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的搜尋結果,共74

  • 石世豪:反媒體壟斷 玩真的

    石世豪:反媒體壟斷 玩真的

     反媒體壟斷法到底玩真的?還是玩假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石世豪昨強調,NCC從一開始就是玩真的。 \n 石世豪指出,如果要討論沒有反壟斷法會如何,那可能是當大家覺得有些問題很嚴重時,又不得不處理,會找不到明確標準。此時,製造此新情境的投資人,就會面對事先不知道標準的爭議,所以制度越清楚、明確與周延會越好,所以NCC一開始就是玩真的。 \n 針對媒金分離,石世豪表示,行政機關曾交換過意見,認為現有金融法規制度內就可執行,草案在立院初審已通過納入相關規範,原本是在上游金控與銀行有規定,現在是下游也連結對應。 \n 目前該草案中的溯及既往條款仍待朝野協商,石世豪認為,在野黨是希望回溯到95年NCC成立時,讓NCC在補足法律工具後,執行原先在組織法中被交付的任務,另有立委看法是從草案初審通過日算起。 \n 媒金分離 沒量身訂做 \n 對於媒金分離是否針對個案處理或量身訂做,石世豪說,至少行政院版本自始至終沒有,並沒有針對個案去設計制度。 \n 而更正答辯規定,的確在出版法有類似規範,在廣電三法也有,在反壟斷法草案中雖有,但沒有任何行政管制措施,全部都是民事法律效果,沒有增加任何對於報業的新管制。 \n 建立紅線 省掉或猜賭 \n 目前反媒體壟斷法草案有若干初審保留條文仍待立院朝野協商,石世豪指出,建立制度的好處是可事先明白尺度在哪裡,清楚知道紅線,不需要去猜、去賭。 對於中時集團昨天三報刊出的「聲明廣告」,石世豪似乎認為那是新聞版面,他說,很少在報紙上看到以某一號以上的字印刷,且在同一報系的版面都出現,用大號字去呈現是很特別,但這也簡化資訊內容。建議該集團能夠說出訴求的具體內容,如果這是很重要的政策,大家都知道一個版可以塞多少字,把問題的內容提出來會比較好。

  • 反媒體壟斷-富邦、聯邦 反壟斷漏網之魚

     儘管立法院初審通過的「媒體壟斷防制及多元維護法草案」(俗稱反媒體壟斷法),將媒、金分離條款納入規範,不過,經營版圖擴及有線電視、電視購物、頻道的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以及經營平面媒體的聯邦銀行大股東之一林榮三,將因為相關配套條文包括「回溯條款」保留,導致相關配套措施不完整,成為媒、金分離的漏網之魚。 \n 根據初審通過的反媒體壟斷法規定,「為避免金融控股集團挾持資金優勢,對媒體產業形成不公平競爭,造成壟斷獨佔聯合之情事,明定媒、金分離條款」,包括金控公司及負責人不能經營媒體,上述媒體範圍則包括有線電視、廣播、頻道及平面媒體在內。 \n 富邦人壽目前是台灣大的逾3%大股東之一,台灣大之前透過台固媒體買下國內5家系統台,目前是國內第4大有線電視系統台。 \n 雖然富邦投資台灣大,不過,若核算富邦在台固媒體間接持股比例、還不到5%,以反媒體壟斷法對於「整合」定義、必須達到有表決權股份或資本額總數10%以上者才能構成整合要件來看,台灣大投資台固媒體、乃至於所屬關係企業投資頻道節目、頻道均不受媒金分離條款管束。 \n 至於蔡明忠以個人及家族名義成立大富媒體、並以大富媒體做為投資凱擘有線電視的主要標的,並非由富邦金控直接投資,大富媒體負責人亦非金控公司、銀行或保險負責人,再者,該併購案係於反媒體壟斷法立法通過之前完成;除非反媒體壟斷法溯及既往、同時將「自然人、四等親」等「關係人」條例納入媒、金分離條款內,否則,蔡明忠以大富媒體併購凱擘、亦不受媒金分離條款約束。 \n 同樣情況也發生在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身上,林榮三目前是聯邦銀行大股東之一,但林榮三並未擔任聯邦銀行董事長,因此,依照「媒、金分離」規範金控公司負責人不能投資媒體來看,也管不著林榮三投資媒體。 \n 目前媒、金分離究竟要不要溯及既往?初審已將該條文保留,規範金控公司關係人不能投資媒體的相關「關係人」條款,亦尚未納入「媒、金分離」的配套條款裡。 \n 法界人士分析,除非「媒、金分離」將「關係人」明確納入規範、同時,溯及既往的時間回溯到NCC成立之前的95年6月之前,否則即便「媒、金分離」未來完成立法,蔡明忠或林榮三還是不會被這波「媒、金分離」所掃到。

  • 沒回溯 反媒體壟斷玩假的

    沒回溯 反媒體壟斷玩假的

     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昨(20)日痛批,銀行、金控公司是特許行業,掌握大批民眾資金,若反媒體壟斷法草案沒有納入媒金分離、回溯條款,只是保障媒金壟斷集團、懲罰未來想投資媒體的新競爭者,全世界沒有國家會如此作。 \n 國民黨立委林滄敏也說,反媒體壟斷法涉及言論自由,及人民權利義務事項,絕不能有針對性的立法。目前等待朝野協商的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版本,明顯僅針對旺旺中時集團規範,其他媒金一體財團卻完全不受管制,相當不應該。 \n 旺旺中時集團昨刊登聲明「反媒體壟斷立法」,質疑反媒體壟斷立法不應為特定人士護航、玩假的,在立院有不少立委聲援。 \n 蔡正元指出,反媒體壟斷法初審時,他就多次強調,媒金分離一定要入法,且須溯及既往,否則反壟斷根本是玩假的。但探究目前等待協商的初審版本,沒有回溯條款,反而只見旺旺中時集團想要投資,卻遭受重重限制,形成保障老壟斷集團,阻止新競爭者進入的扭曲現象。 \n 蔡正元說,他曾經當面要求通傳會(NCC)官員,既然要反媒體壟斷,就應該修法要求媒金一體的媒體公開發行、透明公布財務狀況,改變董事會結構、增加記者董事獨立董事,但NCC不是不理會,就是呼嚨他。 \n 例如,以「記者沒有工會為由,反對設立記者董事」或「以外部董事代替獨立董事」,再再證明,所謂反媒體壟斷都是喊假的,反媒體壟斷根本只是針對旺旺中時集團,否則,為何富邦、聯邦集團都完全不必迴避?相當不公平。 \n 林滄敏則批評,反媒體壟斷不能有兩套標準,否則就是針對特定對象,因人設事立法,他認為,目前的反媒體壟斷法,不僅傷害新聞自由,更是針對旺旺中時集團,他也要求NCC應出面說明,旺中集團的聲明有哪項不是事實? \n 民進黨立委李昆澤則重申,媒金分離條款的確有必要,儘管立委對於回溯起算點仍有歧見,但他說,就算回溯,對富邦、聯邦、旺旺中時應都不會有影響,只是旺旺中時原先想投資中嘉卻被迫放棄,旺旺中時集團當然會有不平,他能理解。 \n 國民黨立委孫大千也不滿意主管機關對於媒金分離的模糊立場。他指出,金管會去年就曾宣示,要在半年內針對媒金分離一事訂定標準,如今,宣示時間早已超過,金管會應儘速明確表達立場,才能避免爭議持續。

  • 草率立法 獨厚媒金大財團

    草率立法 獨厚媒金大財團

     中國新聞學會5大團體聯袂拜會立法院長王金平後,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原訂20日朝野協商,受民進黨全力杯葛兩岸互設辦事處而延期,但該法引爆的社會疑慮正在發酵。 \n 立委蔡正元19日指出,「先求有再求好」心態下草率立法,這部法案將令大手筆投資媒體的台灣人不復存在,既得利益者真正壟斷媒體的財團將千秋萬代。 \n 針對旺中集團而來 \n 《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引發新聞團體集體焦慮,深感該法不僅有違憲之虞且危害新聞自由;蔡正元表示,他對該法的主張明確:其一是媒體要公開發行、財務透明,其次是設立記者董事,其三是有公正的外部董事,同時反對家族化經營,他認為自己長期呼籲媒金分離要體現在法條中,最終只被唬弄,讓三立、富邦這種家族財團經營媒體者被該法保護起來,成為萬世壟斷者。 \n 蔡正元說,所謂反媒體壟斷,是一批有心人針對旺中集團購買其他媒體而來,將旺中指為媒體巨獸,馬政府被迫因應,採取軟性勸說以安撫這些人士。 \n 但實際檢視,蔡正元認為要先回答:何為壟斷?哪些媒體被壟斷?兩大疑問;社會可以有多元聲音,但政府只能依法行政,因此回應不合法治的訴求,將令政府「父子騎驢」進退維谷。 \n 舉例來說,蔡正元主張「媒金分離」,相關單位從未認真以對,此將令富邦、《自由時報》等財團媒體長期受保護,簡直荒唐! \n 給既得利益者保護傘 \n 蔡正元表示,依經濟學原理,會出現「壟斷」主要是不透明、關係人把持,內部壟斷造成外部壟斷;即三立、富邦這種家族老闆把持,開董事會如同親友團開會,媒體內只有老闆的意旨一種聲音,這才叫壟斷。 \n 如果讓這部草案通過,蔡正元說,再沒有人會大手筆投資媒體,既得利益者千秋萬代,記者也將成弱勢,再無與老闆分庭抗禮的可能,同時,集團愈大者,老闆愈能為所欲為。 \n 蔡正元表示,這部草案只是為林榮三的「商業台獨」之流撐起保護傘,成為一群反媒體壟斷者想像中的奶嘴,暫時安慰堵上口罷了。

  • 如果玩假的 石世豪應下台

     媒金分離在國民兩黨各有盤算下,早已面目全非,NCC主委石世豪昨天強調,對法案,NCC一開始就是玩真的,石主委發出豪氣,全民拭目以待,媒金分離徹底執行,不應以任何一個時間點作為追溯點,否則石主委的玩真的,恐怕會走調。 \n 反媒體壟斷法完成初審,朝野要繼續協商保留條文,立委諸公接下來考量的重點,應在於重新審視法案目的,既達到防制跨媒體壟斷的目標,也要以一致、公平的管理機制,不應為任何財團量身訂做,才能塑造出公平長久的媒體產業發展環境。 \n 立院大致已形成共識,要在反壟斷法草案中納入媒金分離條款,但如果以NCC成立時的民國95年作為追溯既往的時間點,則無疑是為聯邦集團解套,而如排除媒金分離條款,則富邦集團是最大受惠者。 \n 健康而公平的媒金分離條款,絕對不應該以民國95年為分界點,徹徹底底要求所有媒金集團,只能二選一,做出完整切割,媒體與金融事業只能二選一,不能有灰色地帶,如此,石主委才能理直氣壯的說:「我是玩真的。」 \n 金融事業的資本累積來自一般民眾,屬於特許行業,至於媒體第四權,則是「公益財」,經營金融事業的業者,以民眾資金再轉投資經營媒體,無疑是特許加第四權,萬一金融事業出現經營危機,自家媒體是否誠實報導,無損民眾知的權利,令人觀注。 \n 因此,唯有媒金分離,才能讓媒體不淪為金融業者的傳聲筒與遮羞布。石主委說是玩真的,希望這句話是「真的」,因為如果是玩假的,把媒金分離視為圖利特定財團的政策工具,他就應下台負責。

  • 反媒體壟斷法 成嘉玲:不可倉卒立法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規範跨媒體經營,新聞媒體自律協會理事長成嘉玲昨天表示,目前最重要的是新聞界要自律,不該由法律規範新聞自由,「若有這麼多法可管媒體,那新聞自由該怎麼辦?」 \n 此外,針對《中時》因刊登李宗瑞照片,四名記者被起訴一事,成嘉玲也說,現行包括兒福法、刑法中的誹謗罪、公然侮辱罪等法令都可針對新聞道德一事規範,不需新增法令規範媒體新聞自由 \n 針對跨媒體經營,身兼世新大學董事長的成嘉玲表示,數位時代來臨,學校對學生的訓練都不再是針對單一媒體,而是跨媒體的訓練,「不跨媒體恐怕很難,和世界潮流相反。」她也說,目前在新聞實務中,電視常常引用網路新聞,但網路新聞卻有沒查證的風險,可能消息不正確,反媒體壟斷法草案應該對此要多著墨。 \n 成嘉玲表示,目前反媒體壟斷法草案都還不成熟,應要有充分討論,不可倉卒立法,「媒體壟斷自然形成不算,合併的就算,這樣也不對。」她要求,立法院臨時會應暫時不討論,要再好好研究該如何管理跨媒體整合。

  • 社評-停止違反言論自由立法

     網路世代所有文字影音內容都可以跨國界大量流通,難免發生一些「網路侵權」行為;而資訊科技突飛猛進,使得新媒體的影響力與市場占有率都快速成長,傳統媒體必須變身求存,因而出現整合趨勢,某些政治人物心態特殊,擔心所謂「媒體壟斷」。因此立法院與行政部門最近不約而同制訂一些法律,企圖約束經營者或使用人。 \n 但這些法律明顯侵犯了憲法對人民言論自由的保障。在民主尚待深化的台灣社會,這些法案的制定代表民主的倒退,不容出現。 \n 立法院5月30日初審通過的《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美其名是「反媒體壟斷」,希望達成「多元維護」民眾的「媒體近用權」目標,實際上卻是一部違反新聞自由和資本市場自由的惡法,新聞界稱這是「出版法復辟」,企業界稱是「扼殺企業多角經營生機的殺手」,根本就是惡法。 \n 翻遍所有歐美先進國家的法律,也沒有規定媒體禁止整合的。美國的報業集團或是電視集團,無不多角化經營電視、報紙、雜誌和網路,這不但是媒體經營的趨勢,也是必然的走向,哪有禁止企業擴張的道理?這樣的規定,形同禁止便利超商經營物流業,以免壟斷,根本違背了資本市場法則。 \n 所謂「反媒體壟斷」,試問,在資訊流通便捷、民智大開的網路化社會,所有個人都有能力製造媒體內容,瞬間創造百萬流量,誰還有能耐壟斷媒體搞一言堂?政府都沒這本事。「反媒體壟斷」其實是一種意識形態政治運動,NCC和立委諸公藉意識形態議題,制定違反新聞倫理的法規,部分立法委員意識形態立法尚能理解;NCC委員都是傳播學者,理應堅持新聞專業、媒體良知與行政中立原則,卻隨著政客起舞,實在匪夷所思。 \n 無獨有偶,行政院院會也在5月30日通過《國家安全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規定為「防制境外勢力滲透」、「強化全民保防警覺」,鼓勵民眾檢舉危害國家安全案件,並增訂獎金給舉報者和保護的規定。修法的目的表面上是為了避免網軍、駭客攻擊,竊取政府情資,以維護國家安全。但細究其內涵,卻可能造成網路言論「白色恐怖」現象,實令人毛骨悚然,好像回到「保密防諜」時代,讓人有不知今夕何夕的感慨。 \n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也不甘寂寞,深怕在網路世代落於人後,也擬修法,藉由封鎖IP的方式管制境外侵權網站。智財局並強調,已有很多國家實施境外侵權網站封鎖政策。此舉引來鄉民連署反對,傳統媒體及網路科技產業也群起反對,政務委員張善政亦表態「國外很少管制網路前例,技術上也不見得做得到」,智財局才打住修法的念頭。 \n 網路是新興媒體,任何個人可以製作內容傳播出去,網路上的內容取得容易、流通快速、流量大、無遠弗屆,難免出現一些驚世駭俗的言論或侵犯他人著作權等違法情事,但是這些問題都可以透過刑法或相關法律加以規範,率爾制訂法律或是修法限制,難免令人疑慮立法企圖。 \n 台灣民主歷程中,經過20年奮鬥,才爭取到較大的言論自由空間,如今因為一小部分政客和行政官員的自私與無知,卻面臨自由退縮的威脅。提醒國人,言論自由是空氣,擁有言論自由不覺得它的存在,一旦空氣汙濁或失去,人身安全就會受到威脅,不可不慎。 \n 兩岸關係是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對應發展與相互學習關係,今天兩岸人民交流過程中,台灣最讓大陸人欣羨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和「官不聊生」的制度。 \n 台灣民主經過20年的努力,好不容易有了一點點的成果,難道還要走回頭路?失去了民主自由的價值,台灣還剩下什麼?

  • 立委:變相保障《自由》、富邦

     立法院初審通過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但外界關切的「媒金分離」應溯及既往條款,卻仍待協商。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昨天表示,未來金控公司擁有媒體的情況微乎其微,如果反壟斷不處理現有媒體結構,即便通過「媒金分離」條款,卻不溯及既往,「訂了等於沒訂,也不符公平原則!」 \n 《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日前完成初審,但「媒金分離」部分仍待協商。當初提案的立委蔡正元強調,「媒金分離」一定得入法,且必須納入溯及既往條款,否則等於完全沒有處理到現存擁有媒體的金控集團,非常不合理,也不公平,「為何舊的不受管制,未來新的媒體就要受到限制?」 \n 他說,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一開始擬定的反媒體壟斷專法草案,曾有溯及既往條文,但NCC卻又因不明原因,在委員會審查時將相關條文取消。而據他聽聞,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情況,是因為有外力介入,才導致如此結果。 \n 據悉,取消溯及既往條款的理由,是因NCC認定目前媒體結構尚不達壟斷標準,因此只能立法防範未來的情況。不過,蔡正元卻痛批此一說法太可笑,強調目前若無壟斷事實,又為何要設立專法?如果立法目的不是在處理現有媒體結構,立法也毫無意義。 \n 他也指出,會受到反壟斷專法影響未來發展的媒體,平面方面僅《中時》、《聯合》,但因為不溯及既往,違反「媒金分離」原則的《自由時報》和富邦金控等,卻完全不受到影響。他說,如果立法目的在反壟斷,標準就該公平一致。

  • 世新傳播學院院長:媒金分離 應回溯才公平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已在立院完成初審,不過,銘傳大學廣電系主任陳光毅昨日表示,台灣現有廣電三法已對相關媒體有所管制,如今又提出反媒體壟斷法,根本是為了反旺中,且法令如太過針對性,如何可長可久? \n 至於已初審完成的反壟斷法草案,加入的媒金分離條款是否要溯及既往,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陳清河認為,應該回溯,不能只對新業者設有較高門檻,規範最好要一致公平對待。 \n 陳清河說,如果媒金分離條款要回溯實施,應該回溯到二○○六年NCC成立時,但還要考量主管機關是否有能力去執行。 \n 另對獨立編審、編輯室公約等制度,陳清河也認為,可以回溯要求實施,別讓社會對媒體一直有質疑與不信任,言論集中、偏頗或不多元的議題,透過相關機制,能較有規範性的處理。 \n 台灣通訊學會年會暨「媒體集中度與數位匯流」高峰論壇昨日舉行,台北市報業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林聖芬說,反壟斷法的立法必要性有待商榷,包括報紙、廣播與電視等,相對於新興媒體,都已算是傳統媒體,事實上,不只無法壟斷,甚至連產業發展都面臨很大危機。林聖芬開玩笑地說,他當理事長很有危機感,怕自己會成為末代理事長,將來說不定連公會都組不成。 \n 台大新聞所副教授谷玲玲則認為,這段期間各界談論反媒體壟斷,主要是採古典媒體理論,還處在傳統對媒體的定義,對於正在發生的數位匯流不太清楚。政府對於數位匯流後的媒體產業如何轉型等,應多花點心力。谷玲玲同時對目前台灣媒體的設施、應用與內容產製等在東亞地區顯得落後,感到很憂心,怕未來會落後日本、南韓更多。 \n 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指出,報紙市場萎縮,業界朝廣電、數位寬頻與雲端方面發展,產業界普遍的心聲是目前市況並不好,尤其面對網路蓬勃發展,經營愈顯困難,迫切需要的並不是反壟斷法,而是振興產業經濟的法令。

  • 法界:NCC行政裁量空間很大

     反壟斷法草案昨日立院初審完成,針對行政院版本的黃、紅線標準,幾乎全遭推翻,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石世豪昨笑說,「沒有這麼糟」,NCC自訂高標準,但立委卻給很低標準,「像媽媽說要考九十五分,爸爸卻說媽媽的話不算數,只要八十分。」 \n 另對新增媒金分離條款,金管會副主委吳當傑昨表示,予以尊重,如果法案完成三讀通過,金融業界一定會遵循相關規定。石世豪認為,既有法規已有產金分離限制,現在等於是對投資媒體部分也有相關規範可接軌。 \n 對立院初審完成的紅線標準,石世豪也表示,是用最精簡的文字來撰寫,是否因而遺漏以往考慮到的個案,還需要檢視。他強調,感謝朝野立委給予NCC更多授權。 \n 法界人士分析,依照目前完成的反壟斷法草案,NCC未來對媒體整合審查標準仍有很大行政裁量空間,其實比行政院版本來得大。 \n 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指出,初審完成草案的媒體整合管制標準較為寬鬆,管制的媒體範圍較小,且只有絕對禁止的紅線,其他由NCC裁量准駁;相對之下,行政院版本管制的媒體範圍較大,且還有紅線與黃線。 \n 對業者來說,初審完成的草案是較為可行方式。 \n 不過,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昨對反壟斷法草案部分關鍵條文審查結果不滿,呼籲必須在立院二讀前改正,例如民進黨沒有堅持原本有線電視系統訂戶數一萬戶以上,就不得與全國性媒體整併的原則,改為系統的訂戶數全國市佔達二成以上,才禁止與其他指定的媒體整合。同時,青年聯盟也要求包括公益訴訟機制與過渡條款等條文,必須在後續程序中通過。

  • 媒金分離 納入法案

     反媒體壟斷法納入新規範,立法院交通審查委員會議昨(30)日審議通過反媒體壟斷法(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透過修正動議,將金融機構不得擔任媒體董監、經理人等媒金分離條款納入法案,不過,對於金融機構持有媒體10%等條款則留待黨團進一步協商。 \n 原本行政院版本採用全國廣播電視、頻道、MSO全面畫定紅線管制,昨天初審通過的民進黨版本則採用抓大放小原則;根據朝野協商結果,原本行政院版本以收視率作為紅線規範準則、改採市占率。 \n 同時增加「絕對禁止結合條款」,包括有線電視系統業者(MSO)訂戶數占全國總訂戶數20%以上者,禁止與無線電視、新聞及財經頻道、全國性廣播或全國性日報結合。市場人士分析表示,受影響的包括凱擘、中嘉等兩家MSO業者。 \n 其次,無線電視與無線電視台不准結合;再者,因結合而使結合後之事業在特定媒體總體市佔達1/3者,也列為紅線絕對禁止之列,但單一媒體事業新設其它媒體事業者、不在此限。 \n 申請整合的案件,主管機關可以以維護公共利益之必要,要求業者整合後一定期間內不得申請經營新聞頻道或製播新聞節目之頻道,或者停止經營一個或多個電視頻道、處分持有股份或出資額的一部份,或者免除董、監等其它相當職務做為附款。 \n 必須申報許可者,包括全國性日報、無線電視事業、訂戶占全國總訂戶2%以上的有線廣播電視系統經營者、市占2%以上之多媒體內容經營服務傳輸平台之電信業者。 \n 反媒體壟斷法初審通過後,未來將拚臨時會三讀通過。

  • 反壟斷的迷思(五)-亂訂壟斷標準 扼殺媒體生機

     日前行政院通過《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下稱反壟斷法)草案,並將轉請立法院審議,反媒體壟斷法之立法似已成為不可逆轉之潮流。然而,從NCC公布反壟斷法草案以來,外界對於NCC以收視(聽)率或閱讀率規範媒體規模的方式即充滿各種批評聲浪。有部分媒體公民團體認為反壟斷法草案所定的收視(聽)率根本不足以達成所謂的「反壟斷」目標;但相對於此,幾乎所有媒體產業同業公會卻均認為反壟斷法草案所定之收視(聽)率或閱讀率標準過於嚴苛。何以相同草案標準,卻呈現出兩套截然不同之價值判斷?此無疑是草案條文就相關標準定義過於空泛,又欠缺合理說明所致。 \n 姑且不論反壟斷法草案第二條有關年平均收視率或年平均閱讀率定義模糊,導致如何計算以及何單位有能力計算各界莫衷一是,揆諸草案第十五規定以下,NCC分別針對不同收視(聽)率以及閱讀率的電子媒體與平面媒體整合設有鬆緊程度不一的申報規定亦為罕見。舉例而言,衛星頻道之年收視率合計達十五%者,或新聞頻道之年收視率合計達五%者即不得再為其他媒體之整合;但如衛星頻道之年收視率合計在五%以上而未達十五%:抑或是新聞頻道之年收視率合計在三%以上但未達五%者,就可為相關矯正措施以使NCC同意其整合。然而,該條立法理由卻始終未說明NCC係基於何種理由或確信,認為上開比例之收視率對於民眾之資訊來源及意見管道已有實質影響而需加以規範。 \n 茲以美國為例,美國聯邦上訴法院於二○○八年,即曾以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未能就有線電視設有三十%訂戶數上限規定提出合理計算基礎為由,認定FCC上述限制乃「獨斷且任意」(arbitrary and capricious)而加以撤銷。本草案之說明相較於美國FCC所提出者更為不足且主觀恣意,且渠等規定無疑對於言論自由產生更多限制,似恐難逃我國釋憲者宣告違憲之命運。 \n 實則,反壟斷法草案第一條所定立法目標雖包括「防範過度集中與跨媒體壟斷」,然而,何謂壟斷本身就是極不明確之法律概念。相較於公平法下所指之獨占係指一事業在特定市場達五十%之市占率,草案規定年平均收視(聽)率達十五%就可因為防止壟斷之目的而管制其整合,實令人困惑管制基礎何在。更令人不解者,媒體收視率(聽)率、閱讀率或市占率與維護媒體多元之間究竟有何正當關聯性?尤其,媒體收視(聽)率或閱讀率越高即表示其廣受民眾喜愛,此時如該媒體有引進資金或與其他媒體策略聯盟需求,主管機關更應鼓勵其得合併或跨業經營才是,如此才能使民眾可收視(聽)到更多優質內容。但草案規定卻反其道而行,當收視(聽)率到達一標準後,即課予該媒體相關申報義務,如此不啻實質懲罰到該優質媒體,更使台灣媒體產業進入一灘死水,我們認為此種方式恐會真正扼殺台灣媒體產業的多元環境。 \n 觀諸其他先進國家規定,尚無以收視(聽)率或閱讀率等方式以管制媒體規模之實例,而毋寧係以市占率或所持有媒體數目加以規範。鑒於我國公平法以及廣電相關法令中已對此有所規定,實無勞NCC再疊床架屋設計出定義抽象且執行不易的「反壟斷法」而使相關爭議治絲益棼。我們建議,在專法制訂前,NCC先應與產業溝通以瞭解目前台灣媒體面臨之產業窘境,並且尋求與各界對話以建立對於反壟斷定義之共識,如此才能化解阻力,並在台灣媒體發展與民眾收視權益間尋求妥適平衡。(作者葉慶元為理律法律事務所初級合夥人,簡維克為該事務所律師。本文為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事務所立場。) \n (本系列完)

  • 反壟斷法 青盟衝入立院籲速審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今天上午衝入立法院,呼籲立委依青盟10項訴求儘速審查通過反媒體壟斷的專法。 \n 立法院交通委員會上午審查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上午8時30分就在立法院外集結。 \n 以陳為廷為首的青盟成員15人在上午11時45分左右帶著音箱、麥克風,從立法院康園餐廳旁的側門衝入立法院,在停車場上席地而坐。 \n 陳為廷表示,上次青盟到立法院等了一整天,委員會竟只花5分鐘審完草案名稱及第一章章名,實在太扯。今天青盟擋在車道上,如果立委不好好依青盟10項訴求審完法案,立委就不要回家。 \n 陳為廷持續發表1分多鐘聲明,直到被立法院駐衛警架離開到康園側門前。原本在交通委員會旁聽的青盟召集人林飛帆則到場試圖溝通,但也被警衛架離。 \n 其餘青盟成員坐定原地,高呼口號「法案不出委員會,立委不要想回家」、「反壟斷,要立法」表達訴求。 \n 立法院駐衛警中午12時左右陸續開始抬離青盟成員,直到12時35分將所有成員抬離現場。 \n 青盟的10項訴求包括以新聞媒體為主要規範對象、針對產業現況確立明確紅線、壟斷計算指標要具體透明、公共利益納入審查標準、確立媒金分離原則、法定透明審查程序、禁止媒體不公平競爭行為、納入公益訴訟條款、明文保護新聞工作自主權、包含回溯條款。 \n 交通委員會今、明兩天都排定審查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上午進行逐條審查,保留包括媒金分離等爭議條文,下午將繼續開會。1020529 \n

  • 我有話說-反媒體壟斷法 可以休矣

     多虧親民黨立委李桐豪在五月廿一記者會中的指控,我們才得以發現,目前排進立院審議時程的《反媒體壟斷法》,儼然已成藍綠立委的鬥爭場域,在各為己謀的盤算下,這部由NCC提供的草案,竟淪為各方陣營都想狠狠咬下一大口的肥肉。 \n 眾所周知,當初如果不是旺中集團的擬欲併購《壹傳媒》,根本不可能有這部草案出爐。儘管事件發生時,反對方口口聲聲不是反《中國時報》,也不是在阻礙台灣媒體產業的數位合流,凡其所求者只是在防犯大眾傳媒的壟斷言論自由,避免言論市場不恰當的集中化。 \n 任何法律之訂定,法案之規範,絕不可具有「針對性」。這一西方自由主義者畢生捍衛的理念,不僅明白寫在當代西方大哲學家海耶克的《自由之建構》一書中,更成為普世自由社會遵行的自我規範。 \n 海耶克這麼說的,法治程序的建構,第一,法律條文不能違逆「普遍性、抽象性」;第二,法律條文必須可以公平的運用在每一位民眾身上,這是「平等性」的普及;第三,法律條文必須具有「確定性」。然則由於「法律平等性」的難以盡如人意,也實在不可能周全和圓滿,因此海耶克認為,當立法產生歧異時,法案的制定也必須徵求正反雙方的意見,使之彼此和衷共濟,表示贊成態度,方才不致危害法律的公平和平等性。 \n 《反媒體壟斷法》的催生過程,先是罔顧旺中集團的抗議見解,又因旺中集團在《壹傳媒》交易案的宣告破局,不管哪一點,都已否定這部草案的正當性。試想,戰場上的敵人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反媒體壟斷法》的審議豈非自設假想敵?

  • 時論─反壟斷結果:台灣媒體擺地攤

    時論─反壟斷結果:台灣媒體擺地攤

     俗稱《反媒體壟斷法》的《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自從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提出以來,引起的爭議不斷推陳出新,令人嘆為觀止。 \n 草案一出爐,媒體產業就抗議規管過嚴,反對團體則批判標準太鬆。民進黨最早提出修法對案,接著國民黨楊麗環等立委也與廿一世紀基金會合作提出一個修法版本,然後「901聯盟」又提出了一個修法版本。如此眾家爭鳴,讓人期待必有佳作,偏偏親民黨立院總召李桐豪站出來痛批各版本只滿足特定需求、保障對己有利的言論,而且扼殺媒體發展! \n 一場高舉媒體改革大旗的修法運動走到此一局面,到底是各陣營果然因黨同伐異而立場偏頗?還是這是民主社會良性的眾聲喧譁?想回答前,不妨先回想掀起這一波立法運動的源頭。 \n 導火線當然是旺中。近因是旺中申請併購中嘉的有線電視系統,有人擔心旺中會藉此排擠其他媒體,因而引發以「反壟斷」為名的「反旺中」運動。 \n 「反旺中」自有因果,這是一種價值選擇,難謂對錯,本文暫不置評。至於「反壟斷」,筆者忝為傳播學者,如果看到研究生提出這個研究題目,必然問:什麼是壟斷?如何反壟斷?接著再問:為什麼要推動反壟斷運動?台灣媒體產業當前最嚴重的問題是壟斷嗎? \n 從社會科學研究的角度來看,應該先認真探討媒體壟斷的意義與影響,甚至進行實證研究,然後才能討論是否有症,以及如何對症。台灣已經累積了足夠佐證的嚴謹研究嗎?恐怕沒有。更何況,所謂可藉由有線電視系統排擠其他媒體,核心問題其實是不公平競爭,不是壟斷。 \n 至於台灣媒體亂象,主要問題也不是壟斷。多年前《天下》雜誌調查發現:台灣品格教育最壞示範的前三名,依次是政治人物、新聞媒體與電視節目。三害之中,傳播媒體占了兩名,身為傳播學者當然「與有恥焉」。日前台灣之光李安感嘆台灣電視新聞盡播一些雞毛蒜皮小事,道出許多公民的心聲。何以如此?原因跟現在電視談話節目當道的癥結一樣─小本經營,薄利亂銷!這些媒體亂象由來已久,早該大力改革,但是歷經藍、綠接連執政,結果變本加厲。跟前述的媒體亂象相比,各方磨刀霍霍的壟斷問題,何嘗急迫? \n 更何況,《反壟斷法》草案不只反壟斷,還可能讓台灣媒體變成中小企業甚至是地攤小販。如此一來,想省錢的電視新聞與談話節目必然更加因陋就簡! \n 中嘉一案早已打消,媒體亂象依然安在。媒體改革的立法工作必須先有策略與重點,否則只好繼續陷入纏鬥與盲點。 \n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 反媒體壟斷法 跨媒體整合劃下13道門檻

    行政院會今天通過「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俗稱反媒體壟斷法)草案,針對廣播電視事業之間的整合、以及涉及報紙、周刊等媒體的整合,畫下13道門檻。草案同時也賦予利害關係人請求更正、答辯和損害賠償的權利,閣揆江宜樺表示,這項立法關係到媒體的編採自主空間以及多元社會發展,已經列為本會期優先法案,希望NCC爭取朝野支持,盡速完成立法。(李人岳報導) \n \n為了防範媒體過度集中和跨媒體壟斷,行政院會25日通過「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根據草案條文,NCC針對廣播電視事業之間整合、以及涉及報紙、周刊等媒體的整合,畫下13道門檻。主要限制包括報業年平均閱報率如果超過10%,將禁止併購廣電媒體;日報、週刊和廣電媒體整合,如果收視率超過20%禁止合併。廣電事業整合,如果參與整合的事業及關係人控制的廣播年平均收聽率10%以上或電視收視率5%以上也禁止整合。 \n \n草案明訂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的更正請求權或請求答辯的權利,同時賦予當事人權益受侵害時,也有權利可以要求回復名譽和損害賠償。草案條文也取消原有的「過渡條款」,在立法前已經完成的媒體結合案將不會溯及既往。 \n \n另外,草案條文也要求勞資雙方必須協議訂定編輯室公約,以維護媒體的專業自主。其中涉及勞基法規定的事項,將納入工作規則由勞委會主管。閣揆江宜樺表示,反媒體壟斷立法關係到媒體的編採自主空間以及多元社會發展,已經列為本會期優先法案,希望NCC爭取朝野支持,盡速完成立法。

  • 反媒體壟斷法 刪除過渡條款

     行政院昨天審查「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一般稱為反媒體壟斷法),確定刪除過渡條款,並將收視(聽)率,改為年平均收視(聽)率,不採用市佔率進行跨媒體整合審議。 \n 行政院昨天審查通審會(NCC)的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共40條文,昨已審完近三分之二條文,今將完成全部條文審議,最快排入下周院會通過。 \n NCC送到行政院版本,已將原本規定碰觸「紅線」的業者,在新法實施2年內必須處分持股等「過渡條款」規定刪除,政務審查會結果照案通過,由於不溯既往,未來除非現有廣電業者或頻道擁有者要與其他事業併購,或出售手中持股,才受新法規範。 \n 未來依「收視(聽)率、閱讀率」決定跨媒體整合是否踩到紅線門檻,不再依市佔率審議;而收視率等定義明確規範為「年平均收視(聽)率、年平均閱讀率」, NCC總共劃出13條紅線。年平均閱讀率定義,係指前一年度全國總人口閱讀個別日報或新聞資訊與時事評論週刊之平均比率;年平均收視率,指前一年度全國總人口收視電視事業、衛星廣電節目供應者或境外衛星廣電經營個別頻道的平均比率。

  • 政院審議反媒體壟斷法 取消回溯條款

    行政院今天再次審查「反媒體壟斷法」,新版條文取消原草案中的「過渡條款」,在立法前已經完成的媒體結合案將不會溯及既往。NCC所提出的草案中,對於當初劃下禁止整合的13道紅線仍舊維持不變,沒有部會對這些門檻提出不同意見。行政院今天已經完成2/3討論,最快明天就可完成審查。(李人岳報導) \n \n行政院再次審議「反媒體壟斷法」,新版條文取消原本草案中的「過渡條款」,在立法前已經完成的媒體結合案將不做回溯處理。根據原有草案條文,跨過13道管制紅線的業者,在新法實施2年內必須要處分持股達到符合法令的規定,NCC取消過渡條款之後,現有已經跨過草案門檻的業者,將不會溯及既往。 \n \nNCC所提出的草案中,對於當初劃下禁止整合的13道紅線仍舊維持不變,只是將頻道整合、經營以及代理頻道的上限,由15個放寬為20個。其他門檻包括報業年平均閱報率如果超過10%,將禁止併購廣電媒體;日報、週刊和廣電媒體整合,如果收視率超過20%也禁止整合。在審查會中,沒有部會對這些門檻提出不同意見。 \n \n另外,NCC原本希望將新聞公約納入工作規則,不過勞委會認為新聞公約和勞基法無關,難以涵蓋管理,因此審查會修正與勞基法相關部分納入工作規則由勞委會主管;其餘仍列新聞公約由NCC管理。周一的審查會已經完成2/3討論,最快周二就可完成審查。

  • 綠營版反媒體壟斷法 付委審查

     立法院院會今天處理報告事項,將民主進步黨立法院黨團擬具的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交付交通委員會審查。 \n 民進黨團版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在立法院曾3度因中國國民黨團提異議,遭退回程序委員會重新處理。 \n 國民黨政策委員會執行長林鴻池受訪表示,協商後有共識將民進黨團版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付委,先辦公聽會,待行政院版草案送進立法院後併案審查。 \n 此外,院會上午處理時,民進黨團和台灣團結聯盟黨團再提異議,行政院版能源安全及非核家園推動法草案再遭退回程委會。1020412 \n

  • 反媒體壟斷法 不溯既往

     NCC昨(3)日審議通過「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一般所謂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共修正40條條文,其中最受市場關注者,是取消第43條過渡條款,不再設立回溯機制限制。 \n 市場人士分析,修正案對於包括富邦等業者之前可能有觸碰「紅線」疑慮、而必須在反媒體壟斷法通過之後,必須調整股權結構的業者,幾乎是確定完全解除危機。 \n NCC副主委兼發言人虞孝成表示,反媒體壟斷法預定下週送交行政院審查,並儘速轉送立法院審議。NCC這次特別在修正條文確立反媒體壟斷法的管制對象為「參與整合行為者」,只有出現新的整合(或併購)案,NCC才會依法審議整合案是否碰觸反媒體壟斷法相關規範。 \n 其它修正案還包括頻道代理商與電視節目供應商、境外衛星廣播電視事業之整合,其合計得經營及代理之頻道總數限制由15個修正為20個。 \n 另外刪除條文第11條,只須向公平會申報或申請的結合案、經營紙媒參與結合或聯合行為者,不須徵詢NCC意見。 \n 回溯條款原本規範在第43條,本來規定碰觸反媒體壟法相關紅線警戒者、必須在2年內以釋出持股、調整股權比重等方式排除或降低其支配性影響力,這部份NCC委員會議昨日決定予以刪除。 \n 虞孝成表示,由於部份NCC委員認為,應該拿一個嚴厲的法令處理目前存在的事實,所以針對此條文、部份委員將提不同意見書,要求保留原條文規範、以回溯條款約束反媒體壟斷法通過前的整合案。 \n 另外,有關「收視(聽)率、閱讀率」也修正為「年平均收視(聽)率、年平均閱讀率」。 \n NCC表示,該法案完成立法後,NCC下一階段將加速推動數位匯流立法作業,並將加強與文化部等機關間之職權畫分及合作架構,以回應外界對數位匯流的期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