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受僱人的搜尋結果,共01

  • 畢業時節談青年人海外就業增加趨勢

     每年六月是各大學畢業的時節,馬英九總統及蕭萬長副總統週末的行程大都前往各大學,給即將畢業的學子們一些勉勵。然而受到前幾年金融海嘯的影響,今天走出校園的社會新鮮人,非但失業率較以往為高,而且起薪也普遍偏低。 \n 台灣的失業率走勢有很明顯的季節性,每年從六月到八月,在二十多萬學子走出校園、加入尋職行列後,失業率總會一路升高。事實上每年六至八月失業率升高並不足懼,這只是季節因素使然。比較值得注意的反而是在畢業前的這段時期,雖然2008年底這一波金融海嘯的衝擊已經趨緩,但是在就業市場上的影響仍在。非但美、歐為青年人失業問題困擾不已,台灣情況亦然。如今青年人的失業率依然比金融海嘯前高出1到2個百分點,多少獲取碩、博士學位的青年有志難伸,多少懷抱遠大理想者失望落寞,回首遙望都市裡狂漲的房價,心情之沮喪,不言可喻。 \n 依主計處統計,台灣20至24歲的青年人四月份失業率12.4%,25至29歲的青年人失業率7.2%,失業情況遠高於全體平均水準。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這項就業調查統計非僅涵蓋國內就業,也包括海外就業。換言之,若沒有海外就業機會,台灣今天青年的失業率乃至於全體失業率,勢必還要更高。 \n 政府為了解失業及就業變化,每月會調查兩萬戶家庭的就業情況進行推估。由於調查的母體係戶籍人口而非常住人口,因此只要此人的戶籍在台灣,不論其人是在上海、昆山、新加坡、胡志明市就業,全數計入台灣的就業人口。如此算法,海外就業自然也有助於降低台灣的失業率,惟事實上這並非是台灣境內所創造的就業機會。 \n 台灣的海外就業人數究竟有多少?至今仍無確切的統計,只有相關單位零星的研究。但我們可以藉由比對主計處訪自廠商面的受僱人員調查發現,近年海外就業情況仍持續升溫。自2008年1月至2011年3月這段期間,從家庭面訪查的受私人僱用人數增加了30萬,但自廠商面調查的受僱人數卻只增加19萬人。自家庭面推估的受僱人數包括海外就業,而自廠商面推估的受僱人數僅限於國內,若非海外就業人口持續增加,不致出現如此歧異的走勢。 \n 我們若把時間數列拉長至十年,近十年廠商面調查的受私人僱用人數只增加90萬人,而自家庭面調查的受僱人數卻增加了140萬人,兩者之間差距更為明顯。這說明近十年隨著海外就業日趨普遍,當政府發布就業人數增加、失業率下滑時,先不要太高興,這極可能是來自海外就業的貢獻,而不是國內創造了什麼可觀的就業機會。 \n 或許有人會說,自家庭面推估的受僱人數涵蓋了財團法人、研究機構、補習班、宗教團體,這部份是自廠商面推計時所沒有納入的,因此兩者自然會有差異。但我們很難相信這十年來家庭面調查比廠商面調查多出的50萬受僱人數,是因為老師、牧師、和尚大幅增加所致。如果上述推論是正確的,那麼這兩項統計差異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此一期間國人在海外的就業人數已出現重大變化。 \n 我們認為,釐清國內就業與海外就業是非常重要的統計工作。長期以來當就業人數成長,府院高層總以為政府政策奏效,但事實上非常有可能是拜海外就業成長所賜,與政府相關政策未必有關。若不釐清國內就業與海外就業,非但難以核實產業政策與就業政策的成效,也將錯估庶民的心中感受。 \n 如何釐清國內就業與海外就業?正本清源之道是將調查的母體,由現行戶籍人口改為常住人口,如此非但可以推估出國內及海外就業人數,也可以正確地推計各縣市所創造的就業機會。不過,礙於政府迄今並未強制赴外縣市工作、就學者必須赴工作所在地的戶政單位登記,以致如今台灣僅有戶籍人口資料,並沒有常住人口統計,而赴海外工作者除非兩年不曾返台被除籍,否則仍在戶籍人口之列。由此可知,如果不改弦易轍,仍舊根據戶籍人口做為母體進行調查,對內將無法清楚呈現各縣市的就業機會,對外則無法掌握海外就業人數究有多少。 \n 我們認為,不論是基於掌握正確的就業統計,或是讓未來總統、立委不在籍投票更順利進行,建立常住人口資料已勢在必行。這項攸關國勢統計的重要工作,執政當局非但要加以正視,而且必須提升層級組成跨部會小組全力規劃,以促其早日完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