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的搜尋結果,共13

  • 羅瑩雪》蔡政府掌控司法機器的陽謀

    羅瑩雪》蔡政府掌控司法機器的陽謀

    蔡總統施政兩年以來,內政、外交一塌糊塗。上任首件重要人事布局就是提名忠心耿耿的許宗力出任司法院院長兼大法官會議主席。接著推動一連串違背民主憲政基本原則的法擴權案,集立法、行政、司法大權於一身,將民產充公,把手伸進民間團體,卻不擔心受害者聲請釋憲,領導大法官之自己人當然會用心護航。 \n 司法院長更重要的任務是在總統府主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引領司法變革的走向。 \n 此會議從105年11月登場到106年8月閉幕,熱熱鬧鬧吵了大半年。預設之議題包山包海,唯獨不見民眾引頸期盼之妨害司法公正罪。經各界抨擊,方增列議題做出修法的決議。然主事的法務部以廣徵意見為由,遲遲不提修法草案,民間因此發起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催促。法務部回應表示已請部屬研擬草案,如今又過了4個月,法務部仍無動靜,反而是政治力干預司法的操作一波接一波。 \n 從提名陳師孟出任監察委員,專門修理不會選邊的司法官,潘文忠出任教育部長,拔管不力,換皮厚無敵的吳茂昆接手。吳上任數天即發函駁回管中閔之聘任,又稱此決定非行政處分,不服者不得依《訴願法》、《行政訴訟法》規定尋求司法救濟,意圖以寥寥數語剝奪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訴訟權。台大師生醞釀提請釋憲,前景之艱難可以預期。 \n 本以為這荒唐突兀的玩法行徑是某位忠僕之突發奇想,至立法、司法兩院相繼作出同類動作,才驚覺教部此舉只是在當權者整套計謀中的小試身手而已。 \n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討論增列濫訴罪。支持此案之司法院、法務部表示是想藉此遏止重複提告、大量提告卻未繳裁判費等濫用司法資源之行為,但將聲請法官迴避和以刑逼民等情形納入,模糊空間極大,政治力易於介入。且將律師一併列為處罰對象,嚇阻意味濃厚,侵害人民訴訟權,有違憲之虞。 \n 司法院不顧各方質疑及考試院反對,於院會通過修正《法院組織法》、《法官法》,一舉將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法官改為特任官,由司法院長提2倍人選交送遴選委員會決定,報請總統任命,遴選委員還包括政黨旗幟鮮明之立委代表。司法院長既然由總統提名任命,自然會迎合上意,專挑政治正確之自己人,期望此等人選超越黨派獨立公正,無異緣木求魚。 \n 上述法案如果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往後綠營關切之訴訟事件,都可按他們的意思終結。既無妨害司法公正罪掣肘,又不怕大法官宣告違憲,甚至人民能否提告,都他們說了算。再不會有什麼辦綠不辦藍的法官、檢察官了。 \n 由此以觀,蔡政府在圖謀司法大權上,有宏願,有計畫,執行力超強,且已逐步落實於法律制度中。 \n(作者為前法務部長)

  •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不是惡因 陳師孟是惡果

    這些年來,我和許多關心台灣司法的人最感痛心的事是,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司法獨立已蒙上極大的陰影,特別是當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表示要用監察權去查辦判決不合己意,也就是判決結果對民進黨人士不利,而對國民黨人士有利的法官。這種以「判決結果」合不合意,而非以法官在行使職權有無事實上之不法行為,做為其動用監察權的標準,將明顯構成監察權的濫用。不但破壞了憲法的權力分立原則,更破壞了司法的公正與超然獨立。如此一來,人民在面對司法案件時,尤其涉及政治人物時,都可以很正當的懷疑法院,真的會做出公正的判決嗎? \n 然而,即便如此,外界解讀,此「反妨害司法公投案」在「反陳師孟」,卻也是不正確的解讀。 \n 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只是一個「結果」,真正讓像陳師孟這樣的人,會說出如此違反民主、踐踏法治之語的「原因」是,在台灣保護司法公正的「法治」並不健全,陳師孟敢如此乖張地踐踏司法,就是因為在台灣沒有「妨害司法公正罪」可以制裁陳師孟。這樣一個重大的法制漏洞,才讓掌權者、有政黨私心或個人私欲的政治人物,有可乘之機,可以用職權,影響乃至於威脅司法的公正及法治的進步。 \n 因此,筆者日前推動的「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已提出「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案」,呼籲在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其由無它,就是希望從法治端,讓政治黑手滾開,還給法官、檢察官獨立判案的空間,也讓具有「影響力」的公職人員減少遭受關說請託的壓力。 \n 這樣的想法無關藍綠統獨,不分政治立場。全國人民都必須知道,絕大多數的人民,並無權勢去影響司法,如果政治力可以干涉司法,則受害的必是全國人民,尤其是沒有權勢的弱勢人民,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將變成「有權判生,無權判死」的不正義國度。這才是關心台灣民主法治的有志之士,所無法坐視與忍受的。 \n 其次,在這次公投中,想要約束的不是一般人民,而是如總統、立委、監委等公職民代、高階司法與行政首長,因為影響司法最大的二個惡源一是「錢」,一是「權」,一般人民要影響司法,多只能用「錢」,這部分的妨害司法,已有貪汙賄賂的法制可以約束,但對「有權者」,在台灣卻「無法」可懲,這是法治漏洞,所以,這次公投推動妨害司法公正罪的規範對象,僅限於「有權者」,而不及於一般人民和媒體等民間機構。 \n 第三,也只有在法治上創造司法公正的乾淨呼吸空間,我們才能讓秉公判案的好法官與好檢察官能夠不受干擾,專心打擊不法、捍衛公義。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司法人員都是公心為先,不會貪戀權位,但只要有少數的不肖司法人員有此貪念,則「掌權者」可以用升遷等職位誘之,這將根本的動搖司法的人員品質,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因此,可以這麼說,立法杜絕有權者對司法的伸手,就是一種對優質司法人員的正向鼓勵,讓更多正直、有才幹的司法人員成為捍衛司法的中流砥柱。 \n 第四,甚至可以這麼說,這也是保障一些擁有公權力的人,特別是像立法委員這一類有「選民服務」壓力的人。民代會有來自選民的壓力,希望這些民代幫他們去「喬司法」,在沒有「妨害司法公正罪」的情形下,因為沒有罰則,民代可能失去警戒、也失去理由向「關說司法的請託案」說不,一旦有了妨害司法公正罪,立委等民代受到「關說司法」的請託時,就可以有一個堅強的理由大聲回絕:「這是要被關的!」 \n 台灣的民主法治,一直是最讓我們驕傲的制度資產、核心價值,但民主法治建者難、毀者易,沒有約束有權者的妨害司法公正罪,實係台灣重大的法治漏洞。期待有志有識者,我們一同努力,讓台灣的法治更健全,一起保護司法,也保護人民免受冤判、不受迫害的安心生活。 \n(作者為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召集人) \n

  • 馬英九的政治第二春?

     今年政治人物寫春聯,馬英九和蔡英文的歡迎度出現逆轉,顯現民意氛圍的改變。陸媒也注意到馬英九的高人氣,紛紛報導他的春聯一印再印,也探討了高人氣背後的原因及其可能的政治效應。 \n 發起公投反擊綠營 \n 包括《人民日報》海外版在內的多家大陸媒體都轉述台灣學者的分析,指出民進黨上台一年多來施政無方,鬧得民怨四起,終於讓民眾重新感受到了馬英九的好,所謂「思念總在分手後」,「還馬英九公道的,一定是蔡英文」。許多過去對馬英九施政有所不滿的藍營支持者,現在嘗到苦果,因為民進黨對付國民黨及深藍的手段更激烈。因此馬英九在藍營群眾心中的形象開始快速回升。不僅如此,馬英九的春聯效應也給重振乏力的國民黨一種政治訊號,如果2018年國民黨能好好表現,各縣市推出優秀合適的戰將,或許會有鐘擺效應出現,而馬英九也可以由黑翻紅,可成為年底選戰中國民黨的超級助選員。 \n 多維新聞網的一篇評論則注意到另一個層面,在雙英比較之下,台灣民眾開始重新審視馬英九執政時期帶來的「安穩」價值,並開始反思甚至懷念他的個人操守,這讓他的人氣開始從量變轉向質變,出現了快速提升。在此基礎上,馬英九一改往日作法,加入陳長文發起的「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成為《公投法》通過之後第一起由主要政治人物發起的公投,也是首度由卸任總統發動的公投。因為馬英九認為陳師孟的作法毫無政治道德可言,嚴重衝擊了他的個人底線,因此要作出反擊。 \n 多維的文章進一步指出,馬英九發起這次公投的本質並不是針對陳師孟,而是針對民進黨目前的作為,這將產生全面性的政黨決鬥,勢必給平淡已久的國民黨帶來一股難得的選舉動力,從這個角度來說,馬英九已經具備了再次成為藍營共主的可能,主客觀上都需要他為國民黨的選舉做出自己的貢獻。文章指出,這次馬英九開始明確表達自己的態度並訴諸行動,無論公投結果如何,但從這次作為來看,馬英九都將迎來自己的政治第二春。 \n 群眾熱情尚在醞釀 \n 針對馬英九在今年選舉中扮演的角色,大陸媒體也都表達關注,中國台灣網就報導了馬英九春聯所帶來的民眾熱情,讓國民黨似乎漸漸浮出團結的希望。不過,馬英九到底能否帶來國民黨的質變,仍然是未知數。中評社就發表評論指出,分裂、怯戰是國民黨的罩門,文章就列舉出,基隆市長初選民調搞烏龍、澎湖縣長提名鬧分裂,嘉義市議長蕭淑麗宣布脫黨參選,再加上蔣萬安棄選台北、吳志揚桃園初選不登記等等,而且國民黨中央始終還拿不出止血的辦法。 \n 這也意味,馬英九帶來的群眾熱情暫時還處在醞釀階段,還沒有真正影響國民黨的選舉步調,至於要徹底翻轉國民黨的頹勢則就更在未定之數。中評社就社評的形式給國民黨提出建議,指出務實應是國民黨現在最該做的,第一,自己要先站穩腳步,像個在野黨的樣子,一個趴在地上的政黨是不可能被重視的。第二,確立一中反獨路線不能打折扣,不可能又要國共平台,又同時想走親綠、本土化路線。第三,務實推動兩岸交流,建立國共平台服務台商、台灣民眾的新模式。從這個角度看,國民黨要做的還遠遠不夠,而馬英九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其實也相當有限。

  • 像空氣一樣重要的司法公正

     「司法公正,是像空氣一樣重要的東西,悄然存在,不被感覺,一旦被抽走,只有窒息。我不想窒息,只有微弱地呼吼。」 \n 這是2013年我請辭總統府副祕書長時說的一句話,當時,心中極受挫折,甚是沮喪。沮喪者,倒不是我丟官去職,前路茫茫,而是看到「司法公正」受到傷害,而我和許多理念同道不斷大聲疾呼在《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卻如狗吠火車,令我覺得心憂氣急。 \n 對我的挫折,當時陳長文教授勉勵我,社會的進步不是一蹴可幾,除了為所當為、言所當言,更重要的就是要有耐心。持續堅持正確的事,社會共鳴不是不到,只是有時候會「遲到」。 \n 去年底,陳師孟屢屢囂張、公然地恐嚇司法,引發社會公憤,陳長文覺得實在「太超過」,加上《公投法》門檻下降,過去要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沒有立法院的同意全無可能,而現在,卻可以透過直接民主,訴諸公意,透過公投來促使修法。 \n 陳長文認為,杜絕權力者伸手司法的時候到了,便要我研究提出公投的可能性,這是「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提出的由來。 \n 這個公投,到底重要在哪裡呢?這麼說吧,以陳師孟的言行或一些試圖用政治力影響司法者的做法,在香港,若被判「妨礙司法公正罪」,可被處以終生監禁,在美國和許多民主國家中,也是必須坐牢的重罪。但台灣卻沒有妨害司法公正罪,所以,任何正常人都知道陳師孟的說法囂張離譜,對他不齒,但陳師孟卻可以依然故我地打起「I never listen」的粉紅豬領帶,跋扈地向世人宣告,我就是要踩司法,你奈我何? \n 最可怕的是,陳師孟是「對的」,因為在台灣的現行法律下,你真的拿他沒轍,台灣沒有妨害司法公正罪,陳師孟踩司法就是沒罪,不用接受制裁。一個「師孟」竟成「司法惡夢」,這是台灣的悲哀。 \n 但問題是出在陳師孟身上嗎?恐怕不是,是台灣的法制漏洞,給了這樣的人弄權的空間,給了這樣的人踐踏司法的仗恃。陳師孟之如此囂張的最大靠山,不是民進黨、不是蔡英文,是台灣沒有妨害司法公正罪。 \n 所以,說「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是為了打陳師孟,那是侮辱這個公投案,也侮辱妨害司法公正罪。制訂「妨害司法公正罪」要約束的不是陳師孟一個人,而是所有不管在明處或暗處的「陳師孟們」,因為,民主與法治是孿生子,沒有法治就不配稱民主,而法治最核心的價值是「司法獨立」,這是為什麼我們要站出來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的原因。司法的敵人,就是民主的敵人!世上絕無司法不公,卻能穩定的民主政治。 \n 秉持這個理念,陳長文和我才決定成立聯盟、推動這個公投。至於大家關心的馬英九角色,事實上,這個公投案,是聯盟主動提議的,馬英九是被動受邀擔任領銜人。當我們把公投的主文和理由書寫好時,我告訴陳長文,這個公投案最大的難關在第二階段,要提出近30萬份連署書,其實並不容易,陳長文說他想找馬英九當領銜人,可以提高公投的能見度,我當時還對陳長文說,馬英九可能不會同意,畢竟他若同意,得承受許多政治解讀,對馬英九來說,並不需要把自己放在一個會再度被政治炮火加擊的地方。 \n 陳長文還是決定一試,馬英九很乾脆,表示願意為促進台灣的司法公正盡一分力,擔任領銜人,但也和聯盟約定好雙軌進行,馬英九單純領銜,而由聯盟負責連署期間的連署書蒐集與議題宣傳事宜。 \n 最後,「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是「對事而非對人」,個別政治人物對司法的干涉影響固然也可能很大,但聯盟更關心的是為什麼政治人物有機會干涉司法,是因為台灣的法制有漏洞,沒有對權力者約束的「妨害司法公正罪」,才使得政治人物有了灰色地帶,可以把手伸進司法。我們希望的是,打造一個不受政治力影響的公平司法空間,這需要大家一起共襄盛舉。 \n 我又想到陳長文對我勉勵的談話,是的,公道不是不來,只是需要耐心。 \n (作者為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執行長)

  • 中時專欄:羅智強》像空氣一樣重要的司法公正

    中時專欄:羅智強》像空氣一樣重要的司法公正

    「司法公正,是像空氣一樣重要的東西,悄然存在,不被感覺,一旦被抽走,只有窒息。我不想窒息,只有微弱地呼吼。」 \n 這是2013年我請辭總統府副祕書長時說的一句話,當時,心中極受挫折,甚是沮喪。沮喪者,倒不是我丟官去職,前路茫茫,而是看到「司法公正」受到傷害,而我和許多理念同道不斷大聲疾呼在《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卻如狗吠火車,令我覺得心憂氣急。 \n 對我的挫折,當時陳長文教授勉勵我,社會的進步不是一蹴可幾,除了為所當為、言所當言,更重要的就是要有耐心。持續堅持正確的事,社會共鳴不是不到,只是有時候會「遲到」。 \n 去年底,陳師孟屢屢囂張、公然地恐嚇司法,引發社會公憤,陳長文覺得實在「太超過」,加上《公投法》門檻下降,過去要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沒有立法院的同意全無可能,而現在,卻可以透過直接民主,訴諸公意,透過公投來促使修法。 \n 陳長文認為,杜絕權力者伸手司法的時候到了,便要我研究提出公投的可能性,這是「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提出的由來。 \n 這個公投,到底重要在哪裡呢?這麼說吧,以陳師孟的言行或一些試圖用政治力影響司法者的做法,在香港,若被判「妨礙司法公正罪」,可被處以終生監禁,在美國和許多民主國家中,也是必須坐牢的重罪。但台灣卻沒有妨害司法公正罪,所以,任何正常人都知道陳師孟的說法囂張離譜,對他不齒,但陳師孟卻可以依然故我地打起「I never listen」的粉紅豬領帶,跋扈地向世人宣告,我就是要踩司法,你奈我何? \n 最可怕的是,陳師孟是「對的」,因為在台灣的現行法律下,你真的拿他沒轍,台灣沒有妨害司法公正罪,陳師孟踩司法就是沒罪,不用接受制裁。一個「師孟」竟成「司法惡夢」,這是台灣的悲哀。 \n 但問題是出在陳師孟身上嗎?恐怕不是,是台灣的法制漏洞,給了這樣的人弄權的空間,給了這樣的人踐踏司法的仗恃。陳師孟之如此囂張的最大靠山,不是民進黨、不是蔡英文,是台灣沒有妨害司法公正罪。 \n 所以,說「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是為了打陳師孟,那是侮辱這個公投案,也侮辱妨害司法公正罪。制訂「妨害司法公正罪」要約束的不是陳師孟一個人,而是所有不管在明處或暗處的「陳師孟們」,因為,民主與法治是孿生子,沒有法治就不配稱民主,而法治最核心的價值是「司法獨立」,這是為什麼我們要站出來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的原因。司法的敵人,就是民主的敵人!世上絕無司法不公,卻能穩定的民主政治。 \n 秉持這個理念,陳長文和我才決定成立聯盟、推動這個公投。至於大家關心的馬英九角色,事實上,這個公投案,是聯盟主動提議的,馬英九是被動受邀擔任領銜人。當我們把公投的主文和理由書寫好時,我告訴陳長文,這個公投案最大的難關在第二階段,要提出近30萬份連署書,其實並不容易,陳長文說他想找馬英九當領銜人,可以提高公投的能見度,我當時還對陳長文說,馬英九可能不會同意,畢竟他若同意,得承受許多政治解讀,對馬英九來說,並不需要把自己放在一個會再度被政治炮火加擊的地方。 \n 陳長文還是決定一試,馬英九很乾脆,表示願意為促進台灣的司法公正盡一分力,擔任領銜人,但也和聯盟約定好雙軌進行,馬英九單純領銜,而由聯盟負責連署期間的連署書蒐集與議題宣傳事宜。 \n 最後,「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是「對事而非對人」,個別政治人物對司法的干涉影響固然也可能很大,但聯盟更關心的是為什麼政治人物有機會干涉司法,是因為台灣的法制有漏洞,沒有對權力者約束的「妨害司法公正罪」,才使得政治人物有了灰色地帶,可以把手伸進司法。我們希望的是,打造一個不受政治力影響的公平司法空間,這需要大家一起共襄盛舉。 \n 我又想到陳長文對我勉勵的談話,是的,公道不是不來,只是需要耐心。 \n(作者為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執行長) \n

  • 馬英九領銜推動公投反制陳師孟 網喊:是該硬起來了!

    馬英九領銜推動公投反制陳師孟 網喊:是該硬起來了!

    監察委員陳師孟曾揚言以監委職權查辦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對此,前總統馬英九領銜發起「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這也是首度由卸任總統發動的公投。律師陳長文擔任召集人、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則擔任執行長。網友紛喊支持馬總統到底,甚至有人喊全家相挺! \n \n陳長文表示,陳師孟恐嚇司法機關事件,顯示台灣的法治與司法獨立已危如壘卵,關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緘默乎?「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力拚年底前成案,併入2018年縣市長選舉,馬前總統是在陳長文力邀下,允諾領銜該公投,為司法公正獨立盡一份心力。 \n \n據《聯合報》報導,該公投主要內容為:「您是否同意:針對總統、立委、監委等高階公職人員以及司法與行政首長,意圖直接或間接為自己或他人所涉司法案件獲得有利或不利之裁判或處分,而對司法人員施以脅迫、恐嚇、關說或其他非法之行為者,科以刑罰?」 \n \n對此公投,網友紛紛說:「是該硬起來了,現今社會溫良恭儉讓的態度已不適合,面對目前一些政壇上的怪獸,要有一些作為。」「這比買保險重要,樓上招樓下,阿母招阿爸,大家都來響應,我也趕緊去招呼哥兒姐兒們共襄盛舉。」「+1,這次真的要站出來了~」「早就該做的事。」

  • 新聞透視-政府沒效率 人民出手催生

     律師陳長文發動「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這項去年大張旗鼓的全國司改國是會議的重要決議,全民殷殷期盼的重要法案,法務部在執行立法上卻牛步慢行,逼得必須利用公投的手段去催生這項重要的立法,顯見行政、立法機制已完全失去效能。 \n 港片電影中經常可以看到「妨害司法公正」的指控,範圍不限於民意代表,任何有權有勢,甚至與執法人員有些許關係的人,只要介入案件,都出現執法人員義正詞嚴警告對方不要「妨害司法公正」,否則將予查辦。 \n 電影中的這種情節,每每打動人心,顯示台灣民眾對於介入、關說司法案件的深惡痛絕,因此,全國司改會議決議讓妨害司法公正入法,能得到支持掌聲。 \n 妨害司法公正入法,是去年5月就在全國司改會議第5分組討論後的決議,時隔近1年,法務部固然邀集專家、實務人士進行研究與談,但迄今也僅完成刑法第139條違背保全命令部分的草案送行政院會審議,其他部分仍陷於空談,效率實在令人搖頭。 \n 民主法治國家,理應經由行政、立法程序去完成法律的制定、修改,這是正常程序,但是,面對司法信任度節節下滑,坊間「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說法甚囂塵上,究其原因,不外乎民眾感到有權有勢者可以介入司法,甚至左右司法,民意代表一旦當選,就將司法視為囊中物,百姓深覺不公卻求告無門。 \n 公投可以說是人民「走投無路」下的最終手段,如果行政、立法機關的效率夠高,民眾何必用公投手段來表達心中不滿的訴求?無奈行政部門的牛步,加上可預期的立法部門對於可能影響自身利益的「詳斟細酌」,端正司法風氣的妨害司法公正立法,可能將面對不可知阻礙,完成立法遙遙無期,於是民眾只好借重公投來完成對司法公正的期盼。 \n 入法刻不容緩,人民已發出怒吼,法務部再不努力完成妨害司法公正的立法,將難以捥回陷於谷底的司法公信力。

  • 陳長文:別用政治解讀 衝300萬票

     前總統馬英九領銜、律師陳長文發起「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推動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邀請馬英九參加連署。陳長文受訪時表示,希望年底前順利成案,目標獲得300萬,甚至400萬票。 \n 新任監委陳師孟放話將查辦審理馬案,以及「辦綠不辦藍」的法官,陳的言論引發輿論嘩然,法界強力反彈,認為有干預司法公正之嫌,故而在此公投構想提出後,確實已獲得部分團體與個人的支持。 \n 至於由馬英九領銜此公投案,是否過於敏感,容易引發政治聯想?陳長文表示,整個構想的過程,事先並未與馬英九討論,直到寫好公投主文、說明和背景,上一個周末才致電給馬。馬在電話中表示支持。陳長文才邀馬領銜,他也欣然接受,馬英九不在乎外界的政治解讀。 \n 陳長文表示,邀請馬英九領銜,是因希望藉其曾任總統與法務部長的政治高度以號召群眾,「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會陸續邀請關心司法公正的各界意見領袖與全國民眾共襄盛舉;現外界用政治角度來解讀,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n 陳長文強調,為了避免過多的政治解讀,在公投說明文中完全沒有國會那一部分。他強調,不是針對單一事件,而是近幾年來發生的事已不能不注意。如果沒訂定相關的法律,有關係、影響力就可能在人情壓力下去影響司法,訂定罰則一點害處都沒有,就像防範酒駕撞死人一樣。 \n 陳長文認為,立法院長蘇嘉全與行政院長賴清德都應該全力支持,從行政部門到立法院都盡快完成修法、立法,以杜絕人情請託關說,意圖影響司法。原本也不必訴諸於公投,因為在去年6月,蔡英文總統主持的司法改革國事會議,亦有增定「妨害司法公正罪」的建議,也曾列入大會決議,但半年來音訊全無。 \n 他強調,為喚醒國人的良知與警覺,加上《公投法》修正後,過關門檻下降,是催生「妨害司法公正罪」的時機,應以公投保護司法不受政治黑手干擾,所以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

  • 祭刑法 讓陳師孟們知道怕

     知名大律師陳長文決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擔任召集人,推動公投併入年底縣市長選舉。在陳長文力邀下,前總統馬英九也允諾領銜。該聯盟將訴求公投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並將邀請關心司法公正的各界意見領袖與全國民眾共襄盛舉。 \n 馬英九以其身為前總統與前法務部長的高度號召群眾,催生《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相對於去年才由蔡英文總統主持完成的司法改革而言,是一大諷刺,因為增訂的決議半年來毫無下文,令人極為失望! \n 此舉主要針對陳師孟於立法院審查時及通過後,揚言最想調查的第一案是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將調查承審的法官。為避免政治人物僅憑揣測或一己之私踐踏司法,在《刑法》增訂此罪,實有其迫切與必要,只是在民進黨多數的立法院已難期待,訴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決定不失良策。 \n 自2013年發生民進黨總召柯建銘涉嫌司法關說至今,即使一審地院判決馬英九「教唆洩密案」無罪,柯建銘不服上訴,高等法院駁回無罪確定,但焦點已被轉移,使得涉及立法院院長與高分檢重要司法人員關說的國安事件,被低估為「普通的司法關說案件」,未能即時遏止此類不良風氣,導致影響司法愈演愈烈,連蔡總統提名的監委陳師孟也赤裸裸地踐踏司法、干涉司法獨立。 \n 對此,法官協會、檢察官聯盟、全國律師公會曾發布「難以苟同」新聞稿,另法曹協會提及「陳師孟刻意做出不合身分的發言,明顯挑戰」;中華人權協會也發表聲明,呼籲新任監委「保障司法人權、維護司法獨立 」,因陳師孟已涉及司法人員的人身指控,造成辦案法官人人自危。 \n 我國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此即法治國家講究的「司法獨立」之權;再者,檢視法治國權力分立原則,縱連憲政機關也不能侵入司法審判,介入法院對司法個案之心證判斷。然而,目前妨害司法公正者卻無法可罰,是為法治漏洞。立法院雖有《立法委員行為法》第17條,規定「立法委員不得受託對進行中之司法案件進行遊說」,但無罰則,以致施行17年來,形同具文。 \n 以往,司法院訂頒《所屬機關請託關說事件處理要點》,但因法規層級不足,加上多屬訓示規範,嚴重者僅以「議處」為之,缺乏實效,加上如何處罰司法黃牛或不肖政客,此一要點根本未加規範,所以,為了避免各界關說、利誘或威脅司法人員,此一公投的推動具有深遠的意義。惟值得擔憂的是,《公投法》第31條規定,通過的公投案交各級議會審議,怕就怕勞師動眾,還是過不了立法院這一關,僅落得提供參考而已! \n 司法獨立是公正審判的關鍵,更關係司法的「公平正義」與「人權法治」,必須全面性、全國性喚醒意識,才能避免政客造成司法信譽的崩壞!如果喪失了人民對「司法公正」的信心,必將牽動國本、撼動社會、腐蝕憲政。既然政府視而不見,人民以公投推動訂立「妨害司法公正罪」有何不可! \n 期望關心司法公正的民眾能共同支持!(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副理事長)

  • 監委陳師孟干預偵審言論掀浪滔!陳長文推公投 捍衛司法公正

     新任監委陳師孟揚言,要以監委職權查辦審判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的司法官。律師陳長文因此發起「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並邀請馬英九領銜推動,擬於年底與9合1大選同時舉行。馬英九辦公室表示,希望公投能夠還台灣司法界一個純淨的偵審空間。 \n 訂定刑罰 還純淨偵審空間 \n 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主文為「您是否同意:針對總統、立委、監委等高階公職人員以及司法與行政首長,意圖直接或間接為自己或他人所涉司法案件獲得有利或不利之裁判或處分,而對司法人員施以脅迫、恐嚇、關說或其他非法之行為者,科以刑罰?」 \n 陳長文強調,若要合併年底大選,舉辦公投,必須要分二階段分別提出1880份、28萬2千份連署書,雖然時程相當地倉促,但仍會全力以赴,希望全民都能支持此一公投提案,讓台灣司法有純淨判案、不受政治力干擾的空間。 \n 綠把持立院 修法訴諸民意 \n 陳長文表示,影響司法最大的惡源,是「權」跟「錢」,透過金錢賄賂司法人員,儘管已有規範,但是對於利用「權力」妨害司法獨立的行為,目前卻是無法可罰。包括《立法委員行為法》第17條規定,「立法委員不得受託對進行中的司法案件進行遊說」,其中並無罰則,故而希望透過公投立法,給台灣一個乾淨的司法空間。 \n 「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聯盟」執行長羅智強表示,陳師孟恐嚇司法機關事件,顯示台灣的法治與司法獨立已危如累卵,民進黨居多數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訴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並配合年底的縣市長選舉舉辦。 \n 國民黨立委林為洲昨天表示,陳師孟大喇喇地說要干預司法,實在有夠離譜,的確是有需要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他會建議黨中央把陳長文發起的公投,納入年底公投命題之一。 \n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則批評表示,台灣最沒資格提反司法公投的就是馬英九,馬英九還有訴訟在身,出來當公投領銜人根本就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呼籲馬不要再盜名欺世。柯建銘同時也指出,民眾眼睛是雪亮的,一旦公投案成立並且綁年底大選,「這將是壓垮國民黨選戰的最後一根稻草。」

  • 邱師儀》司法官要接地氣、不生氣

    邱師儀》司法官要接地氣、不生氣

    許多學法的人常常把「法治」掛在嘴邊,卻忘了法律是為人民服務,而非人民為法律服務,法律要彰顯的是世間公平正義,而不是將活生生的人硬塞到法律的生硬邏輯裡,然後在輿情無法理解或者諒解的時候,就高舉法治專業大旗,甚至在面對外界壓力時就以「民粹」反諷。同時我們也常聽到司法官說:「我們也只是依法行政,縱有惡法,那麼修法也是立法院的事。」 \n 但他們常常忘記司法體系中有兩個地方再怎麼否認其實還是政治的結果,第一個是心證,第二個則是司法官不可能有全然真空的政治傾向。拉高一點到憲法層級來談,這也就是為什麼法律學者談憲法時談的是法條與釋字,政治學者不僅看白紙黑字,更看運作的過程,因此政治學者看的是憲政。 \n 而台灣民眾對於司法體系的信任感總無法提升的癥結點就在這裡,司法官常自認在其專業、在法的內在邏輯是如何的無懈可擊,縱然司法官有心證,也在法律的城堡裡被保護得很好,久而久之偵審案件接不了地氣就會產生恐龍法官、奶嘴檢察官。然而藍、綠政治人物剛好相反,從阿扁被押以來到馬總統的官司,他們常認為檢察官與法官淪為政治打手,執政的都說不會干預司法,也相信司法獨立,但在野之後動輒高喊司法迫害。 \n 但其實真相是這些政治人物只有民、刑事案件牽連己身時,才會想到司法不公或者不接地氣的問題,然而小老百姓對於司法的怨懟與無力感,與政治菁英對於司法的不滿還是大不相同的。平心而論,司法官與藍綠政客都不接地氣,最可憐的還是沒錢、沒勢、沒知識的小老百姓,越弱勢者在司法系統下越容易被犧牲。 \n 因此,當監委陳師孟在立法院公然恐嚇司法機關,談到上任後會專辦政治案件,專打用司法追殺綠營、縱放藍營的法官;畫面一轉再看看彰化地院一名女檢察官針對妨害性自主案件嗆聲法官「你中午是不是沒吃飯,腦袋不清楚」而當庭被法官要求道歉,但女檢拒絕,法官一度要法警逮捕檢察官,就可知道我們所談的司法改革,其實是在兩個不同層次都需要努力的事情,院檢大鬥法只是讓小老百姓越看越害怕。 \n 法官不是神,檢察官也不是包青天,司法獨立不是拿來孳生司法獨裁的培養皿。這個關鍵很重要,因為唯有接地氣與不生氣的司法官,才不會連自己都怒火中燒,讓意氣用事的雙眼誤判了情勢。 \n 5日,陳長文律師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擔任召集人,由羅智強擔任執行長,準備在2018年推公投,連馬總統也都挺身支持。然而,這項公投檢討的還不應只是陳師孟這種眼裡只有藍綠地盤意識的政客,陳師孟看不見小老百姓面對司法體制曠日廢時的無力與無奈,常常偵審結果也令人傻眼。「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如果只是防止法官與檢察官都變成陳師孟們,則這個公投的道德高度還可以再更高一些,那就是把司法還給庶民,讓司法官的心證禁得起全民考驗。 \n(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n

  • 吳威志》祭刑法 讓陳師孟們知道怕

    知名大律師陳長文決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擔任召集人,推動公投併入年底縣市長選舉。在陳長文力邀下,前總統馬英九也允諾領銜。該聯盟將訴求公投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並將邀請關心司法公正的各界意見領袖與全國民眾共襄盛舉。 \n 馬英九以其身為前總統與前法務部長的高度號召群眾,催生《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相對於去年才由蔡英文總統主持完成的司法改革而言,是一大諷刺,因為增訂的決議半年來毫無下文,令人極為失望! \n 此舉主要針對陳師孟於立法院審查時及通過後,揚言最想調查的第一案是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將調查承審的法官。為避免政治人物僅憑揣測或一己之私踐踏司法,在《刑法》增訂此罪,實有其迫切與必要,只是在民進黨多數的立法院已難期待,訴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決定不失良策。 \n 自2013年發生民進黨總召柯建銘涉嫌司法關說至今,即使一審地院判決馬英九「教唆洩密案」無罪,柯建銘不服上訴,高等法院駁回無罪確定,但焦點已被轉移,使得涉及立法院院長與高分檢重要司法人員關說的國安事件,被低估為「普通的司法關說案件」,未能即時遏止此類不良風氣,導致影響司法愈演愈烈,連蔡總統提名的監委陳師孟也赤裸裸地踐踏司法、干涉司法獨立。 \n 對此,法官協會、檢察官聯盟、全國律師公會曾發布「難以苟同」新聞稿,另法曹協會提及「陳師孟刻意做出不合身分的發言,明顯挑戰」;中華人權協會也發表聲明,呼籲新任監委「保障司法人權、維護司法獨立 」,因陳師孟已涉及司法人員的人身指控,造成辦案法官人人自危。 \n 我國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此即法治國家講究的「司法獨立」之權;再者,檢視法治國權力分立原則,縱連憲政機關也不能侵入司法審判,介入法院對司法個案之心證判斷。然而,目前妨害司法公正者卻無法可罰,是為法治漏洞。立法院雖有《立法委員行為法》第17條,規定「立法委員不得受託對進行中之司法案件進行遊說」,但無罰則,以致施行17年來,形同具文。 \n 以往,司法院訂頒《所屬機關請託關說事件處理要點》,但因法規層級不足,加上多屬訓示規範,嚴重者僅以「議處」為之,缺乏實效,加上如何處罰司法黃牛或不肖政客,此一要點根本未加規範,所以,為了避免各界關說、利誘或威脅司法人員,此一公投的推動具有深遠的意義。惟值得擔憂的是,《公投法》第31條規定,通過的公投案交各級議會審議,怕就怕勞師動眾,還是過不了立法院這一關,僅落得提供參考而已! \n 司法獨立是公正審判的關鍵,更關係司法的「公平正義」與「人權法治」,必須全面性、全國性喚醒意識,才能避免政客造成司法信譽的崩壞!如果喪失了人民對「司法公正」的信心,必將牽動國本、撼動社會、腐蝕憲政。既然政府視而不見,人民以公投推動訂立「妨害司法公正罪」有何不可! \n 期望關心司法公正的民眾能共同支持! \n(作者為中華人權協會副理事長) \n

  • 陳長文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 馬英九領銜連署

    陳長文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 馬英九領銜連署

    新任監委陳師孟揚言,最想調查的第一案是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主要對象是審判的那些司法官。律師陳長文因此發起「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並邀請馬英九領銜推動。馬英九辦公室對此表示,希望公投能夠還台灣司法界一個純淨的偵審空間。 \n \n 馬辦表示,陳長文日前曾致電馬英九,表示將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推動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邀請馬參加連署。 \n 馬辦指出,馬英九一向認同陳長文所主張台灣司法應公正獨立、不受政治力干擾的立場,因此同意參加連署,以敦促法務部儘速落實去年蔡英文總統主持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結論,提出相關法律修正案送立法院審議。 \n \n 由於考慮馬英九卸任元首的身分,陳長文將馬的連署安排至領銜的位置,馬除了表示尊重並感謝陳的美意,也希望陳長文發起的公投,能還台灣司法界一個純淨的偵審空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