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司法信任度的搜尋結果,共21

  • 奔騰思潮:蘇永欽》善待司法,用科學的方法改革─給韓國瑜總統候選人的公開建議

    張善政先生找我作韓國瑜總統候選人的國政顧問,擔任憲政司法組的召集人。我不認識韓市長,也早已退出政黨,一口答應的理由是,我的看法幾乎都與另一候選人針鋒相對,而且正因為我素來主張總統要尊重司法院的獨立決策權,可以不用為白皮書絞盡腦汁。正好張總召推動非白皮書的、滾動加互動式的顧問,我就寫這第一封的公開建議,歡迎大家互動。

  • 累犯一律加重本刑違憲 吳志揚:符合邏輯但不接地氣

    累犯一律加重本刑違憲 吳志揚:符合邏輯但不接地氣

    刑法規定累犯應加重其刑,有法官和受刑人認為有違憲之虞,聲請釋憲;而釋字775號昨出爐,大法官認為不分情節一律加重最低本刑,不符合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比例原則,相關機關應自解釋公布日起2年內修法。對此,國民黨立委吳志揚認為,法理上似乎符合邏輯,但完全不接地氣,難怪司法信任度會越來越低。 \n \n吳志揚指出,根據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最新司法滿意度民調顯示,民眾對於「法院法官可以公平公正審理、審判案件」滿意度僅兩成,另高達八成的民眾對當前司法改革之成效不滿意,顯見蔡政府司法改革完全失敗。 \n \n吳志揚認為,法官審判信任度只有百分之二十,反映民眾對於司法實務上「量刑偏輕」非常不滿意,縱使釋字775號解釋保障部分被告人權,給予法官更大的自由的量刑空間,但在民眾如此不信任法官,恐龍法官又不斷出包的情況下宣告違憲,司法院真的不接地氣;相對而言,若現在法官的信任度很高,且符合民眾的法感,就不太需要用這一條來框住法官的裁量權。 \n \n吳志揚說,為回應迫切民意,朝野正對酒駕累犯刑責加重形成共識,司法作為最後一道防線,原來加重1/2的條文至少能確保法官對於累犯不能過於輕判;而原本法官就不符合民眾期待,拿掉該法後,司法恐怕只會離人民的法律感情越來越遠。 \n \n吳志揚強調,尊重大法官作出釋字,但不能忽視人民對虐童、殺童、酒駕的深惡痛絕,只要是情節清楚,修法加重刑責這部分絕不退讓。 \n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中時電子報提醒您: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n

  • 陳師孟政治意識形態發言 律師全聯會:難以苟同

    陳師孟政治意識形態發言 律師全聯會:難以苟同

    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針對監察委員當選人陳師孟於立法院接受資格審查詢問時表示「過去對於綠營的總統及政務官的這種追殺,在這個追殺過程當中我們看到司法用了很多不合程序正義、不合實質正義的一些手段」「希望在餘下的任期,能夠釐清過去司法對綠營的迫害追殺、對藍營的縱容護航」等語,律師公會全聯會會表示,陳師孟此種政治性言論難以苟同。 \n \n \n律師公會全聯會指出,監察委員職司彈糾公務人員之崇高使命,惟陳師孟政治意識形態鮮明之發言,恐造成司法人員辦理有關政治案件時,憂懼其辦案結果若與監察委員之意見不同時,即遭冠上「迫害追殺」、「縱容護航」之大帽,甚至面臨糾彈,此對司法之公正更將造成負面影響 \n \n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聲明全文如下: \n \n一、按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同為律師法第一條所明訂賦予律師之使命。而若人民對於司法不能信任,必定會對我國之法治基礎造成傷害,故蔡英文總統上任後,為提升人民對於司法之信任,亦將司法改革列為主要政見。而律師身為在野法曹,故本會對於司法信任度之相關議題一向予以關切。 \n二、然經查陳師孟先生於國會殿堂所為之上述公開發言,指摘司法以政黨色彩作為判斷標準,並表示司法對不同政黨色彩者分別予以「迫害追殺」、「縱容護航」,實屬措辭強烈之嚴厲指控,惟並未能提出有關其所述指控之具體事證,以陳師孟先生身為監察委員被提名人身份,言行動見觀瞻,上開發言恐將造成司法信譽之損害,此誠非本會所樂見。 \n三、又監察委員職司彈糾公務人員之崇高使命,惟陳師孟先生上述政治意識形態鮮明之發言,恐造成司法人員辦理有關政治案件時,憂懼其辦案結果若與監察委員之意見不同時,即遭冠上「迫害追殺」、「縱容護航」之大帽,甚至面臨糾彈,此對司法之公正更將造成負面影響。 \n四、綜上,本會對於陳師孟先生之上述發言內容,實難苟同,特提出聲明回應。 \n

  •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司改會議遭挫,蔡英文應虛心補救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司改會議遭挫,蔡英文應虛心補救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繼台大教授林鈺雄後,律師陳重言跟進退出,甚至傳可能湧現「退出潮」,會議公信受挫。之所以會有成員不滿程序的情形,常是因為會議結論「似乎」已有成見,參與只剩「背書」作用。 \n 本會議初衷良好,以邀集多元專業人士民主審議,擴大司改的專業與多元;但因無特別法源,體制上仍是總統的幕僚諮詢會議,成員由府方邀請。而總統畢竟代表行政權,應留意政治避嫌。 \n 本會議功能除了「集思廣議」之外,很重要一點就是以成員的清望來為司改提供社會能量。因此,會議程序的透明對於結論的說服力至關重要。但是,有總統本人參加的籌委會卻被指為「閉門會議」,討論過程不能公開,的確不應該。所謂「籌備」通常指程序規畫,有何不能公開?而不同組別,卻對相同議題重複討論,也顯示了會議對「解決歧見」的努力不足,讓各組之間,對於他組的討論顯得互不尊重,甚至疑似因預設立場,所以想重啟爐灶翻盤。種種情況易讓外界有「結論已經預設」的想像。 \n 程序的瑕疵會實質影響結論的公信力。就以「最高法院法官政治任命」為例,這在學理、其他國家實務非無先例;但在台灣需經「兩階段改革」,一是先大減最高法院94名法官員額至21位、並改終身職,二再改由民選總統從「兩倍人選中擇一」政治任命,強化法官的民主正當性。但如今一舉完成兩階段,等於把決定未來數十年司法實務走向的「終審法院成員大換血」,交由現任總統過度掌握,恐致最高法院出現政治意識型態單一化的系統性偏頗;相較於其他國家「一任總統僅能在空缺出現時提名」,可說影響力大過想像。 \n 絕對權力帶來絕對腐化,我們必須思考權力濫用的風險。自民進黨執政以來,《不當黨產條例》、「保防法」草案、「三級首長改政務任用」、「區長改機要」種種爭議作為,沒有「節制權力」的形象。再加上蔡總統所提名的監察委員陳師孟,竟然以監察權威嚇「判決結果與其政治立場不同」的法官,而蔡總統卻對陳傷害司法的言行不置一詞,堅持提名。這點點滴滴都在侵蝕、揮霍蔡政府政治能量的信任度。 \n 也因此,當要賦予蔡總統掌握指派終審法官的權力,即便學理成理、有他國實踐前例,也難讓人民安心。舉個例,我們能接受,讓陳師孟擔任中華民國的終審法官嗎?雖然陳不符提名資格,但會不會在符合資格的人之中,去找尋最像陳師孟的人呢? \n 再者,就算終審法官改由總統政治任命,也可考慮加上「國會參與」的程序,雙重加持法官的民主正當性。但司改會議以「避免提名人審判紀錄被檢驗」為由,刪去「經國會同意」程序,反而與其「希望法官與社會多元溝通」的初衷更不符合。 \n 儘管此提案爭議重大,但司改分組會議竟以「16贊成1反對」壓倒性通過,思慮顯然不夠周到,也形同陷蔡總統於不義。幸好,司法院已承諾在近期分組會議提復議翻案,亡羊補牢,值得肯定。 \n 橘逾淮為枳,其實筆者不反對最高法院法官採政治任命,但在其他法治國可行的做法,用在台灣會產生什麼結果?就算要做,配套更要周延、公開透明,例如同一總統提名人數不能過半。 \n 台灣的司法,確實到了必須結構化的檢視與改革的時候了,正因如此重大,蔡總統必須更珍惜信譽,也須減少社會對總統藉機擴權、執政黨不當影響司法的疑慮。就此,建議蔡總統、司法院做到兩件事: \n 一是,黑箱必須避免,不能讓成員流為「同溫層」,更不能讓司改成員變成「橡皮圖章」。二是,蔡總統須展現公心與公信,傷害司法的爭議人士少用,傷害法治的爭議行為少做,才能為司改取得正當性與推動能量。 \n 文末提一建言,有法學者曾建言將「三級三審(兩次事實審)」改為「三級二審」,無論民、刑、行政案件,除了簡易案件以外,一概由高等法院「一次堅實的事實審」,加上「一次上訴法律審」機會;預期可減少三成案量、減少案件發回機會、避免纏訟過久,讓當事人、司法能集中資源提高單一事實審的品質,避免消磨當事人對司法的耐性與信心。盼司改會議能考慮納入討論。 \n(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賴清德批司改 呂太郎:尊重

    台南市長賴清德日前發言批評司法改革成效,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今天表示,賴清德對司改的期許或有一些看法,司法院尊重,「有則改之、無則嘉勉」。 \n 台南市長賴清德日前出席國定古蹟台南地方法院舊址修復啟用典禮,在開幕式致時詞表示,他在國大代表任內力主司法預算獨立,因為司法獨立是人民正義最後一道防線;但現在司法預算增加,司法信任度卻低到不行,台灣司法界愧對台灣人民;重要的是改革決心,光做表面沒有辦法,不能聽不見人民心聲。 \n 立委許淑華上午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質詢時表示,賴清德的說法讓司法尊嚴掃地,司法院要不要表態? \n 呂太郎表示,賴清德先是就原台南地院的土地利用問題提出看法,再來順道提到司法改革,因為賴清德擔任國大代表時曾推動司法預算、概算獨立,因此對司改有引殷切的期望,司法院會廣聽各界意見。 \n 他表示,賴清德對司改的期許或有一些看法,司法院尊重,「有則改之、無則嘉勉」。 \n 許淑華追問,許多調查指出,民眾對司改沒有信心,司法院如何加強法制教育? \n 呂太郎說,法制教育雖然是屬於法務部的執掌,但司法院也能做法制教育,將盡量安排學生或民眾到法庭觀摩;最重要的則是推動「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讓法官跟參與審判的民眾溝通,學習人民對事實、法律的觀點。1051114 \n

  • 當面打臉司法院長許宗力?賴清德轟司法信任度低落

    當面打臉司法院長許宗力?賴清德轟司法信任度低落

    擁有102年歷史的國定古蹟前台南地方法院,歷經13年的調查修復後,今天終於竣工啟用。沒想到,司法院長許宗力親臨主持,應邀觀禮的台南市長賴清德,卻當著司法院長許宗力的面,在典禮上炮轟當前司法信任度低落,司法改革成效不佳,辜負人民的期許;還說司法文物保存固然重要,但不能只做表面工夫。賴清德致完詞不久即離席,甚至沒有參與剪綵,留下現場大批司法人員一陣錯愕。 \n \n鑑於台南市政府長期爭取將舊台南地院設立為「城市博物館」,一般預料,因賴的規畫與司法院推動成為「司法博物館」的方向並不一致,他才會在竣工典禮上「脫稿演出」。 \n \n司法院今天舉行舊台南地院竣工啟用典禮,司法院長許宗力、副院長蔡烱燉、台南高分院院長葉居正、台南地院院長莊崑山等多個法院院長均到場。許宗力致詞時,稱許舊台南地院設立成為司法博物館後,可以拉近與人民的距離,扮演法治教育的重要尖兵;莊崑山也期許司法博物館,未來能與在地人民生活、土地有溫度的結合,成為一座全民共享資源的博物館,與台南古都相互輝映。 \n \n不過,賴清德致詞時,卻卯足勁抨擊當今司法攻革成效,指出早在國代任內,他就主張司法預算獨立,因為司法獨立是人民正義最後一道防線,但如今多年過去了,司法預算增加,但司法信任度卻低到不行,「愧對人民,台灣司法界愧對台灣人民」、「司法文物展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改革的決心,光做表面沒有辦法」、「不要本位主義,聽不見人民心聲,聽不見人家的意見」。

  • 批司法改革成效 賴清德:反映市民心聲

    台南市長賴清德今天上午出席國定古蹟台南地方法院舊址修復啟用典禮時,在致詞批評司法改革成效後離席。他事後受訪時說,只是藉機反映市民心聲,提早離開是為了參加告別式。 \n 賴清德在開幕式致時詞表示,他在國代任內力主司法預算獨立,因為司法獨立是人民正義最後一道防線;但現在司法預算增加,司法信任度卻低到不行,台灣司法界愧對台灣人民;重要的是改革決心,光做表面沒有辦法,不能聽不見人民心聲。 \n 賴清德在致詞後就離席,沒有參加剪綵,引起外界關注與揣測。 \n 賴清德在中午接受媒體詢問時說,今天很難得,司法院長許宗力等司法界高層出席啟用典禮。除了感謝他們修護這百年的歷史建築以外,也特別向許宗力反映市民的心聲,希望未來台灣司法改革能夠在他帶領之下,符合民意的要求。 \n 有媒體詢問賴清德,是否因為之前的議長賄選案,讓他有感而發,覺得司法改革有迫切的需要? \n 賴清德說,一方面是在擔任國大代表、立法委員任內,支持司法獨立、司法預算獨立;但20年過去了,老百姓對司法的信任度卻不到原來的1/2。今天只是藉機反映市民的心聲,並非針對個案。 \n 賴清德表示,提前離席是因為要趕著參加一名里長的告別式,對方邀請他去點主。離開前有特別向許宗力等人說明,與其他議題無關。1051108 \n

  • 大法官再任 綠營交公評藍營質疑適法性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吳秉叡今天說,大法官再任問題交給社會公評;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副書記長林為洲說,大法官再任有適法性問題,難道台灣法界沒有其他人可找嗎? \n 媒體報導,總統蔡英文將提名台大法律系教授許宗力、最高法院法官蔡炯燉為司法院正副院長人選,不過遭外界質疑,許宗力曾任大法官,任期已滿,若再提名他恐有違憲之虞。 \n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吳秉叡表示,曾任大法官後再任大法官,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認為沒有問題,但也有部分民眾認為有疑慮,這個問題就交給社會來公評。 \n 律師出身的民進黨立委蔡易餘說,質疑許宗力回任大法官違憲的人應該把憲法增修條文看好,條文只說不得連任,也就是不得做完一任緊接再做,許宗力目前不是大法官,沒有連任的問題。 \n 至於大法官是否適合再回任,蔡易餘說,許宗力當過大法官,對司法系統是最了解的,回任大法官並且當司法院長是適當、可以接受的。 \n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副書記長林為洲表示,許宗力過去已任滿大法官,憲法增修條文中的規定是不得連任,許宗力任雖不是連任,而是再任,但這在適法性上是有爭議的,而他也質疑,難道台灣法界真的沒有其他人可以找了嗎?一定要提一個有爭議的,由此也看出民進黨的人才庫,好像很貧乏。 \n 林為洲也說,另一方面,許宗力是親綠的,提名許宗力,好像也是在滿足深綠支持者的胃口,但這不是好現象,大法官、司法院要做司法改革,這是全民的寄託,希望可以提一個讓藍、綠、中間選民更能接受的人,將來在推動司法改革,比較不會必質疑有護航執政團隊的疑慮。 \n 親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李鴻鈞說,目前全國百姓普遍對司法不信任,蔡總統要提名司法院正副院長,是司法信任度重要指標,提名應該審慎,要記取上次撤回提名的教訓,這次提名更應該審慎符合社會大眾期待。 \n 他說,許宗力不只在回任大法官部分可能被質疑,對廢死表態也是一個問題,雖然人沒有百分之百的,但現在提名司法院正副院長的標準應該提高。1050826 \n

  • 有話要說-醫療糾紛是司改的一面鏡子

     長久以來,司法人員的被信任度,在眾多行業中相對偏低,所以蔡總統宣布「司法改革」後獲得了最多掌聲。眾人如今引頸企盼一些一再浮現檯面的司法問題能獲得解決,例如醫療糾紛。 \n 醫療是一種充滿不確定性的工作,醫療人員處理無法百分之百掌握的生命,如果不能受到適當保護,還要冒著需承擔刑事責任的風險,則再多的熱忱與愛心也將被消磨殆盡。這就是為什麼,在醫療糾紛頻仍且無法妥善解決的今天,直接攸關性命的醫療核心專科會出現五大皆空的現象;也獨獨只有醫界,不斷呼籲醫療責任去刑化或刑責合理化。 \n 過去醫界提出這類意見,總是被某些法界人士以「基於公平原則,業務過失一視同仁」祭起的「高帽」罩住而動彈不得,這些人士是否該先「改革」一下?因為現況還有老中代人員勉強撐持,但若到處是醫糾地雷,導致後繼無人,將來有病找不到醫師治療的慘況就可能來臨! \n 台灣的醫療糾紛有高偵查、低起訴與低定罪率的特色。所以有法界人士說,最後幾乎都沒事,醫師何必擔心呢?問題是,醫師一旦被官司纏身,短則數年,長則甚至超過10年,其精神的凌遲與體力的耗損絕非最後遲來的正義所能補償。極低的起訴與定罪率更證明許多司法過程完全是浪費。 \n 為何如此,原因之一是在我國,刑事自訴免費,而且還能以刑逼民─附帶要求民事賠償。如此的設計,用意固然是要保障人權,但「便宜行事」的結果,也成為惡徒要脅或構陷好人的工具。最後見到「還我清白」往往都已太遲,我們要釜底抽薪,減少訟累,必須考慮把「刑事免費、以刑逼民」的機制廢除。 \n 生命的變化無法完全掌握,任何加諸於人體的處置,都難免有併發症;有些不良結果雖然機率極低,但卻發生了,但審議後醫師並無過失的狀況並不少見。此種有傷害卻無過失的事故,如果能提供給病家實質補償,一定有助於減少在爭議中蹉跎。那麼,誰該負責補償呢?答案顯然是健保;要求「沒有過失」的醫療機構或醫師也負擔部分金額,因邏輯不通而引發抗議,導致「醫糾法」立法最後不了了之,令人遺憾。 \n 當然,若說「醫療糾紛」是慢性病,則「暴力」就是急重症,兩者都在啃噬與侵蝕著醫界的健康與安全。打擊暴力需要公權力強力介入,例如考慮建立「對醫護人員施暴者,以現行犯逮捕」的機制,司法當然也是關鍵性的支柱。 \n 司法改革涉及的層面極廣,但最重要的,還是執事者的「心態」。年輕力旺者,未必就通情達理,而久居官署者,也不一定守舊迂腐。無論如何,社會各行各業息息相關,直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醫療糾紛」攸關著醫界的興衰,甚至存亡,其能否有更明快、周延又妥適的處理,可以作為司法改革成效如何的一面鏡子。(作者為馬偕醫院院長)

  • 施壽全》醫療糾紛是司改的一面鏡子

    施壽全》醫療糾紛是司改的一面鏡子

    長久以來,司法人員的被信任度,在眾多行業中相對偏低,所以蔡總統宣布「司法改革」後獲得了最多掌聲。眾人如今引頸企盼一些一再浮現檯面的司法問題能獲得解決,例如醫療糾紛。 \n醫療是一種充滿不確定性的工作,醫療人員處理無法百分之百掌握的生命,如果不能受到適當保護,還要冒著需承擔刑事責任的風險,則再多的熱忱與愛心也將被消磨殆盡。這就是為什麼,在醫療糾紛頻仍且無法妥善解決的今天,直接攸關性命的醫療核心專科會出現五大皆空的現象;也獨獨只有醫界,不斷呼籲醫療責任去刑化或刑責合理化。 \n過去醫界提出這類意見,總是被某些法界人士以「基於公平原則,業務過失一視同仁」祭起的「高帽」罩住而動彈不得,這些人士是否該先「改革」一下?因為現況還有老中代人員勉強撐持,但若到處是醫糾地雷,導致後繼無人,將來有病找不到醫師治療的慘況就可能來臨! \n台灣的醫療糾紛有高偵查、低起訴與低定罪率的特色。所以有法界人士說,最後幾乎都沒事,醫師何必擔心呢?問題是,醫師一旦被官司纏身,短則數年,長則甚至超過10年,其精神的凌遲與體力的耗損絕非最後遲來的正義所能補償。極低的起訴與定罪率更證明許多司法過程完全是浪費。 \n為何如此,原因之一是在我國,刑事自訴免費,而且還能以刑逼民─附帶要求民事賠償。如此的設計,用意固然是要保障人權,但「便宜行事」的結果,也成為惡徒要脅或構陷好人的工具。最後見到「還我清白」往往都已太遲,我們要釜底抽薪,減少訟累,必須考慮把「刑事免費、以刑逼民」的機制廢除。 \n生命的變化無法完全掌握,任何加諸於人體的處置,都難免有併發症;有些不良結果雖然機率極低,但卻發生了,但審議後醫師並無過失的狀況並不少見。此種有傷害卻無過失的事故,如果能提供給病家實質補償,一定有助於減少在爭議中蹉跎。那麼,誰該負責補償呢?答案顯然是健保;要求「沒有過失」的醫療機構或醫師也負擔部分金額,因邏輯不通而引發抗議,導致「醫糾法」立法最後不了了之,令人遺憾。 \n當然,若說「醫療糾紛」是慢性病,則「暴力」就是急重症,兩者都在啃噬與侵蝕著醫界的健康與安全。打擊暴力需要公權力強力介入,例如考慮建立「對醫護人員施暴者,以現行犯逮捕」的機制,司法當然也是關鍵性的支柱。 \n司法改革涉及的層面極廣,但最重要的,還是執事者的「心態」。年輕力旺者,未必就通情達理,而久居官署者,也不一定守舊迂腐。無論如何,社會各行各業息息相關,直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醫療糾紛」攸關著醫界的興衰,甚至存亡,其能否有更明快、周延又妥適的處理,可以作為司法改革成效如何的一面鏡子。 \n(作者為馬偕醫院院長)

  • 案情「擠牙膏」 恐傷司法信任度

     陸客火燒車罹難者家屬追不到事發真相,成為離台前的最大遺憾,然而最後一批家屬前腳剛走,檢方隔天就公布司機體內有酒精反應,司機火化之後又被踢爆涉性侵判刑。這些關鍵案情在家屬離台後才被揭露,恐怕動搖兩岸民眾對台灣司法的信任。 \n 24名陸客來台旅遊命喪火燒車,引起兩岸高度重視,不僅罹難者家屬心繫事發真相,大陸官方也頻頻喊話,要台方盡快公布調查結果。基於尊重台灣司法制度,大陸官民皆給予台灣檢方調查的時間與空間。 \n 檢警過去偵辦酒駕致死案,駕駛的抽血檢驗報告最快當天、慢則2天出爐,而檢方偵辦這次火燒車案,若說慎重其事,再調閱行車沿線監視器佐證,10天後才公布司機蘇明成體內有酒精反應,似乎來得太遲。 \n 司機掌控遊覽車乘客的行車安全,加上駕駛座旁被發現有不尋常的汽油反應,檢警理應第一時間調查其背景資料,縱使蘇明成改過名,從刑事紀錄、親屬訪談,檢方很快就能查出蘇明成涉性侵被判刑,卻遲遲不說,直到媒體踢爆才曝光。 \n 檢方在最後一批家屬離台隔天、蘇明成告別式當天,公布司機蘇明成體內含有酒精反應。再過一天,蘇又被爆曾性侵女導遊遭判刑。在陸客簽完和解書接受保險理賠離台後才「一天一爆」,連家屬都質疑「在台時為何沒披露?」 \n 關鍵證據「擠牙膏」式浮現,讓案情大逆轉,家屬就算不能接受,要飛來台追公道也不甚容易。倘若這些案情若早幾日被公布,家屬勢必群情激憤,恐怕留在台灣追真相不走,勢必讓低迷的兩岸關係,更添複雜。 \n 檢方近日公布案情的時間點,似「選」得巧妙,看似讓陸客家屬、政治、輿論等變數降到最低,也讓大陸受害家屬對台灣司法信任大打折扣。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司改救司法,騙誰!

     中正大學2月間發布民調,對院檢司法官的不信任度與不公正度持續飆高達84.6%與76.5%。數日前,《天下雜誌》「台灣社會信任度調查」僅28.4%的民眾信任法官。曾經進入法院的民眾不會是多數,因親身體驗司法不公,而對司法失去信心的民眾想必更少。但是為何民眾對司法如此不信賴?原因可能包括以下幾種: \n 一、道聽塗說損及司法威信: \n 追問民眾為什麼不信任司法,答案多是看媒體報導。人云亦云的資訊最易損傷司法。何況是一知半解又加油添醋損害司法威信的報導,來自只獲得人民34.9%信任度的「記者」。從不被信任的記者報導得到不被信任司法的結論,該是脆弱的。 \n 官司什麼叫輸贏?很多人贏了官司但仍然不滿意,可能贏得不夠多,可能對判決理由不滿意,可能判決下得太慢,可能法官不夠親切,可能花了太多律師費用。況且官司總有一方是輸的,能讓輸了官司的一方說法官好話,恐怕更是不易。因此,滿意司法的最高分該是50%,而不是100%吧 ! 我們適合以簡單的「感到信任」來評價司法嗎? \n 二、元首言行損及司法威信: 陳馬兩位前元首因個人行為,分別在司法上受到盤詰。有無刑事責任早被不同政治信仰的形成定見,但是終有因愛護生同情,而認為司法不公。前總統馬英九在特別費案中,持有異見的當然嗤以司法不公。況且案中,又涉及檢察官筆錄製作不實。 \n 馬前總統在競選活動及當選後,不時提及檢察官之違法不當。當選之後尚在偵查及審判庭上設置舉世所無的監看螢幕,告訴當事人注意院檢可能製作不實筆錄。這種來自國家元首的指控,對司法的損傷是何其嚴重? \n 三、錯誤司改方向損及司法威信: \n 司法改革的重點該在保障人民權益,並應劍及履及除掉司法界害群之馬。但是司法院不思完善保障當事人的法律,卻構建所謂「觀審制」普遍防備法官。將司法改革導向對法官的質疑上,落實了司法不值得信任。 \n 四、院檢長期任意執法損及司法威信: \n 檢察官違法延滯簽收判決、任意為監聽與羈押、公訴定罪率低、法院隨意駁回上訴、不慎重保管贓證物、判決理由背離輿論等,許多被民眾厭惡,甚至監察院提出警示的事項法務部及司法院都聽之藐藐。 \n 尤其檢察官任意洩漏偵查祕密、起訴時違法任意求刑,記者瘋狂跟追報導。在法院審理之前早已形成輿論判決,任由法院如何詳細查證公正審判,也達不到民眾的支持信賴。 \n 五、院檢縱容政客損及司法威信: \n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語詞。但是,台灣現今法院卻常屈服於政治,造就一群「司法貴族」,同案被告早已判決確定執行完畢,而藍綠政治人物卻可上訴更審不絕。猶同希臘神話中,西席弗斯永遠無法將巨石推到山頂停住。「遲來的判決,不是正義。」法院不懂這簡單的法諺嗎? \n 新政府上台營造社會和諧,以言論自由與政治議題為由,撤告太陽花。但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妨害公務及侮辱公署是公訴罪,能否因言論自由與政治議題而免除刑事責任是司法權,豈容行政院指三道四?若是檢察官聽命行政院長指示而決定是否起訴,這種司法還用的著改革嗎? \n 尊重司法建立司法威信,該是司法改革的核心。前政府想盡花巧方法,取媚民眾的司改,顯已失敗。新政府若還是迷醉於民粹,想以法律素人進行司改。甚至以行政院的法務部,來推動司法院的司法改革。其後果真將不堪想像。 \n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 李復甸》司改救司法,騙誰!

    中正大學2月間發布民調,對院檢司法官的不信任度與不公正度持續飆高達84.6%與76.5%。數日前,《天下雜誌》「台灣社會信任度調查」僅28.4%的民眾信任法官。曾經進入法院的民眾不會是多數,因親身體驗司法不公,而對司法失去信心的民眾想必更少。但是為何民眾對司法如此不信賴?原因可能包括以下幾種: \n一、道聽塗說損及司法威信: \n追問民眾為什麼不信任司法,答案多是看媒體報導。人云亦云的資訊最易損傷司法。何況是一知半解又加油添醋損害司法威信的報導,來自只獲得人民34.9%信任度的「記者」。從不被信任的記者報導得到不被信任司法的結論,該是脆弱的。 \n官司什麼叫輸贏?很多人贏了官司但仍然不滿意,可能贏得不夠多,可能對判決理由不滿意,可能判決下得太慢,可能法官不夠親切,可能花了太多律師費用。況且官司總有一方是輸的,能讓輸了官司的一方說法官好話,恐怕更是不易。因此,滿意司法的最高分該是50%,而不是100%吧 ! 我們適合以簡單的「感到信任」來評價司法嗎? \n二、元首言行損及司法威信: 陳馬兩位前元首因個人行為,分別在司法上受到盤詰。有無刑事責任早被不同政治信仰的形成定見,但是終有因愛護生同情,而認為司法不公。前總統馬英九在特別費案中,持有異見的當然嗤以司法不公。況且案中,又涉及檢察官筆錄製作不實。 \n馬前總統在競選活動及當選後,不時提及檢察官之違法不當。當選之後尚在偵查及審判庭上設置舉世所無的監看螢幕,告訴當事人注意院檢可能製作不實筆錄。這種來自國家元首的指控,對司法的損傷是何其嚴重? \n三、錯誤司改方向損及司法威信: \n司法改革的重點該在保障人民權益,並應劍及履及除掉司法界害群之馬。但是司法院不思完善保障當事人的法律,卻構建所謂「觀審制」普遍防備法官。將司法改革導向對法官的質疑上,落實了司法不值得信任。 \n四、院檢長期任意執法損及司法威信: \n檢察官違法延滯簽收判決、任意為監聽與羈押、公訴定罪率低、法院隨意駁回上訴、不慎重保管贓證物、判決理由背離輿論等,許多被民眾厭惡,甚至監察院提出警示的事項法務部及司法院都聽之藐藐。 \n尤其檢察官任意洩漏偵查祕密、起訴時違法任意求刑,記者瘋狂跟追報導。在法院審理之前早已形成輿論判決,任由法院如何詳細查證公正審判,也達不到民眾的支持信賴。 \n五、院檢縱容政客損及司法威信: \n「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語詞。但是,台灣現今法院卻常屈服於政治,造就一群「司法貴族」,同案被告早已判決確定執行完畢,而藍綠政治人物卻可上訴更審不絕。猶同希臘神話中,西席弗斯永遠無法將巨石推到山頂停住。「遲來的判決,不是正義。」法院不懂這簡單的法諺嗎? \n新政府上台營造社會和諧,以言論自由與政治議題為由,撤告太陽花。但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妨害公務及侮辱公署是公訴罪,能否因言論自由與政治議題而免除刑事責任是司法權,豈容行政院指三道四?若是檢察官聽命行政院長指示而決定是否起訴,這種司法還用的著改革嗎? \n尊重司法建立司法威信,該是司法改革的核心。前政府想盡花巧方法,取媚民眾的司改,顯已失敗。新政府若還是迷醉於民粹,想以法律素人進行司改。甚至以行政院的法務部,來推動司法院的司法改革。其後果真將不堪想像。 \n(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 台灣社會信任度調查 警察竟比小英高

    信不信由你,《天下雜誌》今(24)日公布台灣社會信任度調查結果,民眾最信賴的人是「醫生」,信任度達88.4%,其次是「中、小學老師」(79.8%)、「基層公務員」(72.0%)及「警察」(70.5%)。 \n 有趣的是,這些民眾較常接觸的對象獲得的信任度,都高過新政府執政團隊的3位領導人,年初獲得56%得票率的小英總統,4個月後獲得65.2%的民眾信任,行政、立法兩大龍頭也都獲得過半人民的信任(林全53.5%、蘇嘉全59.8%)。 \n 在這份信任度調查結果居後段班的,首推「法官」,信任度僅28.4%,成為台灣民眾最不信任的對象;第二不信任的是「記者」,獲得34.9%的信任度支持;緊追在後的是「立法委員」(39.0%)、「政府官員」(40.2%)。「企業負責人」(48.4%)、「地方縣市議員」(46.9%)不到過半民眾給予信任肯定。 \n 在「6大社會體系」方面,台灣民眾最不信任的是「食品安全」(82.2%),其次是「司法體系」(67.7%)、「核能安全」(55.7%)、「教育體系」(55.6%)、「治安」(41.7%)、及「災害應變體系」(38.7%)。 \n 從世代間進行分析,當被問到「你是否信任社會上大多數人?」年紀越輕的受訪者,對社會整體信任度越高。高達8成的「20世代」信任週遭的陌生人(80.3%),「三少四壯族群」有74.2%表示信任,50歲以上對陌生人有信心的比例下降到61.0%。 \n 綜合對象與體系兩項結果,全台僅四分之一的人相信「司法體系」及「法官」,顯示台灣目前的司法體系真的該變了。 \n 若從世代分析,年紀越輕的受訪者,對社會整體信任度越高。高達8成的「20世代」表示信任週遭的陌生人(80.3%),「三少四壯族群」有74.2%表示信任,50歲以上對陌生人有信心的比例則下降到61.0%。 \n 新世代對小英總統的信任度也明顯高於長輩,高達72.4%的年輕人在520前夕表達對新總統的信任。 \n 這份由《天下雜誌》於520新政府上台前夕,完成的「台灣社會信任度調查」,係針對「新執政團隊」、「10大特定對象及社會大眾」、與「6大社會體系」進行大規模電話民調。

  • 謝長廷:共同打擊犯罪 兩岸應修改規範

    前行政院長謝長廷今天說,兩岸涉及司法案件的事務,所在多有,兩岸應積極與時俱進,修改相關規範,減少爭議,提高共同打擊犯罪的效率,不必利用個案,互相攻擊。 \n 謝長廷今天在主持的廣播節目指出,法務部即將出發前往大陸協商台籍詐欺犯處置事宜,此行,法務部是政府的代表,不論在國內各種意見如何爭論,此時朝野都應該盡力協助法務部,一致對外,完成兼顧國家主權與打擊犯罪的任務。 \n 肯亞詐欺犯遣返的問題,引起不同觀點的激辯,制裁詐欺犯重要?還是爭取管轄權重要?謝長廷認為,一般百姓都痛恨詐騙,所以答案應該相當清楚。 \n 謝長廷說,台灣除了爭取管轄權外,也不妨趁機自省,長久以來台灣社會對司法的信任度低落,檢察官濫訴,法官重罪輕判等,不符合民意期待,肯亞案再次凸顯司法改革重要性。司法除了保障人權,如何改進才能提高制裁壞人,滿足社會正義感的功能,避免讓人民陷入掙扎和矛盾。 \n 謝長廷指出,像這樣的個案,犯行相對明確,如在國際上被輿論操作成「台灣就是騙子的大本營,都在保護犯罪者」,對台灣的國際形象無疑是嚴重打擊。 \n 謝長廷認為兩岸涉及司法案件的事務在平時所在多有,台商在大陸被詐欺,陸客滯台非法打工,台灣經濟犯逃亡大陸,被害人求助無門等等,兩岸應積極與時俱進,修改相關規範,減少爭議,提高共同打擊犯罪的效率,不必利用個案,互相攻擊,影響司法互助和互信。 \n 另外,台灣代表團昨天出席比利時與經合組織舉辦的國際鋼鐵會議,在大陸要求下,被迫離席。駐歐盟兼比利時代表處已向比利時政府抗議,後續的會議代表團原則上仍會如期參加。 \n 謝長廷認為,這就是「一中各表」和治權互不否認的困境,因為在具體的國際場合,沒有所謂的各表,所謂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他才主張「憲法各表」,至少要做到治權互相承認,政府和公權力才有一定的保障,不然台灣在國際場合上怎麼抗議都沒有用。1050419 \n

  • 總統:人民觀審制可參照日韓經驗

    馬總統今天(21號)在府內和司法改革團體舉行座談,針對司法院正在推動的「人民觀審制」,總統表示,人民觀審制是「打地基」的工作,可以參照日本、韓國的經驗,透過人民親身參與審判,可以增加民眾對司法的信賴,對法官也有警惕作用(繆宇綸報導) \n總統表示,司法在過去一直在推動改革,但是民眾的感受並不深,這也是司法改革面臨的最大困難,因為司法是很專業的業務,民眾不見得都能了解,這對司法的永續性和獨立性會有影響,有民調顯示,民眾對檢方和院方的信任度都不高,這和民眾的經驗很有關係。總統說,他上任以來,對司法獨立堅持不妥協,不容外力干預,希望營造有效率、有品質的司法環境。談到司法院正在推動的人民觀審制,總統表示,這項制度很有話題性,因為民情不同,各國各有不同的作法,英美的陪審制度行之有年,日韓也在最近10年推動改革『我們現在推動的觀審制,可以說是「打地基」的工作,最基層的工作,我們知道可以參考日本、韓國的例子。日本在立法之後,花了五年的時間準備,在民國98年正式實施「裁判員」制度;韓國經過一年的準備,在民國97年開始,實施了五年的參審制,,,,,,』 \n總統說,日本實施裁判員制度後,民眾出任裁判員的意願提升;韓國民眾原本對司法存有高度不信任,實施參審制度後對判決表示信賴,顯示透過親身參與審判,可以增加民眾對司法的信賴度,對法官也有警惕作用。

  • 蘇批人權倒退 藍斥告洋狀

    蘇批人權倒退 藍斥告洋狀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昨日舉辦國際人權日國際記者會,他表示,馬政府執政後,台灣人權逐步倒退,民主體制出現嚴重危機,尤其以司法、媒體兩個面向特別嚴重。他呼籲國際正視此問題,給予更多關注,別讓台灣從全球民主陣營中消失。 \n 對此,國民黨發言人殷瑋表示,馬總統就任來努力提升台灣人權水準,與國際人權體系接軌,外界可清楚檢驗。反觀蘇貞昌充滿毫無事實根據的空口告洋狀,看輕台灣民主令人遺憾。 \n 蘇貞昌說,民進黨執政時,推動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在國會立法,但礙於朝小野大,遭國民黨強力阻擋。馬政府上任後雖通過此「兩公約」,國人卻發覺馬總統是光說不練,一切作為都是讓人權、民主倒退,也無任何配套修法。 \n 在司法問題上,蘇貞昌說,檢調濫權罄竹難書,許多民進黨前政務官被冤枉追訴,檢調刻意放話,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透過特定媒體放話,令人痛心疾首,怪不得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度非常低,不利民主健康發展。 \n 在媒體部分,他表示,台灣新聞自由正遭到嚴重侵蝕,且中國介入台灣的置入報導也日漸嚴重,相關媒體壟斷交易案,看出背後有讓人非常憂心的中國因素介入,本該是公共性的媒體嚴重私有化,粗暴程度令人憂心。 \n 殷瑋說,蘇貞昌批評如果都是無法舉出具體事實的指控,或者只以形容詞堆砌民進黨的政治操作,甚或根本沒有對政府政策提出具體建議與方案,相信理性判斷的公民無法認同。 \n 總統府發言人范姜泰基指出,馬英九總統上任後即以具體行動積極推動國內的人權保障,除落實聯合國兩項人權公約外,更高度關注司法體制的改革,在司法及媒體領域,范姜泰基指出,馬英九關注司法體制的改革、維護國內的新聞與言論自由,核心理念即是捍衛人權;針對近期外界關注的媒體併購案為個案,必須由獨立機關國家通傳會(NCC)依法辦理,若馬英九對個案指三道四,才是「人權民主倒退」之舉。 \n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指檢調濫權、人權倒退,檢察總長黃世銘昨晚聲明表示,檢察官定罪率逐年上升,檢察官偵查階段的人權指標也有改善,還指民進黨日前提出的十四件司法不公案件,其中有八件是在民進黨執政時起訴,以此批評人權退步、檢調濫權並不公道;法務部則以受刑人納入健保、修正絕對死刑等落實人權公約案例反駁。

  • 人民觀審試行條例公聽會 台中登場

     司法院昨天在台中高分院舉辦「人民觀審試行條例草案」初稿公聽會,包括台中、彰化、南投、苗栗與雲林等地的法官、檢察官與律師等法界人士近百人出席。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表示,希望藉由人民觀審制,提高民眾對司法的信賴度。 \n 公聽會先由法官張永宏介紹「人民觀審試行條例草案」,張永宏指出,根據台灣、日本在民國九十九年的司法信任度調查,台灣民眾對司法的不信任度是日本的五倍,為消除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司法院參酌美、日、韓等國司法,提出人民觀審制度。 \n 張永宏說,人民參與審判是否違憲?會不會造成審判品質低落?以Makiyo案為例,究竟是故意傷害或殺人未遂等,法官在法庭上必須看證據,但民眾看待此案,可能覺得「Makiyo與日籍友人很可惡,我一定要判她死刑!」若人人喊殺而殺之,將會是司法災難。 \n 蘇永欽指出,法界在看待人民觀審制度時,難免會有本位主義,認為可能會增加法官的審案時間、準備程序需要更多時間等,但若這項制度最終能拉近司法與民眾的距離,讓司法、法界與民眾都受益,就值得去做。

  • 人民觀審制嘉義地院可望明年試辦

     司法院長賴浩敏五日到嘉義、雲林出席司法改革列車座談會,嘉義地方法院可望於明年試辦人民觀審制,而法官附不同意見書的爭議受關注,賴浩敏明指係違法;嘉縣長張花冠肯定推行觀審制,盼勿淪為耍花槍。 \n 張花冠說,人民信賴司法、民主深化、主權獨立是民主國家追求的核心價值,近幾年來,司法有改進,但最近江國慶案又讓人民對司法觀感不好。檢方與律師應該有公平的交互辯論空間,院方聽訟更應公平公正。 \n 她語帶機鋒表示,以前用不法手段取供,容易造成冤獄,現任嘉義地檢署朱檢察長較有人情味。司法院推動人民觀審制是好的,但很多「眉角」可能民眾還是難聽得懂,希望觀審制勿淪為耍花槍。現在有「太多政治案件被包裝成司法案件」,她不信「只有一黨會貪汙,另一黨都不會貪汙」。 \n 賴浩敏簡短表示認同,並說,民主深化台灣還不夠,司法本來就是獨立主權的象徵。但對於政治案件被包裝為司法案件,他未再正面回應,輕描淡寫帶過。 \n 賴浩敏表示,士林、嘉義地方法院將是明年試辦人民觀審制的二個地院;人民觀審試行條例草案預計十月送立法院審議,明年可望試辦。嘉義地院因硬體設施齊全,加上十五年以上、無期徒刑、死刑等重罪刑案比例高,符合觀審制條件。 \n 雲林縣長蘇治芬涉及璟美案,一審獲判無罪,審判長兼受命法官吳福森在判決書後附不同意見書,引人關心法官附不同意見書到底合法否?賴浩敏強調,依《法院組織法》規定,判決不能有合議庭以外的意見,法院對人民只能有一種判決,否則就喪失合議意義與精神。 \n 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長吳威志建議修改訴訟制度,當卸任總統涉案時,三級三審均應由五法官合議審判,增進人民對司法信任度。 \n 所謂觀審制,是人民與法官共享參與審判,但法官仍握有獨立審判權,與由人民組成的陪審團不同。

  • 後法官法時代的司改難題

     今年以來,陸續有民調顯示台灣社會司法信任度十分低落。這當然與過去一年多來某些司法事件引起社會譁然有關。當中又以去年發生的「司法人員集體收賄案」與「白玫瑰運動」具有關鍵性的影響,而這兩起司法事件也出現在上個月國際特赦組織於英國倫敦總部所發布的全球人權報告當中。筆者認為,這兩件司法事件,本身也凸顯台灣司法存在已久的結構性問題,縱使《法官法》已在日前三讀通過,但是否真能讓人民對司法信任止跌回升,亦待長期觀察。 \n 台灣人民長期以來對司法的不信任,筆者認為,必須從司法體制的兩個面向去探討:即對於「司法獨立」的不信任,以及對於「司法問責」的不信任。 \n 經歷長期威權統治的台灣社會,對司法的不信任,有一部分即來自轉型正義的未能實現,司法無可避免受到政治的衝擊,即使台灣在解除戒嚴後,歷經一波的民主化,並在二○○○年首次完成政黨輪替,但首次政黨輪替後,民主未能予以深化。當轉型正義未能體現在司法體制的層次,也影響到人民對於司法的疑慮,而這個部分,所指的便是對於「司法獨立」的不信任。 \n 隨著民主轉型與政黨輪替,司法改革運動也轉向更積極的「司法問責」訴求,也就是司法體制如何回應民主社會中應有的司法監督與問責機制的建構,確保司法獨立不會擴張為「司法濫權」。從威權走向民主之後,司法體制是否也同樣地與時俱進,不論是在辦案或判決品質上,或者司法人事素質上,除了符合司法獨立原則,更要能回應到法治社會應有的基本民主機制與責任。而這一波對於「司法問責」的不信任,在社會運動的表現上,即以倡議超過十五年的「法官法立法運動」具有相當的代表性。 \n 從司法人事體制的建構來看,基本上觀察一個司法人事體制的健全性,我們可以發現「人」的因素鑲嵌在司法系統的幾項指標當中:司法人員的操守往往連結到司法獨立的層次;司法人員的態度反映了司法的可親近性;以及司法人員的辦案或審判品質牽涉到司法的可問責性。然而筆者也必須提出一個待思考問題,即使三個指標表現都達到一定程度,台灣民間社會是否全然對司法建立更高的信任?司法信任除了建構在司法體系本身的健全性之外,另一部分,也必須建構在一個更成熟的「政治部門」與「公民社會」。 \n 這個質疑的基礎,一方面是關於台灣政治部門長久以來對於轉型正義問題的忽視。整體而言,目前台灣整個司法體制較過去威權時期比較起來,當然有大幅的進步,尤其就民主成熟度來看,司法部門的法官或檢察官,對於民主或法治的觀念、態度,與來自政治部門中民選的政務官、民意代表相比,也顯得相對進步許多。因此目前司法體系必須面對的另一個嚴苛挑戰,即是來自民粹政治下,政治部門在決策、立法上的怠惰或者錯誤而影響到司法部門的判斷。 \n 另一方面,則是公民社會法治觀的建構問題。舉例來說,根據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的民調,即使有超過七○%的民眾不信任司法,但在所有司法體系都無法避免人為錯誤的情形下,關於死刑存廢的議題,卻仍有高達八八%以上的民眾反對廢除死刑。 \n 藉由這兩項數據顯示出民意的弔詭之處,意即短期內至少不易改變「不信任司法卻要維持死刑」的矛盾社會心理,其實正顯示下一波的司法改革,應更全面性的回歸到公民社會整體,也就是公民社會如何深化法治的基礎。而反映在具體的司法改革運動上,則是台灣社會必須開始面對建構公民參審制度的需求討論,以及對法學教育改革的檢討。 \n (作者為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副秘書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