的幕僚紛紛作鳥獸散,唯獨他堅如磐石,協助李庭芝堅守城池,英勇抗敵,他相信,朝廷還會重振旗鼓,再次振興國家。他相信大宋不會亡,他相信,會有東山再起的一天。 \n在被元軍切斷水源後,南宋最後的十萬軍民只能每天吃乾糧,喝海水。海水怎麼能喝呢?士兵喝了就嘔吐,不少人死去,在如此情況下,宋軍真的只能“望洋興嘆”。最終,在滔天的巨浪中,缺乏補給的宋軍兵敗如山倒,結束了這場持續二十多天的海戰。厓山海戰結束後,張世傑率部突圍,而趙昺和陸秀夫終究沒能突圍出去。 \n國家到了這一步,還能怎麼辦知道陸秀夫君臣都難以脫身了,就連忙跨上自己的座船,仗劍驅使自己的妻子投海自盡,然後盛裝朝服來到趙昺面前,恭恭敬敬三叩首說,「臣等不才,中興之路絕矣。我大宋江山的徽宗、欽宗、恭帝因投降受盡了北人的屈辱。陛下不應重蹈舊路,當為國死難。」也就是告訴趙昺,國事至今一敗塗地,陛下理應為國殉身,昺嚇得大哭不止,陸秀夫說完,將黃金國璽系在腰間,背起趙昺奮身躍入大海,頃刻間君臣二人就沉沒得無影無蹤,船上其他的大臣、將士聽到這個噩耗,頓時哭聲震天,幾萬人紛紛投海殉國,後宮、大臣以及軍民亦相繼跳海,七日後,海上浮屍十餘萬,山河為之變色。 \n張世傑率領水軍餘部突圍而出,來到海陵山腳下,不久後有人帶來了陸秀夫背負趙昺共同殉國的噩耗,張世傑悲痛不已,此時,颶風刮來,部下勸他上岸暫避。張世傑俯視著在風雨中飄搖的宋軍殘船,絕望地回答,「無濟於事了,還是與諸君共甘苦吧。」又說到,「我對趙氏也算竭力了,一君身亡,複立一君,如今又亡,我在崖山沒有殉身,這是希望元軍退後,再立新君,然而如今國事發展到如此地步,難道這是天意啊?」說完墜身入海,趙宋王朝歷經320年以後正式消亡。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重慶晨報-古衙署遺址 見證南宋重慶城

    重慶晨報-古衙署遺址 見證南宋重慶城

     層層疊疊的建築遺跡,在考古專家的手中被一層層剝離顯現,一片曾興建起宋、明、清三代重慶城行政中心的地域,在渝中區下半城望龍門的長江邊掀開神祕面紗──渝中區老鼓樓衙署遺址,近日成功入選「2012年度十大考古新發現」。 \n 說起以老鼓樓遺址為中心的南宋重慶城的發現過程,市文化遺產研究院副院長袁東山連稱刻骨難忘。2010年4月26日清晨,一個電話驚動了袁東山,「在渝中區的危舊房改造工程施工中,發現了刻有『淳祐乙巳』銘文字樣牆磚。是不是苦苦尋找的南宋重慶城呢?」中午,袁東山與同事趕到了渝中區巴縣衙門附近的老鼓樓遺址現場。 \n 發現重慶「母城」 \n 經過勘察、研究論證,專家們最終確定,該遺址是南宋抗蒙山城體系的指揮核心──四川制置司所在地,也是重慶母城核心的重慶府衙所在。「當我親手碰到那段來自南宋的牆磚,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 \n 袁東山說,現場率先露出的是一個高達10餘米的夯土高台,這個建於1245年的高台,經過考古專家們連續大半年的發掘,完整地展示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中,與常規用石頭築成的山城建築相比,這個高台卻破天荒地採用當時異常珍貴的泥土燒制的大磚建成。發掘結果顯示,老鼓樓遺址是重慶市主城區已發現的等級最高、價值最大的宋代建築遺存。這片南宋衙署遺址,以厚重的磚石,規畫有序的街巷、建築,至今仍然清晰的銘文,巨大且功能齊備的排水溝,將800年前的重慶城再現在世人面前。 \n 明清行政中心 \n 除了是南宋時期重慶城市中心──抗蒙山城體系指揮部四川制置司所在地之外,在老鼓樓萬餘平方米的發掘現場裡,袁東山還順藤摸瓜地找到明清時期重慶城的行政中心,他們的遺跡與南宋四川制置司交錯分布,層疊而生。 \n 袁東山說,在發掘現場,考古專家們還找到了明代遺跡100個,其中包括大量的房屋基址、水溝、道路等,組成一組規模較大的建築群。發現了103個清代遺跡,除一組大型建築群外,專家們還找到了一座平面呈長方形,坐北朝南的建築基址,這座建築周圍的排水設施設計較為精巧,不僅四壁牆基內側設有地下排水暗溝,同時,室內中部還設有沉井,由暗溝連通室外。通過建築遺址的年代測定,專家們判斷,這個建築與「巴縣衙門舊址」為同一組建築,根據《重慶府志全圖》推測,它極有可能為巴縣衙門的衙神祠。 \n 見證城市歷史 \n 袁東山說,遺址發掘期間,重慶市文物局及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組織召開多次專家論證會,對遺址進行了實地踏勘、論證。專家們認為,位於城市中心又保存完好的衙署遺址較為少見。老鼓樓衙署遺址的相關發現填補了重慶城市考古的重要空白。 \n 袁東山說,南宋淳佑二年(1242年)四川制置司移駐重慶,是重慶城市大發展的開端,重慶從普通州府成為西南地區的政治、軍事中心,老鼓樓衙署遺址正是這段歷史的重要見證。而且,老鼓樓衙署遺址作為四川制置司衙署所在,也是南宋時期川渝地區山城防禦體系的指揮中心。 \n 此次入選「2012年度十大考古新發現」後,對遺址後續文物保護工作,專家們建議:一是鞏固成果,以考古遺址公園的形式將遺址予以整體保護、展示與利用;二是擴大範圍,配合渝中區下半城舊城改造工程,逐步將遺址的核心組成部分──宋代衙署予以全面呈現。

  • 文藝紹興南宋展 畫下句點

     台北故宮推出「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於本日落幕,兩個多月展覽期間參觀人次突破84萬,南宋文化熱潮可見一斑。 \n 南宋在中國歷史上存在153年,是中華文化發展的重要時期之一。這段時期流傳的文物具有高度獨特的藝術性,也是說明南宋文化的最佳實證。這次410件展品包含書畫、器物與善本圖書,除了台北故宮所珍藏的大量文物:書畫如帝后書法、宮廷藝術家創作、士人書畫、重臣名賢及道釋書翰,器物如官窯瓷器、端硯、玉雕、銅鏡等;另外還向日本及大陸四間博物館、兩岸十餘所文博機構商借一部分出土文物,不僅呈現宮廷豐富收藏,也顯示常民生活用器與藝術成就,更揭示當時中土與周邊國家地區不同文化圈的流通、傳播與融合等面向。 \n 部份書畫作品因屬名作,加上紙絹舊痕較嚴重需要維護,所以是限期展品,無法每年與民眾見面,故這次南宋展也分成兩個檔期批次展出文物。《宋馬麟靜聽松風圖》、《宋馬遠華燈侍宴圖》、《宋夏圭溪山清遠》、《宋人畫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等皆屬於重量級珍品,其中長達889公分的《溪山清遠》手卷圖最能代表南宋水墨畫,從構圖到水墨運用,都有別於北宋:畫中同時具備遠、中、近景,打破北宋前以近景為主的安排。

  • 故宮南宋藝文特展 不可錯過

     國立故宮博物院99年度大展「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自99年10月8日開展至今,已經吸引84萬人次蒞臨參觀,該特展即將於本周日閉展。 \n 「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係向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京都國立博物館,中國上海博物館、遼寧省博物館、浙江省博物館、福建博物院等十餘個博物館商借部分南宋文物,全方位呈現南宋在文化與藝術上的創新作為與成就。 \n 南宋時期流傳的文物,既是富於審美價值的藝術品,也是說明南宋文化的最佳實證。為求呈現南宋藝術與文化全貌,本次特展展品分為「文化振興」、「藝術創新」、「生活美學」和「傳播與融合」4個單元,以說明南宋宣示承繼大統的理念、創新的藝術品味、江南地區的審美意念,以及書畫、工藝、圖書等,在不同地區、不同文化圈之間的流通、傳播與融合等各個面向,以展現南宋藝術的特色與豐富的文化內涵。 \n 「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即將於本周日閉展,藝術史上非常難得的特展,趕快把握最後機會,親臨故宮博物院,目睹這珍貴精緻的南宋文物。

  • 仿宋文物 中山工商展出

     國立故宮博物院與廣達文教基金會合作,辦理「文藝紹興─宋『潮』好好玩」展覽,南部唯一在高雄縣大寮鄉中山工商展出,十五日開幕,數十件仿南宋時期的藝術與文物,將展至明年一月三日,團體預約還有導覽解說服務。 \n 中山文教基金會祕書毛文珍表示,這次展出仿南宋時期藝術與文物,包括卅四幅畫、四件文物、五件展版、三幅捲軸,另外,中山工商配合展出一批陶瓷物品。 \n 中山工商校長陳國清說,展至元月三日,這段期間,周一至周五上午九時至晚上七時卅分,民眾可進入校內觀展,周六、周日只接受團體預約觀展,機關、學校團體預約,學校訓練一批導覽志工,可提供導覽解說服務。 \n 這次辦理仿南宋時期藝術與文物展,展出雖然不是真跡,不過,仍難得一見,相當珍貴。

  • 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

     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正館時間:即日起至12月26日 每天8:30-18:30,周六夜間 18:30-20:30免費開放 \n 南宋珍寶導覽 \n 這件《南宋龍泉窯青瓷鳳耳瓶》頸部細長,腹部是直筒形,口沿如盤子般向外張開,兩側裝飾鳳形耳,器形端正大方,是南宋時期龍泉窯的作品。南宋時期,日常使用的陶瓷器有青瓷、白瓷、黑瓷等,龍泉窯瓷器是為主流。龍泉窯位於浙江南部,瓷場分佈廣,產品種類多,在許多宋元時期的墓葬及窖藏中頻繁出現,在海外的貿易遺址也常有發現。南宋之後,龍泉窯更成為供應海內外瓷器需求的重要窯場。長頸盤口瓶在北宋汝窯、南宋官窯中相當常見,是官方喜愛的瓷器樣式。龍泉窯喜愛在長頸兩側加上魚形耳或鳳形耳。這件鳳耳青瓷瓶的雙耳表面裝飾有細緻印紋,鳳紋頭部及翅膀羽毛清晰可見。釉色粉青,瑩潤光亮,勻淨無瑕,與兩件典藏於日本,由天皇命名為「千聲」和「萬聲」的青瓷鳳耳瓶相同,都是龍泉窯中最精美絕倫,令人讚歎的作品。(文、圖:故宮)

  • 南宋珍寶導覽-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

     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正館時間:即日起至12月26日, 每天8:30-18:30,周六夜間 18:30-20:30免費開放 \n 這件《南宋官窯青瓷菱花式盤》如一朵盛開蓮花般的青瓷盤,有如同花瓣般細緻的邊緣。因為釉汁往下流的關係,口沿釉層較薄而呈現淺褐色澤。盤子的底部平坦,帶有圈足,圈足內有七個細小的支釘痕跡。用泥釘支撐瓷器進行燒製,能使釉汁較完整的包覆器身,這種特殊的支燒技法,同樣也使用於汝窯,故從中顯示出產燒於浙江的南宋官窯和產燒於河南的汝窯之間可能具有傳承關係。這件《南宋官窯青瓷菱花式盤》的釉色清澈勻潤,色調柔和。南宋官窯的窯廠位於浙江地區,瓷器的釉色多為偏藍色調的青色,和浙江傳統偏黃、綠的釉色有所不同。這種於南宋時期忽然興起的釉色,推測也很可能傳承自北方的汝窯。不同的是,汝窯的胎土顏色較淺,而浙江地區產燒的瓷器胎土則多偏黑色。除此之外,這件盤子釉層間透出像冰裂紋般的開片,內有淡黃色線條分佈其中,稱為「冰裂鱔血」,是南宋官窯瓷器最受人喜愛的特點之一。

  • 南宋文物特展 故宮8日開展

     故宮博物院大展「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昨天舉行開箱記者會,從海內外數十個博物館商借上百件文物,為故宮最大規模借展。故宮院長周功鑫表示,南宋藝術成就可稱是中國藝術史翹楚,生活美學影響東亞圈至今,值得一看。 \n 「文藝紹興──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將於本月8日起在國立故宮博物院展出,展期至12月26日為止。展出南宋文物器物品96件、書畫類共16件、出土瓷片30組。 \n 周功鑫表示,此次規模比之前雍正展還大,故宮館藏加上商借文物共展出410件,展出藏品完整蒐羅南宋時期宮廷、民間藝品。觀展民眾可以留意每個商借文物是由哪個博物館館藏,因為文物出處,有其歷史意涵。透過展品,大家能完整勾勒南宋生活面貌。 \n 協辦單位廣達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楊秀月表示,南宋人文薈萃,是800年前的國際藝術中心,這是一次世界級的展覽,民眾不能錯過。

  • 杭州清河坊 盡顯八百年商業文化

    步行街濃縮了明清時期杭州的市井風貌,保留著名百年老店及古玩、字畫商店。 \n清河坊歷史街區」是杭州歷史上最著名的街區,也是杭州唯一保存比較完整的老商業街區,可以說是杭州歷史的縮影。 \n當 時商鋪林立 商賈雲集 \n根據記載,南宋定都杭州之後,築九里皇城,開十里天街。於是皇親國戚、權貴內侍紛紛在宮城周邊、天街兩側修建宮室私宅。中河以東建德壽宮,上華光建開元宮,後市街建惠王府、惠民街建龍翔宮等。建炎三年,太師張俊在明州(今天的寧波)擊退金兵,取得高橋大捷,因功封為「清河郡王」,他在今天的河坊街太平巷建有「清河郡王府」,所以這一帶被稱為「清河坊」;當時清河坊商鋪林立,酒樓茶肆鱗次櫛比,商賈雲集。 \n歷經元、明、清和民國時期,這一帶始終是杭州的商業重鎮,杭州的百年老店大多數在這一帶營業。清河坊興於宋而盛於清,現存古建築大多建於明末清初的鼎盛時期,包括百年老店萬隆火腿莊、孔鳳春香粉店、狀元館麵店、天香齋、張允帽莊、方福泰茶莊等,以及當時號稱「六大家」的胡慶餘堂、方回春堂、葉種德堂等中藥鋪,與北京的大柵欄不相上下! \n胡 慶餘堂 與同仁堂齊名 \n1999年,河坊街拓寬改造工程動工,這一塊杭州僅存的老街區差一點就被拆除,幸而在當地人士大聲疾呼之下,省政府與市政府下令工程暫停。2000年,杭州市上城區政府改弦更張,依照「修舊如舊」的原則,對清河坊歷史建築群進行保護修建。 \n2002年杭州清河坊歷史街區正式開街。460公尺長的步行街濃縮了明清時期杭州的市井風貌,街區的業態分布,除了保留著名的百年老店之外,並且以招租,聯營等形式,引入商家經營古玩、字畫、旅遊紀念品、工藝品、杭州特產等符合街區歷史文化氣氛的業種。 \n清河坊最著名的是清末紅頂商人,號稱「江南藥王」的胡雪巖創辦的「胡慶餘堂國藥號」,雖然就在河坊街上,卻把大門開在旁邊的大井巷裡,河坊街上長長的白牆上大書「胡慶餘堂國藥號」非常醒目。杭州是「古代中醫藥典」的發跡之地,當年胡慶餘堂繼承南宋官方制定的《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的製藥技術和行業規範成為一方之雄,與北京同仁堂並駕齊驅。 \n保 和堂因許仙聞名 \n占地3000平方公尺的胡慶餘堂古建築保存相當完整,高牆大門,氣象凝重,建材講究,雕繪精巧。現在已經開闢成中醫藥博物館,由陳列展廳、中藥手工作坊、養生保健門診、營業廳與藥膳廳五大部分組成,珍藏中醫藥文物160餘件。 \n接近清河坊入口處還有一家「保和堂」,這也是一家中藥店,據說創始於南宋時期,不過它卻因為白蛇傳而聞名,小說中許仙在西湖斷橋遇見白娘子的時候,正是保和堂的夥計,清河坊重開了保和堂,並且在門口安置許仙塑像,成為河坊街一景。 \n旅遊資訊 \n杭州清河坊 \n地址:杭州市上城區河坊街華光路口 \n交通:YY6路,高銀路站。Y7路、Y8路、8-K8路、25-K25路、34-K34路、35-K35路、35-K35區間車、40-K40路、60-K60路、814-K814路、K404路、K850路、K59路、818路、J9路、K808路,吳山廣場站

  • 杭州重開街 兩岸中山路大比拚

    台灣各縣市幾乎最長的路都取名中山路。據統計,大陸主要城市道路,名稱使用頻率最高的也是中山路。擁有八百多年歷史的浙江杭州中山路(南宋御街),經過全新改造,將在大陸十月一日國慶前正式開街,《杭州日報》為此還發起「中山使者御街行」活動,派出卅組記者分赴大陸各城市,及台灣等地尋訪卅座城市的中山路。 \n在中國大陸城市道路中,名稱使用頻率最高的是中山路,相關專家表示,大約有一百多條,遍及神州大小城市。南京中山路為迎接孫中山靈柩而建;廈門中山路一直通向大海;天津中山路散布著一批極具歷史價值的建築,猶如一座近代歷史的博物館,每條中山路也都有自己的故事。 \n與其他城市一樣,杭州中山路則是擁有深厚歷史。南宋時期,杭州中山路為御街。歷經元、明、清至國民政府時期,一直是杭州的主要街道。卅日全新改造的杭州中山路開街,此處集聚一大批不同時期的特色建築,從最早的南宋鼎盛時期到明、清建築,從民國初年的西洋建築到中山北路的現代化建築,從各色宗教建築到極富杭州地方特色的名人故居以及百年老店,可以稱之為建築歷史博物館。 \n卅日當天,春教育基金會顧問、中華觀光人力資源發展協會財務理事林正文,將代表台灣出席杭州南宋御街開街儀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