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史亞平案的搜尋結果,共18

  • 社會傳真機-奧美定隆乳案 史亞平夫交保

    外交部次長史亞平的先生郝治華醫師,涉嫌以世界衛生組織已列為第二級致癌物的「奧美定」為人隆乳,檢警前晚將郝治華等七人帶回偵訊,昨天凌晨郝治華、許姓合夥人各以五十萬元交保,五名護理人員則以三到五萬元交保。

  • 史亞平夫涉醫美案 遭偵訊

     台中地檢署昨天指揮中部打擊犯罪中心等單位搜索萌葳美容醫學中心,將負責人、也是外交部次長史亞平的先生郝治華醫師,及六名診所人員帶回偵訊。檢方初步調查,郝治華疑使用世界衛生組織禁用的藥物「奧美定」為患者隆乳,漏夜偵訊中。 \n 台中地檢署接獲民眾檢舉後,經蒐證,檢警昨天兵分多路前往台中、台北的萌葳美容醫學中心搜索,查扣一批藥品與病歷等資料,將護士等六名診所人員帶回偵訊,昨天傍晚並前往光田綜合醫院等候,郝治華剛為患者開完刀,一走出手術室就被警方請回偵訊。 \n 檢警初步調查,郝治華涉嫌自民國九十二年起,從國外進口「奧美定」,使用在隆乳患者身上,「奧美定」早就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第二級致癌藥物,國內禁止進口與使用。郝治華涉嫌為隆乳患者施打「奧美定」,並疑似向患者謊稱並非「奧美定」,並收取較高費用。 \n 台中地檢署調查,目前初步已知至少有五名患者被施打「奧美錠」,正在陸續清查中,由於「奧美定」在國內並未經衛生署核准上市,郝治華等人涉嫌違反藥事法,正進一步調查、釐清案情中。 \n 郝治華與史亞平育有二名子女,除自己在台中、台北經營醫美診所外,也兼任光田綜合醫院整形美容中心主治醫師,據傳診所看診相當低調、隱密,大都是熟客介紹。

  • 史亞平案落幕? 僅張詩瑞遭懲處

     先前鬧得沸沸揚揚的前駐新加坡代表、現任外交部常次史亞平與星國政府互動案,監察院外交及僑政委員會昨天再度開會討論。儘管主查該案的監委周陽山認定史亞平等人確有「違法失職」,但與會監委透露,在外交部回覆的報告中,僅有拒絕答覆監委約詢,違反《監察法》的前駐星代表處政治組長張詩瑞一人遭到懲處;至於史是否失職、有無被議處等,報告中沒有提及。 \n 由於多數與會監委均認為,外交部回覆的處理方式「可以接受」,加上該案沒有嚴重到需要糾正或彈劾的程度,因此委員會決議,要求外交部「積極改善台星關係、檢討相關制度」,並未對外交部或史亞平等人有進一步的糾彈動作,等於宣告該案暫時落幕。 \n 查案監委周陽山受訪表示,外交部仍認為整個案子應列為機密,所以用密函回覆監院,對於相關人員議處內容,應由外交部對外說明,他不便透露。他說,後續不會提彈劾或糾正案,因為此案的性質,是要求外交部自行檢討改進見復,這也是之前外僑委員會所通過的決議。 \n 監院外僑委員會召集人葛永光則說,對於外交部回覆函文,多數與會委員認為可接受。至於史亞平案是否結案,葛永光表示,由於監院核簽外交部回函的內容,外交部還要再次回覆監院,因此「還不算完全結案」,也絕對不是被「搓掉」。

  • 政治長短調-史亞平案 外交部迄未回覆

    日前監院調查外交部次長、前駐星代表史亞平與新加坡互動關係案,指史嚴重失職,要求外交部檢討改進,並於兩個月內向監院正式回覆,今天即是外交部回覆期限。但調查此案的監委周陽山表示,目前尚未收到外交部任何回覆。他表示,監院收到回覆後,最快將於本周內由外僑委員會討論處理,決定是否有下一步處理方式。

  • 史亞平案解密否 有請王建煊出面

    史亞平案解密否 有請王建煊出面

     監察院調查史亞平與星方互動關係一案,調查報告仍未解密。監委透露,當初是外交部意見要求不要公布駐星代表處的館務日誌等相關文件,才決定將調查報告列為機密。為回應外界要求公布真相的呼聲,查案監委周陽山等人將於監察院長王建煊今天返國後,當面表達立場,盼監院正式行文給外交部,確認館務日誌等是否確屬「機密」,進一步爭取將報告解密。 \n 外界對監院將史亞平案報告列為機密有不同意見,外交部更一再宣稱「這是監察院的決定」,讓部分監委感到不滿,要求王建煊出面主持公道,「把問題一次說清楚」。 \n 據知情監委指出,日前平面媒體披露史亞平案的調查報告內容,僅為最後的「調查意見」,其實整份報告長達三、四十頁,除調查意見外,還包括完整約詢記錄、代表處館務日誌等多達數十頁的調查資料。 \n 該監委透露,當初在調查過程中,就是因為外交部堅持館務日誌有很多「核心內容」 屬國家機密,希望監委不要寫進報告,也不要對外公布;外交部長楊進添也一再透過電話向查案監委周陽山溝通,「在此前提下,本院無法解密。」 \n 但上周監院外僑委員會仍決議將史亞平案列為機密,遭致外界諸多批評。據瞭解,周陽山等多位相關監委,將於王建煊今天結束國外訪問行程返台後,向王報告史案的發展和相關報導,並當面表達立場,希望監院能發函給外交部,要求以書面方式答覆,正式確認館務日誌等資料是否真的屬國家機密,「不能只是口頭說說」,繼續爭取解密的可能性。 \n 但也有監委認為若外交部未註明館務日誌是否屬機密,則調查報告的解密與否,應由調查委員自行決定。

  • 監委批外交部:得了便宜還賣乖

     史亞平案延燒多日,也引爆監察院與外交部之間不少「嫌隙」。有監委表示,監院當初考量尊重行政部門,才將調查報告列為機密,算是替外交部「留面子」;但消息曝光後,外交部卻「得了便宜還賣乖」,不但把責任推回監院,甚至放話讓監委「挨悶棍」,引發部分監委反彈,將要求監察院長王建煊出面「主持公道」。 \n 一名具法律背景的監委表示,監委獨立行使職權,只要委員會通過、院長核定,對調查報告是否保密有其絕對的自主權。 \n 據了解,監院外交與僑政委員會上個月開會時,查案監委周陽山提出史亞平駐星案的調查報告,當時與會監委考量,既然外交部將相關文檔列為機密,決定調查報告也同樣列為機密,查案監委因考慮外交事務的複雜性,暫不提糾正或彈劾。 \n 不料,此事經本報揭露後,前駐星代表、外交部次長史亞平卻引用監院列為機密的調查報告,公開對外界說「看不出哪裡有失職之處」,對於為何列為機密,史還反問「這要問監委」,把壓力推回監察院;監院外僑委員會上周開會時,周陽山才在會中表達希望乾脆公布調查報告的主張。 \n 隨著周陽山家庭旅遊搭公務車、去歐洲要大使接機等流言陸續傳出,有監委質疑,這絕對是外交系統刻意「放話報復」,姑且不論史亞平的違失程度如何,監院尊重外交部保密,外交部卻反將監院一軍,根本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也證明這些外交高層「內鬥內行、外鬥外行」,難怪台灣的外交處境每況愈下。 \n 外交部發言人夏季昌則回應,監委部分質疑可能是雙方認知上誤差,外交部將努力溝通;至於外交系統惡意放話報復監委?他表示,外交部不清楚報載消息來源,也不作臆測,但只要是應有紀律,外交人員都會遵守。

  • 短 評-警總附身

     監察院決定將史亞平案調查報告列為機密,不能對外公布,還要記者別刺探,否則會有觸法之虞。坦白說,這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對媒體耍官威、撂狠話,既可笑又可惡。 \n 監委將史亞平案調查報告當成「寶」,彷彿打探有罪,但立委卻認為是個「屁」,評得一文不值。比方林郁方就形容,「中華民國看過的人,至少有一兩百人,看過的每個都搖頭。」 \n 換句話說,看過報告的即使不是多如過江之鯽,大概也有一拖拉庫,可監委卻故弄玄虛,把調查報告說得好像電影《神鬼奇航》裡眾人追逐的寶盒。這如果不是立委吹牛膨風,就是監委裝神弄鬼。 \n 對於這份調查報告,看過的人都覺得不怎麼樣,遑論其影響力。然而,監委畫山畫水竟畫成一張嚇人的五花臉,還學電視名嘴預告,宣稱公布後結果會很嚴重。 \n 預告了半天沒公布,監委卻說,國防、外交非一般公眾事務,不是能拿出來讓張三李四公評。言下之意,媒體成了張三李四,只能就監委認定的「一般公眾事務」評論;至於國防外交,那可不是媒體能說三道四的領域。 \n 根據監委說法,媒體若想要追查調查報告,那是要吃上官司、等著坐牢。但媒體不是被嚇大的,除非台灣民主倒退、宣布戒嚴,不然,這年頭哪還有官員「恐嚇」媒體的荒唐事? \n 馬以工出身學界,搞過環保,當了監委講話卻像警總附身,再這麼發展下去,她只差沒說要將媒體移送法辦。

  • 外交手腕不夠細膩 徒惹紛擾

     隨著監委拒絕公布調查報告,再有立委加入反擊監委的戰局,史亞平案已成羅生門,台星關係焦點也隨之模糊。當外界聚焦史亞平在國慶酒會中升國旗、唱國歌,輿論倒向星方霸道失禮、史亞平非戰之罪、監委無理取鬧。 \n 直至新加坡官員輾轉透露訊息,才知導火線其實來自史亞平在舉辦活動前未與星國「打聲招呼」,之後台灣內部的紛擾,徒然讓國旗國歌捲入政治口水,新加坡政府也蒙受不白之冤。 \n 為何去年幾乎所有外館都舉辦類似的國慶活動,國旗、國歌樣樣不缺,但其他館處都沒有引發爭議?原因就在於我駐外代表在舉辦類似活動,一定會事先知會駐在國政府;在有些與北京關係較密切的國家,還會充分溝通,取得諒解後再舉行。 \n 史亞平是新生代外交官,為了國家顏面、外交績效,積極想闖出成績的心情,眾人皆可體諒。然而,新加坡體制相對保守,執政當局更以嚴謹著稱,雙方在先天上就「八字不和」,因此當史亞平事前並未知會,就高調地亮出國旗,讓星方感到被「突襲」。 \n 台灣外交處境特殊,涉外事務原本就得「多繞幾個彎」。在溝通過程中,儘管代表個人可能多些麻煩、受些委屈,但能讓代表國家的活動順利舉行,不會讓駐在國感到困擾,兩國關係不受干擾,就算不辱使命。 \n 說白了,史亞平在星國引發的種種紛擾,其實是星國政府對她已失去信任的結果,導致星方負面解讀史亞平一切言行。史亞平沒有做錯事,但她少做了一件最關鍵的事:充分溝通。 \n 活路外交說來輕鬆,執行起來卻更費心力,少了祕密外交的環節,外交官卻必須承擔更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辛酸。若駐外使節無法體認此一重擔,堅持一己行事風格,難免在細節上發生失誤,個人仕途受阻事小,造成國家對外關係受損,才是難以彌補的失職。

  • 阻追問 監委:不要說我恐嚇媒體

    阻追問 監委:不要說我恐嚇媒體

     前駐新加坡代表史亞平與星國政府互動案,原本昨天將「部分解密」調查報告內容。未料,監察院下午開會討論後,考量台星關係敏感性,決定繼續列為機密案件,不對外公布。查案監委周陽山態度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僅重申結論就是「史亞平失職、張詩瑞違法」,其餘細節則不願多做說明,也引發與會媒體譁然。 \n 對於媒體一再追問案情,馬以工多次重申,依《國家機密保護法》規定,刺探或蒐集國家機密,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屬公訴罪,該案事關外交敏感話題,「沒有任何人可以叫我們公布與否」,「絕對不要說我恐嚇媒體,我是非常善意提醒大家」,現場媒體一陣錯愕。 \n 監察院調查史亞平案「祕密結案」的消息曝光後,引發軒然大波。監院外交及僑政委員會昨天開會,吸引二十多位監委與會旁聽。據轉述,周陽山在會中爭取將報告內容適度解密,給予社會大眾交代,但其他在場監委則不以為然,認為既然先前已決議將其列為機密,「客觀環境未改變,不應隨媒體起舞」,否則將有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之虞。 \n 會後主席李炳南和查案監委周陽山、馬以工隨即召開記者會說明。李炳南表示,當初委員會討論時,認為史亞平案涉及台星兩國外交關係,「影響至為深遠」;監委廣泛討論後,仍認為該案列為機密案的原因並未改變,因此「不解密並不公布」。 \n 對於報告內容仍無法解密,周陽山略顯為難地說,他已經努力過,但委員會仍認為應維持機密,「民主是多數決,我只是一個少數」。六月二十日外僑委員會討論該案,決列為機密不對外公布,主要就是考慮台星間關係,以及「其中非常敏感的事情」。 \n 周陽山表示,最近該案有很多相關報導,但他只有一句話,那就是「史代表失職、張組長違法」。媒體追問,史亞平失職與晚晴園一事,或國慶酒會升國旗等是否有關?他僅說,「不只有一件事」,該案確實影響台星兩國關係「非常嚴重」,否則就不會用機密方式處理。 \n 對於媒體揭露報告部分內容,以及外傳史亞平惹怒星方高層與私人緋聞有關等?周陽山和馬以工四兩撥千金地說,「沒辦法回答臆測問題」,並指目前媒體報導與調查報告有所出入,對案件始末也有誤解,但因報告尚屬機密,所以不能回答報告內容。

  • 謎題未解更賠上公信力 後患無窮

     台灣和新加坡之間出了什麼問題?史亞平功過如何?原本應該清楚明白的事實,在監察院的雲山霧罩和外交部的粉飾太平下,成了一大懸案。台星經貿協議還簽不簽,已是太遙遠的問題,史亞平一案無法解密,讓台星齟齬膠著難解,還賠上行政部門公信,斲傷監察權的公正。 \n 回顧去年以來的台星爭議:史亞平在未與駐在國溝通的情況下,去年在國慶酒會當著星國高官面前大唱國歌;史亞平在星國大選期間接觸反對黨領袖;史亞平作風強悍激怒星國大老;史亞平未出席民國百年盛事「晚晴園辛亥革命研討會」;史亞平被傳出與執政的李氏家族有不尋常互動;史亞平被懷疑秘密接觸對岸官員。 \n 一切都是傳聞,卻不曾被證實,也不曾被說明。外界帶著疑惑看情勢發展,外交部內卻在不平與不解中眼看史亞平步步高升。史亞平工作積極,作風直率,部內評價兩極,但無論支持或是反對她,對這樣的曖昧情況同樣難以忍受。 \n 沉重的曖昧原本應該藉著調查報告曝光而被打破,沒想到原本義正辭嚴的監委臨陣退縮,決定用機密包裝這起行政疑案,而外交部也樂得以機密繼續保護著史亞平和屬於她的秘密。台星關係如何?史亞平功過如何?抱歉,這是國家機密,想知道可是犯法的。 \n 事態發展至此,可預見此案終將不了了之,真相將沉睡卷宗文檔之中。監察權難堪潰敗,外交部威信掃地,唯史亞平在風暴中毫髮無傷,未來更可能如外界預料地升任政次或更高職位。然而此案留下的疑問將在她的仕途上如影隨形,未來她就算一路高升,又如何帶著滿身問號統御部內同仁? \n 知名推理小說家宮部美幸曾寫道:「真相這東西,不管把它丟得多遠,它都會找到路回家。」當相關部會與當事人的說詞無法還原真相,未被解答的疑問將不斷侵蝕行政權和監察權的公信,動搖民眾對國家名器的信任。

  • 真相不釐清 監院也玩文字遊戲?

     監察院調查史亞平與星方互動案曝光後,事件發展至今,除了看到外交部與監委說法歧異外,對於史亞平究竟有沒有重大違失?具體失職情節為何?檢討改進理由與作法等,外界依然是「霧裡看花」,甚至還出現「陰謀論」之說。說穿了,在「台星關係敏感」的大框架下,一切真相都淪為「不能說的秘密」。 \n 近年來,監察院因「看報辦案」糾彈浮濫、介入政治事件屢遭質疑,監察權成效不彰,民心漸失,經常被外界譏為「無牙的紙老虎」。本報報導史亞平案「秘密結案」後,監院本應負責出面說明,或許涉及外交關係或國安機密的部分可以不說,但對於報告中所指涉的「違法失職」,至少要給予社會大眾一個明確交代。 \n 但監察院卻似乎搞錯方向、畫錯重點,反而玩起文字遊戲,大動作發布新聞稿澄清,史亞平案還在等待行政院回覆處理階段,必須等到監委認可對方答覆後,才能算是全案結存,目前只是「調查完成、尚未結案」。但此舉無疑是將監察權「自我閹割」。 \n 去年十月開始傳出台星關係生變後,外界對於史亞平的評價兩極,傳言滿天飛。監委職司官箴介入調查並無不可,但調查報告出爐後,卻選擇列為「機密案」束之高閣,不僅沒有釐清事實,反而還演變成兩造放話互嗆的局面,讓真相愈辯愈模糊。 \n 《監察法》第六條即載明:「監察委員對於公務人員認為有違法或失職之行為者,應經二人以上之提議向監察院提彈劾案。」第十條:「彈劾案經審查認為不成立,而提案委員有異議時,應即將該彈劾案另付其他監察委員九人以上審查,為最後之決定。」 \n 換言之,假如監委調查後,史亞平確實沒有任何違法失職,理應公布報告匡正傳聞,還官員清白聲譽;若真的是因史怠忽職守或私人問題,影響台星兩國友好關係,豈不是更應將結果公諸於世,適度讓國人瞭解、檢視,並提案糾正、彈劾,而非動輒以機密「私了」,陷官員於不義。

  • 史案調查 周陽山預警 公布結果嚴重

    史案調查 周陽山預警 公布結果嚴重

     監察院調查前駐新加坡代表史亞平與星國政府互動關係案,引發外交部和監委看法不同的爭議。查案監委周陽山昨天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調查報告的結論非常明確,就是代表處確實有「違法失職」,「違法」指的是前駐星代表處政治組長張詩瑞拒絕配合調查,「失職」則是指史亞平推動台星關係不力。 \n 史亞平的失職情節,周陽山堅持不願先行公布,必須等到今天下午的外僑委員會開會討論,屆時他將爭取公布部分調查報告內容,一旦通過後他將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但他指出,史亞平失職部分,不僅僅是晚晴園單一事件,並預告調查報告公布後「結果會非常嚴重」。 \n 沉寂一天後,周陽山昨天表示,他調查史亞平案,沒有感受到任何壓力或受委屈,「我不是為媒體辦案,和名嘴爆料不同,我是為國家辦這個案」,他希望能將調查報告完成,在監委任內留下一個歷史紀錄。 \n 對於外界批評史亞平是「國王人馬」,所以調查報告才列為機密案?周陽山激動地說,他完全不考慮史亞平個人或人事安排等問題,只有顧慮國家安全和外交福祉,因為這是監察權所必須堅持的。總統府和外交部確實有向他提出「建議」,希望不要公布台星互動細節,但沒有對他施壓,他強調,監委獨立辦案,之所以將報告列為機密,完全是考量避免造成台星雙邊關係的影響。 \n 外交部指稱調查報告中看不出史亞平有什麼失職之處,周陽山強調,他不能先行公布,一定要尊重委員會決議,但報告的結論很明確,「就是張詩瑞違法、史亞平失職」,「觸及對方(星方)最敏感神經,所以一定要處理,只能先講到這樣」,史亞平失職不僅有晚晴園一事。 \n 周陽山說,調查過程中,他約詢外交部長楊進添、史亞平等人,都不斷強調台星關係非常敏感,有些內容只能說明,希望不要留下紀錄,因此,他尊重外交部看法,沒有錄音,也未留下文字紀錄,但是違失事實都已經點出來,外交部應該要看清楚。 \n 至於為何未提出彈劾或糾正案,周陽山解釋,有些「核心內容」無法用文字處理,沒有辦法寫在報告中,他自己衡量,即便提出彈劾案,可能也過不了,「除非有非常具體可行諸於文字的證據」。 \n 他並表示,現在媒體已大幅報導此案,考量民眾無法看清事件全貌,容易造成誤會,因此他才決定爭取公開部分內容,供外界檢視。

  • 看過報告官員「哪有驚天動地內容」

     監院調查台星關係引發政壇軒然大波,一名看過該份報告的政院官員轉述說,該報告約五、六頁,通篇內容並沒有外傳的機密外交,更未談及台星經貿協議(ASTEP)等,反而比較像歷史教材,「百分之八十內容都在講國父孫中山與新加坡、晚晴園的歷史淵源」。 \n 曾讀過調查報告的外交人士透露,監委調查內容,僅止於「駐星官員未出席晚晴園活動」、「駐星官員未正面回應監委提問」,以及「外交部延宕公文時效」,除此之外,再無其他「重大失職」或勁爆內容。 \n 一位看過報告的監委表示,報告中確實有寫到駐星代表處「違法失職」,但具體違失則沒有寫得很清楚,「難怪外交部與調查委員的看法不太一致」。 \n 但據監院方面透露,除晚晴園一事外,周陽山還曾透過管道向星國政府求證,當初為何訓斥史亞平,結果得到一些驚人內幕,但考量台星關係敏感,有些部分寫在報告中,有些則無,若報告公布,「可能會讓史亞平沒有幾天就下台!」 \n 監察院調查報告六月底以「密件」送達行政院,行政院按規定轉文給外交部,要求兩個月內答覆監院,包括行政院長陳冲也看過該份報告。陳冲昨表示,他已請外交部「仔細研讀,有不了解地方再向監委請教。」 \n 看過該份報告官員也說,監委周陽山通篇都在講述孫文與新加坡淵源,最後提及去年晚晴園舉辦的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學術研討會的重要性,「如此重要活動,駐星代表處缺席,顯有失職」;報告也指星國近年舉辦許多活動,「我駐星代表處都無法參與」。 \n 對於連日來鬧得沸沸揚揚,甚至傳出監委調查報告有「台星不能說的秘密」,一名看過報告的政院官員笑稱「我看完報告很納悶,哪來驚天動地的內容?」暗指監院有些小題大作。 \n 外交部也宣稱,外交部長楊進添曾為史亞平案詢問周陽山調查進度,並直言「若認為史亞平有疑慮,人事案可以延後發布。」 \n 但周陽山則說,外交部可以正常進行作業,只是希望外交部收到調查報告後必須有所處置,「不是說一定要重罰,但至少要有口頭的告誡。」

  • 藍委嗆監委 拿出一刀斃命的證據

     台星關係去年傳出生變,監委調查發現當時的駐星代表史亞平有重大失職,但調查報告卻傳出考量外交關係,可能將祕密結案。消息傳出後,朝野立委口徑一致要求監察院公布調查報告,讓史亞平的功過接受社會公評。國民黨立委林郁方則批評,監委若調查不出個所以然,「就是浪費人民的錢而已!」 \n 史亞平案連日來引發爭議,林郁方昨日出面力挺史亞平,並直言「該檢討的是新加坡政府」,他更點名查案監委周陽山,「若沒法拿出一刀斃命的證據」,調查不出個所以然,去新加坡的調查之旅,「就是浪費人民的錢而已!」林郁方呼籲,監委若要公布調查報告,就每字、每句,細到連標點符號都公布。 \n 對於史亞平遭批失職、影響台星關係,在立法院長期在外交國防委員會問政的林郁方聲援史亞平,指新加坡政府到現在都拿不出撤換史亞平的理由,這在外交禮節上是非常無禮的事,該檢討的根本就是新加坡政府。 \n 他說,星國不滿史亞平,不外乎兩個原因,一個就是晚晴園事件,一個是新加坡新上任的印度裔外交重要官員,對我代表處在百年國慶酒會掛國旗、唱國歌有意見;但代表處在國慶酒會國旗、唱國歌,應給予讚美才對,如果駐在國因此產生不滿,監委要責備代表之職,「該檢討的是監委!」 \n 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陳亭妃則表示,監院應將調查報告全數公開,民進黨立委蕭美琴說,現在沒有人知道調查內容為何,監院應明確告知外界史亞平究竟是如何「嚴重失職」,讓社會公評,也避免外交部推托責任。 \n 台聯黨團幹事長林世嘉則批評,從林益世涉貪到史亞平傳爭議卻高升外交部次長,「馬英九團隊用人有很大的問題!」 \n 親民黨團總召李桐豪表示,監院主動調查,對史亞平作出瀆職或適任與否的調查後,如果不講話,那麼監委就有瀆職的問題,「監察院自己和稀泥,只會讓社會對監院的公信力和評價愈來愈低!」他要求,監院應給社會一個交代。

  • 周陽山:外交部沒搞清楚報告內容

     監察院調查前駐新加坡代表史亞平與星國政府互動關係案曝光後,監院瀰漫著一股詭譎氛圍,相關監委電話不是關機,切斷對外聯繫,就是三緘其口,低調不願表示意見。不過,查案監委周陽山昨天接受晚報訪問時表示,外交部不認為有違法失職,是「沒有搞清楚報告所指的內容」,史亞平駐星期間表現,的確有失職的問題,政府應該自我檢討。 \n 周陽山還指出,對於相關人士,包括具體做了什麼事、有什麼情節,調查報告內容都有提及;他表示,外僑委員會將於十八日開會,既然現在媒體已大幅報導此案,屆時委員會中將討論是否公布調查報告。監委私下表示,若屆時外交部沒有積極檢討改善,「我們會有一定的作為!」 \n 台星關係去年突傳生變,監察院調查後,認定我駐星代表處有「違法失職」之處,但在政府壓力下,考量台星外交關係敏感,選擇以「秘密結案」方式處理,不對外公布調查報告內容。 \n 昨消息曝光後,外交部大動作召開記者會澄清,選擇力挺史亞平。隨後,監院外交及僑政委員會則發出新聞稿指出,周陽山完成調查後,於上月二十日送該委員會討論,會中討論後決議「檢附調查意見,函請行政院轉飭外交部檢討改進,並議處失職人員見復」,目前監院還在等待行政院的處理,全案尚在進行中,並未結案。 \n 周陽山昨一整天手機關機不接電話,直到截稿前仍無法聯絡上。但他上午接受晚報訪問表示,這份秘密的台星關係調查報告,監察院並沒有洩漏,是外交部內有人向媒體洩漏這份報告,已見諸媒體的內容,「大致上與事實相差不遠」。

  • 為何列機密?史亞平:問監委

    為何列機密?史亞平:問監委

     監察院調查台星關係案,認定外交部常務次長史亞平在駐星期間失職。史亞平昨天出面說明,指調查報告中只有代表處未派員參加去年新加坡晚晴園舉行的辛亥革命百年紀念學術研討會,被監委認定「失職」;但若調查僅認為晚晴園會議有疏失,為何報告需要列為機密?史亞平對此表示,決定將報告列為機密為監委職權,「媒體應該去問監委」,她也不認為台星關係受到影響。 \n 史亞平還澄清,台星經濟夥伴關係(ASTEP)談判正在積極推動,她在派駐期間,並未感到洽談受阻之處;外傳新加坡與台灣國防部簽署的「星光計畫」明年可能中止,純屬傳言。 \n 去年台星互動傳出生變,監察委員於年底立案調查,於六月廿日完成調查報告,並列為機密。查案監委周陽山證實,報告認定史亞平失職,前駐新加坡代表處政治組長張詩瑞違反監察法。 \n 史亞平則公開回應,指監院調查報告中指涉她及代表處「失職」之處,僅有去年新加坡晚晴園舉行辛亥革命百年紀念研討會,我國父紀念館雖為主辦單位之一且組團出席,但代表處及她個人均未出席,被監委認定為「處置不當,應檢討改進」。 \n 史亞平特別說明,該場研討會定位為純學術會議,並未邀請任何官員,且代表處確定籌辦過程中公平參與,沒有矮化問題,在調查過程中她均已向監委報告。她表示,調查過程中問到的事,無論機密與否,她與代表處同仁都據實以告;監委報告仍然認定有改善空間,她會認真對待並虛心檢討。 \n 史亞平表示,決定將報告列為機密為監委職權,或許監委在調查過程中聽聞許多台星關係的互動內容,認為應視為機密,「媒體應該去問監委」。 \n 對於此案是否可能影響台星ASTEP洽簽,史亞平強調,她並未在報告中看到涉及ASTEP的內容,但政府將ASTEP定位為高品質、高標準、全面性的協議,須待章節完備、內容完整才會簽署,確實要花時間,但她在新加坡期間並未感到雙邊洽談不順暢。 \n 媒體也問到,有傳言指史亞平與星方政府高層互動不佳,影響台星關係,她表示,傳言不知自何而來,若確有此事,希望有人拿出具體證據,而不是一再散播不實傳言。她說,她在新加坡三年期間,與新加坡資政李光耀關係良好,且遵照政策指示,維持國家尊嚴及利益,並注意外交慣例、禮儀。

  • 認定駐星代表處重大違法與失職 史亞平案祕密結案

    認定駐星代表處重大違法與失職 史亞平案祕密結案

     去年台星關係突傳生變,前駐坡代表史亞平(見左圖,本報資料照片/陳信翰攝)因此調職一事,經監察院數月調查後,已於六月廿日完成報告,認定我駐星代表處「重大違法,嚴重失職」。但由於總統府與外交部認為,台星關係敏感,報告內容可能損害國家利益,因此說服監察院「祕密結案」,相關內容不對外公開,也未做任何糾正或彈劾決定,僅要求外交部在兩個月內檢討改進。 \n 外交部長楊進添則證實,已於六月下旬收到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對監委的指教將檢討改進,有誤會處也會在期限內赴監院說明。但他也強調,外交部認為史亞平表現良好,並無失職之處。 \n 去年傳出新加坡對史亞平表現不滿,導致台星關係停滯,當時外交部與駐星代表處予以否認。而去年十一月初,新加坡與我方國父紀念館合辦紀念國父孫中山辛亥革命百年的學術活動,我駐星代表處事先竟未接獲邀請或通知,引起應邀出席的監委周陽山懷疑,遂針對台星互動展開調查。 \n 周陽山證實,調查已於六月廿日結案,但由於外僑委員會通過決議,該報告不上網公布,因此不便說明調查結果和相關細節。相關監委也證實,礙於報告不對外公開,因此才未提出糾正或彈劾案。 \n 據知情人士透露,監院報告認定,我駐新加坡代表處有「重大違法、嚴重失職」;其中「嚴重失職」係指被調回台後接任外交部常務次長的史亞平,與星方互動上確有疏失,影響台星關係。而「重大違法」則指該處前政治組長張詩瑞在監委約詢時,竟以恐引起星方反彈,拒回答監委調查,明顯違反《監察法》規定。 \n 知情人士透露,台星關係顯然已發生重大變化,但最核心部分不能透露,否則台星關係可能面臨「斷炊危機」,事態嚴重;總統府在了解監院調查內容後,認為一旦公開,台星關係將面臨難以修補的破壞,「ASTEP(台星經濟夥伴協議)也不可能簽了」,因此積極說服監委祕密結案。 \n 至於史亞平的「互動疏失」,與之前傳言的唱國歌、與在野黨接觸等說法是否有關?查案監委均堅持「真的不能講」,否則星方恐將有「強烈制裁」動作。

  • 傳史亞平接觸星反對黨 犯忌惹惱星國

     外交部調回駐新加坡代表史亞平,最新的說法是,史亞平惹惱星國當局的主因,與她和星國反對黨接觸,犯了星國政治禁忌有關。星國已退休的政治元老李光耀對史亞平的表現不滿,也是原因。外交部發言人章計平表示,目前我與星國雙邊關係良好,這次調動屬於正常輪調。 \n 李光耀在星國政壇分量極重,對兩岸關係也用力極深,李光耀在馬英九政府力推ECFA、兩岸關係和緩後,原本有意表態支持台灣,也跟進促成台星簽署經濟合作協議,不料在史亞平代表任內,此案不僅久無進度,甚至落後於台紐之間的經貿談判。這是李光耀對史心有不滿原因之一。 \n 去年國慶,星國由前外長楊榮文出席我國慶酒會,但史亞平唱國歌之舉讓星國認為不尊重該國外交原則,雖然外界認為,此一說法可能是星國藉口,史亞平調動主因並不在此,但無論如何,史亞平給了星國做文章的口實。 \n 對台星間外交生波,章計平強調,雙邊關係一向緊密友好,目前雙方也正在進行台星經濟夥伴協議(ASTEP)的談判,各項合作也推動得相當順利。章計平也說,史亞平在新加坡的工作表現績效良好,因為她已經(在新加坡)工作3年,因此調回台灣。 \n 至於接任人選,以經貿背景官員出線可能性最大。經濟部次長梁國新、國安會副祕書長鄧振中和新聞局長楊永明都是外傳可能人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