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史依弘的搜尋結果,共04

  • 武俠京劇《新龍門客棧》耳目一新

    武俠京劇《新龍門客棧》耳目一新

     大陸第一部用京劇形式改編經典武俠電影的新編武俠京劇《新龍門客棧》,日前在國家大劇院上演。著名京劇演員史依弘在劇中一人分飾金鑲玉和邱莫言兩角,不僅充分展示了其能文且武、昆亂不擋的扎實藝術功底和出色的塑造人物能力,而且以其對藝術不斷探索的創新精神,為京劇帶來了不少新意和活力。  京劇《新龍門客棧》改編自何冀平編劇,徐克導演,張曼玉、林青霞、梁家輝等人主演的香港經典武俠電影,講述了明朝東廠專權,將軍周淮安為保忠臣遺孤,在俠女邱莫言等人的幫助下,一路被追殺至大漠邊陲的龍門客棧,原本潑辣愛財的客棧老闆金鑲玉,暗中幫助周淮安與東廠鬥智鬥勇的故事。史依弘在劇中一人挑戰電影中張曼玉、林青霞飾演的金鑲玉、邱莫言兩個角色,前者嫵媚潑辣,熱情似火;後者冷若冰霜的外表下則是俠骨柔腸。為了突出兩個角色的性格特點,史依弘不僅從服裝造型、唱腔上賦予人物不同的特質,還特別為她們設計了不同的「武器」,金鑲玉作為老闆娘拿的是菸袋、紅綾、長鞭;邱莫言作為俠女,則持率性俐落的長劍。  京劇《新龍門客棧》,文戲唱腔婉轉、細膩動人;武戲乾淨俐落、技藝精湛,很多細節處理都不落窠臼,讓人耳目一新。  劇中,你方打罷我登場的武戲演員,如一條條游龍穿梭。不管是青年演員王璽龍扮演的男主角周淮安,還是飾演東廠太監首領賈廷的孫偉,與金鑲玉的對手戲都引人入勝,贏得掌聲叫好聲無數。演出謝幕時,全場熱烈喝彩鼓掌。著名編劇過士行稱讚道:「這個戲的化妝造型別具特色,舞美呈現更是別具匠心。故事有電影的內核,亦有戲曲的講述方法。」  史依弘說,在《新龍門客棧》中特別重要的一點,是講武俠精神,我們希望用中國的傳統藝術來呈現中國的民族精神。

  • 鐘樓怪人京劇版 史依弘熱舞拋媚眼

    鐘樓怪人京劇版 史依弘熱舞拋媚眼

     雨果名著《鐘樓怪人》以京劇形式演出,在上海造成轟動,昨在上海逸夫舞台演出的《情殤鐘樓》,大陸國家一級演員史依弘在台上拋媚眼、跳豔舞,火辣騷勁燃燒全場。這齣戲11月將來台演出。  史依弘說:「我愛死這個角色了,艾麗雅既現代又古典,充滿熱情卻又渴望被理解,傳統京劇對女性的刻畫從來沒有這麼強烈,對京劇演員確實是一大挑戰。」  史依弘是中生代京劇演員相當活躍的一位,曾獲中國戲劇梅花獎等各項大獎,多次來台演出。劇作家王安祈表示,史依弘從不自我設限,武旦表現出色,改學梅派青衣,精研唱工,2012年跨到崑曲領域,與台灣國光劇團合作改編版《牡丹亭》,文武崑亂一把抓。  「一個演員被定型就完蛋了,京劇已是個很定型、程式化的藝術,梅蘭芳的原則是移步不換形,現在有些人卻連步都不換了。史依弘唱得再好也不會是梅蘭芳,京劇演員一定要再創新」,史依弘說。  《情殤鐘樓》2008年在上海首演,描述異族少女艾麗雅到純樸古城,心存歹念的族長指使貌醜心善的醜奴劫持,中途為將軍天昊所救,演變成三男爭搶一女,艾麗雅性命垂危。全劇設計別出心裁,跳脫原著對社會底層的探索,著墨身陷權力交鋒的女性如何自處的命題,花臉、老生與旦角的三重唱將全劇帶到高潮。  史依弘說:「京劇是含、收、內斂的,艾麗雅卻是放的,但你又要恰如其分讓觀眾覺得這是京劇,這是最難的地方。」  在劇中,史依弘必須滿場飛跳,體力驚人,她說每天都保持練功3到4小時,也練瑜伽,「不然唱不動!」別人演出前、定妝後,都盡可能保持沉靜,保留體力,她卻都要保持興奮狀態一直到上台,王安祈評為「不是安靜的青衣」。  連辦4年的海派文化藝術節11月在台登場,上海京劇院、滬劇院、越劇院、崑劇院接力來台演出,名角如雲,除了《情殤鐘樓》,還有滬劇《雷雨》、越劇改編白先勇《玉卿嫂》等經典好戲。

  • 史依弘、梁谷音 嗓音扮相都美

    史依弘、梁谷音 嗓音扮相都美

     今年上海戲劇月中,出現了多個戲迷必要關注的「嬌」點,亮眼、美麗的身影與優美嗓音,是台上不能忽略的重點。  上海京劇院著名的旦角史依弘,這次在《狸貓換太子》飾演悲苦忠心的婢女寇珠,在《情殤鐘樓》飾演風情萬種的女主角,風格多變。刀馬旦出身的她,本名史敏,臉蛋漂亮、身材勻稱,身段優異敏捷的她,最早以武戲《火鳳凰》走紅,甚至搏得「彩色旋風」的美名。後來,史依弘拓展戲路,改學梅派青衣,是難得的文武雙全演員。  王安祈盛讚史依弘從不自我設限,「她的漂亮是很有現代感的、帶點異國情調的,當年看她演《情殤鐘樓》,開了高衩的裙襬下是沒穿彩褲的裸腿,搭了雙桃紅的鞋,滿場觀眾看得目不轉睛,但一點都不情色。」  在台灣擁有廣大「梁粉」的上海崑劇團通才演員梁谷音,這次將在折子戲《癡訴‧點香》詮釋一為愛裝瘋逃亡的女瘋子,在《琵琶記》演出對公婆盡孝、艱苦尋夫的趙五娘。  王安祈說,梁谷音擅於在舞台上塑造人物,這次戲迷將可一窺她的功力。同團的張靜嫻,堪稱崑曲界的長青樹,優雅、永遠不老的扮相,亮麗的嗓音,是戲迷驚嘆的焦點,這次將主演《牆頭馬上》。  越劇院的方亞芬、滬劇院的茅善玉也都是中國國家一級演員,扮相清麗亮眼,身段柔美動人,這次不約而同挑戰具有悲劇性格的女性角色。方亞芬將飾演《玉卿嫂》,詮釋當代禮教下不被祝福與承認的愛情中的女人,茅善玉則扮演《雷雨》的繁漪,演繹一窒息於丈夫專橫、與繼子發生感情糾葛的烈女。

  • 專家論藝-去買《鎖麟囊》!

     臨近盛夏的夜晚我和太太邀上浩浩蕩蕩十個朋友去看史依弘版《鎖麟囊》的告別演出,剎那間我們都成了弘粉團團員。  《鎖麟囊》講述的是女子友情的故事。古代的富家小姐薛湘靈(史依弘飾)和貧窮秀才家的女兒趙守貞同一天出嫁,為避雨在路上貧富相遇。薛湘靈同情趙家的境遇,慷慨贈與裝有諸多珍寶的鎖麟囊。六年後,薛湘靈不幸遭遇洪水,家財盡失,流落他鄉,後被盧員外一家收留,看養盧家公子。一日碰巧在其花園的小樓上發現供奉的鎖麟囊。原來盧夫人正是當年的趙守貞。最終真相大白,雙方拜為姐妹,團圓美滿。  《鎖麟囊》這出傳統戲其實歷史不長,但是因為宣傳善有善報,薛湘靈唱腔優美,非常好聽。劇中也插有不少丑角的插科打諢,輕鬆娛樂,很討好觀眾。當年程派領袖程硯秋唱紅了大江南北,成為經典。  這兩年身為梅派當家青衣史依弘出演程派劇目《鎖麟囊》,在北京上海五個劇場輪演,紅紅火火,絕對是梨園盛事。這次告別演出,雖然讓人戀戀不捨,但是京劇藝術家們尊重梨園流派之間的傳統,不亂了規矩,觀眾應該理解。  這出戲完結了我的一個誤解。我以前一直以為中國人不尊重保姆,所以傳統戲曲和電影文學裡的主角很少有關於保姆阿姨的。不像西方舞臺上關於nannie的故事比比皆是,如百老彙音樂劇《Mary Poppins》, 好萊塢電影《The Nanny Diaries》 。西方故事裡的保姆或者神通廣大,或者年輕貌美,甚至是幽默充滿魅力愛心的男子,總之優點很多,有利於家庭和睦。  現在看來京劇《鎖麟囊》裡的中國nanny保姆也好的很,美貌、善良、還是大恩人!應該鼓勵有志於家政工作的男男女女都來看《鎖麟囊》,愛上這個職業,好讓我們的中國家庭裡多些好的保姆!也請我們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來看《鎖麟囊》,對我們的保姆阿姨們多些理解和寬容。  《鎖麟囊》裡真正吸引我的是那個鎖麟囊包包。我喜歡包包,花過讓自己難以啟齒的錢買過一個Prada包包。但是我從來沒有想到包包也可以重要的用來供奉。  當年的編劇翁偶虹一定參透了包包對於女人的重要性。女人之間要成為好姐妹,送一個好包包,肯定是好選擇。記得去年和朋友在紐約的Woodbury Premium Outlet,看全場的女士買Coach包包如買白菜一般,非常震撼。現在懂了,原來都是在買鎖麟囊!  前兩天新聞裡說法國的愛馬仕員工勾結外人生眾銷售假冒包包流向亞洲,實在是坑人,害了那些花錢澆灌姐妹情誼的人。  女人送包包給男人可能不是好主意。男人的包是消耗品,用舊了要換的。我一個好朋友的女友幾年前送他一個TUMI公事包, 他每天背著,現在看著都舊了,估計他不敢換。  那天晚上看完《鎖麟囊》,我們一干人出去吃宵夜,圍坐在史依弘身旁。大家興致勃勃的說,應該為趙守貞寫齣戲:出嫁後變富不奇怪,但是這麼多年她把恩人的鎖麟囊供起來,真是可貴。  聽到此,薛湘靈也頷首而笑了。  (作者為大陸文化評論者。北京大學畢業,美國聖母大學法律博士學位,現於北京從事律師工作,專職於智慧財產權法律處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