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原路的搜尋結果,共04

  • 燈泡卡進肛門怎辦?醫生揭「原路取出過程」 網:長知識了

    燈泡卡進肛門怎辦?醫生揭「原路取出過程」 網:長知識了

    近日一名大陸醫師發文指出,一名患者的直腸有異物,檢查發現是燈泡,而網友們也好奇,燈泡這麼大一個,該怎麼取出來?醫師則反問大家:「第一,不能把燈泡弄碎;第二,儘量不做手術。滿足兩個條件的前提下大家有什麽好方法把燈泡完整取出?」 \n「普外科曾醫生」日前在微博出了一道題目,「急診來了個患者,直腸異物,平片顯示是個燈泡,燈泡當然是要取出來的,但有兩個要求:第一,不能把燈泡弄碎,這樣可能會損傷直腸;第二,儘量不做手術,手術創傷大,如果做手術,可能要做造口;滿足兩個條件的前提下大家有什麽好方法把燈泡完整取出?」 \n對此,有網友認為要開刀取出,還有網友開玩笑說「瞭解燈泡型號,放個燈口進去擰上,然後拽出來」、「肛門也是門,就敲敲門說:燈泡出來,別躲在裡面不出聲,我知道你在家」、「趁他不注意拿出來吧,實在不行,等燈泡睡著再拿出來」。 \n曾醫生表示:「取直腸異物有幾個要點:第一,一定要麻醉,一般是腰麻或者硬膜外麻醉,肌鬆藥要給足。第二,麻醉後,充分擴肛,充分擴肛,充分擴肛,重要事情說三遍。第三,擴肛後,用一個細管或者尿管,從肛門插進去,通過異物,進入異物的近端,往裡面注射一些肥皂水或者石蠟油,起到潤滑的作用。」 \n最後的步驟為「用卵圓鉗夾住異物,慢慢往外拉,可以邊拉邊旋轉。拉的時候,你會發現阻力很大,根本拉不動,這是為什麽呢?因為異物阻塞了肛門,異物近端可能形成了負壓,把異物吸住了。知識點來了,這時候第三步中的細管還要繼續發揮作用,往管裡面注射空氣,使近端產生正壓。一邊拉一邊注射空氣,你會發現很順暢,so easy。」 \n不過曾醫生也提醒,並不是所有異物都能這樣取出,有時候嘗試了各種辦法都不行的話,就只有開腹手術了,而且「這種情况一般都要做造瘻,創傷很大,還要掛一個糞袋」。而其中轉PO該則貼文的方醫生則表示:「燈泡原路取出,繼續發光點亮美好人生,一個相對完美的Ending,相信當事人應該會吃一塹長一智的。」

  • 蝶戀花肇事遊覽車 回程國5轉國3未循原路

    根據士林地檢署今天公布蝶戀花國5翻車案調查,肇事遊覽車涉超速。高公局調閱事故車輛ETC資料也發現,遊覽車回程從國道5號轉國道3號時,並未循原路。 \n 蝶戀花旅行社承辦武陵農場賞櫻團,2月13日晚上在國5發生翻車事故,造成33人不幸罹難,高公局對國道重大車禍,都會調閱車輛ETC資料,供檢警參考。 \n 從高公局調閱蝶戀花在國5肇事遊覽車的ETC國道行車資料,發現遊覽車在國道回程國5轉國3時,並未依循原路,不過,高公局不作任何臆測。 \n 高公局說,肇事遊覽車上午從國道1號台北圓山段往北,汐止系統交流道轉國3,之後再從南港系統交流道轉國5;而遊覽車晚上從宜蘭回台北時,出了南港隧道後有個分岔點,車輛並未依循原路往北走,再由國3接國1汐止系統交流道,車輛反而繼續往南行,唯一的路線就是轉接國3往木柵方向行進。 \n 遊覽車業對蝶戀花肇事車輛回程走法也感到奇怪,因為一般國內旅遊,旅客會在同一處上下車,依照蝶戀花肇事遊覽車回程走法,回程較繞路。1060310 \n

  • 尖石鄉竹60線秀巒路段部分封閉 往後山走原路

    尖石鄉竹60線秀巒路段部分封閉 往後山走原路

    (17:10更新內文)新竹縣尖石鄉竹60線31.1公里至31.4公里處,靠近秀巒村控溪部落旁的塔克金溪旁,因近日崩山落石不斷,自1月24日起,由秀巒派出所協助實施雙向道路封路措施。民眾若前往司馬庫斯、鎮西堡部落,須改道往秀巒國小前道路,再銜接竹60線31.4公里到舊檢查哨所,新竹縣政府呼籲上山遊客,配合交通疏導措施。 \n \n竹60線31.1公里至31.4公里處臨塔克金溪旁,自去年底開始出現崩山、落石狀況,新竹縣政府橫山警分局秀巒派出所原先以三角錐封路,引導民眾改道走秀巒國小前道路,不過因落石狀況不斷,近日改以紐澤西護欄封住竹60線部分道路,所長李志雄也呼籲,春節期間民眾若上山,須配合交通疏導及改道。 \n \n由於崩山、落石狀況,由水利署北區水資源局監控、整治,道路開放時間未定,封路期間,也嚴禁通行車輛及遊客、逗留、觀光、拍照以策安全。

  • 三少四壯集-繞道而行

     在前頭角度前傾如犄角的那根毛碰觸的剎那,牠們各自往旁邊偏過頭去,動作劃一如跳雙人舞,且同時頓了兩秒不動,再繼續偏斜地往前爬去,誰也沒有繞道而行。 \n 前面拉起一條黃色封鎖線,幾名工人密集於一個工作區塊,走在前頭的青年掉頭折返,我遲疑了一下,右轉走上一條閣樓小梯般的歪曲岔路,往施工的方向前行,站在高處看見工人們已經立好夾板,在山路上面方整地鋪設好網狀的鐵條。到底是八月那個颱風還是九月那個颱風造成的損傷,這處山路邊坡的圍欄走失了一大段,路也塌了。 \n 逗留片刻,我仍猶豫,眼前構築完好的木作梯道實在讓人沒有打退堂鼓的理由。循著木梯拾階而上,走一條高路到達目的地。細雨飛濛中原路下山,途中遇見一個短衣短褲的年輕人微笑對著手機自拍唱歌的畫面,曲調陌生,但簡單的英文歌詞明顯是祝福的意思。 \n 睡前才想起明天就是跨年夜了,這時候才修築行路未免太遲。 \n 隔天,我站在同一個地方看應該是同一批工人在淅瀝瀝的雨中繼續未完的工程。圍欄未修,剛剛鋪平的灰白路面泡在水中,像一座冷炊的年糕,那畫面多麼地弔詭多麼地戲夢。真不知道這路晚上如何撐起上山看跨年煙火的人們。 \n 元旦假期結束後,黃色封鎖線像衝刺線被抵達終點的跑者揮落在地上,遠遠望去,那截趕工完成的路面留有泥濘紛沓的痕跡,工具和原料退居路的兩旁,工人不在現場,留有一塊看不見的告示牌,寫著「未完待續」。又一次遲疑,又一次走上前兩次繞行的木梯,多花一些時間多走了一些山路。跨年夜有多少人繞道而行有多少人走「原路」不得而知,我之接受繞道而行捨棄原路,間接與跨年產生關聯。原路本就是條險路,不說坍方,這兒山路狹窄,山壁最為陡峭,幾近直立的威脅。若非此路不通,執著於習慣的人們不太願意去嘗試別人設想好的另一條路徑。 \n 路的兩側伴隨著高低起伏的樹木青草和岩石,視野也更加遼闊,你是走在山的當中,而非山壁下了。這些景觀被視為理所當然可以想見,匪夷所思馱走我目光的是木梯扶手上的毛毛蟲們,習慣將手溜行於扶手上的人恐怕會掃到許多毛毛蟲。我一路納悶,這時節怎麼會有這麼多毛毛蟲?牠們在忙些什麼啊?只見牠們毛刺昂揚奮力蠕動全速前進,且似乎特別鍾愛扶手的木料質地,隨處是牠們奔忙於長城上的身影。 \n 我停下腳步來看一隻大螞蟻和牠碰頭,螞蟻被牠一刺,閃到一邊去了。我再度啟動的步伐又為牠停了下來,這回將與牠相逢的是另一隻毛毛蟲,望著牠們從兩端走近,突然彷彿被牠們夾擊而毛骨悚然,在前頭角度前傾如犄角的那根毛碰觸的剎那,牠們各自往旁邊偏過頭去,動作劃一如跳雙人舞,且同時頓了兩秒不動,再繼續偏斜地往前爬去,誰也沒有繞道而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