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去臺獨的搜尋結果,共02

  • 22億呆帳講不清 臺銀螺絲鬆了?

    22億呆帳講不清 臺銀螺絲鬆了?

    臺銀備抵呆帳提列2018年較前年增加4.6倍 \n \n近來大同集團財務危機連環爆,二度主辦其聯貸案的臺銀成最大苦主。據統計,臺銀對大同集團的債權超過80億元,光是即將下市的華映與綠能2間公司,就占約38%。 \n \n備抵呆帳數字前後不一 \n被質疑為預算達標拉低獲利 \n \n一波未平,一波又起。3月30日,臺灣金控獨立董事陳錦稷在個人臉書上公開質疑:臺銀的備抵呆帳數字,竟從2017年的16億元大幅度跳升至去年的73億元,管理層不僅解釋不清,甚至想透過董事會強行通過財報。 \n \n所謂備抵呆帳,就是銀行在面對放款時,評估可能拿不回來的款項,而提列對應的呆帳金額。對銀行來說,備呆提得多,當年度獲利會減少,但若呆帳真的發生,就能用該筆金額直接回沖。 \n \n以往,銀行提列備呆採「最低限度」制,去年首度導入國際會計準則九號公報(IFRS9)後,須取金額「高」者計算,因此,各銀行提列金額都比過去高,像土地銀行,備呆就從近6億元增加至34億元。 \n \n這次讓陳錦稷最反彈的,不是臺銀提出更高的備呆數字,而是臺銀總經理邱月琴呈報的數字前後不一,原稱含華映授信餘額22億元在內,共提列73億元。但調查後發現,該筆22億元並未包含在內。甚至,1名臺銀前高層直言,臺銀內部為了「湊」出73億元數字,還想找其他客戶授信案件充數,「拿好客戶來湊,很危險,做法也不對啦!經營團隊弄了1禮拜也講不清楚!」 \n \n臺銀雖非上市櫃公司,但它屬於政府百分之百持有的銀行,按理來說,全民都是臺銀的股東。儘管它背負政策使命,與民營銀行追求獲利的表現無法相比,但若與公股比較,做為經營績效指標的資產報酬率(ROA),臺銀近5年幾乎持平,在八大公股敬陪末座。 \n \n這次,臺銀一舉將備抵呆帳覆蓋率拉高至715%。備抵呆帳覆蓋率的算法是,用備呆金額除以逾期放款餘額,數字越高,代表承受呆帳的能力越強,今年前2月,全體國銀的平均為553%。 \n \n陳錦稷會質疑臺銀財務數字操作並非沒道理。曾任公股行庫獨董的政大金融系兼任教授朱浩民就指出,泛公股行庫每年都有預算目標,一旦達標,就可領到績效獎金。通常在盈餘狀況佳的時候,即便沒有預期呆帳發生,也會額外提列備呆金額,避免隔年度預算被拉得太高,反而達標不易。 \n \n中華獨立董事協會副理事長、實踐大學財金系講座教授沈中華強調,長遠來看,提列呆帳,雖然是提升資產品質,對債權人(編按:指銀行客戶、買銀行發行債券者)有所保障,但若從一般公司來看,就會減損當年度獲利,財報也無法允當表達公司經營能力,「就是欺騙股東!你怎麼知道股東同意(經理人)挪移呢?」 \n \n總稽核2年換5人 \n被質疑人事更換太頻繁 \n \n3年前,臺銀董事長呂桔誠執掌兵符後,臺銀經營階層,僅去年8月因前任總經理魏江霖屆齡退休,而由最資深的副總經理邱月琴內升為總經理,整體而言變動不大。唯獨管理內控的總稽核人選,從2017年5月到2019年3月,短短2年內,連同金控、銀行在內,總稽核就換了5個人次,更換速度之頻繁,也讓陳錦稷提出警示。 \n \n獨董陳錦稷自2016年8月31日起就擔任臺灣金控的獨董,他是總統蔡英文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學弟,也是重要財經幕僚。過去2年,他對臺銀的財報都沒有異議,今年卻緊咬不放。 \n \n類似的案例,也發生在2016年8月中。時任富邦金獨董的他,就在董事會上放炮,抨擊負責旅館業務的富邦旅館管理顧問公司,明明是富邦蔡家的私人公司,興建飯店的土地卻從富邦人壽取得,「擺明吃豆腐,」陳錦稷說,強調若要拿人壽土地蓋旅館,也應照程序標租,不能損及股東利益。 \n \n當時,富邦對此事澄清是有誤會,但臺銀對這次獨董的質疑,只表示:「已虛心檢討改進。」面對商周詢問提列方式與過去差異為何,是否逐案檢討等問題,都未回應。 \n \n2年前,永豐金內部有吹哨者出來揭弊,此次則是銀行界首度由獨董針對公司經營層發難。臺銀目前看來雖不是重大弊案,但獨董用最高規格去檢視,並無不妥,起碼他的糾舉,讓大家看到,面對監督,臺銀管理層竟是以這樣的態度面對。台灣最大的銀行,螺絲真的鬆了! \n \n※本文刊登於《商業周刊》1639期,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n \n【延伸閱讀】 \n

  • 共軍將領揭露 福建軍演「對臺客製」非例行性

    共軍將領揭露 福建軍演「對臺客製」非例行性

    關於共軍在4月18日,在福建石獅舉行的軍演,我國防部在事前稱是例行性小規模火砲射擊,然而大陸官方釋出的則是中共跨晝夜實彈射擊的資訊。對此環球網在24日發出特稿,訪問原南京軍區副司令王洪光,他指出這次的軍演是並非例行性演習,是「針對臺獨量身打造」,與我官方說法截然不同。 \n \n一、演習地點 \n處於福建晉江石獅鎮沿海,南距金門60公里,西南距澎湖列島240公里,正東距臺灣本島300公里,處於臺灣海峽中心地帶,根本不是共軍例行軍演的慣用場地。在陳水扁、馬英九當政的十幾年裡,為避免軍事訓練演習對臺灣方面造成不必要的影響,中共南京軍區的年度例行性軍演,均意避開臺灣當面。北面轉移到浙江沿海,因為福建沿海有數個由中華民國實質統治的小島,如東引、烏坵、馬祖、金門、大膽等;南邊轉移到閩粵交界的東山島及以西的南澳島。 \n \n就連民國104年底蔡英文贏得大選,當時的第31集團軍軍演也是在東山島舉行,只是在政治上給即將上臺的蔡英文一個警告,並不打算真動她。那麼這次演習,完全不考慮臺灣方面所謂「感受」,把演習地點直接擺到臺灣海峽的最核心位置,而這一位置從來就不是演習場,而是「預設戰場」!打開地圖看看,稍有軍事常識的網友都會明白,如果把遠端火箭炮陣地和陸航的前進基地部署在此處,將直接威脅澎湖和臺灣本島。 \n \n \n二、演習時間 \n 4月份組織兵種實彈演習,並非共軍的習慣做法。年度訓練,一般從單兵(單裝)開始,逐級向高一層級實施,依次完成「基礎訓練、應用訓練、兵種訓練」,一般在本年度夏季完成;然後是「軍種合成訓練、三軍聯合訓練」,一般在本年度冬季完成。 \n \n按照慣例,4月應進行基礎訓練,少數進度快的兵種部隊可能進入應用訓練階段,不會進行陸航單一兵種最高訓練階段—實彈演習。這一大幅度提前的動作,就是告訴臺灣方面,這次演習是為「台獨鬧劇」量身定做的。也可明說,就是為賴清德踩線出格的台獨言論的「私人定製」。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說,賴「就是一個台獨」,這就是警告,將來武統的砲彈只會落在「台獨」頭上(編按:砲彈飛彈不會分藍綠統獨)。 \n \n三、演習內容 \n在將來武統臺灣的鬥爭中,中共武裝直升機擔負三個任務: \n1.與敵武裝直升機戰鬥,掩護共軍登陸兵搶灘上陸。武直10攻擊直升機與臺灣新成軍的AH-64E「阿帕契守護者」攻擊直升機相比,雖然全面戰技術指標相對落後,但從作戰運用的角度看,武直10中型直升機的強項是「空戰」,機動性好,配備了世界上唯一一種為攻擊直升機設計的空對空飛彈;而「阿帕契守護者」重型直升機的強項是「對地攻擊」,它的反裝甲飛彈兼用於空戰(編按:AH-64E是使用「刺針」飛彈用於空戰,而非「地獄火」反裝甲飛彈)。在直升機空戰中,武直10占上風。直升機空戰訓練,是陸航部隊的常年任務。 \n \n2.攔截和消滅向共軍登陸兵發起反突擊和逆襲的國軍機動聯兵旅。當然,在共軍直升機攔截之前,其遠端火箭炮的殺傷子母彈和爆炸成形彈,已把國軍反突擊和逆襲部隊打得潰不成軍,直升機只是加了個雙重保險,確保共軍登陸兵力不受大的威脅。 \n \n3.打擊和消滅國軍海軍小型艦艇。國軍以沱江艦軍為自豪,以為裝上「雄風」飛彈就所向無敵了。臺灣方面還有軍事專家吹噓「螞蟻攻大象」,用小艇圍攻共軍大艦,快打快撤。這又是想當然了。國軍海軍小艇防空力量十分薄弱,對來自幾公里外的空中打擊毫無還手之力(編按:已採購刺針飛彈,尚未交貨)。武直10甚至武直9追擊國軍的小艇,就如同老鷹抓兔子,一抓一個准。這次軍演,陸航小分隊和單機一級自主規劃航線,自主搜索和確定打擊目標,自主對海上標靶和模擬艦船發起攻擊,屬於「自由作戰」,十分接近實戰。當然,這些演習內容都離不開上述三個任務,是共軍陸航部隊參加軍種合成訓練和三軍聯合訓演前的基礎、應用課目。 \n \n四、演習部隊 \n參演陸航旅隸屬陸軍第73集團軍,該軍繼承原第31集團軍的優良傳統和作戰任務,無論在原福州軍區、原南京軍區和現東部戰區,經多次轉隸,但它的主要作戰方向從來未變過,即「臺海地區」。該軍組建於國共內戰時期,比起紅軍和抗日的老部隊,它只是一個小兄弟,但共軍歷次精減中唯獨留下它,並不斷擴展實力。 \n\t \n  近70年來,第73集團軍一直佔據「福建前線」的有利陣位,從未移防。參加了所有對臺軍事鬥爭準備,並作為主力使用。它的「戰備等級、組織結構、指揮系統、官兵素質、武器裝備」都異於其它部隊。這個部隊在海峽這邊已經「枕戈待旦」超過一甲子,其張力不減,士氣旺盛、求戰心切。 「三棲精兵」何祥美,就是這個部隊官兵素質的典型。這次參演的陸航部隊作為新戰力,組建不過10年左右,但飛遍福建的山山水水,掠海突擊島礁和海上目標,與敵直升機空戰,都是他們的拿手好戲,在這次演習中就有精彩表現。 \n \n 在臺海當面舉行陸軍航空兵演習的同時,近日共多型多架戰機「繞島巡航」,即從駐地機場起飛,穿過臺灣北部的宮古海峽,經臺灣東側,從臺灣南部的巴士海峽返回駐地,第一次把臺灣完完整整地包圍在航線當中,體現了「寶島在祖國懷中」的軍事態勢。在臺灣東部海域、日本與那國島以南350公里,遼寧號航艦戰鬥支隊向東航行並進行艦載機起降訓練。同時中共空軍2架轟六K轟炸機飛臨臺灣東部海域。據此判定,共軍海空兵力正在進行「首次聯訓」,開始架構對外對內正面。 \n \n  如此看來,臺灣周邊的共軍陸、海、空軍力正在打造一條「絞索」,並慢慢收緊。陸軍航空兵的這次訓練演習,只算是中共在臺灣大門口放了一個砲仗(當然,自民國47年八二三砲戰60年來還沒有放過),警告院子裡的「台獨」,鬧下去,下一步就不是什麼單一兵種的演習了,很可能一腳踹開大門,院子裡「台獨」的身家性命可就難保無憂了! \n \n對照環球網的特稿,中華民國政府不論藍綠誰執政,國安團隊對於外在國防威脅的基本對策都是「大事化小」。最具體的實例是民國103年,馬英九總統出席空軍第443聯隊(現第一聯隊)「翔展專案」接裝典禮,現場陳展資料清楚敘明「臺南聯隊改良後的F-CK-1經國號戰機,自100年迄今,已執行臺海戰巡1,500次,緊急起飛攔截不明機30餘架次,臺菲情勢升高時,也派遣百餘架次巡弋南海空域。但102年10月後東海情勢升高,起飛攔截不明機增至160架次。」,而當天這段資訊在媒體報導後,中央社發出標題為「IDF升空 空軍:非全屬攔截」的報導,文中空軍稱「任務升空160架次包含例行的巡邏任務,非全部執行攔截,『每天的任務有很多種,攔截次數不可能這麼多」,只要是不明機,都會上去了解查證,不算攔截,比較多是在南海地區執行護漁任務」。刻意淡化共軍威脅和國軍確保人民安居樂業的價值! \n \n因此對行政院長賴清德以「臺獨工作者」去挑釁中共紅線,而蔡英文總統毫不在意,《中國時報》先前已披露「去年」空軍就已經因為共機繞臺而動支預備金,已經凸顯出「國防預算不足」。雖然武力犯臺是中共所有選項中的下策,但顯然臺海並不像一般人想像中那麼和平,而中共武力犯臺的可能性也不是零。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