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參政權的搜尋結果,共25

  • 公投爭議法官也看不下去 阻公民參政權 大開民主倒車

    公投爭議法官也看不下去 阻公民參政權 大開民主倒車

     中選會因為公投事件屢屢作成爭議處分,法官也看不下去講話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裁定書中明確指出,因為根據公投法是以通過為原則,中選會依法沒有必要為難人民的補充連署聲請,如果仍堅持己見欲抗告,無異是浪費司法資源與社會成本,且大開民主倒車。 \n 公投是程序法 應給予補正 \n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就公民投票法的精神作出解釋,法官指出,公投法是規範如何進行的程序法,也因此人民只要發起連署提案,依公投法規範意旨,中選會應以通過為原則,在此情況下,如果連署人數不合規應該通知補正,給人民救濟機會。 \n 公投是為了讓人民就公共政策議題,以和平理性的民主方式,投下贊成與反對票,藉以要求政府依多數民意決定作成政策或立法。 \n 法界人士指出,以核養綠的公投議題是否為多數公民的主張,必須透過人民的選票一張張統計出結論,辦理選務工作的中選會理應依法行政,專注於審查連署人數、有效無效票,如果連署人數有增加,就必須遵守法律給予補正機會,而非蠻橫拒絕。 \n 籲別抗告 浪費司法資源 \n 承審本件假處分聲請案的法官直言,黃士修與中選會的行政爭訟,黃勝訴的機率相當大,但中選會不願退讓,還引發了不必要的訟爭與爭議,形成額外社會成本,當行政機關不願「謙卑」面對人民時,司法基於保障正當法律程序,只能介入作成裁判。 \n 北高行政法院在裁定理由書中,明白點出中選會未依公投法及行政程序法執行職務之處,更提出忠告希望中選會別耗損社會成本,公投是人民權利任何政府機關不得恣意妄為,阻斷公民參政權,中選會應尊重司法判決、懸崖勒馬。 \n 政大法律系教授廖元豪則認為,中選會打輸官司沒有關係,但會引發外界質疑中選會的威信,加上中選會甚至創了「時限行政」的詞彙,甚至準備抗告時仍不斷強調這概念;但時限行政道理說不通,因為收件時間明明還沒到,「可以補件為何不給別人補?」他從來沒聽過這種事。 \n 廖元豪說,中選會有一個奇怪的論調是「沒有規定可以補件」,但其實反過來說,也沒有規定不能補件,更沒有規定不能分兩次送,認為是中選會利用奇怪的理由、創造法律概念阻撓別人。

  • 共享全中國的參政權

     擔任上海市台灣同胞聯誼會會長的復旦大學外國語文學院副院長盧麗安教授,出生在台灣高雄、畢業於政治大學,在留學英國後到上海任教,是中共十九大台籍黨代表中唯一一位在台灣出生長大,也因此成為兩岸各界矚目的焦點。 \n 過去在大陸參政的台灣人士大多是台籍二代或三代,但盧教授和曾任世界銀行副行長、首席經濟學家的林毅夫教授一樣,都是在台灣土生土長後在大陸乃至世界發光發熱的佼佼者,他們的事蹟表明在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之下,台灣人才在大陸發展擁有廣闊的空間,甚至包括政治參與的機會,相信未來將會鼓勵更多台灣的優秀人才前往大陸發展。 \n 政治認同需政治參與 \n 就理論而言,參政權是人民的基本權利,既然中國的主權是由中國人民所組成和共享,而台灣人民也是中國人民,因此台灣人民也應享有全中國的參政權。然而從實際來看,兩岸至今仍處於內戰狀態下的政治對立,台灣方面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限制台灣人民在大陸擔任公職,剝奪了台灣人民參與全中國政治事務的權利和機會,也使許多有能力的台灣人才故步自封。 \n 中國古時歷朝歷代無不重視選賢任能,及至清朝時期,台灣人可以通過科舉考試成為舉人和進士,並在中央或地方政府仕官,為胸懷天下、有意報效國家的台灣人才提供順暢的上升通道,有效促進了台灣人民對整個中國的政治認同。 \n 「政治效能感」是觀察政治參與和政治態度的重要指標,其意涵簡要而言是指個人認為自己對政府決策和政治體系的影響能力。一個擴大政治參與的政治體制,能夠有效提升民眾、知識分子和政治人才的政治效能感,進而促進對國家、政府和民族的政治認同。因此從體制上保障參政權並擴大政治參與機會,是提升政治認同的必要條件。 \n 中國大陸其實深諳此道,數十年來通過各種「政治吸納」的途徑和機制,讓社會各界別和各階層的大量優秀人才與代表性人士,進入黨、政、軍、人大、政協和群團等各種正式和非正式的政治體制當中,以此擴大政治參與、提高政治認同和鞏固政治穩定。近幾年大陸開始重視對「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的聯繫和政治吸納,對象包括私營和外資企業的管理技術人才、社會組織從業人員、自由和新媒體從業人員等,代表隨著時代變遷參政體制也要與時俱進。 \n 在當前推動兩岸融合發展的新趨勢下,如何有效全面重塑台灣人民的中國認同是關鍵。然而台灣青年和基層百姓從小到大的政治參與經驗完全限縮在台澎金馬,從未及於大陸地區,對整個中國的認同只能來自歷史文化的傳承,尤其在當前台灣歷史和國文教課書不斷去中國化之下,這一認同鏈結正在快速走向崩解。因此未來有必要突破既有的體制藩籬和思考限制,探索如何進一步開放並擴大台灣人民在大陸地區以及對整個中國的參政權。 \n 讓政治人才自由流動 \n 台灣人民都是中華兒女,愛鄉與愛國、愛台灣與愛中國本就互不衝突。《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長期限制台灣人民擔任大陸地區的公職,迫使有心為全中國人民服務、在大陸地區施展政治抱負的台灣人才,只能放棄台灣的戶籍身分而改入大陸戶籍。我們不能因此而責難他們不愛台灣、背棄台灣,實際上這是兩岸的政治對立,以及那些為壟斷政治利益而拒不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少數政客,對不起胸懷中華民族的台灣政治人才。 \n 台灣人民也是中國人民,參政權是基本人權與公民權,台灣人民共享整個中國的參政權是天經地義。執政者何不打開閥門,讓台灣的政治人才自由流動、自行選擇政治平台以一展長才? \n (作者為中華青年發展聯合會理事長,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

  • 兩岸新青年:王正》共享全中國的參政權

    擔任上海市台灣同胞聯誼會會長的復旦大學外國語文學院副院長盧麗安教授,出生在台灣高雄、畢業於政治大學,在留學英國後到上海任教,是中共十九大台籍黨代表中唯一一位在台灣出生長大,也因此成為兩岸各界矚目的焦點。 \n過去在大陸參政的台灣人士大多是台籍二代或三代,但盧教授和曾任世界銀行副行長、首席經濟學家的林毅夫教授一樣,都是在台灣土生土長後在大陸乃至世界發光發熱的佼佼者,他們的事蹟表明在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之下,台灣人才在大陸發展擁有廣闊的空間,甚至包括政治參與的機會,相信未來將會鼓勵更多台灣的優秀人才前往大陸發展。 \n \n政治認同需政治參與 \n就理論而言,參政權是人民的基本權利,既然中國的主權是由中國人民所組成和共享,而台灣人民也是中國人民,因此台灣人民也應享有全中國的參政權。然而從實際來看,兩岸至今仍處於內戰狀態下的政治對立,台灣方面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限制台灣人民在大陸擔任公職,剝奪了台灣人民參與全中國政治事務的權利和機會,也使許多有能力的台灣人才故步自封。 \n中國古時歷朝歷代無不重視選賢任能,及至清朝時期,台灣人可以通過科舉考試成為舉人和進士,並在中央或地方政府仕官,為胸懷天下、有意報效國家的台灣人才提供順暢的上升通道,有效促進了台灣人民對整個中國的政治認同。 \n「政治效能感」是觀察政治參與和政治態度的重要指標,其意涵簡要而言是指個人認為自己對政府決策和政治體系的影響能力。一個擴大政治參與的政治體制,能夠有效提升民眾、知識分子和政治人才的政治效能感,進而促進對國家、政府和民族的政治認同。因此從體制上保障參政權並擴大政治參與機會,是提升政治認同的必要條件。 \n中國大陸其實深諳此道,數十年來通過各種「政治吸納」的途徑和機制,讓社會各界別和各階層的大量優秀人才與代表性人士,進入黨、政、軍、人大、政協和群團等各種正式和非正式的政治體制當中,以此擴大政治參與、提高政治認同和鞏固政治穩定。近幾年大陸開始重視對「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的聯繫和政治吸納,對象包括私營和外資企業的管理技術人才、社會組織從業人員、自由和新媒體從業人員等,代表隨著時代變遷參政體制也要與時俱進。 \n在當前推動兩岸融合發展的新趨勢下,如何有效全面重塑台灣人民的中國認同是關鍵。然而台灣青年和基層百姓從小到大的政治參與經驗完全限縮在台澎金馬,從未及於大陸地區,對整個中國的認同只能來自歷史文化的傳承,尤其在當前台灣歷史和國文教課書不斷去中國化之下,這一認同鏈結正在快速走向崩解。因此未來有必要突破既有的體制藩籬和思考限制,探索如何進一步開放並擴大台灣人民在大陸地區以及對整個中國的參政權。 \n \n讓政治人才自由流動 \n台灣人民都是中華兒女,愛鄉與愛國、愛台灣與愛中國本就互不衝突。《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長期限制台灣人民擔任大陸地區的公職,迫使有心為全中國人民服務、在大陸地區施展政治抱負的台灣人才,只能放棄台灣的戶籍身分而改入大陸戶籍。我們不能因此而責難他們不愛台灣、背棄台灣,實際上這是兩岸的政治對立,以及那些為壟斷政治利益而拒不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少數政客,對不起胸懷中華民族的台灣政治人才。 \n台灣人民也是中國人民,參政權是基本人權與公民權,台灣人民共享整個中國的參政權是天經地義。執政者何不打開閥門,讓台灣的政治人才自由流動、自行選擇政治平台以一展長才? \n(作者為中華青年發展聯合會理事長,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 \n

  • 名家-參政權可激發中國人認同

     第一位台灣土生土長的中共19大代表盧麗安,在接受陸媒專訪時說,自己不但是台灣人,更是中國人,這種不時在台灣聽到的認同表述,如今也搬到大陸的政壇上,所不同的是在台灣對「中國人」的認同大致還僅是停留在認同「中華民國」的身分,而在大陸對「中國人」的認同表述,已然移轉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身分認同。這顯然是未來大陸對台灣人的「中國」認同,要更翻轉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同的初級階段。今年以來大陸對台灣政策的操作,已經從過去的「三中一青」轉換到「一線一代」,「一線」指的是基層的第一線人員,「一代」是青年一代,為此大陸不斷接待來自台灣的基層里鄰長,希望透過雙方的聯誼,把這些政治人物大樁腳的身分認同能向中國移轉,間接影響台灣的政治版圖。 \n 至於「一代」方面,這一年多來大陸不斷鼓勵台灣青年到大陸就業,並舉辦各種「雙創」(創業、創新)比賽,不僅提供台灣青年「雙創」的方便性,更提供比賽獎金,讓台灣青年能有在大陸創業的基金。 \n 勤接待基層里鄰長 \n 但是鼓勵台灣青年到大陸「雙創」,僅停留在經濟上的活動,對於台灣青年的認同轉移,力度還是有限,因此為了推動更強大的「融合發展」,據傳大陸將在明年「兩會」(全國人大、政協)召開之後,將擴大對長住在大陸的台灣居民的參政權,其中包括參加選舉與出任公職等職務。 \n 參政本身就是對一個政權的充分認同,為了避免台灣人民對大陸政府產生認同,法律規定不可以擔任大陸的黨、公職,除非放棄中華民國國民的身分。如今擔任中共19大代表的盧麗安,自願放棄中華民國的身分,換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身分,她回台也都是以大陸的身分,而不再以台灣人的身分回來,這就是典型的藉由黨、公職改變身分認同的模式,在大陸越開放台灣人民參政以後,放棄台灣身分的台灣人,勢必會快速增多。 \n 台灣人身分認同的移轉會快速增加的原因,主要還是在於大陸的崛起,以及經濟的高度發展,讓台灣人民開始會以身為中國人為榮。1990年代在大陸就業的台灣人,他們的身分認同還是停留在對台灣的認同,所以當時在大陸「台灣人社區」的標籤還是很明顯。2000年在大陸逐漸崛起之後,他們慢慢移轉到對「世界公民」的認同,避免對大陸認同可能產生敵我意識的模糊,而2010年在大陸經濟充分崛起之後,台灣居民對大陸的認同也就變成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 \n 這種情形就像哈佛大學歷史學教授弗格森所創造的「Chimerica」(將中國和美國的名字拼湊在一起),以及將英語單詞中的「敵人」(Enemy)和「朋友」(Friend)各取一半所創造的合成詞:「敵友」(Frenemy)。西方人對中國的概念也是緩慢的從敵人向朋友轉移,顯現中西方之間還是存在「一手擁抱,一手握劍」的「敵友」關係。 \n 會有更多盧麗安們 \n 但是台灣跟大陸的關係可不是這樣,如果不是1949年國共的分裂,兩岸應該不至於走到今天非要兵戎相見的局面,特別是在民進黨追求台獨的執政目標下,兩岸人民似乎還是握劍相向,但是在大陸的台灣居民,恐怕已經在經濟和社會融合之下,已經大舉向中國認同移轉。 \n 在這種現象之下,如果大陸對讓台灣人開放更多的參政權,那麼未來將會有更多的盧麗安們。特別是未來在政治、經濟、社會加速融合之下,這種台灣人身分認同的移轉,將是無法阻擋的趨勢。(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會長、教授)

  • 王崑義》參政權可激發中國人認同

    第一位台灣土生土長的中共19大代表盧麗安,在接受陸媒專訪時說,自己不但是台灣人,更是中國人,這種不時在台灣聽到的認同表述,如今也搬到大陸的政壇上,所不同的是在台灣對「中國人」的認同大致還僅是停留在認同「中華民國」的身分,而在大陸對「中國人」的認同表述,已然移轉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身分認同。這顯然是未來大陸對台灣人的「中國」認同,要更翻轉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同的初級階段。 \n今年以來大陸對台灣政策的操作,已經從過去的「三中一青」轉換到「一線一代」,「一線」指的是基層的第一線人員,「一代」是青年一代,為此大陸不斷接待來自台灣的基層里鄰長,希望透過雙方的聯誼,把這些政治人物大樁腳的身分認同能向中國移轉,間接影響台灣的政治版圖。 \n至於「一代」方面,這一年多來大陸不斷鼓勵台灣青年到大陸就業,並舉辦各種「雙創」(創業、創新)比賽,不僅提供台灣青年「雙創」的方便性,更提供比賽獎金,讓台灣青年能有在大陸創業的基金。 \n \n勤接待基層里鄰長 \n但是鼓勵台灣青年到大陸「雙創」,僅停留在經濟上的活動,對於台灣青年的認同轉移,力度還是有限,因此為了推動更強大的「融合發展」,據傳大陸將在明年「兩會」(全國人大、政協)召開之後,將擴大對長住在大陸的台灣居民的參政權,其中包括參加選舉與出任公職等職務。 \n參政本身就是對一個政權的充分認同,為了避免台灣人民對大陸政府產生認同,法律規定不可以擔任大陸的黨、公職,除非放棄中華民國國民的身分。如今擔任中共19大代表的盧麗安,自願放棄中華民國的身分,換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身分,她回台也都是以大陸的身分,而不再以台灣人的身分回來,這就是典型的藉由黨、公職改變身分認同的模式,在大陸越開放台灣人民參政以後,放棄台灣身分的台灣人,勢必會快速增多。 \n台灣人身分認同的移轉會快速增加的原因,主要還是在於大陸的崛起,以及經濟的高度發展,讓台灣人民開始會以身為中國人為榮。1990年代在大陸就業的台灣人,他們的身分認同還是停留在對台灣的認同,所以當時在大陸「台灣人社區」的標籤還是很明顯。2000年在大陸逐漸崛起之後,他們慢慢移轉到對「世界公民」的認同,避免對大陸認同可能產生敵我意識的模糊,而2010年在大陸經濟充分崛起之後,台灣居民對大陸的認同也就變成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 \n這種情形就像哈佛大學歷史學教授弗格森所創造的「Chimerica」(將中國和美國的名字拼湊在一起),以及將英語單詞中的「敵人」(Enemy)和「朋友」(Friend)各取一半所創造的合成詞:「敵友」(Frenemy)。西方人對中國的概念也是緩慢的從敵人向朋友轉移,顯現中西方之間還是存在「一手擁抱,一手握劍」的「敵友」關係。 \n \n會有更多盧麗安們 \n但是台灣跟大陸的關係可不是這樣,如果不是1949年國共的分裂,兩岸應該不至於走到今天非要兵戎相見的局面,特別是在民進黨追求台獨的執政目標下,兩岸人民似乎還是握劍相向,但是在大陸的台灣居民,恐怕已經在經濟和社會融合之下,已經大舉向中國認同移轉。 \n在這種現象之下,如果大陸對讓台灣人開放更多的參政權,那麼未來將會有更多的盧麗安們。特別是未來在政治、經濟、社會加速融合之下,這種台灣人身分認同的移轉,將是無法阻擋的趨勢。(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會長、教授) \n

  • 全球半數女性國會議員 曾遭性別歧視與暴力威脅

    全球半數女性國會議員 曾遭性別歧視與暴力威脅

    女性參政權直到一次大戰後才開始普及,但在許多國家與地區,性別依然不平等。女性的國會議員,做為公眾人物、權力代表的她們,卻經常得面臨這個社會的不友善與威脅。來自瑞士日內瓦(Geneva)一個國際組織的調查,發現過半數的女性國會議員在職期間,都曾遭遇許許多多的性別歧視與騷擾,甚至在網路興起的當下,還得面臨許多無名的「霸凌」。 \n \n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國際國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Union)最新的調查,訪問跨五大洲33國共55名女性國會議員,超過8成的受訪者都表示,她們任內都遭受過一定程度的恐嚇與肢體傷害,有近5成的女性國會議員更表示,她們曾收到死亡、強暴和攻擊的威脅。而且更諷刺的是,這些威脅多半來自自己在國會殿堂的男性同事們,無論是同黨或是反對黨都一樣。什麼樣的人會有這種行為?40歲以下、具有強烈反對派與少數極端組織立場的男性,是最大的組成份子之一。 \n \n最早的近代女性參政權,源自1893年的紐西蘭。第一個歐洲國家允許女性參政的是芬蘭,而全球第一位民選的女性國家元首,來自於1960年斯里蘭卡(Sri Lanka)的總理班達拉奈克夫人(Sirimavo Bandaranaike),出身當地貴族世家的她,在先生於4年前遇刺身亡後承擔起這個使命,本身任期長達4屆18年之久,但今日斯里蘭卡與印度仍是公認的女性地位低落國家。而我國則是在民國36年(1947)頒布的憲法中,正式賦予男女平等的參政權。 \n \n雖然女性參政權已經歷一個世紀,但在高層政治上仍充滿各種性別歧視與暴力,至今仍有許多國家禁止女性參政,或是層出不窮的暗殺與恐嚇,像是印度前總理甘地夫人(Indira Gandhi)與巴基斯坦前總理布托(Benazir Bhutto),兩名傑出的女性領袖雙雙遭遇暗殺。甚至在「民主典範」的美國,44屆總統中從未有女性、就連總統大選期間,各類歧視女性的言論更是滿天飛。如何調整與改善這個社會觀點,應該由我們自身開始做起。 \n

  • 國民黨女性立委批林內閣忽視女性參政權

    國民黨女性立委批林內閣忽視女性參政權

    國民黨女性立委24日在院會高舉標語並提案譴責林全內閣忽視女性參政權,經討論後本案交由朝野黨團協商。

  • 新住民翻轉人生》首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爭取外配公平參政權

    新住民翻轉人生》首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爭取外配公平參政權

     新住民在台灣終於被看見!國民黨新科不分區立委林麗蟬,鼓舞了許多新住民。林麗蟬也勇敢地說出要替在台新住民發聲:「外配拿到身分證還要等10年才有參政權,實在太久了!」 \n 38歲林麗蟬18年前從柬埔寨透過婚姻仲介嫁來台灣,開始聽不懂中文,婆婆在菜市場說「家裡買了一個外籍新娘」跟著笑,後來了解了語意,有好久一陣子不敢出門。 \n 「但公婆是疼我的!」林麗蟬說,最難受是刁難的歧視,記得兒女上幼稚園時,她拿到美容、美髮乙、丙級證照,到美容店應徵洗頭妹,一般學徒8000元,她月薪3000元,請假1天還被苛扣500元,「這種瞧不起,真正刺傷了心!」 \n 這個經驗讓她擔心孩子上學會被欺侮,不想被打倒,給她跨出去的力量,到學校當故事媽媽,開啟新視野。就讀建國科大美容系第1名畢業,接著完成國立暨南大學非營利組織經營管理碩士學位學程,踏進社會服務領域。 \n 「原來我也可以幫助別人!」林麗蟬讓社區發展協會活起來,為社區老人創辦「無字讀書會」,募集二手書等,是第1個獲選全國10大青年的新住民。 \n 「新住民跨越文化的經驗,讓我更有同理心、包容心,這是當志工重要的特質!」林麗蟬說,不愉快的經驗,在她累積了信心後,都轉化成了新能量和動力。 \n 「被提名立委!真的沒想過」林麗蟬說,新住民拿到身分證後,還要10年才能擔任公職及參選,她深知肩負了姊妹們期待改變的期許。 \n 回想媽媽來台探望,罵她當志工又不賺錢,負氣先搭機回家,母女來不及和解,媽媽就往生了,林麗蟬不禁紅了眼眶。 \n 這些日子她馬不停蹄到各地社團座談,聆聽心聲,要為新住民姊妹發聲,心中也有個心願,希望在天上的媽媽看到她的努力!

  • 李鴻源:地制法保障原民參政權

     內政部長李鴻源今天表示,非常感謝朝野政黨支持地方制度法修法,除保障原住民族參政權,也使地制法制更健全。 \n 立法院院會三讀修正通過地制法部分條文,直轄市下轄區由山地鄉改制者,改稱山地原住民區,可辦理自治事項。 \n 內政部晚間發布新聞稿表示,修法重點包括增訂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自治法源及配套規定,劃一地方自治規則備查程序,及明確規範地方民選行政首長連選得連任1屆等規定。 \n 內政部表示,民國99年12月25日縣市改制直轄市後,原屬山地鄉的台北縣烏來鄉、台中縣和平鄉、高雄縣茂林鄉、桃源鄉及那瑪夏鄉改制為區,依法不再實施自治。 \n 為落實保障原住民族政治參與精神,內政部經多次會商相關部會及各直轄市政府,提出地制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讓這5個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及將於今年12月25日隨桃園縣改制直轄市,改制為區的復興鄉,具實施自治法源依據,以辦理區長及區民代表選舉,並享相關地方自治權限。 \n 不過,內政部說,如果要配合今年底7合1(直轄市長、直轄市議員、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與村里長)選舉時程,同時辦理山地原住民區長及區民代表選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及政治獻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仍應儘速完成修法,使直轄市選舉委員會辦理山地原住民區長及區民代表選舉,並讓擬參選人收受政治獻金有法源依據。1030114 \n

  • 原民會:保障原住民族參政權

     原民會主委林江義今天應邀在國民黨中常會報告,報告中強調保障原住民族參政權,若修法來得及,明年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將舉辦區長、區民代表選舉。 \n 中國國民黨下午召開中央常務委員會,邀請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主任委員林江義就「原住民族政策的實踐」提出專題報告。 \n 根據書面報告指出,民國99年五都上路,轄內5個原住民鄉包括烏來鄉、和平鄉、那瑪夏鄉、茂林鄉和桃源鄉,均改制為直轄市「區」,同時喪失公法人地位;由於擔心原鄉改制後,造成邊緣化,發展停滯不前,民意反映希望能夠恢復公法人地位。 \n 對此,行政院會已通過「地方制度法修正草案」,使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成為地方自治團體法人,明訂自治事項,恢復區長、區民代表選舉;若能在明年4月前完成三讀修法,就能在明年底「七合一」選舉時辦理區長、區民代表選舉,屆時將有包括桃園市復興區等共有6個原住民區辦理選舉,以保障原住民參政權。1021211 \n

  • 保原民參政權 藍促速審法案

     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今天表示,行政院院會已通過地方制度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希望立法院儘速審議,保障原住民參政權。 \n 行政院院會通過地方制度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賦予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地方自治團體法人地位,並增訂實施自治的相關配套措施。 \n 行政院長江宜樺表示,依中央選舉委員會建議,為利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配合明年地方民選公職人員選舉期程,辦理第1屆區長及區民代表選舉,修正草案希望於明年4月底前完成修法。 \n 國民黨團副書記長江惠貞、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孔文吉和簡東明下午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孔文吉說,自縣市改制後,部分原住民鄉改成區,區長變為官派,原住民鄉民代表也被廢止,剝奪原住民參政權益,應儘速完成修法改善狀況。 \n 江惠貞呼籲行政院儘快將修法版本送到立法院,儘速進入審查程序,讓七合一(直轄市長、直轄市議員、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與村里長)選舉能適用。1021205 \n

  • 保障原民參政權 內政部提修法

     內政部部務會報今天通過地方制度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修正直轄市原民區實施自治的法源及配套規定,以保障原住民參政權利。 \n 內政部表示,民國99年12月25日縣市改制直轄市後,原屬山地鄉的台北縣(新北市)烏來鄉、台中縣(台中市)和平鄉、高雄縣(高雄市)茂林鄉、桃源鄉及那瑪夏鄉改制為區,依法不再實施自治。 \n 為落實憲法增修條文及原住民族基本法,保障原住民族政治參與,內政部多次會商相關部會及各直轄市政府,在今天下午召開的部務會報,通過修正地方制度法相關規定。 \n 內政部這次修法,將讓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以及將於103年隨桃園縣改制直轄市,而改制為區的復興鄉,具有實施自治的法源依據,以辦理區長及區民代表選舉,並享有相關地方自治權限。 \n 此外,為建立廉能政府,以及民眾對民選地方行政首長及村里長執行公權力的信賴,這次修正案也對地方民選公職人員的停、解職規定進行檢討,未來對因案被判決有罪的地方行政首長及村里長,經依法予以停職後,如參與補選並再度當選者,將繼續予以停職。 \n 有鑑於以往地方制度法對民選地方行政首長及村里長,有關停職、辭職、去職、死亡時的代理人派任資格,並沒有明確規範,導致常有產生恣意指定親屬代理職務的情形,甚至還有派任原鄉鎮市長仍在就讀研究所的兒女代理。內政部表示,為避免流弊持續發生,這次修正草案也增訂,遇有出缺代理情形時,應就中央或地方行政機關相當職務的現職人員予以派任的規定。 \n 內政部表示,這次地方制度法部分條文的修正,將陳報行政院審查後,儘速送請立法院審議。1021107 \n

  • 內政部:可修法保障原民參政權

     內政部次長蕭家淇說,改制直轄市後原住民鄉變為區,為落實保障原住民參政權,可從原住民族自治法立法,或地方制度法修法。 \n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今天舉辦「地方制度法」公聽會,與會人士關注縣市合併為直轄市後,原住民鄉變為區,喪失自治公法人地位,該如何落實原住民族自治精神? \n 蕭家淇說,為落實保障原住民參政權,可從原住民族自治法立法,或是從地方制度法修法,讓原來的原住民鄉公所能恢復民選。 \n 有關5都次級地方行政組織區劃,他表示,改制為直轄市後,台北市維持12區、新北市29區、台中市29區、台南市37區、高雄市38區,行政區域新設、調整或廢止,須有法令規定,這涉及行政區劃法草案,目前已送立法院審議,待通過後就能做行政區域整併。 \n 與會的崇右技術學院助理教授兼財經法律系主任羅承宗說,地方政府有權立法建構地方特別公課制度,並舉雲林縣曾擬對轄區內工廠徵收碳費為例。 \n 蕭家淇表示,特別公課涉及中央和地方權限,行政院環保署認為碳費涉及全國性和區域性,特別公課應有法律明確授權才能徵收。目前立法委員已有相關提案,尊重立法院審議結果。1020418 \n

  • 天堂不撤守-推動不在籍投票 催出過半公投

     核四是否停建攸關核災風險與經濟發展孰重的爭議,筆者在 三月四日專欄文章中除了肯定馬總統與江院長主動拋出公投外,特別指出,「只有催出過半公投 核四才能終局解決」。就催出「有效」公投門檻,朱立倫市長主張推動「不在籍投票」;筆者支持朱市長的提議,因為「不在籍投票」能讓更多人在工作或就學城市「就地」(實際居住地而非戶籍地)投票,應可提高公投票數。但據報導,政府對不在籍投票僅考慮採「國內移轉投票」,而不及於身處海外的公民。筆者認為馬政府既然提出公投,就有責任修法使居住海外公民也可便利投票,在核四公投採納國內移轉投票(不在籍投票)及海外通訊投票。 \n 長久以來,因相關選罷法規定人民「應於戶籍地投票所投票」,將選舉權與戶籍地做出不當的連結,不僅違憲的限制人民參政權的行使,也拉低了投票率,早應檢討。 \n 而核四存廢之所以需要公投,正是因為核四是如此高度爭議的重大議題,原本依賴的代議民主,已不足以代表人民做決定,而必須訴諸直接民意;如果直接民意的代表性不足(投票參與度不高),又如何藉由公投來息紛止爭呢? \n 不論就落實主權在民的規定,或是實際的需求,我們都應儘速修法,在核四公投採納不在籍投票及海外通訊投票。而要探討投票制度,可由憲法第一二九條所揭示的投票四原則─普通、平等、直接、無記名,來評價。 \n 民主社會,參政權可說是「基本權中的基本權」;對於居住地與戶籍地相同的公民來說,投票的難度不高;然而對於外出工作(包括派駐海外的公務員及家屬)、求學的公民而言,就大為不同了。當投票制度讓某些公民實質上難以行使參政權時,憲法保障的「普通」原則就有了莫大的缺憾。 \n 要彌補這個缺憾,對不在籍投票的討論,「國內移轉投票」是較有共識的,也就是在非戶籍地工作、求學的公民,在經過申請之後可以在投票日當天於國內居住地投票。 \n 移轉投票的優點是不干擾憲法所揭示的投票原則,缺點是不同選區的投票對象需儘量相同;全國性公投(如核四),正是適合採納移轉投票的選舉。而通訊投票(以郵遞等方式寄送選票)則可以彌補居住海外公民參政權之不足,讓投票日時在海外的公民,可以行使憲法上的參政權。 \n 反對通訊投票者,其理由不外是通訊投票不能確保投票的秘密性,與「無記名」原則有所扞挌。但是,對於在海外的公民而言,不開放通訊投票,導致他們無法行使參政權,卻真實的違背了「普通」與「平等」的原則,以及憲法中「國家對於僑居國外國民之政治參與,應予保障」的義務。 \n 何況,無記名原則最直接的涵義是開票時的無記名,間接涵義則是投票時的秘密,而這都是為了保障公民真意不受扭曲;如果立法以保障公民真意的虛擬理由,實質剝奪公民的參政權,這豈非捨本逐末?事實上,通訊投票制度早已實施於美、英、日等先進民主國家。 \n 退一萬步言,假使在高度政治性的總統大選,無謂的懷疑在大陸居住的公民或許「無力」行使投票真意;那麼對「人」的選舉或許通訊投票時機尚未成熟,對「事」的選舉卻無此顧慮。核四公投是台灣第一次的真議題公投,這樣低政治性的選舉,絕對適合採納通訊投票,一則讓居住海外的公民行使參政權,另則有利跨過公投門檻。 \n 投票是「主權在民」的彰顯,而核四公投的民主意義甚至不亞於四年一次的總統選舉,它正是實踐國民主權的契機。在這樣的契機下,馬政府應盡全力修法讓核四公投採納國內移轉投票及海外通訊投票。先由核四公投讓人民有機會了解不在籍投票與通訊投票的運作,以後或可落實在全國性選舉中。 \n 總之,要讓核四止爭定紛,絕非降低公投門檻,而是「淨空」投票阻礙,努力催出公投門檻,充分提供人民核四續建的利弊得失資訊,投出睿智的選擇。推動不在籍投票,納入海外通訊投票,正是還權於民,讓海內外的公民聲音,能夠反映在公投的最佳民主實踐。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熱門話題-新移民參政權 不應被剝奪

     目前在台灣有四十五萬的新住民及四十二萬移工,其中有十九萬人今年成為首投族,然而,根據《國籍法》規定,這些已取得台灣身分證的人,還得再過十年才能擁有擔任公職或參選的資格。筆者認為,這項規定其實已違反我國憲法,在第三條中既已明確指出國民的意義--凡具有中國國籍者,就是中華民國國民,當新住民花了四到六年的等待,取得身分證後如同完成「歸化」程序,便已成為台灣國民,理當獲得完整的公民權。 \n 但現行的《國籍法》卻排除了新移民的參政權、任公職權等基本權利,台灣自許為人權立國,其理念訴求不該淪為口號化!基於人權普世價值的追求,這樣的「差別待遇」,不僅分裂了多元的族群社會,顯現出社會排外情結底下的出生地歧視與種族歧視,如同將新住民分門別類,階級劃分,相較於國際上有高達十九個歐洲國家都願意開放,給予合法居留三到五年的外國人享有地方政治權,台灣卻對新住民存有諸多限制,國家猶如以「公僕」的角色,「主僕易位」地直接拒絕並否定特定「公民」的地位,甚至明文確立特定群體是「次等公民」。 \n 隨著新住民人口逐漸增加,未來新台灣之子也將成長茁壯,但社會現狀卻充滿著不公平待遇,甚至是由國家機制所帶頭影響,若台灣真做為「尊重多元族群的社會」,便不應該以歧視或汙名化少數人,訂定這些與人權價值背道而馳的政策,使得台灣人權蒙羞。

  • 許榮淑等仆街 抗議連署剝奪參政權

    許榮淑等仆街 抗議連署剝奪參政權

     獨立總統參選人連署昨天截止收件,包括人民最大黨主席許榮淑、明月聯盟發起人李幸長等五組參選人昨一早就赴立院門口,改以卅萬張冥紙代替連署書,撒冥紙、演出「仆街」行動劇,質疑連署規定違憲並剝奪人民參政權。 \n 過去四十五天的連署作業期間,許榮淑等五組連署人馬幾度質疑連署門檻過高、違反個資保護規定,昨天五組參選人再度赴立院抗議。 \n 許榮淑指出,連署規定需取得廿五萬份,違反憲法中「中華民國國民年滿四十歲者,得被選為總統、副總統」規定,政府應立即取消不合法規定,保障人民參政權。 \n 李幸長也說,按照連署規定,台灣只有資產階級才可能選總統,沒錢、沒勢者根本沒有機會,自己也確定無法達到參選門檻;他並呼籲民眾在選立委時,將票投給藍綠之外的小黨,因為許多小黨才能真正代弱勢者發聲。 \n 中選會昨晚表示,收件截止前共有兩組被連署人提出連署書件,包括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與林瑞雄提出四十六萬三千五百廿九份,以及林金瑛、石翊靖提出三百八十八份。 \n 中選會表示,依法連署人數需達廿五萬七千六百九十五人,中選會將於本月十四日前完成查核作業,並於十五日公告連署結果,未達連署人數二分之一以上者,將不發還保證金一百萬元。

  • 《全球財經周報-中東》沙國婦女的參政夢

     新聞提要:「阿拉伯之春」民主風潮為沙烏地婦女捎來春天,沙國國王在改革壓力下宣布開放女性參政,但從女人開車迄未解禁來看,沙國女權仍有待伸張空間。 \n 阿拉伯世界風起雲湧的茉莉花革命浪潮,雖未撼搖沙烏地阿拉伯王權,卻將沙國婦權往前推進一大步,沙國國王阿布杜拉9月底宣布,2015年起賦予女性地方選舉的投票權與參政權。不過在伊斯蘭傳統禁忌下,沙國婦女仍無開車的自由,日前還傳出有女性因駕車上路被判鞭刑,部分婦女質問,連開車都不准,如何參選? \n 除開放婦女參政外,阿布杜拉國王同時宣布,女性也可獲指派進入供王室徵詢公共政策意見的諮詢委員會。高齡87歲的阿布杜拉對諮詢委員會指出,「我們不願讓沙烏地社會的婦女角色被邊緣化。」 \n 這道諭令讓沙國朝男女平權跨出重大一步,沙國女性對此表示肯定,除歸功於有志之士長期推動女權,呼籲成立更具代表性的政府外,他們認為今年初以來席捲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化浪潮更發揮臨門一腳的作用。 \n 解禁 恐有變數 \n 沙國歷史學家及與女權運動者法斯(Hatoon al-Fassi)表示,「或許是阿拉伯之春,或許是沙國社交媒體的力量,或許是沙國婦女不再沉默所致。」 \n 雖然政治運動人士讚揚沙國王室的改革行動,但國王說要等到下一次選舉,即2015年才開放婦女投票參選,他們擔心夜長夢多,屆時恐怕會出現變數。一些婦女則質疑,她們連開車的權利都沒有,又如何參加競選? \n 就在阿布杜拉宣布允許女性參政後沒幾天,名叫夏瑪的婦女因7月間在吉達駕車違反伊斯蘭戒律,被判處10下鞭刑。單親媽媽哈里里在婦女喜獲投票權的當天,因多次親自上路爭取開車權而遭司法審訊,她大吐苦水說,自己請不起司機接送孩子上下學。 \n 部分分析師指出,阿布杜拉國王選擇從解除婦女參政禁令推動改革,是因其阻力較小,若允許婦女開車,勢必遭到伊斯蘭教士與親王強烈反對。 \n 父權 最大挑戰 \n 此外,不少沙國人曾大聲疾呼,諮詢委員會的150名成員應全數透過選舉產生,而非經由指派,如今國王宣布讓女性加入,推動政改人士擔心沙國政府會以融合為藉口,拖延實施全國性選舉的時程。 \n 即便有新法加持,多少婦女真能行使參政權不得而知。沙國婦女生活許多層面受到父親、丈夫乃至兄弟等父權控制,像外出旅行或做生意都得經過男性監護人的許可。 \n 沙國婦女直到2001年才有身分證,很多人原本盼此後女性能爭取到更多參與公共活動的自由,但這個希望還是落空。沙國的司法制度仍禁止女律師站在法庭辯護,此外為解決婦女高失業率問題,今年6月國王頒令女用內衣店只准雇用女店員,也免除過去婦女得向男店員買內衣的尷尬,但至今依然沒有落實。 \n 儘管沙國改革牛步化,但有婦女樂觀認為,她們取得投票和參政權後,就有機會改革禁錮婦女的大大小小清規戒律。 \n 對沙國女性終於有參政權,首都利雅德的教育學教授巴克爾說,「那還不足以改變大多數婦女的生活,我們期待更多的變革。阿拉伯之春意味世事在變,執政者須傾聽人民聲音。」

  • 施促廢連署門檻

    施促廢連署門檻

     獨立總統參選人今天起可向中選會申請成為被連署人,紅衫軍發起人施明德昨天高分貝批評連署門檻過高,嚴重剝奪公民參政權。他要求朝野兩黨立即修法廢除《總統副總統選罷法》有關連署門檻規定,否則將「有所動作」。媒體問是否代表參選總統?施明德則說,「今天沒有答案」。 \n 施明德昨天下午在記者會上完全未提及是否參選,僅聲色俱厲痛批選罷法規定總統參選人的公民連署門檻過高,是在「保障兩顆爛蘋果輪流執政」。 \n 他說,自己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中「無役不與」,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總統直選,但今天選罷法不合理的高連署門檻,嚴重侵害公民參政權,讓參選總統變得幾乎不可能,施要求朝野黨團立即修法廢除連署規定,趕在今年選舉期間生效,否則他將為了公民參政權「奮戰不已」。 \n 當被問到是否會向中選會登記成為總統被連署人,施明德語帶玄機地說,「明天不會,廿號以前會不會不知道。」至於與宋楚瑜合組第三勢力的可能性是否存在?施明德則說,他在月初聽見親民黨人士的偏激言論後,決定不介入泛藍鬥爭,已取消與宋見面的計畫。

  • 民主黨不認輸?控為泰黨違規

     泰國即將下台的執政黨「民主黨」在選舉失利後,八日採取法律行動,指控獲勝的「為泰黨」允許遭禁止參選的政治人物參與競選活動,因此要求「選舉委員會」建議解散「為泰黨」。 \n 「為泰黨」是泰國遭政變推翻的前總理戴克辛在後操控,「民主黨」的動作,讓人聯想起過去的事。戴克辛於二○○六年遭推翻後,他創建的「泰愛泰黨」也在次年遭法院解散,一百十一位執行委員全遭褫奪五年參政權,現在「民主黨」提出的指控,顯然就是指前述遭剝奪參政權的人參與了競選活動。 \n 戴克辛後來遙控組成「人民力量黨」,在二○○七年的選舉獲勝,但先後兩任總理薩馬及頌猜都被法院判下台,「人民力量黨」也被以賄選為由判決解散。現在「為泰黨」前身就是「人民力量黨」。 \n 相對的,當時「民主黨」也被人指控賄選,而且提出相當堅實的證據,但是法院最後卻取消控罪。

  • 專家傳真-正視移民參政權

     美國總統大選將屆,總統歐巴馬被質疑不在美國出生、不是美國人,因而不具總統參選資格的移民參政權議題被挑起,直到白宮公布歐巴馬的美國出生證明,風波始告平息;我國與美國同為移民社會,近來有許多大陸與外籍配偶等新移民移入,我國法律對新移民參政權的限制是否合理,關乎族群融合與國家發展,實為政府與社會大眾應予重視的課題。 \n 我國法律對新移民參政權的限制,不僅是尚未歸化取得我國籍的外國移民,無法享有選舉權、被選舉權等任何參政權;即便是已歸化取得我國籍的外國移民與經許可在臺灣地區定居設籍的大陸地區人民、香港澳門居民,仍必須在歸化與設籍滿10年後,始能參選公職與擔任公務員。我國的新移民曾前仆後繼爭取參政權,但始終徒勞無功。 \n 旅居我國20多年的美國律師文魯彬,長期獻身臺灣環保運動,8年前放棄美國籍歸化為我國籍,2年前參選立法委員卻遭臺北市選舉委員會以歸化我國未滿10年,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不受理其參選立委的登記,文魯彬提起訴願與行政訴訟皆遭駁回。 \n 無獨有偶,大陸配偶謝紅梅於於民國87年設籍新北市,90年參加初等考試及格至臺北市任國小書記,卻遭臺北市政府以設籍未滿10年,依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令其離職;謝紅梅提起訴願與行政訴訟,經法院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大法官以釋字第618號解釋認為,大陸地區人民在臺設籍未滿10年不得擔任公務員的法律合憲。 \n 有憲法學者從人性尊嚴的角度分析新移民參政權開放爭議,直指參政權等政治權利是人性尊嚴的基礎,如無選舉權、被選舉權與擔任公務員等參政權,新移民無法參與政治運作,其基本權利必然為政治體系忽略,而無從保障其人性尊嚴。 \n 不過,大陸地區長期與臺灣地區分治對立,大法官基於維護臺灣地區國家安全與民眾福祉等理由,認定大陸地區人民須在臺設籍滿10年始能擔任公務員的法律合憲,實有其歷史背景。 \n 另一方面,先進國家為吸引專業人才、避免人口負成長、促進移民國家認同與多元社會融合,均適度將專屬國民的參政權,賦予或考慮賦予外國新移民享有。英國開放非國民享有一定程度參政權,歐盟會員國國民得在其他會員國行使所在國地方選舉或歐洲議會選舉權,日本正式提出議案賦予永久居留的外國人參與地方選舉,都是先進國家適度開放新移民參政權的著例。 \n 在全球經濟區域整合的趨勢下,為爭取人力資源,先進國家莫不以充分與理性的討論形成共識,適度賦予新移民參政權,讓新移民透過參與政治運作,保障自身權利與凝聚國家認同,促進社會穩定與國家發展。 \n 我國正面臨少子化危機,新移民實為國家發展的活水。為讓新移民齊心為我國經濟與社會發展努力,首要之務應是讓新移民透過適度政治參與,瞭解並認同我國的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就此我國可借鏡英國、歐盟與日本,考慮對於已取得永久居留權的新移民,或其他在我國連續居住滿一定時間的新移民,賦予其享有適度的參政權。 \n 我們建議,在無損國家安全的情況下,初期可考慮對已歸化取得我國籍的外國移民、經許可在臺灣地區定居設籍的大陸地區人民及香港澳門居民、尚未歸化取得我國籍但已取得永久居留權的外國移民及我國國民的外籍配偶等與我國有緊密關係的新移民,開放其直接享有村里長、鄉鎮市長等地方自治團體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這些公職不觸及國家安全事務且接近新移民生活地域,可避免新移民享有參政權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疑慮,並使新移民透過參與基層選舉瞭解並認同我國政治制度。另外,亦可考慮開放前述新移民可報考基層特考擔任較低職等的公務員,讓新移民透過參與無涉國家安全的基層政府運作,更加瞭解並認同臺灣社會,促成我國新舊移民的融合與共生共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