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取代+香港+金融中心的搜尋結果,共51

  • 《基金》港交所地位難動搖 陸企回港注新活力

    中國政府於6月30日宣布「香港國安法」生效,美國第一時間表態將暫停給予香港特殊待遇。7月2日,國安法生效的第一個交易日,港股強漲逾400點,中信投信認為,這代表市場對港股仍具信心,且從競爭對手的取代性來看,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地位,仍得以延續。

  • 日媒: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回不去了

    日媒: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回不去了

    日本媒體報導,日本證券業協會會長、大和證券集團顧問鈴木茂晴周三(1日)表示,毫無疑問地,香港將喪失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 港區國安法讓金融中心地位遭取代? 該國股市爆2大災難

    港區國安法讓金融中心地位遭取代? 該國股市爆2大災難

    港區國安法生效後,美國政府就宣布取消香港的關稅特別待遇地位,讓香港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取代的說法甚囂塵上,甚至有新加坡將成為下一個金融中心的說法。不過,外媒報導分析指出,新加坡交易所(SGX)本身的問題,可能讓想要取代香港相當困難。

  • 台灣無望取代港金融地位

    台灣無望取代港金融地位

     港版《國安法》通過,恐影響香港在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但台灣無法從中獲利。金融學者殷乃平表示,「台灣很可惜」,從1989年打造亞太金融中心開始,到亞太區域金融中心、亞洲金融中心,口號喊了超過30年,原以為現在可以取代香港扮演國際金融的關鍵角色,但台灣「先天不足、後天失調」,難以取代香港成為亞洲金融中心。

  • 菅義偉對港版國安法通過表遺憾

    菅義偉對港版國安法通過表遺憾

    大陸通過港版國安法,日本政府發言人、官房長官菅義偉30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儘管國際社會和香港市民強烈擔憂,該法還是通過的話,對於與香港有著緊密經濟關係及人員交流的日本而言是遺憾的」。有日媒指出,港版國安法可能帶來「中國的沒落」以及「日本的復活」。

  • 易綱:滬人民幣自由兌換 先行先試

     大陸金融界年度重要活動「陸家嘴論壇」,18日在上海召開。不僅「一委一行兩會」(國務院金融委、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的一把手全都在開幕式以視訊致詞,規格之高過去罕見,且全都表態支持上海發展金融中心的決心。人行行長易綱更表示,上海可在人民幣兌換先行先試,「撐上海」之意相當明確。

  • 進軍東南亞市場新跳板

    進軍東南亞市場新跳板

     香港局勢動盪之際,北京決定推動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日前公布《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根據這份總體方案,海南自貿港定位與其他自由貿易試驗區明顯有別,不只強調貨品貿易的零關稅優惠,而更著重於服務貿易、投資、跨境資金及人員進出的自由便利,希望透過各式各樣稅制簡化、國民待遇、負面清單表列、資本項目開放與人才居留等優惠政策,吸引貨品、服務、資金及人才匯聚,打造海南成為首座具中國特色的高水準自由貿易港。

  • 旺報社評》進軍東南亞市場新跳板

    旺報社評》進軍東南亞市場新跳板

    香港局勢動盪之際,北京決定推動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日前公布《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根據這份總體方案,海南自貿港定位與其他自由貿易試驗區明顯有別,不只強調貨品貿易的零關稅優惠,而更著重於服務貿易、投資、跨境資金及人員進出的自由便利,希望透過各式各樣稅制簡化、國民待遇、負面清單表列、資本項目開放與人才居留等優惠政策,吸引貨品、服務、資金及人才匯聚,打造海南成為首座具中國特色的高水準自由貿易港。

  • 爭取國際金融中心 台學者打臉

    爭取國際金融中心 台學者打臉

     從去年反送中,到近期港版國安法出台,越來越多的港人移民來台,政府也表示歡迎香港人才及資金來台灣,台灣是否有機會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學者表示,絕無可能,台灣金融操作管理嚴格,在金融產品類項及交易金額都有限制,就連營業員的資格也趨嚴,加上台灣缺乏國際金融人才,不過,台灣仍有望吸收到部分資金和人才。

  • 台滬深 力爭下個金融中心

    台滬深 力爭下個金融中心

     香港面對近年從反送中等事件下,讓對外西方世界的開放窗口角色大受打擊,加上5月28日大陸「兩會」拍板通過港版《國安法草案》,市場擔心進一步衝擊香港經濟與金融地位。台灣金融業者觀察坦言此舉加深的香港的不確定性。若香港真被削弱金融中心地位,兩岸甚至亞洲各個市場、交易所的勢力變化與替代效應也相當值得觀察。

  • 台金融管制嚴 難取代香港地位

    台金融管制嚴 難取代香港地位

     香港近來抗爭不斷,同為亞洲四小龍的台灣能否藉此取代香港成為亞太金融中心引發關注。工商團體與台商普遍認為,台灣的金融管制過嚴、國際化程度不足,取而代之的機率相當低。另外,台商若失去香港這個緩衝地,西進布局是否會有變數,台商表示,確實會擔心香港的資金被大陸監管,對香港應要持續觀察並重新定位。

  • 搶港金融商機 台市場小難如願

    搶港金融商機 台市場小難如願

     香港因港版國安法因素,近期陷入經濟與金融自由度風險熱議,台資金融業者觀察,目前尚未看到實際條文出現的影響,加上京東等中概股醞釀回港上市,香港IPO市場今年熱度應會持續,而台灣想承接香港金融地位與人才資源恐怕不易,說到底還是跟台灣市場相對小、金融開放與創新有限、薪資水準、英語國際化程度不足,導致難以吸引人才等相關連。

  • 趕超香港  大陸擘建海南自由貿易港

    趕超香港 大陸擘建海南自由貿易港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昨對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把制度集成創新擺在突出位置,高質量高標準建設自由貿易港。此舉將可望大幅取代香港目前的國際金融、工商服務業及航運中心作用。

  • 蘇揆歡迎港人才資金來台

     行政院長蘇貞昌29日赴立法院備詢明確表示,現時香港人才、資金外逃,正是台灣的機會,他非常歡迎香港資金、高階管理人才來台。大陸全國人大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決定草案,針對立委曾銘宗昨於立院質詢台灣是否能取代香港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蘇貞昌作上述表示。

  • 噩夢來了?美金融巨鱷:香港銀行業危機將爆發

    噩夢來了?美金融巨鱷:香港銀行業危機將爆發

    香港反送中抗爭引起的動盪至今仍未平息,對香港經濟、社會造成嚴重影響。專家警告,香港銀行業的危機恐在今年全面爆發,將陷入與10年前冰島和愛爾蘭類似的困境。 \n一直在作空港幣的知名對沖基金Hayman Capital創辦人巴斯(Kyle Bass)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銀行業危機爆發需要一年的時間,自去年反送中抗議開始估算,預計危機將在今年全面爆發。他說,香港政治局勢動盪導致經濟陷入衰退,銀行業資產佔GDP比例偏高,零售業則大幅下滑。 \n巴斯指出,Hayman Capital已透過押注美元兌港幣走高來對沖這些風險,而非做空港股,因為他擔心大陸和香港官員會禁止股票賣空。 \n不過,對於巴斯的說法,香港「基金教父」雷賢達表示不認同。東網報導,雷賢達認為,有些人想動搖港人的信心,是為了得到個人利益,香港民眾不必理會,「因為香港本身有實力,過去已經歷並安然度過許多風浪,聯繫匯率將屹立不倒。」 \n雷賢達也說,反送中抗議對香港零售、旅遊業的影響已經逐步反映,雖然這些行業的失業率會上升,但他不認為香港面臨全面銀行業的危機,且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會受到影響,亦不會輕易被新加坡取代。 \n

  • 澳門難取代香港成金融中心

    澳門難取代香港成金融中心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18日赴澳門出席慶祝澳門回歸20周年大會。習近平可能會宣布一系列獎勵措施,將澳門以博彩業為主的經濟,轉向包括金融及旅遊等多元化發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應是推動當地發展以人民幣計價的股票交易、加快成立人民幣清算中心;也有可能宣布澳門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這舉措似乎有意將澳門建構成一個新的金融中心,但澳門能取代香港成為金融中心? \n 澳門人口約67萬人,土地面積僅有33平方公里,但人均GDP逾8萬美元,為亞洲首富城市。博彩業和旅遊業一直是澳門的主要收入來源,2017年賭博收入突破330億美元,為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收入的3倍多,業已成為全球第1大賭城。單是博彩稅收就占了政府財政總收入的8成。 \n 澳門回歸後,大陸給予澳門很多優惠政策,造就了澳門20年來的經濟大發展。就陸澳CEPA而言,自2004年元旦生效實施至今,澳門特區以零關稅優惠輸往內地的貨物總值的豁免稅款成長近43倍。 \n 今年12月12日,大陸還與澳門簽署了《CEPA貨物貿易協議》,算是CEPA的升級版。貨物貿易協議的簽署,更俾利於澳門產業和經濟多元可持續發展,讓澳門的貨物更易進入大陸內地,促進其生產加工等行業的發展。 \n 其實,早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戰略目標中,除了要推進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打造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建設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外;也同時支持澳門發展租賃等特色金融業務,探索與鄰近地區錯位發展;研究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證券市場、綠色金融平台及中萄金融服務平台。 \n 然而,澳門的GDP約0.05兆美元,僅占大灣區內總產值1.51兆的3%,經濟規模相當小,遠不及香港的22.5%,金融業亦非其發展優勢。香港無外匯管制,一直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全球第3大,亞洲第1的金融中心。香港也是全球服務業主導程度最高的經濟體,服務業占GDP的9成以上;亦是亞洲第2大和全球第4大外匯市場,以及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香港股票市場在亞洲排名第3,全球排名第5,上市公司2300多家,總市值逾3.8兆美元。 \n 香港近幾年各種示威、抗爭不斷,近5個月的「反送中」活動後更加引起中共中央的不滿,反倒事事服膺於中央意志的澳門,在此時機剛好被北京視為是「一國兩制」的典範;並施予各種政策優惠,同時藉此給香港壓力。但就客觀條件而論,澳門實難在短期內從博彩經濟蛻變,進而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n (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 工商社論》彼可取而代也?談接棒國際金融中心的真假議題

    工商社論》彼可取而代也?談接棒國際金融中心的真假議題

     台灣社會好勝的性格,常常衍生出別人能,為什麼我們不能的感慨。香港反送中示威已延續大半年,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或有動搖,台灣社會也出現能否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相關討論。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日前提到了五大因素,認為台灣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並不容易,這些因素包括了:大陸法系與英美法系的差異、台灣非英語環境、台港稅制不同、消費者保護與匯率穩定措施均有落差等。 \n 這些因素雖非無稽之談,但總有見樹不見林之憾。有無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客觀條件,以及是否要往這條路發展,這些問題互為因果,最終還是要在台灣整體產業發展策略的脈絡下討論,才有意義。如果僅因香港動盪就起心動念而認為彼可取而代之,猶如過去勤練鋼琴的孩子突然看到了運動產業蓬勃發展而想要轉去當體育選手一般,最後進退維谷的機率恐怕比成為運動明星的機率高一些。 \n 先看看台灣。過去數十年,姑不論起因為何,台灣產業策略明顯偏向製造業發展。無論在關稅保護、勞動市場保護、匯率穩定政策與各類產業政府補貼,都看得到台灣採取「有限度保護主義」而維繫製造業的走向;遑論基於國家安全與避免技術外流的考量,對外人投資甚至中國資本,都有嚴格資金進出的管制。這樣的走向當然也影響了台灣各類法律制定的形貌,例如勞動基準法,即是以製造業(甚至是工廠)為假想的規範對象,而與高階服務業的實際需求相差甚遠。 \n 在這樣長期習慣於扶植並管理製造業的社會環境,固然讓台灣產生了台積電、華碩或宏碁等國際知名的製造業,但有得必有所失,台灣過去金融與資本市場並不發達,高端金融人才從不曾在台灣匯聚;而所得淨額453萬元以上即遭40%的所得稅率課稅,對動輒收入千萬以上的國際級高階白領來說,更不具任何來台工作的誘因。 \n 在這樣欠缺專業能力與發展歷史的客觀環境下,我國管制者是否真的有足夠的專業人才,隨時對於複雜且隨時變化的金融商品提出快速且適切的管制? \n 反觀香港,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必先高度整合進入全球金融市場,管制上盡可能鬆綁,使資訊、資金、人員高度流動,同時也承受隨著國際金融局勢而有大起大落的波動風險。姑且不論台灣向來是國際孤兒,對國際間各種遊戲規則(無論是經貿、環境、醫療、或政治)均無話語權,遑論主導規則制定的空間。就算順利融入全球金融市場,國際投資銀行林立,高階白領發大財後舉杯慶祝的美景固然令人稱羨,但冰島轉型後大起暴落的困境也令人驚懼。這些利弊得失,我們都通盤想過了嗎? \n 我們在此也要強調,是否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或是任何其他產業的國際中心),不僅是個別條件,例如大陸法系與英美法系的差異,或國人英語是否流利的錙銖計較,而是產業發展策略的重大選擇。台灣其實無須對自己妄自菲薄,走著保護製造業的道路但又貪戀全球化的虛榮。國際知名韓籍學者張夏準,即在其大作《富國的糖衣》一書中提出有趣的大哉問:我該讓我六歲的孩子去工作,接受市場的挑戰與洗禮嗎?就他而言,有限度保護主義其實對新興經濟體的製造業至關重要。台灣,是否準備好放棄過去的產業發展策略而改弦易轍,才是「打造國際金融中心」這個命題的根本關鍵。 \n 當然,每個國家都會有自己不同的發展路徑,而每個選擇也都牽涉了保護了誰、犧牲了誰、有沒有其他發展道路可以選擇等問題,而在現代民主國家中,我們期待這些選擇,可以透過民主程序的辯論與公眾監督機制,釐清利害關係並調和資源分配,更重要的是對政策決定注入民主正當性,避免如同俄羅斯一般,使經濟轉型成為政府內部人中飽私囊的天賜良機。民主政治帶來的紛擾固然令人厭煩,但亞洲國家中,台灣最有資格借助民主機制,透過廣泛的辯論與民主選擇,為國家發展調整方向。 \n 蔡英文總統自豪於過去參與台灣加入世貿組織(WTO)過程中的重要談判,但連台灣為何自願升格WTO已開發國家,而受到更高程度的自由貿易規範(相對的也更少保護國內產業的空間),均未見政府說明。這也無怪乎台灣可否接棒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討論,主管機關流於枝微末節的技術性探討。 \n 台灣民眾習慣於在選舉時,對統獨議題激情表態,卻顯少在重要政治時刻對產業發展深度辯論。無論政治人物或民眾,都應一同正視所有國家產業發展的重要抉擇。

  • 李沃牆》澳門難取代香港成金融中心

    李沃牆》澳門難取代香港成金融中心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18日赴澳門出席慶祝澳門回歸20周年大會。習近平可能會宣布一系列獎勵措施,將澳門以博彩業為主的經濟,轉向包括金融及旅遊等多元化發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應是推動當地發展以人民幣計價的股票交易、加快成立人民幣清算中心;也有可能宣布澳門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這舉措似乎有意將澳門建構成一個新的金融中心,但澳門能取代香港成為金融中心? \n澳門人口約67萬人,土地面積僅有33平方公里,但人均GDP逾8萬美元,為亞洲首富城市。博彩業和旅遊業一直是澳門的主要收入來源,2017年賭博收入突破330億美元,為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收入的3倍多,業已成為全球第1大賭城。單是博彩稅收就占了政府財政總收入的8成。 \n澳門回歸後,大陸給予澳門很多優惠政策,造就了澳門20年來的經濟大發展。就陸澳CEPA而言,自2004年元旦生效實施至今,澳門特區以零關稅優惠輸往內地的貨物總值的豁免稅款成長近43倍。 \n今年12月12日,大陸還與澳門簽署了《CEPA貨物貿易協議》,算是CEPA的升級版。貨物貿易協議的簽署,更俾利於澳門產業和經濟多元可持續發展,讓澳門的貨物更易進入大陸內地,促進其生產加工等行業的發展。 \n其實,早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戰略目標中,除了要推進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打造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建設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外;也同時支持澳門發展租賃等特色金融業務,探索與鄰近地區錯位發展;研究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證券市場、綠色金融平台及中萄金融服務平台。 \n然而,澳門的GDP約0.05兆美元,僅占大灣區內總產值1.51兆的3%,經濟規模相當小,遠不及香港的22.5%,金融業亦非其發展優勢。香港無外匯管制,一直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全球第3大,亞洲第1的金融中心。香港也是全球服務業主導程度最高的經濟體,服務業占GDP的9成以上;亦是亞洲第2大和全球第4大外匯市場,以及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香港股票市場在亞洲排名第3,全球排名第5,上市公司2300多家,總市值逾3.8兆美元。 \n香港近幾年各種示威、抗爭不斷,近5個月的「反送中」活動後更加引起中共中央的不滿,反倒事事服膺於中央意志的澳門,在此時機剛好被北京視為是「一國兩制」的典範;並施予各種政策優惠,同時藉此給香港壓力。但就客觀條件而論,澳門實難在短期內從博彩經濟蛻變,進而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n(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n

  • 壓制香港 陸挺澳門設交易所、人幣結算中心

    香港情勢動盪,此前中共頻繁出手支撐深圳等地欲取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最新消息顯示,緊鄰香港的澳門是中共下一個扶持重點,預計在此建設股票交易所和人民幣結算中心。 \n路透12日引述10多位官員和企業高管說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下周訪澳門時宣布一連串新政,引導澳門經濟重心從賭場轉移成金融中心。 \n習近平將在下周赴澳門慶祝回歸20週年。上述澳門官員及企業高管指出,料習近平會宣布包括建立由人民幣計價的股票交易所,並加速推動正在進行中的人民幣結算中心,且為澳門划設鄰近的大陸土地以供開發等相關政策。 \n上述政商人士表示,此舉是中共對澳門的獎賞,因澳門並沒有像香港一樣持續出現示威活動。有匿名中國官員表示,以往大陸都把優惠政策給香港,如今打算加以分散。

  • 預備取代香港 習近平將宣布澳門發展為金融中心

    預備取代香港 習近平將宣布澳門發展為金融中心

    即將在12月20日慶祝澳門主權自葡萄牙轉移至中國20週年,中共國家主席將於下周訪問澳門並宣佈重要新政策。據路透獨家報導,習近平將宣布連串政策將澳門經濟重心「從賭場轉移至金融中心」。消息人士分析稱,以前金融行業優惠政策都是留給香港,現在北京打算分散將香港金融功能予以分散。此舉顯然是中共為因應香港半年來的反送中風潮,為未來可能出現的動亂安排保險措施。 \n \n路透引述十多位大陸官員與企業高管的消息指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下周訪問澳門時將宣佈一連串的新政策,引導澳門經濟重心從賭場轉移至金融中心。這個舉動是對澳門的一種獎賞,因澳門並沒有像香港一樣出現持續的示威活動。 \n \n這些匿名的消息人士表示,相關政策將包括建立由人民幣計價的股票交易所,並加速推動正在進行中的人民幣結算中心,同時為澳門劃設鄰近的大陸土地以供開發。 \n \n報導指出,最近幾個月來外界一直揣測中國當局會提出這些方案,但先前的相關報導沒有提到這些方案已經獲得正式通過,也未透露這政策的目的。 \n \n一位要求匿名的大陸官員明白指出說,「金融行業的部分以往都是留給香港,優惠政策也是給香港。但如今我們打算加以分散。」 \n \n習近平這次行程是為了慶祝澳門回歸20周年,北京之前曾盛讚澳門堅持一國兩制原則。而這半年來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正是對一國兩制的嚴重挑戰,甚至引起全關注與西方國家對北京的批評。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