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的搜尋結果,共74

  • 成嘉玲:反媒體壟斷法 搞錯方向

     針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所提《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草案》(反媒體壟斷法),中國新聞學會理事長暨中華民國新聞評議委員會主任委員成嘉玲表示,社會對媒體表現不佳而興「他律」的要求,可以理解;但政府在立法時,卻不宜無限上綱。 \n 成嘉玲認為:該草案名為「廣播電視」,內容卻多涉平面媒體,極易令人產生《出版法》借屍還魂的疑慮,不僅可能侵害得來不易的「新聞自由」,甚且可能影響國際對我國政府的評價。此外,NCC回應社會要求約束媒體亂象的作法,本屬當為,但積極推動數位匯流發展,才是NCC目前最應著力的優先要務。 \n 因此,成嘉玲呼籲NCC應引領政策發展,適格擔任產業推手,在制訂法規時尤應審慎而為,凝聚多數共識,勿走回頭路;同時,媒體同業也應深刻警覺今日社會的氛圍,加強自律。如此,才能共創政府、媒體、閱聽大眾三贏的共榮圈。

  • 反壟斷 NCC懲罰高收視頻道

    反壟斷 NCC懲罰高收視頻道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昨(18)日首度針對「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草案」(即所謂的反媒體壟斷法)舉辦第一場說明會,業界代表炮火猛烈,直言反媒體壟斷畫定紅線及黃線,就是在懲罰收視率高的業者。 \n NCC於上週委員會議決議,針對反媒體壟斷法53條條文初步做了微調,包括公視文化基金會因運作特殊,部份條文排除公視文教基金會適用性。 \n 其次,有關完全禁止、例外允許的紅線或黃線門檻(5%~20%)則不做調整。外界批評這套上線管制是在懲罰收視率高的業者,石世豪則表示,這絕對是個誤會,他強調,若某一頻道收視率達80%,那麼NCC不會打壓處罰它而是頒獎獎勵它,只有牽涉到整合的頻道、才會設立管制來約束,自設頻道、NCC不做管制。 \n 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CeBT)秘書長彭淑芬表示,NCC說不會懲罰收視率高的頻道,但是,NCC以收視、收聽率做為媒體集中或壟斷的指標,雖說不懲罰收視高的頻道,但實際上就是在懲罰,NCC既然鼓勵優良頻道節目衝高收視率,那麼,頻道之間互相整合、是非常常見的事,應該允許才對。 \n 中視律師代表進一步指出,NCC應該先省思的是,台灣究竟有沒有媒體壟斷的問題,以台灣資訊來源多元化,網路、臉書、部落格及新聞媒體,台灣根本不存媒體壟斷問題,台灣媒體的問題是過度競爭,造成營收減損、人才流失。市場競爭失靈得靠自由化而不是管制,適度媒體整合是讓產業回到常軌的不二法門,但NCC卻要管制,這只會讓媒體長不大,讓媒體營收繼續下滑,主管機關過度管制、反而是在懲罰競爭力好的業者,這些措施都將導致本土文創產業向下沈淪。 \n 東森電視代表認為,績效好的頻道可能為了提高收視品質須額外投資、並尋求外部資金背援,但受到反媒體壟斷法的限制卻比其它頻道多,既然NCC不懲罰經營好的頻道,為何在產業整合時、訂出這麼多的限制。 \n 凱擘法務長李南玫直言,政府推動數位化,未來頻道將擴張至400~500個,此時出現反媒體壟斷,讓業者深感戒慎恐懼,她舉市調機構報告表示,網路對民眾的影響力已在上半年達56.8%,美國FCC正密切關心線上影音如Google TV對收視大眾的影響,這部份是不是應考慮納入反媒體壟斷法。

  • 社論-NCC反媒體壟斷法可參考英國法制之處

     我國競爭法受到德國及歐盟法制影響最大,其次則是美國法。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所擬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則直接引英國企業競爭法(The Enterprise Act),在第7條增加公平法所沒有的「形成共同所有或共同控制關係」之整合。由於國人對英國法並不熟悉,該草案的內容確實較為突兀。我們認為英國法不是不能參考,但是應該正確了解其內容再學習其精要之處。事實上,NCC草案立法理由將英國企業競爭法錯誤翻成公司法(Company Act),就顯示NCC不知道企業競爭法已經取代1973年公平交易法,而成為英國現行的競爭法。 \n 其次,草案第7條關於共同所有或共同控制關係的掌握並不到位,其立法理由為「在實務上常見的透過一或數個在經濟上不具獨立性的事業(亦即均屬同一事業集團),分別持股二個以上事業所導致『共同所有』(common ownership)或『共同控制』(common control)的情形。雖然兩事業尚未達到合併程度,但由於此一型態已實質導致二個不同事業不具經濟上獨立性,參考英國2002年公司法第23條,『相關結合狀態』(relevant merger situations)將此型態併予納入。」 \n 然而英國「相關結合狀態」是指「二事業不再是判然有別的事業(distinct enterprises),而且被整合的事業營業額達7千萬英鎊」以及「二事業不再是判然有別的事業,而且導致英國四分之一的供給或需求集中於一事業」,都是有其他條件的,即一定的營業額及市場集中度,並非只要有共同所有或共同控制就是相關結合狀態。而且英國企業競爭法第26條對於共同所有或共同控制的定義也與本草案第7條不同。 \n 再者,英國企業競爭法的結合管制標準從以往廣泛公共利益原則改為實質減少競爭標準,與美國看齊,並增加下列五項「媒體公共利益考慮」,授權部長介入媒體結合管制程序(第58條):報紙正確呈現新聞的需要、自由表達言論的需要、報紙觀點充分多元性的需要、(對在英國或其特定區域或地點之不同閱聽人而言)企業控制媒體(指的是報紙與廣播)企業之人士多元性的需要、在英國各地享有廣泛種類廣播的需要,以及營運或控制媒體人士真正致力於達成廣播目標之需要。 \n 依據企業競爭法第59條(3C),當結合媒體一造當事人在英國或其相當部分有25%市場佔有率時,部長可以發出特別介入通知,請當事人提出說明,也請公平交易局及Ofcom提出報告。Ofcom在《媒體結合公共利益考慮準則》表明:「公平交易局及Ofcom對想要從事結合的媒體企業提供一次滿足的服務,由公平交易局提供競爭相關的建議(是否達到實質減少競爭的管制門檻),Ofcom提供媒體公共利益相關的建議」。 \n 部長應基於公平交易局及Ofcom的建議,決定是否將本案送競爭委員會,在此期間部長可以接受結合事業的具結或承諾,而不將相關結合案件移送競爭委員會。若因為不涉及媒體公共利益的考慮,部長認為沒有必要移送競爭委員會,則本案回歸公平交易局,由其僅針對是否實質減少競爭議題做考慮。 \n 競爭委員會必須在24周之內(必要時得延長8周)作成報告,建議部長是否准許該結合。競爭委員會內部有新聞報業專門小組,若相關結合案涉及新聞報業之公共利益考慮,則至少要有一名成員參與競爭委員會的調查小組。部長在收到競爭委員會的報告後,必須決定該結合是否違反公共利益。若認為違反公共利益,部長可以採取企業競爭法的各種救濟措施,包括禁止結合或取得所有權、命令分割、轉讓所有權或禁止行使表決權等。 \n 英國法制確實具有其優越性,例如不是每個媒體結合案都要經NCC審議,公平會與NCC有明確分工,避免重複管制。而NCC所擬草案卻只規定公平會得檢具完整資料及其書面意見,徵詢NCC意見(第11條);又英國法有明確的一般與媒體事業結合管制標準,而該草案對於個別廣播電視之結合卻提不出准駁標準(第17到19條),對於跨媒體結合只提出無法操作的空洞公式:「跨媒體壟斷之危險」。 \n 我們建議,NCC所擬草案既然要參考英國法制,就請參考其中最精要的規範原則。

  • 張善政:單一媒體難造成壟斷

     行政院政務委員張善政昨(4)日首度針對反媒體壟斷議題發表看法,他說現在大眾資訊來源多元,某個媒體要做到壟斷,技術上很難,實務上也不容易。 \n 由於行政院長江宜樺日前指示成立媒體壟斷防制專案平台,張善政扮演平台負責人,未來在反媒體壟斷所扮演的角度及態度備顯重要。張善政昨天對於接下這份職務、強調未來重點工作是溝通、講道理,若有意識型態就盡人事。 \n 張善政昨日出席雲端暨聯網電視論壇(CCTF)與資策會發起的「新媒體閱聽行為研究室(New Media User Lab)成軍大會,會後針對媒體詢問,之前國外人權專家來台時建議、在反媒體壟斷專法完成前應停止紙媒及媒體併購行為,同時亦引發國內是否有媒體壟斷疑慮。張善政對此表示:「聽一聽、尊重它就好,我們有我們自己必須遵守的規則。」 \n 他舉他兒子為例,現代年輕人的收視、閱聽行為、乃至於資訊來源,幾乎都以網路為主,會看電視或報紙的根本就很少,但他自己則是各種媒體都會涉獵,他強調,在大眾資訊來源這麼多元化的時代,某個媒體要做到壟斷,很難,也間接否認國內有媒體壟斷之虞。 \n 另外,NCC日前公布「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一般俗稱反媒體壟斷法草案),訂出若平面媒體閱讀率超過10%、廣電媒體整合後超過5%的收視率,就不可進行跨媒體整併,引起各界批評NCC設定的紅線集中度比例太過嚴苛,張善政對此則展現支持NCC態度。 \n 他說,得看(收視率、閱聽率)市占分母是以什麼做為基數,就他了解,NCC對於市占分母基數傾向以全國人口為基礎,所以,NCC目前訂出的反媒體壟斷上限5%、10%等,他個人認為並不會太嚴。 \n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目前正由NCC彙集各界意見中,張善政透露已與NCC主委石世豪一起跑了一趟立法院,NCC目前正在整合各界意見中,預定3月底彙整完成各方意見,行政院及NCC希望在立法院這個會期結束前送入立院(審議),張善政強調,這是行政院及NCC努力的目標,行政院會拚拚看。

  • 觀念平台-反媒體壟斷 NCC搞錯方向了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提出《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以期「反媒體壟斷」。不過,就草案內容來看,NCC治絲益棼,改革措施又未能一步到位,可能嚴重傷害媒體產業,且無法達到改革目的。 \n NCC提出的草案中,以「對公眾意見整體影響」為主要考量,畫了許多道收視率、閱讀率的紅線,用來規範跨媒體整合。對這些紅線,已有多位學者質疑其計算方式的可行性。但NCC提出這種考量,出發點就不合理,更讓人質疑其主管機關的專業程度。 \n 在台灣現今流行「市場導向」的媒體經營潮流中,收視率和閱讀率是不能和影響力畫上等號的。某家著名的八卦小報,其閱讀率頗高,卻很難說它對公眾意見有什麼影響力。對一家優質媒體來說,它的收視率或閱讀率未必獨佔鰲頭,但因提供了優質的新聞和節目,很可能它的影響力足以左右國家政策走向。那麼,NCC畫紅線的考量,根本不合邏輯。 \n 不管是不是純商業性媒體,收視率或閱讀率都是從業人員努力付出的成果。如果因為收視率或閱讀率高過某一個百分點就不能跟其他媒體合併,事實上就是變相懲罰從業人員的努力。何況,「整體影響」根本不可能量化。 \n 比較合理的防止壟斷途徑,應是限制經營者擁有媒體家數,而不是限制規模,即類似美國的規定,擁有全國性媒體多少家者限制其經營其他媒體的數目;至於收視率、閱讀率,則交給閱聽大眾去決定,老闆才可能願意投資改善媒體的產出,擴大營收。有利可圖,媒體產業才有未來。但依NCC的構想,實在是反其道而行,結果可能傷害整個媒體產業的生機。 \n 在NCC的草案中,另一個嚴重瑕疵是改革措施未能一步到位。過去送到立法院審查的版本,本有「媒金分離」原則,日前公布的法案草案卻未納入。這個原則是反媒體壟斷聯盟的重要訴求,用以杜絕媒體和金融兩個特許行業間的相互轉換,防止或降低大財團的黑手伸進媒體,當然該在此次改革中一步到位,且須訂定合理的追溯期限,方得以突顯立法宗旨的「反媒體壟斷」。NCC和朝野立委都不該為德不卒。 \n 反媒體壟斷,除了應限制媒體集中度,不可避免地必須規範「誰能經營媒體」。部份人士認為草案中「整合關係人涵括到四親等」的規定失之過嚴,也有人認為限制親等的功能有限,可能都過慮了。這是杜絕媒體壟斷的重要途徑之一,至少也是必須要有的宣示性條文,否則,各種限制整合的原意可能被幾個「人頭」給稀釋了,又從何反壟斷? \n 改革當然是困難的。合理、可行、一步到位,兼顧媒體產業的正常發展,應是該堅持的原則。(作者為輔大新聞傳播系副教授)

  • 短評-反壟斷 脫離現實

     為了回應「反壟斷」議題,NCC日前提出了《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結果多數媒體覺得太嚴、反壟斷團體卻覺得太鬆,各方一片罵聲。 \n 草案中明訂,電視事業的水平整合,合併後的收視率不得超過五%;這項規定被反壟斷團體譏為「玩假的」,因為七家新聞台全部收視率的總和,也僅有二‧二%。但試問,全球哪一個國家、哪一個行業的壟斷標準是五%?如果有超過九十五%的民眾不看、不買,這算是哪門子的「壟斷」?收視率要低到什麼程度,大家才能夠滿意? \n 對於平面與電子媒體的跨業整合,草案中則規定平面媒體的閱報率不得超過十%,等於變相禁止台灣所有媒體的跨業整合。像華盛頓郵報旗下有多家電視台、電視網的情況,未來在台灣就不可能發生。 \n 更奇怪的是,明明是一部反壟斷法,草案中卻硬生生插入不相干的條文,例如,主管機關得補助新聞記者社團、獎勵學術研究、補助人民團體辦理媒體識讀教育…這些條文實在讓人分不清究竟是「反壟斷」還是「肉桶法案」? \n 對於壟斷、持股的概念,草案中直接引用《金融控股公司法》的概念,並採取更嚴苛的規定。但卻說不出媒體與金控究竟有什麼相同的特質、相同的學理,以致於應該用相同的規範。 \n 在網路的衝擊下,全球媒體的生存都面臨嚴苛的挑戰,紙媒尤其岌岌可危。我們衷心盼望,NCC只是用反諷的方式,說了一個笑話,而非刻意討好少數反智的團體,漠視媒體面對的困境,否則最終受傷的必定是閱聽人的權益,像CNN、N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這種水準的媒體,大概也永遠不可能出現在台灣了。

  •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 監委吳豐山:失之過苛

     通傳會(NCC)公布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監委吳豐山昨(21)日表示,NCC提出草案令人欣慰,但先進國家媒體市場占有率上限多為25%到30%,NCC草案規範的媒體市場佔有率上限「似嫌失之過苛」。 \n 根據NCC公布的「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經營日報、週刊事業與廣播電視事業間的整合,如果整合後對公眾意見的整體影響,相當於電視頻道收視率達20%以上者,即禁止其整合。如整合的對象為新聞頻道,或製播新聞的頻道,規範則更為嚴格,只要相當於電視頻道收視率15%以上即禁止其整合。 \n 曾因NCC審理旺中併中嘉案,耗時1年8個月仍無成效,而對NCC提出糾正案的監委吳豐山發布聲明稿表示,防制媒體壟斷才能維護自由輿論的形成,欣慰NCC提出反媒體壟斷法草案。 \n 不過他說,媒體規模過大,應予節制,但媒體規模太小,也不利於提升傳播品質。媒體市場占有率以多少為上限,有待仔細推敲,先進國家大多以25%到30%為上限,NCC草案,似嫌失之過苛。 \n 吳豐山表示,傳播事業的妥善管理,攸關國家正常發展,希望將來立法院審議時,各黨以國家長遠健全的發展為念,做出恰到好處的判斷。

  • 熱門話題-數位匯流不成 媒體倒退嚕

     針對「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即《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有學者認為限制過份嚴苛,遭質疑恐將影響數位匯流,此後恐怕不會再有媒體合併案通過,將僅演變成社區型媒體。 \n 另針對NCC駁回旺中投資案,委員會於去年決議所附之三項停止條件及二十五項承諾,要求申請人及其關係人與中天新聞台完全切割,律師界表示信託即為商業行為主要切割方式,若旺中已依《信託法》規定,委託臺灣工銀持有旺中所有中天電視七十五%股份;NCC即應依據雙方所簽訂的契約,賦予臺灣工銀對於受託股權有何處分權利加以阻止NCC擔憂之「背後黑手」涉入。筆者認為NCC未就信託合約內容加以檢視,僅質疑信託監察人獨立性,持保守態度一味駁回,其駁回理由十分薄弱。 \n 筆者認為在「反媒體壟斷法」嚴苛限制規範,與NCC審核媒體投資案時不採用以《信託法》作為商業行為切割方式之保守作法下,將使政府所重視的媒體文創事業遭受嚴重打擊,影響數位匯流,演變成社區性媒體之倒退路局面。筆者強烈建請不宜採取先射標再畫靶的粗糙作法。

  • 反媒體壟斷法 NCC:要設立「回溯條款」

     NCC昨(20)日公布「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一般稱做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全文,首度比照黨政軍條款設立「回溯條款」。 \n NCC專員紀效正表示,媒體集團只要影響力踩到NCC規定的「紅線」,按草案第50條「過渡條款」規定,都須在2年內處分持股或適當處置降低或排除其影響力。市場分析,目前檯面上的壹傳媒、中時媒體、富邦所跨足的媒體集團都會受影響。 \n 另並針對「大型報業跨業整合」及「跨媒體壟斷防制」專條規範,NCC表示,經營日報、週刊之事業與廣播電視事業間之整合,如整合後對公眾意見之整體影響,相當於電視頻道之收視率達20%以上,就認定其跨媒體壟斷之危險已具體化,將禁止其整合。如整合對象是新聞頻道或製播新聞節目頻道,其對公眾意見的影響,相當於電視頻道之收視率達15%以上者,將禁止其整合。 \n NCC主委石世豪表示,昨日公佈的「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專法草案全文共53條,草案將徵詢外界意見後再做定案,條文中相關閱聽率、閱讀率、收視率數據來源,NCC將委託公正及專業機構調查。 \n 對於NCC首度比照黨政軍條款設立「回溯條款」,石世豪強調,法律以不溯及既往為原則,所以「溯及既往」只會針對「已有抽象危險及具體危險」之整併案要求處份持股或降低影響力。 \n 草案中並明訂5家無線電視台不能合併,衛星頻道如TVBS、三立、東森等頻道合併若收視超過15%,將不予核准;有線電視系統台之間的整併,若涉及兩者所代理的頻道、其收視率超過15%以上,NCC將不予准許。 \n NCC認為,此法針對無線廣播、無線電視、衛星頻道、有線廣播電視系統產業內之相互整合,以及廣播電視事業跨業以及與日報、週刊間之整合,區分「毋需申報」、「申報」、「原則許可例外禁止」、「原則禁止例外許可」和「完全禁止」5種不同情況分別加以規範,可說是自廣播電視法完成立法後,影響廣電產業未來發展與確保意見自由市場不被壟斷最重要的一部法律。 \n 市場人士直言,NCC版本的反媒體壟斷法是全世界最嚴苛的條文,對國內主要紙媒、有線電視系統台、頻道商、無線及有線電視台業者無一不受衝擊,條文第5條並要求各有線電視系統台及頻道商提供營業相關數據及資料,亦是史無前例。 \n 草案首度將居廣電產業市場關鍵角色的頻道代理商及MSO(有線電視系統經營者)納入管理,明定頻道代理商無正當理由不得有差別上架費等相關具體規範,與目前業界行之多年的商業協商機制、亦有很大差別。

  •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 管制影響力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 管制影響力

     「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俗稱反媒體壟斷法)草案昨日出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石世豪指出,草案主要精神在分層管制媒體結合後的社會影響力,不過師範大學大眾傳播所教授胡幼偉認為,社會影響力如何科學量測?如果只憑NCC委員主觀認定,業界會有很多意見。銘傳大學廣電系主任陳光毅說,以今時網路盛行,根本不可能媒體壟斷。 \n 此前NCC擋下民進黨團版「廣電3法反媒體壟斷條文修正案」,昨日NCC自提的「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出爐,石世豪說,草案規定未來廣播電視事業與其他事業包括報業、雜誌等進行跨媒體整合,只要涉及廣播電視事業的股權變動,就必須向NCC提出申報。 \n 影響公益禁止結合 \n 同時NCC分4層管制媒體結合後對於社會造成的影響力;結合後影響力最小,如占比非常少的小報社,買了某家小媒體的股權一股,類似情況業者只需負申報義務;若股權異動對社會整體稍有影響力,NCC會密切觀察;至於股權異動對整體社會造成影響力大,將責成業者以付款方式處理;一旦結合後對公共利益有重大影響,例如收視率達到全覆蓋的100%,將完全禁止結合,或者要求停止經營個別頻道等。 \n 草案同時規定NCC須定期針對收視率、收聽率及媒體閱讀率進行調查,並應定期公布通訊傳播市場年報,以加強對於媒體相關市場的掌握。 \n 胡幼偉指出,該草案未來如進入立法程序,必須進一步思考所謂社會影響力如何計算的問題,影響力大小如果由NCC委員主觀認定,業者必然會有很多意見。此外,任何媒體市占率小,是否影響力也小,這也大有疑問,國外有諸多菁英媒體發行量不大,但影響力不小,因此該法最重要的是可操作性,量測影響力、市占率的技術問題。也要進一步思考國外的計算方式必然適合台灣嗎? \n 操作型定義要明確 \n 陳光毅表示,反對壟斷是普世價值,關鍵是:今時的傳播科技並不會存在「媒體壟斷」這種事;他相信無論那位媒體經營者都反媒體壟斷,但只有台灣才談這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執法者立法首先要將「操作型定義」明確化,如以形而上的字眼取代準確的量化指標,將引起更大紛爭,淪為各說各話。

  • 反媒體壟斷 NCC提4層管制

     反媒體壟斷,NCC提4大管制!NCC趕在農曆年前,昨(6)日公布「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架構,也就是一般所謂反媒體壟斷法。NCC主委石世豪表示,該法將制定四層管制,並首度設置絕對紅線警戒,由NCC設立集中度上限、越線者完全禁止結合或整併。 \n 但石世豪強調,至於平面媒體之間的整併因非NCC職掌範圍,則不在此限。他強調,「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不會溯及既往,除非衝擊國家安全等重大公共利益才有例外。 \n 石世豪昨親上火線說明國內首部反媒體壟斷立法方向、原則及精神,依據媒體整合(併)對社會造成的影響力,分別設立「完全禁止」、「原則禁止、例外許可」、「原則許可、例外禁止」、「負申報義務」等四個層級管制機制。 \n 所謂完全禁止,是指若結合後達一定上限而觸及NCC所制定的集中度「絕對紅線」時,NCC將不做審議就直接駁回結合案。石世豪強調,集中度上限的「絕對紅線」一定會很明確,不會因個案有彈性空間,管制標準將依市占率模式或閱聽眾比例,NCC原則取其一應用參考。 \n 此外,「原則禁止、例外許可」是指接受NCC附款及排除可能威脅資訊多元並主動接受NCC所提附款時,NCC例外許可。「原則許可、例外禁止」指將以附加條款原則許可整合案,附加條款如停止部份頻道、繳回部份頻率、要求調整營運、組織調整、要求公開發行並設立獨董、調整股權等。 \n 石世豪說,未來廣電事業與報業、雜誌等進行整合,須向NCC申報。至於涉及NCC新訂定的集中化管制與跨媒體壟斷防制範圍者,則包括廣播電視事業結合且涉及新聞紙媒、雜誌者,核駁條件與判斷依據則是根據廣電事業間水平整合及互跨情形,並整體考量其對於整體社會的影響力。 \n 該法案預定農曆年後立即上網公告進入委員會討論的確切時程;據了解,NCC擬於20日委員會議正式討論該案,儘速於3月前後公布集集中度上限比例等相關實質條文及細節。

  • 時論-反壟斷與言論檢查的界線

     近日輿論討論之焦點,圍繞著反壟斷議題。民進黨提出之廣電三法修正草案,其中條文禁止持有全國性媒體百分之十以上股權之股東跨媒體經營電視台,以及所謂「媒產分離」。NCC則規畫制定反媒體壟斷法,將衡量與計算業者於單一或多個媒體領域的集中度,決定是否申報、審查或禁止。日前統一超商延遲《商業周刊》上架事件,更興起媒體通路壟斷議題之討論。 \n 「媒體通路」與一般市場壟斷並無不同,皆須以《公平交易法》檢視特定事業經營者是否構成獨占或濫用相對優勢之市場力量限制競爭。 \n 而「媒體市場」之壟斷則具有特殊性,除如何斟酌產業匯流之現狀與趨勢而合理界定媒體市場外,尚需處理是否/如何管制跨媒體經營與所有之問題。廣電三法嚴格的禁止跨媒體經營投資廣播及電視,但卻未能著眼廣播或電視與報紙、網路、智慧型手機等媒體平台間之匯流事實;NCC之反媒體壟斷法,則偏向衡量與計算跨媒體集中度並予以管制。 \n 美國對於媒體集中之問題,圍繞於是否應許可電視與報紙或廣播間跨媒體經營。美國通訊傳播委員會(FCC)採取原則禁止、例外許可的態度,而基於挽救傳統報業市場之萎縮或消逝,以及網路或手機等新興媒體平台之崛起,FCC認為鬆綁跨媒體經營之規定,反而有助於言論與資訊之流通,故於二○○七年時提出修正規定鬆綁許可電視與報紙跨媒體經營。聯邦法院基於程序上FCC未給大眾合理的討論時間,於二○一○年時宣告該修正無效。去年,FCC捲土重來,依照法院之要求,給足人民合理評論時間,此次嘗試是否會成功,尚等待時間的驗證。英國政府近年來基於保護地方報紙生存之相同考量,亦提出鬆綁禁止地方跨媒體所有與經營之相關規定,並已於二○一一年經國會許可生效。 \n 故對於跨媒體經營之問題,英美逐漸傾向認為絕對的禁止將忽略傳統媒體之經營危機,以及現代存在多元新興發聲管道之事實。應如何平衡鼓勵資訊流通與維持言論競爭,考驗立法者之智慧,實宜深思熟慮設計,不應僅做片面式之修法。 \n 惟若基於特定產業可能具有之「大陸因素」,而希望藉由「媒產分離」條款限制其跨足媒體經營,將偏離反壟斷議題。 \n 若係基於競爭法考量,問題該是如何合理定義媒體市場、評估市場集中度之合理性、判斷是否確有壟斷疑慮與利用競爭法規制管理跨媒體壟斷,而非絕對禁止如金融等機構經營媒體,以產業類型作為不合理之區分標準,無論從比例原則或平等原則,都無法通過憲法檢驗。 \n 而讓政府定義哪一家媒體擁有者,具有親中因素或產業資格,或是報導內容是否具有過多之親中言論,都將賦予政府以「表意人的身分」或「表意內容」作為審查是否允許言論的重點,這正觸碰到言論自由最忌諱的言論事前與內容限制,因其結果將癱瘓言論自由,造成政府的獨裁。 \n 無論在威權時期或民主時代,言論自由的核心價值都不變:政府不能以發言人立場或其言論內容是否為台獨/親中,作為審查言論之理由。戒嚴時期,政府以管制台獨言論為由行報紙刊物之檢查,與解嚴後二十五年的今天,以親中與否行言論檢查,皆屬侵害言論自由。 \n 言論自由本來就允許言論市場形成多數言論,但我們也永遠保留少數說服多數的空間,正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一九七一年的Cohen v. Californian乙案中所言:言論自由的功能,在於免除政府對於公共討論領域的限制,使人民可以決定何種觀點應該成為主流。 \n 無論是訴諸於言論集中度,或是親中立場,吾人都必須捫心自問:我們的民主是否禁不起大陸統一言論的鼓吹?你我是否對於媒體只有盲從,而不能透過市場機制淘汰無法秉持新聞專業的媒體? \n 如果答案均為否定,反媒體壟斷問題應僅存在我國法制下,在何種條件下允許/禁止企業跨媒體所有及經營。媒產分離條款,或無必要,否則將開啟政府可以特定「資格」或「身分」管制媒體經營之大門,造成言論自由事前限制之危險。 \n 若以上答案均為肯定,我們的民主制度與大陸差異何存?親中與不親中,還重要嗎?(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李劍非為哈佛大學法學研究生)

  • 廣電三法闖關 緊急踩煞車

     立院交通委員會9日初審通過廣電三法修正草案,今(11)日將在立院進行二、三讀,由於恐造成產業發展倒退,據悉,府院高層昨晚緊急會商,將廣電三法緊急「踩煞車」,並由國民黨團「撤案」。行政院長陳冲支持通傳會(NCC)見解,認交通委員會通過法案窒礙難行,支持NCC今年3月提出反跨媒體壟斷專法制訂。 \n 國內五大有線電視系統台昨(10)日透過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CeBT)發表共同聲明,針對立法院交通委員會於9日初審通過廣電三法修正草案納入「反跨媒體壟斷」、「媒金分離」、「有線電視持股設質限制」管制規範,業者認為,內容規範不妥恐將嚴重戕害產業之生存與發展。 \n 據了解,NCC主委石世豪不但周三在立院交通委員會通過初審廣電三法與陳揆交換意見,表達這項法案窒礙難行,對產業界影響甚大,有礙傳播產業發展,昨天再度面見陳揆研商因應對策,決定向立法院黨團表達嚴正立場「踩煞車」。 \n NCC並於昨晚臨時召開記者會,法務處長謝煥乾表示,媒金分離條款過於草率、初審通過是最壞的結果。謝煥乾說,媒金分離嚴重衝擊產業發展,一者,金融機構未來投資有線電視、衛星廣播及無線電視台,不管直接或間接、1股都不行,而且,一旦違法,主管機關可以立即撤照,這跟NCC在制定黨政軍條款時、從警告到罰錢無效才撤照來看,這次媒金分離案採取最重手段,而且不只針對新的投資案,並溯及既往,殺傷力之大,前所未見,對於整體產業發展勢必產生很大衝擊。 \n 謝煥乾強調,媒金分離早在金管會制定產金分離時早有法源依據,他建議媒金分離議題應回歸金管會管轄範圍,至於廣電三法相關權責約束,NCC預定3月出爐反媒體壟斷法的專法,將有所規範,立院應當等待NCC的專法,反媒體壟斷法不宜在今天貿然強行闖關。 \n 另外,廣電事業不少屬於資本額不過幾千萬元的小公司,NCC認為硬性規定設置獨立董事,非常不妥。 \n 再者,強制要求所有有線電視系統台公開發行,NCC認為是多此一舉,在NCC未來出爐的專法裡,不會要求小業者也要公開發行。

  • NCC:旺中案沒重審空間

     NCC昨(1)日表示,旺中併購中嘉案,NCC已作出附加3項停止條件及25項負擔之行政處分,旺中案已經主管機關審議完畢,並據以作成行政處分而受其拘束,目前並無重審之空間。 \n NCC重申,旺中案已經該會依現有法規審查於7月25日審議完竣,並於7月31日正式函覆申請者及經濟部投審會。 \n 而該案許可生效前提仍為申請者應完成三項附款條件並經NCC認可。後續有關申請人是否完成該等條件要求,將由NCC依據旺中寬頻方面就許可所附各項條件踐履情形逐項審核,檢視申請人是否已落實附款的各項要求。 \n 另外,針對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等團體發起「九○一媒體壟斷大遊行」,提出四大訴求,NCC昨日發表看法並強調將尊重各方表達的多元聲音,肯定公民團體督促媒體自律所做的各項努力,並期盼媒體發揮新聞專業自主,落實各項自律規範。 \n 有關外界認為應儘速制定反媒體壟斷法一事,NCC強調,現行法令如公平交易法與有線廣播電視法中,已有包含反壟斷相關條文,已送立法院審議的廣電三法修正草案亦有觸及反壟斷規範意旨者。 \n 只是其中對於跨媒體併購之規範,NCC認為仍有不足之處,但需不需要制定規範跨媒體併購之專法?或是修訂現有法令訂定專條?因涉及立法策略與立法技術層次問題,NCC必須經過各界充分討論後,才能找出最合適之作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