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去毛化的搜尋結果,共08

  • 毛嘉慶》罷昌敗 去神棍化贏

    毛嘉慶》罷昌敗 去神棍化贏

    \n 罷免黃國昌的開票結束,有志工很感慨地說,「雖然有遺憾,但我們畢竟走到了最後一哩路。」我說,「不,罷免黃國昌的這場民主聖戰,只會有一種結果,那就是成功。」這一場純粹由公民發起的罷免運動,在這1年以來締造出的種種紀錄,已經讓所有政治人物知所警惕:獲得人民授權卻傲慢以對,將引來海嘯般的民意反撲。如果靠風雨倖存的政客還不知道謙卑、道歉,他也不會再有任何的「下一個機會」了。 \n 一開始,「罷免黃國昌」被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話」看,畢竟對方是太陽花以來,綠營以各種話術包裝而出的「戰神級人物」。沒有人想像得到罷昌會走到投票這一步。第一階段的連署,黃國昌支持者們還能夠冷嘲熱諷,到第二階段連署達成之後,時代力量開始氣急敗壞起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罷免對政治人物監督的力量,確實已經在社會各角落中開始凝聚。 \n 我們要解構黃國昌這位偽神,其實,某一程度也得靠黃國昌自己不斷秀下限。被罷免逼得甚慌,他不斷出招,卻頻頻展現自己前後不一、自打嘴巴的窘態。這已經是從太陽花至今,阻卻綠營持續製造社會對立以獲取政治利益的最大抵抗。不是靠任何一個主要政黨,是靠著一群無黨派色彩的平凡老百姓。 \n 安定力量的志工,一年前開始沿途掃街、請託,他們都是各有正職的升斗小民,願意在風中、在雨下做這些跟自己無關的事,為的是什麼?就為了一個「給下一代更好未來」的信念,政治人物要有誠信,家庭的觀念不能動搖。 \n 雖然投票的結果,沒有超過法定門檻,可是我們看到,第12選區的公民,已經對黃國昌不再信任;我們也看到,黃國昌把選區的人民視為「最低層次的東西」,站到了民意的對面。而黃國昌,只能躲在民進黨的罷免門檻內當小弟,完全不敢照他自己說的簡單多數「直球對決」。 \n 還原當初再修《選罷法》時,時代力量是怎麼說的:「我們認為任何針對罷免投票所設的門檻就是保障現任者,均會影響人民的政治權利。」現在黃國昌與其宣稱的價值完全相反,已經證明自己是個毫無理想性的政客,安定力量志工的每一個動作,都留下了印記。 \n 連黨主席自己都違背他的政黨價值,從今天開始,時代力量的任何宣示都不再有意義。罷免的初衷是「去神棍化」,雖遺憾未把黃國昌拉下立委席位,卻也讓黃國昌自己貼上「神棍」的標籤,現階段也就足夠了。 \n 罷免之夜,牧師帶領眾人跪下禱告,相信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引領台灣走向正道,這股力量將會在台灣永遠的延續下去。     \n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n

  • 毛嘉慶》罷免黃國昌 政治去神棍化

    毛嘉慶》罷免黃國昌 政治去神棍化

    立委黃國昌的被罷免案已通過連署審查,即將展開贊成罷免投票。國人長期以來痛恨騙子、小丑式的問政,現在,以罷免行使直接民權的民主價值終可彰顯。 \n 過去一段時間,「黃國昌們」對於罷免案從一開始的嘲笑、不屑,到後來的緊張、憂慮,再到氣急敗壞以「垃圾選民」稱呼支持罷免者,接下來的投票,將是「政治神棍」是否能夠繼續在政壇生存的關鍵時刻。 \n 為什麼要罷免黃國昌?很多人說,黃是法學博士、唱作俱佳,跟執政黨淵源深厚,怎麼講也不是台灣最糟糕的立委,為什麼要優先罷免他?這個疑問有一個制度上的誤會。黃國昌是區域立委,推動罷免黃的該選區選民並沒有罷免其他選區立委的權利。其次,黃國昌的能力也許不是最差,但從「選前造神」跟選後表現的落差來看,要說評比黃國昌為第二,也沒立委敢說自己第一。 \n 在選舉之前,黃國昌把自己塑造成太陽花戰神、正義的化身,「他的手指頭永遠指著別人」,既然如此,在當選之後,當然也有義務以「神的標準」接受檢驗。就以黃國昌的選前政見來看,黨團協商透明化,做了沒有?兩岸協議監督機制,做了沒有?民生汐止線、台鐵捷運化、「瑞平雙貢」交通路網等全都跳票。 \n 反過來看,黃國昌做了什麼?他在鏡頭前聲嘶力竭、哽咽發言,再問「你們誰看到我流眼淚」;他不穿雨衣在雨中勘災,然後拍下來放到臉書;他為了「苦法警所苦」要夜宿地院,讓地院再指派法警來招待大委員……。最能證明黃國昌「神棍」的一點是,他在《選罷法》修法時,主張罷免應該是「簡單多數決」,連1/4門檻都應取消,只要同意票多過不同意票罷免即生效。而現在,黃對於自己的罷免案反而是消失、低調,希望靠著1/4門檻的保護,戀棧自己的席位。 \n 因為問政沒有成績,黃國昌嘗試以「同志人權」當作自己的遮羞布,把此次罷免簡化成挺同與反同的對決。沒錯,許多罷昌的推動者是反對「時代力量版」的同婚法案,反對時代力量所謂性別平等的「濫炸式性交教育」,但光是這樣,並不足以構成罷免一個立委的正當性。 \n 黃國昌真正失格的是他以欺騙的方式得到權力。在選前,黃有在政見中納入同婚與性平教育嗎?沒有。而他當選後,政見的內容做不到,選民沒有授權的法案卻以自己的見解凌駕民意。 \n 因此,黃國昌的罷免結果,真正象徵的是「政治誠信」的建立。就如同黃國昌選前說的,「政見不能一直用騙的」。既然如此,用騙的立委,我們就來罷免!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n

  • 既不去毛化也不再毛化

     在中共召開十八大這段期間,除了「入常」這個人事問題外,就屬大陸是否已經著手「去毛化」這個敏感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問題,最引人注目和議論。 \n 「去毛化」這個問題,涉及到複雜的中共黨史和意識形態的變化發展;因此,總是給人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不過,觀察這個問題,以下幾個層面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n 毛思想成公共財 \n 其一、中共在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案》,以七三開方式評價毛澤東歷史功過的同時;還把「毛澤東的思想」和「毛澤東思想」區隔開來;這兩個詞之間就只差一個字「的」,但其意義內涵就大不一樣。前者有「的」一字,指的是人格化的毛澤東個別思想,包括從八屆三中全會以後直至文革的左傾「錯誤」思想;而後者沒有「的」一字,則是已成為中國共產黨的集體智慧結晶,屬於中共的公共財。 \n 其二、將「毛澤東思想」轉成公共財最大的政治作用是,防止後毛時代,任何派系或力量再挾「毛澤東思想」以自重並且號令天下;此外,也為毛後的中共領導人,在思想意識形態的建構上打開方便之門,讓每個階段領導人的思想都可以被說成是對「毛澤東思想」這個集體智慧結晶公共財的發展,從而就可具有歷史正當性。這也就是說,不管是鄧小平理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思想」或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都是毛澤東思想的發展。 \n 其三、中共相當重視上層建築意識形態的建構,每個階段的最高領導人都會而且必須將其所代表的思想路線,納入中共意識形態的建構框架之中,並且成為意識形態「封神榜」中的成員。不過,隨著鄧小平的過世,基本上宣告克里斯瑪(charisma)型的強人政治時代結束,每個階段領導人所代表的思想,不能再以自己的名號寫進中共意識形態「封神榜」之中,而只能以一種非人格化的方式,如「三個代表思想」或「科學發展觀」來表述。 \n 其四、自從將「毛澤東思想」說成是中共黨的集體智慧結晶之後,為了防止個人崇拜現象的復辟,中共就將後毛時代每個階段最高領導人所代表的思想,都表述為集體智慧的結晶。以此邏輯來看,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思想和科學發展觀,都是所謂集體智慧的結晶。 \n 約定俗成神主牌 \n 其五,中共高層已經建立每10年更換最高領導人的體制和慣例,而每10年也是新舊政治世代的交替。從既有的慣例來看,每個階段中共最高領導人在第一任期時,基本上會承續上階段最高領導人的思想,如胡錦濤在第一任期承擔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思想」,到第二任期才正式提出所謂「科學發展觀」來銜接「三個代表思想」。習近平接班後在其第二任期,亦即中共十九大時,預計才會提出其所代表的思想來和科學發展觀銜接,在第一任期會以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為圭臬。 \n 最後,隨著政治世代的更迭,中共最高領導人會不斷增加,在意識形態封神榜當中,會出現系譜冗長不及備載的現象。面對這種形勢,預料中共一方面會繼續將每階段領導人說成是集體智慧的結晶,是對上階段領導人思想的繼承發展;而另一方面則會將意識形態封神榜的唱名時序,基本上只會回溯到上三個世代;而「毛澤東思想」則會成為一個約定俗成的具上位性、儀式性的思想,不太容易被實際放棄,但也不可能會再被正式地大張旗鼓地標榜。因此,大陸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會出現實質的「去毛化」,但也不會出現「再毛化」。 \n (作者為中華科技大學副校長)

  • 談共黨理論創新 學者駁去毛化

     過去一段時間,中共官方部分新聞稿中,似乎有意忽略掉「毛澤東思想」,引起外界關注中共是否「去毛化」。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常務副院長王偉光昨日嚴正駁斥:「毛澤東思想永遠是我們黨的指導思想。在黨章中,已經確定了它的歷史地位」。 \n 昨晚,中共十八大新聞中心舉辦「中國共產黨的理論創新」記者會。與會的王偉光表示,在中共91年的黨史中,產生兩個偉大的理論創新成果。第1個理論創新成果就是毛澤東思想。 \n 他表示,毛澤東思想是中共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的產物。毛澤東思想指導中共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建立「新中國」。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毛澤東思想還包含對社會主義建設的科學的理論概括。 \n 王偉光強調:「毛澤東思想永遠是我們黨的指導思想。我們的黨章把毛澤東思想作為指導思想,在黨章中已確定它的歷史地位」。 \n 他說,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明確指出,中共是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指導下,在改革開放以來形成了第2個理論創新成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 \n 王偉光表示,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的關係。「一脈相承」是指,它們都基於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老祖宗,也指毛澤東思想所奠定的思想基礎。 \n 他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又是在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基礎上,進一步總結中國改革開放新的實踐,對毛澤東思想做了進一步的創新和發展,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不斷創新的理論成果。

  • 毛思想少提 鄧理論多講

     關係中共最高權力交班的十八大進入倒數計時,由於歷次黨代會「修改黨章」皆是重頭戲之一,不少觀察家自然把修改內容視為中共變革的風向球。早前,大陸官媒發布涉及十八大報告稿及章程修正案新聞時,因未提及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引發外界諸多想像,甚有外媒猜測,「去毛化」或是中共的改革信號。 \n 大陸官媒新華社日前指出,中共政治局於10月22日召開會議,擬向中共十八大黨代會提交修改黨章報告,並重新確立新的指導思想;報導稱,「全黨要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全文不像往常般提到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 \n 對此,路透隨即刊文表示,中共政治局這樣一個決策權力機構沒論及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被一些人認為是發出改革信號。路透並引述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中國問題專家鄭永年的話說,「它的意義非常重大。在薄熙來倒台前,中國方向是不明確的,但現在卻很清楚,即少提毛澤東思想,多提鄧小平理論。」 \n 另有專家指出,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當初就是打著毛思想生事,現中共要處理薄熙來問題,便需要將毛思想進行淡化處理。但該人士也稱,當年毛澤東在七大上提出,要走與蘇共不同的路線,要搞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即便中共高層想完全斬斷毛思想,程度上仍存在困難。 \n 只是,儘管外界對十八大將「去毛化」有許多揣測,但從種種跡象顯示,中共「去毛化」並不容易,中共黨內亦有不少人表示反對,他們認為這一理念象徵著中共的正宗性。

  • 七中不列毛思想 非關去毛

    七中不列毛思想 非關去毛

     毛澤東對教條主義者曾說,「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昨天包括「美國之音」、《朝鮮日報》在題為〈中共全會公報未提馬列主義毛思想,意在去毛?〉的報導就是未經調查的瞎說,因為連最起碼的新聞查證都不做。 \n 首先,同樣做為中共十七大「會前會」的十六屆七中全會在2007年10召開,和剛閉幕的十七屆七中全會一樣,也是在閉幕當天發布會議公報。當時也討論並通過了《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值得注意的是,五年前的公報,也沒有提毛澤東思想。甚至此前的十五屆七中會公報也沒有提到毛思想,只突出鄧小平理論及江核心。 \n 不敢否定毛地位 \n 十六屆及十七屆的七中全會公報在提到歷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理論和觀念時幾乎一成不變,也就是都沒有高舉毛澤東思想大旗、只提到「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眾所周知,三個代表是江澤民的代表作,科學發展觀則是胡錦濤的傑作。 \n 因此,昨天海外中文媒體報導稱,「中國共產黨當局在該黨的十七屆七中全會的正式公報中去掉了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這些幾十年來一直保留的教條文字。這一文字上的『去毛化』引起了觀察人士的高度關注。有分析人士認為,這意味著中共將在意識形態領域作出重大改變,以解決社會發展現實受到過時思想理論阻礙和束縛的矛盾。」 \n 近3屆七中全會公報證明,前述報導是基於假命題的主觀推論,犯了「不看報,不讀書」毛病。事實上,即使全會公報不提毛思想,黨章還是要提的。例如,十六屆七中全會同樣提請修改黨章,十七大閉幕當天新華社公布的〈十七大關於《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的決議〉中,絲毫不敢忽視毛澤東思想。 \n 毛澤東思想在1945年中共七大被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並寫入黨章。即使鄧小平復出也不敢否定毛思想。在1981年6月十一屆六中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雖批判文革,卻不敢否定毛對「中國革命的歷史地位」,及毛「作為我們黨的指導思想的偉大意義。」 \n 因此,延續至十七大修正後的黨章決議表明:科學發展觀,是對黨的三代中央領導集體關於發展的重要思想的繼承和發展,是馬克思主義關於發展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集中體現,是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的科學理論,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指導方針。 \n 這顯示黨的中全會不提毛思想,但修改後的黨章一定要提,因為那代表新領導人不僅是一脈相承,還將中共前任領導人的思想、理論發提光大,因為那是中國發展的「重大戰略思想」。 \n 各界政改呼聲大 \n 十八大前會出現去毛化的氣氛,一是總理溫家寶力主政改,黨內外也有一批學者專家要求政改。二是推行「唱紅打黑」、有文革復辟之嫌的薄熙來遭到嚴懲。於是出現「十八大黨章將去毛化」的推論。 \n 然而事物客觀發展往往違反人們主觀願望。大陸學者指出,十八大修正通過的黨章很難去毛化,因為一旦去毛就涉及1982年後幾經修訂的《憲法》。 \n 中國《憲法》的序言中首先表明毛澤東1949年建國有功,然後表明「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和社會主義事業的成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各族人民,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指引下,堅持真理,修正錯誤,戰勝許多艱難險阻而取得的。」 \n 因此,單就技術面而言,黨章要去毛化,必然牽動憲法。修黨章由黨大會黨代表決議,修憲須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議決。可謂勞師動眾,茲事體大。更重要的是,當年強勢如鄧小平在文革後的「撥亂反正」時代都不敢做的事,怎好寄望後生奮力一搏。

  • 憂去毛 陸左派擔心過了頭

     中共十八大將於星期四召開,屆時將會修改黨章。在黨內堅持奉行毛澤東思想為正統的左派人士,擔心新領導層利用這個機會,進一步削弱毛澤東的地位。他們指「去毛化」將危及黨國。 \n 據香港媒體報導,十八大召開前,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的親屬頻頻亮相,毛澤東與江青所生的女兒李訥,在一班退役將軍陪同下出席展覽;曾經是四人幫集團一分子,毛澤東的侄兒毛遠新,則參觀南水北調工程。黨內堅持以毛澤東思想為正統的左派人士,更上書人大,反對當局處理薄熙來的手法。 \n 大陸前國家統計局局長李成瑞,曾任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祕書,是左派代表人物之一,他稱自從十七大開始,左派就進入黑暗時期。對中共內部近年要求政治改革,重新評價毛澤東的呼聲,令李成瑞更為憤慨。 \n 不過,大陸左派可能擔心過頭了。前中共中央委員、趙紫陽政治祕書鮑彤表示,如果中共在其黨章中去掉了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或者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以及科學發展觀這些指導思想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看作是擺脫過去僵化思想束縛的進步。 \n 但鮑彤審慎地表示,鄧小平理論中,也包含了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之類的內容,因此即將由習近平主政的下一代中共領導層是否真要在他們的施政過程中開始去毛化,要看北京天安門上的巨幅毛像和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紀念堂是否出現變化才能確定。

  • 政治局會議新聞稿 官媒去毛化

    政治局會議新聞稿 官媒去毛化

     昨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研究擬提請17屆7中全會討論的十八大報告稿和《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稿。新華社發布的通篇新聞稿內,絲毫不見傳統「四項基本點」中的「堅持毛澤東思想」,而直接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帶過。中共官方再度不提毛思想的「微調」,值得玩味。 \n 在十七大修正的中共黨章中,「四個堅持」第一項指稱,中共要用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黨的基本路線統一思想,統一行動,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且毫不動搖地長期堅持下去。 \n 反對一切 錯誤傾向 \n 且必須把改革開放同「四項基本原則」統一起來,落實黨的基本路線,全面執行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綱領,反對一切「左」的和右的錯誤傾向,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n 新華社報導,政治局會議認為,中共十八大是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關鍵時期和深化改革開放、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攻堅時期召開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會。 \n 因此,中共全黨要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解放思想,改革開放,凝聚力量,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 \n 政治局會議也指出,十八大根據形勢和任務發展變化對黨章進行適當修改,有利於中共更好學習黨章、遵守黨章、貫徹黨章、維護黨章。 \n 重大觀點 寫入黨章 \n 同時,要把十八大報告確立的重大理論觀點和重大戰略思想寫入黨章,使黨章充分體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充分體現十七大以來中共中央提出的重大戰略思想,充分體現黨的工作和黨的建設的新鮮經驗,以適應新形勢新任務對中共的黨工作和建設提出的新要求。 \n 9月28日,新華社報導「十八大」召開日期時,曾罕見不採用官方一直沿用的說法,將「毛澤東思想」、馬列主義排除在外。昨日,通篇新聞稿則只出現一次「馬克思主義」字眼,卻再次摒除「毛澤東思想」。這個「去毛」現象是否將會出現十八大報告中,值得後續關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