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受肚子的搜尋結果,共03

  • 影》回應禽獸說 韓國瑜怒嗆陳明通:你瞎了嗎?

    影》回應禽獸說 韓國瑜怒嗆陳明通:你瞎了嗎?

    高雄市長韓國瑜訪陸拚經濟,被綠營鋪天蓋地攻擊,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受訪時更表示,如果只顧肚子吃飽,不顧國家主權,跟禽獸沒兩樣;對此,韓國瑜1日下午動怒了,他怒批民進黨執政3年,沒有全心為台灣人民謀福利,這樣子才像禽獸,他更回嗆,陳明通用「禽獸」惡毒字眼形容高雄拚經濟的努力,更痛罵兩次「陳明通,你的書是讀到狗的肚子裡面了嗎?」 \n \n韓國瑜下午受訪,被問到陳明通「跟禽獸沒兩樣」的說法,情緒相當激動;韓國瑜反指,一個政治人物、政黨得到了選民的選票,手上拿到了全力,不一心一意為人民打拚、不為人民謀求最高福祉,這個政黨、政治人物自己吃香喝辣、能撈就撈、能貪就貪,這樣子才像禽獸。 \n \n「莫忘世上苦人多!」他說,民進黨執政這3年來,台灣過苦日子的人太多了,民進黨根本沒辦法幫人民過好日子,陳明通堂堂陸委會主委,應該面對他所屬的政黨到底有沒有給人民帶來福利?到底有沒有讓台灣人民覺得幸福感?如今兩岸低盪、國際處境困難、賺錢困難,包括勞工、軍公教、企業家、農漁民都在哀嚎,「陳明通你眼睛瞎了嗎?講禽獸不如是什麼意思?民進黨執政對得起台灣人民嗎?」 \n \n韓國瑜強調,他受高雄市民將近90萬票委託,必須全力為高市經濟打拚,高雄未來不會再有敵人,全部都是朋友,每條路都要通,這是他為高雄市設計的,他在執行這個目標,陳明通用這麼惡毒的字眼形容,到底是什麼意思? \n \n韓怒批,知識份子讀了書,心偏掉了,陳明通先前來高雄拜訪,「前面軟不溜丟,也認同我們的作法,後面緊箍咒一念,開始對我嚴查嚴辦,把知識拿來維護他的官位,昧著良心講話,「你的書是讀到狗的肚子裡面了嗎?」說完轉身就走。

  • 纖纖玉手…日本男人最在意

     日本網路媒體《我的導航女人》(Mynavi woman)做了一項有關「男人的真心話」網路問卷調查,提問說「你覺得女性若沒有好好保養,會讓人看得很難過的部位是哪裡?」結果得到最高票的是「手」,占16.4%;「手指」和「肚子」並列第2,都占15.8%;其次是「後頸部」占14.6%;「頸部」占14.0%。 \n 一名選擇「手」的32歲受調者說:「粗糙的手讓人沒有想牽手的欲望。」手無法靠化粧或衣服掩蓋,因此雖然很麻煩,但最好常塗護手膏保養。 \n 選「手指」的27歲男子則說:「指甲又長又骯髒讓人討厭」,還有人說:「看到指頭上長毛,會讓人受不了。」指甲長度適中,指甲油色彩樸素,可能是最佳的選擇。 \n 其次回答「肚子」的34歲受調者說:「因為肚子凸出來,會給人沒有自我管理能力的印象。」31歲的男性則說:「肚子肥肥的體型不好看」。調查結果分析,肚子凸出來,大多是姿勢不良或肌肉鍛鍊不夠,很多人治好了駝背,肚子就自然不凸了。 \n 讓人意外的是,「後頸部」也是男人會注意的地方,有26歲的受調者回答,「有好幾次看到女人把頭髮盤起來,後頸部居然很髒,如果不好好保養後頸部的話,還不如用頭髮遮起來。」 \n 此外被點名的是「頸部」,有受調者說:「有些人常會疏忽頸部,結果造成脖子和臉的膚色不同」;「脖子不漂亮的話,看起來就顯老」。脖子會隨著年齡增長而縐紋增加,可以定期用頸部專用的護膚面膜來保養。

  • 阿母的便宜之計

    阿母的便宜之計

     我阿母就很樂意我把「吃飽沒」的問候改成「有放屎沒」,這樣表示我很能設身處地理解和關心她每天的「便」事,──一旦她今天方便了,那人生就沒啥事是不方便的了! \n 大凡遭受委屈,我們會說,受了一肚子氣,或者更誇張些說,一肚子大便。這兩種都不是甚麼好東西:一肚子氣,氣脹氣消,還容易排解;一肚子大便,氣糞填膺,就未必那麼容易排解得出來,足見一肚子大便委屈程度遠超過一肚子氣。幸好人們頂多這麼說說,拿來類比一下心中不平,未必真有一肚子氣或一肚子大便。但我阿母則不然,她老人家沒有任何委屈,卻養了一肚子大便。 \n 長期照料我阿母的家醫科林正清醫師把腹部X光片放上燈箱,指著一條像大問號形狀的大腸、直腸,說:「這裡面密密麻麻,都是大便!」我阿母也不驚訝,因為她老人家已經三天三夜沒解便了,右下腹隱隱作痛,迫不得已才讓我帶她來看醫生(平時是絕對不肯),我望著壯觀的大便龍門陣,好似舞龍一般舞出了一條夯實緊密的萬里長城,又好似一條淤塞的黃河,洶湧的河水前湧後推,碰著龍門卻敲撞不開,擠挨著層層疊疊,鼓脹腸壁河道漸次膨大,眼見就要氾濫成災了。我看著這種大便陣仗,難免對我阿母又好氣又好笑,好氣的是每回都要到忍受不了才肯上醫院,好笑的是她老人家腹內竟涵養出一條黃河,一道萬里長城。 \n 現在我和我阿母的當務之急,就是得學大禹,疏濬黃河;學康熙皇帝,任由長城傾頹。 \n 忍得苦中苦,方為便便通 \n 像我阿母這種便秘病患接受醫師的處方箋,不外灌腸丸、軟便劑兩種,前者快速直接,後者時效稍慢些,但比較不具侵略性。我阿母阻塞的黃河危急程度已經迫在眉睫,因此得先用灌腸丸疏通。──但若要病患自己手持灌腸丸插進肛門,莫說老人家難以辦到,恐怕連身手矯健的少年仔也未必能如願,所以就得由我這個相依為命的兒子代為效勞。使用灌腸丸必須將細長塑膠針孔插入肛門略深處,再將藥液全數擠入,之後還必須夾住屁股兩到三分鐘以發揮最大藥效,通常夾住屁屁的這個步驟最為艱辛,因為藥水一進到肛門頓時就已然引發奔騰洶湧之勢,若是沒忍住,衝決而出的只有藥液,糞便依舊不動如山,最後功虧一簣;唯有忍住,才能蝕泰山於堅固、放狂瀾於既倒,水到渠成,便通人和。這樣才能理解當我阿母一邊喊叫:「趕緊!趕緊!我欲放屎囉!」我還堅持兩手緊緊扣住她的兩片屁股不放,一邊安慰:「稍等一下!再稍等一下!再稍等一下就好囉!」但我阿母急著要衝決而出,直要扳開我的手,傾身移往一旁的馬桶,焦急大喊:「我父我母,我會乎你害死!將欲剉出來囉啦!啊──」廁所內我們母子倆猶如相撲選手一般纏鬥著,為了一肚子大便。 \n 最後果然,忍得苦中苦,方為便便通。我阿母不拉則已,一拉驚人,一口氣連痾了三四回,回回扎實,次次精采。我阿母誤以為全部痾完了,但我心裡知道其實不然,對照她X光上的大便盛況,痾出來的怕只是冰山一角,所以還得吃軟便劑,連吃了幾天強效的軟便劑,接著又痾了三、四天,這才總算把陳年宿便一次出清。唯有到了這個風平浪靜的時刻,我阿母原本愁眉不展的糾結神情這才又重新回復到生氣淋漓的可愛模樣。 \n 精力湯牛奶燕麥,出動! \n 老人家忍受便秘之苦而面目可憎,也不是他們情願樂意。要知道老人家年老力衰,運動不足,胃腸蠕動也就緩慢下來,再加上齒牙動搖,咀嚼不良直接影響到消化系統。久而久之,先是大便變硬了,硬便偏偏必須強行出關,肛門就容易裂傷出血,一出血,撕裂傷的痛讓人坐立難安,可天天都還得出便,一出便,還沒完全痊癒的肛裂傷又再次裂傷,反反覆覆,如藕斷絲連的舊情人、老仇人糾纏折磨著,再加上老人家血液循環不好,單純的便秘容易引發痔瘡,痔瘡是肛門內粘膜下靜脈叢曲張充血及局部組織的膨大脫出,解便容易出血,嚴重時還必須開刀治療。 \n 我阿母牙齒掉得只剩四顆,偏偏戴不慣假牙,加上愛吃雞肉,便秘情況嚴重程度日甚一日。為了不讓我阿母患上痔瘡,我便擬定各種「便宜之計」,每天讓她喝精力湯(我阿母很不愛喝,都是我半哄半騙她喝,通常她都要看我喝一半,確定真的能喝她才肯喝),有助軟便、通便,效果極佳,但一杯要價七、八十元,而且也未必能夠有時間天天特地到生機飲食店買。後來便改成自己打,自個兒到生機飲食店買一大堆食材(啤酒酵母、益生菌、生機蔬果等等),效果也挺好,但打了幾個月,買菜洗菜頗為麻煩,漸漸又停了,改打簡單蔬果牛奶汁(我阿母對牛奶過敏,一喝即拉,是天然的輕瀉劑,我也是這種體質,謂之「乳糖不耐症」),和偶爾順道買杯精力湯回家。後來愛之味生產純濃燕麥汁,無糖卻有天然燕麥香甜味,小瓶裝,但價格頗貴,一小罐350公克要價三十多元(和礦泉水一樣都比汽油貴),但非常方便,打開即飲,助消化又可降膽固醇、降血壓,又不會讓血醣升高,一舉數得。最重要的是,我阿母居然愛喝,我於是從學校合作社(比較便宜)一箱又一箱搬回家,讓我阿母天天喝,喝個過癮。 \n 三日不大便,面目可憎 \n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不是你要軟便,大便就會乖乖變軟,我阿母有幾個生活習性,很讓便秘大人容易找上她老人家。第一,她不愛喝水。糖尿病的人都有頻尿狀況,我阿母怕頻尿,水就刻意喝得少,水一少糞便得不到滋潤,久旱之下往往就形成硬便。第二,她不愛吃蔬菜。應該不能這樣說,應該說她已經吃不動蔬菜,但她卻可以為了吃雞肉情願自己動手撕得碎碎的吞進肚中,卻不情願用相同的標準來對待蔬菜。第三,我阿母不愛運動。她只愛到處趴趴走、四處玩耍,叫她扭扭腰、甩甩手,卻直犯彆扭。所以,每天我下班回到家,難免就聽見她抱怨:「有夠可憐!放沒屎!」「澆性失德喔,整天沒放屎!」或者她剛好從廁所出來,唉聲歎氣:「屎硬固固,親像羊仔屎!」「放整晡,放一點老鼠屎!」有一次還她還用了一個鮮明的對比,直教人發毛:「放一坨屎,比生子還艱苦!」有時運氣好些,看她正在洗手檯前擦手,半開的廁所門正源源不絕地溢出濃濃糞香,只見我阿母心滿意足衝著我笑:「喔,有夠好,有夠好,屎放出來多輕鬆!」 \n 與大便拔河,爭先恐後,得寸還要進尺,是我阿母每天斤斤計較的大事,她一日不大便,便覺言語無味;三日不大便,便覺面目可憎。我阿母對待大便的心情,就像政客對待國家政經大事的心情一樣莊嚴謹慎,因為一個人大便通暢了,整個人也就神清氣爽起來,──因為肚子軟了,身段能不柔軟嗎?腸道通了,思緒還能不暢通嗎?肛門不痛了,精神能不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嗎? \n 我阿母是這樣勇敢把大便這檔子事,光明正大拿出來商量、大聲喊嚷,可大部分的老人家們可就缺乏這種好教養,很有可能都是自己暗暗捱著、痛著、苦著,所以下回當我們帶著老人家四處去吃好料的時候,偶爾也該問問他們是否有些難以啟齒的事情,如大小便通暢與否,就像我阿母就很樂意我把「吃飽沒」的問候改成「有放屎沒」,這樣表示我很能設身處地理解和關心她每天的「便」事,──一旦她今天方便了,那人生就沒啥事是不方便的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