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原新聞的搜尋結果,共144

  • 社論-從無法可管到依法制裁之間

    對於媒體而言,要呼籲政府使用法律制裁另一個媒體不許散布某種資訊,毋寧是件極不得已而又沉痛的事。這幾天,由於壹傳媒連日以來與中華電信合作試播動畫新聞以虛擬手法呈現猥褻或暴力的播報情節,普遍引起公民團體以及學生家長與教師們的關切,政府單位先是紛紛表示無法可管,接著又改口要依法給予制裁;究竟該怎麼適切的處理此一問題,確實值得討論。 \n用虛擬的動畫報新聞,加入許多憑藉想像模擬演示的材料內容,稱之為報導新聞,或許不如稱之為戲劇或卡通來得傳神,報導失真是個新聞倫理問題,用虛構聳動的畫面訴諸感官刺激,則是另一個新聞倫理問題。由於電視、網路、手機畫面訊息的界限愈益模糊,動畫新聞不但可以深入家庭,也更朝向個人傳輸模式發展,極可能直接由兒童少年接收。同時,圖畫資訊也比文字資訊更容易由兒童少年所讀取領會而發生種種心理、生理或觀念上的影響,自由開放社會固以資訊傳遞自由最為可貴,成年人也享有選擇接收資訊的自由,然而媒體對於青少年兒童健全身心發展的保護,有其應予遵守的尺度範圍,既是媒體自律的規範標準,也可經由國家公權力的執行以確保其不遭逾越,易為兒童少年接收而內容明顯不宜兒童少年的動畫新聞,不會因為稱為「新聞」即可不受兒童少年福利法律的適用。法律為了保障青少年兒童而為資訊傳播的必要限制,司法院大法官曾經解釋,可以通過憲法的檢驗。 \n當媒體傳播逾越了保護兒少福利的法令規章時,在自由開放社會中可能面臨諸種形式的譴責與制裁。首先應該是媒體工作人員的自我批判與檢討,壹傳媒的從業人員應被期待要有自發性的良心道德勇氣,一旦發現過錯,就該主動在工作上拒絕內部的不當指令繼續從事違反新聞倫理的傳播模式,媒體同業以及新聞倫理的自律團體也應當迅速發揮媒體自律的功能,坦率而不隱諱地鳴鼓攻錯,提出指正與批評,藉之樹立媒體同業可以共信共守的專業倫理法則。這正是今天我們在此嚴肅評論其事的真正用意所在。位置獨特的中華電信公司做為媒體傳播的載具平台,也不能說毫無傳播社會成員的守望道德責任。 \n除媒體同業的口誅筆伐外,閱聽大眾的公民團體及時的聲討與譴責,也是制裁違反媒體倫理媒體的利器。以類同社會運動方式向相關媒體作出強烈態度表達,是最直接形式,形成社會共識自發地拒絕閱聽,或許通過教育機構與家長意見領袖有意識的排拒購買,為下一代善盡教養把關的責任,則也必是有效的途徑。針對壹傳媒動畫新聞的傳播行為,連日以來兒少福利公民團體給予態度明確的強烈批判,希望能夠發揮具體作用,促使壹傳媒幡然改悟。 \n此次壹傳媒觸犯媒體倫理,引起兒少福利重大負面影響之高度顧慮,同時受到批評的是政府各主管機關的態度。從中央的通傳會到地方的市政府,在問題出現時,並未警覺到動畫新聞可能傷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問題,在媒體詢問的時候,竟然先是以無法可管作為回答,對於各種現行法令事實上確有不少可以適用於本案的制裁性規定,在受到輿論指正與質疑之後,政府各部門旋即改口,紛紛承認並非處於無法可用的狀態。從罰鍰、勒令歇業到執照管制,甚至跨國調查,都有可以執行的因應措施存在,露餡的竟然是官僚態度。傳播媒體的主管部門平日對於許多未必應該插手過問的事項,有時只是憑著主觀的意志不惜運用公權力大動干戈,對於明顯具有負面社會影響的重大媒體倫理事件,卻是以顢頇怠惰的不聞不問示人,當然會令整體社會感到失望。其實,媒體違反傳播倫理問題的處理,應該優先發動媒體內部自律,媒體同業自律,社會公眾公民團體監督等等,政府動用公權力的制裁,本是最後的手段,不到必要,為了尊重資訊自由,原也不該輕用。 \n無論如何,這次動新聞事件,主要是先由媒體同業以及公民團體聯手為媒體倫理發揮守望相助,在政府公權力介入前力挽狂瀾,可謂是發揮社會輿論力量的絕佳範例。

  • 讀者投書-聘記者不如獎百姓

    11月24日,廣東省提交審議的《廣東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辦法(草案)》透露,縣級以上政府應當聘請新聞媒體基層記者擔任突發事件基層資訊員,拓寬突發事件資訊報送渠道,及時收集掌握突發事件資訊及相關社會動態。 \n對突發事件的處理,資訊快、資訊準是前提和基礎。新聞媒體的基層記者,穿梭於街頭巷尾,收集新聞線索,聘請他們擔任突發事件的資訊員,確實可以起到收集掌握突發事件資訊及相關社會動態的作用。但是,這種選擇是不是一種好的選擇?或者是不是最佳選擇,是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的。 \n首先,聘請新聞媒體基層記者擔任突發事件基層資訊員,難逃「收買記者」的嫌疑。拿誰的錢為誰辦事,有了「聘」的榮譽誘惑和報酬的刺激,那些本該曝光的突發事件資訊,會不會被故意遺漏呢?那些本應該客觀呈現的突發事件,會不會不自覺打上了預設立場,甚至被「和諧」了呢?雖然政府的本意並不是收買,但百姓的擔心卻是可以理解的。 \n其次,有渠道重覆之嫌。在我國,長期以來就是堅持「黨管媒體」的原則,媒體本身就負有傳遞社會資訊、反映輿論動態的責任。一般的媒體,也都辦有《內參》、《輿論動態》、《動態清樣》、《參考資料》等專呈黨和政府的資訊資料,再聘用記者擔任突發事件基層資訊員,實屬重覆。 \n其三,資訊最廣泛的來源不是新聞媒體記者,而是人民群眾。我們打開報紙,一般都可以在報紙的第一版看到「新聞熱線」,看到「歡迎提供新聞線索,一經採用有酬」的啟事,有的媒體還開出「萬元大獎等你拿」來徵集新聞線索。在資訊社會,現代管理崇尚扁平式管理,政府完全沒有必要多加一道資訊傳遞程式,完全可以像新聞媒體一樣,直接鼓勵人民群眾向政府提供突發事件資訊。 \n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弗遜提出:「自由報刊應成為對行政、立法、司法三權起制衡作用的第四種權力」。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原主任趙啟正概括發言人與記者的關係時說:「記者不是你的部下,不是你的學生,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是你的敵人。他是你的挑戰者」。現代社會中,政府在處理和媒體關係時,應該順應人民群眾的期待,彼此之間應該自覺保持一定的距離和張力。

  • 新聞人從政 輿論聚焦「前浪」無數

    最近,《人民日報》副總編楊振武調任上海市委宣傳部長,和新聞打了卅多年交道後步入政壇,讓「新聞人從政」現象躍入公眾視野,成為輿論焦點。據知,新聞人從政在大陸很普遍,現任中宣部長劉雲山、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國家環保部副部長潘岳等,都出身新聞界。而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則是新聞科班出身。 \n由記者轉業官員的個案在大陸屢見不鮮。《南方日報》報導,現任中宣部長劉雲山,廿多年前就在新華社內蒙分社任農牧組記者,在官拜黨組成員後,被選送中央黨校學習,從此告別記者生涯。 \n即將在下月訪台的現任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記者生涯甚至上溯到高中。高二時,他擔任杭州市委機關報《杭州日報》特約記者。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後,一直在安徽新聞界工作,隨後出任新華社上海分社社長、北京分社社長、《光明日報》總編輯,直到一九九五年才調中宣部,可謂半輩子都是新聞人。 \n此外,有些高官雖沒當過記者,或從事新聞工作時間不長,但受過科班教育,如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是社科院新聞專業研究生學歷,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畢業於復旦大學新聞系。而地方政壇記者出身的官員,更是不計其數。 \n以雲南為例,半年內就有三記者從政。去年十月,央視記者王志擔任麗江市副市長;十二月,新華社雲南分社常務副總編伍皓出任雲南省委宣傳部副部長;今年五月,中國青年報雲南站長殷紅出任雲南財經大學副校長(副廳級)。而此前,《廣州日報》原總編輯薛曉峰出任廣州市委常委,蘿崗區委書記。 \n廣州暨南大學副校長、新聞學院教授林如鵬說,記者出身的官員較集中出現在輿論陣線,這些官員了解新聞規律,較能做到「內行管內行」。他認為,記者知識結構、溝通能力及社會經驗,都為從政打下良好基礎。此外,記者因工作講究人人平等,成為官員後,也多少更顯得平易近人。不過,林如鵬表示,「隔行如隔山,新聞和從政還是有很多不同,記者與政府是一種競合關系,新聞人從政後應盡快掌握公共管理規律。」

  • 讀者投書-兩岸新聞交流要放開步伐

    陸委會宣布將放寬大陸媒體在台採訪規定,除放寬大陸媒體在台駐站點數及家數限制,大陸駐台記者可以自由到外縣市採訪,無須事先報備。 \n多年來,兩岸間新聞工作者始終無法自由採訪;近幾年來台灣媒體赴大陸採訪已開放,但大陸媒體來台限制仍多。新華社曾被停止採訪3年,去年9月才恢復;中央電視台至今還在停播中。 \n台灣的民主開放與新聞自由度遠超過大陸,原應給大陸媒體更多正面影響;但陸委會擔心大陸記者只著重負面報導,令對岸人民對台灣產生不良印象,因此多方設限。目前陸委會對大陸媒體來台採訪措施雖放寬,但限制仍多,如對幅員廣大的大陸,地方媒體卻只開放5家,實在顯得台灣太小氣。 \n媒體交流有助於兩岸政治經濟與文化的溝通發展,增進雙方瞭解,建構良性互動。而台灣民主自由的進步,也必對大陸的民主開放有所助益。放寬大陸媒體採訪,是兩岸新聞交流的新里程碑,期待會有亮麗表現。(張瑜/台北市.退休教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