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台北高校的搜尋結果,共12

  • 台師大合併台北高校校史 歡度97歲校慶

    台師大合併台北高校校史 歡度97歲校慶

    台灣師範大學5日舉行週年校慶大會,今年起校史自西元1922年台北高等學校開始起算,台師大校長吳正己表示,這項提案去年在第121次校務會議慎重討論,獲得與會委員無異議通過。 \n \n台師大今日舉行校慶活動,臺北高校同學會會長、總統府資政辜寬敏,全國校友總會名譽理事長、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以及台師大學生會秘書長、台師大教育系109級學生陳淳,分別代表老、中、青三代致詞。 \n \n台師大全國校友總會榮譽理事長王金平致詞表示,臺師大併入臺北高校歷史,傳承上一代學術涵養與自由自治精神。能參加併入校史後的首次校慶,他也備感光榮,也希望未來有更多與母校一起奮鬥的機會。 \n \n台北高校校友代表、總統府資政辜寬敏致詞時提到,學生時期就坐在今日的大禮堂觀禮,想不到今天自己也站上台發言,深感傳承的重要與榮譽。他並強調,國家的未來在年輕人的肩頭上,鼓勵年輕的學弟妹勇往直前。 \n \n吳正己表示,台師大具有悠久的歷史,是國內最早的四所大學之一。師大前身臺北高等學校創校於1922年,致力於培育人才,創造人文薈萃的辦學成就,其自由自治的學風精神,在往後不同的歷史發展階段中皆有所傳承。 \n \n吳正己還提到,在台師大現有校址上,臺北高校諸多校舍建築空間仍保存至今,如行政大樓、普字樓、禮堂、文薈廳已列為古蹟,並持續使用,足為近百年來薈萃風華之見證。過去臺北高校期間共培育了2,875位校友,均堪稱當時社會菁英中的菁英,他們每次返校都表達對母校的高度認同情感,期待母校能夠還原歷史,讓校友們有個歸屬感,終於在去年第121次校務會議慎重討論,獲得與會委員無異議通過,追溯校史自西元1922年臺北高等學校開始起算,2019年起,師大校史邁入97週年。 \n \n吳正己並指出,台師大歷經近百年傳承,從強調自由自治的臺北高校,到以誠正勤樸校訓自許的中學師資搖籃,走到今天尊重多元的綜合型大學,奠定了厚實的學術基礎,更持續茁壯中。 \n \n台師大今日也表揚第19屆傑出校友,今年共5位社會傑出人士當選,其中包含:藝術家謝里法、美國僑界領袖關其煉、前教育部國際文教處處長陳樹坤、荷蘭籍學家漢樂逸(Lloyd Haft)及中研院院士孫天心等5位校友,對學術、社會國家有重大貢獻與影響力。

  • 開南商工學子 躍上國際舞台

    開南商工學子 躍上國際舞台

     去年12月開南商工與姊妹校日本茨城縣立下館第一高等學校師生進行一場精采的國際交流。中日兩校學子全程都以英語、日語互動,每位都成為外交小尖兵,盡地主之誼帶領280位姊妹校同學,開南同學用心向日本下館學生介紹許多台北在地的美食、名勝古蹟,也說了許多台北城的老故事,共同發掘台北的美。 \n 日本下館高校準備了許多動漫產品以及民俗紙雕送給開南學生,這一趟跨國的台北城市輕旅行,不僅大幅提升了同學們的國際視野,課堂學習英語和觀光導覽的專業知能也獲得實際的印證,堪稱收穫相當豐碩的另類翻轉學習。除此,兩校學生在見面前就分別於10月和11月先透過網路視訊對話,兩校互動可說是一場美好的國民外交。 \n 師資豐富營造英語環境 \n 開南商工英文教育扎根甚早且扎實,15年前就已經透過英語融入資訊教育,每周3天早自習,全校就如臨ICRT廣播實境,由外籍老師帶領全校師生以生活化、主題式的廣播內容進行晨間英語聽說讀寫,建立良好的英語學習環境。此外,開南英文科也自編創意教材,透過流行英語歌曲教學及有趣的youtube視頻為素材,讓學生的語言訓練更生活化。值得一提是,開南商工從2003年參加「台北市高職學生英語讀者劇場」比賽至今,年年都有前3名的好成績,相當難得。 \n 從2006年起開南商工全力投入科展比賽,2007年更將創意思考發明課程列入校本特色課程,引入各領域專業師資組成創發團隊,率先成立奈米實驗室,設備新穎,並且致力於學生跨領域學習。2010年起,開南連續7年參加IEYI世界青少年發明展皆勇奪金牌、參加香港國際發明展連續5年奪得金牌,特別是其中3年更榮獲金牌特別獎的殊榮。參與學生都能在國際比賽上用流暢的外語發表自己的作品,師生作品至少獲51項專利認證,多年來的創發課程,可說是將學生推向國際舞台的功臣之一。 \n 追求專業考取證照 \n 開南商工表示,長久以來一直都相當重視培養學生的學習移動力,例如學生的專業能力及證照考取,還有英日語的語言能力,同時我們也將創意發明課程納入校本特色課程,課程中著重學生的創意潛能開發及跨領域學習。值得一提是我們在英語教育上的投入,讓每位同學面對需要外語溝通的場合時都能侃侃而談,更有同學參加多益考試拿到近乎滿分的好成績。

  • 兩岸高校校長論壇三創教育創新局

    兩岸高校校長論壇三創教育創新局

    為增進兩岸交流、也為民辦高等教育注入新動力,「2018第10屆海峽兩岸民辦高校校長論壇」7日在朝陽科技大學登場,會中以「高等創新教育成果跳躍、趨勢延伸與革新」為探討主軸,針對未來高等教育如何改革及三創教育的具體應用,雙方並盼透過教育合作模式建立人才平台。 \n此活動為朝陽科大應上海市民辦教育協會、私立科技大學校院協進會邀請主辦,包括上海杉達學院、建橋學院等13所大陸民辦高校校長,以及台灣南華大學、台北海洋科大等台灣代表及兩岸各方專家學者都參與。 \n朝陽科大校長鄭道明致詞時指出,兩岸開放交流至今10餘年,雙方互動頻繁,這次論壇主要針對兩岸民辦高校教育合作交流的未來趨勢及三創教育發展與應用為議題,由兩岸專家進行研討,盼有助於未來學術交流,也開創民辦高校合作的新模式。 \n上海市民辦教育協會高等教育專業員會秘書長、杉達學院副校長張增泰表示,世界高等教育普及化進程加快,大陸已有26省市著手改革,3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也配合轉型、進行重整,朝陽科大多年來發展創意、創新、創業的「三創教育」成果卓越,未來盼透過交流培育此類應用型人才。 \n與會專家一致認為,發揮學校特色及建立品牌是面對高教轉型挑戰的重要關鍵,未來盼簡化並鬆綁兩岸教育交流規範,藉以強化雙方教育合作、共創新局。

  • 修學旅行夯 涉谷高校至聖約翰科大參訪

    修學旅行夯 涉谷高校至聖約翰科大參訪

    人民充滿人情味、治安良好,台灣已取代美國成為日本高校生來台修學旅行(海外教學)的目的地首選,每年的10月到隔年3月是日本修學旅行的旺季。位於淡水的聖約翰科技大學(簡稱:聖約大)繼104年接待日本神奈川湘南高校師生之後,107年2月1日再度接待179位來自日本大阪府立涉谷高校的師生,除派出民俗代表隊表演舞獅表達熱忱歡迎外,並安排100位同學與涉谷高校學生就球類、工藝及語言等領域進行切磋交流。而涉谷高校12位同學換上傳統服飾演舞,贏得在場滿滿掌聲,中日兩校師生交流除深化彼此情誼之外,也讓學生擴展國際視野,體驗不同國情文化。 \n聖約大艾和昌校長致歡迎詞時表示,「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日本一直是我們最好的朋友,非常歡迎涉谷高校師生前來聖約大學習參訪。聖約大在台灣建校將近51年歷史,在上海的前身是聖約翰大學,距離現在也有139年歷史,曾經培養中華民國總統嚴家淦、文學家林語堂、建築師貝聿銘…等諸多世界知名人士。在台灣也有將近7萬名畢業生,在各個領域出類拔萃,包括:近日3所國立科大合併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首任校長楊慶煜、微軟大動作在台灣成立「微軟AI研發中心」執行長張仁炯以及太陽能電池大廠茂迪公司執行長葉正賢等,皆為聖約大校友並正居學術界與產業界龍頭。 \n艾和昌校長說,涉谷高校擁有101年的歷史,曾經培養許多優秀人才,畢業生在運動、演藝與文化方面都有傑出的表現,例如:前職業棒球選手中村Norihiro、橄欖球運動員Naoyuki Kamiyama 等等,實在是聖約大最好的榜樣。此次來校進行修學旅行的體驗交流,聖約大應用英語系、創意設計系及休閒運動與健康管理系老師們規劃認識台灣文化等課程,希望可以增進師生對台灣的認識,而聖約大更安排31位同學陪同涉谷高校師生前往台北各個景點參觀,期盼透過此次的學習參訪與文化體驗,深厚兩校師生的情誼,讓兩校學生有機會認識第一個外國朋友,並留下對台灣的美好印象。 \n日本涉谷高校竹本晃先生說,該校101年前於日本大阪成立,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學校,他非常高興能夠與聖約大進行文化交流活動,學校學生也非常期待與聖約大同學互訪和互動,感謝聖約大貼心安排,讓每個人度過美好的時光。 \n日本涉谷高校學生代表大屋友勅同學說,他升上高中之後,一直期待能到台灣的學校進行修學旅行,非常感謝聖約大成為該校的姊妹校,並給予熱忱的接待。他希望在日本和台灣不同文化之中,與大家互動愉快,因為這段美好的時光,是他很好的回憶。 \n市木岢龍登同學則表示,雖然他不懂中文,但可以感受到台灣人的大方和親切,身為日本人,他期待有機會跟外國人交流,且在工藝課程體驗上,學到更多的技巧。 \n

  • 日本學生瘋探索台北 幕後推手曝光

    日本學生瘋探索台北 幕後推手曝光

    景文科技大學推動台日學生交流,已連續兩年邀請日本學生遊台北;而今年邀請共日本清水南高校共118位同學,以及茨木西高校320名日本學生遊台北,並且在台家訪行程,皆由景文科大同學一手設計,成為最佳智慧觀光代言人。 \n \n景文科大學生鄭云安表示,從遊程規劃、探勘、解說導覽訓練等數個月的籌辦,非常的辛勞,但想到這是日本學生最美的畢業旅行回憶,這一切都值得。 \n \n旅遊系產學旅行社負責教師陳信甫,擔任台北半日遊B&S活動執行長;他表示去年景文科大接待日本來台高中生共1336人,雖然占來台修學旅行的4%,但今年希望能把旅遊服務品質做好,讓日本同學能感受到景文科大同學的旅遊專業。 \n \n景文科大旅遊系系主任楊明賢表示,結合國際活動的學習方式是該系的特色,包括平溪天燈節、台北走動式青年旅遊服務員(西門町、信義、士林、永康街與北門)、台北市旅遊服務中心(貓空、美麗華與大稻埕)、台北國際旅展,以及近期的世大運與台北義民節等活動,皆是以培養學生的國際視野與旅遊服務管理為主軸;至於連辦兩年接待日本高中生半日遊活動,景文科大旅遊系同學已成了台北智慧觀光最佳代言人。 \n \n景文科大洪久賢校長表示,未來是智慧觀光的時代,旅遊系領團專業人才培養,結合了科技,很有創意的直接把實務操作課程,拉到台北街頭。包括MOOCs翻轉學習、VZ TAIWAN觀光平台、擴增實境(AR)技術、活動帶領、Google遊程規劃與景點定位、旅行台灣與解說導覽APP,甚至了解各組動向的雲端監控也運用到。

  • 懷念求學經歷 辜寬敏:年輕人要把國家未來放在肩

    台北高等學校創校95周年,今在台灣師範大學舉辦開幕特展,台北高校校友、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以及父親為校友的副總統陳建仁都出席,陳建仁說,台北高校培育出各領域的重要人才,而最重要的就是自由、多元和利他精神;辜寬敏則說,當年他們感到國家的未來在自己肩上,希望台灣的年輕人也能有這樣的感受。 \n \n台北高等學校創立於1922年,初期借用現在的建中部分校舍,1926年遷入位於古亭町的新校舍,1945年日本戰敗歸還台灣,國民政府將台北高等學校改制為省立台北高級中學,1946年在原台北高校校園內創立台灣省立師範學院,即現在的台灣師範大學,1949年省立台北高級中學最後一屆學生畢業該校結束,校舍與教學設備移交給台師大。 \n \n陳建仁致詞時當場哼了一小段校歌,他說,自己從小聽台北高校的校歌長大,父親陳新安也一直以台北高校為榮,台北高校培育出無數各領域優秀的人才,就是因為有自由、自治的風氣,更重要的是利他的精神,希望大家能珍惜這樣的價值,相信台灣的未來會很美滿和有活力。 \n \n辜寬敏則說,當時日本的發展還不如歐美等先進國家,因此國家的政策就是要培養精英擔任領導角色,而台北高校的學生就肩負了重要責任,當時深感國家的未來就在自己身上,他說,自己年事已高,對國家的貢獻有限,因此希望台灣年輕人也能夠把國家的未來放在肩上。

  • 出席同學會 李登輝要執政者大膽去做

    前總統李登輝今天對新政府提出建言,他說,現在民調持續探底,大家看了都會煩惱;執政者一定要「確立目標、堅定立場、以民為主、大膽去做」,讓大家安心。 \n 李登輝今天受邀出席「2016台北高校同學會年會」演講。 \n 主辦單位說,台北高校創立於1922年,是日治時期台灣島內升大學的唯一管道,培育眾多傑出校友,於各行各業貢獻心力,是推動台灣進步的重要力量。台北高校於1946年改制為省立師範學院,畢業的校友們組成台北高校同學會,定期舉辦年會。 \n 李登輝幕僚說,今天參加同學會的,最年輕的是80歲,最年長的則是94歲的李登輝。 \n 李登輝以「邁向國家正常化的步伐」為題演講,他說,今年對台灣是非常有意義的1年;台灣第3次政黨輪替,執政黨受到人民的支持,以絕對多數贏得總統職位,與國會席次過半,這是本土政權第一次完全執政。 \n 他說,新政府從520上任至今,半年期間遇到不少挑戰,整個內閣團隊施政民調,老百姓不滿意的地方越來越多,例如司法改革、年金改革,到現在「有聲沒影」,沒有具體方案讓大家討論決定。 \n 李登輝說,兆豐銀行弊案、勞工的一例一休,復興航空公司說倒就倒,行政單位的反應遲鈍,讓支持者著實地憂心忡忡;擔心這次執政若沒把握機會,讓國家正常化,讓台灣人感到驕傲。一不小心,政權在幾年後又再度被中國法統拿回去,台灣的民主制度與主體性,就會消失殆盡,也枉費了歷代民主前輩的犧牲奉獻。 \n 他說,每一個時代、每一個世代,都有需要解決的問題,以及期待的未來。領導者的責任與義務,就是要有堅守價值、聆聽民意、確立目標、整合意見、魄力執行,帶領國家完成人民願景的使命感。 \n 李登輝認為,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國家,沒有必要再宣告獨立,未來要能夠以台灣之名而「存在」,才是唯一重點。 \n 另外,李登輝也說,政治改革者的困難在哪裡?就是理論上大家都知道不改不行,但不知道要怎麼改?什麼時候開始改?面對台灣當前的政治、社會、財經亂象,若執政者欠缺願景、信仰價值,人民看不到階段性目標與實際作為,民意馬上就會轉變。現在民調持續探底,大家看了都會煩惱。 \n 李登輝指出,他今年已經94歲,任內完成民主典範的轉移。建立台灣主體性,推動國家正常化的道路,仍要很長的時間,需要所有的領導者,一個接著一個延續推動下去。 \n 他說,未來一定會有危機,但是,他對民主依然有期待、有信心。執政者一定要「確立目標、堅定立場、以民為主、大膽去做」,讓大家安心。1051126 \n

  • 躍動的青春 裹小腳變穿泳衣

    躍動的青春 裹小腳變穿泳衣

     日治時期的女學生開始穿上泳衣去海水浴場,棒球、劍道、馬術是學生熱門運動;台北高校宿舍裡,竟有號稱從不整理的「萬年床」,「寮祭」遊行還有男扮女裝的反串扮裝…。歷史學者鄭麗玲推出圖文並茂的《躍動的青春》,生動呈現日治台灣學生生活。 \n 鄭麗玲專研日本時代教育史,她表示,寫這本書特別希望讓年輕學子體會:「我的阿祖在這年紀時,也曾有過同樣的迷惘和熱血,進而感覺歷史並不遙遠。」 \n 與教科書兩個世界 \n 她笑說,這樣一幅學生風景圖,遠比她想的更活潑多元,「和過去在國民黨時代教科書所學到的日治時代歷史全然不同,像是和台灣平行的異次元空間!」 \n 比如當時台北高校、台北帝大學生就會相約喝咖啡、看電影、聽西洋樂,當年的高校生若到西門町看電影,就搭公車在菊元百貨前下車,接著在公會堂(今中山堂)吃一頓便餐,看完電影後再到市場吃個關東煮回家,和今日年輕人無兩樣。 \n 女學生裝扮大解禁 \n 台北高校的學寮(宿舍)生活更是狂放有趣,李登輝曾回憶入學時被學長提醒,走在走廊下,要小心有學生從二樓惡作劇撒尿的「寮雨」;一年一度的「寮祭」開放外人參觀宿舍,學生還會組織化妝遊行炒熱氣氛。 \n 在日本統治初期的20年內,台灣少女就從穿著寬袖長裙大襟衫、裹小腳的模樣,變成可在學校游泳課大展泳技,第一批受到近代教育福蔭的女性,這批少女畢業後多從事與文書相關的事務員、交換手(接線生)等工作。 \n 筆試外還得測體力 \n 不過,那時代的學生也和現在一樣背負龐大考試壓力,有志升學的小學生,課後就得到老師家補習,K書K到近視。 \n 當時升學可往普通中學、實業學校,女生則有高等女學校、家政女學校等;實業學校除筆試外還有額外測驗,比如有人因單槓只能吊一下,就沒考上要求機械操作體力的台北工業學校。 \n 台北高校精英搖籃 \n 1922年創立的台北高校則孕育「秀才中的秀才」,為7年制,前4年為尋常科,後3年為高等科,高等科畢業可免試進入帝國大學,因此台北高校也是當時台灣精英搖籃,包括前總統李登輝等人都畢業於此。 \n 書中指出,根據1938年調查顯示,當時台北帝大學生最愛讀的小說是當年剛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賽珍珠作品《大地》,最受歡迎作家前三名為夏目漱石、芥川龍之介、托爾斯泰。

  • 蚩尤簽名會 粉絲穿制服同樂

    蚩尤簽名會 粉絲穿制服同樂

    插畫家蚩尤(中)在台北國際書展中舉辦「制服至上:高校服主題趴」簽名會,現場粉絲穿高校制服同歡。

  • 寶島之美旅行台灣-逛遊台北內三町

     從博愛路左轉衡陽路,再左轉重慶南路,ㄇ字型的三條街,分屬京町、榮町和本町,霓虹燈閃爍,構成二○到三○年代台北的信義計畫區;最時髦的商品、最富裕的店家、最高貴的房產地價,都在這裡。我自己稱之「城內三町」,有最濃郁的戰前氣味,也是我在台北最喜歡閒逛的所在。 \n 行天宮香火鼎盛,許多台北人來此安頓心靈。創辦人黃欉卻非在白煙裊裊的香爐邊長大。他來自三峽的貧苦家庭,父親伐樟樹、當挑工苦力,母親幫人摘茶,十五歲,小學畢業了,便像哥哥們一樣,離鄉謀生。 \n 少年黃欉聽說台北「城內」近北門那邊,有家日本人的五金店要「囝仔工」(十幾歲的小工友或小學徒),就來應徵了。忽的有個東西從眼前飛過,黃欉定睛一看,生來未睹的怪物;一個人騎著兩個輪子的東西。啊!他很快想到,原來就是三峽鄰居口中「比三太子的風火輪還快」的摩托車。 \n 此刻大約一九二六年,黃欉生平第一次進城。手上的粗布包袱跟城內筆直大道、洋風樓房不太相襯。黃欉看到的,顯然不只有摩托車,他感覺自己,來到另一個世界。 \n 定點浮標不動,時光儀表板則往後調轉八十五年,現在,換我把自己擺上這條大街。博愛路和漢口街交叉地,黃欉工作的「京町三丁目一番地」已近在咫尺。 \n 衡陽路菊元百貨 \n 沿著博愛路走下去,我想起林語堂。小時候在廈門坂仔家鄉,一位洋博士留在他家的一枚「襯衫領飾扣」,他們一群「小傢伙仔細研究那顆亮晶晶的玩意兒」。洋博士給的新奇還有一份週報,他的爸爸從報紙裡知道聖約翰大學,林語堂說,這是爸爸願意送他上大學的原因。 \n 微小之物不能輕忽,物質所啟動的精神能量,往往超過想像。我第一次到台北,十一歲,在舅舅的書房裡,坐著搖椅,聽著德文的音樂帶,看著相片裡,他雙手抱書,站在瑞士雪地,那一刻起,我緊望著舅舅的背影,唯恐錯丟,如此走過青春年少。 \n 不一會兒,與博愛路垂直的衡陽路橫在眼前,路口帷幕發亮的銀行,我彷彿看見李登輝帶著母親走進去了。日本時代,此地是「菊元」百貨公司,當時人不唸作「菊元」,而呼她Kikumoto,這個名字喚起來,跟今天講「台北101」和「Sogo」,概念等同,情意相近。 \n 李登輝曾說,媽媽是鄉下人,穿傳統台灣衫和台灣裙,就是台灣婦人模樣。日本人都看不起台灣人,所以,他「有一種反抗的心」。李登輝唸台北高等學校時,因是最好的學校,學生將來都要考大學的優異菁英,他故意把台北高校的帽子戴著,帶媽媽來菊元,「要給日本人看」,讓日本人看這個台灣鄉婦也有這樣的兒子。 \n 李登輝說要給日本人看,有其道理。菊元所在的城內,是一個「日本人區」,和台灣人活動的大稻埕、艋舺,相連而組成老台北的主要住商圈。 \n 重慶南路樂天地 \n 百餘年前,台北的城牆如一巨龍,盤踞現今的忠孝西路、中華路、愛國西路和中山南路,圍成方陣,守護朝廷的衙門和命官。日本統治十幾年後,一如一九○○年八國聯軍進天津之後拆城,也似一九一二年上海縣城城牆開拆,一九○九年起,台北城的那一條龍逐漸遁去,西式大馬路取而代之。 \n 沒了牆,馬路圍住的還是叫「城內」。城內有總督府、總督官邸、法院、台灣銀行、台灣電力會社、圖書館,一棟又一棟氣派的西洋建築,台北市一番整容,開始綻露一張東西混血兒的都會臉龐。這批建物群集中在城內的南半部,我卻更愛去北半部。特別是從博愛路左轉衡陽路,再左轉重慶南路,ㄇ字型的三條街,分屬京町、榮町和本町,霓虹燈閃爍,構成二○到三○年代台北的信義計畫區;最時髦的商品、最富裕的店家、最高貴的房產地價,都在這裡。我自己稱之「城內三町」,有最濃郁的戰前氣味,也是我在台北最喜歡閒逛的所在。在這裡,旅行,不只是空間地域的移動,也可以是時間的穿越,如真如實,如虛如幻,如飲醇醪。 \n 老台北的城內,台灣人的次等幽怨固然容易突顯,但踏進三町,卻也提供「升等」的機會與可能,即使只是買件衣服、喝個咖啡、嚐個咖哩飯、吃個冰淇淋。 \n 左轉衡陽路,沒幾步路,我就隱約聽見前輩小說家、演劇家呂赫若的聲音,他幾次在摩登的明治製菓賣店,和朋友聊文藝、喝咖啡,還吃午飯,「互相談論出版的事」。 \n 再往前走到重慶南路,那就真的是出版相關的大街了。日本時代全台灣最大的書店「新高堂」,戰後蛻變成路口的東方出版社。重慶南路之為書街,老早已在這裡埋立了界碑。 \n 除了新高堂,重慶南路上的老書店商務印書館,原址也曾是日本人經營的「太陽號」書店,書架一樣一列一列堆高,擠到天花板。只是商務印書館後來加蓋一層樓,太陽號原有的細雅橘牆也被白泥抹蓋,所幸相鄰的峰圃茶莊,憐惜美人,不失為真男子,保留了八十年前的原牆,可供憑弔。 \n 其實,商務印書館和峰圃茶莊及後方一整個方塊區域,在本町的時代,是一個有計畫興築的商圈,並且有個新潮的名字「樂天地」。樂天地外圈的商店,雖有兩層、三層樓之分,牆面設計的邏輯卻是一致。目前除了峰圃茶莊屬原汁原樣,開封街上,有三家相連商店,牆面塗成大片乳白、大片豔橘、大片鮮藍,色彩下則還透露著建築的原始形跡。 \n 走城懷舊滋味多 \n 從三○年的本町跳到七○年代末的重慶南路,我看見每天放學來搭巴士的自己。這一天,我又拐進書局,老闆是作家阿圖,那天他一個人守在大桌子後面。我買了武者小路實篤的《青春之歌》,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跟他索討簽名在書上,他欣然同意,拿筆就先順時針繞了一個大圈,然後滑進圈內,像漩渦一樣,小圓大圓停不住,有的在上,有的在下,一停筆,「圖」字就「畫」好了。那是我今生拿到的第一個作者簽名,趣味與餘味,兩相俱足。 \n 台灣,必還有許多所在,如同我的城內三町,裡頭有自己的記憶,也有時代的記憶,可懷自己的舊,也能懷時代的舊。自己的與時代的,過去的與現在的,同在一處,光影交駁,多層滋味匯聚,值得穿梭往返,去感覺、感味、感觸與感動。

  • 兩岸史話-貌似實違 試論李登輝與李光耀

     編者按本文擬為《愛憎李登輝》所寫之代後記,係未刊稿,稿件未完,今收錄於《戴國煇全集15》。李登輝與李光耀都是作者的研究對象。台灣史重量級學者剖析兩人,發人深省。可惜意深遠但文未盡。 \n 登輝與光耀都姓李並同具客裔身分。更巧的是同庚1923年生。 \n 筆者對「華僑」系政治人物──李光耀(以下簡稱小李)產生興趣始於1969年底。斯時,筆者正為所服務的日本亞洲經濟研究所籌備「東南亞『華僑』社會的研究」計畫,因而初訪東南亞。某天,在南洋大學教書的老友們告訴我,明晚李光耀總理將有一場重要演講,但拒絕外國人與會。抵達獅城不久,我已發覺難以言喻的凝重氛圍。南大的一些朋友(包括當地出身者)對小李有不滿情緒,但不敢明言。隨即,我找上日本《朝日新聞》駐新加坡分局長的吉田實老友,商量如何才能「混進」場內。花了些許「技巧」,筆者終於成功地入場並遙聽李總理一個小時的演說。 \n 我認識學者李登輝(以下簡稱為大李),當然要比小李早許多。但對政界人物——大李開始感興趣卻晚在1984年3月,他被蔣經國提拔為副總統以後。不久即傳出蔣的健康日益衰退,大李大有繼任總統之可能。教有「心」人興奮不已。因眾人皆知的理由,此等事只能體會,萬萬不能言傳。原來僅止於「花瓶」者,一旦若有被拱上政治的第一線舞台時,大李將如何自處與因應,係筆者關心的重點所在。 \n 差異之前的相似點 \n 如下一種談法,雖有陷進俗套抑或形式邏輯之嫌,但頗值得一提。登輝與光耀都姓李並同具客裔身分(前者原鄉為福建永定,後者則出身廣東大埔)。更巧的是同庚1923年生(大李為1月15日,小李為稍遲8個月之9月16日出生)。 \n 1945年8月15日,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他們倆都可算為「殖民地(主義)之子」,些微的差異即在,大李被逼所屬者為日本帝國主義,小李則為大英帝國主義的「不義之子民」。 \n 詳論政界人物暨具有代表性的「歷史」人物時,該人物所成長的時代背景、家庭及教育等後天環境因素是不該被忽視。對研究者及讀者來言,研究對象人物的「自撰」或「自述」的回憶錄一類之文章,當然是可貴的資料。我們頗幸運,大李在其卸任前後,對外公刊了《台灣的主張》和《亞洲的智略》(中文版與日文版間,不一定是完整等同的翻譯版,原因為何,不便妄加推測)。去年秋天以來,另亦有日本右翼漫畫家小林吉則〔小林善繼〕繪著《台灣論》之付梓。 \n 小李的相關傳記性文獻,多年來有過好多種由第三者所編撰且上梓。對我個人具有「絕對重要性」者則有二種。一為小李的自撰《李光耀回憶錄》(上、下二冊,台灣‧世界書局出版),二為《李光耀40年政論選》(1993年9月16日,新加坡《聯合早報》編輯、出版及發行)。自其形式、表象來評比兩李時,即易把他們都算進「殖民地菁英」。 \n 兩李家庭背景分殊 \n 但花一點注意力來觀察,兩李家庭及教育之實質背景差異相當大。小李的家屬於高級華人(僑)所謂的峇峇(Baba Chinese),家境富裕,自小學念的是英校(英文教學的學校),1936年,以資優生被準升學全新馬第一的萊佛士書院(Raffles Institution,等於中學)錄取。1940年2月畢業,名列全新馬學生第一名獲得高額獎學金,繼升學萊佛士學院(Raffles College,3年制的專科)。正為爭取「女皇獎學金」以資赴英倫留學而勤勉用功時,日本皇軍南侵新加坡。只好輟學,時為1941年年底。在日本占領新馬的3年多,小李目擊了「大英帝國的末日」,也見證了日本皇軍一連串的胡來及粗暴,從而奠定了他「反殖」、「反帝」、「反戰」等之政治信念。 \n 若把大李之年譜與小李的重疊而考察,可發現大李一而再地強調他父親為「菁英」與史實有異。他父親李金龍僅是日本在台警察機構最末端的「刑警」而已。他念小學時,若是「菁英」家境、加上肯與日本公權力合作家世的話,他應不難入學日人小學才是合理推測。他不但沒有,連考二次台北州立台北第二中學校(今成功高中)都沒有及第,只好低就日本人私辦台北國民中學(1937年),再於次年為通學之方便,轉學至加拿大長老教會私辦之淡水中學二年級。大器晚成的他終於在淡中4年修習時開花結果,終於考上台北高等學校文甲組。 \n 據傳,李是考取台北高校的第一位淡中校友。雖然「4年修了生及第」(通常中學須念5年),彼時的台籍生為了念醫,他們的第一熱門則在「理乙」組。第二為主修第一外國語為德文的「文乙」組。此組為升學法學部或經濟學部,畢業後再投考司法、行政2科的高等文官或律師考試可以成為捷徑所以然。「文丙」組主修法文,方便投考外交官,但台北高校不曾設置。因此升學於「文甲」組通常不被高學歷上層社會人士視為頂尖菁英之類。尚且,據台北高校高李一班的邱永漢云:「(彼時)東大的錄取率,(全日本)最末一名為學習院高等部(敗戰前日本的皇‧貴族學校,尚未設大學部),次位即是台北高校」。中國諺語說「英雄不問出身」,但「講清楚,說明白」卻是大李之「名言」之一,我們不可忽視也。 \n 大李,1943年9月,縮短修學期間(6個月),提早畢業於台北高校。翌月渡海赴京都帝大升學農學部農林學科。不幸同年12月1日被迫志願入伍日本陸軍後送回高雄受訓,經過考取甲種幹部候補生,再送至千葉縣市川高射砲學校接受專業訓練。1945年8月15日終戰,在日本辦退伍手續,翌年春復員台灣插班台灣大學農經系,繼續其未完的大學部學業。從大李的年譜可確認,他在日本真正留學的期間,僅僅3個月(不包括軍事訓練),難怪京都帝大農林經濟學科校友查不出一人記得岩里政男(李登輝彼時的日本名)之人士。(完)

  • 花博大阪促銷 送出兩百張門票

     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即將於十一月開幕,台北市政府的海外宣傳行程馬不停蹄展開。台北市政府團隊昨到日本大阪舉辦「花開了.台北」觀光推廣發表會,觀傳局長脫宗華、花博總製作人丁錫鏞出席。脫宗華說,舉辦花博時,台北氣候溫暖,大阪則是寒冷的冬天,希望大阪民眾來台避寒,享受花博的美好。 \n 昨日發表會獲得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交通部觀光局、長榮航空、華航及日本航空的支持,共有逾一五○位日本航空業、旅遊業、媒體參加,與會貴賓包括台北駐大阪經濟文化事業處處長黃諸侯、國際園藝生產者協會代表野村徹郎等人。 \n 為了讓大阪民眾更加認識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花博吉祥物蘭兒和小球特地飛到日本,現場還配合《妳是我的花朵》這首歌載歌載舞,現場氣氛相當歡樂。觀傳局表示,蘭兒與小球是青梅竹馬,這次一同到日本宣傳,希望把愛與祝福帶到日本,表達花博對日本旅客的祝願與期待。 \n 脫宗華致詞時表示,日本大阪與台北的城市性格相似,如大阪是「日本美食的廚房」,台北是「中華美食的天堂」,而且兩地都有廿四小時的書店、俯瞰城市美景的摩天輪;台北特別的是,還有北投溫泉、休閒按摩等,歡迎大阪民眾來台北,享受台北及花博的獨特魅力。 \n 由於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舉辦期間,恰巧是日本高校海外旅行旺季,脫宗華特致贈兩百張花博門票,給大阪宣真學園、宣真高等學校,由宣真高等學校常務理事杉谷信嘉代表接受。脫宗華歡迎日本高校生到台北花博參觀,度過一個難得的高中假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