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口頭表述的搜尋結果,共19

  • 吳敦義:九二共識是歷史事實

    針對總統府秘書長陳菊說「九二無共識」,中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今日表示,1992年的九二共識是歷史事實,不是誰講沒有就沒有的,也不是哪一個人可以毀掉的。 \n \n吳敦義今天上午為革實院建研青年領袖營第六期課程頒發結業證書,他在接受媒體聯訪時以歷史為例指出,「玄武門事件」也是發生過,後來史家才訂為「玄武門事件」,如同「貞觀之治」也是如此。 \n \n他強調,1992年發生的事情是歷史事實,雙方經過換文,換文內容是我方經過給政府最高首長總統,當時也是國民黨主席,依據的是憲法增修條文的理念。內容就是三十五字「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於他的涵意,雙方同意用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這三十五個字就是1992年的歷史事實,對方接到電報後回文「充分尊重並接受」,也因此造就1993年辜汪第一次會談。 \n \n吳敦義並以民國89年7月6日的立法院公報說明,時任陸委會主委蔡英文於總質詢中答覆立委陳超明時表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1992年雙方談的過程,但在我方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不過,這在邏輯上有問題,等同是大陸的說法;我方立場應該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蔡英文講顛倒了。

  • 口頭抗拒納入定罪條件「說不就是不」德防範性侵跨大步

    口頭抗拒納入定罪條件「說不就是不」德防範性侵跨大步

     德國聯邦眾議院7日通過新法,把「說不就是不」(no means no)納入構成性侵罪的條件,這個擴大性侵罪法律定義的動作,將有助於防範罪犯鑽法律漏洞而逍遙法外,也讓德國落後其他先進國家的性侵法得以跟上時代。 \n 德國刑法有關性侵罪規定,受害者若只是口頭上反抗,但並未以肢體強烈反抗施暴者,那麼性侵罪在法律上就不成立。這個法律漏洞讓許多性侵犯逍遙法外,也讓許多受害人隱忍不報案。據統計,僅10%受害人會報案,而被定罪的比例僅占報案數10%。 \n 這次修法就是把口頭抗拒列入定罪的條件,主要推手是去年科隆跨年夜大規模性侵案,受害人有反抗才構成性侵的荒謬規定引發眾怒,因而催生「說不就是不」的修法運動。 \n 此外,真人實境秀豔星羅芬(Gina-Lisa Lohfink)2012年曾被人下藥迷姦,後來在網上看到自己被拍攝的不雅影片立刻向警方報案,據悉影片裡可聽到她喊:「不要,住手」,然而5月法院卻判決性侵證據不足,並且判她因提供不實證詞而須支付2.4萬歐元罰金。她已上訴,並表示寧願坐牢也不會支付罰金。她的官司迅速在德國發酵,而她本人也成了「說不就是不」代言人。 \n 活躍人士表示,「說不就是不」變成法律後,雖是好的開端,但仍不夠好,因為若受害人無法在事發時明確表達不(比如被下藥),新法仍無法提供足夠保障。希望評判標準進一步放寬為「說是才是同意」(yes means yes,即正向表述同意)。美國加州去年首開先例通過立法,把口頭同意列入是否構成性侵罪依據。

  • 名家-馬政府已窄化九二共識

     今天在台北的海基會與北京的聯合大學均有一場有關「九二共識」20周年的學術研討會,筆者雖然未參加,但似乎已經察覺雙方對「九二共識」的詮釋必然有所不同。做為一位長期研究兩岸關係者,願藉媒體一角幫助讀者認識「九二共識」的真正意涵。 \n 一中各表與一中不表 \n 從1987年台灣開放探親,隨著兩岸交流的頻繁,一些事務性的問題亟待解決。海基會與海協會於1992年在香港舉行工作性會談。兩會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共識。海基會的表述內容為:「在海峽兩岸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海協會的表述內容為:「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的統一,但在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含義」。此一結果後來被稱為「九二共識」。 \n 這個「九二共識」包括三點:(1)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2)兩岸均謀求國家統一;(3)台北方面認為在一個中國的涵義上,兩岸認知有不同。後來這一部分簡稱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或「一中各表」;北京方面認為,由於是兩岸事務商談,因此不涉及一個中國的含義,後來這一部分簡稱為「一中不表」。 \n 台北主張的基礎在於當年8月1日國統會通過的「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即「我方認為『一個中國』應指1912年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 \n 有了1992年的兩岸基本互信,1993年的「辜汪會談」得以開啟。不過,在不到兩年內,「九二共識」就開始變質。1994年在李登輝主導下,當時陸委會主委黃昆輝所公布的《台海兩岸關係說明書》,將「一個中國」解釋為一個「地理、歷史、文化、血緣」上的中國,換言之,中華民國不等於中國,中國只是一個民族的概念。 \n 1999年李登輝卸任以前,再明確將兩岸關係定位為特殊國與國關係。到此李登輝的立場已經完全清楚,他對兩岸關係的定位為「一族兩國」,即兩岸為同一民族,但為兩個相互不隸屬的主權獨立國家。 \n 2002年陳水扁提「一邊一國」論,其實仍是延續李登輝的「兩國論」,在兩岸定位上並無特別新穎之處。簡言之,此時的「一中各表」,「一中」已不再是中華民國,「各表」已經表述為「兩國論」。 \n 一族兩國逐漸成主流 \n 2008年馬英九上台後,以「九二共識」為基礎開展了兩岸的大交流時代,但是馬政府所說的「九二共識」與1992年已經有了區別。 \n 第一、在馬政府的論述中,已將「九二共識 」窄化為等同於「一中各表」,而不提其他兩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與「謀求國家統一」共識。第二、將「謀求國家統一」的內涵轉化為「維持台海『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第三、1992年時,「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是台灣社會的普遍認同,但是2008年以後,「我的國家是中華民國、我是中華民國國民、我是台灣人」已經是馬政府的主流認同論述。 \n 從1994年起迄今,「去中國化」已收到效果,愈來愈少的台灣人會認為自己也是中國人。已經沒有人說「中國就是中華民國」,而是以「中華民國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來表述。「一中各表」與「一族兩國」的界線愈來愈模糊。 \n 馬政府的兩岸論述的確已成為目前台灣社會的主流,但是這樣的論述是否能幫助台灣在兩岸互動中爭取主動、爭取大陸民心?在紀念「九二共識」20周年時,我們是否更應該思考,台北方面當時主張的戰略思維是甚麼? \n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兩岸統合學會理事長)

  • 馬英九放棄了世界文明空間

     吳伯雄作為信差,面對面的對胡錦濤說出的新名詞「一國兩區」,已經實質上杜絕了台灣原本在「世界」層次上可能爭取的地位,而主動將兩岸關係落地至現實的「國際」邏輯內。 \n 原本「九二共識」,台灣版本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其中的「中國」概念,具有模糊空間。更精準的說,台灣版九二共識,存在著一種可能的解釋空間:一個中國,指的是一個超越現有黨派、現有政治的、符合雙邊人民期望的未來文明國家。然而在「一國兩區」之下,這個文明空間的解釋消失了;「一國」只能是當今國際現實下的主權國、一種赤裸裸、毫無未來文明念想的概念。現「國際」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台灣具有主權,台灣人自稱自己有主權,那是內部政治正確性下的不得不然。雖然國際上不承認台灣具有主權,但由於台灣人的優異表現,卻不得不承認台灣在世界上的文明地位。台灣,靠的是「世界」上的文明品牌,而不是「國際」上的主權承認。 \n 馬英九先生可能分辨不出「各自表述一個中國」和「一國兩區」之間的微妙差別,在他的心目中,不管是「一個中國」還是「一國」,反正指的都是「中華民國」,既然大陸不喜歡「各自表述」的概念,那麼就換一種說法,將「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改為「一國兩區」,看看能不能爭取到突破空間。馬先生的中文底子太差,對大陸的用語習慣太無知,搞不好有一天台灣在世界上的餘地,會被荒謬的葬送在他的語文能力上。 \n 當年的談判團,花了多少力氣才爭取到大陸對於「各自表述」的口頭承諾,大陸海協會也於2010年在台認可了「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若中共背離了這個原則,那是它的背信。然而,馬英九先生在對方尚未背信之情況下,竟然主動的停止使用「各自表述」,將富有未來想像空間的「一個中國」,板上釘釘的落地至國際主權政治現實內的「一國兩區」。 \n 抱歉的說,馬先生的英語警覺性也不夠。原來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國際媒體的英文翻譯追隨國民黨官網的「One China, Different Interpretations」,試問,此次拋出的「一國兩區」,國民黨的官網將如何翻譯?「One Nation,Two Regions」?「One State,Two Regions」?還是「One Country, Two Regions」?無論怎麼翻譯,國際上的解釋都將是「台灣主動的向一國兩制(One Country Two Systems)靠攏」。 \n 從好的方面想,暫且將這件事理解為馬先生的語言能力問題,而不是政治意圖的問題。若是,馬先生應該拿出他選前放風和平協議隨即收回的勇氣,明白表示,其實他所謂的「一國兩區」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並從此停止使用「一國兩區」這個字眼。 \n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

  • 賴幸媛:九二共識證據早已公開

     陸委會主委賴幸媛昨天在立法院答詢強調,九二共識的證據,過去一年兩會之間已公開許多相關文件,而九二共識最主要的精神,就是「擱置主權爭議,各自口頭表述」。 \n 台聯立院黨團總召許忠信昨天質詢行政院長陳冲、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經濟部長施顏祥等人有關九二共識及ECFA等相關兩岸議題。面對出身台聯的賴幸媛,許忠信重砲出擊,要賴幸媛拿出九二共識證據,證明在1992年兩岸之間確實有所共識,並請在場媒體向賴幸媛索取。 \n 賴幸媛答詢指出,九二共識名詞自2000年才開始使用,但1992年「雙方各自用口頭表述,再透過函件對於各自用口頭表述、擱置主權爭議」的看法有共識。她表示,相關文件在過去一年裡,一直都有對外公布,九二共識對台灣來說就是「一中各表」,「這很清楚,沒有第二種解釋」。

  • 曹興誠:選後談九二共識

     編按: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應本報之邀,於昨晚選舉結果出爐之後,以「選後談『九二共識』」為題,為本報撰寫專文。 \n 這次台灣總統大選馬英九先生以逾51%的選票獲得連任。我以為民進黨敗選的原因,一是其貪腐的陰影揮之不去,二是國民黨的「九二共識」打敗蔡英文提出的所謂「台灣共識」。蔡的「台灣共識」只見口號不見內容,無法在選戰中發揮力量;而藍營則一再宣稱,有九二共識才能與中國大陸保持善意往來,蔡不承認九二共識,會導致兩岸關係倒退,台灣經濟將嚴重受傷。 \n 中國大陸同時也呼應國民黨的說法,警告台灣若不遵守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將倒退;這使台灣工商界普遍感到憂心,因此加大挺馬的力度,讓馬得以勝選。 \n 國民黨以「九二共識」贏得總統大選,其實是一招險棋。因為「九二共識」到底存不存在,其實是有疑問的。台灣海基會副董事長高孔廉說,1992年11月16日,中國海協會回函台灣海基會,同意對於一個中國原則,海峽雙方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這就是所謂「九二共識」的由來。 \n 按照邏輯來說,「一個中國[原則]的各自表述」,跟「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完全是兩回事。前者是說,兩岸都同意一個中國原則,至於誰是中央政府,則可以各自表述。這也等於說,雙方都同意,中國主權是統一的,治權則是分裂的,兩岸現在處於內戰之中。中共對兩岸問題,一向的立場就是如此。 \n 至於國民黨現在所說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與馬總統強調的「不統」加起來,就變成了「一個中國、各說各話」,實際上變成了「兩個中國」。按理說,一個國家只能有一個中央政府;如果容許兩個中央政府各自表述其合法性,而兩者還能和平相處(不武)、不談統一(不統),那就成了兩個國家。過去兩蔣與李登輝講一中就不忘講統一,邏輯是正確的。李登輝放棄統一以後,就講兩國論,邏輯也沒錯。馬英九既講「一中」,卻又講「不統、不武」,邏輯是矛盾的,也違反了一個中國原則。如此,九二共識即使曾經有過,現在也已名存實亡。 \n 可能有人會問,如果馬英九不遵守九二共識,為何大陸要幫馬拒蔡?我想原因之一,是「一中各表」不像「兩國論」或「一邊一國」那樣赤裸明顯地主張兩個中國,大陸可以將計就計。畢竟台灣只要說出「一中」,台海問題就成為中國內政問題,大陸在國際外交上就已取得重大的戰略成果。自1992年迄今,大陸對中華民國國號、國旗的封殺相當徹底而成功;許多國際組織也同意大陸的要求,提到台灣,後面一定加註其為中國的一省。因此大陸對「一中各表」,雖不滿意但暫時可以容忍。 \n 國民黨在競選期間強調,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兩岸關係的開展,台灣經濟將陷於絕境。這個說法幫助國民黨贏得了選戰,但如果未來4年裡,北京明確說明,九二共識就是「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台灣講「不統」不符合九二共識;或者更進一步說,九二共識就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那馬政府要如何因應?又如何向台灣百姓交待?想到這裡,我不禁要為未來的馬政府捏把冷汗。

  • 高孔廉:別為選舉扭曲九二共識事實

     海基會副董事長高孔廉昨再次重申,「九二共識」就是兩岸對何謂「一個中國」涵義沒有共識、各說各話的結果,但當年那段兩岸函件往來白紙黑字事實俱在、不容否認,「有人為了選舉而扭曲事實」。 \n 近來綠營拿出八十一年十一月七日的中央日報稱,「陸委會副主委馬英九...雙方就一中表述並無交集」,企圖證明馬當年也說「香港會談沒有達成共識」。 \n 高孔廉駁斥,兩岸真正達成共識是在十天後,海協會當年十一月十六日來函,同意各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因此,「當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國時報報導『兩岸同意各以口頭表述一個中國』、工商時報『一個中國,各說各話』、中央日報『口頭表述一個中國,我表示歡迎』。 \n 高孔廉說,有些說法似是而非,「部分人士引用錯誤資訊證明他們要反對的九二共識,是件沒有意義的事。」他還表示,已故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出於善意,當時辜強調「沒有共識的共識(agree to disagree)」,現在也被扭曲了。 \n 高孔廉批「某候選人」不知是反對「九二共識」名稱,還是反對內容?他建議,如是反對名稱不妨更名為「九二諒解」或改以農曆紀年的「壬申共識」。還質疑民進黨本身是否有台灣共識?為何民進黨禁公職人員登陸,但多位綠營縣市長:蘇治芬、陳明文、陳菊、曹啟鴻、蘇煥智、林聰賢一直往大陸跑? \n 至於大陸方面從未承認「一中各表」,時任海協會副會長的唐樹備在二○○○年於北京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時明確指出,大陸方面從未同意「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說法,高孔廉認為,既然九二共識是兩岸「各說各話」,「為何要硬抓住對方說法,而不採用我方的說法?」 \n 如政黨再次輪替,由否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執政,高孔廉說企業界會非常擔心,「兩岸關係會有一段時間停滯不前」。

  • 陸:蔡否定九二共識 始終如一

     台灣總統大選呈現膠著狀態,最後決戰點將是兩岸政策攻防!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因堅持否定「九二共識」,北京涉台部門的反應愈來愈針鋒相對;涉台決策官員強調,台灣大選結果大陸將予尊重,但「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是不容否定的,這是兩岸關係得以維繫良性互動,兩岸商談得以持續開展的互信基礎。 \n 蔡英文近來強調,「九二共識」既是不存在的東西,就沒有所謂承認或不承認、接受或不接受的問題。相對的,北京堅稱,「九二共識」已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接不接受的問題。北京對蔡英文的「定性」,源自於對蔡英文曾阻擋扁政府接受「九二共識」的政治疑慮。 \n 二○○○年六月,陳水扁曾以「沒有共識的共識」,解讀九二年香港會談的最後結果,「如果要說有共識,那就是『沒有共識的共識』。」但蔡英文、邱義仁擔心扁的彈性,會讓外界解讀為扁將接受「九二共識」,並擔心扁政府受到國共框架的侷限,極力主張研議修正。 \n 當年六月廿八日,國安幕僚對扁就職以來的說法重新定調。蔡英文代表扁政府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所認知的意涵,發表聲明指出: \n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兩岸互派代表在香港舉行會談時,雙方曾針對如何解決『一個中國』問題進行具體討論,但無法獲致任何結論,因此,我方建議以『口頭上各自表述』的方式,暫時擱置此一爭議,中共稍後也致電我方,表示『尊重並接受我方的建議」。這就是對於『一個中國』問題的爭議,兩岸願意以『口頭各自表述』來處理,各說各話最終成為兩岸共識的實際過程。所謂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就是我方描述此一過程的用語。」 \n 蔡英文不僅阻撓務實處理香港共識的契機,對「跨黨派小組」召集人李遠哲所提「重回九二共識,承認此共識下達成的協議與結論」,以及謝長廷倡議「回歸憲法一中」,蔡因擔心陷入一中架構,同樣加以阻撓。中共涉台部門認為,蔡否定「九二共識」是始終如一的。 \n 儘管北京對台灣大選表達「不介入、不評論」,但對蔡英文否定「九二共識」,從賈慶林、王毅、陳雲林,涉台決策官員毫不保留地反覆宣示:否定「九二共識」政治基礎,兩岸協商難以為繼,協商成果難以落實,兩岸勢將回到陳水扁時期,重現以往曾有過的動盪不安!

  • 辜嚴倬雲:辜老絕不會說沒有九二共識

     海基會前董事長辜振甫的遺孀辜嚴倬雲昨天發表聲明強調,近來有人提到辜老曾經表示沒有「九二共識」,不免勾起她的揪心之痛,她必須加以澄清,就她對辜老的瞭解,辜振甫絕對不會說這句話,或任何近似的話語。這項說法不止毫無根據,並且與事實完全不符。 \n 一月三日是辜振甫逝世七周年之日,由於兩岸曾否在九二年的香港會談達成體現「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精神的「九二共識」,朝野在大選期間呈現激烈爭論。近年備受政治爭議困擾的辜嚴倬雲,決定以九三年「辜汪會談」見證人身分,發表聲明,捍衛辜老的立場。 \n 辜嚴倬雲表示,九三年她陪同辜振甫與汪道涵在新加坡舉行歷史性的高峰會談時,辜老曾說,兩岸歷經長期的對抗,終於能夠求同存異展開對話,開啟歷史新頁,推動兩岸交流。實在要歸功於兩會在九二年達成的雙方可以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 \n 她說,做為會議的見證人,她的體認是,這項共識創造了兩岸間可以進行事務性問題的規畫與協議。這個歷史事實不會因為有人基於政治考量在形容的名詞上作文章而有任何改變。 \n 辜嚴倬雲並說,從兩岸關係融冰,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辜振甫啟動了一個先機,她希望這條和平、繁榮的路能夠繼續走下去,為兩岸人民帶來最大的福祉和永久的和平。 \n 她說,憶起辜老在世時最關注的,就是台灣民眾的福祉和兩岸的和平,在他臨終前最後的話語,這個議題仍是他所牽掛而放心不下的。

  • 海基會:九二共識 美中都承認

     海基會副董事長高孔廉昨天指出,九二共識的內容就是一中各表,許多人質疑對岸從沒說過「一中各表」,但二○○八年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致電美國總統布希,用英文講得很清楚,大陸網站也查得到;他強調,就接受度來說,美國知道九二共識、大陸也承認,但「台灣共識呢?台、美、中究竟能不能夠達到這個共識呢?我們都不了解。」 \n 高孔廉表示,九二共識內涵的原文約八十餘字,當時媒體濃縮成:「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或「一個中國各說各話」;他強調,當初大陸要在協議的前言裡加上「一個中國原則」,正因我方堅不接受,所以才導出九二共識,「作用就是擱置政治爭議,務實進行協商。」 \n 他批評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台灣共識內容不明,「是一張空白支票」、「台灣共識的內容是什麼?沒人知道。」,呼籲民進黨提出具體構想,讓全民檢驗。 \n 海基會昨上午舉行年終記者會,由董事長江丙坤、副董事長高孔廉共同主持。高孔廉準備充分,以十多張手板細數今年來兩岸的協商成果;並針對持續引發藍綠陣營駁火的「九二共識」,詳細比較「九二共識」和「台灣共識」的差異。 \n 高孔廉表示,不管大家喜歡不喜歡九二共識,這個事實是存在的。當年海基會提出口頭表述的方式,海協會回函表示,充分尊重並接受海基會的建議。「這東西(九二共識)你稱之為共識也好、諒解也好、默契也好,不管你用什麼名稱,事實是存在的。」 \n 他強調,台灣共識不能是張空白支票,還強拉全民背書,民進黨應提出具體構想,讓全民檢驗。 \n 江丙坤也不忘強調九二共識存在的事實。他說,海基會、海協兩會在一九九二年同意,「一個中國」的內涵可以各自用口頭表述,也就是所謂「一中各表」。 \n 他強調,有人對於九二共識一直沒有深入瞭解;其實九二共識真正的精神就是「擱置爭議,存異求同」。 \n (相關新聞刊A2)

  • 胡接受一中各表 見諸中共官網

     周六總統大選辯論,又掀起「九二共識」是否存在的論戰。蔡英文說:「馬總統你說『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我沒聽過中國這樣說過,所以顯然你和中國在這件事情也沒有共識。」 \n 事實上,在二○○八年三月二十六日胡錦濤在與美國布希總統電話會談時,就明白表示:「中國的立場就是中國大陸與台灣必須在『一九九二共識』||即雙方承認一個中國,但同意各自表述其涵意||的基礎上,恢復協商。」 \n 這段布胡對話,不只至今仍見諸中共政府官方網站,也至今仍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官網上。所以,說中共沒說過「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並不是事實。 \n 另外蔡英文在辯論中又說:九二年有九二會談,但沒有九二共識,連當時參與會談的辜振甫先生都說沒有。 \n 事實上,在一九九四年四月三十日,辜振甫曾公開對記者說,早在舉行辜汪會談前,雙方曾為「一個中國」的政治內涵問題,爭議多時,但最後達成共識,同意各自以口頭表述各說各話方式處理。此報導見五月一日《中國時報》。 \n 另外,陳水扁在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傅勒會長時也說:新政府願意接受海基海協兩會之前會談的共識,那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大陸方面卻不承認。此事不只見於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國時報》,至今仍可自總統府網站搜尋得見,可見不只辜振甫,連陳水扁當時都承認並接受九二年一中各表的共識。 \n 辜振甫在其《勁寒梅香》自傳中說,九二年「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與其說是共識consensus,不如說是accord。其實accord在英文中有「協議」之涵義與用法,較consensus更正式。辜先生在二○○五年出版《勁寒梅香》時,很可能基於執政的陳水扁政府已不接受九二共識,才改用另一個名詞,並非否認有「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事實。 \n 政黨或政治人物可不接受「一中各表」,而為台灣共識或兩岸共識另覓蹊徑,雖然這是很不容易的事,但是事實就是事實,豈能否認? \n (作者為前大陸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現任台北市政府顧問)

  • 名家-九二共識是台灣人民最大共識

     「九二共識」是一個存在兩岸間的重要政治術語。它概括了兩岸對「一個中國」問題及其內涵,在討論後所形成的見解的名詞。「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因為它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經由口頭協商而逐漸形成的不成文默契,這對於兩岸關係具有重大意義。 \n 「九二共識」之所以重要,因為這是兩岸復談的基礎。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兩岸兩會能立即進行談判,肇因於此。而且在「九二共識」各自表述架構下,台灣人民保有尊嚴且與大陸簽訂ECFA,讓兩岸經貿更上一層樓。 \n 最近蔡英文拋出「台灣共識」,試圖與「九二共識」相抗衡,更在東京表示反對「九二共識」,完全不顧兩岸辛苦建立的共識,實是不智之舉。因為「台灣共識」是自己喊爽的,完全不理會對岸的想法。否定「九二共識」也間接否定了目前兩岸談判的前提,可能造成兩岸交流的破裂。 \n 其實,「九二共識」是過去、現在與未來台灣人民的最大共識。以時間軸而言,在台灣,除非是原住民,否則祖先都是來自大陸,對過去的一個中國較無意見。對於未來一個中國,我想大部分的台灣人也不願意見到中國人的分崩離析,而是希望團結一致,爭取中國人在世界上有更好的地位,因此對未來的一個中國也會有所期待。 \n 現在有爭議的是,當今的一個中國,如果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人會有所保留,因為不能接受中華民國無端消失。在台灣30歲以上的人,普遍可接受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可是20年來李登輝與陳水扁的台獨教育,把台灣的年輕人教育成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想法。這需要時間來解決。因此在當今所有台灣人的心中,「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最好的表述與可接受的講法。 \n 眾所皆知,台灣的經濟是倚賴外貿,而中國是全球最大出口國,第2大經濟體,也是世界工廠與世界市場。台灣對中國的社會要有參與權、話語權,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下,台灣才不會被排拒在中國的大門外。 \n 另外,目前台灣的經濟發展程度領先大陸,台灣人應該協助大陸人而非獨善其身,因為假以時日,大陸經濟會超越台灣,屆時難保我們的下一代不會求助於大陸。 \n 因此,兩岸經濟交流大門必須永遠敞開。 \n 台灣的有志之士應思考如何在有限的條件下,謀取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而不是製造不切實際的論調來迷惑善良的老百姓。 \n (作者為台大經濟系教授、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財金組召集人)

  • 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 兩岸都接受

     維基解密內容指大陸國台辦主任王毅向美方表示,兩岸認同的「九二共識」就是接受只有一個中國。國民黨文傳會主委莊伯仲表示,「九二共識」確實存在,其內涵「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也沒有問題,因為「我們所接受的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 \n 莊伯仲指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但確實存在,也被兩岸所接受,在此基礎上雙方建立互信機制,促成這三年多來良性的互動關係。 \n 他說,二○○八年三月廿六日,對岸國家主席胡錦濤與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希通電話時就表示,大陸的一貫態度就是希望和台灣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恢復協商,而「九二共識」就是「雙方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但對『中國』的定義不同」;隔天,大陸新華社即發出全球新聞稿,中外各大媒體對此也都有報導。 \n 莊伯仲並表示,去年八月十五日,海協會副會長李亞飛也表示,「九二共識就是一九九二年海協會與海峽交流基金會達成的『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這就是九二共識」。 \n 莊伯仲強調,「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兩岸雙方都共同接受的,無庸置疑,絕非台灣的單方想法。他也質疑,上述正式的公開報導,民進黨和報導的自由時報都不願意採信,反而用一份是真是假都不知道的網路資料加以渲染,作法讓人心寒。

  • 社評-北京棄馬保蔡是天方夜譚

     有台獨大老之稱的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日前表示,兩岸關係應該在大陸「一國兩制」及李登輝「特殊兩國論」與陳水扁「國與國關係」間尋找新定位,他提出「兄弟之邦」主張。蔡英文公布總統大選文宣主軸《十年政綱》,堅持不接受「九二共識」,但提出「台灣共識」。馬英九總統和大陸相關領導人已先後多次發言,堅持「九二共識」是兩岸建立交流與和平發展關係的基礎。兩岸執政黨與在野政治團體針對兩岸關係定位的言語交鋒,當然與總統大選相關各方的策略操作有關。身為選民,我們應該有能力做出獨立判斷。 \n 民進黨操作「九二共識」議題的說法是,「九二共識」並不存在,是國民黨編造,意圖欺騙台灣人民接受「一個中國」原則的國王新衣。民進黨認為,共產黨非常務實,對「九二共識」不會太認真。未來民進黨當家,只要不故意挑釁,大陸終究會改變態度,兩岸關係不會受到太大影響。民進黨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也對北京喊話,呼籲大陸為未來兩岸交往保留一點空間,不要介入台灣選舉,激化台灣內部情緒,大家的路才可能走得更長遠。 \n 不過,大陸國台辦主任王毅表態,「兩岸關係好比大廈,大廈的基礎就是『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只有鞏固和堅持這些共識,才能夠真正的維護兩岸同胞,尤其是台灣同胞的切身利益,才能使兩岸關係得到穩定健康的發展,也才能為兩岸同胞特別是台灣同胞獲得更多的福祉。」換言之,台灣如果不鞏固和堅持共識,兩岸關係就不能「得到穩定健康的發展」,王毅明確斷絕了民進黨的期望。 \n 先探究「九二共識」究竟存不存在。兩岸的確並未簽訂任何具有「九二共識」文字的文件,是當時陸委會主委蘇起為了說明兩岸1992年歷經艱困談判,終於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的過程與其價值,而創造的名詞,辜汪會談的舉行就建立在這個名詞所架構的基礎上。後來兩岸協商關係中斷,李登輝完全否定「九二共識」的存在,以表示與「一個中國」原則決絕。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提出「一個中國 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內涵,大陸衡酌現實,默示接受,兩岸得以恢復正常交流關係,至今已簽署15項協議、達成兩項共識,其中包括ECFA在內,兩岸逐步建立緊密的經濟社會互動關係。 \n 不過,兩岸執政黨對「九二共識」內涵的表述仍然有若干差距。大陸表述「九二共識」,通常與「一個中國」及「反對台獨」連結。譬如今年5月國共論壇吳胡會,胡錦濤發表談話時說:「兩岸雙方要堅持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繼續堅決反對『台獨』分裂活動」。大陸認知,一個中國是九二共識的前提。台灣談「九二共識」卻與「一中各表」連結,傾向解讀為「各自表述一個中華民國與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去年,海協會副會長李亞飛來台參加《旺報》創富論壇,在演講中對「九二共識」內涵做了明確的定義:「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大陸認知「一中」,台灣強調「各表」。不過,兩岸願意暫時擱置爭議,不就分歧作爭論,更不因而中斷交流關係。 \n 從「九二共識」的歷史發展軌跡可以理解,「九二共識」其實包含兩層共識,一是1992年達成兩岸各自口頭表述「一個中國」的共識,二是2008年容許各自表述「九二共識」內涵的共識。「九二共識」雖然不是正式的協議或法律文件,卻是兩岸面對協商困局情境下的寬容與妥協,更表現兩岸當局對台灣「非獨」現狀的保證,以及對未來歷史的共同認知與相互尊重的精神,這是非常值得中國人珍惜的。 \n 我們看到台獨大老辜寬敏對兩岸關係論述的與時俱進,蔡英文的「台灣共識」也對兩岸關係現狀也做了最善意的表態。不過,如果我們將這些論述,依統獨政治光譜排列,依序應該是「兄弟之邦」、「台灣共識」、「一中各表」、「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獨派希望實現兩岸「兄弟之邦」,大陸及深藍則企盼中國統一,但要實現和平發展,避免台灣內部及兩岸的相互碰撞衝突,仍然必須在「台灣共識」「一中各表」與「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間尋求解決。 \n 理論上,大陸不應該介入台灣選舉,但蔡英文的「台灣共識」,只企圖說服大陸理解民進黨不能接受「九二共識」的苦衷,希望藉善意的兩岸關係文字表述,換取大陸中立,卻忽略大陸對民進黨台獨黨綱的戒慎恐懼,未對「非獨」立場做任何表態,顯然民進黨的兩岸關係論述仍然只是為選舉服務。 \n 大陸當然不喜歡馬英九的「一中各表」,但要共產黨支持尚未放棄台獨立場的民進黨,仍是政治的天方夜譚。至於同屬藍營背景的宋楚瑜經過幾次政治立場的反覆,未來如果參選總統,兩岸關係將如何定位?大陸會如何回應,尚待進一步發展觀察。

  • 棄九二共識 能推ECFA?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發表十年政綱兩岸篇,並沒有提到任何可與對岸進行續談的基礎,包括早期北京提出的「一中原則」、目前國民黨在執行的「九二共識」、以及陳水扁時代提過的「九二會談的基礎」。因此外界比較關注的,就是她如果不提任何可與「九二共識」意義相接近的用詞,那麼一旦二○一二年輪由民進黨執政,她將以什麼樣的基礎,可與北京去談一些兩岸後續的事項,包括蔡自己也同意可以繼續推動的ECFA協議。 \n 民進黨全盤否認有「九二共識」,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也不認為有所謂「九二共識」的存在。蔡說:「你要去承認一個不存在的東西,那也總有個道理」。所以,這個問題引發的爭議,應該包含三個層面來解釋: \n 第一,「九二共識」到底海基海協兩會有無達成一個共同可以接受的結論?這個問題討論了很久,兩岸也各自出書進行過還原歷史真相的辯論。嚴格來說,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在香港會談後,只能說雙方對「一中原則」如何運用在未來的協議簽署上,起碼是有了基本的相互瞭解,但還沒達到「共識」境界。兩會起初暫行同意的方案,是臺北提出的第八案:「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課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海基會並建議「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 \n 可是真正這個問題達成了「共識」,是在事後兩會的函件往來,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海協會致函海基會,表示同意以各自口頭表達的方式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海基會則在同年十二月三日的回函中沒有再爭執到一中原則,但對於「一中涵義、認知」再度強調是「以口頭各自說明」,而且口頭說明的具體內容,是根據「國統綱領」與「一個中國涵義」文件的說明,「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段史實充分證實臺北當時的確同意支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也可說,「九二共識」到了最後,的確存在有兩岸對一中支持的共同結論。 \n 第二,過去兩岸對「九二共識」的爭執,是偏重在:到底應解讀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還是說「各自在口頭上表達體現一個中國的原則」。說起來,這二個不同的說明方式,是會產生不同涵義的結果。不過儘管是有點差異,但還是看到了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對「一個中國」,雙方是沒有太多不同意見,但表述涵義,彼此就有看法分歧:北京就希望因涵義確有爭議,雙方就不要再提,但台北則是堅持:自己口頭上表述時,說的就是中華民國。 \n 這樣的爭執一直到了二○○八年六月,才因胡錦濤與美國總統布希一通電話,同意以「九二共識」做為兩岸兩會復談的基礎,而有所突破。其實最後北京之所以讓步,肯捨「一中原則」而代之「九二共識」,也就是因為後者還是有「一中」的影子。所以,對蔡英文來說,不願接受北京的「一中原則」或台北的「憲法一中」,談不談「九二共識」有無存在或可否接受,已經沒有多大意義。 \n 這個理由就是:早先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已經表達,民進黨如不接受「九二共識」,一旦執政,兩岸兩會將不會進行協商。而今年七月國台辦主任王毅在對芝加哥僑社的一場演講中,曾特別提到兩岸確認這一共識,是成為二○○八年後兩會恢復商談的重要前提。但是王毅也警告說:「推翻這一前提、否認這一共識,將難以想像兩會如何繼續通過平等協商解決兩岸間的各種現實問題」。 \n 當然「九二共識」一詞是國民黨人蘇起所創,蔡英文與民進黨可以很合理的捨棄不用,但她必須也能提出一個「可讓兩岸可持續接觸」的基礎或用詞。否則「和而求同」如何和,ECFA如何續,恐怕民進黨智囊也很難想得出一個良方。 \n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

  • 名家-九二到底有沒有共識?

     九二到底有沒有共識,眾說紛紜。從北京到台北,「九二共識」四個字是一樣,但解釋起來卻有不同的意涵。北京看法是「各自以口頭上表達『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台北的解讀則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站在台北立場來表述:「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 \n 說起來,「一個中國」是同意的,但「一個中國是什麼」還是有歧見。從他們各自說法來看,說兩岸有共識是有點勉強。 \n 再看國民黨與民進黨對「九二共識」的認知,後者持完全否定態度。最近馬英九挑戰蔡英文,出擊一拳便是問蔡「如何處理九二共識」,因為它是兩岸關係的基石,是蔡英文必須面對的挑戰。民進黨從發言人到黨主席的回應,是全盤否認有「九二共識」的存在。 \n 針對馬英九質疑:「不認九二共識,蔡英文如何延續前朝(指國民黨)政策」,民進黨則是調皮的回答:只延續對的政策,而「九二共識」卻是個錯的政策。 \n 看起來,在台灣的兩個政黨根本對「九二共識」沒有重疊,現在的民進黨甚至比起在位時的陳水扁,還更強悍的拒絕去承認「九二共識」,後者至少還說過「九二精神」或「九二香港會談的成果為基礎」這一類不完全否定的用詞。 \n 原則有共識涵義有爭執 \n 那麼九二到底有沒有共識?這樣的解讀需要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切入,有了下面不同的解讀與評價,就會對「九二共識」一詞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n 第一、1992年兩岸兩會香港會談之後,只能說雙方對「一中原則」如何運用在未來的協議簽署上,起碼有了基本的相互瞭解,但還沒達到「共識」境界。 \n 當時兩會同意的方案,是台北提出的第八案,上面寫著:「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課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海基會建議「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 \n 可是真正達成「共識」是事後兩會的函件往來,1992年11日16日海協會致函海基會,表示同意以各自口頭表達的方式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 \n 海基會在同年12月3日的回函沒有爭執到一中原則,但對於「一中涵義、認知」是再度強調「以口頭各自說明」,而且口頭說明的具體內容,是根據《國統綱領》與「一個中國涵義」文件,說明「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段史實充分證實台北當時的確同意支援「一個中國的原則」。 \n 論述多轉折促辜汪會談 \n 第二、延續上面的史實,也可以來說明對「一中原則」兩會有共識,但對於「一中涵義、認知」雙方確是有爭執。 \n 台北堅持「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還用了「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的說法,導致了後來轉折到「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結論。 \n 但北京從未同意如此論述,1992年11月3日海協會副祕書長孫亞夫還致電海基會祕書長陳榮傑,曾建議「就口頭聲明的具體內容,進行協商」。 \n 到了11月16日的信函,則是轉換成「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北京對這段表述的解讀是:兩會從未就一個中國政治涵義進行過討論,更談不上就一個中國政治內涵「各自表述」達成共識,這表示北京也同意一中涵義沒有雙方共識。 \n 如此一來,一中同有共識,涵義卻沒共識,如果一正一負,正負得負,92年就不能說全達成共識,所以「九二共識」這一名詞是不正確的。 \n 最後、我們必須慎重的來評價:1992年8月1日國統會發布的「一個中國意涵」文件,開頭第一句話就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這句話的重要性是促成了香港會談成功的基礎。而同樣道理,沒有香港會談雙方同意對一中原則的支援,就不可能會有1993年「辜汪會談」的召開。 \n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中山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所長、澳門理工學院訪問學者)

  • 馬表態換大陸善意 待觀察

     前陸委會副主委、政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童振源昨天指出,馬英九總統發表的建國百年元旦祝詞,以感性訴求兩岸關係,但未來觀察重點,是馬英九可能在大陸定義的「九二共識」基礎上,做一些政治性表述,換取大陸相對在軍事及外交上,釋出對台灣的政治善意。 \n 童振源受訪說,台灣堅持主權獨立,以及「不統、不獨、不武」立場,與前總統李登輝以來的政治主張相符。 \n 不過,馬英九年前連續公開回應大陸海協會副會長李亞飛在今年8月11日(《旺報》創刊周年創富論壇)時說,九二共識就是1992年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達成的「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顯示馬英九在政治面靠向大陸立場。 \n 他指出,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去年拋出台灣7項核心利益說,其中,「對兩岸關係的未來,有自由選擇的權利」引起大陸高度疑慮,認為這將推翻和否定「九二共識」。 \n 童振源說,馬的談話,顯示他可能在大陸定義的「九二共識」基礎上做一些政治性表述,換取大陸相對在軍事及外交上,釋出對台灣的政治善意。 \n 他認為,一方面爭取大陸持續對台灣經濟讓利,另一方面可能在經濟議題之外,展開文化協商及政治姿態的互動。

  • 凱撒的面具-不要被一個名詞綁住手腳

     到底有沒有九二共識?國民黨與民進黨為了這個問題爭論十幾年,到現在還各說各話。 \n 但有無九二共識是歷史事實問題,並非歷史解釋問題;而且兩岸一九九二年在香港舉行會談是現代史,並非像上古史那樣因年代久遠、文獻湮沒,而難求真相,兩黨為了一段文獻俱在眼前的現代史爭論不休,證明台灣果然是個話語過剩的社會。 \n 其實,這段現代史並不複雜。從九一年二月海基會成立,到九二年十月香港會談前,北京一再強調處理兩岸事務應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並要求台灣表態;九二年八月由李登輝主持的國統會,乃對一中涵義作出決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 \n 國統會決議兩個多月後,香港會談登場,兩會首度針對一中議題進行正式對話。四天會談中,兩會雖曾各自提出五項表述方案,但雙方對這十項方案均有異議,海基會最後又提出三項口頭表述方案,其中第八案內容與國統會決議幾乎完全一致:「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海協代表雖表示可考慮接受,但仍要求海基代表確認這是台灣方面的正式意見。 \n 香港會談結束三天後,海基致函海協表示已徵得台灣有關方面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海協副祕書長孫亞夫當天即電話海基祕書長陳榮傑,表示「貴會建議採用貴我兩會各自口頭聲明的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我們經研究後,尊重並接受貴會的建議」;其後,兩會也曾分別致函對方,確認「雙方同意以各自口頭表述的方式,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以及「在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n 從這段簡史可以瞭解:四天的香港會談雖未取得協議,但香港會談後,兩會卻都同意海基會在會談最後口頭提出的第八案,也就是雙方「對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但雙方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 \n 兩會當時雖已取得協議,但卻並未以「九二共識」這個名詞來概括形容雙方所同意的內容,這個名詞是在兩千年政黨首次輪替前,才由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蘇起所創造。李登輝雖然曾罵蘇起「猴囝仔要製造歷史」,但香港會談後,兩岸同意對一中原則的表述,採用海基會的方案乃是事實,蘇起後來雖製造名詞,但不代表他也製造歷史。 \n 況且,九二共識這幾年早已成為通用名詞,連胡會與連宋會的公報中,中共領導人的官方講話中,美國國務院官員在國會聽證的紀錄中,「維基解密」公布的李光耀與美國官員對談電文中,以及胡錦濤與小布希的熱線電話中,到處都看得到九二共識這個名詞。 \n 但九二共識並非兩岸問題的萬靈丹,兩會達成這個共識的目的,完全是為了排除事務性商談的障礙,解決兩會談判爭議的技術性設計,並非解決兩岸主權爭議的制度性設計,一旦兩岸碰到非事務性議題,九二共識的效果便會大打折扣。 \n 從九三年辜汪會談後,李登輝開始推動務實外交,到民進黨執政後期提出兩國論,其間兩岸爭議不斷,甚至還引發軍事危機,但在這些爭議與危機發生時,九二共識並未發揮消弭爭議的功能,所謂共識幾乎形同瓦解;這段歷史也證明,九二共識其實是個脆弱的共識。 \n 而且,兩岸對九二共識,確實也經常是「一個共識,各自表述」,海協凸顯一中,海基則凸顯各表;兩岸近兩年多來,各項談判雖然進展順利,但北京仍有可能以各表一中打壓台灣的一中各表,這也是九二共識脆弱的另一面。 \n 由於九二共識有這樣的特性,藍營若仍以萬靈丹視之,可謂危險至極;但綠營若徹底否認有此共識,不但昧於歷史事實,更可能引發兩岸不必要的疑忌衝突,也是危險至極。 \n 民進黨既不該被一個名詞綁手綁腳,也不應跳進國民黨設定的戰場,去爭辯有無九二共識,如何創造出一個超越國共兩黨的兩岸共識論述,才是民進黨現在應為當為之事。 \n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 社評-兩岸對九二共識的新共識

     這兩天,大陸和台灣就兩岸「一個中國」的歧見做了一場極具智慧的演進,達成對「九二共識」的新共識,證明兩岸中國人有能力解決歷史遺留的分歧,兩岸和平發展不受一時逆流干擾。 \n 大陸海協會執行副會長李亞飛11日參加本報「兩岸和平創富論壇」時指出,兩岸互信基礎在於「九二共識」與「反獨」,並表示,「九二共識」就是「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共識」,這是兩岸最近發生一些對「九二共識」與「一中原則」的爭議後,北京方面首次的表態。 \n 昨天,蕭萬長副總統在同一場合演講,詳細敘述了2008年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與美國總統布希通電指出,「中國大陸和台灣應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恢復商談,『九二共識』指的是兩岸雙方均承認只有一個中國,但同意在一中定義上存在不同」,兩岸終於恢復交流的過程。 \n 事實上,兩岸自恢復交流後,雖然對「九二共識」的內涵看法互異,但雙方在「求同存異」的精神下,順利開啟兩岸歷史新頁,並對台海情勢穩定做出貢獻。兩岸中國人應該珍惜此一成就,持續努力,繼續鞏固雙方互信的基礎。 \n 「九二共識」一詞,是前陸委會主委蘇起在2000年4月民進黨即將執政時首先提出的,目的在讓反對「一個中國」與「一中各表」的民進黨,能夠接受概念模糊的「九二共識」,希望因李登輝提出「特殊兩國論」而再度中斷的兩岸交流有機會恢復。當時,剛上台的陳水扁總統曾一度考慮接受,可惜受到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阻擾,兩岸關係持續8年不增反退。 \n 2008年總統大選後,馬英九總統重提「九二共識」,胡錦濤主席也表達「一中各表」之意,兩岸因而恢復交流與協商談判,並獲致歷史性成就。 \n 不過,了解馬英九總統決策過程的人都知道,台北對大陸愈來愈強調「一個中國」而較少提到「九二共識」,其實有些疑慮,因而兩岸針對一個中國問題發生了一些風雨。 \n 李亞飛的表述不啻告訴世人,北京接受「九二共識」的態度並未改變,兩岸仍應繼續求同存異,擱置爭議,持續互動協商。而蕭萬長的演講則重申了台北「各表」的立場,並強調表達珍惜雙方擱置爭議所達成的成就。兩岸經過一輪對話,雙方關係已得到再保證。 \n 民進黨執政8年,不僅撿拾前總統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關係」,更提出「一邊一國」論,還推出「飛彈公投」、「大陸政策公投」、「廢統」、「入聯公投」等運動,北京寢食不安,在野的國民黨則高舉「反獨」大旗,與民進黨政府周旋。就反獨而言,國共兩黨的利益確實是一致的。 \n 至於「一個中國」與「九二共識」內涵的歧異,我們呼籲台北與北京,應謹慎面對李亞飛與蕭萬長先後的表述,至於歧異的最終解決,就讓兩岸漸次累積互信,逐步化解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