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友寄隆輝的搜尋結果,共27

  • 又見日本富男 Makiyo爆密戀「鋼砲總裁」!

    又見日本富男 Makiyo爆密戀「鋼砲總裁」!

    藝人Makiyo自發生醉毆小黃運將風波後,與日籍男友友寄隆輝感情也告終,如今已單身5年,期間又適逢Ma媽媽癌逝,讓向來依靠母親照顧的她不得不學著獨立,但也因沒有愛情滋潤又思念亡母,讓她三度萌生輕生念頭,所幸近來她的孤單生活似乎出現曙光,被目擊和一名身高不高但精實的日籍鋼砲男互動親暱,疑密釀新戀情。 \nMakiyo這幾年感情、事業兩頭空,過去堪稱「小惡魔發電機」的她,近年也少有緋聞,然據《壹週刊》報導,上個月20日晚間,Makiyo被目擊一身休閒還素顏,跟一名年約30多歲的男子在台北市長安西路喝咖啡,顯然在男方面前沒什麼包袱,隔天晚上兩人又到大安路巷內吃燒烤,席間氣氛歡愉,Makiyo更破戒喝了杯生啤酒,她更不時掩嘴輕笑、深情凝視,盡展小女人姿態,也讓兩人之間滿布曖昧氛圍。 \n據悉,該男子為日本籍,來台經商,年約34歲,身分則不同凡響,目前在日本某保養品牌擔任總裁,兩人是去年在Gackt的生日派對上認識,之後密切來往,然面對新戀情傳聞,Makiyo的經紀人僅低調回應媒體,表示兩人只是朋友。 \n★自殺警語 \n中時電子報提醒您, \n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機會: \n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 \n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n

  • 友寄逐出境 10年不得來台見Ma

    友寄逐出境 10年不得來台見Ma

     藝人Makiyo與日籍友人友寄隆輝毆傷運將被判緩刑確定、交付保護管束,台北地檢署昨天上午傳喚兩人。其中友寄被驅逐出境,由移民署帶至桃園機場搭機返回日本大阪,十年內不能再來台灣;Makiyo因已入籍台灣,須接受保護管束,緩刑期間要每月向觀護人報到;兩人昨日先後報到,並沒有碰到面。 \n 友寄隆輝昨天到北檢完成報到後,十時被上銬送往移民署,他全程表情凝重,但私下表示:「惹了那麼大風波,實在很無奈!」、「有機會很想再來台灣!」 \n 取得台灣國籍的Makiyo,則須接受保護管束,她因酒後惹事,觀護人要求她節制喝酒。Makiyo受訪時,否認和友寄交往,表示雙方只是好朋友,祝友寄一路順風,以後若有需要也會幫忙。 \n 友寄隆輝昨天在律師、媒體友人陪同下,先向北檢執行科報到,他原本認為自己犯的是輕罪,希望能限期離境,但檢方審核他在台灣沒有經濟來源,只能靠友人資助,決定驅逐出境。 \n 友寄在移民署等候前往機場時,託友人買了牛丼當午餐,胃口不錯的他很快吃完,而在發現休息室電視播送他的相關新聞時,由座位上站起來緊盯著畫面,還不斷請隨行的翻譯解釋內容,時而皺眉、時而苦笑;移民署下午將他送往機場櫃台報到,搭乘華航CI-158班機前往大阪。 \n 下午二時五十分,移民署官員兩邊攬著友寄隆輝的手臂,一步步將他戒護至機場櫃台,開始接受安檢搜身及護照查驗。 \n 等待登機時,友寄又被送往移民署「照護室」短暫休息,因天氣有些炎熱,他喝了一瓶押送人員買的沙士解渴,下午五時被押往A6停機坪,在進入空橋前,友寄回身鞠躬,向移民署人員點頭,並說了一聲:「謝謝」。 \n 台北地檢署表示:依照「入出國及移民法」第十八條及「禁止外國人入國作業規定」,在臺已有犯罪紀錄的友寄隆輝,未來十年內無法再來台灣。 \n 友寄隆輝、今年二月,在信義區搭計程車時,與林姓司機因車資糾紛,兩人以腳踹踢林頭、胸部等處,導致林腦膜下腔出血重傷,Makiyo最初還曾說謊硬拗,後來行車紀錄器曝光,被各界撻伐指責,Makiyo和隨行的另二名女星的演藝事業都遭到沉重打擊。

  • Ma誇他「勇於接受」 友寄茫然落淚

     友寄隆輝五日被遣送回日,他近鄉情怯、情緒沮喪,「戴手銬,是我一生最大恥辱」。前晚,他和友人徹夜話別,想到恐無法再和Makiyo見面,以及回日後工作沒著落,他茫然落淚。 \n 和Ma還是情侶嗎?他說「是好朋友」,昨天他上機前和她通話,她誇他是「勇於接受的朋友」,彼此都說從情人降成朋友,但友寄的友人說:「他還是深愛著她,應該還是男女朋友!」 \n 友寄前晚訴苦:「回日本,我很茫然,離開八個月,過去的工作環境也變了,不知道還找不找得到工作?先回大阪媽媽家吧。」沒在離台前探望被他毆打的林姓司機,是他最大遺憾,「沒去,是因為不知會被驅逐,或是保護管束,等確定被驅逐後已沒時間了。」 \n 被移民署押解遣回,他很擔心畫面被日本媒體引用,給家人再一次傷痛,返鄉之路走得落寞、心亂。離台前,也沒能和Ma見一面,僅通電話道別,「未來我們會怎樣,感情會不會有變化,我沒有把握。愛是心裡面的層次,不只掛在嘴上,對她,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n Ma昨說:「少了一個朋友,有失落感。這八個月來,他勇於接受,什麼事情都可接受,這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承擔的,他是一個很棒的男生,我要學習他可以『接受』難關的態度。」 \n 友寄為Ma毆傷林姓司機,他坦然面對台灣法律,三度在媒體前以五體投地跪拜道歉,他為她扛下所有責任,也因愛她、在新聞節目中公開從去年十二月四日正式和Ma交往,「我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Ma昨說:「當初是往這方向走,但出了事,沒繼續。」他為愛義無反顧,Ma媽昨笑他是「傻男人」。 \n Ma暫時被禁止出國,但她計畫和媽媽赴日探望奶奶、為亡父掃墓,會趁便看友寄嗎?她說:「應該不會,我們去橫濱,他在大阪。」似乎郎有情、妹已無意了。

  • 社會傳真機-友寄驅逐出境 Ma須定期報到

    藝人Makiyo與日籍友人友寄隆輝毆傷運將宣告緩刑確定、交付保護管束,台北地檢署今(四)日上午將傳喚兩人執行。由於友寄是日本人,將被驅逐出境,檢察官將在訊問後,交由移民署專勤隊帶往機場辦離境手續,依規定友寄十年內不得再入境台灣。Makiyo不需被驅逐出境,但她之後每個月要定期向觀護人報到。

  • Ma案定讞 友寄恐遭驅逐出境

     藝人Makiyo與友寄隆輝酒後毆傷運將林余駿案,因高檢署不提上訴,兩人均獲緩刑,期間交付保護管束定讞。由於法律規定,外國人犯罪受保護管束,可以驅逐出境替代,所以具有日本國籍的友寄隆輝可能會被驅逐出境。台北地檢署發言人黃謀信說,檢方俟收到定讞卷證,執行檢察官會依法審酌處理。 \n 由於法律規定外國人受保護管束,「得」以驅逐出境代替,似乎沒有強制一定要驅逐出境。但一般而言,外國人因犯罪受保護管束,絕大多數都會被驅逐出境,因此友寄隆輝能不能留在台灣,需視執行檢察官的決定。

  • 社會傳真機-檢不上訴 Ma與友寄緩刑定讞

    藝人Makiyo與友寄隆輝酒後毆傷運將林余駿案,台灣高等法院依普通傷害罪判兩人緩刑,高檢署已收到判決書,決定不再提起上訴,因此只要十天的上訴期限一過,兩人即獲緩刑定讞。另林余駿與友寄在高院審理期間,也已簽下和解協議,林同意撤回一切訴訟,雙方達成和解。

  • 二審駁回檢上訴 Ma、友寄傷害罪緩刑

     藝人Makiyo與友寄隆輝酒後毆傷運將林余駿案,台灣高等法院一日二審宣判,合議庭同樣認定兩人沒有重傷害的故意和結果,駁回檢察官上訴,維持原判;依普通傷害罪判友寄有期徒刑一年,緩刑四年。Ma有期徒刑十月,緩刑三年,期間交付保護管束。檢方如不服,還可上訴。 \n 如果檢察官不上訴,Makiyo和友寄隆輝就此緩刑確定,將由檢方斟酌如何執行保護管束,日本籍的友寄可能以驅逐出境替代;但Ma媽已替Ma申請到中華民國身分證,雙重國籍的她須留在台灣。 \n 合議庭指出,依病歷的彩色頭部照片,發現林余駿頭皮沒有任何破皮出血痕跡;且友寄行凶也只不到一分鐘,甚至有阻止Ma踩踢林,難認兩人有重傷害犯意。 \n 判決書指出,檢察官主張兩名被告都是犯重傷害未遂,又認為被害人傷害到「嚴重缺損」程度,已有矛盾;加上林余駿的傷勢也沒有達五官、肢體或生殖失能的「嚴重缺損」法定要件,合議庭認為檢察官上訴沒有理由,仍維持原緩刑判決。 \n Ma是在二月二日夜間跟友寄隆輝和湘瑩(王湘瑩)、曾慧瓊(ㄚ子)酒後搭計程車到寒舍艾美酒店,因運將林余駿不願照她的意思開快車,憤而要換車並阻止湘瑩付車費,運將自衛誤觸她的右肩,引發衝突;友寄見運將下車和Ma理論,護花心切出手把林撂倒,還和Ma輪流踹人,造成林腦震盪、胸部挫傷,送醫急救。

  • 「別再約我喝」Makiyo戒酒 二審盼減刑

     Makiyo、友寄隆輝昨日為酒後打傷運將林余駿案到台灣高等法院出庭,公訴檢察官呂丁旺堅持兩人是重傷未遂,應從重判刑,但Ma和友寄都表示當時酒醉,沒有要重傷或殺害運將的意思,請求宣告緩刑,並再度表示歉意。審判長庭末諭知全案辯論終結,八月一日上午宣判。 \n 庭訊結束後,Makiyo在Ma媽的陪同下表示,今後不需要再喝酒了,已完全戒酒,希望「大家不要再約我喝酒」,也希望法官能給她自新機會,判她比一審更輕的刑責並給予緩刑。 \n 今年二月初,Ma跟友寄和湘瑩、ㄚ子,酒後和林余駿因車資起口角,友寄出手把人撂倒,再和Ma兩人輪流踹人,造成林腦震盪、胸部挫傷。 \n 檢方用重傷害未遂罪起訴Makiyo和友寄,一審法官改用普通傷害罪,將Makiyo判有期徒刑十月、緩刑三年;友寄判刑一年、緩刑四年,緩刑期間皆交付保護管束。林余駿因已和兩人以三百萬元和解,沒有再上訴,但檢察官不服一審變更起訴法條,上訴二審。 \n 高院昨日開庭,合議庭應檢方要求當庭勘驗案發時的行車記錄器畫面,雙方就Ma、友寄的主觀犯意究竟是致人於重傷還是普通傷害,各執一詞。 \n 檢察官解釋友寄一個成年男子在十二秒內可踩被害人多少次,旁人無法想像,堅持兩人是重傷未遂,強調兩人犯案後還指司機摸Ma,卸責態度非常明顯,請求合議庭從重量刑。 \n 友寄重申承認原審判的普通傷害罪,不解為何已認罪,已與被害人達成三百萬元和解,檢察官還要上訴;現已和Ma付清和解金,希望合議庭維持原審判決,給他緩刑自新的機會。 \n Ma則說事情起因於她喝醉酒,沒想到後果這麼嚴重,五個月來她學到很多事情,反省要控制自己的情緒還有喝酒的行為,希望法官比一審判更輕並宣告緩刑,讓她可以養家、工作,「還有後路可以走」。

  • 檢:Ma、友寄重傷未遂

    檢:Ma、友寄重傷未遂

     藝人Makiyo與日籍友人友寄隆輝酒後踹傷運將林余駿案,高等法院廿日首度開庭;檢察官當庭表示兩人對運將的傷害「非常嚴重」,重傷未遂的事實明確,不應用普通傷害罪判刑。Makiyo與友寄還是當庭認罪,但友寄表示他已認罪、和解,無法理解檢方為什麼要上訴? \n Makiyo昨日在庭上聲請解除限制出境,表示想回東京探望年事已高的奶奶,受命法官回應合議庭會另行分案處理。而陪同友寄出庭的友人葛樹人則轉達,友寄已在台灣四個多月,很想回家,希望趕快解決官司。 \n MaKiyo二月初跟友寄隆輝和湘瑩(王湘瑩)、ㄚ子(曾慧瓊),酒後和林余駿因車資起口角,友寄出手把人撂倒,再和Makiyo兩人輪流踹人,造成林腦震盪、胸部挫傷。 \n 檢察官用重傷害未遂罪起訴Makiyo和友寄,一審法官認為兩人沒有重傷害犯意,也沒有造成林重傷害,改用普通傷害罪,將Makiyo判有期徒刑十月、緩刑三年;友寄判刑一年、緩刑四年。林余駿因已和兩人以三百萬元和解,沒有再上訴,但檢察官不服一審變更起訴法條,上訴二審。 \n 高院昨日下午首度開庭,重點在聽取檢方上訴意見;檢察官表示兩人對司機的傷害非常嚴重,受傷部位集中頭、胸部,尤其頭部的施力點最明顯,重傷害未遂事實明確。友寄律師魏憶龍表示,友寄之前已經用在日本象徵最大誠意的「五體投地」兩度表達歉意,也多次去醫院探視,希望台灣社會給他一個自新的機會。

  • Ma餘波 被毆運將告友寄誹謗

     日籍男子友寄隆輝被控毆傷運將林余駿案,由於林余駿不滿友寄曾在記者會說:「司機用左腳踢他」,林認為友寄說謊,控告友寄及Makiyo經紀人王宇笙涉嫌誹謗。台北地檢署昨天首度開庭,雙方各說各話,未能達成和解,檢方將擇期再開庭。 \n Makiyo和友寄隆輝涉嫌毆傷林余駿,一審變更檢方起訴的重傷害未遂罪,改依普通傷害罪判友寄一年、Makiyo十月,宣告兩人緩刑。但檢方提起上訴,且林控告友寄誹謗,雙方糾紛仍未平息。友寄昨天在律師、翻譯陪同下出庭,對媒體追問始終沉默不語,王宇笙則低調說「謝謝關心」。 \n 林余駿妻子表示,丈夫從電視上看到友寄說他踢人,「反應很大」,連孩子都難以接受。她說,原本丈夫預計本月中旬要開刀,但他擔心手術成功率,遲遲不敢動刀,目前仍在家復健,他擔心無法開車影響生計,脾氣不穩定。 \n 林妻說,丈夫有椎間盤突出問題,無法起腳踢人。林的律師周武榮說,提告除要捍衛林的聲譽,另要追究當初記者會是由誰主導,誣指林踢人的新聞稿是誰所擬,友寄是否知道新聞稿內容?據了解,友寄堅稱,當天他也被林左腳踢到,有驗傷單為證;王宇笙則說,召開記者會前曾問過律師意見,友寄也說有被司機踢到。

  • Ma案北檢上訴 湘瑩、ㄚ子緩起訴

     藝人Makiyo與日籍友人友寄隆輝毆打林姓運將案,仍有後續發展!台北地檢署認為,友寄腳踹運將頭部,涉有重傷害犯意,而台北地院未傳喚目擊證人、調閱書證,即逕行認定運將頭部受傷原因係出於跌倒、翻滾所致,判決認事用法違誤不當,違反法律專業,昨天提起上訴。 \n Makiyo獲悉北檢上訴,心情不佳關在房間沒出門,Ma媽說:「我們沒話可說,擔心也沒用,要面對,她現在關在房間做運動,未來走一步算一步。」 \n 友寄律師魏憶龍說,尊重檢方職權,沒有任何意見,友寄會履行先前所提的「願意道歉、願意認錯、願意盡力賠償、願意接受法律制裁。友寄友人葛樹人表示,友寄前天收到林姓司機委任律師加告他誹謗罪後,心情很不好,已做好十四日開庭準備。 \n 另藝人湘瑩、ㄚ子涉嫌偽證案,檢方以兩人犯後均坦承犯行,給予緩起訴處分,期限一年,各須繳交八萬元、十二萬元處分金。 \n 前松山分局三張犁派出所長楊國昌,擅將目擊者的行車紀錄器錄下的案發畫面,交給記者播放,涉嫌洩密罪。由於楊員坦承,且受行政懲處,檢方給予緩起訴,期限一年,須繳交三萬元處分金給國庫。 \n Ma經紀公司疑涉教唆偽證案,檢方查無具體犯罪情節及特定犯罪嫌疑人,予以簽結。松山分局員警葉鴻昇未將蒐證光碟附卷移送檢方,被控湮滅證據罪,檢方認定葉員沒有湮滅證據犯意,亦予簽結。 \n Makiyo和友寄二月初與林姓計程車司機口角,兩人憤而腳踹林某頭、胸部等處,導致林腦膜下腔出血、腦震盪等傷害。北檢依重傷害未遂罪起訴兩人,各求刑六年、四年。但台北地院變更起訴法條,改依普通傷害罪判處友寄一年徒刑、Ma十月徒刑,並宣告兩人緩刑。 \n 檢方認為,法院未審酌林某傷勢集中於頭部及胸部,顯非翻滾所致;且醫院看護紀錄亦記載林曾說「那個日本人好狠」,應論友寄為重傷害不確定故意之未遂犯、Makiyo為重傷害故意的承續共同正犯。 \n 檢方並批評承審法官未處理變更檢察官引用法條之事項,亦未曉諭檢方聲請證據調查,有「訴訟突襲」之虞,也沒有依職權調查傳喚被害人及目擊證人到庭作證、且不調查帽子上鞋印等證據,判決違反法律專業,違誤不當。

  • 改依普通傷害量刑 法界:合理

     因為毆打計程車司機林余駿的友寄隆輝與Makiyo,原被檢察官依重傷未遂罪起訴,合議庭改依普通傷害罪量刑,主要是審酌林沒有出現身體機能毀敗或嚴重受損一肢以上機能傷勢,且參考最高法院判例,友寄與Makiyo加害當時並沒重傷的故意作判斷;法界普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n 法界實務人士指出,當初檢察官用重傷未遂罪起訴,在實務界曾引發討論,大多數都認為本案以重傷未遂起訴,似乎趨於民粹。北院昨日變更法條,只是導回符合司法實務主流見解,「如果法官用重傷未遂罪論處,才真的是新聞。」 \n 承審本案的合議庭,特別在判決書中,就變更法條做了詳細說明。指根據最高法院五十五年的判例意旨,使人受重傷未遂與普通傷害的區別,應以加害時有無致人重傷的故意作判斷。被害人受傷部位及加害人所用兇器,有時雖可作為認定有無重傷故意的心證,卻不能據為絕對的標準。 \n 就本案看,林余駿雖遭友寄、Makiyo毆打,有頭部外傷併頭皮擦傷、蜘蛛網膜下腔出血、硬腦膜下腔出血與腦震盪、左胸腔部骨膜斷裂及胸部挫傷等傷害,僅能認定二人有傷害的事實。 \n 根據北醫醫生林恩源的證詞,林余駿在急診送醫及其後續治療過程,都不曾出現或已出現毀敗或嚴重減損視能、聽能、語能、味能或嗅能,也沒有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肢以上機能,或存有何於身體、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的傷害。

  • 友寄想開餐廳 Ma擬出國發展

     藝人Makiyo、友寄隆輝昨日得知獲緩刑宣告後,都感謝法官能夠給他們自新的機會,友寄更發表書面聲明,感謝善良的台灣人民能夠重新原諒他。他的律師說「沒有意願提上訴」;Makiyo的律師則說,對交付「保護管束」,將等收到判決書後,再研究是否上訴。 \n 友寄與Makiyo昨日都沒有到法院聆聽判決,友寄在得知結果後,在委任律師魏憶龍的事務所開會商討,透過魏憶龍回應,尊重判決結果,沒有意願提起上訴,希望整個事件快點落幕。魏憶龍還說,友寄會遵照先前所提的「四個願意」,去履行「願意道歉、願意認錯、願意盡力賠償、願意接受法律制裁。」 \n 友寄說,要取得林先生與他的家屬原諒,是件困難的事,「我想是我的不夠好,這方面會請台灣的朋友安排,在適當時機當面向林先生及其家人致上最誠懇的歉意。」 \n 友寄的台灣友人葛樹人表示,友寄接受判決結果,也會留在台灣,直到境管解除,想開大阪燒餐廳,友人承諾投資二百萬,「這一切還是要看他能不能拿到工作證,對方是否還要再上訴。」 \n Makiyo的律師徐鈴茱說,Makiyo得知判決結果後,心情平靜,並說很謝謝法官給予自新機會,她希望司機能早日康復,也會持續關心司機的健康狀況。Ma媽昨看電視得知判決結果,還是很難過,擔心對方再上訴,希望這件事盡快落幕,回歸正常。 \n Makiyo盼回歸正常生活,台灣工作證遭取消,打算到星馬、大陸發展,但律師說:「既然變更起訴,針對工作證部分,我們會再提訴願,也會申請解除限制出境。」 \n 林姓司機是否再上訴,委任律師周武榮說,「林先生再過幾天就要開刀,我已經請他回去問醫生,醫療費是否增加,因這是附帶民事的判決,如果費用拉大,就會考慮再上訴,如果沒有,就讓這件事盡快落幕。」「重傷未遂」改為「普通傷害」宣判,周律師說實務上能接受,林姓司機在判決前已有心理準備。 \n 因捲入這起事件,藝人「ㄚ子」淡出演藝圈兩個月,她的媽媽表示,她都在家學做菜,也懺悔做錯事,盼演藝圈再給她機會。

  • Ma否認教唆毆人 司機妻斥瞎話

    Ma否認教唆毆人 司機妻斥瞎話

     Makiyo和友寄隆輝毆傷計程車司機林余駿案,五日開言詞辯論庭,二人再次認罪,懇求合議庭從輕量刑,給予自新機會。司機林余駿的妻子林美君,昨首次和兩人對簿公堂,雖民事已和解,她在庭內未對科刑表示意見,在庭外卻公開痛斥友寄和Makiyo法庭內「強詞奪理,睜眼說瞎話,不可原諒。」為這件傷害案未來發展埋下不可預料的變數。 \n 公訴檢察官在庭上仍對友寄Makiyo分別求刑一年四月、二年,緩刑四或五年。林余駿的律師,則對二人的科刑不表意見。審判長諭知四月廿六日宣判。 \n 合議庭昨日逐一勘驗行車紀錄器等光碟畫面和監視錄音,還原案發現場情況,也讓雙方表示意見。 \n Makiyo坦承案發當時,她確實說過「過來啊、過來啊」、「揍他」等話。她解釋,在車上和司機發生爭執,且司機碰到她的肩,下車後還是很生氣,「揍他」只是情緒上的發洩,喝酒後會亂叫亂吼,絕對沒有指示別人動手。 \n Makiyo還說,她記得衝太快跑過頭,用腳「劃」到司機,後來因手機和包包不見,才沒有替司機叫救護車。她因距離較遠沒有看見友寄打人,印象中友寄好像有抬腳。友寄則說,Makiyo和司機在車上發生激烈爭吵,林先生有用手「撥」到Ma,當時喝了不少酒,在有點醉下,才在下車後打司機。對起訴事實也同樣認罪。 \n 檢察官劉承武說,二人雖已認罪,但答辯內容不實,從相關影音可佐證二人確有重傷害犯意,友寄「白目、盲動」為愛人出氣,放任司機受重傷,構成重傷害未遂罪。 \n 林美君看到丈夫被狂踹的影像,難過地用手撐著頭。在審判長訊問對科刑意見時,她則說主治大夫確定丈夫腦傷嚴重需要開刀,自費要七十萬元,是否還要追究友寄二人,她未明確表態。 \n 林余駿的律師周武榮說,友寄的律師庭訊中問友寄:「是否因為林余駿下車後踢你一腳,你才打他?」友寄回答說「是」。這明顯不是事實,友寄為什麼又舊話重提?如果合議庭真的判緩刑,未來一定上訴。 \n 林美君則在法庭外說,她認為Ma和友寄庭上態度輕浮,雖然認罪,但她覺得認罪的第一個前提是要還原事實真相,兩人卻強詞奪理、睜眼說瞎話,很後悔原諒二人。 \n 友寄委任律師魏憶龍重申,友寄願意接受公平處罰,服刑完才會離台,七十萬元腦部手術費,會再回去研究。

  • 司機願和解 MA與友寄賠300萬

    司機願和解 MA與友寄賠300萬

     藝人Makiyo和友人友寄隆輝毆傷計程車司機林余駿案,十五日終告「落幕」。二人表明願認罪,並同意在四月五日前交付三百萬賠償金給被害人達成和解。若加上捐款,被害人林余駿總共拿到至少五百九十二萬多元。 \n 公訴檢察官將友寄喻為「衝冠一怒為紅顏」的吳三桂,認為二人既然贖罪就該給自新機會,請求將原求刑六年、四年的刑度,各降到二年、一年四月,並宣告緩刑。 \n Makiyo透過律師徐鈴茱說,雙方能達成和解,讓事件圓滿落幕,她要「謝謝司機大哥」願意給她機會。徐強調Ma會改掉過去的壞習慣,希望社會能給她一個機會。 \n 友寄隆輝退庭後,在北院大門再次鞠躬致歉,並透過友人表示,要謝謝法官、檢察官願意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也希望林余駿能盡快康復。 \n 台北地院昨日第二次開庭,法官原要當庭勘驗案發日相關監視錄影、行車紀錄器畫面,開庭前因林余駿的律師周武榮遞狀表示願和Ma及友寄和解,法官決定不再勘驗,同意雙方洽談和解。 \n 原本四天前就談妥和解金為三百萬,但周武榮卻在庭訊中,另遞刑事附帶民事損害賠償,要求Makiyo和友寄連帶賠償三百八十萬元。 \n 法官詢問雙方意見後,周同意先前提出的三百萬進行和解,並當庭記明筆錄。周武榮允諾將會轉告林余駿,達成和解後,表明不再追究之意,是否撤回告訴,要看林余駿夫婦的意思。 \n 檢察官劉承武仍認為本案涉及重傷未遂罪,還說既然雙方達成和解,表示已全部贖罪,並已還被害人一個公道,願給兩位被告自新機會,主張重傷未遂犯依法必然減刑。 \n 劉承武以「衝冠一怒為紅顏」的吳三桂,比喻友寄為Ma出頭傷人的行為,固然不對,但客觀上值得為這樣的男性予以同情,主張引用刑法「情堪憫恕」再減刑一次。將友寄求刑六年的刑度,降為二年,宣告緩刑最長的五年,以警惕他不可為心愛的人再衝動出頭,也不能再出手打人。 \n 劉另以Ma只是「踩」司機,惡性不如友寄大,加上沒有前科,且須負擔家計,主張比照友寄減刑二次,將原求刑四年降為一年四月,宣告緩刑四年。並要二人在下次開庭前履行賠償條件。 \n 法官最後諭知,雖雙方達成和解,刑事部分還得繼續審理,定四月五日下午進行最後言詞辯論庭。

  • 賠償金額喬不攏 Ma案和解恐破局

     Makiyo踹打司機案,湘瑩十三日向林姓司機道歉獲原諒,林的律師周武榮之前遞狀和解,表示友寄隆輝承諾的一五○萬以及Ma媽的二百萬,總數為三百五十萬元。 \n 不過,友寄的台灣友人葛樹人質疑周武榮說的金額,將四天前雙方達成的友寄一百萬與Ma媽二百萬,總額三百萬元片面改成三百五十萬。 \n 周昨天說,「我不會為五十萬元卡這個局,我也希望這個案子能快點結束,這真是當事人的要求,我也希望三百萬能和解。」 \n 葛樹人昨天說,「我請周律師不要再玩兩手策略,四天前,我跟林姓司機車行李老闆,及Makiyo代表人王先生,三方談好金額,周律師卻要楊光友打給我,片面提高金額。」他說,Ma媽知道友寄沒錢,當初秀的二百萬支票,有一百萬是要借給友寄的,不料Makiyo律師搞不清楚,開庭前大秀支票,雙方律師評估林各方損失後,開出兩人共三百萬賠償金,「周律師單方面把金額提高,據我所知,這不是家屬的意思,和解應該破局了,開庭再看狀況。」

  • 社會傳真機-林姓司機出院 MA幫道歉沒門路

     藝人Makiyo等人毆傷林姓計程車司機案,台北地方法院周四首開準備程序庭,林的律師周武榮昨表示,林前晚出院,暫於醫院附近租屋,一切交由法院定奪。友寄隆輝赴醫院欲探視林姓司機,次次吃閉門羹,心情很不好。Makiyo委任律師也說Makiyo心情很悶。 \n 友寄隆輝赴醫院欲探視林姓司機,次次吃閉門羹,心情很不好。Makiyo委任律師也說Makiyo心情很悶。

  • Makiyo放鴿子 司機家屬拒和解

     藝人Makiyo前日原擬赴醫院探視林姓司機,卻臨時以媒體在場守候為由爽約,家屬委任律師周武榮昨表示,目前不打算與對方討論刑事和解,一切交由法院定奪;林司機另透過律師正式對友寄隆輝與享鴻娛樂提出加重誹謗告訴。 \n 友寄委任律師魏憶龍指出,林姓司機與家屬日前透過律師表示願意讓友寄探視的訊息,家屬方面要求探視不得通知媒體、友寄一人帶翻譯到場、雙方律師不在場等條件。 \n 周武榮表示,雙方原約定前天晚間七點碰面,但湘瑩七點後才告知身體不舒服望能改時間;Makiyo也透過律師發簡訊表示因醫院外有媒體守候不便前往,但當時他在樓下抽菸並沒有看到任何記者,讓他極為不悅。 \n 周武榮說,林姓司機在病房等候,林太太還專程從外地趕來,卻被放鴿子,讓家屬感覺不被尊重,直言「不想再跟他們談了!」而下周開庭會提供病歷資料,讓法官判斷是傷害還是重傷害。

  • 東森記者坦承來自警方 否認施壓

     藝人Makiyo、友寄隆輝涉毆傷運將案,由於關鍵的行車紀錄器畫面遭媒體先報導曝光,檢方以洩密罪分案偵辦,昨天傳喚東森電視記者林裕豐作證,調查他取得影帶過程。林坦承影片來自三張犁派出所,但拒絕透露怎麼來的,他否認向警方施壓才拿到,訊後請回。 \n 另外,台北地院針對運將被毆傷案,定三月一日下午首次開庭審理,傳訊被依重傷害未遂等罪起訴的友寄、Makiyo二人,由合議庭受命法官蔡羽玄獨自召開準備程序庭。 \n 檢察官針對影帶洩密案日前傳喚三張犁派出所所長楊國昌、承辦員警吳登傑,兩人供稱,警方並非主動交付影帶,是迫於壓力,無奈交給林,檢方為查證清楚,傳喚東森記者林裕豐作證。 \n 據指出,林裕豐證稱,Makiyo、友寄隆輝涉毆傷運將案引起輿論嘩然,他發現有網友在臉書PO文,指搭乘江姓司機的計程車,聊到江當時曾開車經過該處,行車記錄器疑拍到Makiyo涉毆傷運將畫面。 \n 他循線找到江姓司機,自江口中得知影帶已送到三民派出所,並輾轉追問到影片又從三民所再轉到三張犁派出所,他最後是從三張犁派出所取得影帶。 \n 林裕豐說,他不能透露拿影帶給他的警方人士身分,但他沒向警方「施壓」取得影帶。 \n 友寄辯護律師魏憶龍表示,正式開庭前,為展現道歉和解誠意,正積極和被害人林余駿的律師連繫,表達要向林先生當面道歉的意願,及願意賠償一輛全新計程車,和所有醫藥費、工作損失。 \n 魏憶龍說,林姓計程車司機的律師曾簡訊回覆,轉達林暫時不願見友寄的態度,對此,他們完全尊重,在未達成共識前不會去打擾,林的律師也表明會盡力協助。

  • Ma案翻版 騎士不滿按喇叭狠揍運將

     卅五歲男子洪壽伯不滿遭計程車司機鳴按喇叭,不顧車上還有乘客,竟將機車橫停在車前,隨即拿安全帽砸毀駕駛座玻璃,更以拳頭猛K下車理論的司機,司機被毆倒在地還不罷手,仍以重腳猛踹,直到路人制止揚長而去,凶狠程度宛如友寄隆輝翻版。 \n 高雄地檢署調查,洪壽伯於去年十一月廿日下午四點,騎車行經鼓山區往鹽埕方向,疑遭陳姓計程車司機鳴按喇叭竟惱羞成怒,先騎到車旁狠踹車門,見司機置之不理,還一路尾隨直到停紅燈時,下車拿安全帽亂揮。 \n 他先將左前窗玻璃敲破,又朝下車理論高齡近七十歲的陳姓司機重拳猛毆,致當場倒地,車上乘客及路人出面制止,仍以腳猛踹倒地司機,導致他臉部、腹部及身體多處挫傷,最後騎車揚長而去。 \n 從踹車門、猛毆計程車司機,用腳重踹倒地不起的傷者,整起事件宛如Makiyo案件中友寄隆輝的翻版。 \n 警方根據目擊證人提供車牌,循線將洪壽伯逮捕到案,洪嫌辯說當天揮拳是為了反擊,檢方以他騎車失當遭到勸阻,即惱羞成怒對年近七十歲計程車司機拳腳相向,昨日依傷害及損毀等罪起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