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原民木雕的搜尋結果,共12

  • 原民局遭批亂花錢 王仙蓮:木雕亂丟像廢棄物

    原民局遭批亂花錢 王仙蓮:木雕亂丟像廢棄物

    錢太多!市議員王仙蓮6日於議事堂上砲轟原民局亂花錢,讓人看傻眼,蔡英文總統於9月20日在中路2號社會住宅參訪的原木雕刻,挪到農博展出結束後,目前搬到大溪原住民文化會館5樓走廊,看起來就像無人管理的廢棄物,首獎作品獎金高達50萬元,比運動類全國性比賽獎金還高,原民局長林日龍回應,作品價值遠比獎金高達10倍,會將到各地輪流展出。

  • 汲取族群智慧 花蓮原藝百工展現生命美學

    汲取族群智慧 花蓮原藝百工展現生命美學

    花蓮原民工藝,透過堅毅、堅持與創新的耕 耘,展現質樸中的華美,經由《原藝百工—花蓮部落工藝家群像》專書, 更讓人看見作品背後,動人心弦的故事。在前臨大海、背倚高山的花蓮,原住民族彷 彿有著天生的藝術細胞,尋常的植物、漂流木、石頭⋯⋯⋯,透過編織、雕刻就能 變換出令人驚豔的美感。 \n \n這些從日常生活必須的服飾、器物,之所以能夠彷彿「幻化」般,以不同的色彩、型態呈現,除卻那難以具體捉摸的「藝術細胞」,更來自汲取山海天地的養分,源於血液中流著的族群記憶、親情牽繫,經過他們的心、手、意念,精美呈現。 \n \n傳承編織文化 跨越固有藩籬 \n \n 織布是昔日太魯閣族婦女必備的技藝,擁有純熟的技巧,才有文面的資格;負責打獵的男性則編藤製作背簍等器物,甚至也有以「弓」為織機,做出竹簍的背帶。 \n \n 女生織布、男生編藤的太魯閣族傳統,因著對技藝的嚮往、對親人的思念,在這一代已逐漸打破藩籬。 \n \n 擁有第一屆原住民工藝師殊榮的胡秀蘭,作品早在市場打開知名度,從小看著母親織布的胡俊傑,不畏非議成為太魯閣族第一位「織男」;從小跟在父親馬邵‧阿信身邊當助手,父親過世後,沒有兄弟的都姆恩不忍父親技藝消失,忍受許多不信任的眼神,毅然成為太魯閣族編藤的女性工藝師。 \n \n 抗拒織布的藍美月,因為外婆遺囑「我織的布一件都不可以留」震驚、醒悟,苦學4年取得師資班結業資格,更在2015年於美國美國舉辦的國際民俗藝術市集,從500位參選者脫穎而出,揚名國際。 \n \n 田清玉接受先生顏乾坤牧師的建議,1984年在馬遠部落學習布農族男子長衣花紋織法,保留了珍貴技藝,也成了日後思念先生的絲縷綿綿。 \n \n發掘獨特技藝 結合時尚行銷 \n \n 從事「染織類」的工藝家們,承負傳統使命尋回恐將消失的族群技藝,也懂得如何與現代社會需求結合。小時候說阿美族語、台語的潘靜英,重回新社照顧長輩,才發覺噶瑪蘭族的「香蕉絲工藝」竟是那般獨特,她努力將這份工藝復興,也被登錄為縣級文化資產。 \n \n 太魯閣族的連美惠以海外旅行的見聞,反思我族傳統,用織紋為創作核心,充滿原民神祕氣息的時尚包款,打進國內精品市場。 \n \n 阿美族的徐香蘭,不忘對裁縫的熱情,搭配樹皮布、原民圖紋色彩,開發出多樣文創商品,保留文化精髓、貼近現代生活需求,挺進品牌市場。 \n \n雕出生活記憶 刻劃動人篇章 \n \n 雕刻在原民藝術中經常可見,其中又有木雕、石雕、皮雕,甚至以不同媒材相結合的表現方式,或述說家族故事、或表現族群文化,在在動人。 \n \n 泥水匠出身,50歲拿起雕刻刀的胡銀祿,把活了112歲的父親對他述說的傳說,化為一尊尊木雕,無論眼光銳利的「獵王」、親情流露的「給我最後的抱抱」,或粗獷、或細膩,刻劃出阿美族的部落生活故事。 \n \n 曾經一把火燒盡所有作品的馬浪‧烏瓦日,大型木雕、獲得原民藝術節優選的「人間系列」,乃至漂流木結合樹藤的桌椅,細緻內蘊的木紋演繹出獨特質感;回歸部落的了嘎‧里外,張大嘴拉出一尾一尾魚的涼亭木柱雕刻,令人印象深刻,魚型雕刻訴說阿美族的宇宙觀,圓融內斂書寫對文化的仰望、環境的省思。 \n \n 從事石雕的鄭詠鐸,從早年的石雕藝品,尋求脫離匠氣後的曲線流暢,乃至進修嘗試複合媒材,其創作之路宛如花蓮石材業的縮影;放棄外派機會的電機工程師,古拉斯以「電」的專業結合手工木雕,造型獨特的漂流木燈具,為他塑立了風格。 \n \n 噶瑪蘭族潘秀嫈專注的皮雕創作則很溫馨,喜歡手作卻自認沒有美術天份,但兒子帶有動漫風的筆觸,給了她圖案創作的靈感來源,每一份皮雕都是母子深層的心靈交流。 \n \n 太魯閣族的陳麗香從陶藝轉而木雕,她自覺是生命的機緣,玩木頭連接金屬、鐵材彷彿也是很自然的連結,在「跨界」之間流露出溫潤個性。 \n \n形塑作品靈魂 傳遞設計意念 \n \n 到過花蓮慕谷慕魚的人,多半會知道那兒是原民山刀的故鄉。15歲起跟著父親學打鐵,許有祥的「銅門刀」已然是太魯閣山刀的代稱,兒子許保祿說,他要拿尺量,父親用眼睛看就知道了,刀的弧度、刀柄的斜度,在在是功夫,希望自己也能掌握精髓,製作出有靈魂的刀,並以符合現代的角度,傳遞祖傳工藝之美。 \n \n 港口部落長大的拉拉‧龍女,擁有女裝乙級證照,回到部落重新參與家鄉生活,甚至學習男人才做的藤編,融入之後再把素材轉換成她熟悉的布料,創作出獨有的「布拿包」(Puna是阿美族語的肚臍),用實用時尚傳遞不忘文化母源的初衷。 \n \n 提到琉璃珠,一般總想到排灣族,但阿美族的柯玉霞認為文化的流動如同琉璃在溫度變化的形貌,她用專長的金工加上琉璃做創意設計,讓觀賞者、收藏者感受呈現花蓮生活意象的美感。 \n \n巧用不同媒材 表達多元融合 \n \n 傳遞生活、文化的美與故事,並不受單一材料的限制,運用多媒材的結合,花蓮原民工藝家同樣有精采的演出。 \n \n 曾春子作品媒材與風格多變,幾何圖紋裡帶著阿美衣飾頭冠元素,絹印、線繡、壓克力顏料描繪具象,都能生動地述說阿美族的文化與生活。 \n \n 服裝科班出身的吳秀梅,奪下「民族風尚服裝賽」首獎後,開啟她原民服飾研究與創作之路。 \n \n 一直以為自己是阿美族,從尋找撒奇萊雅女性傳統族服中,重新認識自己的出身,也將她真實生活的多元族群環境,創作出宛如各族迷你版族服的「族服酒衣袋」,成為擁有專利的熱銷商品。 \n \n 回到新社部落的噶瑪蘭族人杜瓦克‧都耀,以竹為材料,至做成早期的漁具「魚筌」,與纖維藝術家陳淑燕,展開「文化洄游」的創作之路,又與樹皮布、藤心結合,成為造型美麗的燈具,也為傳統工藝注入當代語彙。 \n \n 《原藝百工—花蓮部落工藝家群像》專書,表彰了這些生活藝術家的技藝美學,傳遞其創作的生命歷程故事,讀者更可依據隨附的「拜訪工藝家」單元,逐一造訪他們的工作室,肯定會有更深入的認識與感動。 \n \n如欲洽購《原藝百工—花蓮部落工藝家群像》專書。請致電038-227171分機284「花蓮縣政府原住民行政處」 \n \n \n

  • 傳承百年技藝 屏縣府結合泰武鄉辦木雕展

    傳承百年技藝 屏縣府結合泰武鄉辦木雕展

    在原民傳統木雕技藝瀕臨失傳時,大武山上佳興部落,數十年來雕刻刀從未離開男人的手,著名木雕工藝師持續敲打的響聲,彷彿一場橫跨百年的接力賽,近日藉由公部門與工藝家後代大方出借收藏,促成一場珍貴的傳統與現代木雕對話,讓傳承的故事未完、待續。 \n \n 泰武鄉佳興部落的木雕工藝早在日治時期就被發掘,日本人類學者鳥居龍藏就比喻此處是排灣族最有名的「美術中心」和「雕刻中心」;1924年日本學者森丑之助更指出,佳興社是排灣族各蕃社中雕刻工藝最發達的一個。 \n \n 出身佳興部落的木雕家沈安日指出,舊時家用器具都必須手作,所以每個當家的男生都會做木雕,這項技藝成了很自然的生活日常,但隨著時代演進,技術逐漸凋零,傳承的人也變少了,不過慶幸的是,敲打的聲音並沒有斷掉,否則作品一旦變成回憶,木雕就變得沒有意義。 \n \n 為了重振木雕故鄉的美名,各工藝大師後代大方出借收藏,加上原民文化會館及泰武鄉圖書館館藏,選在屏東原民文化會館展出共9人、14件作品,作品年分距離超過1世紀。 \n \n 屏東縣政府原民處長伍麗華說,原住民的故事刻畫在木雕、建築,吟唱在古謠中,期待讓全世界認識泰武鄉木雕工藝發達的故事,呈現佳興村木雕工藝能量、爭取世人認同,這裡就是台灣原住民族的木雕之鄉。

  • 木雕師田欽賢 任原民研習營老師

    木雕師田欽賢 任原民研習營老師

     花蓮秀林鄉太魯閣族木雕師田欽賢擅長木雕創作,從傳統器具製作起步,作品延伸至傳統文化裝置藝術,融入信仰圖騰,大塊木材呈現細膩雕刻工法,精緻程度不輸女性織布技法,堪稱「男人的織布」工藝! \n 來自秀林鄉富士村的田欽賢,曾向阿美族木雕師傅林阿隆學習木雕,後與叔叔從事傳統臼杵製造業,利用下班時間勤練木雕,最初作品以圖騰方式表現在傳統臼杵,2002年以族語名字「肯恩基.武茂」成立工作室,專心進行木雕創作。 \n 「木雕源於日常用品、祭儀用途,刻上文化圖騰,便能隨著器皿流傳下去!」田欽賢說,太魯閣族沒有文字,傳承多年的神話傳說多靠耆老口耳相傳,除了圖騰創作,他也擅長人物雕刻,〈紋面老人背柴火〉、〈重建家園等姿態〉,讓晚輩能記得太魯閣族的精神風貌。 \n 他的創作題材,酷愛太魯閣傳統文化,包括紋面、織布、打獵或傳統山林山豬、水鹿、飛鼠、獼猴為題材,作品風格粗中帶細,以原汁原味的原民精神雕刻出族人生活方式及傳統文化,其中栩栩如生的山豬雕刻,曾獲得蔡英文總統的肯定,直呼是她收過最有創意的小豬了! \n 他分享,山豬雕刻最困難的就是如何表現出山豬的眼神及桀傲不馴、目空一切的野性,透過長期的觀察,他笑說,山豬的形體、個性、毛髮、牙齒等,他全部都很熟,熟透了自然就雕得像了。傑出表現也讓他受邀擔任今年原住民族傳統木藝文化研習營雕刻老師,傳授雕刻技法,培育更多在地木雕師。

  • 原民木雕豐收 首獎孝親洋蔥

    原民木雕豐收 首獎孝親洋蔥

     花蓮縣第二屆全國原住民族木雕競賽結果出爐,昨天在縣府大禮堂舉行頒獎典禮,表揚社會組及學生組計16件優選作品,獲獎作品未來將在花蓮縣台灣原住民族文化館進行一個月的展示,歡迎民眾一起來欣賞原住民藝術文化之美。 \n 第二屆木雕競賽主題定為「豐收」,藉由木雕作品讓參賽者呈現心目中豐收價值,經評審委員一致評選,社會組的邱馮廣田「豐收」透過木雕藝術記錄傳統農耕文化,父子傳承技術及孝親的感人畫面作品,明確傳遞布農族文化傳承意象,獲得評審一致的青睞,獲得首獎殊榮。 \n 原住民行政處代理處長陳建村表示,縣府推動原住民族傳統工藝項目,鼓勵工藝師透過競賽方式,強化木雕作品競爭力,邁入第二屆原住民木雕競賽,吸引更多木雕藝術家參加,讓傳統工藝價值提升為具有高價產值之藝術品,也促進原住民的經濟收益。 \n 評審施鎮洋也認為進入決選作品相當精采,對於木雕創作理念及雕刻技法予以肯定,惟學生組參賽作品件數偏少,首獎從缺,他鼓勵學生發揮活力勇於創作,期待來年參賽作品更加豐富。

  • 建築師傅靠原民木雕 代公司償還百萬工資

    建築師傅靠原民木雕 代公司償還百萬工資

    在建設公司擔任建築師傅的塗南峰,因一場金融風暴公司倒閉,導致公司積欠他以及所帶領員工200多萬,為了幫公司還債,他回到排灣族部落學習原住民木雕,雕刻作品意外受好評,如今不但還清債務還成立工作坊,雕刻並榮獲原住民精選伴手禮等多項獎項。 \n \n 53歲的塗南峰出身來義鄉排灣族,公司倒閉後,為了替公司支付積欠員工的薪水,他決定回到部落,將所有心力轉移到跟建築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木雕上,憑著對藝術的敏感度,無師自通,創作出許多精美的傳統原住民木雕,沒想到他的雕刻品吸引許多收藏家典藏,客戶有用來結婚、送禮、新居落成的,都會到他工作室挖寶。 \n 塗南峰的女兒宋婕汝,從小耳目濡染,也刻得一手好木雕,她平日在彰化工作,只要休假就返回部落幫忙工作室或擺市集。她說,「木雕」是排灣族最好的文化展現方式,文化需要推廣,更需要包裝,因此將持續努力創作出不同原民風格的手工藝,盼排灣族文化藉由木雕傳承下去。 \n 茂管處「瘋山城部落假日藝術市集」中,宋婕汝帶著自己與爸爸的作品,向遊客訴說著排灣族文化故事,鼓舞族人們聚集一起。即日起至10月30日,每個星期六、日,原住民朋友會到十八羅漢山服務區擺攤一同「瘋市集」,每個攤位都有不同的原住民生命故事,待遊客聆聽分享。

  • 花蓮舉辦首屆原民木雕競賽

    花蓮舉辦首屆原民木雕競賽

     花蓮縣政府舉辦第一屆「全國原住民木雕競賽」,16日在縣府舉辦宣傳活動,縣府原住民行政處代理處長督固‧撒耘表示,希望國內原住民木雕好手踴躍參賽,第一名獎金達12萬元,獲獎作品將在台灣原住民族文化館展出,徵件至3月20日截止。 \n 督固‧撒耘指出,為讓原住民木雕在花蓮深耕,特別規畫舉辦第一屆全國原住民族木雕競賽,邀請國內原住民木雕好手參與盛宴,大家切磋比試來提升木雕工藝,將原住民的美麗與創意呈現給國人,發揚原民的多元文化及木雕藝術。 \n 此次競賽的評審蔡平陽說,原住民族木雕藝術與眾不同,作品獨特性高,不論室內、室外都是很好的展覽品,他雖不是原住民,但相當認同木雕代表的原住民文化價值,很值得花蓮縣大力推廣。 \n 原住民族木雕競賽參賽資格限原住民身分,年齡須在18歲以上,作品規格以立體雕塑為主,直徑大於20公分、小於85公分,高度在150公分以下,重量則以100公斤為上限;第一名可獲獎金12萬元、第二名8萬元、第三名6萬元、優選2萬元,獲獎作品將在台灣原住民族文化館展出。

  • 地方掃描-原民木雕賽 立體組首獎從缺

    屏東:2014全國原住民木雕技藝競賽13日舉行頒獎典禮,今年傳統木雕類分為立體組、平面組,平面組由江小龍「小米豐收祭─耆老的智慧」拿下首獎,但立體組首獎從缺,跌破不少人眼鏡。

  • 展現力與美 花蓮原民木雕粗獷

     不同於三義木雕的細膩工法,花蓮原民木雕線條粗獷,一刀一鑿流露出原民與大自然共存共榮的生命哲理,兩名太魯閣族木雕師的作品讓人欣賞力與美。 \n 花蓮縣「原住民族木雕藝術創作特展」正在花蓮台灣原民文化館展出,今年展出太魯閣族木雕師肯恩基.武茂及西又.比林共30件作品,包括原住民狩獵、祭祀、歌舞慶典、生活器皿和圖騰等文化特色的木雕。 \n 來自秀林鄉富世村的肯恩基.武茂曾從事傳統臼杵生活用品雕刻裝飾圖騰,因而對雕刻創作愛不釋手,不停學習。他的創作都以太魯閣族文化中的紋面、織布、打獵或傳統山林、山豬、水鹿、飛鼠、獼猴為題材。 \n 西又.比林為秀林鄉秀林村知名的木雕家,他的作品刀痕上都可見到刻劃有魚鱗,辨識度高。西又.比林表示,由於看到父親過去協助雕刻日本神社等木工,從小圍繞著父親的雕刻創作,潛移默化受到影響。 \n 除了靜態展示,還有現場創作,每週五、六原住民木雕師現場創作巨型木雕,從原木到藝術作品成形過程,完整呈現,民眾除了欣賞作品的力與美,也聆聽他們傾訴自己與部落的故事,展覽自即日起至12月13日止。1031108 \n

  • 原民木雕師王信一 獲薪傳獎

    原民木雕師王信一 獲薪傳獎

     台東阿美族木雕工藝家王信一,在原住民委員會舉辦「第三屆原住民族工藝薪傳獎」甄選脫穎而出獲得薪傳獎肯定。他表示,會繼續將雕刻技巧多傳給更多學生,讓原住民木雕可以永續傳承。 \n 王信一曾是台東專科學校駐校藝術家,之後改聘為文化創意設計產業經營科教師,專職指導學生木雕創作,也是台灣藝達木雕炭化工坊負責人,以多功能導向走創意設計產業、工藝、藝術等創作。 \n 他出生在台東縣池上鄉,從佛具店雕刻佛像產生對木雕興趣,憑藉著一股熱情無師自通,靠摸索以漂流木為創作素材,十四年前首度參加雕刻比賽一鳴驚人獲雕刻界重視,多次受邀參加南島文化節大型藝術創作。 \n 他創作時不構思草圖,依木材原型發揮創意,以電鋸豪邁雕刻展現原住民豪邁、質樸性格,作品直接切入社會議題,從種族、宗教、生態環境展現人文關懷一面。 \n 東專祕書吳漢俊表示,王信一作品獲得許多好評,他長年在部落、學校教木雕課早已桃李滿天下。

  • 原民木雕《飛鄉》 說族人戰死異鄉故事

    原民木雕《飛鄉》 說族人戰死異鄉故事

     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在花東大肆徵兵,當年有五十三名都蘭少年被拐去參加國共內戰,五十年後只回來六人,他們坎坷命運的故事已被拍成《路有多長》記錄片,三日起在高雄市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主題館播放。 \n 該覽展邀請台東都蘭部落阿美族藝術家希巨蘇飛,名為《飛鄉│希巨蘇飛X台灣兵創作展》,展出以部落中的台籍國軍故事創作的八件木雕作品,並以圖文展示都蘭部落五位台籍國軍曲折返鄉之路的故事。 \n 這五名台籍國軍回家的故事分別是「廖修顯│兄弟情」、「張水清│人體電話」、「蘇金吉│逃亡家」、「潘吳明德│俘虜人生」、「廖清治│危崖人生」。 \n 昨日《飛鄉│希巨蘇飛X台灣兵創作展》揭幕時,由希巨蘇飛與妻子姍姍吟唱都蘭古調「燃燒狼煙」,並以小米酒檳榔帶領參與的民眾以白玫瑰向台灣兵紀念碑獻花致敬。 \n 「飛鄉」系列創作,主創作「回家」高達三公尺,基座大刀砍削,木作卻感似岩盤堅毅,戰歿徐蚌會戰的插翅都蘭少年,戴北國雪帽,粗鋸雙翅卻精密纏綿玲瓏熠熠,訴說客死他方,望鄉都蘭,祈禱祖靈賜翅,魂魄飛鄉。

  • 達鳳木雕 原民藝術最佳寫照

     1996年,雙隆建設在花蓮舉辦阿美族木雕藝術展,當時有年邁的袁志寬、陳正端(Asoy)、廖勝義(sigi)、高建成(Iway)、林益千(Iki)、黃約瑟(Sifo)、鄭宋彬(Tafong)、彭賢清(Kanan)等人以及太巴塱國小木雕教學。場面非常熱烈,因為第一次集結了許多原住民籍的藝術創作者,並且是以「藝術」而非「山地文化」或「民俗技藝」的名義展覽。多樣的造型及陌生不熟悉的的語意,讓習慣學院派風格的觀者異常好奇。過去在亞士都飯店工作,過著平淡無奇、被人遺忘的園丁漫長生活中,雕刻出令人驚嘆的巨大木雕作品的袁志寬,在現場備受尊敬,他的一生正好就是原住民藝術家存在的寫照─沒沒無名、卻有常人所沒有的藝術華彩。由於中風不良於行,但是大家都簇擁著他,感覺像是他們的榮耀。當時達鳳的漢名叫鄭宋彬、阿水的名字叫陳正端、希巨的名字叫廖勝義,要經過好幾年以後才把兩個名字看成是同一個人。仔細欣賞他們的作品,已具備藝術的基本認識,以及自我表現之要求,夾雜民族文化復興的意識、存在尊嚴等自覺的動機。 \n 就論述的起點而言,1996年的展覽可以說是達鳳進行創作並且發表作品的開始,這個展覽也是花蓮原住民藝術發展的起點。從平面的版雕,迅速發展到三度空間,無論是從生活感受到文化反思,作品呈現了與生俱來造型能力。他用人物動態之間的造型互補而達到視覺的張力與均衡,在「提攜」、「繫」中非常明顯。「提攜」正面強壯的長者拉著側彎著的晚輩的手,好像正在跳舞還是進行什麼動作,羽冠以及身體高低大小的位置,不是用面積相等地分布著而達到均衡,而是空間互補的手法,使得整體線條在變化中相當流暢,非一般平面工整的傳統手法。在「繫」中這種手法更加強烈了,用一塊木頭雕出如此豐富的空間向度,而不是3個單體黏接起來的拙劣技術,這需要一種性格上的沉穩與專注。 \n 他也擅長觀察漂流木原有現成的、具有某些造型徵兆、隱約的暗示中,從而雕出他自己的想像以及被召喚出來的意義,如「鬼魅」、「陶的弧度」、「與母親共舞」等。這3件作品都不是創作者先預設一個主題,然後叫木頭去符合這個主題的方式創作,而是看見原來木頭造型的巧妙而產生聯想,再把這個想像創造出來,這個方式產生了許多特殊的造型語言,以及內容情境。「鬼魅」張起雙手與身軀的微彎的部分是原來木頭的樣子。人們一定很好奇達鳳是如何看出一個人在其中的,並巧妙地把嚇人的鬼魅優雅地表現出來,他發揮雕刻技術的地方是在頭部奇怪的表情以及長髮垂至胸前唯一的乳房。 \n 「陶的弧度」恰到好處地利用木頭前凸以及側彎的原形,把中年懷孕的女體,沉重而慵懶的雕刻出來,其他的頭與腿的部分則隨原來的形狀放手讓它去;「與母親共舞」則更奇特地創造一個想像的空間,母親巨大的臉和忘形張口唱歌,底下3個人物牽手依附著母親圍繞成圓形,這個想像應該來自原來木頭那個大洞吧! \n 1996~2000年間,達鳳的作品氣質上是順勢靈活的、依戀母性的、柔和美感的,以及他個人部落存在的探索。在「部落」、「呵護」、「祭」中,開始使用一些符號以及象徵手法,最後在「斷層」中,顯現較為反省的、批判的新語言。 \n 「斷層」這件作品於1999年完成,內容是關於年齡階級(Selal)斷裂的憂慮,年齡階級是部落的靈魂與生命,失去了Selal,部落即將瓦解,那個有警示意味的銅鈴也岌岌可危。 \n 「最年輕的Selal踩在前輩的肩膀上追求自我,但我們曾幾何時意識到Selal正一層一層產生了斷裂。」達鳳訴說著這個觀察與憂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