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受刑人人權暨家庭議題國際交流研討會的搜尋結果,共01

  • 加害者家屬的原罪 搬家數次屢遭霸凌

    加害者家屬的原罪 搬家數次屢遭霸凌

    犯罪案件中,被害者家屬需要被照顧,但加害者家屬卻彷彿背負「原罪」,痛苦心情常被忽略。日本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World Open Heart理事長Kyoko Abe是全日本第一位協助加害者家屬走出傷痛的專家,她以自身接過的案例舉例,加害者家屬的受害包含歧視、霸凌、嚴重影響生活作息,更可能是世世代代的困境,希望各界對於這群人能有更多一層的了解。 \n \nKyoko Abe指出,她第一次遇到的案子,是一位殺人犯的孫子即將結婚,不知道該怎麼對自己的結婚對象說明,因而前來諮商,她才發現,加害者家屬的困擾是跨世代的,還有一位父親犯下殺人罪,小孩與母親居住的地方吸引大批媒體採訪,母子不堪其擾多次搬家,甚至有少數媒體前往小孩就讀的學校採訪,干擾學校孩童們就學,讓學校要求小孩轉學。Kyoko Abe說,這個小孩才13歲,沒有犯罪,卻遭受歧視,何其無辜。 \n \nKyoko Abe說,World Open Heart成立至今,已經協助過1千件案件,有諮商需求的加害者家屬中,高達6成是女性,以加害者的母親與太太居多。北九州市立大學社工系教授深谷裕也說,在事件發生後,人們習慣用主流故事來理解眼前資訊,卻缺少對事件的同理心。 \n \n紅心字會今(5日)、明天兩天舉辦「遙遙返家路-2017受刑人之人權暨家庭議題國際交流研討會」,從受刑人家屬服務、受刑人的處境與人權、受刑人與子女連結、更生人賦歸等層面,邀請國內外學者一同進行經驗研討。 \n \n其中,丹麥法務部監獄緩刑局高級顧問Lea Holst Reenberg分享斯堪地那維亞的監獄正常化原則,鼓勵受刑人談論自己在家庭的責任,協助受刑人出獄後的社會化。挪威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Sturla Falck,和挪威藥癮者及受刑人教會社會服務資深顧問Gitte Svennevig都指出,即便是先進國家如挪威,更生人從監獄到回歸社會裡的銜接還是相當重要,應該要從犯罪者入獄就開始進行,而非出監才啟動。 \n \n紅心字會指出,台灣受刑人數居高不下,每年進出監所的人數約有10萬人,受刑人與家庭的議題多元而複雜,關鍵是政府應該更有系統連結資源,多方協助犯罪者賦歸,社會民眾也能放下歧視,給這些犯罪者和家屬重生機會,才可能避免犯罪循環的重複發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