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司令官的搜尋結果,共13

  • 中校怎比司令官 綠版北平模式太離譜

    中校怎比司令官 綠版北平模式太離譜

     台南地檢署首度起訴大陸以「北平模式」吸收台灣現役軍官案,還痛批被告「行徑與陣前叛逃並無二致」。令人納悶的是,涉案被告只是區區聯勤司令部的中校軍官,並非手握重兵足以影響大局的作戰部隊指揮官,那裡值得大陸統戰人員祭出「北平模式」策反呢?

  • 保防教育共諜影射韓國瑜 耿繼文明提告憲兵司令官

    保防教育共諜影射韓國瑜 耿繼文明提告憲兵司令官

    憲兵指揮部替莒光日拍攝地的「佈憲」保防劇,在宣傳照中出現由憲兵弟兄扮演,身影神似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演員,被壓制在地上的畫面,引發軍方行政不中立的質疑,雖然憲兵緊急召開記者會澄清毫無影射之意,但仍引起國民黨支持者不滿,全國退警總會秘書長耿繼文表示,明天上午將前往台北地檢署控告憲兵司令黃金財中將,意圖使人不當選,嚴重違反「行政中立」。

  • 永遠的司令官 金門紀念胡璉將軍

     昨天是胡璉將軍逝世40周年紀念日,金門縣長陳福海、金防部指揮官郝以知中將共同主持在金城海濱「伯玉亭」的追思典禮,緬懷一代名將在2任金防部司令官期間,帶領金門邁入現代化的經濟建設,奠定今日「幸福島嶼」的基礎。 \n 曾任福建省政府主席、陸軍副總司令、越南大使的陸軍一級上將胡璉(字伯玉),在擔任金防部司令官2任8年期間,築路、造林、興學並成立金門酒廠,打下金門「海上公園」的堅實基礎,被鄉親與唐代帶領12姓氏族登島開墾的牧馬侯陳淵相提並論,奉為金門的古、今「恩主公」。 \n 在金門酒廠胡璉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規畫下,金門軍民代表偕胡璉之孫胡敏越、姪孫女胡敏珍在「伯玉亭」舉辦隆重的逝世40周年追思典禮,並在「莒光樓」舉辦「胡璉將軍回顧展」。 \n 其中,胡璉在1949年成立的前「陸軍第12兵團軍事政治學校怒潮校友會」理事長梁懷茂等10餘位校友和家眷也跨海參加。1期校友謝輝煌指出,胡璉除了為太武山「國民革命軍陣亡將士紀念碑」寫序外,不但不以自己的名字為金門各國小命名,更把為「莒光樓」題字的榮耀讓給下屬賴生明,謙沖為懷讓人景仰。 \n 與胡璉晚年相處時日最多的孫輩胡敏越則說,對岸近年推崇胡璉為抗日英雄,很多大陸「粉絲」都到陝西華縣胡璉故居參訪,而台灣也可為保存他在新北市新店的故居,闢建為紀念館。

  • 胡璉將軍逝世40周年  金門緬懷永遠的司令官

    胡璉將軍逝世40周年 金門緬懷永遠的司令官

    今天是胡璉將軍逝世40周年紀念日,金門縣長陳福海、金防部指揮官郝以知中將共同主持在金城海濱「伯玉亭」的追思典禮,緬懷一代名將在2任金防部司令官期間,帶領金門邁入現代化的經濟建設,奠定今日「幸福島嶼」的基礎。 \n \n曾任福建省政府主席、陸軍副總司令、越南大使的陸軍一級上將胡璉(字伯玉),在擔任金防部司令官2任8年期間,築路、造林、興學並成立金門酒廠,打下金門「地下堡壘、地上公園」的堅實基礎,被鄉親與唐代帶領12姓氏族登島開墾的牧馬侯陳淵相提並論,奉為金門的古、今「恩主公」。 \n \n今天在金門酒廠胡璉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規畫下,金門軍民代表偕胡璉之孫胡敏越、姪孫女胡敏珍等人在金城海濱「伯玉亭」舉辦隆重的逝世40周年追思典禮,並在金門馳名中外的地標「莒光樓」,舉辦「胡璉將軍回顧展」,吸引兩岸遊客前往。 \n \n其中,胡璉在1949年成立的前「陸軍第12兵團軍事政治學校怒潮校友會」10餘位校友和家眷也專程跨海參加。校友會理事長梁懷茂說,期盼胡璉將軍回顧展能讓新生代了解胡璉和前人對金門的貢獻,體會因為他們在炮火中的辛勤努力,才有今天的美麗金門。 \n \n1期校友謝輝煌則推崇胡璉不為自己留名,除了為太武山悼念袍澤的「國民革命軍陣亡將士紀念碑」寫序外,不但不以自己的名字為金門各國小命名,更把為「莒光樓」題字的榮耀讓給下屬賴生明,可見他的謙沖為懷,堪為後人景仰的表率。 \n \n與胡璉晚年相處時日最多的孫輩53歲胡敏越則說,對岸近年尊崇胡璉為抗日英雄,很多大陸「粉絲」都到陝西華縣胡璉故居參訪,而台灣也可為保存他在新店的故居,闢建為紀念館做些規畫和努力,希望他的犧牲、奮鬥故事能給後人一些啟發。

  • 美太平洋軍司令官訪日本自衛隊基地 意在牽制中國

    美國太平洋軍司令官哈里斯17日與日本自衛隊最高官統合幕僚長(相當於參謀總長)河野克俊,一同前往日本最西端的沖繩縣與那國町的自衛隊與那國駐紮地訪問、視察部隊。 \n \n 日媒指出,自衛隊和美軍高官一同訪問自衛隊駐紮地乃極為罕見的特例,乃有意展現鞏固的美日關係,以牽制頻繁在海洋出入活動的中國。與那國駐紮地是在去年3月開設的,目前部署了約160人的沿岸監視隊,負責監視日本周邊的海空域。 \n \n 此外,哈里斯17日在東京演講時還呼籲各國應對北韓加強進一步的制裁。北韓於本月4日朝向日本海發射新型中程彈道飛彈,哈里斯對此表示,「這次的挑釁再次顯示金正恩體制對和平與安全的威脅」、「核彈頭和彈道飛彈的技術若落到反覆無常的領導人手中將招致大慘禍」。 \n \n 哈里斯表示,對於北韓反覆進行飛彈發射實驗,且即將取得能搭載核彈頭的ICBM(洲際彈道飛彈)技術,讓人產生危機感。 \n \n 他強調,「不能聽說飛彈發射失敗,就覺得安心。(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是不怕失敗的。」 「應該讓他(金正恩)認識到,即使持續開發核武和飛彈也沒有未來,恢復理智是很重要的,目的並非要讓他屈服。」 \n \n 「北韓的危險行徑不僅對朝鮮半島,對日本、中國、俄羅斯、美國以及全世界而言都是威脅,美國將繼續要求所有國家對北韓施以更強而有力的制裁。」

  • 缺領導力 美軍駐日基地司令官遭解職

    美國海軍亞洲最大基地司令官葛雷尼斯特(David Glenister),20日因領導力讓人「失去信心」遭解職。 \n 美國「海軍時報」(Navy Times)報導,美國海軍橫須賀基地司令官葛雷尼斯特遭解職,因「調查發現葛雷尼斯特表現未符合司令官所需達到的高標準」。 \n 根據熟悉調查結果的海軍官員,葛雷尼斯特被控不當處理至少2起所主導的調查,但並未提及更多細節。(譯者:中央社蔡佳伶)1050421 \n

  • IS戰爭部長傳未死 倖存美軍空襲

    IS戰爭部長傳未死 倖存美軍空襲

    根據《敘利亞人權觀察》的消息,暱稱「車臣歐瑪」的伊斯蘭國最高司令官Omar al-Shishani並沒有死於美國空襲中,而是受到重傷、送到伊斯蘭國根據地拉卡的醫院,由來自歐洲的極端化醫生幫他治療。 \n \n根據法新社(AFP),《敘利亞人權觀察》首領Rami Abdel Rahman說,Shishani的保鑣在空襲中喪生,Shishani本人則是重傷。3月4日美國在敘利亞東北部城鎮al-Shadadi附近發動戰機和無人機進行空襲,之後美國官員宣稱Shishani和12名伊斯蘭國戰士很可能已死亡。 \n \n因美國在敘利亞沒有部署地面部隊,所以很難評估美國對敘利亞軍閥的攻擊行動是否有成功,過去就曾數次誤報Shishani已死亡。 \n \nShishani被美國譽為伊斯蘭國的國防部長,他也是美國政府通緝的主要伊斯蘭國首領之一,美政府並懸賞500萬美元要他的人頭。美國智庫Middle East Forum的研究者Aymenn Jawad Al-Tamimi說,Shishani是車臣裔人、來自喬治亞班吉西峽谷(Pankisi Gorge),2006年加入喬治亞軍隊,2008年在喬治亞和俄羅斯軍作戰,2012年出現在敘利亞北部、成為一群外籍戰士的首領。當伊斯蘭國在2013年崛起時,Shishani被指派為敘利亞北部的軍事司令官。 \n \n路透社(Reuters)報導,據說伊斯蘭國首腦Abu Bakr al-Baghdadi非常仰賴Shishani在軍事方面的建言。國際調查公司Soufan Group的Richard Barrett說,雖然Shishani是伊斯蘭國最高軍隊指揮官,並且指揮過許多重大戰役,伊斯蘭國許多來自車臣的菁英戰士也效忠於他,但他並不是伊斯蘭國的主要政治人物之一,伊斯蘭國的政體結構遠比它的軍隊來的要複雜很多。 \n \n

  • 美第七艦隊司令官:各國都有權利航行南海

    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官約瑟夫•奧肯(Joseph Aucoin)中將24日與日本自衛艦隊司令官重岡康弘海將在海上的美核動力航母雷根號上舉行聯合記者會。有關中國在建的南海人工島周邊海域,奧肯稱,只要是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哪裡都有航行的權利。不僅是美國海軍,世界各國都擁有同樣的權利。 \n \n奧肯表示,暫時沒有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共同開展警戒活動的可能。 \n \n重岡稱,在沒有接到命令的情況下,對於能在南海做些什麽無法表態,並表示與美軍經常在開展聯合行動的訓練,若接到命令,就能採取相應的行動。 \n \n美國海軍上月向中國建造人工島的南沙群島渚碧礁(英文名Subi Reef)12海里(約22公里)內派遣了與雷根號同樣部署在橫須賀基地的神盾驅逐艦。

  • 美國核戰指揮部第二號司令官涉詐賭被停職

    美國核子作戰指揮部的第二號司令官,因為涉及一樁詐賭的案子,遭到停職,事情發生已經三個多禮拜,現在才被披露。 \n官拜中將的(賈迪納)在愛荷華的一家賭場,被抓到使用假籌碼,這個月初,他被停職接受調查。 \n美國核子作戰指揮部位在(內部拉斯加)州的(奧馬哈)市附近。賈迪納2011年底開始,擔任副司令,之前,他是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副司令和參謀長。

  • 杜鵑啼血梁肅戎(5)

    杜鵑啼血梁肅戎(5)

     管他的特務小西與他共飲,說:「我是日本人,對國家有重大貢獻,過節才配一瓶酒,你是滿洲國人,給了你6瓶,你還抗日,你怎麼說?」梁肅戎聽了,正色道:「這是兩回事,你們日本占領我們中國那麼大塊土地,怎麼是幾瓶酒的問題。」 \n 對妻心存愧疚感激 \n 我想,這種心情是想到那時閉眼等死,就在那一瞬間,當時佐藤一衝動,梁就24歲而終,以後這60年真是撿來的,想到這裡,大悲無言,怎能無淚? \n 梁的書中說:「結果他也沒開槍,我也沒有招供。」 \n 梁傳《大是大非》一書寫得很幽默。1944年端午節,梁因為是檢察官,尚未定罪,還可配半打啤酒,一個鳳梨罐頭。管他的特務小西與他共飲,說:「我是日本人,對國家有重大貢獻,過節才配一瓶酒,你是滿洲國人,給了你6瓶,你還抗日,你怎麼說?」梁肅戎聽了,正色道:「這是兩回事,你們日本占領我們中國那麼大塊土地,怎麼是幾瓶酒的問題。」小西聽了,火冒三丈,兩人吵了起來,最後打成一團。 \n 打完,小西說:「這鳳梨罐頭,我太太小孩好久都沒吃過。」梁說你拿回去好了。 \n 第三次哭,是說勝利後,他是長春和四平的國民黨書記長。國共的內戰中長春危急,他被抓到必死,他穿上長春大學制服,裝成大學生,隻身逃出長春。 \n 那時老二剛出生,他太太說:「此時你走,家裡該怎麼辦呢?」語氣中透露出相當無奈,也使梁這輩子對太太心存無限的愧疚與感激。 \n 後長春又回國民黨手,但醫生卻給共產黨帶跑了,梁的內弟得了腸絞症,找不到醫生,一夜之間即撒手人寰。這個內弟是獨子,梁入獄他來探望也被抓。梁太太受此打擊,精神幾乎崩潰。梁說:「面對這種慘劇,真不知如何向岳父交代。」 \n 說到這,梁又哭了。 \n 「對不起。」梁擦乾眼淚,又對我說。 \n 失敗在未就地取材 \n 抗戰勝利,梁出獄,做國民黨長春市黨部書記長,親見國府在東北的失敗。他說:「最主要的是日本一投降,毛澤東下令共產黨裡有東北關係的,都去經營東北。像張學思、呂正操都去了。把東北的地方勢力經營起來。我們的國民黨呢?幾乎有東北關係的都切斷。張漢公不能去這是一個,那時候應該起用他。第二,據齊世英講,本來張治中是要去東北。他就跟齊鐵老講,說我把軍校東北畢業的全領去,那些人後來在台灣都是做了總司令的,包括空軍的烏鉞、陳衣凡,海軍的劉廣凱、宋長志,陸軍的王多年、馬安瀾等,都是7、8期前後。都是當年齊鐵老把東北學生,一送政校,一送軍校。張治中講,我把這些人都領回去。結果後來傳說熊天翼(式輝)願去,這當然牽涉到大老張群啦,就把政學系的人安進來了。熊到東北去,軍校的人全都沒去了。而且後來陳辭公去負責,他對地方割據深有戒心。這也難怪啦,因為勝利了,再叫地方軍閥割據怎行?所以地方武力他一律消滅。你南方兵到這怎麼打啊?手都伸不出來,穿著草鞋,東北那麼冷,你叫雲南部隊上來,你不是害他嗎?所以,東北政治人物你不用,軍隊不就地取材。局勢就危殆了。」 \n 軍政黨團對立不睦 \n 梁又談到戰略的錯誤:「怎麼錯誤?自己搞嘛。第一,軍政對立,黨團對立。那時有個黨政軍會報,是一個最高組織。遼北省黨部主任委員是羅大愚,四平市黨部書記長是我,主席是劉翰東。陳明仁是司令官。照規矩,黨部主任委員、司令官加主席,3人輪流做主席開會,陳明仁他一人幹到底。他家附近有個大街叫明仁路,軍民人等到門口下馬,必須得走進去。我們年輕可以,東北冷啊,劉翰東這麼胖,得兩個人挾走20分鐘,走得滿身是汗。他司令官車才能進去,別人不許。羅大愚也恨他,開會不去,說,肅戎,省黨部市黨部你一人代表。所以我就去了。那我都看得很清楚,不是要兵就要糧。有天他作主席坐這裡,我雖然年輕,我代表黨部坐在邊上,劉翰東在那邊。他那天火了,桌子一拍,說:『四平是我的。』把劉翰東嚇哭了、逼哭了。你看這種場面。另外更不要提了,吉林主席梁華盛,是我們的一個宗長。冬天那樣缺煤,他還有溫水的洗澡游泳池,吉林省政府,你看東北怎麼搞?」 (待續)

  • 小檔案-胡璉 金門的「現代恩主公」

     胡璉(一九○七年十月一日─一九七七年六月廿二日),字伯玉,陝西華縣人,陸軍一級上將,兩任金防部司令官兼福建省政府主席。在金防部司令官任內,經歷民國卅八年「古寧頭戰役」與四十七年「八二三炮戰」。去世後親屬遵遺囑火化,骨灰灑葬於金門水頭海面。 \n 胡璉在金門興辦實業和教育,金門酒廠即由他督辦創立,並建築道路改善交通,島上最重要的中央公路取名「伯玉路」,紀念他對建設地方的貢獻。 \n 老一輩金門鄉親以「現代恩主公」相待,與唐時率十二氏族到金門拓墾的「開浯恩主公」陳淵相提並論。金門縣政府在古寧頭和平紀念園區興建「胡璉紀念館」,今年落成啟用。

  • 胡璉官舍值九億 金門議員籲收回

     坐落於新北市新店區的前金防部司令官胡璉官舍,占地一千五百坪,現仍有胡璉後人居住。民進黨金門縣議員陳滄江肯定胡璉功在國家,但也建議縣府收回,以維社會正義。 \n 胡璉兩任金防部司令官,也曾任福建省政府主席,民國卅八年古寧頭戰役、四十七年八二三炮戰,他帶領軍民奮戰,安然度過台海危機。他也致力推動地方實業,如今金門高粱酒享譽中外,貢獻被民眾推崇。 \n 陳滄江指出,民國四十三年福建省政府出資購置新店安坑段的七筆土地,共約五○○○平方公尺,折合一五○○坪,用以興建房屋做為胡璉和另八名高級參謀的官舍。民國六十六年,胡璉將軍去世,但仍有後人續住。 \n 陳滄江指出,官舍管理單位是金門縣政府,原積欠三五○萬元稅款,也是縣府代為償還,但這筆實際是金門縣產的土地,所有權人卻在時空更迭下,變成國有財產局。 \n 陳滄江強調,胡璉將軍對金門有功,但縣產不能私相授受,他建議縣府與現住人溝通,依法追討收回。 \n 目前也是建築公司負責人的陳滄江,估計七筆土地市值逾九億元,若做適當處分,縣府可以妥善運用。

  • 台海危機 根本博前線獻策

    國軍轉進台灣與對岸共軍對抗時,感念蔣介石「以德報怨」政策的日本軍官組織「白團」出任軍事顧問,甚至直接參與作戰。六十年前的「古寧頭戰役」,根本博中將就是一位重要人物。 \n中日戰爭時,根本博原任駐蒙日軍司令官,後來因華北日軍司令官下村上將轉任陸軍大臣,而接任該項軍職。 \n戰後,蔣介石派員到根本博東京郊外鶴川町寓所,送達一封請他出面幫忙中國的親筆函,讓戰敗後悄然回國的他,再度來到中國的領土。 \n當時,出資並掩護他和六名同伴搭船,瞞過占領日本,嚴禁日人任意出國的美軍,正是台灣第七任總督明石元二郎之子,擔任貴族院議員的明石元長男爵。 \n根本博化名「林保源」,仍肩掛陸軍中將參與「古寧頭戰役」,在這場被視為第一次「台海危機」,決定國共分立的重要戰役中,發揮獻策贏得最後勝利的作用。 \n作為國府將領湯恩伯的上賓,也是蔣介石朋友的根本博,一直到一九五二年六月廿五日才回國,一九六六年五月廿四日去世,蔣介石和何應欽等人曾致贈花圈致意。 \n但在六十年前兩岸高度對峙,除了高級將領之外,鮮少有人知道「白團」其事,遑論一般金門百姓。 \n金門縣長李炷烽在接見抵金尋找根本博史實的明石、吉村一行時,表示此事讓人「對過去有更深了解,對未來也有更大的把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