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古隆中的搜尋結果,共08

  • 2020年漫畫繁星工作坊 南臺科大點燃創作魂

    2020年漫畫繁星工作坊 南臺科大點燃創作魂

    由文化部補助,南臺科技大學多媒體與電腦娛樂科學系執行的2020漫畫繁星漫畫產業人才培育計畫,日前舉辦「前進安古蘭漫畫工作坊」,燃起新一代年輕創作者熱忱,期盼有朝一日能成為台灣代表隊,參與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讓作品在國際嶄露頭角。 這場工作坊邀請到漫畫家HOM、Yashin、李隆杰,跨領域專家則特別邀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館長楊仙妃、文化內容策進院內容策進處組長黃冠華、大辣出版社總編輯黃健和、氧氣電影導演瞿友寧,以及成大心理系教授楊政達等8位專家蒞臨指導,陣容堅強。 「前進安古蘭漫畫工作坊」希望以漫畫馬拉松的方式,透過跨領域師資組合,由業界師資帶領分組團隊,進行創意激盪、經驗傳承、協助繪製並完成頁整的漫畫作品,培育未來有望代表臺灣參與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展覽的新秀。 活動首日即安排與會專家經驗分享,以及對學員的創作發想進行討論。在經驗分享過程中,HOM老師、Yashin老師、李隆杰老師以及黃健和總編輯分享其參加安古蘭漫畫節的經驗,讓學員對安古蘭漫畫節有更加深入了解。在發想討論過程中,專家們對學員初步創作發想提供許多意見,使其在創作發想上有更成熟的構思。 學員創作時間必須在有限時間內,根據發想創作,完成3頁具完整內容且符合各組主題的漫畫,活動最後一天,學員上台發表講解個人作品,並由專家在所有作品評選出前10名,並將作品於妖怪村公開展出。 南臺科大多媒體與電腦娛樂科學系主任孫志誠表示,「前進安古蘭漫畫工作坊」活動圓滿結束,參與專家以及學員反皆相當熱烈,透過此次活動同好彼此交流相互打氣,也燃起了許多臺灣新一代年輕創作者的創作熱忱,也期待對動漫有興趣的同學能到南臺科大多媒體與電腦娛樂科學系就讀,接受完整專業培訓。

  • 未出茅廬分天下,三國迷必遊襄陽古隆中

    未出茅廬分天下,三國迷必遊襄陽古隆中

    襄陽城是襄陽市的重要景觀之一,也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古城防禦建築之一,號稱華夏第一城池,歷代兵家極其看重。金庸的三部武俠小說—《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中的劇情均與襄陽城有著緊密的關係。 而以諸葛亮生平為主的湖北三國文化園區之古隆中亦位於襄陽市,之所以天下聞名,原因有三。一是三國時代的諸葛亮先生17-27歲時躬耕之地。二是劉備三顧茅廬所在地。三是隆中對三分天下提出之地。諸葛亮的一生,在三國演義中被描寫得極其生動,甚至帶了幾筆神話色彩,引起兩岸三地許多人士的共鳴進而崇拜。 在三國演義的故事裡,劉備三顧茅廬之後,諸葛亮離開了隆中,努力實現他在隆中對中所提出的施政綱領,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透過諸葛亮的謀劃,劉備迅速由小到大由弱到強,建立了三分天下的蜀漢政權。劉備曾高興地對關羽與張飛說:我有孔明,就像魚兒有了水一樣 。或許當下劉備心中所打的如意算盤應該是「未出茅廬,已分天下,既出茅廬,蜀得天下應不遠了?」

  • 開隆宮「做16歲」 少年鑽轎底騎馬奔馳轉大人

    開隆宮「做16歲」 少年鑽轎底騎馬奔馳轉大人

    臺南市每逢七夕獨有「作16歲」習俗,許多父母帶著剛滿16歲孩子9日到廟宇舉辦「成年禮」儀式,今年信眾再度塞爆臺灣歷史最悠久的「七娘媽廟」中西區開隆宮,許多青少年穿起狀元郎古服,鑽完七星娘娘神轎,再騎著馬匹遊街,召告「自己長大了」。  臺南市車水馬龍的街頭9日出現18匹駿馬,一同奔馳在馬路上,這是臺南每逢七夕的「作16歲」禮俗,已有數百年歷史,相傳是早期五條港工人工資發放以16歲為標準,16歲以前算童工,因此為了慶祝滿16歲可領多出一倍的薪資,興起這項儀式。  開隆宮臺灣供奉七星娘娘歷史最悠久的廟宇,相傳「織女」就是七仙女之一,她與牛郎生下兩個小孩,在其他6位仙女的庇佑下長大,而有民間信仰七星娘娘保佑孩童的說法。  開隆宮每年傳統「作16歲」儀式有相當多信徒,臺南市長賴清德9日也來觀禮,並與多位完成儀式的孩子合照。現場不僅有一家三代從臺北南下參加,還有外籍人士也來觀禮,一個波蘭籍遊學生「亞當」好奇穿上清代士兵服裝在前開道,直呼很興奮。  主辦單位請來18匹駿馬,鑽完轎底的孩子穿上狀元郎古服,跨上馬背,從開隆宮騎馬至孔廟參拜,再騎回廟宇,昭告世人自己已經成人。孩子們第一次騎上馬匹,開心說著「這馬比我想像的還高」。

  • 吳奇隆新劇  沒合體女友劉詩詩

    吳奇隆新劇 沒合體女友劉詩詩

    吳奇隆工作室稻草熊影業正籌拍古裝大劇,主演陣容已確定,吳奇隆證實,將以出品人身份傾力打造古裝大劇《蜀山戰紀之劍俠傳奇》,由趙麗穎、陳偉霆擔任主演。 而《蜀山戰紀》除公佈的電視劇專案以外,還將顛覆傳統的製作模式,6緯度立體拓展娛樂全產業鏈,打造一個超級IP(智慧財產權)概念,沉寂一年未拍攝新作的四爺吳奇隆將有大手筆,備受業界矚目。 《蜀山戰紀》男主角陳偉霆因《古劍奇譚》中大師兄一角收穫超高人氣,在新劇中的角色又是一位古裝男神。吳奇隆說 :「陳偉霆出演的這個人物可以說亦正亦邪,大巧若拙,當然最重要的是顏值很高。我們不僅僅要讓大家期待,還會非常過癮。」 談到吳老闆擔任製片人是否非常嚴厲苛刻,陳偉霆笑說「完全不會!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隆哥非常嚴肅,但實際上很nice!開會談劇本的時候他都會很聽取演員建議,為演員著想。」

  • 藉古隆中喻今 兩岸發展需智慧

    藉古隆中喻今 兩岸發展需智慧

     在探訪武當山、爬上「金頂」後,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昨日到襄陽市的「古隆中」,據說這裡就是三國時代諸葛亮的故居,林中森說,諸葛亮是臥龍、謀國的忠臣,並以智慧幫助國家,「兩岸一定要有智慧,才能和平穩定、繁榮發展」。  明朝永樂年間的「北建故宮,南修武當」中,玉虛宮為當時武當山皇家廟觀中最大的廟宇,林中森昨日參訪並再度為兩岸祈福;林中森擔任海基會董事長以來,常被外界以「白紙」評論,但在湖北的行程,多半是文化、道教題材,林中森在高雄扎根甚久,面對宗教議題顯得相當從容。昨日在古隆中景點,也頗有以古喻今意味;襄陽市委常委、高新區黨工委書記李述永表示,諸葛亮是三顧茅廬請來的,林中森這次是第一次來到襄陽,希望至少能來3次,親眼見證這裡文化、經貿上的發展。林中森表示,諸葛亮是以智慧幫助國家的忠臣,兩岸間一定要有智慧,才能和平穩定、繁榮發展。  有趣的是,當地展示著一塊由蔣介石撥款修建,刻著青天白日旗幟的隆中石碑,在文革時完全未受破壞,當地導遊表示,在打砸群眾進來時,這石碑恰巧自行倒了下來,文字面朝地,所有人走過去都沒發現這塊石碑,近年再度整理園區時,才發現它的存在。

  • 襄陽 論三國英雄

    襄陽 論三國英雄

     襄陽,是著名的三國文化古城,三顧茅廬、隆中對、水淹七軍、襄樊之戰,都發生在這裡;《三國演義》120回故事中,這裡演譯了30多回。要體驗三國歷史,盡在襄陽。  襄陽市位於湖北省中西部,居長江最大支流漢江中游,是該省的第二大城市,建城2800年。襄陽市原名襄樊市,由襄陽城和樊城組成。2010年11月26日,經大陸國務院批復同意,更名為襄陽市,原襄樊市襄陽區則更名為襄陽市襄州區。襄陽扼天下之要,自古乃兵家必爭之地,大小戰役難以數計,著名的戰例就有:白起水灌鄢城之戰、前秦符丕攻襄陽、關羽水淹七軍,以及宋元襄樊之戰等,也因此,襄陽城素有「鐵打的襄陽、紙糊的樊城」「華夏第一城池」之稱。  古隆中 諸葛亮苦讀躬耕地  歷史上許多文人墨客,薈萃於此,包括:一代名相、軍事家諸葛亮(臥龍),三國名士龐統(鳳雛),還有東漢末年隱士司馬徽(水鏡先生),唐代大詩人孟浩然(孟襄陽),以及北宋大書畫家米芾(米襄陽)等。  隆中是諸葛亮17歲至27歲,躬耕苦讀長達10年之處。《輿地志》記載:「隆中者,空中也。行其上空空然有聲。」隆中因而得名。現在的古隆中景區是大陸國家4A級景區,位於襄陽市區以西約13公里處,總面積12平方公里。  古隆中在西晉時期就有紀念性建築,距今1700多年歷史,至明代已形成「隆中10景」,包括:三顧堂、躬耕田、小虹橋、野雲庵、六角井、老龍洞、梁父岩、抱膝石、古柏亭、半月溪等,各有特色。1949年以後,又先後修建或新建了隆中書院、諸葛草廬、草廬亭、吟嘯山莊、銅鼓台等。其中,六角井是諸葛亮在隆中的生活用水井,被視為確定草廬位置的關鍵。因為,相傳自古以來,人們鑿井在前不在後,在左不在右。  蔣介石訪隆中 捐5千大洋  而目前的草廬亭建於清康熙年間,傍臨明襄簡王朱見淑墓。此處本是草廬故址,但弘治2年(1489),遭朱見淑毀壞後建陵墓。民國21年,先總統蔣中正曾到訪古隆中。當時管理古隆中的一名道士,引領蔣中正來到銅鼓台,對他說道,戰鼓上的12道光芒就像是國民黨黨徽,象徵國民黨將獲得最終勝利。蔣中正一聽,甚是喜悅,立即捐出5千大洋,供修建古隆中之用。後該名道士找來當地一名高材生,撰寫功德碑記,其中提到:「蔣總座介石」「唯英雄能崇拜英雄」。讚蔣中正與諸葛亮「英雄惜英雄」。  水鏡莊 三國故事起源地  說到三國,水鏡莊可謂是三國故事的「起源地」。水鏡莊是司馬徽的隱居地,當年劉備馬躍檀溪,從襄陽一路往西逃難來到水鏡莊時,欲請司馬徽輔佐,司馬徽曰:「儒生俗仕,不是時務,識時務者為俊傑。」後向他推薦「臥龍、鳳雛二人得一,可安天下」,後來才有了「三顧茅廬」、「隆中對」等故事。  水鏡莊後的玉溪山上,有數塊如刀削之石壁,壁中有巨洞,傳說中昔日有白馬出洞,故名白馬洞。洞高8米,寬10米,深30米,可容百人,洞中建有水鏡祠。  (文轉B9版)

  • 日籍幕後英雄 後人金門尋根

    十月廿五日是金門「古寧頭戰役」六十周年,五百餘位參戰老兵將重返戰地憑弔。當年因為感念前總統蔣介石以德報怨政策,協助國軍打贏這場「金門保衛戰」的日本根本博中將部屬的後人,與當時安排他們搭乘香蕉貿易船隻偷渡台灣、參與國共內戰的台灣第七任總督明石元二郎之孫明石元紹,也專程來到「戰地」尋根。這也是金門「古寧頭戰役」紀念活動,首次有外籍人士參加。 明石元紹與根本博中將的祕書吉村虎雄(又名吉村是二)之子吉村勝行,是在日本集英社總編輯高田功,及《古寧頭戰役的無名英雄─根本博中將的生涯》一書的作家門田隆將的陪同下抵金,隨行還有三名日本富士電視台記者。 七十六歲的明石元紹表示,當年國共戰事緊急,他的父親貴族院議員明石元長男爵深認台灣不能再落入中共手中,因此安排根本博中將搭乘台灣到日本交易香蕉的船隻,瞞過占領日本的美軍耳目,從九州偷渡到台灣,再輾轉前往大陸沿海,包括當時戰火正熾的福州和緊接著也淪陷的廈門。 明石說,他的父親好不容易送走根本博,因為事前想方設法心力交瘁,兩天後就與世長辭,留給家人無限遺憾。 明石的祖父明石元二朗在台灣總督任內,創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廣設各級職業學校,鋪設海線縱貫鐵路。就任翌年(一九一九),因公務在回日本的輪船旅程中生病,後病逝於故鄉福岡。死後遵照其遺言,回葬於台北三板橋墓地(今林森公園),是唯一一位埋骨於台灣的總督。一九九九年遷葬於台北縣三芝鄉。 同樣七十六歲的吉村勝行指出,他的父親吉村虎雄是根本博的文職祕書,在根本博擔任華北方面軍司令長官時就跟隨他,職銜比照陸軍大佐。根本博眼看中國大陸東南沿海形勢危急,國府軍隊和物資運送都很困難,建議不如退守金門島,尚可有一番作為,最終獲得採納執行。 當年的金門防衛司令部位於水頭,也就是目前金門、廈門「小三通」的港口。根本博兩人在金門形影不離,一直到十月廿七日「古寧頭戰役」結束,卅日才飛往台北與湯恩伯將軍會面。 吉村表示,根本博的後代年紀都很大了,八十多歲的女兒很想親自到金門,但雙腳不太方便,兒子也已過世多年,因此委託他到金門來一趟。 高田功和作家門田隆將希望替根本博在金門的日子,記錄更多的史實,這次特別印製了六百份「傳單」,期望當年參戰的官兵們,若有曾經接觸過根本博或知道其人其事者,可以與他們聯絡。 李炷烽縣長肯定他們千里迢迢跨海尋找真相,建議他們與金防部聯繫,以期在舊檔案中找尋相關紀錄,來見證這一段塵封往事。

  • 林博文專欄-改變歷史的古寧頭大捷

    假如沒有六十年前的古寧頭大捷和五十九年前的韓戰,今天台灣地區的最高領導人將不是中華民國總統,而是中共黨中央所派的書記。尤其是一九四九年十月廿五日至廿七日的三天古寧頭戰役,痛挫共軍驕氣與銳氣,使他們知道什麼叫反登陸與海島作戰,從此共軍不敢再進犯台澎金馬,只是向金馬打打炮。難怪蔣介石聽到古寧頭勝利,會喜極而泣,因在過去幾年的國共內戰,國軍從未打過勝戰,不是降就是潰或是逃。在最重要和最後一場面對面交鋒的內戰中,國軍打贏了,改寫台澎金馬的命運。 古寧頭大捷使國軍恢復信心,這種信心也是因「置之死地而後生」所激發出來的。打仗靠自己,古寧頭一役使國軍了解到要想生存,就必須阻止共軍渡海。反登陸作戰勝利,不僅使國軍信心大增,亦使國府士氣大振,至少沒有世界末日來臨的感覺。儘管其時仍有許多有辦法、有錢和膽小的人不敢到台灣來,寧可在香港觀望或到新大陸落戶,但古寧頭大捷使台灣充滿了希望和信念。 然而,面對中共的威脅,國府僅靠自己的力量仍難以克奏膚功,孤掌還是難鳴,必須要有外援和強權的協助。古寧頭大捷使台灣站定腳跟,韓戰爆發則使台灣成為美國對抗共黨擴張力量的一環。杜魯門總統下令台灣海峽中立化以及派遣第七艦隊巡弋台海,使台灣真正從風雨飄搖中走出來,步步走向安定和穩定的局面,可以開始「向下扎根、往上結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古寧頭大捷是自己救自己,韓戰則使台灣「吾道不孤」,兩者皆使台澎金馬在關鍵時刻獲得了心理上和實質上的「爆發力」。 二、三十年前,台灣一群戰史研究者曾為古寧頭戰役首功是湯恩伯還是胡璉而進行一場筆戰。比較持平的說法,應是湯、胡皆有功,湯其時雖是一介「光棍司令」,但他以福州綏靖代主任的身分對浙閩沿海小島的部署作了準備,其中包括金門。蔣介石和湯恩伯都是有名的「親日派」,在大陸淪陷之際,身邊都有日本軍人顧問。據說當過北支那方面軍的根本博中將(化名林保源)即向湯恩伯作出部署浙閩沿海小島以拉長國共對峙空間的建議,一方面伺機反攻,一方面強化台灣防務。因最近日本作家門田隆將專程到台灣、金門為《古寧頭戰役的無名英雄─根本博中將的生涯》一書蒐集資料,很可能把根本博和其他日本顧問的影響與功勞誇大了。 湯恩伯過去所帶的部隊以「軍紀廢弛」出名,以致湯軍過處,民怨沸騰,抗戰時,河南民間就有一句痛苦的順口溜:「寧願敵軍來燒殺,不願湯軍來駐紮」。內戰期間,湯軍毫無表現,撤守廈門、金門後不想幹了,蔣介石於一九四九年十月廿二日急電金門湯代,對他說:「金門不能再失,必須就地督戰,負責盡職,不能請辭易將。」但蔣知道湯不能再用了,開始掌大權的東南軍政長官陳誠在廈門淪陷(十月十七日)後,立即命令原派為舟山防衛司令的十二兵團司令官胡璉出任金門防衛司令以取代湯恩伯。湯代於十月廿二日發布作戰命令:「所有金門島部隊,在十二兵團胡司令官未到達以前,均歸二十二兵團李司令官(李良榮)統一指揮。」 九千名共軍在十月廿五日清晨三時坐船分批攻金與金門二萬五千蔣軍(中共宣稱六萬)發生激戰,廿七日清晨戰事結束。四千共軍戰死,五千被俘,其中二千人志願返回大陸,國軍於一九五二年分批遣返大陸。他們一回到大陸即慘遭迫害,八○年代初始稍獲改善。他們說:「苦戰三天,受苦三十年」。國軍陣亡一千二百多人,負傷一千九百餘人,中共文件則稱蔣軍戰死四千人。 胡璉在戰事進行到一半(十月廿六日上午)始趕到金門指揮,因此有人認為他不應單獨居功,哈佛大學東亞系講座教授Michael Szonyi在去年出版的英文學術著作:《冷戰島嶼─金門前線》中,即認為國府文獻對胡太過歌功頌德,好像功勞是他一個人的。其實在古寧頭戰役中真正在第一線指揮作戰的是今天仍健在的十八軍軍長高魁元(一○二歲高齡)。古寧頭一役使高魁元獲蔣重用,歷任軍中要職;而胡璉督戰有功,五○年代末期又銜命赴金,遇上八二三砲戰。胡璉嗜讀史籍,退休後曾在台大史研所旁聽三年,號稱儒將兼俠帥。軍中俗話說:「打仗打將」、「強兵在將」,國府幸好在六十年前有幾個表現出色的戰將。 共軍在作戰計畫中說,助攻團準備十月廿五日在金門縣城吃中午飯,口氣很大,結果飯沒吃到,而吃了大敗仗,九千共軍非死即俘。六十年前的往事,改變了歷史。 如今金廈風平浪靜,兩岸應走出內戰的框架,共同走向永久的和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