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反證所稅的搜尋結果,共09

  • 謝金河批張 兩根毛害死台灣

    謝金河批張 兩根毛害死台灣

     證所稅拍板停徵,財訊文化董事長謝金河直言,前行政院長陳冲找來的財政部長張盛和,堅持證所稅如他頭上兩根毛不能拿掉,就這樣「兩根毛害死台灣」。他並痛批,當初堅持課證所稅的立委,現又帶頭停徵證所稅,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欠股民一個道歉」。 \n 股市成交量嚴重萎縮 \n 證所稅上路以來,成交量嚴重萎縮,2006年至2011年日均成交量超過千億元,達1119.58億元,但證所稅議題自2012年開始討論,到2013年正式實施以來,日均成交量掉到851.35億元,大減23.95%,等於少掉近1/4的成交量。 \n 謝金河直指,證所稅從開徵以來,他足足罵了3年,3年前馬英九總統召開5人小組會議,反證所稅的只有蕭萬長與王金平,而當時最懂證所稅的陳冲卻一句話不說,讓證所稅定案,而後,陳冲找來張盛和當部長,張堅持證所稅如頭上兩根毛不能拿掉。 \n 為選舉停徵實在諷刺 \n 他說,張堅持這兩根毛,殊不知證所稅的上路,不但未課到稅,就連原本輕而易舉可以課到的證交稅,也被迫流失,加上大部分國家股利所得都採分離課稅,只有台股將股利所得併入綜合所得稅,加上嚴重衝擊投資人的富人稅,對台股造成嚴重傷害。 \n 謝金河批評,3年前堅持課證所稅的立委,如今因為要選舉,又帶頭停徵證所稅,實在是很諷刺,且現在拿掉折騰股民的證所稅,對股市沒有太大作用,只是對恢復信心略有幫助。 \n 「稅制是經濟活動中最重要的遊戲規則,必須要有競爭力!」謝金河強調,台灣因為有太多民粹,祭出很多便宜行事的租稅措施,該課的稅沒有課到,不該課的稅卻猛課,讓台灣失去競爭力,因此除了停徵證所稅之外,也必須一併檢討富人稅等稅制,不然「股市恢復的力量仍有一定侷限」。

  • 我有話說-誰在反證所稅?

     立院陳情、喊話,反證所稅者都是誰? \n 五大董到立院擋證所稅,臨會前又有三董向五院長陳情要求「撤案」,郭董說此時加稅不宜,並先向銀行以大批股票質押借款;張董說證所稅害他損失卅億。敬愛的老闆們,你們不全心全力做生意,卻戮力關心抽證所稅,所為何來? \n 一年賣百萬支手機,還不如一夜賣萬張股票賺的多,賺的快?自從宣布證所稅後,老闆大戶拚命抵抗,甚至製造恐慌「出貨不吃貨」,讓股臉全綠,連不抽稅的外資都抽腿外逃,兩周賣千億,兩月移走四千億,把歐債危機視若無睹,連名嘴在內,「量縮價跌」都賴給證所稅,逼宮政府一修再修,只剩IPO,在有條件之下每筆只課到一五○○位買賣股票的老闆,根本抽不到散戶和外資,所以反證所稅者,老闆也! \n IPO是Initial Public Offerings,就是老闆公開募股,首次公開發行的股票,漲價不可亂賣,有利價差賣出就要課稅,賺錢「沒撈撈」,怕什麼蠅頭小稅呢? \n 筆者的一點退休金,無息時代放那裡都貶值,沉於池塘怕魚吃,埋在地下怕蟻咬;被逼的想買一點股票保值,不料現代股票連「養、套、殺」的時間都不給,今漲明跌,一進去就被套,賺很多的公司不配息,有的只配○.五,CEO紅利億萬,坑殺股民而不察。證所稅是從「九牛」身上拔一毛,大老闆反什麼對?

  • 我見我思-發言權與投票權

     從奢侈稅到證所稅的攻防與爭議中,外界可以看到一個現象:社會的發言權與投票權間的落差,竟是如此鉅大! \n 證所稅案吵了一個多月,我們在各媒體看到鋪天蓋地的意見,好像這是多麼恐怖的惡政,立委罵、企業反、投資人哭,簡直是世界末日,真是苛政猛於虎!但,真是如此嗎? \n 行政院的民調顯示有超過六成民眾支持證所稅,不玩股票的民眾更有近七成支持。今年三月中,旺旺中時民調也得到相當的結果,有六三%的民眾支持證所稅,反對者為廿一%,另外有七十一%要不動產實價課稅。同一個調查也顯示有近半民眾認為目前稅制不公,更有六十五%的人認為當前稅制有利富人,有錢人繳稅太少。 \n 不過,這種「不平之聲」,及支持證所稅的心聲,在媒體中較難展露,因為,小民們雖然有投票權,而且與富人同樣是「票票等值」,但其「發言權」卻遠遜富人們。他們不可能「夜宴行政院長談證所稅」,也無法「面見馬總統表達心聲」,更無法如券商公會、工商團體一樣,能透過串連、發新聞稿、集會表態、刊登廣告等方式,表達其對證所稅的看法。而只有透過這些動作,才會產生所謂的「新聞點」,也才能見諸媒體,傳達給社會大眾。這點,一般升斗小民,的確是吃虧吃到爆。 \n 日前財政部長劉憶如在立法院的「失言」中透露,有意拿徵得的百億證所稅作為調升綜所稅的薪資扣除額二.六萬元,不過,因為金管會怕先宣傳此目標,會造成「階級對立」,而阻止財政部對外透露。金管會的想法的確沒錯,證所稅其實已經有點「階級戰爭」的味道了─我們從周圍人對證所稅的支持或反對,幾乎就可看出其所屬階級,這點,坦白說,實在讓人感觸良多。 \n 屬於企業家級、富豪級者,的確多是強力反對─不論其用的理由是什麼,就是反對啦;因為主計總處的調查顯示,富人的所得來源最大宗是資本利得,絕對不是薪資所得。但一般民眾、上班族─即使有買賣股票,則多是贊成,一來認為「這樣才公平」,二來「自己一定不會被課到,如真的被課到,也爽啦」,代表自己在股市賺得飽飽了,至少賺四百萬,繳個廿萬的稅,哎,小case啦。 \n 類似的情況其實也出現在奢侈稅上。奢侈稅上路快周年了,根據本報民調顯示,近六成者不滿意其成效,同時也有近六成認為其對促進社會公平並無幫助,甚至,還有八十五%的受訪者認為現在的房價,他們還是買不起理想中的房子。這顯示奢侈稅的問題,在許多受訪者心中是「下拳不夠重,不夠兇狠」。 \n 但回想一年前推動奢侈稅時,同樣經歷類似證所稅的過程─相關業者(當然主要是房地產業者)表示反對,業者還說這一來房仲業會倒閉、失業要大增(券商也拿此理由反證所稅),市場會萎縮,影響整體經濟(嗯,券商亦復如是說)…。立委們當然也是搖擺得很(唉,又是跟證所稅一樣)。 \n 奢侈稅在總統馬英九強力主導下,加上大選前的社會壓力,立委不敢公然反對,順利通過了,也讓大選中民進黨主打的「公平正義社會」少一個箭靶。但證所稅呢?如果官員、立委都把發言權當投票權,認為社會一致反對,不了解其間的落差,那大概是不太樂觀;至於最後在「投票權」顯現階段會如何反應,那就值得再細細觀察了。

  • 反證所稅 六大工商團體怒吼

    反證所稅 六大工商團體怒吼

     反證所稅,六大工商團體與十大產業代表20日集結出面嗆馬,籲馬政府懸崖勒馬,撤回復徵證所稅提案,並請立法院暫停證所稅一案的審查,六大籲馬政府,不要等到資本市場整個破滅了,才想到要覺醒! \n 在總統第二任就職當日,六大工商團體及十大產業代表集結嗆馬後,若無法得到善意回應,下一步則是決戰立法院。 \n 國民黨立委謝國樑昨天也出席了這場「嗆馬會」,他說,立法院國民黨團己做有內部決議,凡是政院重大決策,必需得到黨團的一致同意,才能獲得全力的支持,因此,他鼓勵產業界可再與國民黨團溝通。 \n 對選在就職集結,商總理事長張平沼直言,是被逼上梁山,不是不給馬政府情面,因為一個證所稅的議題,讓資本市場憑空蒸發了新台幣2兆多元,逼得企業界不得不出面。 \n 工總理事長許勝雄指出,台股市值蒸發2兆、股市萎縮,一旦資本市場變成一灘死水,本益比一定下降,企業就無法得到資金挹注,也就無法創造就業,所得也就無法提升,貧富差距只會變大。 \n 他說,政府期待台商資金回台的政策,以及讓全球企業透過台灣的平台進到中國大陸,也透過台灣的平台讓中國大陸進軍世界的期望,也將因為政策的不當而大打折扣。 \n 許勝雄與張平沼都認為,能不能收到稅才最重要,有稅收,才能把餅做大,過去10年股市投資平均報酬率是-0.6%。 \n 張平沼因此指出,不是只看表面的公平正義,要想如何才能讓資本市場活絡,且是流動性的活絡,資本市場失去流動性,也就失去了意義,為了不知道能否收到稅的證所稅,造成股市交易萎縮,結果損失5至600億元的證交稅,「這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嗎」? \n 對證所稅,東和鋼鐵董事長侯貞雄直言是惡法。他說,共產黨的中國大陸現在都強調「黑貓、白貓,只要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沒想到共產黨都不講共產主義了,台灣反而要透過稅收來追求公平正義。 \n 福邦證券董事長黃顯華則說,全球都在救市,台灣卻在搞垮資本市場。他說,政府說課證所稅是要公平正義,要縮短貧富差距,但很快就會有1萬多券商同仁要失業,沒失業薪水也會變少,資本市場萎縮後,就業會愈來愈少,只會擴大貧富差距,為了虛的公平正義,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值得嗎?

  • 社論-這不是劉憶如的事,是馬總統的事!

     這也算是台灣「奇景」之一!政府推動稅制改革,但府院高層像個沒事的人兒,閃在一旁涼快;只見財政部長劉憶如一人獨自穿梭在立委之間,解說政策、爭取支持。高層不表態,立委就紛紛打槍,證所稅眼看不是拖延就是胎死腹中。我們要強調的是:證所稅案是台灣近數十年最重要的稅制改革,也是台灣邁向公平正義社會的重要一步。這絕對不是劉憶如的事,而是馬總統與執政黨的事。 \n 稅制合理化是馬總統當選連任後,推出的第一道改革大菜;但改革從來就不是「請客吃飯」般輕鬆,必然要付出代價。證所稅案推動初期對台股造成的壓抑作用,本在情理之中,也是改革必須承受的代價,政府高層與各界必須對此先有體認。但同時也應認知到,台股壓抑只是短期反應,只要證所稅儘快通過定案,台股自然會逐漸調整恢復正常。如果證所稅是一個股市的致命打擊,那些課證所稅的國家,股市不是早該沉淪、陷入萬劫不復? \n 由於政府在推動證所稅的同時,也面臨美牛爭議、油電雙漲等重大議題,在各方壓力下,原本已宣布確定的電價調漲後,調整為少漲、緩漲;表面上暫時減少反彈壓力,但實際上只是把問題拖延。在政府從電價一次漲足政策上退卻的同時,也可明確看出政府也有從證所稅案上「撤兵轉進」的跡象。從總統到院長,看不到力挺證所稅案,並出面整合各方意見、說服有疑慮者的動作。影響所及,別說執政黨立委心存觀望,甚至公然反對,連官員都或明或暗在扯後腿。 \n 許多反證所稅的理由,或提出「替代方案」,都有謬誤或問題。業者最喜歡說:所有股市交易者都已繳稅,每一筆交易都繳千分之三證交稅;因此,一個投資人如果一年在股市獲利二十萬元,但全年以同筆資金多次交易,賣出總金額達一千萬,那麼已繳交三萬元的證交稅。拿廿萬的獲利比,等於繳交的稅率已達一五%。但這種比擬是完全錯誤,連一些學者都以此作比喻。因為,證交所與證所稅的性質原本就完全不同,前者就是交易稅,後者是有獲利所得才要課徵。 \n 如果這個說法「言之成理」,那麼,幾乎各國都對企業銷售課徵營業稅,這些國家的企業豈不都不必再繳交營所稅了?因為據上項邏輯,企業在營業中都繳交了五至一○%不等營業稅,一家年獲利五百萬元的中小企業,其年度營收可能達一億,如果是採非加值型營業稅、稅率為五%,其繳交的營業稅已達五百萬了,那豈不是說其稅率己達百分之百、因此不必繳交營所稅?這種比喻不通,簡直是鬼扯。 \n 至於提出「提高證交稅替代證所稅者」,不是完全不了解稅改目的,就是「其心可誅」。這次重提證所稅,完全為稅制公平,與增加稅收無關。如果只要增加稅收,還不如直接提高營業稅來得直接,也無徵收技術問題。而此議另一個更要不得的因素是:它更加重了稅負的不公平性。假設同樣能增加一百億元的稅收,如果是從證所稅課徵而來,它是來自賺大錢的股市大戶口袋;但如果是來自證交稅,則是來自所有股市交易人─包括許多小散戶、菜籃族,他們可能賺得非常少、或甚至投資虧損,但卻承擔了更重的稅。試問:公平嗎?這不是加重稅負不公、圖利大戶與富豪,是什麼呢? \n 這次總統大選,民進黨看準貧富差距拉大、炒房嚴重的民怨,主打正義與公平。但因國民黨已先通過打房的奢侈稅,算是守住這城。奢侈稅能形成共識、進而在立院迅速通過實施,其實是有賴高層堅定支持,並動員執政黨立委支持。否則,當年建商亦曾在立院遊說,但最後終未讓政府屈服。 \n 由奢侈稅成功推動的案例亦可看出,改革必然有既得利益者的反對、抗議,當局如猶豫不決、瞻前顧後,最後必然以失敗收場。高層必須堅定心志,整合行政、立法單位,一起全力推動政策,才能成功,享受甜美的果實。此役失敗,馬總統與國民黨改革的誠意、決心、形象,都將破產。推動證所稅,別再拖延,越拖台股受害越重。證所稅,是總統的事,馬總統,是該站到第一線了!

  • 劉憶如捍證所稅 本周送立院

     台灣正為復徵證所稅炒得沸沸揚揚,在新任財長劉憶如捍衛下,復徵證所稅案,行政院本周將送立法院審議;但在台灣復徵證所稅,堅不調降證交稅之際,大陸證監會卻宣布從6月1日起大幅降低股市交易費用,兩岸對股票交易政策不同調,更形成強烈對比。 \n 在台灣,停徵達24年之久的證所稅敲定明年復徵。財政部劉憶如表示,為避免扭曲市場、變相鼓勵投資行為,財政部以不降證交稅率,並朝課徵期所稅方向努力。劉憶如捍衛復徵證所稅的政策態度相當堅決。 \n 復徵證所稅,行政院已經拍板,雖然券商公會號召全民反證所稅,要求暫緩立法修正。不過行政院本周將送立法院審議,而財政部長劉憶如也希望至遲在立法院下會期能夠完成修法。財政部本週將拜會朝野立委溝通,國民黨團將動員黨政平台凝聚共識,爭取立法過關。

  • 反證所稅 8,500人連署

     行政院證所稅版本拍板,證券公會於公會網頁開闢「對課徵證所稅的訴求」專區,開放全民進行意見表達及連署。證券公會表示,截至昨(27)日已收到8,500多人次之連署,並持續進行中,該公司將於近期再召開理事會議針對行政院證所稅版本討論因應方案。 \n 證券公會表示,自4月12日財政部發表「證券及期貨交易所得稅方案」後,台股的成交量持續減少,引起投資人之恐慌及證券從業人員之憂慮,券商會員紛紛要求證券公會提出因應方案,公會16日召開常務理事會議作成決議,並發新聞稿、召開記者會及函文行政院、金管會與財委會立委說帖。由於股市持續惡化,券商會員進一步希望公會更積極反對證所稅方案,公會23日召開臨時理監事聯席會議,會中除審核通過刊登「證券、期貨市場參與者的怒吼」廣告外,並進行連署,人數持續攀升之中。

  • 社論-加開臨時會 讓證所稅案早日定案

     在周四行政院會審查證所稅方案前夕,各方反對勢力齊出,讓行政院在通過方案後,卻破天荒的決定暫緩把法案送交立法院。顯然行政院已心有猶豫,有意「以時間換取空間」。然而證所稅案牽動金融市場甚鉅,行政院想「事緩則圓」、「以拖待變」,卻是最要不得的作法,反而加深金融市場的動盪與不安。此時,該是身為領導人的馬總統站出來領導的時候了! \n 從古今中外的金融史看,處理金融市場動盪的鐵律,絕對是迅速決斷,在負面因素成燎原之勢前,就趕快弭平;絕對不是「事緩則圓」,反而是「事緩則掛」。號稱「金融才子」的院長陳冲對此必然知之甚詳。這次政府提出證所稅案,對台股造成量縮價跌的影響,原本即在預料之中。財政部原預計九月才召開財政健全小組會議,就是為了減少對股市的影響,才提早時程並快速定案送行政院。 \n 坦白說,行政院雖然只作部分的放寬調整,但至少快速通過,原本該予以肯定。但行政院卻懾於券商、股市大戶的反對勢力,破天荒的採「暫緩送國會審查」方式,理由是說要優先與立委溝通化解歧見,過一段時間後才送立法院審議,此作法就令人失望且質疑了。算算時間,這一拖其實就是要拖到年底十一月才可能通過。換句話說,從現在到年底前,台股都存在著證所稅的不確定因素,政府部會之間、行政院與立法院之間、民間反證所稅與支持證所稅的勢力之間,都要一路角力、鬥爭、抗衡到年底。結果是台灣整個金融市場與社會都在此作無謂的虛耗。值得嗎? \n 事實上,贊成與支持證所稅之間的理由都講得很清楚,立場也相當鮮明;不同黨派的立委也先後提出六、七個版本,行政院「以拖待變」的策略,其實是無助於事。看看反證所稅的券商公會揚言五二○要發動遊行抗議證所稅,但代表勞方與一般小民的稅改聯盟與勞工團體,也說要號召負擔沉重的受薪階級上街,表達對賦稅不公的憤怒,就知道拖延的結果,只是讓正反雙方彼此擴大動員、蓄積更多能量,結果是股市與社會更加動盪。讓證所稅早日定案通過─不論通過的版本如何,才是讓股市與社會早日恢復正常的唯一方法。 \n 台灣稅制最為人批評之處,就在資本利得稅的漏洞,結果導致稅制對矯正貧富差距擴大的效果大減,社會不平之聲四起,這也是去年政府成功推動奢侈稅、今年再重提證所稅案的社會背景。不過,任何改革必然引起既得利益者的反抗,那些會因證所稅開徵而增加稅負者,大概沒幾個人會願意成全「租稅公平」而委屈自己的荷包吧?政府宜儘量溝通化解,但沒有任何理由屈服,否則,從此再也甭奢言改革了。 \n 至於散戶的情緒與反應,坦白說,以一年獲利四百萬的門檻,散戶幾乎都不會被課到證所稅,之所以有此反彈,除了金管會放任部分電視上的「老師們」以不實言論搧風點火影響外,主因在近日股市量縮價跌,散戶因此受害。對這部分,政府除儘量作好政策說明,去除散戶的疑慮外,更該早日讓台股恢復正常;而要恢復正常,只有讓證所稅案儘快底定才是治本之道。至於立委的質疑,主要是來自「民意」的壓力,但立委們─當然還有政府,也該審慎分辨,這個「民意」到底有多少是來自既得利益的富人、券商,更別忽視更廣大期望縮小貧富差距、實現公平稅制的沈默大眾。 \n 在這個關鍵時刻,是馬總統站出來的時候了!除了向國人宣示他的租稅公平理念、推動量能課稅目標外,他也應主導及協調行政、立法部門,在六月加開臨時會儘快通過證所稅方案。如果總統無此魄力、決心推動證所稅案,那麼擺在後面的不動產實價課稅等也可直接從議程上拿下,財政健全小組可直接熄燈,別再浪費公帑了。但馬政府與國民黨將為此付出沈重的政治代價─馬政府的改革形象破滅、國民黨再次與富豪、股市大亨站在一起,馬總統等於在第二任期才開始就提前跛腳;未來數十年,大概也不會再有任何推動證所稅、不動產實價課稅等促進租稅公平政策的機會了。

  • 我見我思-證所稅面臨大反撲

     不意外的,上周起券商公會、工商團體開始站出來指責財政部的證所稅方案,特別是上周台股成交量萎縮,更成為反證所稅的理由;更值得玩味的是同為行政團隊一員的金管會,即使沒有暗助反彈勢力,至少也可看出它是「晾在一旁看好戲」。 \n 財政部證所稅版本在十二日公布後,台股反應還算正常,被視為利空出盡,隔日股市大漲一二五點,如阿土伯等「大散戶」也說「雖不滿意但能接受」,原本認為證所稅算是「過關」了。但上周起台股成交量陷低潮,相關利益團體開始起身反對,認為證所稅是「罪魁禍首」。 \n 但事實上台股走弱、成交量下滑,是有多重因素交替引起。例如國際間的歐債問題再起,全球擔心在希臘之後,西班牙、義大利等國再出問題;還有法國大選、可能導致政權更替,也讓外界擔心作為歐元區龍頭之一的法國,一旦政權更換可能的風險。當然,國內更明顯的利空是油電雙漲,許多外資券商就認為油電上漲,是直接導致企業成本上升、獲利下滑,股價修正在所難免。獨獨怪罪證所稅,說不過去。 \n 更有意思的是金管會。金管會這個與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並列「最顧人怨」、最讓其主管業者痛恨的單位,從稅改一啟動,就「警告」財政部說,不論你如何改,儘管去作不動產實價課稅,但絕對不准提證所稅;一副「死道友不要死貧道」的心態。待證所稅定案,表面上不說話,但外界已流傳「陳裕璋(金管會主委)拉不住暴衝的劉憶如(財政部長)」的說法;甚至說劉一意孤行,連府院都不支持其課證所稅的作法。 \n 陳裕璋與金管會儼然成為金融業的保護神、中流砥柱;但這個保護神,實際上對業者一直是以處罰為樂,大小事一把抓的審查為能事,保守無能,完全缺乏協助產業發展、幫業者對外爭取更好經營條件的企圖心與能力。最後惹得業者在公開場合都開炮重轟,銀行業者罵金管會「只開小門」,券商更怨「連門都沒有」。 \n 這次的證所稅事件,坦白說,所有對稅改有點理解者都知道,既然馬總統說要啟動稅改、量能課稅、讓稅制合理化,台灣稅制最大的漏洞─資本利得稅問題不可能不談,談到資本利得稅,就是兩件事:證所稅與不動產實價課稅。硬說稅改端出證所稅,完全出乎府院意料之外,是過頭了,府院有可能智障至此嗎?而且証諸財政部方案在行政院審查中順利通過,這種說法顯然難以成立。 \n 倒是金管會,既不能在討論證所稅時,提出強而有說服力的論述,擋住證所稅;在決策已形成的事後又放任(即使沒有唆使)券商串連反彈,儼然金管會不是行政團隊一員。例如電視投顧老師們整天在「呼籲」大家不要買股、放手讓量縮價跌,「看馬總統撐得到五二○嗎?」嘿,向來愛罰人的金管會,這次不但未出面制止,反而呼應這種說法。這已不是暗助反對勢力,簡直是明目張膽的「明助」了。如果再加上也有「行政院高層」暗中在「卡」證所稅案,希望年底前無法通過,這股「帝國大反撲」的勢力還真挺大的。 \n 陳裕璋號稱是馬總統市府團隊的老班底,但對馬總統的大政方針卻如此不了解、甚至不支持,過去建樹亦不佳,七月金管會主委任期屆滿,高層是不是該考慮換個能帶領金融產業衝鋒、又能配合大政方針者作看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