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叛逆南極失敗者的遺言的搜尋結果,共03

  • 宥勝南極溜冰跌狗吃屎!「不喜歡失敗但欣賞敢放手的自己」

    宥勝南極溜冰跌狗吃屎!「不喜歡失敗但欣賞敢放手的自己」

    宥勝的第六本書《叛逆南極:失敗者的遺言》預購反應熱烈,親筆簽名限定版甫上架已經全數完售,更蟬聯博客來預購榜多日冠軍,宥勝知道後表示:「非常感謝大家,其實有點緊張,因為大家即將拿到書了,希望看完後會喜歡!」近日他也在臉書曝光自己在南極調皮溜冰的影像,上演名符其實的冰原歷險記。宥勝說,如果時光倒流,他絕對還是會去,但問他要不要去第二次?「我就打死不去了!」 宥勝新書《叛逆南極:失敗者的遺言》整本書紀錄了宥勝橫跨近四年的生活歷程以及南極挑戰40天的艱困紀錄,書裡滿滿的南極風光要分享給讀者。回想起叛逆南極之旅最大的難題,「最大的難題是接受現實。糧食不足,時間不夠還想繼續衝?」宥勝後來決定從滑雪隊團員轉到後勤部負責大家的食衣住行,宥勝直言:「這樣的選擇並沒有遺憾,甚至覺得,那是自己做過最讓自己驚訝的決定,我從來都不喜歡失敗的感覺,但這次,我居然為了不違背心聲而願意放棄,我還蠻欣賞敢放手的自己。」 即使困難重重當然也有輕鬆愜意的片刻,近日宥勝常在自己的社群平台分享許多挑戰南極的現場影片,其中途經結冰的湖上,宥勝本想恣意帥氣的溜冰,最後卻摔了個狗吃屎只能匍匐滑行的冏樣,加上手黑青三個禮拜都沒好,但能將南極的罕見美景同步都記錄下來就覺得一切都很值得。

  • 宥勝長征南極1天就放棄

    宥勝長征南極1天就放棄

     宥勝新書《叛逆南極:失敗者的遺言》13日出版,他5日受訪大方坦言自己是創業與「前進南極點」長征隊的失敗者,他其實在南極點滑雪隊出發的第一天,就因發生糧食不足等狀況、理念不和等許多現實因素,讓浪漫主義者的他像個叛逆小屁孩般大暴走,決定退出不滑了。不過最後一緯度共119公里,他還是加入滑雪隊跟大家一起滑了6天,也算另類「有始有終」。  宥勝說,當時他心裡跑出一個聲音:「王宥勝你不要再滑了!那些冰島人(負責後勤支援)是不會幫忙的!」他很感謝心靈導師楊力州導演,第一時間就鼓勵他加入拍攝團隊當導演助手,轉為後勤支援,因此18天滑向南極點的過程中,中間有10天,他除了是導演助理,也擔任幫隊友煮熱食兼打雜,負責拆搭帳篷、挖廁所等「團隊慈母」角色,以另一個角色幫助團隊完成南極點長征,陳彥博就告訴他:「如果你沒當後勤,我們應該走不完!」  宥勝說,在長征南極前,他因創業失利,慘賠900萬,原本已決定暫別演藝圈,前往深圳展開5年的創業學習修行,因此一度婉拒南極計畫,但後來一個戲劇邀約出現,竟讓他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平靜力量,才驚覺原來自己是熱愛演戲的。

  • 宥勝出書自曝「失敗」!首揭「長征南極第一天就放棄」過程

    宥勝出書自曝「失敗」!首揭「長征南極第一天就放棄」過程

    宥勝新書《叛逆南極:失敗者的遺言》13日出版,他5日受訪坦言自己是創業與「前進南極點」長征隊的失敗者,他其實在南極點滑雪隊出發的第一天,就因發生糧食不足等狀況、理念不和等許多現實因素,讓浪漫主義者的他像個叛逆小屁孩般大暴走,決定退出不滑了。不過最後一緯度共119公里,他還是加入滑雪隊跟大家一起滑了6天,也算另類「有始有終」。 宥勝說,當時他心裡跑出一個聲音:「王宥勝你不要再滑了!那些冰島人(負責後勤支援)是不會幫忙的!」他很感謝心靈導師楊力州導演,在第一時間就鼓勵他可以加入拍攝團隊當導演助手,轉為後勤支援,他說,等於18天滑向南極點的過程中,中間有10天,他都是在擔任導演助理,以及每天幫隊友煮熱食兼打雜,負責拆搭帳篷、挖廁所等「團隊慈母」角色。他也以另一個角色幫助團隊完成南極點長征,好友陳彥博就告訴他「如果你沒當後勤,我們應該走不完!」他說,一開始是擔任隊長的橘子集團執行長的劉柏園要他先別講自己放棄的事,因為會毀了這團隊的努力,直到日前紀錄片曝光後外界才知情。 宥勝說,在長征南極之前,他因投資創業失利,慘賠900萬,原本已決定放下妻小離開台灣、暫別演藝圈,前往深圳展開5年學習修行,向原本的合夥人學習創業,因此一度婉拒南極計劃,但後來一個戲劇邀約出現,竟讓從商時壓力值很大、失眠、情緒不好、狀態很不好的他,意外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平靜力量,他這才驚覺,原來自己一直錯誤認知演戲對他的意義,他其實是熱愛表演的。剛好有朋友適時提醒他「如果想學創業,能跟著劉柏園這樣的成功大人物兩個月、一起去南極不是更好的學習方式嗎?」他才重新接受南極挑戰邀約,而人生最迷惘時的南極之行,也成為他人生的重要轉捩點。 提到南極挑戰之旅,宥勝印象深刻是某天行經危險「冰隙」地域,嚮導一再提醒不要靠近,因為隨時都有崩塌陷落的生命危險,但當時宥勝腦中一直浮現前往探索的念頭,一直有個聲音叫他「往那邊走」,他於是一個人隻身往危險的地域前進,「我的腿在抖,卻一步一步地走,像是在跟南極對話般不斷自己問自己:你有病嗎?你想帶走我嗎?我邊走邊問,腦袋也知道會被團員罵死,但腳一直往前、愈走愈遠。」所幸沒有發生生命危險。 他說,跟「大哥」學習完後,發現自己其實很喜歡演戲,他拍戲時太太也反而比較安定。現在的他,還是沒有放棄創業的夢想,但現在的夢已經不一樣,他有被拉回來一點,發現自己原來是喜歡拍戲,所以有安分一點,現在會以拍戲為主,但也會兼顧家庭及創業。 對於書名的「叛逆」,宥勝說,叛逆是忠於自己的本色堅持,只有自己能為自己負責,也才能理解「失敗走得其實比較快」,他鼓勵大家不用怕失敗,每個人生體驗都是修練。他最謝謝支持他的家人,特別是盲目愛他、支持他的老婆,因為有這最溫暖的後盾,他才更有再一次冒險的勇氣。 nbsp;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