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去槓桿的搜尋結果,共149

  • 陸社科院:最好通過擴大國債發行規模來化解地方政府債務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所所長、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主任張曉晶建議,最好通過擴大國債的發行規模,來化解地方政府債務問題。要抑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擴張,需要中央讓渡一部分財政來源、稅收來源給地方;與此同時,中央要承擔一部分地方政府的擔子。 證券時報30日並引述其指出,對於存量地方政府債務的化解,一方面可以擴大地方債券發行,不僅是用於彌補當年的赤字,減少增量的隱性債務,還將用於置換存量的隱性債務。另一方面,盤活政府存款,這既可以促進地方政府有所作為,又可以短期內緩解財政資金不足的問題。 他並提及建立可持續債務積累模式的重要性,強調要抓緊在取消政府隱性擔保、打破「國企信仰」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讓傳統的公共部門債務積累方式無以為繼,這樣才能真正形成市場化風險定價,發揮市場的價格發現機制。 他稱,「五六年前,對於打破國企剛性兌付信仰、打破政府隱性擔保,我可能還會擔憂這是否會引發金融風險。但如今來看,再作權衡可能就來不及了」。 張曉晶並認為,未來看,既要保持槓桿率的基本穩定,又要充分發揮槓桿率對增長的支撐作用,必須在槓桿率結構上做文章。政府部門加槓桿,特別是中央政府繼續加槓桿,部分接替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擴張。 此外企業部門去槓桿,但要體現競爭中性,防止國企民企在去槓桿過程中的苦樂不均;居民部門穩槓桿,尤其需要通過房地產的基本穩定促進居民槓桿率的基本穩定、略有上升。 張曉晶還談到,根據測算,2020年的宏觀槓桿率從2019年末的246.5%攀升至270.1%,增幅為23.6個百分點,不但低於2009年31.8個百分點的增幅,也低於發達經濟體2020年前三季30.7個百分點的增幅。  展望2021年,受經濟增速年增幅大幅上升的分母效應影響,預計2021年宏觀槓桿率將在上半年有所下行,從當前的270.1%下降到267%左右,隨後再回升至270%,全年宏觀槓桿率與上年持平甚至略有下降,企業、居民和政府各部門槓桿率也會略有下降。 中國財政部國庫司副主任許京花在出席地方政府債券櫃檯發行業務培訓班時表示,目前由於本年度新增專項債額度還未全部下達,今年發行窗口安排會相對集中,財政部會適度均衡發債節奏;此外隨著地方債規模不斷攀升,風險防範顯得更為重要。

  • 大陸今年貨幣政策 不會急轉彎

    大陸今年貨幣政策 不會急轉彎

     針對2021年貨幣政策走向為何?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前司長盛松成近日表示,去年貨幣政策就沒有大水漫灌,今年貨幣政策也不存在急轉彎的問題。「中央提出不急轉彎,有一些學者就出來說彎還是要轉的,只是不要太急,這麼解釋有一點望文生義。」盛松成說,他的理解就是現在的貨幣政策沒有什麼大的彎可轉,不是說一點都不轉彎。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兩會閉幕記者會上也說過相同論調,並指出,現在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還在恢復過程中,需要支援。  盛松成指出,因為當時就沒大放水,而且從5月開始,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連續11個月沒有下降,也沒上升,這說明從去年4至5月開始就基本恢復常態,寬鬆只不過在去年第1季度而已。他說,LPR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因為LPR是引導實際貸款利率下降或上升,LPR不動說明始終保持著基本的常態。  關於恢復經濟與防範風險的關係,盛松成說,二者並不矛盾,他指出,防範風險和保持宏觀槓桿率穩定,不能透過所謂收緊貨幣政策來進行,而是要透過做大分母(即GDP)來控制槓桿。  他稱,目前幾乎沒有理由收緊貨幣政策,從任何角度都分析不出要收緊貨幣政策,包括經濟、小微企業、物價、匯率等。如再收緊貨幣政策,利率會提得更高,大量資金會流入,匯率會更高,全世界大水漫灌,難道中國還要收緊? 盛松成指出,所以政府工作報告提的是穩槓桿,而不是去槓桿(償還債務以降低債務收入比率),提得非常好。因為去槓桿可以有兩種去法,一是把分母做大,二是把分子做小,分子就是負債,分母就是GDP。透過這一次經濟衝擊,中國的槓桿率確實上升比較快,因為經濟分母是小的,而分子是大的。他覺得最好的辦法不是去分子,而是增加分母。如果分母擴大了,槓桿也就穩定了。「如果你倒過來去分子,也就是說收緊,那麼槓桿也會下來,但是分母一起下來,因為企業沒有資金了,GDP一起下來。」

  • 陸2020年宏觀槓桿率 激升至270%

    大陸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NIFD)近日公布「2020年度中國槓桿率報告」顯示,2020年大陸宏觀槓桿率從2019年末的246.5%攀升至270.1%,增幅為23.6個百分點。 第一財經報導,受疫情影響,2020年以來多國實施了一系列貨幣寬鬆政策,全球槓桿率大幅抬升。報告稱,大陸的槓桿率雖然出現上升,但低於2009年的最高增幅,同時也低於發達經濟體2020年前三季的增幅。 從單季來看,2020年,大陸槓桿率增幅呈逐季回落態勢,第四季已出現「去槓桿」。2020年四季的槓桿率增幅分別為13.9、7.2、3.6和-1.1個百分點。報告稱,這充分顯示出,面對疫情,政策當局的擴張與扶持政策仍有節制,不搞「大水漫灌」,給未來發展留有政策餘地。 報告指出,未來保持宏觀槓桿率基本穩定仍是一大重任。按照2020年下半年債務增速分析,預計2021年宏觀槓桿率將在上半年有所下降,從當前的270.1%下降到267%左右,隨後再回升至270%,2021年全年宏觀槓桿率將與上年持平甚至略有下降。

  • 工商社論》近期大陸國企債信違約的隱憂

    工商社論》近期大陸國企債信違約的隱憂

     企業債務違約在中國已不是新鮮事,特別是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企業營運風險更大幅提高。但當家大業大的國企(SOEs)也開始出現債務違約情事,如中國最大煤炭集團之一的永城煤電控股集團,問題就不能等閒視之了。  具體地說,自2014年中國人民銀行(人行)打破剛性兌付的不成文規定後,公司債違約的情況即逐年攀升,違約金額由2014年的13億人民幣遽升到2019年的1,443億人民幣。2020年受到疫情衝擊,企業營運更是雪上加霜,截至今年11月底,中國公司債違約件數合計已達212件,違約餘額規模達到2,324億人民幣,雙雙來到史上新高。  然而,人行在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前提下,穩步打破剛性兌付,除順應市場機制,讓違約自然發生外,同時宣揚投資有風險、責任應自負的投資理念,以健全債信市場之舉,本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必要之惡。但不同於過去公司債違約主要為民企,今年新增違約主體已開始在國企之間傳導。2020年國企(含地方國企和央企)違約債券91件,違約餘額規模達到1,087億人民幣,占違約餘額總規模近半(47%)且創下歷史新高。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永城煤電之外,還有華晨、天津房地產集團、紫光集團等大型國企也首次出現債務違約。  國企公司債相繼違約,帶來一系列連鎖反應,如初級市場被迫大規模取消發債或推遲發行;次級市場則因風險溢酬升高,債券價格大跌,融資成本因而走高。在此情況下,民企融資利率也進一步墊高,而資金成本上升又令違約壓力增高,形成惡性循環,讓中國企業債信違約問題再度受到市場高度關注。  那麼,近期國企違約率大增,是否可直言中國將發生大規模系統性債務危機?目前看來,還言之過早,原因有三:一是今年截至11月底,中國公司債市場違約率雖達到1.107%,但仍是全球主要國家中最低者,也低於穆迪統計的全球企業債違約率1.6%的平均值;二是當前在全球維持寬鬆貨幣政策環境下,企業融資成本甚低,且人行為因應逐漸攀升的債信違約壓力,也不斷釋出流動性,如12月15日人行再度宣布開展9,500億人民幣的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不僅遠超過12月到期量6,000億人民幣,單日操作規模更創下新高紀錄,為市場注入大量流動性;三是2020年中國仍是主要經濟體中,經濟成長表現最佳者,是以短時間發生系統性債務危機的可能性不大。  即使如此,中國企業的債務問題仍會為經濟帶來下行風險。美國聯邦準備銀行堪薩斯分行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對企業投資來說,過高的槓桿水準是一個重大的、長期的逆風。實證研究證實,雖然在經濟復甦階段,企業債務的提升將有助其增加投資,進而提升經濟成長動能。但隨著債務槓桿的持續累積,若最終債務總額超出了未來償債能力,將形成債務積壓(Debt Overhang),而槓桿率過高的企業也將迫使公司決策傾向更高報酬、更高風險的投資機會,導致企業違約風險不斷攀升。  至於,當前中國是否存在債務積壓的問題?論者眾說紛紜,但答案其實昭然若揭,此從2016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示進行供給側改革可見一斑。在供給側改革大旗下,三去一降一補(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和補短板)成為疫情爆發前中國經濟結構調整的主軸,顯示北京當局早已認知到中國債務槓桿過高,會形成抑制長期經濟成長動能的風險。只是,中國政府於2016年起推動的去槓桿步伐在今年因疫情而中斷,人行為對抗疫情所推出的大量寬鬆政策,又讓槓桿率再度大幅攀升。因此,對北京當局而言,2021年槓桿的去化與否將成為未來中國經濟成長能否永續的關鍵。倘若放任市場流動性持續氾濫、槓桿比率繼續攀升,讓債務違約的情況不斷擴散,對整體經濟將造成長期的負面影響,甚至陷入以債養債的泥淖,最終將不可避免地發生系統性債務危機。  另一方面,去槓桿雖可強化企業長期經營體質,但對短期經營績效及整體經濟成長卻具有抑制效果。因為槓桿去化將制約企業融資,進而壓縮企業投資動能,同樣對經濟產生負面的影響。根據過去經驗,自2015年底習近平宣示進行供給側改革後,M2貨幣供給年增率由2015年底的13.3%逐年下降至2019年底的8.7%;同期間,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也由8.1%降至5.4%。其中,國有企業投資年增率更由18.7%遽降至6.8%。  綜上,今年中國因疫情控制得宜,經濟成長表現成為主要國家中的佼佼者,但2021年,除了高基期影響外,在控制債務風險、去槓桿成為必然的情況下,快速擴張的社會融資增速也將迎來轉折點。也就是說,評估2021年中國經濟展望時,既要持續追蹤疫情控制成效,更應考慮其去槓桿過程對投資的影響及短期經濟的負面衝擊。

  • 陸港觀盤-網貸監管新規 加速汰弱留強

     螞蟻集團上市喊停,堪稱最近極受矚目的話題。其實互聯網金融監管力道加大,會加速行業汰弱留強效應,體質不佳的中小型網貸業者企業會更快被掃出市場,龍頭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不會改變,長遠看市占率反而有更多的發展空間。  大陸官方11月2日發布網路小額信貸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規定網貸業者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且不得跨區經營。由於螞蟻來自微貸業務超過人民幣(下同)2兆元,占集團營收近四成,新規將使螞蟻面臨必須補足資本金,並調整經營架構,網貸業務的擴展將嚴重限縮,使得原定11月5日在上交所科創板及港交所同步掛牌的螞蟻集團也因此暫緩上市。  網貸業務跟一般銀行貸款相比,槓桿高出許多。「巴賽爾協定」要求銀行必須達到一定程度的資本適足率(銀行自有資本淨額除以其風險性資產總額而得的比率),也就是可貸放出去的金額,必須依據銀行自身資本金有所限制,以避免槓桿風險過高。  但現在互聯網金融平台處在灰色模糊地帶,它不算銀行,屬於中介平台,但貸款的資金來源還是銀行。這形成了非常弔詭的現象,放貸的互聯網平台不用出錢,只要負責大數據調查提供貸款人資料給銀行,等同用上百倍槓桿,賺取利息收入,但不用承擔違約風險,而是由提供資金的銀行承擔。  新的監管規定則對此做出嚴格規範,這會對行業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對網路小貸業者來說,有三條路可以走:第一,增加資本金;其次,降低聯合貸款規模,第三則是轉型申請為消費金融公司。  但就算補足資本金,以螞蟻為例,也必須要取得全國性網貸牌照才能擴展業務。但在目前重重監管之下,分析師認為,全國性網貸牌照價值不高,與其花大錢補足資本金,還不如轉型為消金公司,因為消金公司融資槓桿限制最高十倍,高於網貸僅有五倍的槓桿;且消金公司沒有30%自有資金的限制。  只是消金也受嚴格監管,許多業務未必想做就能做,螞蟻若轉型為消金公司,獲利成長率及估值,勢必不如投資人原先所想像,這也是阿里巴巴短線股價連帶被拖累的原因。  但也不必對監管過度負面看待,因為這將加速行業汰弱留強。對中小型網貸業者來說,由於要提足資本金並不容易,因此可貸放規模將會大幅下降;加上全國小貸牌照的批准門檻大幅提高,許多體質不夠好的網貸業者勢必會被迫離開市場。但對互聯網巨頭來說,他們還有上述幾種方法可以權衡得失,找出最有利的因應之道,只要官方審批通過即可,不至於喪失競爭力及市占率。  且監管提高,也會使得各方做出調整跟因應。或許互聯網金融平台原本強勢的主導權會有所平衡,但阿里巴巴、騰訊這些企業本來就有很強的創新能力跟適應能力,即使監管嚴格,也能發展出合法又符合時代潮流的商業模式,穩坐龍頭地位,不需過度憂慮。

  • 穆迪下調中企2020年獲利預估

     國際評等機構穆迪21日公布報告指出,2020年大陸非金融企業受新冠疫情影響,利潤增長將呈放緩甚或下降。不過隨大陸經濟回暖,預估2021年企業獲利情況可望恢復。  路透報導,穆迪的「中國非金融企業信用趨勢跟蹤」報告指出,疫情削弱大陸經濟增長,預計非金融企業的信用品質將會趨弱,除了收入和利潤率下降,也可能遇到供應鏈中斷的負面影響。  穆迪亦同步下調企業獲利預期。其中調整幅度最大的是汽車及其相關行業、油氣及油田服務業的企業,穆迪將上述企業2020年收入和利潤的預測下調了15%~30%。  穆迪稱,2020年汽車製造商和經銷商因收入與利潤下降,將提高槓桿率或延緩去槓桿進程。預計2021年經濟環境好轉後,上述企業利潤將逐步恢復。至於大陸國有石油公司,因其規模、多元化業務、順暢的融資管道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可助其維持穩定的信用品質,預估「三桶油」2021年槓桿率有望改善。  另外,因疫情增加了消費者上網的時間和支出,穆迪將受評互聯網及科技企業的預測上調5%~10%左右。

  • 觀念平台-壽險公司與銀行系統性風險之差異化監理

     歷經2008年金融海嘯後,全球保險業之清償能力監理即邁入嶄新階段,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FSB)與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Supervisors;IAIS)比照系統性重要銀行(Domestic Systemically Important Banks, D-SIBs)針對系統性重要保險公司(Global Systemically Important Insurer,G-SII)擬定類似資本監理規範。  基於人壽保險公司與銀行不同業務屬性與資產負債表結構,財務槓桿、資本效果、損失吸收能力與金融體系間交易依存度差異,就長遠產業發展與增進社會福祉而言,宜釐清壽險業和銀行間之異同,建立屬於壽險產業的審慎監理政策。  首先,簡單比較壽險業與銀行間差異:  ●系統性風險─銀行於自有金融體系內運作,透過無擔保和有擔保同業拆借直接反映至資產負債表,具有高度系統性與傳染性風險,保險公司主要依據大數法則的風險定價與開放式的跨境再保險人移轉風險,再保險機制可分散保險人之巨災風險,因而整體系統性風險較低。  ●流動性風險─來自企業與消費者的存款是商業銀行負債的主要項目,基於負債期間較短,流動性風險管理是銀行的首要議題,相較於壽險契約特性,壽險公司之負債期間長,同時基於契約解約可能不利消費者,流動性風險相對較低。  ●風險調整差異─銀行透過不同到期之債券交易,調整資產負債表中負債的存續期間。壽險公司則不具負債期限的轉換機制,而是負債導向投資,強調資產負債管理,由於長期資金特性,與短線槓桿投資機構相比,市場風險的承受度相對較高。  ●支付與結算功能─銀行透過信貸,屬於經濟發展重要的金融支付體系。壽險公司的債務與增加市場貨幣供給量無關,屬於流動性低的保險給付與賠款,亦無支付或結算功能。  其次,歸納壽險業與銀行間經營相似處:  ●金融中介角色─銀行與保險公司均為金融中介機構,主要持有金融資產,保險公司收取保費後所累積負債為保單持有人債權,透過資產運用達到資本效益與分配功能,為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資金來源。  ●投資者角色─銀行與保險公司皆為金融市場投資人,而保險公司因承保風險而收取保費,持有多元投資組合,包括政府和公司債券、股票、不動產及基礎設施融資等標的。  財務槓桿,資本效果和損失吸收能力對壽險業之系統性風險管理意涵為何?  ●財務槓桿─系統性風險的首要來源為財務槓桿,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主席曾表示,銀行業務主要是基於財務槓桿。對於保險公司而言,負債主要為保單持有人之責任準備金。  若將財務槓桿比率定義為淨值對負債比率更能反映保險公司之履約責任。對於銀行而言,提高資本計提可控制財務槓桿,達到去槓桿效果。但基於契約承諾,保險公司無法降低有效契約之既有保險負債。  ●資本效果─控管銀行系統性風險的關鍵是資本,除限制財務槓桿外,並增強損失吸收能力。發生流動性風險時,須以充足資本為前提。對保險業而言,資本強化是確保最終消費者權益。當資產遭清算,通常耗時多年,要確保足夠資產償還負債。  因此,提高銀行資本有助於避免系統性風險之衝擊與蔓延,而保險公司增資,主要增加資產支付保險負債,但無涉及整體金融穩定功能。  ●損失吸收能力─對銀行而言,損失吸收能力可以透過檢視普通股權益比率。保險業除自有資本外,透過保險契約的設計,相較於銀行的普通股,保險契約亦具損失吸收效果,但仍面對市場利率與匯率變動的顯著影響。  銀行為金融系統核心,系統間緊密運作,因此控管傳染性和系統性風險尤其重要。基於壽險業與銀行業務面對風險差異,接軌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發布之保險資本標準(Insurance Capital Standard, ICS)時,應考慮產業特性構思合宜監理,增加資本是降低壽險業系統性風險的工具之一,參酌過往退場實務經驗,對特定系統性風險而言,增資外之輔導機制將同等重要。

  • A股槓桿型ETF瘋漲 作短不作長

    A股槓桿型ETF瘋漲 作短不作長

     全球資金氾濫,熱錢湧入兩岸股市,上證指數6日放量收漲5.7%至3300點之上,創近2年半新高,也是近5年最大單日漲幅。觀察台股掛牌的A股ETF,其中包括元大滬深300正2、富邦上証正2、國泰中國A50正2單日漲幅都超過12%,元大滬深300正2成交量近18.5萬張,可見得台灣投資人也透過ETF掌握A股大爆發行情,不過,槓桿型ETF不適合長期持有,投資人必須留意適時獲利時機。  投資專家表示,很多年輕人想要進場股市但不會選股,大多會選擇ETF,連政府護盤也會選擇ETF,在資金行情之下,留意ETF的資金動向,可以作為進出場的依據。  不過,國內發行的槓桿型ETF主要投資期貨,因此投資人不能以買賣股票的心態去面對,需每日檢視且確實執行停損、停利,除了不適合長期持有外,更不適合以「撿便宜」的想法進行攤平;尤其是出現溢價擴大的情況下,投資人更需要冷靜不躁進,以免大量湧入越買溢價越高。  因此,投資人若看好A股大牛市,想要追買A股ETF,如果選擇槓桿型的ETF,就必須非常嚴守執行停損、停利。如果想要較中長期持有賺波段行情,原型ETF會是更好的選擇。

  • 北京去槓桿化撞上疫情惹禍! 這些陸企債務違約狂飆

    北京去槓桿化撞上疫情惹禍! 這些陸企債務違約狂飆

    大陸經濟在這幾年快速成長之後,現在正進入經濟放緩的階段,加上2016年大陸房市陷入泡沫化,大批投資人湧入房市,一度讓大陸房地產市場過熱,北京當局推動去槓桿化政策,改正影子銀行問題,大陸金融市場資金流動急縮,但在今年初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大陸經濟甚至在Q1創下GDP成長率萎縮6.8%的紀錄,企業籌資難度飆升。 據外國財經媒體報導,大陸境內首次債券違約發生在2014年,至今已累積395違約案件,這些違約的債券,有31.9%債券在2016年後發行,這也是大陸企業大量發債的起始年,然而,在北京當局加大去槓桿化政策後,許多陸企瀕臨資金鏈斷裂問題。這也使得2018、2019年陸企債務違約飆升。 根據資料顯示,有82%違約債務是在近3年發行,更有109家陸企債務違約是在近1年內發行。去年北京當局也發布企業債務違約指南,讓10家以上的陸企延長債務到期時限,或是提前贖回減輕壓力。若根據產業類別,2018年主要由能源企業為主,2019年以原物料以及消費企業,2020年上半年則是科技產業。房地產企業則是在過去2年各占5.2%、10.3%,反而在今年沒有違約情況。 分析師表示,這可能是整體融資環境適合開發商擴張,或地方政府允許下,有些開發商會延遲交屋,避免資金外流。

  • 嚇傻!油價崩金價也遭殺 專家爆內幕

    嚇傻!油價崩金價也遭殺 專家爆內幕

    新冠肺炎疫情升溫重創全球股市,避險資產黃金竟也成為市場提款機,導致國際金價暴跌逾3%,殺破1500美元。分析師指出,金價大跌是因投資人拋售黃金來換取現金,以彌補股市巨額虧損。 Marketwatch報導,美國財長梅努欽警告,面對疫情威脅,政府若不採取經濟刺激措施,美國失業率可能達到20%,「目前恐怕是所有產業反轉向下的轉捩點。」 GoldMining 執行副總裁 Jeff Wright 表示,市場流動性資產的恐慌性拋售越來越多。他預估,金價可能反彈到1550美元,近期在1500美元至1600美元區間震盪,長期來說,若恐慌情緒趨緩恢復常態,黃金就會再度走高。 分析師指出,視為避險資產的黃金,正在承受去槓桿化的壓力,由於股市和風險資產暴跌,投資人只好拋售黃金來籌措現金,以彌補股市等資產的虧損。 周三金價收盤下跌47.9美元(或3.1%),收在1477.90 美元。截至台北時間,19日(周四)上午11點,金價續跌6.85美元(或0.46%),暫報1471.05美元。

  • 疫情警鈴大作 台股再探底失守9,400點

     賣壓止不住!台股18日盤中震盪加劇,國內為圍堵肺炎疫情,宣布「鎖國」、限制外籍人士入境,並示警近日確診恐暴增、近兩周為關鍵;歐美地區疫情延燒,尚未見有效控制,專家認為,疫情衝擊下基本面已失效,且因資金短缺、「去槓桿」現象導致股市「彈了再下」、持續探底。  隨市場恐慌飆升,台股加權指數18日持續探底,終場收最低9,218點,下跌220點,成交量約2,123億元,融資維持率正式跌破130%警戒區,追繳令全面擴散。  富邦證券投顧董事長蕭乾祥表示,疫情持續擴散,全球抗疫、紛紛走上鎖國一途,因疫情控制仍不穩,重挫國際股市,「都是盤中反彈後又下去」,尚未見到止跌訊號。疫情對經濟衝擊程度仍未明朗,因此,暫無法以基本面估算;而從技術面看,十年線在過去金融海嘯等系統性風險時通常有撐,然指數距目前十年線、約9,100點也僅剩百餘點,因疫情仍在延燒、基本面不清,「恐怕沒人說得準」。  凱基投顧董事長朱晏民則指出,疫情在歐美地區持續過大,導致經濟活動暫停,融資追繳襲來,由於資金短缺,無論是個人或機構都出現「去槓桿」現象,是股市賣壓止不住的主要原因,「從各種指標來看都已超賣,但因大家都還在去槓桿,所以彈一下就賣」;現階段指數仍在反覆測試底部,波動相當大,疫情近兩周的發展與控制是關鍵。

  • 陸港觀盤-18去槓桿19穩槓 陸股2020資金行情更旺

     1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對2020年經濟目標定調為: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保穩定。2020年政策方向基本與今年相當,基本上政府會利用現有政策去穩定明年經濟,包括維持寬鬆、降低市場貸款利率、降稅、降費,基建托底,加速金融開放、國企改革,提升科技實力等。  今年中國通膨率相對較高,市場普遍擔心中國是否會出現停滯性通膨。中國11月CPI年增速達4.5%,比10月的3.8%持續上升。CPI食品價格上漲19.1%,影響CPI上漲約3.72個百分點。主因是2018年下半年中國豬價因非洲豬瘟恐慌,豬價在低位,今年下半年在去年低基期下,11月豬肉價格年增高達110.2%,帶動牛肉、羊肉、蛋類的價格跟漲。  短期在農曆春節前肉品需求仍強,豬價仍將維持高位。但近期中國政府已經提供補貼,並研擬進口計畫,鼓勵養殖,預期春節後豬價有機會見頂回落,2020年下半年CPI降幅會較上半年明顯,中國通膨壓力有望舒緩,官方調降市場貸款利率政策也會有更多空間。  今年中國政府加速利率市場化改革,降低LPR利率引導降息。目前預估明年第二季貨幣政策邊際寬鬆會開始,中國中信證券預估MLF會有20個基點(bp)調降空間,LPR下降幅度約10~20個基點。  明年80%新增貸款將按要求採用LPR定價,同時存量貸款也會逐步跟隨LPR利率,整體上有助於降低實體企業融資成本,舒緩企業貸款壓力,降低企業槓桿壓力。  另外,銀行準備金率下調也將持續,預計明年約有150~200個基點調降空間。  近期全球製造業數據略有出現回溫,19年11月摩根大通全球製造業PMI指數回升至50.3多空分水嶺之上。11月歐元區製造業PMI回升至46.9,連續兩個月回升。日本製造業PMI回升至48.9,近7個月以來首次出現改善。中國11月製造業PMI亦升至50.2。  因今年全球製造業皆疲弱,在接近一年的調整修正,企業庫存普遍回到相對安全位置後,若製造業能緩步重回復甦趨勢,中美貿易沒有惡化,明年中國經濟將比今年好。  股市方面,全球進入寬鬆降息周期。中國從18年去槓桿轉向19年穩槓桿,2020年資金流動性有望更優於今年。企業現金流改善到一定程度也將會促進企業擴大採購,進而形成營收與利潤的改善。今年股價漲幅較小的汽車、製造業、化工產業,明年業績和評價修復空間較大。  2020年是5G手機元年,連接器、屏蔽件、散熱等部分供應鏈的使用數量將會增加。  各主要手機品牌商也將加大推出無線藍芽耳機產品,AR/VR的應用、AIOT的下游應用想像力也會更多元化。  另外,中國油氣開採在未來7年將加大資本開支投入,提高生產量,油氣設備廠商將受惠。2020至2021年歐洲新能源車相關投資也是明年投資關鍵,因歐洲政府宣布,歐洲汽車零碳排放計畫,2020年是過渡期,95%新車型加權平均碳排放要在95克內,2021年要全部達標。  因此歐洲車廠將加大新能源汽車投入,中國電池相關供應鏈也將受惠。

  • 陸推房價「禁跌令」救經濟! 435房企淪祭品破產

    陸推房價「禁跌令」救經濟! 435房企淪祭品破產

    大陸經濟從高速成長期進入成長放緩階段,加上北京當局在去年嚴格執行去槓桿化政策,降低國內再融資行為,大陸的金融市場處於低迷狀態,身為經濟火車頭的房市更是受到嚴重衝擊,甚至有房地產商降價賠售。對此,就有陸媒報導,有地方政府祭出「禁跌令」,避免出現房市崩盤。 多家陸媒報導指出,安徽省馬鞍山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發布《關於做好商品房銷售管理工作的通知》,對預售屋價格進行最小規模調整,同時規定實際房價, 不得高於在相關部門備案價,也不能低於備案價10%。相關報導提到,大陸有城市祭出禁跌令,並非首次,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過去已經有許多城市的房價進入下跌區間或是跡象發生之際,就會有管理部門公布相關規定,要求房價不得下跌超過規定幅度,購屋者也可以選擇無條件退單。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今年10月公布第三季金融統計數據顯示,9月底人民幣房地產貸款餘額為43.3兆,較去年同期增長15.6%,前三季新增房地產貸款4.6兆元,占同期人民幣貸款新增量的33.7%。 據《第一財經》曾報導,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螞蟻金服集團研究院10月聯合發布《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專題──中國居民槓桿率和家庭消費信貸問題研究》報告顯示,大陸家庭債務占GDP比重為49.2%,遠低於美國的77.1%,近6成債務集中在房貸。 也就是說,大陸民眾有將近一半的收入要用在償還負債,並超過一半以上用來償還房貸。大陸如今祭出房價禁跌令,房地產商更難銷售房屋,但銀行業又緊縮銀根,讓許多中小型業者更難生存。根據中國人民法院公告數據顯示,截至11月15日,大陸房地產開發商破產數達到435家,等於是2019年每天平均有1.4家房企破產,創下歷史新高紀錄。

  • 慘!陸房企破產潮 今年近450家倒地出局

    慘!陸房企破產潮 今年近450家倒地出局

    大陸房地產入寒冬!根據人民法院公告的最新數據,截至11月20日為止,大陸今年已有446家房企破產,平均每天1.5家倒地出局,創新紀錄。 綜合陸媒報導,在行業融資「緊箍咒」下,金融去槓桿壓垮了不少房企。在這446家破產的房地產公司名單中,多數為三四線城市的中小房企,但也有一些知名度較高,甚至躋身百強的知名房企。業內人士認為,房地產的高周轉、高槓桿、高負債的商業模式已經走向終結。 報導指出,銷售遇冷、拿地困難、債務違約陰霾籠罩,讓不少房地產業者承受壓力。北京某中型房企負責人表示,過去大家積極拿地、集團發展多元化業務,依賴的是不受限制的高槓桿。如今這種高槓桿擴張的模式,卻成為壓垮房企的沉重枷鎖。「財務槓桿過高、資金斷流、融資跟不上、借錢還不了,這就是很多公司活不下去的原因。」他說道。 此外,還有不少房地產大老發表看空房市的言論。萬通集團創辦人馮侖就公開表示,房市政策太嚴格,現階段持有房產根本沒意義,如果手上有多餘的房產,會賣掉換成其他流動性較大的資產。 經濟學家馬光遠曾斷言,「大陸未來只有20%的開發商活下來,80%的開發商會死掉」,這或許意味著房企破產家數還會再增加。

  • 變相降息穩增長短多長空

    變相降息穩增長短多長空

     睽違4年多,人民銀行再次下調逆回購利率至2.5%,同時在7天內釋放1800億人民幣資金到市場,呼應早先調降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與存款準備率的政策,都是屬於「變相降息」的一種公開市場操作手法,希望藉此壓低銀行資金成本、提高市場流動性,進而減輕企業借貸壓力、刺激經濟。人行一系列「變相降息」做法,凸顯大陸經濟成長力道疲弱。  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公布的數據指出,10月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49.3,不僅較上月滑落,也是連續6個月處於景氣收縮狀態。代表內需的非製造業PMI即使仍處於景氣擴張階段,但52.8的數值不僅低於市場預期的53.6,亦創下3年半來新低。更不用說,經濟的兩大引擎消費與投資,減速情況超乎預期。10月社會消費品零售銷售年增率7.2%,追平16年新低,而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5.2%,創下歷史新低紀錄。  嚴峻的經濟情勢,讓人行在貨幣政策上疲於奔命,逆周期調節力道也逐漸加大。不論是此次逆回購或之前MLF與存款準備率操作,再或是8月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改革,都顯示人行積極引導實際利率下行的決心。而這一切,似乎都在為「穩增長」鋪路。不過,必須提醒的是,當人行努力調降各式各樣利率、大幅釋放流動性到市場的同時,資金卻不一定像人行想像那樣,直接流到實體經濟,帶動投資與消費。更有可能是轉向金融資產進行投機炒作,尤其是房地產的交易買賣,顯然已脫離實質自住需求。  根據大陸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上周公布的最新宏觀槓桿率報告,2019年第3季大陸整體槓桿率創下251.1%新高,2008年金融海嘯前還不到150%,大陸用槓桿支撐經濟成長不只成為常態,還有變本加厲的跡象。問題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透過槓桿維持經濟成長動能,雖是全世界主要國家普遍做法,但大陸槓桿率增速明顯過快,伴隨而來的是債務問題,在不知不覺中加大信用違約風險。一旦經濟持續下滑,破壞槓桿平衡,大陸恐將陷入更艱難的處境。  當然,北京已經警覺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在這一波全球性的降息潮中,大陸一直不願意採取直接降息做法,而是透過各種手段進行所謂的變相降息,除了保留貨幣政策彈性的考量外,另一個主要考量或許就是怕全面性降息可能會將槓桿率拉得更高。但對經濟長遠發展來說,仍然不是一件好事。畢竟透過降息用槓桿救經濟,就好像一把雙面刃,短期刺激經濟的同時,也在傷害長期的經濟體質。  全面降息恐無助資金流向實體經濟,而是流向房地產等金融資產。對照大陸社科院的槓桿率報告,可清楚發現,整體槓桿率創下251.1%新高紀錄,主要就是因為居民槓桿率(2019年第3季來到歷史新高56.3%)這些年來逐年攀升的帶動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居民槓桿率多與房地產息息相關,意味房地產價格泡沫風險不斷累積。  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另一份大陸房地產市場報告指出,當前大陸房地產市場拐點可能已經悄悄來到。隨著房地產調控政策全面收緊,部分房地產企業已開始面臨資金調度問題,未來資產負債較高且資金周轉能力較弱的房企,可能會出現一波倒閉潮。當房市滑落,逐年攀升且創下新高的居民槓桿率,恐怕會成為壓垮駱駝的那一根稻草,重創未來大陸經濟表現。  面對經濟持續下滑的風險,穩增長帶來的高槓桿率副作用已無法等閒視之。這意味著,當北京政府在積極穩增長之際,也應留意高槓桿率可能帶來的債務與房地產泡沫風險,甚至進一步思考如何兼顧穩增長與去槓桿的做法,才能確保大陸經濟穩健發展。不容否認,近幾年大陸在供給側改革雷厲風行下,去槓桿確實發揮一定成效。只是,這些成效大多作用在國有企業上,並沒有落實到一般居民。從企業部門槓桿率在2016年達到高峰後即開始回落,但居民槓桿率卻逐年創新高便可一窺端倪。這或許給北京帶來一些啟示,接下來的去槓桿重心可能要移往一般居民身上,方能在兼顧穩增長與去槓桿之間,取得穩健的平衡。

  • 中國的槓桿率是高還是低?

    中國的槓桿率是高還是低?

     美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日前在美國國會聯合經濟委員會作證時稱,很難知道中國經濟正在發生什麼,但又認為中國的去槓桿行動是導致全球增長放緩的原因之一。事實上,如何判斷當前中國的槓桿率,是瞭解當前中國經濟形勢和金融市場形勢的關鍵所在。  從1978年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之後,直到2005年中國經濟的整體槓桿率都沒有超過150%,當時居民的槓桿率只在15%左右水準。中國的槓桿率快速上升是從2009年開始的,2009年中國的槓桿率就上升了30多個百分點,從此之後,中國的槓桿率上升就一發不可收拾。到2012年開始中國槓桿率就超過了200%水準,之後幾年中國的槓桿率沒有再高,只有更高。  防範爆發金融危機  可以說,中國是否會爆發金融危機?就取決2009年之後的槓桿率,取決於這種過高的槓桿率如何處理。所以,從2017年開始,去槓桿化是中國政府防範金融風險最為重要的舉措。這也是美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所說的中國去槓桿化。  中國的去槓桿化是自2017年第2季開始,從這季開始之後的10個季中,非金融企業槓桿率除了有兩季有所回升(包括2019年第1季攀升了3.3個百分點),其餘各季都是下降,但總體來說,整個實體經濟的槓桿率則是上升了。特別是從2019年以來中國實體經濟的槓桿率上升到250%以上。在此期間,居民的槓桿率由50%上升到54%,及國有企業的槓桿率、政府的槓桿率則是上升了。所以,2017年以來的去槓桿化對中國民營企業造成了不小影響,但對其他債務主體來說則影響不大。所以,美聯準會主席鮑威爾說看不懂中國經濟可以是真實的,霧裡看花。  最近社科院的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所發布的《2019年第3季中國槓桿率報告》指出,全年看,中國宏觀槓桿率升幅應在8-10個百分點。參照過去穩增長的經歷,這樣的升幅並不算高。就政府、中國央行、企業及市場意願來說,2019年中國的宏觀槓桿率升幅還不夠,要讓經濟穩增長上升的幅度應該更高些。  《報告》的理由有三,一是中國的整個負債率在國家資產負債表中是在可控範圍內。二是與國際相比,中國居民的槓桿率及政府的槓桿率都不高,還有更大的承擔債務的能力。不過,這三個方面都是建立在中國資產由國家絕對持有及政府有能力讓房價只漲不跌、讓房價永遠穩定的假定之上的。  中國居民的人口結構與歐美國家完全不同。目前中國的城市化率也僅在55%左右,絕大多數農村居民無能力進入城市購買住房,更不會利用槓桿率到城市購買住房。  近幾年來中國居民住房按揭貸款增長一直處於極高的增長水準。而中國居民槓桿率的高位又是與房價的漲跌聯繫在一起。  房價牽動槓桿率  中國的槓桿率是高是低,是無法用一個所謂國際上的通用指標來衡量了,就如不能用一個國際通用的房地產泡沫指標來衡量中國的房地產泡沫一樣,因為中國的槓桿率是建立在房價只漲不跌,建立在政府有能力保證房價穩定的前提假設上,是建立在中國住房總市值達68兆美元的這個基礎上的。如果中國的房價出現快速下跌,特別是那些把房價推到天價水準的城市的房價下跌,那些承擔風險最為脆弱的住房者將面臨著巨大金融風險,以此為突破口,中國的槓桿危機、中國居民的槓桿危機都將爆發出來。這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全文見中時新聞網)(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 美聯準會主席鮑爾:陸去槓桿致全球經濟放緩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當地時間13日在國會作證時表示,很難知道中國經濟發生了什麼事,他並指責中國政府的「去槓桿化」是導致全球經濟成長放緩的原因之一。  綜合外媒報導,鮑爾在華盛頓國會聯合經濟委員會作證時直言,「中國很難了解」。他表示,即便可以隨時去訪問中國,也可以讀到所有想讀的資料和數據,但對他而言,「仍然很難真正了解中國的經濟運作模式」。鮑爾對中國經濟的難得發言,讓市場尤為關注。  鮑爾在會上指出,中國經濟日趨成熟,中國領導人正在設法應對快速增長30年後出現的長期下滑。中國對當前狀況並未採取大規模刺激,而是更加謹慎小心。中國政府推動的「去槓桿化」行動已進行了一兩年,官方試圖藉此阻止債務增長。但鮑爾也稱,「這正是造成全球經濟放緩的一部分原因」。  此外,鮑爾也表示,在過去幾年中有注意到,中國經濟報告的波動性已經大幅下降,表明官方管理水準有所提高,但對於諸多問題,「我們仍然不甚了解」。另一方面,他指出,未來中國在貿易政策上的不確定性,將持續影響商業信心和投資。  報導稱,過去曾有多位學者公開質疑中國官方公布的經濟數據「嚴重灌水」。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 )就曾經表示,中國GDP增速「水分太多」。他說,若把中國貸款給僵屍企業的壞帳打銷,中國GDP增速僅為官方公布的一半。  舊金山Fed分行總裁Mary Daly也附和鮑爾的說法,表示很難知道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的原因,也很難分析出有多大程度是因為成長速度自然過渡到穩定的階段,或是有多大程度像是歐洲的週期性下滑或減速。

  • 去槓桿蔓延 銀行信用卡業務遭監管指導

    近日來自銀行業的消息人士指出,7月底大陸監管層召集部分大陸銀行管理層前往北京開會,要求銀行控制信用卡業務,下半年不得新增規模,不得下發考核指標。一位股份制銀行相關業務人士透露,從行業裡的變化來看,目前暫時沒有太大影響,考核指標也還沒發生變化。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引述另兩名銀行業人士指出,監管層確實召集這一會議,對信用卡業務作出指導要求,但並未對每家行做出明確的控制要求,或許對每家銀行的要求不一樣。

  • 去槓桿、穩增長 發改委開3藥方

    去槓桿、穩增長 發改委開3藥方

     大陸內外部風險讓下半年面臨經濟成長挑戰,但既定去槓桿方針不能停,大陸國家發改委16日記者會提出,需處理好「去槓桿」與「穩增長」關係,並從債轉股、清除殭屍企業、建立企業債風險預警等3面向推進。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說,現在要把握好兩者平衡確實是個挑戰,認為如今去槓桿必須建立在穩增長基礎上,但強調這並非指不去槓桿,畢竟槓桿率過高對長期經濟發展仍舊不利。  董希淼指出,就目前大陸結構性去槓桿目標下,債轉股會是幾種方式中相對溫和的措施,能避免直接關廠停業等情形,並對產業結構調整進行協助。  債轉股見效快衝擊小  據大陸國家發改委16日記者會中,被問到企業如何具體去槓桿以及協調穩增長?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認為,要處理好去槓桿、穩增長,一方面要堅定去槓桿方向、防止風險持續累積;另方面要防止高負債企業債務風險集中爆發,並避免低負債企業的合理投融資需求得不到滿足。  孟瑋表示,這需在去槓桿手段上注重採用發展型手段,具體來說,包括市場化債轉股、多管道補充企業資本、引入優質戰略投資者等,關鍵是在降低企業槓桿率的同時,增強企業資本實力。  孟瑋具體說明,下一步將3項重點方面著手,進一步推動企業部門結構性去槓桿。第一是促進市場化債轉股的增量、擴面、提質,此舉見效快且對企業生產營運衝擊小,為企業提供清理資產、業務調整的良機,並實現去槓桿與混合所有制改革。  出清負債高僵屍企業  第二方面則穩妥出清「僵屍企業」。孟瑋表示,僵屍企業占用大量金融資源,是企業部門負債較高的重要原因之一,透過出清僵屍企業能降低債務規模,也有利釋放金融資源給有發展前景的企業。董希淼也認為,透過出清後的金融資源可以投注於戰略新興產業,但提醒需特別留意去產能與新產業間的經濟過渡期。  第三點是要完善企業債務風險監測預警機制,預計下一步將推動完善覆蓋全部國企法人的債務風險監測系統,對企業槓桿率和債務風險進行動態監測,做到及時預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