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古冊戲的搜尋結果,共05

  • 廖瓊枝《宋宮秘史》 重現古冊戲

    廖瓊枝《宋宮秘史》 重現古冊戲

     歌仔戲界的第一苦旦廖瓊枝在三年前封箱,正式告別舞台,七十八歲的她轉向幕後,致力歌仔戲的教育與古冊戲的重建。二○一一年,她推出《火燒紅蓮寺》,展現內台歌仔戲的巧妙機關佈景,如今,她再度憑藉自己在民國四○年代內台歌仔戲時期的演出記憶,推出經典古冊大戲《宋宮秘史》。  《宋宮秘史》又稱《狸貓換太子》,是家喻戶曉且廣受歡迎的故事,過去電視劇、京劇、湘劇到歌仔戲,都演過無數回。根據記載,民國十年至十一年,中國上海就有四個戲台同步上演,同時間台灣新舞臺與永樂座也有同樣的劇碼演出。  《宋宮秘史》講述宋真宗時代,劉妃與李妃為了爭寵、爭生太子引發的風波。劉妃與太監郭槐設計了「狸貓換太子」,將李妃剛生下的小太子換成狸貓,李妃因此被皇上打入冷宮。原被指使將小太子丟棄的宮女寇珠與太監陳琳,因不忍心,將小太子送到八王爺的王府。幾年後,劉妃察覺有異,為了殺人滅口,郭槐利用陳琳之手活活將寇珠打死,放火燒了冷宮。最後有賴包拯明察秋毫,將整個陰謀揭開。  過去的演出版本很多,有人以包拯為主角,有人以小太子為主述。在廖瓊枝的版本中,寇珠是關鍵角色。因此,一開場就是死去的寇珠鬼魂與年邁李妃相遇,以倒敘手法將故事鋪排而開。  劇中的狸貓換太子、奸臣嚴刑拷打忠僕等情節,展現後宮爭寵、心機亂鬥的宮廷生活。同時,因應劇情需要,劇中演員極重唱功與身段,每個眼神、腳步與表情都富戲劇張力。  廖瓊枝說,這部戲的角色善惡俱有,劇情精彩,「從我小時候在龍霄鳳戲班演出,就是最受觀眾喜愛的戲,我演的次數數不清。」廖瓊枝回憶,當年演《宋宮秘史》時,只要劇中奸臣太監跟主使狸貓換太子的劉妃出場,男觀眾就會以三字經問候,女觀眾也跟著指指點點。  《宋宮秘史》由資深歌仔戲演員小咪、呂雪鳳、杜玉琴與新一代的張孟逸、王台玲聯手主演。其中的六十三年次的張孟逸,近年都跟著廖瓊枝學戲,扮相好,哭腔音嗓也動人,被視為廖瓊枝苦旦角色的接班人。  廖瓊枝說,堅持古冊戲的理由很簡單,「古冊戲的演出有歷史、有人物可看,所有演員的身段唱腔與眼神表情,都要能扣緊觀眾情緒,是對演員功力的考驗。」  只是,為了這檔製作廖瓊枝勞累過度,全身過敏又長了「皮蛇」(帶狀皰疹)。但她很堅持,不希望傳統的歌仔戲與人才有斷層,「透過這樣傳統好戲與實戰演出,年輕一輩的演員才有精進冒出頭。」她說:「做這些是我對歌仔戲的回饋,我感恩這輩子有歌仔戲,讓我養大了四個孩子而不至於流落街頭變乞丐啊!」  《宋宮秘史》三月廿三、廿四日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五月十七至十九日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演出。

  • 老師傅巧手 讓戲偶活靈活現

    老師傅巧手 讓戲偶活靈活現

     武士戲偶帥氣地從刀鞘拔出刀,女子則婀娜多姿地撐起傘,年近八十歲的「彰藝園」掌中戲團第二代師傅陳峰煙,把玩起戲偶活靈活現,讓觀眾嘆為觀止;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即日起展出「捨『偶』其誰」古典戲偶展,娓娓道來布袋戲演變史。  陳峰煙操著手中戲偶,一會兒溫柔詮釋女子的嬌羞,一會兒操出武士的威風豪氣,還有雙偶打鬥場景,台下觀眾邊喊「好厲害!」雙眼邊盯其一舉一動,就怕漏掉精彩鏡頭。七十八年創立「彰藝坊古典戲偶工作室」的陳羿錫,為劇團第三代,則在一旁細心解說。  陳羿錫表示,布袋戲和人一樣,每個角色有不同的動作與個性,具有教育意義,應該讓小朋友從小接觸,認識台灣傳統文化,「彰藝坊古典戲偶工作室」成立至今,致力於布袋戲偶之製作、研發與再創等工作,就是希望能將文化加以推廣。  傳藝中心傳習所即日起,展出捨「偶」其誰特展:偶「然」與「巧」合,有彰化「巧成真」與「彰藝坊」的布袋戲偶,從傳統布袋戲偶到金光布袋戲偶與分解的戲偶製作等共計廿八組、約一百件展品,展出至九月廿三日。  其中,展品中年代最久遠的展品魁儡戲鍾馗,藝術價值高達九萬元;另有一個古冊戲的偶頭,是清末知名刻偶師江加走的作品,因早期演出後汰舊,後期交由陳羿錫修補蒐藏,已有百歲歷史,十分珍貴。

  • 布袋戲當主角 政令宣導討生活

     布袋戲不只是雲林縣的過去式,三年來文化處推動技藝傳承,已多達一百八十一個社區、國中小、大學習藝,每年有十幾個新布袋戲團誕生,文化處居中牽線政風、稅務宣導以布袋戲寓教於樂,使百年藝術與現代接軌,文建會舉辦的縣市藝文特色PK賽,雲林已蟬連兩年第一名。  雲林縣國際偶戲節已舉辦十二年,三年前推動扎根計畫,邀請優良布袋戲團長進入國中小、高中、大學教學,去年起在社區廟口興學,自編更貼近時代脈動與生活的劇本,竟帶動布袋戲產業的復興。  文化處長李明岳指出,去年新團登記就有十幾團,都是講究精緻、精采的「文化場」,不是小發財車式的一人布袋戲團,該處也積極幫他們找財源活下去,政風、稅務等政令宣導以布袋戲代言,觀眾印象深刻也挹注布袋戲繼續創新的能量。  李明岳說,雲林布袋戲館搜羅全國布袋戲文物定期三個月換展,漸成為戲迷朝聖之地,假日至少都有二、三千人參觀,一家電視布袋戲告訴他現在很缺操偶師。  李明岳表示,今年國際偶戲節開幕將小試身手,七所學校以接力方式演出百年布袋戲史,從古冊戲、劍俠戲、皇民化戲、反共抗俄戲、金光戲、電視電影戲,演到現代的霹靂布袋戲。

  • 外台戲到劇場 登上國家舞台圓夢

     八年前秀琴歌劇團的團長張秀琴許下願望:「我要帶秀琴歌劇團上國家戲劇院!」如今將以《安平追想曲》圓夢。這齣新編歌仔戲十二月廿四、廿五日在台南文化中心演藝廳首演,明年五月四日至六日將登上國家戲劇院演出。張秀琴說:「從廟會的外台戲做到劇場舞台,我只想做好戲,讓團員更認真、更有成就感。」  出身歌仔戲世家的張秀琴,綽號阿牛,恰好反應她堅忍執著的性格。早年張秀琴在父親開的戲班演出,一九八六年她以自己的名字創團,最為人敬佩的是,她自己開著布景卡車走遍各地,甚至自己攀爬登高綁布景。早期劇團以台中為基地,自一九九○年起落腳台南,目前已是南部頗負盛名的歌仔戲團。  秀琴一開始接的戲主以外台、廟會場為主,十一年前因為獲得文建會扶植團隊補助,又認識了編導王友輝,團內的演出開始有了調整。除了在戶外演出傳統的古冊戲、胡撇仔戲,更近一步走入劇場空間,在演出中融入現代劇場,實驗傳統歌仔戲的新風貌與可能性。  近年秀琴累積了不少創新歌仔戲的作品,像是改編自歷史文學的《范蠡獻西施》,從古裝喜劇電影巧變而來的《鍾無艷》,充滿印度風情的《阿育王》。今年的《安平追想曲》在時空背景的設定上更是大躍進,裡頭演員脫掉了古裝、離開了古朝舊代,一路走到了現代台灣。

  • 古冊戲年久失修 翻新大工程

     很多古冊戲的故事「年久失修」,劉南芳在研究採集的過程中為此多次頭疼不已。「所有的戲齣都是口傳,傳著傳著版本就不一樣,而那個年代的價值觀與邏輯也比較保守,相較於現代很多太落伍,許多情節都得修改啊!」  像是知名的《詹典嫂告御狀》,描述一位名叫詹典的男子遠赴南洋賺錢養家,卻在帶著珠寶銀兩回家的路上被搶劫殺害。他的妻子詹典嫂抱著還在襁褓中的孩子四處找兇手。某天,那位還不滿周歲的孩子竟然開口,指認阿公就是殺害詹典的兇手。  劉南芳說:「不到一歲的小孩會說話、認兇手,這種故事現在誰相信啊!」  而在《甘國寶過台灣》中,究竟福州男子甘國寶為何到台灣發展,就出現多種版本,也都很「神奇」,一說是算命仙指示,一說是神仙托夢。  而在《雪梅教子》裡,描寫寡婦秦雪梅,兒子進了朝廷當官後,想替她立貞節牌坊,卻受到奸佞同事陷害,故意以一場約會的邀請去破壞秦雪梅的清白。後來整件事鬧到皇上跟前,秦雪梅雖沒赴約,但因為坦言自己真的曾經起心動念,因此遭皇上下令賜死。而另一個版本更扯,「皇上的賜死理由是因為秦雪梅很漂亮,今天沒出事,總有一天會出事,所以還是得死。」  劉南芳表示,早年民智未開,社會風氣保守,才會出現歧視女性或迷信的情節,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當年沒有正規編劇,僅靠演員彼此口傳心授編創劇本的後遺症。  她以一句行內俚語「戲哪作沒路,就請仙來渡」來比喻,「掰故事掰不下去或轉不回來,來個託夢或神仙指示,多好用啊。但在現代來說其實是編劇功力不足,無法把故事講得完整合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