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叛將條款的搜尋結果,共08

  • 滿3年放行 中職放寬旅外大門

     中職「尼洛條款」、「叛將條款」和「洋將薪資上限」,昨在中華職棒聯盟常務理事會決議廢除,而今年季中選秀如期舉辦,所有球員凡登錄一軍滿3年即可旅外,並計畫花3、4年時間建構中職農場體系。 \n 順應球迷的呼籲與輿論的共識,中職敞開大門、積極改革,改革之路沒有遭遇太多阻礙。 \n 延用近20年的「尼洛條款」即旋轉門條款,限制球團間惡性挖角洋將,洋將未經別隊同意,一年內不得聘用,目前改為原屬球團在隔年2月底前仍擁有優先續約權,若2月底後還意猶未定,別的球團即可網羅。 \n 「叛將條款」即轉檯球員回饋金方案,經過10年確定廢止,原Lamigo桃猿隊二軍總教練郭建霖將可「浮」出檯面,立即受惠。 \n 「洋將薪資上限」原限制最高月薪8000美金,用意是為保護小球團,以免拉開戰力差距,惟現在連小球團都已在灑錢拚戰力,早就名存實亡,存在毫無必要。 \n 針對今年高中畢業第一批83年次開放募兵制的學子,中職今年為他們量身舉辦一場季中選秀,希望提供從小立志打職棒的孩子,有多重選擇的機會,尤其中職放寬旅外大門,只要每年登錄一軍125天,累積3年達375天就可放行旅外。 \n 這項改革意義十分重大,凡有實力的高中應屆畢業生,即使在中職待3年,才不過21歲,若再轉戰美職、日職,絕不會從新人聯盟或育成選手開始,挑戰大聯盟或日職一軍的機會更高、時間更短,也代表中職自行培養的球員,對中職的國際形象將大為提升。 \n 未來高中畢業生挑戰中職,預期人數將會越來越多,中職也意識到,發展各球團農場體系的重要性,觀念改變把球員從「不動產」變成「流動商品」,將可更活絡中職市場,帶來更大商機。

  • 叛將條款 成就林琨瀚父子情

    叛將條款 成就林琨瀚父子情

     現任清華大學棒球教練的前中職「叛將」林琨瀚,曾因「叛將條款」而失去打引退賽的遺憾,但他也因而修得碩士學位,進入清大教書、帶球隊,更重要的是他還得到訓練兒子打棒球的機會,重塑棒球「父子情」。 \n 林琨瀚的大兒子林聖勛打過福林少棒、西苑青少棒,可惜練球狀況不佳,經常無法上場,3年前被送往日本共生高校學習之後,球技成長迅速,今年4月他將以公費升上奈良產業大學棒球隊,成了旅日投手蕭一傑的學弟。 \n 在中職取消叛將條款之後,林琨瀚表示:「因為我回不了職棒圈,人生走了不同的路,也得以有機會訓練我的小孩,我可以把我未能完成的夢想,讓孩子幫我完成。」 \n 這幾年,林聖勛放假回台灣,林琨瀚都會陪著他練球,父子倆練得很賣力,甚至練到手掌心起泡、長繭也不喊痛!目前人在台灣的林聖勛天天跟著林琨瀚練球,一天都不敢休息。 \n 原本不對林聖勛期望太高,只希望他「快樂打球」,不會太勉強兒子練球,不過,林聖勛很爭氣,在共生高校打出實力與鬥志,現在林琨瀚期待兒子的棒球路走得成功,在日本棒球界多打幾支漂亮的安打! \n 叛將條款對林琨瀚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犧牲了自己退出職棒沒有引退賽的遺憾,可是能夠因而親自指導下一代好好打球,看著兒子成長,拉近父子情,這樣的收穫讓林琨瀚無憾了。

  • 球員設限已解 叛將條款又起

     中職日前宣布取消不合時宜的「尼洛條款」與「叛將條款」,「解放球員」受到高度的推崇,但中職卻製造球團教練、工作人員工作權損害的不公平,這透露出各球團向來「重球員、輕工作人員」,這也是未來亟待面對的課題。 \n 憲法保障人民工作權,中職的叛將與尼洛條款都是工作權的糾紛,當年由於各球團的競爭產生不愉快,因而制訂條款迅速化解紛爭,不考慮權益矛盾的問題。 \n 現在球員的設限解決了,此時,卻又來了一個球團內部工作人員的「叛將條款」,不歡迎球團與球團、球團與聯盟之間的挖角,黃會長的目的是保障各隊平穩的發展,讓4隊一起成長。 \n 黃會長的理由可以理解,不過,球團與聯盟的教練、工作人員也有追求更高待遇的權利,各球隊為了自身利益,破除以往球員不適當的「默契」,卻又產生另一個高度爭議的「默契」。凸顯球團一直沒有做出格局,長期人手不足,只重視球員而忽略了教練、工作人員的重要性,現因新球團的企圖心,增加彼此的競爭力,終於讓問題顯現出來。

  • 叛將、尼洛條款 走入歷史

     現任台北市議員的前中職「金臂人」黃平洋,在當選議員之前,很想進入中職當教練,調教後輩球員,無奈球團要他自付「叛將條款」的數百萬罰金,黃平洋只好放棄,昨天中職取消「叛將條款」,但一時也等不到黃平洋了,至於最大受惠者應是Lamigo桃猿二軍總教練郭建霖。 \n 2013年中職第一次領隊會議開了好幾個小時,終於有了好消息,中職球團決定取消不合時宜的「叛將條款」與「尼洛條款」,這是針對中職跟上時代腳步的大解放,下周還要檢討防賭的球團管理辦法,健全中職的體制。 \n 中職會長黃鎮台表示:「球團決議除了叛將條款、尼洛條款之外,同時也取消洋將薪資上限(8000美元),只是球團解約的洋將可在隔年2月底之前仍有優先續約權。」 \n 不過,2004年訂定的「叛將條款」需要常務理事會通過、1994年爆發「尼洛事件」而衍生的「尼洛條款」則要會員大會修改規章。黃鎮台認為,這些修訂辦法應會順利通過。 \n 由於目前4支球團的企業體規模有大有小,因此,黃會長在公布取消不合時宜的條款時,也引用聯盟規章,希望各球團各自培養經營人才,不要相互挖角,包括聯盟在內。 \n 昨天中職領隊會議確認開幕戰是3月23日桃園球場的統一獅與桃猿隊、第二戰改為犀牛對桃猿,這是冠軍隊桃猿挑選對手的權利,而全年度戰績第二的獅隊保有3月24日首戰選擇對手的權利,獅與猿無法開幕2連戰。 \n 另外,沿用數年的5月之前假日在下午2時的比賽時間,今年起取消,假日一律改在下午5時開賽。

  • 黃平洋淡定 郭建霖感激

    黃平洋淡定 郭建霖感激

     曾是台灣職棒風雲人物,人稱「金臂人」的黃平洋,卻因「叛將條款」而無緣在台灣職棒擔任教練,無法延續他的丰采,已經成為台北市議員的黃平洋說:「現在不行,以後還有機會,能夠回到球界,做自己想做的工作是很幸福的事!」 \n 叛將條款曾經影響12位職棒球星的棒球前途,有些早已回到球界,有些則因叛將條款讓人生路轉了彎,賣便當的黃平洋最傳奇,打球、教練都走不通了,賣便當成功,最後成了議員。 \n 黃平洋表示:「當年包括獅隊、La new、誠泰隊與米迪亞隊都有與我接觸,但還是回不了職棒界,我覺得台灣職棒不需要有此限制,這對台灣職棒沒有加分作用。」黃平洋甚至認為,叛將條款是國際的大笑話! \n 「取消叛將條款是對其他人的解脫,對我是沒有關係啦!」黃平洋平靜看待,他說:「這是好事,免除球團心胸狹窄的形象與台灣職棒變相的畸形發展。」 \n 現為清華大學講師的林琨瀚說:「叛將條款讓我的人生有一條新的道路。」林琨瀚進修取得碩士學位,而成為享有穩定工作的講師,林琨瀚表示,如果有球隊想要他,他可以留職停薪,在職棒界奮鬥幾年。 \n 受困叛將條款最明顯的是猿隊二軍總教練郭建霖,他與洪一中同時進入猿隊,卻因叛將條款而留在二軍,昨天他說:「我很感謝球團、聯盟的決定,這代表中職一直在進步中。」

  • 義大打破「默契」 舊球團樂見

     以往中華職棒球團因共識決議之故,球團間有薪資默契、有叛將條款、有洋投價碼限制等怪現象,經過去年經營危機與義大犀牛隊高調加盟,已有舊球團高喊不要再有任何「不要衝太快」的打壓,放手讓各球隊競逐搶市! \n 中職新球團經常會被舊球團「教訓」,無法強出頭,2003年La new熊成軍,曾遭舊球團老闆下馬威,講好取消叛將條款、免賠錢讓洪一中、郭建霖擔任一軍教練,直到最後關頭沒有人承認說過此話,熊隊只好拿錢登錄洪一中。 \n 中職球團之間有著難以撼動的「醬缸文化」,造成中職改革腳步緩慢,同時拉住新球團求新求變的步伐,有球團工作人員表示:「聯盟來了新會長,他的創新作風多而快,不過,底下的人卻有點跟不上會長的步調。」 \n 義大球團進來中職大家庭時,喊著要讓這個環境變得更好、而且也要其他球團一起變好,義大與La new一樣滿懷理想進軍中職,最怕也是「衝太快」被舊球團伸出腳,來個絆倒的「教訓」。 \n 只是時代已經變了!義大此時進來中職,反而加速中職經營層面的質變,因為舊球團更加思變,統一獅球團表示:「希望不要再有球團要求不能『衝太快』,大家在既有制度上,各自努力,不能再受『默契』阻撓。」 \n 獅隊的主張源自於義大球團想要一決「南霸天」的盟主地位,獅隊如果停下原本多樣的行銷腳步,恐怕會被企圖心十足的義大球團超越,獅隊說:「義大讓我們燃起戰鬥力!」 \n 獅隊為了保衛南台灣市場,決定加快、擴大經營規模,所以獅隊希望不要再受到「默契」干擾,才能把職棒市場的餅做大。

  • 洋將、防賭 中職大會聚焦

     中華職棒會員大會(暨常務理事會)預訂明年1月中旬舉辦,外界都睜大眼睛關注這場攸關中職未來的改革進展,許多球迷早已迫不及待以寫信、登門拜訪和利用PTT、臉書討論方式,向中職會長黃鎮台獻策,多數都聚焦在洋將問題上。 \n 從中職球團洋將轉隊需要兩年限制的「尼洛條款」,兩聯盟已合併十年,還存在著不合時宜的「中職叛將條款」,洋將薪資上限、洋將登錄人數、比賽沒有洋炮不精采與如何防賭等等,球迷意見如雪片般飛來,也令人感受出球迷對中職未來的高度期待。 \n 洋將問題幾占多數,當年多基於保護小球團而畫地自限、削足適履,惟若要解除「尼洛條款」,恐仍難避免球團間的惡性挖角,除非中職抱定大破大立決心,未來欲提前跟國際接軌而全面廢止,鼓勵球團多培植優秀洋將,花錢以複數年約來綁約,否則以中職畸型的洋將政策現象,問題仍無法完全杜絕。 \n 其次,洋將月薪「默契範圍」為八千到一萬美元,但這條限制早就名存實亡,出色的洋將,球團私下都已付到兩萬美元,「薪資上限」長年壓抑著中職的國際地位無法抬頭,變得毫無意義且使形象受損,廢止絕對必要。 \n 中職比賽不精采?或與球團財政緊縮、未聘請洋炮,導致全壘打產量貧瘠有關,也失去了棒球最震撼人心的感動。因此,明年是否應再增加一位洋將登錄名額(達4人),鼓勵球團必須任用洋炮?此話題,球迷最感興趣。 \n 中職叛將條款已存在十年,早期要解除這道緊箍咒,必須繳交跳槽那魯灣的一半簽約金,部分是由接納這批球員的球團來吸收,但仍有許多好手脫離了第一線(像Lamigo二軍總教練郭建霖),甚至淡出了職棒場(像黃平洋、陳義信、吳復連等),這種類似「家法」和「私刑」的作法,實難登大雅之堂,尤其在職業運動中,更顯得不倫不類,如果跳槽球員都是「叛將」,可能所有職業團體都要關門。 \n 中職要提升位階,關鍵仍在如何防賭,義大犀牛聘請4位保全人員全天候保護球員,義聯總裁林義守也表態:「如果再打假球,就解散球隊」,不難了解國內大企業投入中職最令他們憂心的部分。 \n 因此,如何提供中職球員一個安心打球的環境,聯盟必須跟檢、警、調密切配合,採取主動偵防的作法,相信只要中職沒有黑金介入,中職的春天必定將提早降臨。

  • 中職擬修章程 廢尼洛叛將條款

     義聯集團買牛成為中職的一員,中職聯盟已開始籌備明年1月初召開會員大會,其中眾所矚目的「尼洛條款」和「叛將條款」,可能面臨修廢。 \n 中職會長黃鎮台運籌帷幄,促成瀕臨破局的興農賣牛成功,11日的晤談,義聯集團總裁林義守與黃鎮台單獨闢室密談時,被黃鎮台使命必達的誠意與精神而感動,林義守最後照單全收了1.3億元的「牛價」,比原本出價多出了5000萬元,讓興農牛喜出望外。 \n 昨天林義守盛情邀約黃鎮台和孫璐西夫婦南下作客,被黃鎮台以「生病」為由而婉辭,黃鎮台認為,興農牛賣出去了,他的任務已了,剩餘的光環就留給別人吧! \n 黃鎮台雖沒有南下參加義聯與興農的交易簽約儀式,但照樣忙得不可開交,他表示,義聯要成為中職新會員,必須趕在明年1月初召開中職會員大會,再選出理事,再由理事推選常務理事,使義聯盡快參與中職運作。 \n 黃鎮台盼在會員大會上修改部分聯盟章程,今年他已把「球員一旦被起訴,就永不錄用」的規定給廢止。涉賭球員為避免被起訴,檢察官會要求他們「認罪」而獲得緩起訴,惟一旦認罪,在聯盟懲罪規定第5條,「如有犯罪(認罪);重大違規或涉及有關賭博行為得加重處分。」意即認不認罪,都何患無詞,一概永不錄用,黃鎮台認為違反人權,起訴球員最終若被判無罪,歲月卻已無法平反。 \n 中職仲裁委會也沒有產生因應條款,擬修訂相關條文增加仲裁委員的合理性;而出現於2003、04年兩聯盟合併時的「叛將條款」,跳槽那魯灣的球員,若回歸兩聯盟合併後的舞台,必須繳交半數的簽約金,黃鎮台也打算徹底檢討。 \n 黃鎮台也注意到存在已近20年的「尼洛條款」的適當性。中職3年兄弟象解聘尼洛,隔年統一獅想網羅而引發爭議,1993年9月領隊會議決定刪除洋將轉隊需轉隊同意書的規定,卻把洋將轉隊期限定為2年,即所謂的「尼洛條款」,黃鎮台認為,是否該廢除?將留待會員大會中討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