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卻鮮少人知道的搜尋結果,共02

  • 課本沒教的事 打破水缸的司馬光竟然是貓奴?

    課本沒教的事 打破水缸的司馬光竟然是貓奴?

    古代佚事大多都從國文課本或是歷史課本得知,古今中外很多有趣的小故事等待我們挖掘,現在人喜歡養寵物,甚至甘願為寵物做牛做馬,但其實在古代,也有「貓奴」一說。像是宋牧仲《筠廊偶筆》記載「前朝大內貓狗,皆有官名食俸,中貴養者,常呼貓為老爺」,沒想到古代已經稱這些喵星人為「老爺」。 \n司馬光最近也傳出為「貓奴」一說,他是北宋的文學家、史學家及政治家,但大家對他印象大多是「打破水缸」和撰寫《資治通鑑》,但卻鮮少人知道司馬光私下的生活,根據司馬光寫的一些小傳,發現他可能曾經飼養貓,也可能非常喜愛這些貓咪,套句現代用語,司馬光可能是個「貓奴」。 \n宋神宗元豐七年(西元1084年),司馬光66歲那年貓咪去世,他為貓寫了一篇小傳《貓虪傳》。這篇文章主要講述一隻叫「虪」(ㄕㄨˋ),「虪」的原意是「黑虎」。 \n「仁義,天德也。」、「俟眾貓飽,盡去,然後進食之。」 \n雖說司馬光可能愛貓,但《貓虪傳》裡的貓可不是隻傲驕喵星人,她可是非常宅心仁厚,這隻「虪」還非常友愛同伴,甚至母性大爆發,會等其他貓吃飽後,剩下的才由她來解決,而且就算不是自己的孩子,她也會幫忙哺育。 \n「有頑貓不知其德於己,乃食虪之子,虪亦不與較。」 \n這段描述有其他壞貓不顧「虪」有恩於自己,竟然吃了「虪」的孩子,但「虪」也不計較,故事後來的發展是,司馬光的家人誤會「虪」吃了自己的親生骨肉,俗話說「虎毒不食子」,為了處罰她,便把她送給附近的僧舍,蒙受不白之冤的「虪」,到僧舍後絕食明志,就在「虪」快餓死的時候,司馬光的家人總算發現這件事情是錯誤,才把「虪」接回家,「虪」回到家後,才重新恢復飲食,聽起來似乎只是故事紀實,卻隱含了寓言的成分。 \n「人有不知仁義,貪冒爭奪,病人以利己者,聞虪所為,得無愧哉!」 \n但必須得用懷疑語氣看待司馬光的愛貓情形,這段司馬光闡述人性易貪、好爭奪,不仁不義的事情更是常見,若以這個觀點回看「母性大爆發」與「虪被誤會和救回的過程」,都在反諷人性,看到「虪」的風骨與行為,都應該感到慚愧。 \n根據史料與其他同僚敘述司馬光的性格,為人固執,還被蘇東坡怒批是「司馬牛」,另外也有溫良謙恭、剛正不阿的敘述,因此只以《貓虪傳》就斷定司非常愛貓,甚至是貓奴,或許就有點言過其實了。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大房打破沉默 奪回歷史詮釋權

    大房打破沉默 奪回歷史詮釋權

     上了年紀的台灣人對任顯群與顧正秋的愛情故事,多略有所聞,也知道他們有一個會唱歌的女兒任祥,卻鮮少人知道,顧其實是二房,正宮大房另有其人。任治平出書目的就是「宣告主權」,點醒大家誰才是任顯群的元配髮妻。 \n 顧正秋被譽為一代青衣,藝術成就倍受肯定,達官顯要的戲迷不少,與藝文界往來久遠且密切,兒女又在台灣發展。加上任顯群當年被關,外傳是太子蔣經國追不到顧正秋所致。種種緣故,讓顧正秋掌握了這段感情的解釋權。台灣人只識顧正秋,不知有章筠倩,其實一點都不奇怪。 \n 章個性低調,兒女又在海外,社會關係遠不如二房綿密,時間一久自然被人淡忘。顧正秋身為當事人,不願多談大房,只說任顯群,也是人之常情,但對大房子女卻是莫大不堪。任治平明明是大房所生,外界卻下意識認為顧正秋就是她媽,心中的不平可想而知,出書回擊也不令人意外。這就是人性,畢竟媽媽的苦,女兒最清楚。 \n 任顯群創建統一發票、愛國獎券,穩定了台灣財政。半個世紀後,台灣由貧變富,卻鮮少人知道這段歷史,反而是他的感情故事被人不斷傳誦,最後連兒女也捲進。任顯群地下有知,不知道會不會後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