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可汗的搜尋結果,共16

  • 為何找出0號病人很重要?毒王引爆SARS全球疫潮

    為何找出0號病人很重要?毒王引爆SARS全球疫潮

    肉眼看不見的微小生物,才是對人類性命的最大威脅,從流感、漢他病毒、伊波拉病毒、炭疽病恐怖攻擊到SARS,從非洲、南美、波斯灣、亞洲到美國,為阻止流行病大爆發,25年資深防疫專家阿里.可汗發現,儘管造成疾病的是細菌或病毒,但導致疾病流行的卻常常是人。我們會犯錯,會把緊急事件政治化,而且從不考慮自己的行為會有什麼後果。 \n《對決病毒最前線》是內行專家的現身說法,也是第一手的災難報告。說明微生物與人類密切的關係,如何對抗舉世最致命的疾病,以及讓時疫雪上加霜的驚恐和貪腐。 \n【精彩書摘】 \n香港京華國際酒店─席捲全球的SARS恐慌 \n根據正式的紀錄,肆虐亞洲,掃過北美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n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登記在案的第一個病例發生在中國大陸廣東省,那是2002年11月中,病人是農民,在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治療後旋即死亡。 \n最先把這名農民的死因和當月後來出現的趨勢聯想在一起的,是加拿大的衛生情報監視系統「全球公共衛生情報網」,這種採用多種語言的網際網路監視系統是世衛組織全球疫情警報和應變網路的一部分。系統由廣東報紙上搜尋到「異常呼吸疾病疫情」的報導,然後把分析送往世衛組織,只是報告是用中文撰寫,而且只有一小段譯為英文,一直到一月底才有英文版,儘管如此,這個人口達十三億的國家每天有多種警報,這次「異常」的爆發,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 \n中國大陸官方也諱莫如深。根據他們的傳染病防治法,這樣的疾病應列為各省機密,直到「由衛生部或由衛生部授權的機構宣布為止」。官方封鎖了這樣的新聞,更糟的是他們不了解疫情的規模,未能做徹底的調查。 \n一直到2月10日,中共才全盤托出,向世衛組織報告共有305個病例(包括105名醫護人員在內),5人死亡,全都和同一定義模糊的怪病—非典型肺炎相關;不過也沒有人能確定,因為沒有人能指出他們所面對的究竟是什麼疾病。 \n2月初,「致命流感」的消息就透過手機簡訊在廣東流傳,當地媒體為安撫人心,承認有這個疾病,並列出所謂的「預防措施」,比如用醋燻的方法來消毒空氣。居民都趕去藥房,把貨架上的抗生素、流感藥物和醋搶購一空。 \n只有在事後回顧起來,才看得出這次的疫情和即將來臨的風暴相關。 \n2月19日,香港出現H5N1的禽流感群聚,病毒源自一名住院的9歲兒童,其父親和姊姊剛因不明原因死亡。這些病例值得注意,因為他們代表感染了人畜共通的傳染病病毒,但和更大規模的疫情並不相關。只是,這的確讓公衛圈至少暫時被誤導,以為發生新的流感大流行。 \n接著在2月21日,曾在廣東治療SARS病例的64歲中國大陸醫師劉劍倫抵香港參加外甥的婚禮,住進九龍京華國際酒店911號房。儘管他的呼吸道症狀已經出現一週以上,他卻覺得自己很健康,可以和妹夫一起旅遊、購物、觀光。2月22日,他赴廣華醫院求診,住進加護病房。他告訴醫師說,他很可能遭到自己在廣東救治的疾病感染,恐怕無法倖存。 \n長住上海的47歲華裔美籍商人陳強尼正巧當時也住在京華國際酒店9樓,就在劉醫師房間對面。他在23日前往上海和澳門,之後搭機往越南。2月26日他開始發病,住進河內法國醫院,由世衛組織的傳染病專家卡羅.歐巴尼(Carlo Urbani)診治,他也是頭一位看出這個病並非流感或單純肺炎的醫師,並把這非典型的呼吸道疾病通報世衛組織,並敦促越南官員篩檢搭機抵達的乘客。 \n在香港,也有更多人赴威爾斯親王醫院求診,其中許多是醫護人員,他們都出現同樣的症狀:呼吸窘迫、發燒,胸部X光異常。他們的肺裡都是液體,意即空氣無法進入肺泡—實際交換氧氣的小囊泡。 \n更糟的是,這種疾病不像伊波拉病毒那樣一開始就很明顯,也不需要親密接觸就能傳播。即使感染者的病毒已潛伏或散播,依舊看不出什麼症狀,住進旅館的劉劍倫,或是搭機四處旅行的陳強尼都是如此。因此亞洲各地陸續有許多人出現發燒、乾咳、肌肉疼痛、血小板和白血球數量降低,到最後發展為雙側肺炎。 \n這些症狀的嚴重性,以及有醫護人員受到感染,讓全球衛生官員感到震驚,擔心會出現另一種新興肺炎流行病,不過這些病例是否互有關聯還不得而知。 \n此時在香港已有4個醫院53名病人出現病徵,其中37人肺炎。病人接受抗病毒藥物Ribavirin 和類固醇治療,但醫護人員、病人家屬和其他醫院訪客依舊出現二次傳播。新加坡和台灣,甚至遠至加拿大多倫多也有出現病例的傳言。 \n3月14日,由香港赴北京的中國國際航空112班機上,共有13名乘客受到感染。此後機上疫情不斷,眾多機組人員受到感染,使得空中旅行差點關閉。次日,世衛組織的海曼醫師甚至發布罕見的旅遊建議,引起全球回應,提醒某些國家必須誠實報告境內的情況。這種言所應言,不顧世衛組織風向的作法,是這波疫情中最有勇氣也是最關鍵的公衛決策,很可能防止了疾病在醫院外的社群中傳播。 \n海曼醫師也以這個病的徵候為主,為這個怪病取了名字—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稱之為「舉世健康威脅」。 \n檢視胸部X光時,你會看到左右兩大片黑色輪廓,如果肺葉的氣囊裡充滿了膿,兩大葉就不再是黑色;因為這些氣囊,也就是肺泡,裡面都是膿汁,X光照出來就變得比較白。如果有病毒感染引起肺炎,通常在開始的時候,感染不是發生在肺泡,而是在周遭的細胞。所有的空間都是感染的細胞和膿,X光看起來就是斑點。不過到最後,都會發展為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肺泡和周遭細胞看來都一樣。 \n5月下旬,對於SARS究竟由何處開始,我們終於有了線索。由廣東市場上販售的野味中發現,可以由白鼻心身上隔離出SARS 冠狀病毒,儘管這種動物未必會顯現臨床症狀。上萬隻白鼻心因此遭到撲殺。後來也可以在貉、鼬獾和家貓身上發現同樣的病毒。 \n到2005年,有兩項研究在大陸蝙蝠身上發現許多像SARS的冠狀病毒,可能就是牠們感染了大陸活畜市場的動物。 \n2003年7月9日,世衛組織宣布疫情已獲控制。儘管如此,6個月後在大陸依舊冒出了4個新病例,只是這幾例感染是直接來自市場和餐廳籠子裡的麝貓。另外還有3個稍晚發生的感染是出於實驗室意外和在大陸、新加坡和台灣的倒楣遭遇。 \n一直到2004年5月19日,也就是在SARS最初報導的1又4分之1年後,世衛組織才宣布大陸不再有SARS。總計起來,這次的大流行總共在37個國家共造成8096個病例,774死亡,全球此病的花費估計達400億美元。 \n(本文摘自《對決病毒最前線》/時報出版 提供)

  • 印度捕蛇人稱蛇是好友 釋放數百條蛇

    一名印度捕蛇人宣稱「蛇是人類好朋友」,他最近在印度中部城市博帕爾(Bhopal)附近的森林釋放300多條無毒和有毒的蛇。 \n 「今日郵報」(Mail Today)報導,一名從事捕蛇工作30年、受雇於馬德雅省(Madhya Pradesh)博帕爾市市政機構的印度男子可汗(Salem Khan),最近在靠近博帕爾的侯尚格巴德縣(Hoshangabad)潘恰瑪(Pachmarhi)森林釋放300多條蛇。 \n 可汗在森林中倒出一麻袋的蛇,還蹲下拍打、分開糾纏在一起的蛇,讓蛇能快速進入森林。 \n 可汗告訴媒體,他釋放的蛇包括無毒的豹斑蛇(又稱黑鼠蛇)285條,以及包括眼鏡蛇在內的60條毒蛇;這些蛇都是他在馬德雅省受雇到住宅內捕捉的蛇,其中也包括省長喬汗(Shivraj Singh Chouhan)和省府人員的住宅。 \n 對於放蛇歸林的行動,可汗解釋,蛇是人類的好朋友,不是敵人。蛇也是農人的好朋友,幫助吃掉田裡的老鼠,因此「我們需要搶救蛇」。 \n 他說,到目前為止,他已經抓到約22萬條蛇,並帶到潘恰瑪的森林釋放。1051017 \n

  • 寶萊塢知名替身演員 當偷車賊被捕

    寶萊塢特技演員可汗(Shamsher Khan),在電影中為許多知名演員擔任替身,進行高危險的動作,但在現實生活中,他卻因偷了一名政治人物妻子的豪華轎車,在孟買被逮捕。 \n 30歲的可汗,在寶萊塢的電影中,經常為寶萊塢「3K天王」之一的沙魯克汗(Shah Rukh Khan)及庫瑪(Akshay Kumar)、德烏根(Ajay Devgn)等知名演員擔任替身,在劇中從事英勇但高危險的動作。 \n 可汗還參與印度知名導演謝蒂(Rohit Shetty)執導的許多電影,同時也在印度主持一個以特技為主的真人實境秀,在印度影劇圈算是知名人物。 \n 「德里電視台」(NDTV)引述孟買警方的談話說,經過調查,可汗被指使偷竊豪華汽車,犯案可獲得酬金20萬盧比(新台幣近10萬元)。 \n 可汗獲指示,向專在孟買豪宅區沃利(Worli)附近豪宅擔任工人的韋瑪(Vijay Verma)取得車鑰匙,然後於20日凌晨1時許,把被害人、政治人物妻子巴夫娜(Abha Bafna)價值980萬盧比(新台幣近490萬元)的奧迪(Audi)A8偷偷開走。 \n 幾個小時後,可汗把車開到新孟買(Navi Mumbai),交給他的雇主、汽車商巴蒂爾(Abhay Patil)。 \n 巴夫娜在發現豪華轎車不見後,立刻向警方報案,警方調閱各個監視器,先逮捕可汗歸案,可汗坦承犯案並供出韋瑪和巴蒂爾等其他嫌犯,目前3人都被羈押在派出所;警方正進一步調查韋瑪如何取得車鑰匙等犯案細節。1050922 \n

  • 結合可汗學院 桃市10校創新計畫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與誠致教育基金會今天簽署「合作意向書」,未來將結合「可汗學院」課程與「翻轉教室」的學習方式,提供啟發性教育。桃園市10所中小學參與這項前導創新計畫。 \n 可汗學院為麻省理工學院及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生薩爾曼可汗在2006年創立的一所非營利教育機構,並提供網路免費教材,已超過5000多部各種教學影片。 \n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長高安邦與誠致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呂冠緯,今天在蘆竹區南崁國小簽署「合作意向書」,雙方將致力於平台機制合作關係。 \n 教育局表示,這項合作機制透過可汗學院課程,並錄製適合台灣國小、國中與高中課程的教學及學習平台,同時結合「翻轉教室」,提供「均等、一流」的啟發式教育給學生。 \n 桃園市初期將把南崁國小、文化國小、青溪國小、桃園國小、三光國小、海湖國小等6所國小,及東安國中、經國國中、內壢國中、介壽國中等4所國中,透過「均一平台行動學習教師專業學習社群」,提升透過網路學習的環境。 \n 高安邦提到,為迎接雲端學習時代來臨,因應網路雲端技術及行動科技發展趨勢,也希望多加鼓勵老師善用資訊設備,將資訊科技融入教學應用,達到以「學習者為中心」的多元創新教學模式。1050819 \n

  • 川普批陣亡軍人父母 主要盟友:不適當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主要盟友、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今天表示,批評在伊拉克陣亡軍人的父母不適當。 \n 官拜上尉兒子死於伊拉克的可汗(Khizr Khan),上月28日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嚴厲抨擊億萬富豪川普(Donald Trump)毀謗美國穆斯林,還說他不曾為國家或任何人犧牲。 \n 川普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採訪時說他做過「很多的犧牲」,還暗示和可汗一起站在舞台上卻不發一語的妻子,可能連講個話都不行。 \n 克里斯蒂表示,痛失愛子讓可汗夫婦有權利說他們想說的話。 \n 克里斯蒂目前領導川普的過渡團隊。 \n 美國總統歐巴馬今天也為此事痛斥川普,,並質問共和黨領導人為何不撤銷對這位「不合適」被提名人的支持。 \n 歐巴馬指出,共和黨領導人,包括聯邦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聯邦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Mitch McConnell)和曾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的亞利桑那州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都曾批評川普這項發言,卻仍力挺川普角逐白宮。1050803 \n

  • 川普槓上穆斯林軍眷 退伍軍共和黨齊斥

    美國總統大選倒數99天,退伍軍人團體和不少共和黨人士今天抨擊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不滿他與1名陣亡穆斯林美國軍人的父母大打口水戰。 \n 兒子死於伊拉克的可汗(Khizr Khan),28日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嚴厲抨擊億萬富豪川普毀謗美國穆斯林,還說他不曾為國家或任何人犧牲。 \n 川普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採訪時說他做過「很多的犧牲」,還暗示和可汗一起站在舞台上卻不發一語的妻子,可能連講個話都不行。 \n 法新社報導,另外23名陣亡美軍的家屬斥責川普,稱他的言論「令人反感、冒犯他人」。 \n 他們在公開信中說:「我們覺得我們必須發聲,要求你為自己的冒犯且其實是反美的言論,向可汗一家、向所有殉職軍人家屬,以及所有美國人道歉。」 \n 美國海外作戰退伍軍人協會(Veterans of Foreign Wars)則對川普「踰矩」批評可汗妻子,嗤之以鼻。 \n 協會領袖達菲(Brian Duffy)說:「無論大選年與否,協會不會忍受任何人斥責殉職軍人家屬行使他或她的發言權。」 \n 川普的副總統競選搭檔彭斯(Mike Pence)今天試圖緩頰,告訴1名憤怒的空軍母親說,可汗的兒子是「美國英雄」。 \n 一些重量級共和黨人士也不滿川普槓上可汗一家。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在長篇聲明中說:「我必須再三強調,我有多麼不同意川普先生的言論。」 \n 曾角逐2016年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傑布.布希(Jeb Bush)也說,川普的聲明「極其失禮」。(譯者:中央社盧映孜)1050802 \n

  • 陣亡將士母反擊川普:你不懂犧牲的真諦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槓上1名兒子從軍犧牲的美國穆斯林家庭。陣亡將士的母親投書報紙,除回憶兒子從軍報國點滴、喪子之痛難平外,指川普「不懂犧牲這個詞的真諦」。 \n 兒子死於伊拉克的可汗(Khizr Khan),28日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嚴厲抨擊億萬富豪川普(Donald Trump)誹謗美國的穆斯林、根本沒為國家或任何人犧牲。 \n 川普接受媒體訪問時,除強調自己做了很多犧牲,創造數以萬計的就業機會,還反譏可汗的演說內容可能是民主黨陣營的寫手代筆,尤其可汗的妻子站在一旁,一個字都蹦不出來。 \n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可汗的妻子蓋薩拉(Ghazala)事後投書媒體。她在文中回憶,全家於兒子2歲時舉家搬來美國,兒子志願從軍報國,「他大可不必這樣做,但這是他的願望。」 \n 蓋薩拉寫道,在得知兒子將被派赴伊拉克,讓已在巴基斯坦經歷過戰爭的她非常憂心,希望快退伍的兒子別去,反倒是兒子安慰她。 \n 蓋薩拉說,她忘不了兒子上飛機前還表示能接受任務感到高興,並回頭對她說「媽,別擔心,我會沒事的」,而這天是2004年的母親節,也是她最後一次與兒子說話。兒子後來於伊拉克的基地遇汽車炸彈攻擊捐軀。 \n 蓋薩拉寫道,川普說她被封口,是不正確的。丈夫演講前曾問她要不要一起說,她婉拒了,「我的宗教教導我,夫妻是一體,應相互尊敬與信任」。 \n 文章最後,蓋薩拉寫下:「當川普談及穆斯林時,他充滿無知,如果他研究過真正的回教與可蘭經,他就會對穆斯林改觀,因為恐怖主義根本不是穆斯林,是另一個宗教」、「川普說做過許多犧牲。他根本不懂犧牲的真諦。」(譯者:中央社陳亦偉)1050801 \n \n

  • 美憲法登暢銷書 都靠他全代會這麼一亮

    袖珍版美國憲法今天登上網路零售商亞馬遜的十大暢銷書,都要拜美國穆斯林律師可汗(Khizr Khan)之賜。網友紛紛留言想買1本,還有人說要寄給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 美聯社與Patch.com報導,這本售價僅1美元、全國憲法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ConstitutionalStudies)出版的52頁小冊子,今天下午在亞馬遜網站(Amazon.com.)擠入十大暢銷書排行榜。 \n 亞馬遜網站每小時都會公布暢銷書名單。 \n 幾天前,可汗出席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述說信奉伊斯蘭教的兒子在伊拉克服役時犧牲,並指責川普(Donald Trump)的政策說,「如果是川普當家,我兒子絕不可能來到美國」。 \n 可汗演說時亮出1本袖珍版憲法質問川普:「讓我問問你,你讀過美國憲法嗎?」還說要把這本書借給川普。 可汗在大會上拿的憲法,和亞馬遜網站的暢銷書版本不同。 \n 袖珍版憲法登上暢銷書的新聞一出,網友反應熱烈,不少人都是呼籲川普買1本。 \n 「Danny」:「能寄1本給川普嗎?」「Renee Caldwell」也說:「全部都寄給川普。」1050731 \n

  • 川普放話為國犧牲很多 狂酸對手支持者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回擊對手陣營毫不鬆懈,針對1名陣亡將士父親指控他沒為國犧牲過,川普說:「我做了很多犧牲,」並酸這番演說內容肯定是由希拉蕊的寫手操刀。 \n 法新社報導,兒子死於伊拉克的可汗(Khizr Khan),28日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嚴厲抨擊億萬富豪川普(Donald Trump)毀謗美國穆斯林,獲得現場熱烈回應。 \n 他說,叫川普「去看看那些為了保護美國而亡的愛國者的墳墓。」 \n 「你會發現,他們有不同的信仰、性別與種族,只有你,沒為國家或任何人犧牲過什麼。」 \n 川普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採訪時不直接回應可汗,自顧自說他做過「很多的犧牲。」 \n 「我工作非常、非常認真,我創造數以萬計的就業機會,數以萬計,興建許多了不起的建築,我獲得巨大的成就,我想我做了很多。」 \n 川普還質疑可汗的演說內容根本不是如他所說,是他與他的妻子蓋薩拉(Ghazala)一起寫的。 \n 川普說:「到底是誰寫的?是希拉蕊的寫手寫的嗎?」 \n 「如果你看看他太太,她就站在那裡,一個字都蹦不出來,」還酸:「可能他們不允許她說話吧。」 \n 川普的這場專訪預計明天完整播出。 \n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今天則發表聲明捍衛可汗夫婦是「美國最好的人之一。」 \n 希拉蕊表示:「28日晚上看到蓋薩拉在兒子的支撐下,有尊嚴地勇敢站出來,我非常感動。」 \n 路透社報導,蓋薩拉29日接受微軟國家廣播公司(MSNBC)訪問時說,她選擇不說話是因為她迄今仍不敢看兒子的照片。 \n 可汗則告訴「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希拉蕊陣營有問他是否需要幫忙寫演說稿或協助擬稿。 \n 「我說:『我真的不用,我的想法都在我的腦袋,』」他還說:「就讓我說我想說的吧,那才是心對著心的話。」(譯者:中央社許湘欣)1050731 \n

  • 大唐公主和親嫁四任可汗 立大功最終客死他鄉

    史籍中關於漢族公主歷嫁兩輩、數任外番國王或可汗的例子,不勝枚舉。唐朝的咸安公主也先後嫁給四任回鶻可汗;不過,前三任丈夫是親祖孫三代,最後一任是以前的臣屬。咸安公主(?—808),唐德宗李適的八女兒,生母不詳,雖然不是嫡出,但她卻是李適的親生骨肉,是大唐名副其實的正牌公主。 \n唐德宗即位時,國力衰弱,邊境不寧,北有傲慢不遜的回紇,西有不斷宼掠的吐蕃,大唐帝國一度陷入困境。期間,回紇可汗「屢求和親,且請婚,上未之許」。與此同時,吐蕃也多次侵犯唐朝,貞元三年(787)五月的「平涼劫盟」事件,就讓大唐朝野為之震動。 \n九月,回紇趁亂再次請求和親。回紇要女人,吐蕃搶地盤,北、西邊境兩頭吃緊,焦頭爛額的唐德宗詔令咸安公主和親回紇,借助回紇的力量牽制吐蕃,以夷制夷。對這樁期待已久的婚姻,回紇武義成功可汗「使使者獻方物」,顯得非常有誠意。為此,唐德宗也命人「齎公主畫圖賜可汗」。 \n貞元四年​​(788)十月,回紇宰相等率眾千餘人抵達長安迎親,武義成功可汗也上書唐德宗說:「昔為兄弟,今婿,半子也。陛下若患西戎,子請以兵除之。又請易回紇曰回鶻,言捷鷙猶鶻然」。唐德宗喜悅之餘,冊封武義成功可汗為長壽天親毗伽可汗,咸安公主為智惠端正長壽孝順可敦。 \n然而,不幸卻接踵而至;一年後,長壽天親可汗病逝,其子忠貞可汗繼立。按照回紇奇異的「收繼婚」制度,即「父兄伯叔死,子弟及侄等妻其後母」的北方少數民族風俗,咸安公主又和忠貞可汗結為夫妻。三個月後,忠貞可汗被毒死,其子奉誠可汗繼立。按照風俗,奉誠可汗又娶咸安公主為妻。 \n五年後奉誠可汗去世,無子,宰相骨咄祿被大唐冊立為懷信可汗,咸安公主再次換了丈夫。對此,《新唐書·回紇傳》稱「主歷四可汗」。從貞元四年到十一年,不到八年的時間內,咸安公主先後嫁給長壽天親、忠貞(長壽天親之子)、奉誠(忠貞之子)、懷信。 \n為了解父之憂、邊境安寧、臣民安居,咸安公主不惜犧牲自己的青春和愛情,毅然衝破漢族女子從一而終、寡婦守節的婚姻束縛,這種深明大義、委曲求全的精神,發生在一個受儒家思想和倫理觀念熏陶多年的公主身上,著實讓人敬佩。事實上,咸安公主也確實不辱使命。此次和親,不僅使唐朝爭取到回鶻這個彪悍善戰的「親密戰友」,同時也扭轉一百多年來唐朝與吐蕃交戰失利的被動局面。 \n貞元七年(791),吐蕃再次犯唐時,回鶻奉誠可汗「遣使獻敗吐蕃、葛祿於北庭所捷及其俘畜」,奪回北庭都護府,吐蕃遇到空前大敗。此後,回鶻多次挫敗吐蕃,吐蕃逐步衰落,再也無力對唐朝發動大的進攻。從戰略實效上來看,咸安公主無疑是唐朝功勞最大的和親公主。 \n咸安公主對於維護雙方的等價絹馬貿易,功不可沒。回鶻以曾助唐平定叛亂有功為恃,「以馬一匹易絹四十匹」,馬價明顯高於市場價格,回鶻馬成為唐朝財政上的一大沉重負擔,以至於「朝廷甚苦之」。後來,馬絹交易趨於平等,這無疑是咸安公主出面周旋的結果。 \n咸安公主先後經歷三次「收繼婚」風俗的折磨,可以說她把一切都獻給唐朝與回鶻的和親友好。元和三年(808)二月,咸安公主死後改封燕國襄穆公主,葬於回鶻,是唐朝唯一一位沒有落葉歸根的正牌公主。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陸首次派實兵參加「可汗探索」維和軍演

    人民網烏蘭巴托6月20日電,由蒙美聯合組織的「可汗探索2015」多國維和軍事演習20日在蒙古國武裝力量培訓中心拉開帷幕,來自蒙古、美國、韓國、法國、孟加拉、印度、加拿大等23個國家的1200多名官兵參演。中國首次派25人實兵分隊參加。 \n \n報導指出,蒙古國家大呼拉爾委員、國防部長朝勒蒙在演習開幕式上說,蒙古國武裝力量與美國亞太司令部共同實施「為了世界和平倡議」計畫而舉行的此次多國聯合軍演,是為了提高參演國的維和技能,增強地區軍事互信與安全,培養蒙古國的維和力量,提升參演國協同遂行維和任務能力。 \n \n每年由美國駐亞太海軍陸戰司令部和陸軍司令部輪流與蒙方組織該演習,今年是海軍陸戰司令部組織實施,陸軍司令部和阿拉斯加國民衛隊派兵參加軍演。

  • 台中可汗燒烤 平價新鮮美食

    台中可汗燒烤 平價新鮮美食

     台中大里名氣響噹噹、媲美人間桃花源的「陶園茗新古典茶水空間」營業屹立至今逾12年,為了讓民眾享受不同的用餐氛圍,推出餐飲新品牌「可汗燒烤」(台中市大里區國光路2段223號),讓民眾可以以平價即可享受到新鮮且健康的燒烤美食。 \n 「陶園茗」暨「可汗燒烤」總經理林靖晏表示,「陶園茗」以天然養生食材馳名,所有食材均不含防腐劑、瘦肉精、靭精、味素,且不採用料理包,一切講究天然養生,不傷害人體。林靖晏表示,餐飲業是有使命感的工作,她不想只以利益為目的,希望提供台中民眾一個天然養生、最優質用餐的好環境,目前市場原物料一直高漲,而她卻選擇調降價位,給消費者一個平價卻有高享受且健康的用餐好所在。 \n 新推出的「可汗燒烤」與其他蒙古烤肉餐廳最大不同的地方是,可汗燒烤除了肉類以外,還有很豐富的海鮮及各式各樣的熱炒、甜品。可汗燒烤在自行取用的吧檯上,會不定時輪流提供各式美食,貼心的讓客人品嘗到不同的道地口味美食,成為可汗燒烤部分的一個特色。可汗燒烤洽詢電話:(04)2406-0110。

  • 巨量資訊應用經典-可汗學院 網路學習更具彈性

     傳統教育早已無法滿足我們日新月異的需求。傳統模式將學生依年齡分組,塞給他們進度畫一的教材,期望他們多少能學一些,所有學習顯得被動。 \n 而科技賦予我們力量,使我們能擺脫傳統課堂種種限制,讓教育變得更有彈性、更合乎個人喜好、培養學習者的責任感,也幫助他們在學習過程充滿尋寶般的樂趣。 \n 在可汗學院,學習者可以自行補足課堂或工作場所裡得不到的經驗,在其中自由發揮好奇心,滿足天生的學習熱情,並且意識到,自己「原本」就是聰明的。 \n 網路讓教育變得極為容易取得,知識與機會可以更廣泛、公平地分享。在所有地方,所有人都能接受免費的一流教育。世界上各角落的學生完全可以享有比爾.蓋茲子女所上的課程。 \n 當前的體制幾乎全面獎勵被動與服從,阻扼差異以及新想法。在傳統學校的一天中,孩子多數時候都呆坐原地,聽老師滔滔不絕,剝奪了他們的社會體驗,使他們失去心智成長的機會。 \n 讓我們再次引述柏拉圖名言:在孩子幼小時教育他,但不要有一絲強迫。在強迫下習得的知識無法改變心靈,所以不要訴諸強硬手段;將早期學習打造成一種樂趣,你才能發現孩子真正的天賦。 \n (摘自本書序、第4部)

  • 寶萊塢巨星 又被美國機場拘留

    寶萊塢巨星 又被美國機場拘留

     印度寶萊塢巨星沙魯可汗(Shah Rukh Khan)日前到美國參加活動,可能因為名字中有可汗這個伊斯蘭姓氏,據稱在紐約機場被美國海關拘留盤問九十分鐘。在印度外交部向美國政府提出抗議後,美國國務院正式向沙魯可汗道歉,此事引發印度群情激憤。 \n 沙魯可汗是印度寶萊塢人氣紅星,與《三個傻瓜》男主角阿米爾罕各霸一方。十二日傍晚他和友人搭乘私人飛機飛抵紐約的白原機場,準備到耶魯大學演講,專機上的其他人都立刻通過美國移民官員的查驗,獨獨沙魯可汗卻被盤問九十分鐘,直到耶魯大學和美國國土安全部聯繫交涉後,機場才放人。 \n 沙魯可汗對於在美國機場被拘留盤問已習以為常。他說:「每次我來美國都會碰到這種事,很好。今後只要我覺得自己太自負,就來趟美國行好了。」 \n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托納表示,美國很尊重沙魯可汗及其作品,並為造成他的不便之處道歉,但聲稱他是飛機延誤。 \n 二○○九年,沙魯可汗也曾在紐約紐華克機場被拘留兩小時。隨後沙魯可汗乘勢推出電影《我的名字叫可汗》,內容是九一一後,他飾演的男主角因為可汗這個姓氏而背上了恐怖分子的罪名。男主角後來踏上尋找美國總統的路程,只為告訴總統,「我的名字叫可汗,我不是恐怖分子」。

  • 失落的女可汗

     成吉思汗生了四個愛享福而怕吃苦的兒子,他們善飲酒,作戰平庸,在其他任何方面都表現拙劣,成吉思汗無法靠他們守衛疆土,於是愈來愈倚賴他的幾個女兒。《蒙古祕史》寫到成吉思汗向宗親大會宣布諸位女兒的成就與貢獻時,他所講的話卻遭不知名人士刪除,只留下「女子每行賞賜咱」短短一句;而中國朝廷的外交報告、寫給梵蒂岡的信、簡潔的穆斯林史、亞美尼亞王室編年史、馬可波羅之類商人的回憶錄、道教與儒家寺廟的碑文卻可以見到她們活躍的證據。透過Jack Weatherford的挖掘與追索,讀者得以認識這段失落的歷史。 \n 1492年夏,哥倫布從歐洲啟航橫越大西洋時,帶了一封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國王斐迪南寫給蒙古可汗的信,但由於不知道這位亞洲統治者的名姓,西班牙文書的抬頭處留著空白,準備抵達之後再填上。哥倫布從未能抵達亞洲轉交這封信,歷史讓那未填上的姓名就此空著。 \n 哥倫布前後四次遠航,在古巴、波多黎各、委內瑞拉、宏都拉斯、加勒比海的幾座小島尋找蒙古可汗。當地土著無一人能告訴他大汗的名字,直到1506年哥倫布去世時,尋找蒙古汗廷、乃至查出大汗名字這件事,仍毫無進展。若歷史真讓哥倫布找到,那時在位的蒙古統治者就是滿都海皇后與達延汗。 \n 由哥倫布的故事可看出,他和當時的人是如何看重蒙古人的歷史。他們把蒙古人視為推動歷史的重大力量,卻對他們所知甚少。他並非第一個前往尋找蒙古人者。在一百年前,也就是十四世紀,英國作家喬叟寫出史上第一部英語作品《坎特伯里故事集》時,也在文學上展開了對神祕成吉思汗及其女兒的尋找。喬叟以使節身分遍遊歐洲,得知成吉思汗這號人物(他稱之為Cambuyskan)。在該故事集的〈侍人的故事〉(The Squire's Tale)中,虛構的成吉思汗女兒卡娜絲得到能控制人與獸的法力;她能與鳥交談,懂得每種植物的用途。喬叟未把〈侍人的故事〉寫完。這則故事,儘管內容洋洋灑灑,卻似乎只是個歐洲浪漫文學,而與蒙古人沒有一點關係;然而這故事會如何收尾,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 \n 這則韃靼人故事,是喬叟在這部作品中唯一未完成的故事,幾百年來偶有其他作家想替他完成。英格蘭詩人約翰.米爾頓稱喬叟筆下的不完整故事「莊嚴肅穆」,「有耳朵所聽到之外的深意」。在詩作〈沉思者〉(Il Penseroso)中,米爾頓請求希臘的音樂、詩歌大家奧菲士(Orpheus),助他完成喬叟的故事。喬叟和米爾頓這類博學多聞的詩人,都無法完成對這些獨特蒙古女人的描述,但他們的詩不斷提醒我們,哪些東西從我們的歷史中消失了。詩人保住了審查官所毀掉的東西。 \n 蒙古皇后的形象,不僅留存於文學裡,也留存在大理石上。1631年,蒙塔茲.瑪哈(Mumtaz Mahal)於生產第14個孩子的過程中亡故,蒙兀兒皇帝沙迦汗(Shah Jahan)於是著手建造宏偉的泰姬瑪哈陵以紀念亡妻。建築主要採用簡單的蒙古包圓頂造形。沙迦汗和成吉思汗與孛兒帖有遙遠的親緣關係。他的祖先是蒙古帝國的駙馬爺,娶了孛兒只斤氏的女人,他本人是察合台一系的孛兒只斤氏女人後裔。彷彿受到古老蒙古記憶的指引,他把泰姬瑪哈陵的入口設計為朝南,面向太陽,一如每個蒙古包的開口朝南設計。為紀念蒙兀兒皇后而建的泰姬瑪哈陵,史上最美麗的建築,體現了所有蒙古女人的精神。 \n 1710年,法國學者佩提.德拉克魯瓦撰寫史上第一部成吉思汗傳記時,出版了一部結合波斯人、突厥人、蒙古人、阿拉伯人主題的故事與寓言集。他筆下最長、最精彩的故事之一,取材自忽禿倫的生平。忽禿倫隨父親出征,騎馬與敵廝殺,只肯嫁給能在角力場上扳倒她的男人。在他筆下,忽禿倫成為中國皇帝阿爾頓汗的19歲女兒杜蘭朵(Turandot,意為「突厥人女兒」),但故事情節主要著重於,同樣是19歲而決心追求杜蘭朵的帖木兒太師兒子卡拉富。佩提.德拉克魯瓦未安排求婚者與她比武,而是要他們答對她提的三道謎題。倘若求婚者沒能答對,故事中的賭注不是賠馬,而是要賠上自己的性命。 \n 50年後,義大利大劇作家卡洛.戈齊(Carlo Gozzi)看出這故事改編成戲劇的潛力,1761年,他在馬可波羅的家鄉威尼斯,將劇作《杜蘭朵》(Turandotte)首度搬上舞台。該劇講述一個「老虎般女人」的故事,那女人「最大的罪惡乃是她冷酷無情的驕傲」。接著,當時最偉大的兩位文學才子聯手合作,席勒(Friedirich von Schiller)將該劇譯成德文,取名《中國公主杜蘭朵》(Turandot, Prinzessin von China),1802年由歌德擔任導演,在威瑪將該劇搬上舞台。 \n 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將杜蘭朵故事編成歌劇,還未能完成就於1924年去世,最後由作曲界同僚代為完成。這齣以冷若冰霜的蒙古公主為主角的歌劇,從未能像普契尼另一個以亞洲女子為主角的歌劇《蝴蝶夫人》那麼受歡迎。蝴蝶公主為男人的愛而活,又不得不為男人的愛而死。 \n 民間對奇人異士的記憶,有時以出人意料但意義深遠的方式流傳下來。如今蒙古男人角力時,身穿特殊背心。那背心有長袖,有布料局部蓋住後背,但露出肩膀,且正面完全敞開。據說,摔角選手如此穿著以表達對忽禿倫的敬畏之意。為防止再度敗給女人,這種胸前徹底敞開的背心,使每位選手都能在交手前驗明對方的確是男兒身。 \n 角力比賽結束時,勝者再度向對手和觀眾張開雙臂展露胸膛,然後像鳥兒振翅一樣慢慢揮動雙臂,轉圈好讓所有人檢視一番。對得勝者來說,那是勝利之舞,但那也是對孕育未曾敗給男人的摔角公主的時代,獻上至今仍未消逝的敬意。這類民間故事的正確性有待商榷,但它們傳達了一個曾經存在於過去的文化真相,不因歷史文獻的破損、佚失、人為刪減而泯沒。歷史或許背棄了蒙古諸皇后,但人民從未忘記他們的女英雄。 \n 我第一次聽到滿都海這號人物是在1998年,那時我人在阿瓦迦的蒙古乾草原。成吉思汗就在阿瓦迦創立蒙古國,授命女兒阿剌海前去統治汪古人,命也立可敦前去統治畏兀兒人;《祕史》在阿瓦迦寫成,孛兒帖的宮廷設在阿瓦迦,滿都海與達延汗征服漠南後也回到阿瓦迦。我去那裡是為了研究蒙古帝國,在那期間,一如我過去做研究時經常碰到的狀況,有群人湊過來給我意見,問我問題,或純粹享受能公開談論歷史、宗教、性或其他任何主題的自由,一種過去沒有的自由。 \n 有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告訴我,「我只是個牧民」,好似在為她不是學者而致歉。她那滿布風霜與皺紋的臉龐,與她為了來見我而穿的光滑、亮藍色袍服,形成強烈對比。「你應該知道成吉思汗曾轉世化身為女人……」她遲疑了一下,好像不確定在場眾人聽了這話會有何反應,然後以篤定的口吻繼續說出她所堅信不移的事:「那就是我們的滿都海皇后。」 \n [抽言] \n 其他人顯得有點尷尬,告訴我絕沒有成吉思汗轉世化身的事,成吉思汗也肯定不會變成女的。這話題就此結束,我們各自回自己的蒙古包。是夜更晚時,我們熱情歌唱,暢飲大碗酸馬奶,當地人講了幾種版本的滿都海故事給我聽。那時的我覺得他們講的東西,有許多地方太離奇或太瑣碎,對我的研究沒什麼用處。我很快就厭煩了喝酒、唱歌、說故事。 \n 此後多年,我在蒙古旅行與研究,滿都海仍持續出現在我面前,但我都把她當作波瀾壯闊的亞洲史故事裡較不重要的角色,因而在尋思研究方向時一再繞過她。直到我想釐清《祕史》裡有關成吉思汗諸女兒被刪去的部分時,才開始對滿都海改觀。我漸漸看出《祕史》裡那些遭抹去的名字,和哥倫布所帶那封信裡未填上的名字,兩者間的關係。我理解到她的故事源自成吉思汗女兒們的故事;而那些女兒仍不為人知。心想這些記述可能是蒙古歷史裡有趣的注腳,所以我想把這些故事裡的小缺漏填滿,但我愈去挖掘,就發現佚失的地方愈來愈多。洞愈來愈大。 \n 才剛覺得已接近尾聲,立即就發現另一份刪節過的文件、篡改過的名字、撕掉的紙頁、被改得支離破碎的內文、更動過的年代,或佚失的稱號。神職人員、政治理論家、政府官員無權改變歷史。真相或許難尋,但它並未消失,仍存在於某處。如果不繼續尋找,真相就會永遠隱藏。如果停止尋找,我們就是向刪節歷史的審查者認輸。 \n 如果我在研究初期,就找到一本說明這些蒙古皇后作為的書,乃至找到我剛寫好的這本書,我恐怕會認為那些書裡有許多地方極不可信。成吉思汗女兒們和滿都海皇后的故事,是在極勉強的情況下,以殘篇斷簡的形式,蓋著歷史的塵灰出現在我身旁,而我則是在有所遲疑、有點不情願的情況下,承認我從未在學校裡研究過或從未在書裡讀過的這些人,其實是叱吒風雲、左右歷史進程的重要人物。 \n 一個蠻族可汗,不管是男是女,在亞洲內陸深處某個我們唸不出名字、被世人遺棄的地方,取代另一人成為游牧民的領袖,對世界而言有什麼重要?他們以我們未看到的方式協助塑造了現今的世界。他們的影響仍存在於今日的國界圖,存在於今日的佛教,存在於成為今日世界體系之原型的絲路遺產。這些蒙古皇后的故事,構成不為人知的今日世界起源史;那是我們歷史裡未受到承認但重要的一部分。總而言之,重新發掘她們的故事,目的在於評估她們對我們生活所帶來而未受到承認的影響,還有她們至今仍具有的重要性。 \n [抽言] \n 這些偉大的蒙古皇后,終其一生都在保護她們的家人。成吉思汗創造了蒙古國,鼓舞了蒙古,但這些皇后賦予蒙古國生命。一如她們的父親,這些犧牲奉獻的皇后未把時間、心血、情感浪費在建造紀念碑;她們建造了一個國家。一如未消的足印和過去的化石,只要我們願意去尋找,願意在找到時看它一眼,那麼她們存在的證據仍在某處。 \n 撕掉紙頁的審查者並未消滅歷史,只是妨礙我們看到歷史。從某些方面來看,證據依舊在我們的身邊,它們甚至談不上遭人隱藏,只不過未被我們認出。印度的泰姬瑪哈陵、中國的萬里長城,彼此性質雖然大相逕庭,卻都是向這些女人的生平和重要性致敬的不朽建築。普契尼的音樂、席勒的劇作、喬叟的詩,乃至蒙古摔角手的舞蹈,都使她們的故事長存於人間。 \n 哥倫布航向美洲時,不知道他所要尋找的蒙古統治者叫什麼名字,這並不令人訝異;他畢竟活在對未知世界認識有限的時代。如今我們有機會瞭解他所不瞭解的,有機會填補喬叟所未能講完的故事。我們或許已找不到哥倫布歷史性西航時所帶的那封未能送達的信,但為歷史補上那個未填上的名字絕不嫌太遲。 \n [關於本書]本書共分為三部:第一部描寫成吉思汗建國的過程,並從蒙古獨特的文化與時間的脈落去描寫他的女性家族成員,以及他如何仰賴她們去統治他的帝國。第二部則描寫成吉思汗的兒子窩闊台等人如何摧毀其姊妹及世系的權力,蒙古帝國從未被征服,而是從內部開始崩壞。第三部則聚焦於蒙古歷史上第二重要的人物──賢者滿都海皇后,這位在蒙古以外鮮為人知的皇后事實上是蒙古中興大業的創造者,她一如過去的大汗,領兵出征,她的領導和他的勇敢激勵其他人追隨她的腳步。滿都海結束了蒙古人100多年來的分裂局面,並保住了成吉思汗的血脈。 \n (本文選自《成吉思汗的女兒們》,Jack Weatherford著,黃中憲譯,時報出版提供) \n (文轉B15版)

  • 失落的女可汗

     關於本書本書共分為三部:第一部描寫成吉思汗建國的過程,並從蒙古獨特的文化與時間的脈落去描寫他的女性家族成員,以及他如何仰賴她們去統治他的帝國。第二部則描寫成吉思汗的兒子窩闊台等人如何摧毀其姊妹及世系的權力,蒙古帝國從未被征服,而是從內部開始崩壞。第三部則聚焦於蒙古歷史上第二重要的人物──賢者滿都海皇后,這位在蒙古以外鮮為人知的皇后事實上是蒙古中興大業的創造者,她一如過去的大汗,領兵出征,她的領導和他的勇敢激勵其他人追隨她的腳步。滿都海結束了蒙古人100多年來的分裂局面,並保住了成吉思汗的血脈。 \n (文接B14版) \n 意料但意義深遠的方式流傳下來。如今蒙古男人角力時,身穿特殊背心。那背心有長袖,有布料局部蓋住後背,但露出肩膀,且正面完全敞開。據說,摔角選手如此穿著以表達對忽禿倫的敬畏之意。為防止再度敗給女人,這種胸前徹底敞開的背心,使每位選手都能在交手前驗明對方的確是男兒身。 \n 角力比賽結束時,勝者再度向對手和觀眾張開雙臂展露胸膛,然後像鳥兒振翅一樣慢慢揮動雙臂,轉圈好讓所有人檢視一番。對得勝者來說,那是勝利之舞,但那也是對孕育未曾敗給男人的摔角公主的時代,獻上至今仍未消逝的敬意。這類民間故事的正確性有待商榷,但它們傳達了一個曾經存在於過去的文化真相,不因歷史文獻的破損、佚失、人為刪減而泯沒。歷史或許背棄了蒙古諸皇后,但人民從未忘記他們的女英雄。 \n 我第一次聽到滿都海這號人物是在1998年,那時我人在阿瓦迦的蒙古乾草原。成吉思汗就在阿瓦迦創立蒙古國,授命女兒阿剌海前去統治汪古人,命也立可敦前去統治畏兀兒人;《祕史》在阿瓦迦寫成,孛兒帖的宮廷設在阿瓦迦,滿都海與達延汗征服漠南後也回到阿瓦迦。我去那裡是為了研究蒙古帝國,在那期間,一如我過去做研究時經常碰到的狀況,有群人湊過來給我意見,問我問題,或純粹享受能公開談論歷史、宗教、性或其他任何主題的自由,一種過去沒有的自由。 \n 有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告訴我,「我只是個牧民」,好似在為她不是學者而致歉。她那滿布風霜與皺紋的臉龐,與她為了來見我而穿的光滑、亮藍色袍服,形成強烈對比。「你應該知道成吉思汗曾轉世化身為女人……」她遲疑了一下,好像不確定在場眾人聽了這話會有何反應,然後以篤定的口吻繼續說出她所堅信不移的事:「那就是我們的滿都海皇后。」 \n 其他人顯得有點尷尬,告訴我絕沒有成吉思汗轉世化身的事,成吉思汗也肯定不會變成女的。這話題就此結束,我們各自回自己的蒙古包。是夜更晚時,我們熱情歌唱,暢飲大碗酸馬奶,當地人講了幾種版本的滿都海故事給我聽。那時的我覺得他們講的東西,有許多地方太離奇或太瑣碎,對我的研究沒什麼用處。我很快就厭煩了喝酒、唱歌、說故事。 \n 此後多年,我在蒙古旅行與研究,滿都海仍持續出現在我面前,但我都把她當作波瀾壯闊的亞洲史故事裡較不重要的角色,因而在尋思研究方向時一再繞過她。直到我想釐清《祕史》裡有關成吉思汗諸女兒被刪去的部分時,才開始對滿都海改觀。我漸漸看出《祕史》裡那些遭抹去的名字,和哥倫布所帶那封信裡未填上的名字,兩者間的關係。我理解到她的故事源自成吉思汗女兒們的故事;而那些女兒仍不為人知。心想這些記述可能是蒙古歷史裡有趣的注腳,所以我想把這些故事裡的小缺漏填滿,但我愈去挖掘,就發現佚失的地方愈來愈多。洞愈來愈大。 \n 才剛覺得已接近尾聲,立即就發現另一份刪節過的文件、篡改過的名字、撕掉的紙頁、被改得支離破碎的內文、更動過的年代,或佚失的稱號。神職人員、政治理論家、政府官員無權改變歷史。真相或許難尋,但它並未消失,仍存在於某處。如果不繼續尋找,真相就會永遠隱藏。如果停止尋找,我們就是向刪節歷史的審查者認輸。 \n 如果我在研究初期,就找到一本說明這些蒙古皇后作為的書,乃至找到我剛寫好的這本書,我恐怕會認為那些書裡有許多地方極不可信。成吉思汗女兒們和滿都海皇后的故事,是在極勉強的情況下,以殘篇斷簡的形式,蓋著歷史的塵灰出現在我身旁,而我則是在有所遲疑、有點不情願的情況下,承認我從未在學校裡研究過或從未在書裡讀過的這些人,其實是叱吒風雲、左右歷史進程的重要人物。 \n 一個蠻族可汗,不管是男是女,在亞洲內陸深處某個我們唸不出名字、被世人遺棄的地方,取代另一人成為游牧民的領袖,對世界而言有什麼重要?他們以我們未看到的方式協助塑造了現今的世界。他們的影響仍存在於今日的國界圖,存在於今日的佛教,存在於成為今日世界體系之原型的絲路遺產。這些蒙古皇后的故事,構成不為人知的今日世界起源史;那是我們歷史裡未受到承認但重要的一部分。總而言之,重新發掘她們的故事,目的在於評估她們對我們生活所帶來而未受到承認的影響,還有她們至今仍具有的重要性。 \n 這些偉大的蒙古皇后,終其一生都在保護她們的家人。成吉思汗創造了蒙古國,鼓舞了蒙古,但這些皇后賦予蒙古國生命。一如她們的父親,這些犧牲奉獻的皇后未把時間、心血、情感浪費在建造紀念碑;她們建造了一個國家。一如未消的足印和過去的化石,只要我們願意去尋找,願意在找到時看它一眼,那麼她們存在的證據仍在某處。 \n 撕掉紙頁的審查者並未消滅歷史,只是妨礙我們看到歷史。從某些方面來看,證據依舊在我們的身邊,它們甚至談不上遭人隱藏,只不過未被我們認出。印度的泰姬瑪哈陵、中國的萬里長城,彼此性質雖然大相逕庭,卻都是向這些女人的生平和重要性致敬的不朽建築。普契尼的音樂、席勒的劇作、喬叟的詩,乃至蒙古摔角手的舞蹈,都使她們的故事長存於人間。 \n (本文選自《成吉思汗的女兒們》,Jack Weatherford著,黃中憲譯,時報出版提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