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叔本華的搜尋結果,共01

  • 人生就像音樂劇一樣 幸不幸福無法從外觀決定

    人生就像音樂劇一樣 幸不幸福無法從外觀決定

    「搞不懂你在笑什麼,那我就繼續說了。」 \n「說的也是,麻煩你了。」(看樣子我用眼神傳出的訊息成功送達) \n \n「所以妳已經明白剛剛說的一半客體,就是他人眼中的自己。接下來,我就繼續說明有關一半主體的部分。」 \n「一半主體?」 \n「是的。我剛剛不是說音樂劇的角色是一般客體,一般主體是飾演的人,也就是其中的人。」 \n「其中的人?」 \n「是的。把人生轉換成音樂劇來看。換句話說,人類在社會上就像在音樂劇中扮演各種角色。想像一下,有些人是社長、有些人是精英社員、有些人是人人欣羨的明星。」 \n「嗯,我可以想像。」 \n「光從外在來看,每個人都光芒耀眼。不論是社長、精英社員或影星,都擁有財富和名聲。但是至於他們幸不幸福,無法從外觀決定,而是由其中的人決定。」 \n「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n「也就是說,有錢、有名聲、外表看起來是否風光,這些都不是直接幸福,而是間接因素。金錢、名譽無法直接帶給人們幸福,得到金錢或名譽,會覺得開心而產生幸福的氣氛。妳知道這是為什麼嗎?這意味著,覺得幸福或快樂是一半主體。也就是說取決於自身的感性,一半客體則是職業、金錢......等等表象因素,無法直接作用。」 \n「取決於自身的感性?」 \n「沒錯。人類必須小心不要過度尋求表象事物來獲得幸福。妳知道為什麼嗎?例如,和男朋友約會去 Wolfgang's 享用美味的頂級牛排。兩人沉浸在幸福的氣氛下吃,以及男朋友一張臭臉提出要分手邊吃頂級牛排,妳認為哪一種情況下會覺得牛排好吃?」 \n「哦,一邊談分手一邊用餐會覺得很討厭吧?再美味也吃不出來了,或者說心情沉重......都沒胃口了吧?」 \n「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 \n「唔,因為自己的心情很低落?」 \n「是的,這就接近我剛剛說的自身感性,也就是說,現在說的美味牛排,只不過是表象因素。即使在不愉快的心情下用餐,或許某種程度上,仍然會覺得美味的牛排好吃。但是,可能感受不到至高的幸福或快樂吧?因為表象因素在幸福的感受上只有間接影響。或許美味的牛排有它的價值,但是吃了以後是否能感覺到幸福,最終的判斷還是在自身。因此,這才是我認為重要的『一半主體』。」 \n「結果,無論吃多麼奢華或是多麼美味的食物,在心情低落的情況下吃,就感覺不到幸福?」 \n「是的。不是發生過這樣的狀況嗎?現實生活中大家都羨慕不已的明星或成功人士,因為心情低落,最後結束了自己的性命。從外人來看,或許會覺得納悶,『他不是很成功嗎?為什麼會自殺呢?』這是從『一半客體』來看,看起來幸福。但是從當事人才瞭解的『一半主體』來看,根本不覺得幸福,而是受苦惱所折磨!換句話說,人類雖然無止境地追求財富、名聲,但若是真的如願以償時,真的幸福嗎?卻又不是如此,因為這些畢竟都是間接的。比起自己擁有的事物,在他人眼中看起來是什麼模樣,內心健康更能直接帶來幸福。」 \n「是嗎?內心健康......這才是重要的?」 \n「我說的不是感情用事,而是用理性邏輯的觀點。追求一半客體,也就是說追求財富或名聲,與其順從他人的價值觀而活,不如磨鍊一半主體,也就是磨鍊自己內在的感性,能夠更有效地感受到幸福。『健康的乞丐比病篤的國王更幸福』。」 \n \n「原來如此。不過,有件事我很在意,照這個想法來看,不就變成叫大家不要追求成功或名聲了嗎?」 \n「為了避免妳誤會,我先聲明。我並不是指:為了生活,連必要的事物也可以不要。我想說的是,財富或名譽的多寡高低,和幸福的比例沒有關係。即使坐擁鉅額財富,要維持、也必須花費許多心思及顧慮,這些心思及顧慮,也就表示需要操心的事很多。換句話說,擁有鉅大財富,就有可能在精神上操更多的心。另外還有一件案例,經常可以在有錢的大少爺身上看到。有錢卻缺乏精神上的充實,即使家財萬貫,往往只會將財富耗費在短期的快樂上......妳有辦法想像這樣的人嗎?」 \n「嗯,這個嘛!即使很有錢卻覺得寂寞,或者無法滿足時,為了填補寂寞空虛,而把錢花在購物或花天酒地?」 \n「確實如此。例如父母過世而繼承龐大遺產的大少爺,或是突然中了彩券的人,如果心靈匱乏,就算擁有一筆鉅財,很快地也會散盡家產......這是有原因的。」 \n「有原因?」 \n「這是心靈匱乏和空虛,所引起的無聊最後造成的。為了彌補空虛,追求短期的快樂。花天酒地、滿足虛榮心的購物,有如轉瞬即逝的泡沫......」 \n「人類總是傾向追求容易瞭解的表象事物,也就是金錢、名聲、奢侈品等等,缺乏精神層面思考的結果,終將因此而自我毀滅。」 \n「自我毀滅?似乎是很沉重的話題呢!」 \n「『精神上的貧乏,將吸引表象的貧乏』。試圖以表象的事物填補內心的空虛,是癡人說夢。例如,想要以買醉來發洩空虛的心情,最後將造成金錢上的負擔。精神貧乏的人,透過購物來填補不滿足的心情,最後只會留下一身卡債。以暴飲暴食來消除壓力的人,健康會亮紅燈。吸毒也是一樣。依賴表象事物來發洩內在空虛,最後將造成一切貧乏而殘破不堪。結論就是,唯有保持健全的內在,才能幸福。」 \n「原來如此,再怎麼追求表象的幸福,還是無法從根本獲得滿足。」 \n「介意他人眼中的自己,過度重視他人的意見,是人類的一種瘋狂。我們平時所擔憂、勞苦的事情,一半以上是對他人的顧慮、過度在意他人意見而產生的。受到虛榮心、名譽、自尊心束縛,就是過度在意他人眼光的表現。透過他人的眼光,讓自己知道自己具有更高的價值,這並不是自己內在的意見。 \n妳不覺得很奇怪嗎?自己的內在,對自己沒有自信、真憑實據,但是受到他人稱讚,就認定自己『我很厲害』,『我很厲害』是奠基在他人認定的基礎上。因此,人類為了滿足虛榮心,拚命裝模作樣。『虛榮使人健談,驕傲卻讓人沉默 \n(註:Vanity talkative, but let a person quiet pride,一句出自叔本華《人生的智慧》。)』。所謂的驕傲,是對自己有自信、感到自豪。充分擁有自信的人,不會受到他人的目光或意見左右,但是,無法對自己引以為傲,內心沒有餘裕的人,為了獲得他人的讚許,只好拚命地矯飾偽裝。到頭來,內心沒有餘裕,一昧地強調自己有多厲害,自讚自誇。人們必須內心有餘裕才能保持沉默。」 \n「原來如此。但是我有一個疑問,在沒有他人肯定的情況下,對自己充滿自信,不就是自戀嗎?沒人說你很厲害,但是卻自信滿滿地說:『我很厲害!』與其說這很難做到,不如說會這麼想的人,根本就超級自戀......」 \n「妳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妳太過在意別人對妳的觀點。的確,有時候會造成誤解,即使如此又如何呢?這世上根本不存在絕對的判斷標準。即使有人批評擁有自信的人,『那傢伙是自戀狂』,也不能因此讓自信心受到左右。批評的人是因為他們一無所有才批評,只要這麼想就好了。有自信的人,不會依賴他人的肯定。不被他人是否肯定所影響,能夠自信、自豪,不會因為雞毛蒜皮的事情而挫折。因為他人的肯定而建立了自信,冷靜地想一想,妳不覺得這個思考模式很奇怪嗎?不要因為他人的評價而一喜一憂被耍得團團轉,我認為內心先確立自信是第一要件,這也符合我剛剛說的,一半客體和一半主體。一昧地追求表象,重要的內在卻空蕩蕩的,完全沒有意義。首先要穩固基本盤的內在,其次再追求表象事物,我認為這才是上策。」 \n「總而言之,一昧在意他人的評價或眼光,是不可能幸福的。」 \n「是的,就是這樣。」尼采聽著我們的對話,頻頻點頭稱是。「也對,就像是完成沒有自信的APP,擔心上架之後風評好不好,不如推出絕對有自信的 APP 再上架吧!」 \n尼采口中唸唸有詞像是說給自己聽。 \n \n叔本華銳利的眼神、嚴厲的口吻,或許就是來自他的思想。訴說該重視的不是他人,而是自己的態度,他簡直就像一名武士。正因為叔本華禁欲而嚴苛的思考,所以才會有這麼嚴肅的神情,我一邊想一邊看著正在喝咖啡的叔本華皺著的眉間。 \n尼采說,「不要抑制欲望,應該積極地活下去。」 \n齊克果說,「我為真的真理才是最重要的。」 \n叔本華則說,「人生充滿痛苦,感性才是最重要的。」 \n他們三個人面對生存都殫精竭力地思考,抱持著獨樹一格的思想。對我而言,生存又是什麼呢?我是不是也能在未來的某一天,抱持著屬於我自己、能夠堅定對他人闡述的堅毅信念呢? \n \n我不經意地看向窗外,天空似乎開始滴滴答答地下起雨來。窗外茂密的樹林在涼風吹拂下,樹葉窸窸窣窣地搖晃著。店裡流瀉著優雅的小提琴樂聲,和樹林輕巧地響動,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使我的心情舒適而平靜。 \n「人從來就是......痛苦的。」叔本華的聲音十分傷感。 \n「看看大自然,心靈夠得到療癒。尤其是看著月亮的時候,我的內心格外高潔。因為即使看著月亮,也不會產生把月亮占為己有的欲望。純粹與自己無關,只為月亮的美而感到喜悅。」 \n「我能理解這樣的心情。看著月亮和天空的時候,單純因為大自然的美而感動,就像被深深吸引般地看得目不轉睛。這樣的感受我懂。」 \n「把月亮占為己有,或是想要獨占,沒有這類欲望刺激的時光非常崇高。雖然我說人從來就是痛苦的,但結果是,生存就是無法逃離彼此擊倒對方。萬物具備了想要讓自己生存得更好,而產生擊倒對方的意志。而且欲望無窮無盡,所以只會在痛苦和無聊之間周而復始。我們忍耐著這樣的苦惱,終於生存下來的結果,最後還是無法戰勝死亡,死亡終有一天會到來。」 \n \n叔本華鏗鏘有力卻哀傷的聲音說出的每一句話,在我的內心深深敲響著。叔本華描述的世界和尼采雖然有點不同,我似乎可以理解。尼采所描繪的世界,是熊熊燃燒的火紅。叔本華描繪的世界,則是深海般地藍。寂寞、沒有出口、沉靜而孤獨的世界。他所說的話,為什麼讓我聯想到哀傷孤獨的世界,我也不知道,但是卻在我心中留下了寒冷的夜晚,一人孤伶伶站在海邊的印象。 \n活著,是一件美好的事嗎?或者,就像叔本華說的,是一件痛苦的事?對我來說,兩者都沒有真實感。我並沒有春風得意過著每天都精彩的日子;但也不是每天都活在痛苦、艱難、煩惱的生活中。只是隨波逐流地過日子。 \n活著,究竟有意義還是沒意義?雖然有許多的想法掠過腦海,卻支離破碎不成形,即使我想抓住,也縹緲地從指縫中溜過一樣抽象,我仔細想也抓不住重點。 \n這時候,門口響起叮鈴聲,有人開門進來。是單手拿著觀光簡介,脖子上掛著相機的兩位外國觀光客,一副神情愉快的模樣環視著店內。 \n「有客人來了,那麼今天就說到這裡。」叔本華立刻站了起來。 \n「今天實在太謝謝您了。我回去會再仔細地思考。」 \n「是嗎?隨妳便。」叔本華粗魯地這麼拋下一句,就走回櫃檯。 \n尼采隨即起身:「那麼,我們回去吧!」他在桌上放下飲料錢,便走向門口。 \n「華格納先生,今天非常謝謝您。」我為了追上尼采急忙站起來,向華格納道謝。 \n「沒什麼大不了的。兒嶋,要跟尼采好好相處。那麼,下次再見。」華格納坐在沙發上嘻皮笑臉地說著。 \n我向華格納匆匆行了禮,便連忙趕追上尼采。一走出店外,外面輕飄著毛毛細雨。 \n「尼采,等等我。」我叫住走在前方的尼采,然後一起往來時的山路走回去。 \n尼采悶不吭聲,只是默默地快步前進。我完全無從得知尼采現在在想什麼?是怎樣的心情? \n「尼采,那個!」 \n「唔?怎麼了?」 \n「你以前曾經很喜歡叔本華的書?」 \n「是啊。」 \n「為什麼現在不喜歡了呢?」 \n「嗯,他的思想,我雖然有很多地方認同......嗯,那麼,妳認為原因是什麼?」 \n「唔......我不是很確定......叔本華和你所說的,或者說你們在腦子裡所描述的世界,氣氛有點不同。」 \n「怎麼樣的不同法?」 \n「嗯,很難說明。尼采像燃燒的火紅;叔本華則是深暗的群青藍。叔本華說的是比尼采更深沉的世界。雖然你們兩個人也不是完全不一樣,就像陰與陽......」 \n尼采的手指不斷地捲著頭髮,嘻嘻地笑著。「那麼妳就照妳說的繼續想想看。」 \n「咦?為什麼?你直接告訴我不就好了嗎?」 \n「亞里莎。」 \n「什麼?」 \n「這才是哲學思考。」 \n「哲學思考......」 \n「不是一切照單全收,抱持懷疑,試著思考屬於自己的想法,才是哲學思考。」 \n「屬於自己的想法?」 \n「是的。不是人云亦云,而是嘗試自行咀嚼體會。再去聆聽叔本華說的也沒關係。但不是囫圇吞棗,而是聽了以後,抱持著懷疑去思考。」 \n「原來如此,這就是哲學思考嗎?說得沒錯,嗯,我來試試看!」 \n「就這麼做。還有,豆餅要快點吃。我都忘了,放太久會變硬。」 \n「說的也是,快點回家!」 \n \n我們小心翼翼地注意腳下避免滑倒,快步走下山路。青白色的月亮掛在天空,告訴我們夜晚已來到。我凝視著光輝卻帶著哀傷的美麗月色,細細思考著屬於我自己對於月亮美感的意義。 \n \n \n \n本文節錄自《當失戀的我,遇上尼采》 \n作者: 原田MARIRU \n譯者: 卓惠娟 \n出版社:采實文化 \n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