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反年金改革的搜尋結果,共193

  • 社論》強行表決年金改革 埋下禍根

    社論》強行表決年金改革 埋下禍根

    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開第1次會議,火爆中草草結束,3位軍公教代表炮火四射,並退席抗議,原來規畫要處理的「議事規則」、「委員倫理」均未完成。會後曾宣稱「年金改革1年做不到就下台」的年金改革委員會副召集人兼執行長林萬億強勢喊話,若爭論難以取得共識,就要訴諸表決。但我們要提醒新政府,強勢表決不僅會傷及年金改革的正當性,更會引發強烈的反作用力,種下未來激化抗爭的禍源,萬萬不可。 \n蔡英文總統為實踐競選諾言,把年金改革視為重中之重,這一點應予肯定支持,畢竟全局考慮未來經濟發展趨勢、政府財政負擔及國家資源公平配置等大方向,現行年金制度確有改革必要。但改革涉及全民的切身利益,尤其要改變每一個國民在投入職場加入保險機制時對未來的預期,當然必須謹慎。遺憾的是,新政府年金改革的第一哩路已邁錯了步伐。 \n蔡總統在年金改革委員會第1次會議時鄭重揭櫫了4原則,其中之一就是:「做到民主原則及資訊透明公開。」然而,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組成,就先違反了蔡英文宣示的「民主、透明」原則,遭到「黑箱委員會」的質疑,已走上叉路。 \n新政府公布的37位年金改革委員,分配比例的準據何在?選任委員的標準是什麼?政府未說明,也未經社會討論,就片面以「朕意已決」姿態率爾決定。舉例而言,年金改革委員會設計了2位公民社會代表:李安妮與馮光遠,這2位不但看不出任何「公民社會」的代表性,甚至還帶有爭議性,尤其後者,頻頻以不堪言辭攻訐不同立場者,極具爭議性。憑什麼這2人能代表「公民社會」?政府欠人民一個交待。 \n國會是民意的代理機關,立法委員的主張非常重要,但在年金改革委員會中只有一位立委代表,而且是執政黨籍,其他在野黨的意見難道不重要嗎?在成員設計上就弱化國會、排斥在野黨,這是不敢接受檢驗的心虛,還是不在意社會多元意見的傲慢? \n凡此種種,都傷害了年金改革委員會組成的公信力。就如一顆有毒的樹,會讓人質疑長出的也將是有毒的果子。即便年金改革是一條眾人齊盼的正義之河,但在這河的源頭就被不民主、不透明的黑箱汙染,又如何期盼下游的水清淨可飲? \n也正因為委員會組成本身就不是透過民主程序產生的,強勢表決註定只是一個沒有公信、虛矯的假民主。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激化問題。 \n其次,政府當知,年金改革本質上是減法改革,要減少大家原來可以分到的雞蛋,以避免國家財政的金雞母被搾乾。國家財政已在險崖的邊緣,預期未來經濟成長率將長期低迷,改革確實迫在眉睫。但這種減法改革,一則會傷及軍公教等「被改革者」的信賴利益,有違反政府誠信的疑慮,畢竟許多政府原先承諾的退休保障,是當初這些軍公教人員之所以選擇軍公教的考慮因素。二則,雞蛋要怎麼減,涉及的是公平性,軍公教勞農,誰的雞蛋要減多一點?難有客觀標準,若忽略職業不同的屬性,採取齊頭式平等的方式硬砍,則又有陷入拿香蕉比柳丁的錯誤比較之虞。 \n因此,霸王硬上弓式的強勢表決,身為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長的林萬億,實不應輕率地懸之於口,那只會埋下更大的衝突火種,反不利改革的推動進行。林萬億真的該做的,就是蔡英文的名言「溝通、溝通、再溝通」,不能當軍公教團體質疑政府為了年金改革「汙名化軍公教」時,林萬億就不甘示弱地反嗆「既然反對軍公教被汙名化,自己也不要把別人汙名化。」這有失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長應有的超然大度,更把自己推上衝突火線,損及政府在改革中的溝通能量。 \n社會對推動年金改革存在高度共識,《今週刊》在3月對立法委員進行具名調查,不分黨派84%的立委贊成年金改革;反映在歷次民調上支持年金改革的民眾,也多保持在7成以上的水位。擁有民意的支持,這是新政府推動年金改革的最大資本。新政府本應更有信心,讓各方意見充分論辯,以民意決斷是非,來協助推動年金改革,不必也不應獨斷獨行。 \n年金改革,本應是一條陽光大道,但政府在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組成上,走了黑箱的錯誤第一步,一步錯,不要步步錯,這黑箱的錯誤,只能以陽光式的開放溝通來修補。強勢表決只會激化甚至正當化抗爭,新政府切莫誤判,呷緊弄破碗,反害了年金改革的大局。

  • 中時社論》強行表決年金改革 埋下禍根

    中時社論》強行表決年金改革 埋下禍根

    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開第1次會議,火爆中草草結束,3位軍公教代表炮火四射,並退席抗議,原來規畫要處理的「議事規則」、「委員倫理」均未完成。會後曾宣稱「年金改革1年做不到就下台」的年金改革委員會副召集人兼執行長林萬億強勢喊話,若爭論難以取得共識,就要訴諸表決。但我們要提醒新政府,強勢表決不僅會傷及年金改革的正當性,更會引發強烈的反作用力,種下未來激化抗爭的禍源,萬萬不可。 \n蔡英文總統為實踐競選諾言,把年金改革視為重中之重,這一點應予肯定支持,畢竟全局考慮未來經濟發展趨勢、政府財政負擔及國家資源公平配置等大方向,現行年金制度確有改革必要。但改革涉及全民的切身利益,尤其要改變每一個國民在投入職場加入保險機制時對未來的預期,當然必須謹慎。遺憾的是,新政府年金改革的第一哩路已邁錯了步伐。 \n蔡總統在年金改革委員會第1次會議時鄭重揭櫫了4原則,其中之一就是:「做到民主原則及資訊透明公開。」然而,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組成,就先違反了蔡英文宣示的「民主、透明」原則,遭到「黑箱委員會」的質疑,已走上叉路。 \n新政府公布的37位年金改革委員,分配比例的準據何在?選任委員的標準是什麼?政府未說明,也未經社會討論,就片面以「朕意已決」姿態率爾決定。舉例而言,年金改革委員會設計了2位公民社會代表:李安妮與馮光遠,這2位不但看不出任何「公民社會」的代表性,甚至還帶有爭議性,尤其後者,頻頻以不堪言辭攻訐不同立場者,極具爭議性。憑什麼這2人能代表「公民社會」?政府欠人民一個交待。 \n國會是民意的代理機關,立法委員的主張非常重要,但在年金改革委員會中只有一位立委代表,而且是執政黨籍,其他在野黨的意見難道不重要嗎?在成員設計上就弱化國會、排斥在野黨,這是不敢接受檢驗的心虛,還是不在意社會多元意見的傲慢? \n凡此種種,都傷害了年金改革委員會組成的公信力。就如一顆有毒的樹,會讓人質疑長出的也將是有毒的果子。即便年金改革是一條眾人齊盼的正義之河,但在這河的源頭就被不民主、不透明的黑箱汙染,又如何期盼下游的水清淨可飲? \n也正因為委員會組成本身就不是透過民主程序產生的,強勢表決註定只是一個沒有公信、虛矯的假民主。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激化問題。 \n其次,政府當知,年金改革本質上是減法改革,要減少大家原來可以分到的雞蛋,以避免國家財政的金雞母被搾乾。國家財政已在險崖的邊緣,預期未來經濟成長率將長期低迷,改革確實迫在眉睫。但這種減法改革,一則會傷及軍公教等「被改革者」的信賴利益,有違反政府誠信的疑慮,畢竟許多政府原先承諾的退休保障,是當初這些軍公教人員之所以選擇軍公教的考慮因素。二則,雞蛋要怎麼減,涉及的是公平性,軍公教勞農,誰的雞蛋要減多一點?難有客觀標準,若忽略職業不同的屬性,採取齊頭式平等的方式硬砍,則又有陷入拿香蕉比柳丁的錯誤比較之虞。 \n因此,霸王硬上弓式的強勢表決,身為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長的林萬億,實不應輕率地懸之於口,那只會埋下更大的衝突火種,反不利改革的推動進行。林萬億真的該做的,就是蔡英文的名言「溝通、溝通、再溝通」,不能當軍公教團體質疑政府為了年金改革「汙名化軍公教」時,林萬億就不甘示弱地反嗆「既然反對軍公教被汙名化,自己也不要把別人汙名化。」這有失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長應有的超然大度,更把自己推上衝突火線,損及政府在改革中的溝通能量。 \n社會對推動年金改革存在高度共識,《今週刊》在3月對立法委員進行具名調查,不分黨派84%的立委贊成年金改革;反映在歷次民調上支持年金改革的民眾,也多保持在7成以上的水位。擁有民意的支持,這是新政府推動年金改革的最大資本。新政府本應更有信心,讓各方意見充分論辯,以民意決斷是非,來協助推動年金改革,不必也不應獨斷獨行。 \n年金改革,本應是一條陽光大道,但政府在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組成上,走了黑箱的錯誤第一步,一步錯,不要步步錯,這黑箱的錯誤,只能以陽光式的開放溝通來修補。強勢表決只會激化甚至正當化抗爭,新政府切莫誤判,呷緊弄破碗,反害了年金改革的大局。 \n

  • 不滿年金改革 數萬教師上凱道表示非反改革

    週六下午艷陽高照,教師、公務員、勞工等團體,三萬多人走上凱道抗議年金改革。發起活動的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指出,政府執意推動違反社會公義的年金改革方案,已經嚴重打擊教師士氣,還外界誤以為,教師反對改革,因此,走上街頭要讓政府聽到教師的心聲。 \n(陳映竹報導) \n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和勞工團體、公務員團體,並肩上街抗議年金改革,大喊「受雇者大團結」! \n全教總副理事長吳忠泰批評,官版的年金改革是閉門造車,並沒有解決問題,只是讓破產時間往後延三年,新世代的老師多繳三年冤枉錢,以後卻可能面臨領不到退休金的窘境,還要背負外界對老師是既得利益者的刻板印象。 \n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指出,這一波改革中,國民黨提出的方案有很多缺點,公立大學老師被差別對待,製造階級對立;私立老師部分,年金制度還沒有具體結果,私校老師成了年金孤兒。 \n全教總將在六月一連五天舉辦「年金真實論壇」,邀請專家學者共商改革大計。

  • 反年金改革 教師明上街頭

     政府推出年金改革方案,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認為內容「悖離社會保險學理」、「忽略世代公平」、「免除政府責任」、「擴大階級矛盾」,他們難以認同,本周六將動員三萬名教師在凱達格蘭大道抗議,打爛案、救改革。 \n 教師昨天舉行五二五「打爛案、救改革」行前記者會,演出古裝行動劇,以丞相、尚書合謀找改革「替死鬼」,但又刻意不傷害「翰林大學士」的利益,藉此諷刺年金改革的現狀。

  • 反年金改革案 教師25日上街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反對年金改革方案,號召教師將於25日上街,和勞工團體並肩作戰。 \n 全教總今天在台北召開「打爛案、救改革」行前記者會,現場演出古裝行動劇,以丞相、尚書合謀,找改革的「替死鬼」,但又刻意不傷害「翰林大學士」的利益,藉此諷刺台灣年金改革的現狀。 \n 全教總理事長劉欽旭表示,在年金改革版本中,私校教師轉任公校,年資無法併計的問題還沒解決,政府卻優先處理「學官兩棲」者,讓其服務年資可以併計。 \n 高教工會理事長戴伯芬主張,年資計算應該公平,高教的層級制度要打破,退休教授轉任私校「領雙薪」更要根除。 \n 台鐵工會理事長謝勝明表示,改革不能「一刀兩斷」,現在的改革已喪失意義,勞工應該團結在一起。 \n 全教總除了號召全國公私立學校教師25日上街,也將於6月17日至21日舉辦「年金真實論壇」,邀請專家學者共商改革大計。1020523 \n

  • 年金改革 軍公教:不反改革 反失信反羞辱

    立法院司委會今天針對軍公教退撫及保險等年金制度舉辦公聽會,參與討論的公教代表強調,他們不反對改革,但不能接受用重傷軍公教信賴、羞辱尊嚴的方式。公務人員協會年金改革小組召集人李來希也強調,在職繳納保費與退休所得的計算基準應該一致,如果在職時以本薪2倍計算,退撫也應以本薪2倍計算。(程平報導) \n \n李來希痛批,外界都認為軍公教人員是吃垮國家的米蟲、一灘死水;但創造這些名詞來羞辱軍公教人員的,竟然就是軍公教人員的大家長,這讓軍公教「口不服,心也不服」。李來希並表示,在職繳納保費與退休所得的計算基準應該一致,如果繳費是以本薪2倍計算,退撫也應比照辦理。 \n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副理事長吳忠泰則批評這次年金改革是「傲慢性的改革」,因為銓敘部對全教總多次提出改革建議都相應不理。 \n中華民國退伍軍人權益促進會理事長何堅生則說,政府先是刪除年終慰問金,現在又因為勞保出問題,就把軍公教拿出來打一頓,這讓大多數退伍軍人心寒。何堅生也說,軍人與公教的工作條件差異太大,應該要將退伍軍人權益立法,並且建立軍人的保險年金制度。

  • 反勞保年金改革 5/1勞工聚集上街頭!

    五一勞動節,卻有一群憤怒勞工走上凱達格蘭大道,他們要抗議勞保年金的不當改革。 \n中華民國全國總工會、全國工人總工會、中華民國全國職業總工會、台灣總工會、全國產職業總工會、全國勞工聯合總工會、中華民國全國聯合總工會、中華民國職業工會全國聯合總會、暨轄屬所有各大總工會,將以動員數萬人遊行集會方式,表達反對政府年金改革方案,要求維持現行方案。 \n針對目前勞工實質平均薪資倒退回18年前水準,而政府的年金改革方案更是達到刀刀見骨得地步,毫不留情的都砍向勞工,不僅調高保險費率,拉長平均月投保薪資,並調降年金給付率,退休金少領,八大工會率所屬工會將於集結中並喊出口號:1、反對勞保年金不當改革2、要生存!要安定!3、勞保無虧損、費率不調整4、政府無誠信,勞工死翹翹,並將遞交陳情書至總統。

  • 反年金不當改革 工會五一上街

     工會團體今天說,勞工薪資水準退回18年前,政府年金改革卻調高費率、調降給付率,勞動節將號召勞工上街,反年金不當改革。 \n 中華民國全國總工會、台灣總工會、全國工人總工會、中華民國全國職業總工會、中華民國全國聯合總工會、全國產職業總工會、中華民國職業工會全國聯合總會、全國勞工聯合總工會等8大工會下午舉行記者會,宣布五一勞動節將上街頭反勞保年金不當改革。 \n 工會團體指出,目前勞工實質平均薪資倒退回18年前的水準,但政府的年金改革方案卻刀刀見骨,都砍向勞工,不只調高保險費率,讓勞工保險費增加支出,更拉長平均月投保薪資,並調降年金給付率,讓退休金變少。 \n 為反對勞保年金不當改革,工會團體表示,五一勞動節將動員勞工集結上街,並要求維持現行年金方案,如費率維持現狀、平均月投保薪資維持採計最高60個月、勞保年金所得替代率維持1.55%等,同時要求政府比照公、軍保,立法編列預算逐年補足勞保基金短缺的部分。 \n 工會團體預計5月1日下午1時在中正紀念堂廣場集結,之後前往凱達格蘭大道舉行聚會,表達勞工反對政府年金改革方案的心聲。1020424 \n

  • 蕭萬長:國銀別只在國內爭小餅

    蕭萬長:國銀別只在國內爭小餅

     前副總統蕭萬長昨天強調,除弊該做,但興利更重要。國內金融體系已到了好好檢討結構時刻,不應「只在國內市場爭搶小餅」,而應鬆綁法規加速與國際接軌,為全球有錢人理財,創造「高薪的就業機會」。 \n 蕭萬長此一談話被視同有「暗批」金管會未積極鬆綁金融市場意味,與日前政委薛琦在行政院會提出我金融業佔GDP比重未升反降有異曲同工之妙。 \n 立法院新會期,在野黨要求廢核四,執政黨力推年金改革,蕭萬長表示,改革部分確實應該檢討,這些有助於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部分都要去做,但興利更重要。 \n 他說,如果只是除弊卻未興利,就沒有原動力將整體社會發展向上推升,因為能量不夠,要求朝野討論除弊改革的同時,不要忘記一定要有創新,要有興利政策端出來。 \n 蕭萬長以國內金融業為例,認為國內金融市場多年來一直在原地踏步,建議加速開放與國際接軌「這部分連上海都已經超過我們」。 \n 他說,這幾年金融業呆帳打得很好,逾放比也很低,卻也因此讓業者只顧著「吃國內市場這塊小餅」。去年全球景氣不佳,企業獲利普遍降低,但金融業卻仍有高獲利「這是說不通的」,顯示金融業並未作企業後盾,而是以拘謹和保守態度來管理和經營這塊市場。 \n 他舉例,央行宣布開放人民幣業務承作當天,各銀行都忙著在利率上作競爭,大家都只看到國內市場,業者彼此作激烈競爭,只想賺微小利差。 \n 蕭萬長指出,國內金融業者有兩大弱點,一是Retail banking(個人銀行或零售銀行);一是利差太小。他說,前者並非不能做,但除此之外,還應發展更多更新的東西出來,後者是市場太小的結果。 \n 他以新加坡為例,濱海區放眼望去都是金融大樓,都是正為全球有錢人作理財,這些錢來自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通通都有,這些理財人員都是高薪資,如果國內能朝這樣的方向發展,絕對可以提高就業機會,月薪絕不會是22K。 \n 他建議政府加速法規鬆綁,讓金融市場朝國際化發展,否則再過幾年,國內金融業的競爭力將遠遠落後於周邊國家。 \n 針對蕭萬長指出我國金融法規與商品過於保守,財經政委薛琦認為可以全面檢討,商品設計與人才培養可加強,想法更開放。他1月份赴大陸演講時指出,台灣投資人對國際金融商品需求持續提升,且外資持續提高參與台灣資本市場比例,如何吸引外人來台投資,連結兩岸資本市場,讓資本市場走入國際化,是未來一大課題。

  • 火大怒潮 蘇促罷免總統立委

    火大怒潮 蘇促罷免總統立委

     民進黨主席昨日發動「火大遊行」,浩瀚人龍擠滿假日的台北街頭。就任黨主席後第一次上街頭的蘇貞昌強調,馬英九總統把人民當兒戲,整個國民黨就是不知進退的「反改革集團」;所以,面對無能、無感、無責任的「三無總統」,他決定發動改革者對抗反改革者運動,要罷免總統、罷免立委,並推動撤換內閣。 \n 昨日下午三點,蘇貞昌與前副總統呂秀蓮、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謝長廷、游錫堃等大老,齊聚台北國父紀念館前仁愛路,在宣示「人民火大、一路嗆馬」後,綿延逾兩公里的隊伍,分別以支持改革、沒錢結婚、退休軍公教等族群,分九大隊朝總統府前的凱道前進。 \n 遊行期間宣傳車廣播隊伍約十五萬人;傍晚,晚會主持人何欣純更新數字,表示人數已達二十萬。不過據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估計,遊行人數最多時達到九萬三千人,與民進黨初估的人數相近。 \n 蘇貞昌強調,人民給馬五年時間,結果他卻成為讓台灣痛苦指數最高的總統,失業媽媽連偷五次奶粉只為了讓孩子不要哭;即便民進黨提出有感經濟政策,政府仍一意孤行,甚至讓國營事業員工的年終獎金,領得比勞工一年賺得多,「這有公道嗎?」難怪民調剩十三%。 \n 說到民調,現場立即播放馬英九在○六年的「倒扁」談話,引述馬「當民意不支持妳,責任已經無法承擔,就是自己下台,不要等別人罷免,這樣人家才會尊重你!」的片段。當影片播完,蘇立即問台下「對不對」!蘇貞昌強調,馬的民調已低到超過自己的標準,「希望你有羞恥心,有責任感,馬總統下台吧!」如果還不知進退,那就如馬所說,人民要把權力要回來! \n 在換政策部分,蘇貞昌說,從今天起,民進黨將在國會提出年金、反媒體壟斷、非核家園的修法、立法改革,並推動反核四公投。 \n 民進黨發言人王閔生說,只要是反對民進黨改革的國民黨立委,他們就會提案罷免。但在總統部分,秘書長林錫耀說,如馬在五二○前回應民進黨訴求,那就再觀察是否有罷馬的必要。

  • 新聞分析-民粹式一刀切 稱不上改革

     民進黨昨天發起「113火大遊行」,為避免落入反改革罵名,立法院不分朝野揮刀亂砍軍公教及國企獎金,鎖定個案高舉反媒體壟斷的改革大旗,這種一刀亂切,訴諸民粹,並不是真改革。 \n 綠營黨中央以撤換內閣救經濟、召開國是會議進行年金改革,及反媒體壟斷等3大訴求走上街頭,能否普獲社會共鳴不無疑問,更何況夾雜高舉反核四、搶救陳水扁等五花八門訴求,難免失焦。 \n 政院昨晚回應指出,綠營可以在國會提出改革法案或政策,讓改革在體制內進行,並認為過度激情、簡化語言,只會徒增不必要恐慌、對立、甚至仇恨,讓台灣社會空轉內耗,對改革毫無幫助,為這場遊行訴求下了軟中帶硬的註腳。 \n 綠營的反媒體壟斷不能為一黨「壟斷」,這項議題涉及高度專業,且攸關跨業整併、數位匯流,影響產業發展至鉅,不能草率立法,漏洞百出,無法執行,視同兒戲,需以專業、細膩手法處理。 \n 近月來,綠營挑起人民火大燒出改革大火,從退休軍公教慰問金、首長特別費,年金案,到國企獎金,綠營高舉改革大刀亂揮,遍地烽火。尤有甚者,藍營黨團竟配合起舞,黨政平台失靈,形同「無政府」狀態,重大政策不斷上演荒謬鬧劇,政策一夕數變。 \n 不論藍綠,動輒要求油電公司配合凍漲,卻不承認員工的績效,改革之說如何令員工心服口服。又馬政府嘴巴上說解除台電政策性負擔,但各部會與主計總處皆以「財政困難」為由,不願編列預算承擔政策任務,改革徒只口惠而實不至,決策者缺乏擔當,卻拿員工開刀,怎能不官逼民反? \n 民氣可用,若能藉勢使力,解除公營事業桎梏,走向自由化或民營化,也未嚐不是改革契機,但訴諸民粹一刀切獎金的方式,稱不上是改革。縱然馬政府對年金、國營事業等十數年沈痾,有改革決心與熱忱,但若毫無執行力,在改革之路迷航,治國無方也枉然。

  • 新聞分析-立法、決策皆草率

     為因應民進黨113火大遊行,藍營亂了陣腳,拿廣電三法、國企獎金等議題祭旗,結果都引火自焚,不但決策草率,更凸顯府院黨的橫向聯繫協調出現重大危機,怎一個「亂」字了得? \n 據了解,為因應綠營明日主辦的火大遊行,藍營本周忙著滅火,不甘綠營主導議題,失去議題主導權,藍營因此打定主意,針對國營事業獎金、反媒體壟斷、年金改革等,勇猛表現,希望搶回主導權。 \n 藍營看準綠營提廣電三法修法的反媒體壟斷專章是玩假的,因為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條款不但拿掉,反媒體壟斷專章僅草率的十幾條條文,連罰則都沒有,因此與綠營對賭這項法案立法,不阻擋法案過關。 \n 據悉,高層的戰略是在周五(11日)前讓法案順利出委員會大門,就不致坐實馬政府「反反媒體壟斷」。不料,戰術頻「突槌」,眼見廣電三法周五要逕付二、三讀了,卻沒有任何卡關動作,且法案初審通過內容,影響產業層面廣大,引發金融界及媒體界的反彈,是府黨始料未及,不得不在周四(10日)晚間府院緊急會商踩煞車。 \n 國民黨是執政黨,怎可以重大政策法律案作為政治豪賭的工具,真是荒誕不經,離譜至極! \n 綠版反媒體壟斷條文,不論媒金分離、雙十條款,或公開發行、設立獨立董事、回溯條款等,橫豎看都是站不住腳,阻礙數位匯流產業發展。通傳會在事後對外表示不宜倉卒立法,但交通委員會周三(9日)排定審議法案內容時,為何沒有在現場說明條文的不合理性,訴諸輿論支持,俟通過後才傻眼,這不也是一種行政怠惰嗎?總之,府院黨的政策平台,顯然形同虛設,決策體系紊亂,儼然成馬政府的重大危機。

  • 火大在即 藍忙滅火

     從立院黨團大砍國營企業考績獎金、連署反媒體壟斷,直到政院邀集各黨派協商年金改革案,府院黨展開一連串危機總動員。這不但是要削弱民進黨火大遊行動能的設計,更是要掌握改革牌的主動權,避免在火大遊行後只能被動回應,落入綠營改革、藍營反改革的陷阱框架裡頭。 \n 民進黨周日即將火大遊行有三大主軸,從撤換內閣、反媒體壟斷、召開國是會議討論年金改革案,癥結仍是經濟欠佳、累積龐大民怨,在野黨才能藉此激發遊行動能,隨後罷免總統案蓄勢待發,這猶如蘇貞昌期待已久的「熱帶氣旋」。 \n 相較於在野黨空洞的遊行口號,執政黨若能端出具體方案,更是釜底抽薪的解套方案。當藍營大砍國營事業績效獎金、連署反媒體壟斷,也等於巧妙拆解火大遊行的怨氣,就如同藍營人士所言「三大遊行主軸去其二,還能火大什麼?」 \n 表面看來,這場看似藍營立院黨團發動奇襲,實際上府院黨事前曾沙盤推演。就以政院上周五先行宣布兩個月提國營事業年終檢討方案,但從時間點來看,卻是緩不濟急,因為火大遊行周日即將登場。 \n 果不其然,國民黨團隨即加碼演出,透過周一總預算的朝野協商,揮刀大砍國營事業考績獎金最高僅一點二個月、首長特別費刪減四分之一,此策略如同年終慰問金翻版,都是要藉此形塑出執政黨「苦民所苦」的印象。 \n 這場拚經濟與拚改革政治大戲,藍營靠著執政的主動權,既砍國營事業績效也砍首長特別費,希望化解民怨怒火,也順勢讓蘇貞昌的那三把火熄掉,這是藍綠交鋒的弦外之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