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南小島的搜尋結果,共05

  • 馬媒:張仍在菲南小島

     據馬來西亞《星報》報導,菲律賓安全官員22日認為,擄走台灣遊客張安薇的綁匪,仍藏匿在菲南塔威塔威省的一個島嶼。 \n 菲國蘇祿省警長歐比塔表示,由於海象惡劣,海流太強,歹徒無法帶著58歲的肉票張安薇前往霍洛島。霍洛島位於菲國西南部蘇祿群島,是伊斯蘭武裝叛亂團體「阿布薩亞夫」的大本營。 \n 菲當局曾表示,綁匪很可能是一般罪犯,打算把張女交給霍洛島「阿布薩亞夫」的一個派系。 \n 另外,馬來西亞總警長丹斯里卡立已派遣警官至馬尼拉,與菲國執法單位討論案情,也與台灣駐菲代表保持密切連絡。不過當記者問及綁匪是否要求贖金時,他要求媒體不要提出這樣的問題,也不要報導人質的背景,這樣才能確保人質安全。 \n 至於張安薇遭綁案,馬來西亞媒體傳出贖金近億消息,台灣警方昨天予以駁斥。日前脫口接到要求贖金電話的內政部長李鴻源也轉趨低調,要求外界不要揣測或散布消息,以免干擾救援行動;始終持有第一手消息的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噤聲表示,「千萬不要談,否則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誤會。」

  • 馬媒報導:張安薇應仍在菲南小島

    台灣旅客張安薇在馬來西亞沙巴地區遭劫,外界擔心,張安薇健康狀況不佳,甚至傳出虛弱、沒有進食、昏迷等症狀,有馬來西亞媒體報導,菲律賓安全官員認為,擄走台灣遊客張安薇的綁匪,應該仍然藏匿在菲律賓南部小島。至於遭搶殺的許立民,由二哥許立人和張安薇大哥張大公,在外交部協助下,已經在二十一號為許立民舉行告別式,家屬隨即將許立民的遺體火化,預計二十三號帶著許立民的骨灰搭機返台。

  • 未被揭露的釣魚台史實(3)

    未被揭露的釣魚台史實(3)

     日本在接受《波茨坦宣言》之後,中華民國是最先占有釣魚台的,並且實際管理、應用,這在將來國際仲裁上,是強而有力的證據,並有公、私文書,存放於各處,不是美、日聯手可掩蓋的。 \n 從王微將軍的回憶錄中,駐紮的部隊,也是個女指揮官,名為張希敏,係河北人,早年父母雙亡,於上海擔任女工,邂逅一位吳姓的軍統女同志,見她活潑可愛,頗為熱心照顧,張希敏受了她的影響,抗戰期間,從上海體專畢業後也參加了軍統工作。 \n 勝利後毛森在上海組織地下防諜人員時,張希敏已經成為其主要的幹部。上海淪陷後,張氏率領數百同志先到嵊泗列島,後來企圖進占大陳島,為王相義所拒,於是入一江山,荒蕪人煙的一江山便在她手中開發的。她與共黨打過一次極激烈的戰鬥中,險遭共黨俘虜,幸為獨立第七縱隊所營救脫險,大陳撤退時,她本人在南麂島,是最後撤離的一批「反共救國軍」,她的一個連從南麂撤到釣魚台列嶼中的釣魚台本島。 \n 琉球默認島嶼屬台 \n 她的部隊有6艘機帆船,並配有60迫擊砲。1955年3月2日,站在釣魚台山頂瞭望的排長,發現有不明大型船隻,駛向釣魚台本島,馬上以無線電話連絡泊在灣內的兩艘機帆船起錨,又衝下山頭,叫迫擊砲準備定點射擊,結果當此不明船駛近釣魚台時,被第三枚60迫擊砲,射到船尾邊,打起長浪,船上有3人落水,然後沒表明船籍,開足馬力離去,由於逆風關係,反共愛國軍的機帆船無力追趕,再回來搜尋時,海面已無人蹤。 \n 後來從無線電通訊中,察覺是琉球漁船,落海者為3名琉球漁民,此為1955年很棘手的「第三清德丸」事件。 \n 此案發生後,琉球指揮部很快對此展開調查,矛頭當即指向國府,還好經辦此案的是中華民國外交部政務次長時昭瀛,這位外交界才子,用中美協防條約中的架構,把美國琉球指揮部說得服服貼貼,很快把全案化之無形,不但沒有賠償,還得到琉球方面承認該船擅自闖入釣魚台領海。從此以後,琉球漁民認為釣魚台是屬於台灣,而再也不到那裡捕魚。 \n 由於「第三清德丸」事件的解決,對兩次拆船事件,提供方便:1967年4月巴拿馬籍萬噸級貨輪「銀峰號」在南小島附近擱淺,台灣的興南工程公司為拆除沉船,曾於1968年派工人上南小島,在島上建有房舍並設置起重機等機具。 \n 1968年3月台灣籍「海生二號」貨輪在黃尾嶼附近觸礁,龍門工程實業公司為打撈拆除沉船,曾於1970年間派工人前往黃尾嶼,並在島上建造碼頭、台車軌道及房舍等建築。 \n 對於台灣的工程公司,曾在釣魚台列嶼附近打撈沉船及在島上拆船的詳細經過是: \n 一、1968年8月,台灣業者曾經在南小島進行沉船解體作業。8月20日,琉球政府法務局出入管理廳主管人員發現台灣的打撈沉船公司──興南工程,已設置了帳篷與起重機,以進行沉船的解體作業,由於業者沒有護照與入境許可證,立刻命令「非法」入境者離去,並勸告其申請南小島的入境手續。興南工程公司,嚴詞拒絕,同年8月30日與隔年4月21日,該業者兩度上島,還是不理琉球政府的要求。因為該打撈沉船公司的負責人,除了持有台灣交通部的拆船執照之外,還有台灣警備總部的出境許可證。由此可充分證明,台灣政府是充分意識到南小島為本國領土。 \n 二、1968年3月,因颱風而觸礁的台灣籍貨船「海生二號」,被風浪打上黃尾嶼海岸。1970年7月,14名台灣工人登上該島嶼,進行拆船作業。 \n 這些工人與南小島的情形一樣,確認是本國領土,而且同島北邊距岸300公尺處停了一艘廢鐵搬運船「大通號」。該船曾於1970年7月1日來過黃尾嶼,可是因為颱風緣故,留下4名作業員,返回基隆,接著7月7日又再度從基隆出航,9日到達黃尾嶼,該船持有正式的出航許可,以及中華民國警備總部出境證。雖然琉球政府曾勸告這些登陸者及「大通號」上的工人離開,可是拆船作業的負責人回答說,觸礁船是台灣的船,這座島是台灣群島一部分,不需要外國政府許可。琉球政府人員,也就不了了之。 \n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 \n 以上幾件事實,是說明日本在接受《波茨坦宣言》之後,中華民國是最先占有釣魚台的,並且實際管理、應用,這在將來國際仲裁上,是強而有力的證據,並有公、私文書,存放於各處,不是美、日聯手可掩蓋的。 \n 關於釣魚台的爭端,兩岸兩個政府,不但因內戰而讓日本得到便宜,同時也作了很多錯誤,現在亡羊補牢,為時尚不晚,但是以上兩件駐軍之事,兩件拆船經過,我們外交部,經濟部,國防部,交通部,警備總部,是否還保留完整的歷史資料呢?如果有,這也非國家安全有礙之歷史,何不有系統公布?昭告天下?如果有資料,但無人能總其成,那是政府無能,如果散失殘缺,無法還其原貌,那我們政府又犯了一次重要的錯誤,此為士大夫之恥,實為國恥也。(待續)

  • 釣島國有化 日擬月中購3島

     與東京都政府競購釣魚台的日本中央政府,準備在本(9)月中旬以20億5千萬日圓(約6億8千萬元新台幣)直接購買釣魚台等3島。 \n 《日本經濟新聞》昨天做出上述報導,並稱中央政府此舉,可能會遭到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反彈。 \n 報導說,日本政府計畫從今天起開始與釣魚台列嶼的土地所有人交涉簽約內容,如果一切順利,11日將召開內閣會議,確認國有化的方針後,以今年度的預備金購買。 \n 根據日本的說法,釣魚台列嶼包括魚釣島(台灣稱釣魚台)、北小島、南小島、久場島與大正島(台灣稱赤尾嶼)5個島嶼與3個岩礁,其中大正島為國有,久場島由日本防衛省租借。 \n 報導指出,這次日本政府準備購買的是釣魚台、北小島和南小島,打算將3座島嶼國有化後,由管轄海上保安廳的國土交通省保有。 \n 針對日本政府將釣魚台「國有化」,北京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劉江永分析指出,日本政府和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之間雖然主張不同,但「堅持釣魚台屬於日本」這一點雙方並無矛盾。 \n 劉江永說,石原並不反對中央政府買島,事實上他的目標就是促使國有化。不同的是,中央政府希望以一種更持續穩妥的措施控制這些島嶼。 \n 換言之,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也在利用石原的購島論來實現政府買下釣魚台,使其成為國有財產。石原的「佯攻」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支持」。

  • 東京都勘查釣島 中提嚴正交涉

     準備購買釣魚台列嶼的日本東京都調查團,昨天清晨派遣一支調查團出海,至釣魚台海域進行調查丈量;中國外交部昨日強調,已就此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昨上午表示,十月會再度派出調查團,屆時他也會參加並登陸釣魚台,「被抓進監獄也在所不惜」。 \n 此外,日本政府準備九月中旬簽約購買釣魚台等三島嶼。但此前釣魚台列嶼中三個主要島嶼的「島主」栗原國起,已聲明拒絕賣給中央政府,以避免國有化引發日中外交紛爭。 \n 東京都府員工廿五人搭乘的大型調查船「航洋丸」,台灣時間昨天清晨六時左右抵達釣魚台附近海域,七時十五分左右展開調查。海洋調查船放下兩艘小汽艇,搭載約十五名海洋學者、地產估價人和東京都職員等,圍繞釣魚島採取水質、空氣及眺望釣魚島等,隨後又調查了附近的南小島和北小島水深。東京都這次沒有獲得日本中央政府的批准,所以無法登陸調查,只能搭小船繞行島嶼。 \n 《日本經濟新聞》昨報導,日本政府今天起將和釣魚台列嶼的土地所有人談判簽約內容,如果一切順利,十一日將召開內閣會議,確認國有化的方針後,以今年度的預備金二○‧五億日圓(約台幣七‧八三億)購買釣魚台、北小島、南小島等三島。 \n 針對釣魚台爭議,大陸官媒新華社指責日本在玩兩面手法,「一方面,日本政府表達要緩和中日關係、冷靜處理釣魚島問題的願望;另一方面,又默許縱容右翼勢力在釣魚島事件上不斷製造事端。」 \n 而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近日視察北京軍區時則意有所指的說,要提高部隊戰備水準特別是應急處突能力,「及時妥善處置異常情況和突發事件,確保國家邊海空防安全穩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