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司法新廈的搜尋結果,共04

  • 約北檢取款詐騙集團車手羈押禁見

    約北檢取款詐騙集團車手羈押禁見

    詐騙集團林姓女車手假冒台北地檢署書記官,27日約被害人在北檢所在的司法新廈交付150萬元現金,幸好被害人發現收據有異,向法警查證,並撥打車手的手機將她騙回,順利警方將她逮捕,移送北檢複訊後,28日晚間檢察官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 \n \n 北院裁押的理由是認為林女涉犯刑法第216條及第211條的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及第339條詐欺罪嫌疑重大,且經林女供稱疑似仍有共犯尚未到案,有勾串證人及湮滅證據可能,認具有羈押原因也有羈押必要,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規定,應予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 \n \n 北檢法警室27日下午揭獲2名女性被害人持「收據」影本詢問真假,被害人表示,她們接到林姓女「書記官」電話,指她們有官司要「處理」,必須交付150萬元,而且為了取信被害人,「書記官」還將交款地點約在台北市博愛路北檢所在的司法新廈內。 \n \n 2名被害人依約到北檢交款,卻發現「書記官」取了錢之後就往室外離開,再回頭看收據影本,感覺怪怪的,於是向法警室詢問。法警室初步了解發現「收據」影本確實有異,於是請被害人再度撥打林女手機,表示還有款項要交付,同時報請中正一分局員警到場埋伏,林女返回北檢時,當場將她逮捕。 \n \n 北檢呼籲民眾留意詐騙集團常見的手法及話術,絕對不要聽從他人指示交付現金給「司法人員」或操作提款機,如遇類似蓄意詐騙行為或內容,可提出檢舉或直接向公務機關查證,以避免受害。 \n \n

  • 詐騙集團捋虎鬚車手約北檢取款當場被逮

    詐騙集團捋虎鬚車手約北檢取款當場被逮

    詐騙集團為了取信被害人技倆越來越大膽,1名林姓女車手假冒台北地檢署書記官,竟然約被害人在北檢所在的司法新廈交付150萬元現金得逞,幸好被害人發現收據有異,向法警查證真假,並撥打車手的手機將她騙回,順利由中正一分局將她逮捕。 \n \n 北檢法警室27日下午接獲2名女性被害人持「收據」影本詢問真假,被害人表示,她們接到林姓女「書記官」電話,指她們有官司要「處理」,必須交付150萬元,而且為了取信被害人,「書記官」還將交款地點約在台北市博愛路北檢所在的司法新廈內。 \n \n 2名被害人依約到北檢交款,卻發現「書記官」取了錢之後就往室外離開,再回頭看收據影本,感覺怪怪的,於是向法警室詢問。法警室初步了解發現「收據」影本確實有異,於是請被害人再度撥打林女手機,表示還有款項要交付,同時報請中正一分局員警到場埋伏,林女返回北檢時,當場將她逮捕。 \n \n 北檢呼籲民眾留意詐騙集團常見的手法及話術,絕對不要聽從他人指示交付現金給「司法人員」或操作提款機,如遇類似蓄意詐騙行為或內容,可提出檢舉或直接向公務機關查證,以避免受害。 \n \n \n

  • 北檢三辦開工 邢泰釗期望提高司法服務品質

    北檢三辦開工 邢泰釗期望提高司法服務品質

    台北地檢署今日下午舉行第三辦公室整修開工典禮,由檢察長邢泰釗、襄閱主任檢察官張介欽等人焚香祭拜,祈求工程順利進行。 \n \n邢泰釗表示,感謝法務部長官與歷任檢察長及同仁的努力,得以爭取到新的辦公空間,希望未來除改善辦公環境,也能提高司法的服務品質。 \n \n北檢第三辦公室座落於博愛路,與北檢僅一街之隔,原為國防部採購大樓,經國防部撥用予法務部運用。 \n \n北檢表示,目前規劃三辦整修期間為一年,未來計畫由檢察事務官、公訴組檢察官、犯罪保護、更生保護、人事等單位進駐辦公,並設有一間偵查庭、十三間訊問室。 \n \n目前北檢共有四個辦公室,除博愛路的司法新廈,另有位於貴陽街的第二辦公室、位於辛亥路中央百世大樓的第三辦公室及位於總統府後方的第四辦公室,未來第二辦公室、第三辦公室將不再續租,人員改至目前整修中的第三辦公室辦公。

  • 建國百年 司法猶如元年

     為迎接建國百年,各項煙火、花海及文物展覽活動,熱鬧非凡。而中時民調也顯示過去這一年來的國家發展,除教育與司法退步外,其餘都有進步。教育與司法的退步,除了因為近期發生校園霸凌、法官貪瀆事件影響人民的觀感外,也與教育是百年大計、司法需要長時間投入法治建設始能見效,明顯不合當前速食、民粹式的施政文化有關。 \n 以司法為例,中華民國建國雖有百年,司法猶如元年。何以如此?法律文化是社會文化的一部分,文化特質及其功能,應以族群的整體行為模式及其生態來進行觀察。從最近司法院賴浩敏院長倡議在空軍總部舊址興建司法園區所引起的批評,以及正在立法院審議中的法官法草案所通過的條文內容,最足以說明我國法律文化的落後現象。 \n 司法為百年大計,則在硬體設備方面,法院建築為永業盤石,法治先進國家都高度重視法院建築的興建,期以長遠規畫的宏偉建築,展現人民永恆追求實現正義的信念。因此,法治先進國家的法院建築或是莊嚴典雅,或是宏偉壯觀,令人肅然起敬,充分反應人民對於法院是追求正義場所的信念。 \n 或許有人會問:我一生奉公守法,司法及其建築物的好壞,與我有何關係?別說司法對於一國經濟發展提供屏障,遇有糾紛可循司法解決,因此各國企業家都將司法解決商業紛爭能力列為該國是否值得投資的主要指標之一。即便是普羅大眾,司法不僅可滿足人民的正義渴求欲,更可保障人民的權利,以抵抗行政或立法的「魚肉人民」。 \n 如以此標準,我國司法是否及格?茲以SOGO經營權之爭為例,該案是典型商業糾紛,貴在迅速、判決一致性,五、六年來訟爭不斷,判決歧異。但見雙方不斷登報攻訐對方,試圖影響輿論,這豈是追求百年公義的司法所應容許的?國家不願投資司法、改革訴訟制度,將紛爭解決一致性,只好來個:尊重人民訴訟權、法官自由心證的說法。 \n 再就法庭設置而言,以台北地方法院為例,近來因參訪者多,法庭布置已有現代感。但因司法新廈完工已超過二十五年,不僅辦公廳舍嚴重不足,許多通道都搭上布簾充當辦公室;法庭的狹小,更讓開庭時擁擠不堪,因此證人出庭時,須與被告一同報到、等候傳訊甚至一同離去,這樣的法庭安排,有多少證人可以不受威脅而據實陳述?國家何時可以提供一個符合人性的審判空間? \n 在司法人才方面,近來因為性侵女童的荒謬判決,社會各界以「恐龍法官」稱呼審判者,我無從辯護。因為現行刑法是從「大清新刑律」轉化而來,民國元年改以「暫行新刑律」公布施行,當年有所謂禮、法之爭,因此舊刑法將性侵害犯罪列在「妨害風化」罪章,婦女必須努力捍衛「貞操」而「至使不能抗拒」,才是強姦罪被害人。八十八年修法後,則改列於新增訂的「妨害性自主」罪章,只要違反男女的意願而從事性交行為,即為性侵害。 \n 在整個立法政策已經改變的情況下,縱有法律不明確之處,最高法院作為法律審,即該發揮它的法律續造功能,使之與立法意旨相符。但該院仍以它製作於舊法時代的判決意旨,作為認事用法的基礎,要求下級審法院一體遵行,難怪有人說恐龍法官是最高法院這隻大恐龍所豢養、餵食出來的。 \n 最高法院透過近親繁殖手法,非我族類一律不可上最高法院,司法院也沒輒,成為我國司法落後的最大元凶。本來,民間版法官法草案對此已有解決對策,立法院通過的草案條文,卻仍採取法官本位主義的人事審議制度。這樣有何司法遠景可言?司法還要停留在民國元年?(作者為台北地方法院法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