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原體的搜尋結果,共12

  • 台大竹東分設竹苗首座「高危害病原體負壓實驗室」 元旦啟用

    台大竹東分設竹苗首座「高危害病原體負壓實驗室」 元旦啟用

    台大總院每年檢驗疑似結核病超過5萬例,在新冠肺炎疫情後,實驗室檢驗已不堪負荷,投入2500萬元在竹東分院設立「高危害病原體負壓實驗室」,與總院同樣是生物安全第三級實驗室(P3),預定2021年元旦啟用。 \n \n 竹東分院這座P3實驗室2日熱鬧開幕,台大醫院院長吳明賢指出,該實驗室將執行臨床結核分枝桿菌培養、鑑定及藥物敏感性試驗與分子檢驗,有效縮短結核菌檢驗時間,未來也將檢驗其他嚴重傳染病,提供精準快速的診斷。 \n \n 生醫分院院長余忠仁則說,台大在新竹有3家分院,以往對疑似結核病患者的檢體,需要低溫送到台大總院,檢驗要3到5天才能完成,可能讓疑似病例診斷時間延遲,竹東分院設立P3實驗室將能快速鑑定,避免社區傳染風險。 \n \n 台大醫院檢驗醫學部薛博仁教授說,2014到2018年台大總院對結核檢體量,從3萬8千多例增到5萬1千多例,在新冠肺炎疫情後,檢體量大已不勘負荷,因此在竹東分院設立竹苗首座P3實驗室,是和總院同等的國家級實驗室。 \n \n 薛博仁指以不鏽鋼打造的竹東分院P3實驗室,有安全且合格的工作環境,檢體採人、物分流,在「螢光顯微鏡室」篩檢抹片,在24小時內可檢出結果,及時提供臨床診斷資訊,「分子實驗室」將檢驗新冠肺炎病毒檢體,成為合格檢驗新冠病毒的機構。 \n \n 竹東分院院長詹鼎正表示,設置P3實驗室後將爭取成為疾管署合約實驗室,讓新竹地區相關檢驗都可在地完成,在後疫情時代成為有效的戰力。

  • 台大醫院接獲不明粉末信件 疾管署檢驗17種病原體都陰性

    台大醫院接獲不明粉末信件 疾管署檢驗17種病原體都陰性

    台大醫院5日晚間接獲含有不明粉末的郵件包裹,院方人員擔心防疫期間,粉末藏有病菌,立刻通知衛生單位以及警方到場,警方立即派員封鎖現場,同時委由專業單位疾管署化驗,釐清粉末成分,警方將調查是否涉及恐嚇罪責。 \n \n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表示,昨晚深夜檢體送到疾管署昆陽實驗室,有驗8種病原體,都是陰性,以抗原檢測快篩方式來採檢。今天凌晨再送到預防醫學研究所加驗16種病原體,結果也都是陰性。其中有多項重疊,也就是說共採檢17種病原體都是陰性。 \n \n莊人祥表示,若有不明粉末,就會懷疑可能是生化恐攻,為了排除,跟粉末可能相關的病原體,因此要檢驗排除,是標準流程。 \n \n莊人祥解釋,因為先前美國曾經炭疽攻擊事件,透過信封將粉末送到某些人的家裡等類似這樣的事件,因此我國也有相關規定檢驗的項目,這次採驗共包含炭區桿菌、肉毒桿菌毒素、金黃色葡萄球菌、鼠疫桿菌、天花病毒等。 \n \n莊人祥表示,目前疾管署在全台六個區管中心旗下都有「生恐應變隊」,每區約有10人,平常也要負責疫調工作。自美國發生生恐後,小隊每年都要執行生物恐怖演練,包含穿著防護衣,專車接送檢體,全程防護,這次可說是第一次遇到,隊員其實都已經駕輕就熟。 \n \n台大醫院發言人王亭貴表示,包裹是昨晚檢驗醫學部收到,昨晚收發室收到的國外信件,因包裹上寫得不清楚,又是英文,收發室以為是檢驗醫學部的包果就直接送去,因為打開第一層不知道是什麼不敢動,過去從來沒收過不明物體,因為不知道怎麼處理,院方也怕是爆裂物或是生物攻擊,只好報警。 \n \n王亭貴強調,醫院並非沒有防備,報警後,也立刻讓兩名碰到包裹的院方人員立刻住進隔離病房,進出者也都要穿著裝備,幾乎視為是「新冠肺炎患者」,只要檢驗結果沒有問題,就可以解除隔離。

  • 罷韓團體稱韓國瑜是病原體 學者認不恰當

    罷韓團體稱韓國瑜是病原體 學者認不恰當

    罷韓理由書比喻韓國瑜為「黑死病」、「病原體」,淡江大學教授包正豪批評,這實在是很不恰當的做法,他表示,上一次有類似比喻的是納粹屠殺猶太人。 \n \n罷韓團體提交中選會的罷韓理由書,由一位醫師執筆,洋洋灑灑寫了4千多字,臚列5大理由,但其中有提到,「韓國瑜,帶來了城市的黑死病」、「韓國瑜正是危害城市的病原體」! \n \n淡江大學教授包正豪日前在批評,這實在是很不恰當的做法,而且還是由一名醫生(陳冠榮)所寫。包正豪表示,上一次有類似比喻的是納粹屠殺猶太人,他也呼籲,「可以罷免,但請不要失去人性」!

  • 俄羅斯暗指美國研究病原體 目標軍事用途

    俄羅斯暗指美國研究病原體 目標軍事用途

    新冠病毒的源頭問題頻頻成為美國甩鍋中國的藉口,不過,俄羅斯外交部17日指稱,不排除是美國在其他國家的實驗室研發和改良危險病原體,並用於軍事用途。 \n \n據《東網》報導,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指,俄方留意到美國在境外加強了生物學方面的活動,涉嫌以打擊生物恐怖主義為藉口,組建了實驗室,包括在俄羅斯附近設立具有潛在生物學危險的基礎設施。其中,美國在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的公共衞生中心,已納入美國軍方的傳染病全球監控系統。據指,五角大樓高官早前到訪喬治亞,並擴大了中心的研究範圍。 \n \n 俄羅斯前總理、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則表示,面對疫情,應視研發藥物、治療方法及防控病毒為首要任務,而非追溯病毒來源和怪責他人。並點出美國自某時起不允許別國檢查他們有否遵守禁止生物武器公約。

  • 密集人口接觸病原體 瘟疫肇因

    密集人口接觸病原體 瘟疫肇因

     「瘟疫的傳播通常需要兩個條件:一是人類接觸到病原體;二是有足夠集中的人口。」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考古文博系教授陳勝前表示,病原體是自然界本來的存在,如果人類生活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中,人類或被病原體殺死,病原體失去傳播的途徑;或是人類適應病原體,病原體失去對人類的嚴重威脅,所以,封閉環境不大可能產生瘟疫。 \n 瘟疫的傳播往往來自人類接觸到本來不屬於人類生活圈的病原體。以關東大鼠疫為例,原因可能因為外來移民捕獵生病的旱獺。哈民忙哈先民捕食穴居動物,這些動物通常不應該進入人類生活圈,因為利益與饑餓,人類碰觸自然存在的紅線,最終釀成災難。當然,如果人類人口極少,病原體殺死感染者,也就失去傳播的可能;或者人口分布極其稀疏,傳播也不大可能發生。 \n 但是隨著農業起源,人類走向定居。定居是農業生產的需要,流動則難以展開農業(除非遊牧)。然而,定居會帶來人口增加,穀物製作的糜粥一類食物可以讓嬰兒更早斷奶,促使生育間隔進一步縮短。農業本身有旺盛的勞力需要,更多的人口意味可以開墾更多土地。 \n 陳勝前指出,從民族志材料可知,依賴狩獵,每百平方公里所能支持的人口不超過1.56人,如果同時依賴狩獵與採集(不包括漁獵群體),所支持的人口是9.098人,但農業支援的人口密度更可以達到10至20倍。如此多的人口定居在同一個地方,為病原體提供極好的傳播條件。從這個角度說,瘟疫的大規模傳播是與農業起源相關聯。

  • SARS病原體是誰找出的?致命病毒大揭秘

    SARS病原體是誰找出的?致命病毒大揭秘

    你敢進去金字塔嗎?章魚哥用手「談戀愛」?什麼?電燈泡不是愛迪生發明的?42個腦洞大開的趣味科學故事,解答了眾說紛紜的「科學謎團」;揭露了既危險又離奇的「驚人實驗」;細數了改變文明的「里程時刻」,還介紹了科學史上啟迪人心的「關鍵人物」。除了科學家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我們也逐漸發現那些廣為流傳的常識和說法存在著許多謬誤,也許很多人最早是透過那些「未解之謎」才接觸到了這個泛科學領域,當我們長大成人再回過頭去看這些曾經深信不疑的謎題,才發現那裡面漏洞百出而又荒誕至極。 \n【精彩書摘】 \n瘟疫,是對於具有傳染力的疾病的通俗說法,「瘟,疫也。」在中國的史料中,很早就有關於「瘟疫」的記載。《黃帝內經》中就有「五疫之至,皆相染易,無問大小,病狀相似⋯⋯」的記載。東漢時期的《傷寒雜病論》也說過:「建安紀年(西元196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2000多年前的雅典,就差點被一場瘟疫毀掉。中世紀的歐洲,一場「黑死病」在一個月的時間裡帶走了8000多條鮮活的生命。1742年的流行性感冒,席捲了90%的東歐人。 \n瘟疫,給人們造成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天花,險些讓印第安人滅絕,可謂史上最大的「種族屠殺」。霍亂、傷寒,戰爭時期流行,成了戰爭最可怕的幫凶。長久以來,人們一直都不知道「瘟疫」到底是一種什麼東西。它看不見摸不著,卻能置人於死地,短短幾天便使一座城市變成空城,不知因何而起,更不知如何預防,剩下的,只有恐懼。直到他的出現,他讓可怕的瘟疫現了形。他為人們揭開了瘟疫的神祕面紗。他告訴人們,瘟疫是可以被消滅的。 \n他就是德國著名的醫生和細菌學家,世界病原細菌學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他首次證明了一種特定的微生物是特定疾病的病原。他發明了用固體培養基的細菌純培養法。他提出的科赫氏法則至今仍被用於疾病病原體確定的依據。他是羅伯特.科赫(Robert Koch),細菌學之父,1905 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獲得者。 \n1843 年,科赫出生在德國一座名叫克勞斯塔爾的小城市裡。他的父親是一位礦工,和大山打交道。幼年的科赫就體現出了一位開拓者的遠大志向。當他的兄弟姐妹們還不諳世事時,他卻一個人蹲在池塘邊聚精會神地看一隻小紙船,指著小船對母親說,他要當一名水手,到大海去遠航!科赫並不是說說而已,他5 歲就已經是鄰里街坊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他的父親工作很忙,母親則忙於照顧自己的13個孩子。於是,他只能自己借助報紙學會讀書,聰明而有毅力。在科赫7歲那年,家鄉的一位牧師因病去世。在牧師的追悼會上,科赫不解地問母親:「牧師得了什麼病?這種病難道就治不好嗎?」看著啞口無言的母親,科赫也沉默了。高中畢業後,科赫考入了哥廷根大學,師從弗里德里希學醫。4 年後,他拿到了哥廷根大學的醫學博士學位,成績優異的他還被評為了「優秀畢業生」。 \n科赫畢業那年,普法戰爭的戰火已經隱隱開始燃燒,隨後他進入軍隊,成了一名軍醫。戰爭結束後,他去了波蘭,在當地的一個小鎮當醫官。1870 年,科赫婚後到東普魯士的一個小鄉村當外科醫生。醫生是個救死扶傷受人尊敬的職業,可讓科赫無法忍受的是,當他的患者被傳染病折磨甚至生命被吞噬的時候,他卻無能為力。沒有人知道傳染病的病因,更談不上有效的治療。科赫經常只能對患者和家屬說幾句安慰的話,因為他自己也不明白傳染病究竟因何而起,他也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科赫沒有坐以待斃,他不願意再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患者一步步走向死亡。 \n在那個叫沃爾施泰因的小村子裡,科赫建立了一個簡陋的實驗室。就是在這個小小的不起眼的實驗室中,科赫開始了自己關於病原微生物的研究。科赫的實驗室裡沒有什麼大型的科研設備,小鄉村中也沒有收藏著大量文獻的圖書館。他甚至也難以和其他同樣研究微生物的學者進行溝通討論,他唯一擁有的「大型」研究工具,是他的妻子送給他的顯微鏡。在簡陋的實驗室裡,單槍匹馬的科赫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中,只要有時間,他就將自己關在實驗室中,人們不明白科赫到底在幹什麼,甚至有人說他得了精神病。 \n1863 年,法國微生物學家凱西米爾.達韋納發表了一篇論文。論文中,凱西米爾提到了炭疽病可以在牛與牛之間直接傳染。科赫在看到這篇論文後,更加仔細地研究了這個疾病。炭疽是由炭疽桿菌所致,一種人畜共患的急性傳染病。人因接觸病畜及食用病畜的肉類而發生感染。臨床上主要表現為皮膚壞死、潰瘍、焦痂和周圍組織廣泛水腫及毒血症症狀,皮下及漿膜下結締組織出血性浸潤;血液凝固不良,呈煤焦油樣,偶可引致肺、腸和腦膜的急性感染,並可併發敗血症。 \n為了研究炭疽病的起因,他整夜整夜地在實驗室裡待著,甚至幾個星期都不邁出實驗室一步,像著了魔似的廢寢忘食。他的妻子終於忍受不了他對自己事業的執著,離開了他。為了證明炭疽菌就是炭疽病的罪魁禍首,科赫從死於炭疽病的動物的脾臟中提取出了組織液,再將組織液接種到正常健康的小鼠身上,被接種後的小鼠很快就感染上了炭疽病。然而,科赫對這樣的實驗結果並不是十分滿意。他想瞭解從未接觸動物的炭疽菌是否能引起炭疽病。因此,他提取了患了炭疽病的牛眼中的液體進行培養。科赫發現,當環境不利的時候,這些細菌會在自身內部產生圓形孢子(芽孢),芽孢能抵禦不良的環境,尤其是缺氧環境,而當周圍環境恢復正常時,芽孢又成了細菌。科赫在純培養條件下繁殖了數代炭疽菌,當他將這繁殖了很多代後的炭疽菌接種到小鼠身上的時候,小鼠仍然感染了炭疽病。 \n1876 年,科赫公開了他的發現。他去了弗羅茨瓦夫,進行了3天的公開表演實驗。他證明了炭疽桿菌是炭疽病的病因,首次提出了炭疽桿菌的生活史,即桿菌—芽孢—桿菌的迴圈,而能在土壤中長期生存的芽孢,就是造成炭疽大流行的罪魁禍首。同時,他還提出了他對病原微生物的觀點,他認為每種疾病都有特定的病原菌,而不是像人們之前所認為的,所有細菌都是一個種。科赫的報告引起了微生物學界的震動,這是人們第一次證明一種特定的細菌是引起一種特定傳染病的病因,科赫的報告開啟了科學家們關於病原微生物研究的時代。 \n發現炭疽桿菌並不是科赫事業的終結,只是他輝煌事業的開端。1880年,科赫應邀赴柏林工作,出任德國衛生署研究員。在這裡,他終於有了良好的實驗設備和研究助手,他創造了至今還在普遍使用的經典細菌培養法—懸滴法,他用不同的染液給細菌染色,給顯微鏡加上了照相機,顯微攝影術的出現讓人們可以透過照片清楚地看到顯微鏡下的世界,終結了僅憑肉眼觀察、文字描述或手繪圖案定義細菌而引發的爭議與混亂。 \n然而,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人們仍然不知道,應該如何從許多混雜在一起的細菌中分離出純種的細菌。細菌是會活動的生物,當它們在培養液中游走的時候,是幾乎不可能分離出純種細菌的。想明白了這點的科赫知道,只有用固體培養基才能得到純種細菌。他將瓊脂加到了傳統的肉湯培養基中,首創了肉湯瓊脂固體培養基。到今天,這仍然是細菌分離的重要工具。科赫做了關於純種細菌培養的報告和示範,當時的微生物學權威巴斯德評價道,「這是一項偉大的進展」。 \n19 世紀,肺結核被稱為「白色瘟疫」,在當時的死因中占據前列,可人們無論是對死者進行病理解剖還是動物實驗,都沒辦法找到致病菌。傳統的方法在肺結核面前失去了效果,人們束手無策,只能坐以待斃。當時有很多科學家為尋找肺結核的致病菌絞盡腦汁,科赫自然也不例外。科赫意識到,特殊的感染一定是由特殊的微生物引起的,只有找到那個微生物,將其分離培養出來,才有進一步研究的可能性。於是,科赫用各種染料給病灶組織染色,結晶紫、美藍、伊紅、剛果紅⋯⋯常用的染料科赫都試了個遍,卻仍然一無所獲。雖然有些失落,但是科赫沒有放棄尋找合適的染料。終於,在亞甲基藍染色後的組織中,他發現了一種從未見過的細菌。 \n為了驗證自己的實驗結果,他在柏林的各個醫院中尋找因結核病致死的患者遺體,拿到了大量病灶組織的他繼續著自己的實驗。他將結核組織注射到各種動物體內並進行染色觀察。結果讓他十分興奮,所有患上結核病的動物體內都能看到那種細菌。而健康的動物體內,完全找不到那種細菌的蹤影。向來嚴謹的科赫並沒有直接宣布自己發現了結核病的致病菌。在實驗中,他給動物注射的是病灶組織提取液,不是純淨的細菌。僅憑病灶組織提取液並不能證明已經發現了結核病的致病菌。他決定將那種細菌分離出來。科赫將病灶組織提取液接種到了肉湯瓊脂固體培養基上,小心地分離出了那種他之前沒有見過的細菌,培養成純淨的菌種再注射給動物。細菌在被注射入動物體內後,成功地讓實驗動物感染上了結核病。科赫給這種細菌起了個名字—結核桿菌。 \n1882 年3 月24 日,德國柏林生理學會召開。當科赫將自己的研究成果公布出來的時候,全場寂靜無聲,沒有人提出質疑,連那位一直看科赫不順眼的歐洲醫學泰斗、細胞病理學創始人菲爾紹也終於不再反對科赫的觀點。沉寂了十多秒的會場突然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一些科學家甚至忍不住站起來歡呼。害死了千千萬萬人的「白色瘟疫」的元凶終於被找到了。 \n從此,肺結核不再是絕症,這怎能不讓人興奮呢?整個世界在那個報告後都沸騰了,科赫也成了與路易士.巴斯德齊名的微生物學家。 \n從1885 年起,科赫就一直在柏林大學擔任衛生學教授,成了老師的科赫帶出了一大批優秀的學生。日本著名的微生物學家北里柴三郎就是他的學生。他的門生陸續發現了白喉、傷寒、肺炎、淋病、腦炎、麻風病、破傷風、梅毒等一系列的病原體。科赫退休後,就開始環遊世界。哪裡有傳染病流行,哪裡就有科赫的身影,他發現了霍亂弧菌,提出了控制瘧疾的新方法—消滅攜帶致病菌的昆蟲。他提出了著名的科赫法則,用於建立疾病與微生物之間的因果關係。到今天,這個法則仍然是確定病原體的重要參考依據。2003 年流行的SARS,正是通過這個法則確定了病原體。 \n科赫法則主要分為四個步驟: \n1.在病株罹病部位經常可以發現可能的病原體,但不能在健康個體中找到; \n2.病原菌可被分離並在培養基中進行培養,並記錄各項特徵; \n3. 純粹培養的病原菌應該接種至與病株相同品種的健康植株,並產生與病株相同的病徵; \n4. 從接種的病株上以相同的分離方法應能再分離出病原,且其特徵與由原病株分離者應完全相同。 \n1905 年,科赫收到了來自斯德哥爾摩的電話。為了表彰他在結核病領域的重要貢獻,他拿到了當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他還被授予了德國的皇冠勳章、紅鷹大十字勳章(醫學界第一位獲此殊榮者)。他是英國皇家學會會員,法國科學院院士,柏林、克勞斯塔爾授予他榮譽市民稱號,海德堡大學、博洛尼亞大學授予他榮譽博士學位。 \n晚年的科赫因為心臟病住進了巴登巴登溫泉療養院。在療養期間,他仍然念念不忘他的細菌學研究。逝世前的3 天,他還在普魯士科學院進行了一場關於結核桿菌的講座。1910 年5月27 日,科赫在療養院離開了人世,終年67歲。為了紀念他對全世界醫療研究領域開創性的貢獻,德國政府設立了羅伯特.科赫獎。這個獎項,是德國醫學領域的最高獎項。第一次發明了細菌照相法,第一次發明了蒸汽殺菌法,第一次提出了霍亂預防法,第一次發現了鼠蚤傳播鼠疫的祕密,第一次發現了炭疽桿菌、傷寒桿菌、結核桿菌⋯⋯科赫用他的一生為人類的健康保駕護航。光有知識是不夠的,還應當運用。光有願望是不夠的,還應當行動。 \n(本文摘自 SME/《怪奇科學研究所:42個腦洞大開的趣味科學故事》,時報出版 提供)

  • 陸官媒:武漢不明肺炎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

    大陸官媒央視9日報導,就武漢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疫情病原學鑑定進展問題,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簡稱專家組)認為,此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下一步需結合病原學研究、流行病學調查和臨床表現進行專家研判。 \n專家組指出,截至2020年1月7日21時,實驗室檢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獲得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經核酸檢測方法共檢出新型冠狀病毒陽性結果15例,從1例陽性病人樣本中分離出該病毒,顯微鏡下呈現典型的冠狀病毒形態。

  • 瑞磁完成20項呼吸道病原體外診斷臨床試驗

    瑞磁生技(ABC-KY,6598),今(29)日宣布,已經完成20項的呼吸道病原體外診斷的臨床試驗,經過分析後,將提交數據給美國FDA申請上市許可。瑞磁遵循美國FDA的規範,在兩個季度共收集2,580例新鮮與冷凍檢體,分別在5個醫學中心完成試驗,包括紐約Sloan Kettering癌症中心、南加大兒童醫院、佛羅里達州坦帕總醫院、孟菲斯兒童醫院、及科羅拉多州兒童醫院。 \n瑞磁的呼吸道體外診斷試劑盒採用檢測致病原DNA的方式,搭配自行開發的自動化高通量診斷系統MDx 3000,可檢測包含A型流行性感冒病毒(H1亞型、H3亞型、H1N1亞型)、B型流行性感冒病毒、呼吸道融合病毒(A型、B型)、人類間質肺炎病毒、副流行性感冒病毒(1型、2型、3型、4型)、腺病毒(B型、C型、E型)、鼻病毒、腸病毒、冠狀病毒(OC43、NL63、229E、HKU1)、百日咳桿菌、副百日咳桿菌、肺炎黴漿菌、肺炎披衣菌 等多種致病菌。 \n呼吸道感染是全球最大的感染源檢測市場,單獨美國便有每年數千萬的檢測人次需求。瑞磁的呼吸道檢測試劑盒與去年在美國取證的腸炎檢測試劑盒相仿,都搭配該公司的自動化診斷系統MDx 3000進行檢測,每天可檢測上達188位患者,非常適合大型醫院與大型檢驗室。 \n有了兩項試劑盒後,瑞磁的客戶群將可直接享有在同一部診斷系統上獲得近40項致病原檢測結果的強大優勢。瑞磁的MDx3000診斷系統和檢測試劑盒的初期推廣目標是美國600家、有400床以上的大型醫院。 \n瑞磁生技的多元檢測技術有助於一次檢測多項致病原,給醫師與患者詳盡的檢測數據,以利醫師再對症治療。因此相較於國際大廠目前每次向FDA提交臨床數據只能取得一、兩項的病原檢測核准,去年瑞磁的腸炎檢測試劑盒一次就能獲得美國FDA核准17項病原檢測,今年更進一步完成20項呼吸道病原體臨床試驗。 \n瑞磁是一家高階生技醫療器材公司,自去年取得美國FDA核准腸炎檢測試劑盒及MDx 3000系統上市以來,該公司即致力於將研發成果商業化,目前在銷售策略上採直接及間接銷售方式,直接銷售方式係指由瑞磁自行對授權客戶銷售數位生物條碼和檢測儀器等產品、以及對醫療檢驗室銷售體外診斷試劑與診斷系統的組合。間接銷售方式則透過授權客戶在當地市場的經營而收取銷售權利金,或透過當地專業醫療通路商進行經銷。

  • 瑞磁 發表腸胃道病原體外試劑

     瑞磁生技ABC-KY(6598)赴佛羅里達州出席美國一年一度的臨床病毒學論壇,發表創新的多元腸胃道病原體外診斷試劑與自動化診斷系統,引起眾多醫院與檢驗室關注。 \n 瑞磁生技表示,論壇期間有5家大型檢驗室的主任要求產品進駐評估。這些檢驗室表示他們的每日檢體量落在40~120人次,而市面上能夠檢測18項腸胃道致病原的體外診斷試劑盒售價約為每一檢測人次120元美金。 \n 瑞磁生技ABC-KY除自行開發傳染病診斷試劑產品,也將平台技術授權給多家國際大廠,應用領域涵蓋遺傳性疾病、過敏原、自體免疫、腫瘤、動物檢驗、食品安全、生命科學研究及生物標的物篩選等。 \n 瑞磁生技強調,ABC-KY的多元分子檢測技術是基於其核心技術平台-數位生物條碼方得以實現,各個獲授權夥伴在研發檢測試劑時也需要持續購買數位生物條碼作為試劑的耗材。ABC-KY第一季數位生物條碼與光學分析儀,對授權夥伴銷售已較去年同期成長28.7%。

  • 瑞磁生技赴美國臨床病毒學論壇發表多元腸胃道病原體外診斷產品

    瑞磁生技ABC-KY(6598)赴佛羅里達州出席美國一年一度的臨床病毒學論壇(Clinical Virology Symposium)。臨床病毒學論壇是美國醫療單位的重要技術交流論壇,本次論壇ABC-KY發表創新的多元腸胃道病原體外診斷試劑與自動化診斷系統,引起眾多醫院與檢驗室關注。 \n \n瑞磁生技表示,論壇期間有5家大型檢驗室的主任要求產品進駐評估。這些檢驗室表示他們的每日檢體量落在40~120人次,而市面上能夠檢測18項腸胃道致病原的體外診斷試劑盒售價約為每一檢測人次120元美金。 \n \nABC-KY的業務銷售總監Debra Linguist 表示,檢測數據顯示,ABC-KY數位式的檢測技術,相較於傳統類比式的檢測,擁有更高的精準度,可在同時檢測18種病毒、細菌、寄生蟲的情況下,仍對高傳染力的致病原,如諾羅病毒,持有98%的靈敏度和99.7%的專一性。 \n \n此外,ABC-KY的多元腸胃道病原體外診斷試劑搭配MDx3000自動化診斷系統,提供更好的使用者經驗與競爭力給大型檢驗室。ABC-KY的一站式操作僅需要10分鐘,醫檢師即可離開進行其他工作,客戶將不再經歷微流通道堵塞造成檢驗停線和維護負擔。隨著檢體數的增加,ABC-KY的人均檢測成本並不會像卡匣式試劑盒一般大幅增加,更適合大型醫院與檢驗室。 \n \n瑞磁生技強調,ABC-KY除了自行開發傳染病診斷試劑產品外,也已成功將平台技術授權給多家國際大廠,應用領域涵蓋遺傳性疾病、過敏原、自體免疫、腫瘤、動物檢驗、食品安全、生命科學研究及生物標的物篩選等。 \n \nABC-KY的多元分子檢測技術是基於其核心技術平台-數位生物條碼方得以實現,各個獲授權夥伴在研發檢測試劑的同時也需要持續購買數位生物條碼作為試劑的耗材。ABC-KY今年第一季的數位生物條碼與光學分析儀,對授權夥伴銷售已較去年同期成長28.7%。

  • 全球變暖「喚醒」5種致命病原體

    隨著全球氣候變暖,極端氣候變遷危機日益擴大,除了天氣威脅,近日更有科學家警告,不斷融化的多年凍土恐釋放「殭屍病原體」,而美國《趣味科學網站》則列出了可能帶給人類災難的致命疾病,在這日益變暖的世界裡恐捲土重來。 \n \n1.\t炭疽桿菌 \n2016年7月底,西伯利亞的凍土層融化,露出了75年前在一場大瘟疫中死去的馴鹿屍體,屍體中的炭疽桿菌孢子釋放出來。目前,病毒已致2000多頭馴鹿死亡,20人確診感染,1名12歲兒童死亡。這是自1941年以來的第一次炭疽桿菌爆發。 \n美國密蘇里大學獸醫醫學微生物學家喬治•斯圖爾特接受趣味科學網站採訪時表示,炭疽桿菌的生命力很強,炭疽桿菌在有氧環境下會產生孢子體,孢子可在土壤中休眠幾百年,因此凍土融化的馴鹿屍體上面的炭疽桿菌孢子仍然存活並有致病性。 \n據悉,炭疽桿菌孢子可以通過皮膚、呼吸道感染肺部,在不進行治療的情況下,致死率高達100%。且還能依附土壤進行擴散,食草動物接觸到細菌,細菌便能迅速找到立足點,並在動物血液中瘋狂繁殖。 \n2.「殭屍疾病」蠢蠢欲動 \n2015年,科學家在西伯利亞冰層發現了一種超級病毒,令人驚訝的是,歷經3萬年,這種超級病毒仍具有傳染性,儘管這種病毒只對變形蟲有殺傷力,對人類沒有威脅,但其存在仍然讓科學家們憂心忡忡,更加致命的病原體,比如天花或其他被認為已滅絕的未知病毒可能還潛伏在凍土內,靜待時機成熟出來危害人間,人類的活動,比如以前在冰凍的西伯利亞進行的石油開採工作,或許驚擾了在此處蟄伏數千年的微生物,令其蠢蠢欲動。 \n3.茲卡病毒轉移陣地 \n2014年,發表在《地理空間健康》雜誌上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有些熱帶地區可能變得不再適合埃及伊蚊,而目前安全的地方,比如澳洲、伊朗南部、阿拉伯半島以及北美很多地區將成為這種蚊子肆虐的地方。 \n不過,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研究報告也指出,埃及蚊的傳播可能不會導致登革熱和其他疾病的大範圍傳播,因為很多發達國家已經採取了恰當的控蚊措施。而另一方面,全球變暖可能導致埃及伊蚊在乾旱地區越來越多,如果這些地方的人們開始收集雨水使用的話,對於這些蚊子來說,那些集水容器可能變成肥沃的滋生地。 \n4.蜱蟲疾病四處擴散 \n就像蚊子一樣,隨著氣候不斷變暖,蜱蟲可能發現新棲息地,也會通過四處活動傳播疾病。例如巴貝西蟲病(Babesiosis)的傳播隱患,這是一種蜱蟲傳播疾病,由寄生蟲果氏巴貝蟲引起。這種疾病主要出現於美國東北和中西部,感染主要發生在夏天。2014年,發表在《北美傳染病臨床》雜誌上的一篇文章指出,夏天變得更長更熱,意味著可能會有更多人染上巴貝西蟲病。 \n5.霍亂肆虐影響巨大 \n2014年,一份美國地球物理學會研究報告顯示,由氣候變化引起的熱浪和洪水不斷增加,可能意味著更多霍亂會在那些衛生條件不好的地方爆發,報告指出,洪水會讓受到污染的水傳播得更遠,而乾旱環境讓很多霍亂細菌(霍亂弧菌)聚集於少量水中,可能會給公眾健康帶來巨大影響。 \n \n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資深科學顧問大衛•莫雷斯2015年曾表示,「在與氣候變化有關的擔憂中,霍亂首當其衝。」霍亂喜歡溫暖的天氣(霍亂弧菌及大多數細菌適宜的生長溫度為16—42℃,16℃以下則不易繁殖),因此地球變得越暖和,霍亂就會越活躍,如此一來,氣候變化將很可能使霍亂更嚴重。 \n \n世界衛生組織早在1986年就預言:如果氣候持續變暖,到21世紀初,原只在南半球落後地區流行的多種熱帶疾病將蔓延至北半球,每年將有5000萬到8000萬人染上熱帶疾病。如果目前全球變暖的趨勢得不到控制,人類將會面臨更多傳染病的威脅。 \n

  • 蜱蟲奪18命 河南隱瞞疫情

     大陸河南商城縣近日爆發一波蜱蟲疫情,已造成數起死亡案例。由於病症罕見,多名患者被誤診錯失治療時機。當地衛生部門早在4月就接獲疫情個案,但因「維穩」(維護穩定)並未及時通報。 \n 病例557例 常被誤診 \n 《新京報》報導,河南省衛生廳新聞辦公室8日通報,該省自2007年5月以來,共監測發現此類綜合症病例557例,死亡18例。河南信陽市商城縣多人今年夏天被蜱蟲咬傷後不治身亡,引起村民恐慌。死者最初症狀是發高燒,有些伴隨咳血、上吐下瀉,最後體內血小板和白細胞不斷減少,在數天內導致多個器官功能相繼衰竭而亡。 \n 最初發現該病時,很多村醫普遍出現誤診。患者最初多被診斷為感冒,其中一名村民還因為發高燒時胡言亂語,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療。一時謠言四起,很多農民都不敢下田幹活。 \n 《明報》報導,該疾病為「人體粒細胞無形體病」(粒細胞為血液白細胞之一種;無形體則是一種寄生於細胞內的寄生菌)。目前尚未分離出病原體,亦不清楚其傳播途徑。目前只知蜱蟲攜帶的病原體吞噬人體細胞,致使患者血小板、白細胞銳減,並具傳染性。 \n 自1994年美國報告首例人體粒細胞無形體病病例以來,近年美國每年報告的病例約600至800人。2006年,大陸在安徽省發現首例人體粒細胞無形體病疑似病例。 \n 大陸迄今已有6個省市發生過疑似無形體病例,這些地區特點都是山區或水域豐富的地方,「嚴格來說,所有的無形體病患者,都是疑似病例。」 \n 迄今未分離出病原體 \n 河南省衛生廳疾控處副處長刁琳琪指出,中國一直沒有分離出病原體,至今缺乏明確的診斷依據。 \n 2008年衛生部公布《人粒細胞無形體病預防控制技術指南(試行)》指出,大陸的儲存宿主、媒介種類及其分布尚需做進一步調查。 \n 該病全年均有發病,發病高峰為5至10月,不同國家的報告略有差異。信陽山區傳播疑似無形體病的蜱學名叫全溝硬蜱,以吸血為生。這種蜱蟄伏在淺山丘陵的草叢、植物上,愛躲在茶葉背面。伏山鄉南沖村主任楊富說,當地07年前後就有發生過蜱蟲咬人,但人數不多,咬後也沒事,也就出現皮膚搔癢,塗點清涼油就無事。從去年起,被咬人數增多,造成多人死亡,今年尤其多。 \n 專家指出,避免被蜱蟲叮咬是降低感染風險的主要措施。預防該病的主要策略是提醒民眾減少或避免接觸蜱蟲活動區域,並噴塗避蚊胺(DEET)等驅避劑自我保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