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可可·香奈兒的搜尋結果,共05

  • 她是時尚謬斯 曾被兩個男人共同包養創造時尚王國

    她是時尚謬斯 曾被兩個男人共同包養創造時尚王國

    可可·香奈兒(Coco Chanel),締造了一個長盛不衰的時尚王國。標誌性的雙C、經典的小黑裙、芬芳馥郁的香奈兒5號,讓她成為永遠鮮明如新的傳奇。這位時尚繆斯終生未嫁,一輩子無兒無女,情感世界卻從未寂寥,在創立自己的時尚王國之前,她曾被兩位多金貴族同時「包養」,據說正是因為那段情史,導致她終生未婚未育。 \n香奈兒不願意談起自己的童年,這讓她的身世籠罩著幾分神秘,她曾在戶籍上動手腳,將出生日期改晚了幾年。或許,她太想抹掉那段記憶了。當時她出生在濟貧院裡,當時父母並沒結婚,父親不知所踪,可憐的母親四處尋找,讓鄰居們議論紛紛,在她的童年充斥著貧困、淚水和同情的目光。那時,她總是在一個墓園裡流連忘返。對她來說,埋在那兒的人好像更有生氣,「只要有人想念他,那麼死者就沒有死去。」她會這樣告訴自己。 \n \n香奈兒十一歲時,母親因病去世,父親又消失了,飽嚐孤苦的香奈兒,數度想到自殺。晚年,她曾對好友克勞德說:「我不喜歡家庭……我再不知道還有什麼比家庭更可怕的……」或許,這也是她不願意結婚的原因之一。 \n在收養孤兒的修道院學校裡,她不僅學會了縫紉,還經常唱歌、彈奏管風琴,修女們驚嘆她的才華,也正是這兩樣才華,讓她走出了自己的天地。畢業後,她成為穆朗城的一個縫紉工,週末為騎兵軍官縫補褲子。心靈手巧、嬌俏可人的香奈兒,開始接到軍官們的邀請,去參加他們在小公園的派對。 \n香奈兒勇敢地登台表演,然而她的節目只有兩首歌:《喔喔喔》和《誰見過可可?》,而後面那首小調,描寫了一個少婦丟失了小狗「可可」的情節。於是,每當她登台時,台下的觀眾都高呼著「可可!可可!可可!」因此,她乾脆將自己「嘉柏麗爾」的名字,改成了「可可」。就這樣,一代時尚女皇、一個奢侈品牌的名字,在公園KTV中誕生了。 \n \n其中一位名叫艾提安·巴勒松的年輕軍官,喜歡上了這個活潑俊俏的女孩。巴勒松是個紈絝子弟,退役後在波城購置了奢華的霍亞里越莊園。而香奈兒也懂得抓住機會,某天,她拎著皮箱,出現在莊園裡,成了巴勒鬆的情婦。在巴勒松眼裡,他是在救助孤苦伶仃的縫紉女工,香奈兒也懂得利用這一點,因此她經常對巴勒松傾訴:「整個童年我都希望被愛,每天我都在想怎麼自殺。要不,從高架鐵路跳下去吧……」 \n這激起了巴勒鬆的保護欲,他允許香奈兒在他的宅邸住下去,然而,在巴勒鬆的「後宮」中,香奈兒進階的路十分漫長。當時,他多年的情婦達朗松也住在這座莊園,她是那個時代的大美女,曾做過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的情婦,「退役」後仍是倍受青睞的尤物。 \n達朗鬆比香奈兒大十四歲,香奈兒曾不無醋意地回憶道:「巴勒松喜歡老女人……他迷戀那騷貨。」達朗松可以隨意出入霍亞里越,有一段時間甚至公然有了新的情夫,而巴勒松並不介意,他也正和其他女人尋歡作樂,其中有一些也同樣住在霍亞里越。 \n \n在衣香鬢影、名媛匯聚的莊園裡,出身卑微的香奈兒,顯得平凡而普通。巴勒松接待名流貴族時,她甚至要躲起來和下人一起吃飯。起初,香奈兒仍靠博同情,來換取巴勒鬆的愛,「我不停地哭,我對他講了一大通童年受虐的淒慘故事,一定要讓他醒悟,我哭了一年…… 」他依然左擁右抱,而她也並沒有離開。她聰明地接受了這個現實,開始從上流社會中汲取養料,學習那些風流貴婦們勾人心魄的手段。 \n她請附近的裁縫,為她縫製了上裝和馬褲,打扮得像個男人一般,每天,她騎馬在莊園附近的森林奔跑,像風一樣享受著自由。在這裡,她獲得了一種個性,既不是上流社會的庸俗,也不是平民百姓的普通,而是一種英姿颯爽清新獨特的魅力。 \n \n此時,她懷上了巴勒松的孩子,後來她選擇做了人工流產,導致了她後來的不孕。有知情人認為,她生下了這個孩子,卻對別人說這孩子是她的外甥,也因巴勒鬆與她的外甥安德烈過從甚密,似乎也在證實這個傳言。 \n對此,香奈兒一直諱莫如深。此時,另一個她生命中的重要男人出現了,他叫阿瑟·卡佩爾,是巴勒松的密友,有著英國貴族血統,一派紳士風範。這天,卡佩爾應巴勒松之約,一起從霍亞里越出發去遠足。 \n英俊帥氣、古銅色肌膚的卡佩爾,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一下子就俘虜了香奈兒的芳心,「我陶醉於他的漫不經心,和他那綠色的眼睛。我愛上了他,我從沒有愛過巴先生。」香奈兒後來承認。 \n \n剛開始,他們並沒有任何交談。直到某天,她突然聽說卡佩爾要離開波城,讓她感到慌了,斗膽問他幾點出發。第二天,她拎著箱子去了車站,與卡佩爾登上了去巴黎的火車,那時,香奈兒已經二十六歲。 \n到了巴黎,她給巴勒松寫了一封信「我親愛的艾提安,我永遠也無法回報您所給予我的慷慨和仁慈。」而巴勒松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三天後,巴勒松也追到了巴黎,香奈兒卻拒絕回去。然而巴勒松依然抱著一絲希望,時常來巴黎見他這個割捨不下的小女人。 \n香奈兒、巴勒松、卡佩爾三人,變成了奇怪的組合,經常在一起約會。某天,巴勒松從阿根廷回來時,帶了一袋子變質的檸檬送給香奈兒當禮物,似乎暗示著他們的感情在變質。但實際上,在這麼長的時間裡,他們三個人的關係依然親密而混亂。 \n \n與此同時,卡佩爾身邊的女人,也像賽場上的馬一樣多,而他的情婦們總是問他,什麼時候離開「小可可」,他卻認真地回答:「我寧願砍掉自己的腿。」香奈兒迷戀他溫柔的男性權威,他也紳士般地指導她的言行舉止,讓她更加融入上流社會。 \n然而他的紳士態度,也導致他處處留情,這讓香奈兒時常發脾氣。她生氣時就偷來他名貴的衣服,將它們大肆剪裁一番,加入屬於她的創造,將其改為時尚帥氣的女款。她把這些獨特的服裝穿在身上,吸引了不少名媛的眼球。 \n當卡佩爾沉迷於某個情婦的懷抱時,她就一個人在公寓裡設計帽子,為自己的夢想縫縫補補。香奈兒不滿足於被包養的生活,她知道,男人們只是將她當成寵物般豢養,卻沒有人給予她真心,儘管她全心全意地愛著卡佩爾。 \n \n她決定擺脫男人的金絲籠,真正做一個獨立的女人!香奈兒向兩個情人宣布,她要自己做生意了,而巴勒松和卡佩爾達成一致,他們決定分攤香奈兒的啟動資金,好讓她開店賣帽子。 \n他們的態度,彷彿是扔給她一件玩具似的,心裡想著:「隨她怎麼玩兒吧。」一開始,香奈兒以為自己賺到了錢,卻發現卡佩爾早就為她的生意,向銀行做了抵押擔保。原來,她仍在花著他的錢,這讓她感到尊嚴受損,她開始恨這個有教養的男人,將手袋砸到他的臉上,憤怒地跑出門去。 \n第二天一早,她就來到店裡,告訴她的裁縫師:「我不是來找樂子的,是來創造財富的!」從此,她對自己的店更加用心,不僅設計出簡潔時尚的帽子,還以男裝為靈感,設計出多款新穎的女裝。 \n \n達朗松首先成了她的忠實顧客,而巴勒松和卡佩爾,也將自己的情婦、貴友介紹給香奈兒,這讓她的名氣越來越大。 \n終於,香奈兒開闢了自己的道路,她不僅擺脫了對男人們的依靠,更是將時尚地盤不斷擴大,後來在巴黎康朋街21號開了新店,這成為香奈兒品牌的根據地。 \n香奈兒把她的心交給了卡佩爾,但他卻娶了戴安娜為妻。戴安娜有著貴族名門的血統,這一點是香奈兒難以企及的。 \n香奈兒裝作不在意,她已經與卡佩爾擁有了一個王國,也那個著名的「雙C」標誌,就是「可可」和「卡佩爾」的縮寫。 \n \n然而,1919年12月22日,卡佩爾因車禍身亡,這讓香奈兒悲痛欲絕。她說:「失去了卡佩爾,我失去了一切。」為了表達哀悼,她讓人把別墅的百葉窗,漆成了黑色。當百葉窗合上時,房子就像憂鬱地閉上了眼睛。她在這段時間,狂熱地愛上了黑色,她認為,黑色能壓倒一切花花綠綠,表達最深沉的情感,於是,經典的小黑裙誕生了。 \n香奈兒帶著對情人深切的思念,終生未嫁,她將自己獻身給了時尚事業,這曾是卡佩爾幫她創建的王國。而她和巴勒松保持著長久的友誼,直到他在1953年去世,他終生未娶。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文件曝光 可可‧香奈兒為納粹間諜

    文件曝光 可可‧香奈兒為納粹間諜

    關於時尚設計師可可‧香奈兒為納粹間諜的事,外界傳聞已久,但苦無證據,因此多年來這消息只能算是傳聞。但16日一份官方文件,披漏可可‧香奈兒曾為德國納粹提供情報,終於證實了香奈兒女士在二戰的間諜身分。 \n早在2014年,就有美國記者、前外交官哈爾‧沃恩曾在著作中《與敵共眠:可可香奈兒的暗戰》首次批露了香奈兒女士在二戰期間的間諜經歷。書中明確地指出,香奈兒女士絕非二戰險惡環境中的無辜受害者;相反地,她是隸屬於德國軍事情報局的一名資深間諜,擁有個人的特工編號和代號。16日塵封已久的文件一步步地確認了香奈兒女士的間諜活動,表明了香奈兒女士被納粹情報機構登記在冊、為德國提供情報、幫助德國完成任務。但目前還不能確定她本人對此是否知情。 \n同時,香奈兒是德國情報人員京特•馮•丁克拉格男爵(Baron Guenter von Dinklage)的情人和特工。文件寫道:「根據來自馬德里的情報,在1942至1943年間香奈兒女士是京特·馮·丁克拉格男爵(Baron Guenter von Dinklage)的情人和特工。」、「丁克拉格曾在1935年就職於德國大使館,負責宣傳工作,並且我們懷疑他同時是一名情報人員。」 \n這批檔案記錄了二戰時期法國抵抗運動與德國納粹的地下活動,對研究二戰歷史研究有極高的價值。

  • 香奈兒間諜證據首曝光  代號威斯敏斯特

    香奈兒間諜證據首曝光 代號威斯敏斯特

    法國時尚女王香奈兒(Coco Chanel)以其經典設計,在時尚圈擁有崇高地位,但一直以來傳聞她還有個祕密身分是納粹間諜,卻苦無證據。終於,在法國《懷疑的陰影》紀錄片首次曝光,證實香奈兒的間諜代號是威斯敏斯特,編號F-7124。 \n \n2011年出版的《與敵共眠:可可.香奈兒的暗戰》(Sleeping With the Enemy:Coco Chanels Secret War)一書指出,1940年,香奈兒與德國特工漢斯相戀,為了營救被德軍抓進集中營的侄子André Palasse,香奈兒作為交換,也成為德軍的情報人員。 \n \n法國《懷疑的陰影》 (L’Ombre d’un Doute) 紀錄片,揭露來自法國國防部的納粹黨檔案,當中顯示香奈兒的間諜編號為F-7124,代號是威斯敏斯特,取自舊情人英國威斯敏斯特公爵的名字。 \n \n間諜身份帶給香奈兒許多特權,包括當巴黎人飢腸轆轆時,她能自由進出被德軍占據的巴黎麗茲酒店,在晚宴上談笑風生;以及借機把香水生意全盤從猶太家族Wertheimer那裡奪回來。 \n \n二戰結束後,法國開始對戰時和敵軍有染的女性清算,哪怕是遭德軍性侵,也都會被剃成光頭遊街示眾,受眾人羞辱、拷打。然而香奈兒靠著與邱吉爾的關係,幸運躲過種種指控,從被警方抓走到安全回家,前後只有短短2個小時。 \n \n香奈兒的侄孫女指出,香奈兒回到家第一句便說「邱吉爾救了我」,兩人最早是透過舊情人威斯敏斯特公爵介紹認識,傳聞邱吉爾仰慕香奈兒30多年。不久,香奈兒又接到緊急電報告知盡快離開法國,於是和家人逃亡到瑞士,並在那裡與情人漢斯會合,從此遠離世人的指責。

  • 消費快訊-香奈兒短片上線 窺伺傳奇一生

    消費快訊-香奈兒短片上線 窺伺傳奇一生

    儘管香奈兒女士已逝,她的傳奇一生依舊不停被傳頌。「Inside Chanel」網站以6部全新短片再現其生平事蹟,描述她的經歷、愛情和際遇,如何影響人生抉擇進而打造出香奈兒王國。「可可·香奈兒」、「香奈兒女士」與「嘉柏麗·香奈兒」等短片回顧了她從孩童時期逐漸蛻變成獨立女性的過程,期間她與畢卡索、拉威爾等藝術巨匠相識、和俄國狄米崔大公爵、英國西敏公爵相戀,間接催生了斜紋軟呢、N°5香水、小黑洋裝等經典之作。6部短片皆已上線,可至inside-chanel.com上收看。

  • 百年百大設計師 吳季剛上榜

     美國時尚刊物《女裝日報》(Woman’s Wear Daily)遴選一百年來主導流行時尚百大傑出設計師,台灣旅美設計師吳季剛(Jason Wu)再次獲得肯定,與可可.香奈兒(Coco Chanel)、喬治.亞曼尼(Giorgio Armani)、克莉絲汀.迪奧(Christian Dior)等大師並列榜單。 \n 《女裝日報》最近出版新書《女裝日報一百周年,一百大設計師》(WWD 100 Years,100 Designers),詳述百年來全球時尚風潮與引領風騷的百大傑出設計師。 \n 《女裝日報》總編輯傅利女士(Bridget Foley)表示,要遴選出百大設計師名單並不容易,尤其是要將吳季剛之類的新銳設計師,與克莉絲汀.迪奧、奧斯卡‧德拉倫塔(Oscar de la Renta)等大師平衡取捨。 \n 其他入選包括: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克里斯托巴爾.巴倫西亞加(Cristobal Balenciaga)、卡文.克萊(Calvin Klein)、唐娜.凱倫(Donna Karan),以及吉安尼.凡賽斯(Gianni Versace)和唐娜.凡賽斯(Donatella Versace)。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