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司法關說的搜尋結果,共320

  • 石木欽案 司改會促監院查10法官

     公懲會前委員長石木欽被司法院認定接受佳和集團董事長翁茂鍾招待飲宴、打高爾夫球,買進翁公司股票獲利等不當行為,遭移送監察院審查;司改會昨呼籲監察院,除石之外,另有10多名涉案法官也應全面清查,還無辜者清白、追究不法者罪責。

  • 石木欽涉不當行為 司改會要求監察院全面清查

    石木欽涉不當行為 司改會要求監察院全面清查

    前公懲會委員長因不當行為遭移監察院調查,司改會發表聲明呼籲監察院全面清查涉案的司法人員,毋枉毋縱,還無辜者清白,究不法者罪責,挽救人民對司法的信任。

  • 石木欽案 藍委嗆司法院長下台 小英道歉

     前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石木欽被查出在最高法院庭長、台灣高等法院院長期間,有違反法官倫理不當接受招待等行為,為此請辭下台;國民黨立院黨團昨要求司法院長許宗力應該下台負責,蔡英文總統也應公開道歉。

  • 司法界大醜聞 藍委要司法院長下台蔡英文道歉

    司法界大醜聞 藍委要司法院長下台蔡英文道歉

    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石木欽被查出在最高法院庭長、台灣高等法院院長期間,有違反法官倫理不當接受招待等行為,為此請辭下台;國民黨立院黨團今天要求司法院長許宗力應該下台負責,蔡英文總統也應該公開道歉。

  • 立法者侵蝕審判獨立的三隻黑手

     立法者侵蝕審判獨立,是實行權力分立制度才有的問題,其後果會帶來制衡功能的解消與制度的崩壞。 \n 權力分立制度,區分立法與司法權,是為了避免專制。立法者只負責制訂抽象的法律規範,獨立的法院據之審判具體的個案,是權力分立的核心制衡設計。專制時代,掌權者同時掌握立法權與審判權,即成專制,不受制衡;民主時代的執政者,若是透過政黨控制立法者侵犯審判權,就是在消解權力分立與制衡,重回專制。 \n 根據社會及歷史經驗觀察,立法侵蝕侵奪審判獨立,至少有三大手法。 \n 一、立法者扮演行政部門的立法局,或是獨立機關人事提名的背書部隊。 \n 一旦如此,就是立法者自我實質放棄立法權及人事同意審查權,解消立法機關對於掌權者的制衡功能。立法部門成為執政者的橡皮圖章,難以防止掌權者提名高度政治取向的人選進入司法體系,或是進入其他部門威脅司法,實質解消司法獨立。司法一旦成為黨羽,自難發揮制衡功能。 \n 有更甚者,國會對行政部門的立法提案照單全收,或將原應屬法院的審判權實質授與行政部門,使得司法無力而執政者權力極大化。德國國會對希特勒內閣的授權法,將國會的權力實質讓渡給掌權者,惡名昭彰,威脅民主的竟然就是極端的民主!即令不到如此極端,國會一旦停止制衡行政,國人若對國會百般縱容政府部門架空司法、侵蝕審判獨立而毫無戒心,在面臨破毀民主、走回專制的時刻,就會無力招架。像是立法院通過司法人事一路綠燈,還有通過「前瞻」預算與「國安五法」的迅雷不及掩耳,都是例證。 \n 二、立法者僭越審判權,通過個案羅織立法,溯及既往。 \n 不得為個案立法,是權力分立制度對立法權最基本的限制。立法權針對特定人立法,就是個案立法,就是立法部門僭行法院的審判權。歷史上英國的國會運用個案立法對付政敵的劣蹟斑斑,就是美國憲法否定禁絕國會及州議會制定個案羅織法及溯及既往的法律,防止國會奪取審判權的殷鑒。 \n 立法者行使立法權,是針對未來尚未發生的事件設定規範;司法審判,是針對過去發生的事件判斷特定人的對錯是非。而個案羅織立法,卻是國會用今天通過的法律,直接評斷特定對象過去作為的功罪,取代法官而逕行宣判。立法與司法的性質截然不同,其程序也與審判大有差異,個案羅織立法僭行司法權,不審而判,既違反權力分立,也違反程序正義。 \n 個案立法以評價過去的既成事實為能事,就是溯及既往,個案立法常用來報復打擊敵人,有針對性而缺乏可預測性。例如《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針對過去的特定時期,鎖定特定政黨,還有私法人,未經司法審判即先斷定其財產多是取得不當,授權行政部門施以強制處分,就是個案立法。另如最近《投資人保護法》修法草案要回溯適用訴訟中的案件,就像年金改革立法事後單方縮水退休給付一樣,都在推翻法不溯既往的原則。 \n 三、立法者個別甚或集體,利用地位與職權,干涉審判。 \n 立法者為個案進行司法關說,企圖影響辦案結果,就是利用地位與職權干涉司法。這種行徑,與憲法明文規定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當然不合。但是司法關說不但從未絕跡,而且層出不窮,無法可管。政治人物關說司法受到批評,還自恃理所當然,以追究批評者洩密刑責為能事。多年之前,立法院甚至曾有立委關說個案不成,逕行刪減法院預算的惡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上樹立「妨礙司法公正罪」的建議,至今不能實現;期待擅於關說的立法者立法防止司法關說,不啻緣木求魚。政治關說繼續威脅、侵蝕司法獨立,勢不可擋。 \n 立法侵蝕司法的三大途徑,空白授權行政,架空或邊緣化司法審判、關說司法、個案羅織立法加上溯及既往,都正在進行,民主法治能不倒退? \n 立法者為什麼侵蝕審判獨立?無他,執政者的權力榻邊,豈容酣眠?誰能加以阻擋呢?如果不是法院,不是憲法法庭,那就只能是選民了。(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 洩密案無罪 馬辦欣慰:有助確立憲法上總統行政權限

    洩密案無罪 馬辦欣慰:有助確立憲法上總統行政權限

    前總統馬英九被北檢起訴的洩密案,高院更一審今判無罪確定。對此,馬英九辦公室透過新聞稿表示,馬英九為維護司法獨立,處置司法關說醜聞,卻反被依洩密等罪起訴,對高等法院更一審的無罪判決感到欣慰,因為這項判決結果,不只攸關個人清白,更有助於確立憲法上總統應有的行政權限,讓國家領導人在任內能安心依憲依法治國。 \n馬辦也指出,本案審理兩年多來,檢察官如同最高法院發回判決所稱,對於馬構成犯罪的具體行為事實為何,始終沒說清楚,明顯就是「先射箭再劃靶」,為達到起訴馬的特定目的,不惜耗費司法資源。 \n馬辦進一步說,馬英九雖因此遭受各種無謂糾纏,但一路走來捍衛司法獨立,無怨無悔,會繼續為杜絕司法關說奮戰,也再次呼籲蔡政府,不要再延宕「妨害司法公正罪」的制定,讓司法關說走入歷史,讓中華民國的司法能更受到人民的信任。

  • 馬英九洩密案 府:總統不應濫權使職務蒙羞

    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洩密案,台灣高等法院判決無罪定讞。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今天上午受訪表示,對司法個案不評論,但各屆總統行使職權均應符合人民期待與憲政規範,不應濫權使職務蒙羞。 \n \n2013年8月31日晚間,時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向馬英九報告所謂司法關說案的專案報告後,馬英九將相關偵查秘密洩漏給江宜樺、羅智強;此外,馬還教唆黃於9月4日向江洩密,遭北檢依刑法洩密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個資法等罪起訴。

  • 一槌定清白 馬英九洩密案明宣判

    一槌定清白 馬英九洩密案明宣判

    前總統馬英九被訴洩密案,一審判他無罪,二審逆轉判4月,最高法院撤銷發回高院更審,馬英九堅稱無罪,但檢方表示「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馬須被判刑,高院更一審明天宣判,由於全案不能再上訴,馬英九有罪或無罪,將因此確定。 \n \n馬英九因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司法關說案,被訴涉犯刑法洩密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等罪。北院判馬英九無罪,但高院改判4月徒刑、可易科罰金,最高法院認為事實有待釐清撤銷發回,高院更一審由女法官協會理事長張惠立擔任庭長,與游士珺及柯姿佐共組合議庭審理。 \n \n高院更一審上個月召開辯論庭,告訴人立委柯建銘昨出庭表示,這個案件是司法改革的指標案件, 要終結馬英九特務治國的舊時代,他要求馬英九認罪、道歉,要向憲 法低頭、司法贖罪。 \n \n蒞庭檢察官周士榆等人則輪流發言,批評馬英九洩密還辯稱是為了 公共利益,這樣的理由聽起來很華麗,但「公共利益」不是讓非法行 為合法化的大補帖;檢察官還舉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指責洩 密與司法關說一樣都是「惡」。 \n \n馬英九說,檢察官對於犯罪的具體行為事實到底是什麼一直都說不 清楚,不惜耗費司法資源就是要起訴他,他感到心痛;那些企圖以告 他、起訴他來打擊他的人不會得逞,他對關說司法的人,沒有妥協的 空間。 \n \n

  • 柯建銘抨藍為反對而反對 曾銘宗回擊:綠未做出重大結構性改革

    法官法在臨時會歷經2天馬拉松式審查,終在28日完成三讀。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在30日凌晨寫下千字文後記,提及國民黨未提版本,逐條表決按「反對」,不參與改革,為反對而反對,此舉與時代力量競逐「誰與惡的距離比較近」。 \n \n國民黨團總召曾銘宗回擊,法官法修法為司法改革配套最重要法案,但根據中正大學犯罪研究所今年2月公布的調查報告指出,高達八成民眾對法官審理案件的公正性仍抱持嚴重質疑,對司法改革成效不滿意,換言之,外界認為執政黨並未做出重大結構性改革,無助於讓司法體系成為仲裁社會爭議的最後一道防線。 \n \n針對柯建銘直指國民黨團沒有提法官法版本,卻一昧「消極抵抗到底」,曾銘宗直指,此案只有司法院提版本以及部分綠委提案,民進黨團只提修正動議,也沒有提版本,國民黨團不願就小細節改革,因為根本難以提升民眾對司法的信任感。 \n \n至於法官法修法開放個案評鑑,曾銘宗點出箇中問題,指大部分評鑑委員來自司法體系,以過去司法體系保守、封閉情況下,官官相護無從避免,效果相當有限。 \n \n法官法28日進行表決大戰時,曾銘宗與藍委費鴻泰也曾在議場內嘲諷,柯雖長期參與司改,但也介入司法關說,「你最沒資格談司法改革」。

  • 馬英九洩密案 高院更一審採速審速決

    馬英九洩密案 高院更一審採速審速決

    前總統馬英九被訴洩密案,原一審無罪,卻遭高院逆轉改判刑4月,經上訴後遭最高法院撤銷駁回,高院今天下午2點半將首度召開更一審審理庭,由於上次已完成準備程序,預料將妥速審結,8月前馬英九有罪無罪將有終局答案。 \n \n本案因馬英九被控告的罪名,都是屬於本刑三年以下的罪名,屬於二審定讞案件,但因一審無罪、二審改判有罪,依修正的刑事訴訟法,可例外給予被告有「1次」上訴最高法院的機會,此次發回高院更審後,不管馬被判有罪或無罪,都不能再上訴。 \n \n馬英九被訴在2013年8月31日將時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向他報告,關於立法院長王金平司法關說案的偵查報告,洩漏給行政院長江宜樺、 總統府副祕書長羅智強,9月4日再教唆黃將報告交付江宜樺,涉犯刑法洩密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等罪。 \n \n最高法院駁回的理由是,關說司法的人,若係總統、五院院長等,其所為對司法公正及公信力破壞甚鉅,非一般私人關說司法行為所能比擬,馬當時處置司法關說案,並非與公共利益無關,高院未論述說明司法關說案是否嚴重傷害司法公信力,是否與增進公共利益無涉,卻作出對馬英九不利的認定,有判決理由不備,因此撤銷判決、發回更審。 \n

  • 馬英九被訴洩密案終局判決 7月12日宣判

    馬英九被訴洩密案終局判決 7月12日宣判

    總統馬英九被訴洩密案,高院更一審最後辯論程序,馬仍堅稱無罪,提告的立委柯建銘則要他認罪及道歉,蒞庭檢察官指「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馬須和黃世銘一樣負起洩密罪責,庭末審判長諭知7月12日宣判。 \n \n馬英九在辯論終結前激動地表示,他對於司法關說醜聞的事無法妥協,那些借由告他起訴他的人不會得逞,他也不會妥協,他對司法有信心。

  • 小英會勝出?羅智強曝霸凌這事會發生

    小英會勝出?羅智強曝霸凌這事會發生

    民進黨預計今天公布黨內初選結果,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羅智強在臉書發文表示,如無意外,蔡英文會勝出,從今天開始,國民黨將進入最黑暗的一個月;總統大選將是全面團結的民進黨,對上英雄內戰的國民黨。 \n \n羅智強認為,蔡英文將用她十倍於霸凌賴清德的力量,霸凌國民黨、霸凌柯文哲、霸凌台灣的民主。 \n \n他表示,昨天高志鵬只因為擁有無敵的十字牌黨證,就可以有「特殊貪官禮遇」,獲准外役監;從邱太三關說司法(沒事),高涌誠打壓司法(沒事),陳師孟恐嚇司法(沒事),陳水扁趴趴走(不用回監),到高志鵬擁有特殊貪官禮遇(奇也,黃國昌對林益世申請外役監很有事,對高志鵬就很沒事),台灣的司法,在這三年,已經被蔡英文「送終」了,大家沒看到嗎? \n

  • 監委侵門踏戶 蔡清祥站出來

     監察院彈劾偵辦綠委段宜康「曲棍球案」檢察官,引發檢察界反彈,認為侵犯審判核心。法務部長蔡清祥作為檢察官的上司,且自己還是檢察官,此時更應該站在歷史的高度,勇敢地出來維護檢察官的檢察權,成為檢察官最大的後盾。 \n 過去監察院彈劾司法人員,主要是以司法人員違法犯紀為主,例如違法拘提、濫行羈押等程序是否失當,或是利用職權關說、詐財、收賄等,但此次監委行使監察權,卻直接大搖大擺介入執政黨民代的「個案」,完全不避嫌。 \n 然而,監委認定「嚴重違反辦案程序」的理由,竟然只是「發還印章」的問題,顯然提案調查的監委心中早有成見,認定該案被告前立委林滄敏有涉案,是沒起訴他的檢察官有問題,先射箭再畫靶,忽略無罪推定的核心價值,這也是道地的政治介入司法案件。 \n 監委濫用監察權大刀,干預司法偵查,如果什麼案件都是監委認為應該要怎樣辦就要怎樣辦,那何須檢察官?或更甚者,直接給執政黨認定就好了,司法權、監察權已經沒有獨立性,都變成為政治服務的幫手。 \n 蔡清祥是資深檢察官出身,法務部長是檢察官的上司,雖不能干涉個案偵查,但也是檢察官的大家長,在面對司法史上絕無僅有監察權被濫用來對司法權侵門踏戶之際,應挺身支持基層檢察官發動的連署行動。 \n 更何況,今日民進黨提名的監委可以為了護航民進黨立委,動用監察權侵犯司法權,此例一開,哪天政黨輪替,國民黨不是也可以照做?司法官憂寒蟬效應,淪為看顏色辦案,豈不是國家社會最大的悲哀。

  • 法官評鑑修法  審檢學齊嗆聲: 捍衛審判獨立

    法官評鑑修法 審檢學齊嗆聲: 捍衛審判獨立

    史上頭一遭,由法官、檢察官協會及台灣法曹、東吳大學法學院等學術界共同發表聲明,批評立法院併案審查的法官評鑑制度,將影響判決結果,摧毀審判獨立基石,他們要求「捍衛審判獨立、司法不能妥協」,全國律師團體也將跟進發出聲明。 \n \n聲明稿主張,不容假藉淘汰不適任法官之名,任意評鑑個案法律見解及涵攝適用,變相影響判決結果,摧毀審判獨立之基石。反對少數社會團體人士透過常設專任、增加過半數名額之方式,掌控壟斷法官評鑑委員會,污染個案審判的純淨空間。 \n \n此次審檢學發布的聲明稿,剛好呼應司法院今天哀悼前院長施啟揚的新聞稿,內容提及「施啟揚啟動台灣司法改革的第一階段,為此次總統府的司改國是會議開啟先河」「施啟揚貫宣示誰關說誰下台,禁止首長進行司法關說,為審判獨立開創合理空間」

  • 小英忘了嗆邱太三

     蔡英文總統到桃園參加「辣台派開講」活動,強調淘汰恐龍法官及國民法官的司法改革必要性,蔡總統似乎沒注意到邱太三關說案的當事人及對象就在桃園,蔡要展現司改決心,應先揪出託邱太三出面的幕後藏鏡人,才有說服力。 \n 蔡英文說,司法最大問題就是法院判決跟社會期待有差距,也會讓人懷疑法官是否適任,其中,過去不適任法官的關鍵在於自己人審自己人,所以一定要修《法官法》,透過外面的人來參與決定,並希望立法院今年一定要通過。 \n 辣台妹說得沒錯,法院的判決與社會期待有差距,如同土豪哥最近更審獲輕判,前後刑度差了快7年,法院量刑居然有如此大的差別,難怪外界常有「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說法,但從一個判決結果就能定義法官恐龍?民粹式司法真能實現社會公義嗎? \n 尤其由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所推動連署修改的《法官法》,擴大引進外部人士淘汰不適任司法官,就連阿扁也能聲請淘汰判他貪汙有罪的法官,才會引發檢審大反彈,直指替特定司改團體護航。況且尤美女的丈夫還是大法官,是否該一併納入評鑑,讓聲請年改、《黨產條例》違憲遭拒的民眾或團體,也有訴諸民意淘汰不適任大法官的權力。 \n 蔡英文要引進外部力量參與的方向沒錯,除可讓司法接地氣,也可讓民眾更了解法律,進而強化法治教育,但司法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審判獨立,結果小英司改喊了3年,卻發生前法務部長邱太三涉及關說地檢署檢察長的事件,司改要端正司法官的品德操守,卻放任自家人介入司法。 \n 辣台妹嗆拚司改,無非是想搶救低迷選情,但別忘了自己是掌舵者,「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邱太三案一日沒查明,司改就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 司改成私改 政治黑手觸紅線

     《法官法》修法原本立意良善,讓社會多元的聲音共同參與司法改革、監督司法,淘汰不適任的司法官,但修法草案卻荒腔走板,連法官的判決書也可以作為評鑑標的,讓前總統陳水扁貪汙案,阿扁也可以用實質影響力的見解不當為理由,請求評鑑承審法官,導致政治力介入司法,難怪引發司法官反彈。 \n 審判獨立是法治社會核心價值,法官對個案的法律見解及構成要件的判斷,是審判核心事項;如前立委高志鵬收賄、扁涉及二次金改等貪汙案,歷審法官就事實認定、貪汙罪構成要件的見解,都是政治力不可踩踏的紅線。 \n 這次修法引發齊聲反彈,就是評鑑司法官的委員組成,由立委推舉成立遴選委員,包括名嘴、訟棍都可能被推舉評鑑法官,這樣充滿政治色彩的法官評鑑委員會令人擔憂,更何況連判決見解也可能讓法官遭受懲處,在擔心遭受秋後算帳心理因素下,法官要如何公正審判。 \n 以扁案來說,扁判刑定讞及停止審理的案件中,也有許多涉及法律見解適用的問題,在不同審級有不同的看法,且有上訴審可救濟,如果恣意對法官請求評鑑,將會讓政治壟斷司法、控制法官獨立思考。 \n 尤其,檢改團體直接點名特定司改團體,該團體近年來不僅紛紛入朝為官,更頻頻對司改表達意見,但對邱太三疑為特定人士陳情關說一事,卻不見其要求真相,揪出藏鏡人,顯然已失公允。 \n 司法改革一定要改,而且不能讓司法界自己關起門來改,更不能讓政治黑手藉此伸進司法,甚至創造一個有權無責的超級「太上審」,而特定團體綁架式的修法,將淪為恐嚇威脅司法官的惡法,立委們切勿自誤。

  • 法官評鑑擬納社會人士 劍青檢改痛批介入判決

    立法院將於明(24)日審議立委尤美女提案《法官法》修法草案,擬將法官、檢察官評鑑機制排除司法官代表,增加外部人士比例,檢改團體「劍青檢改」今痛批,尤版本嚴重傷害司法公正,偏好特定團體,造成當事人間訴訟不公平後果,公平訴訟是司法基石,籲請停止「利益衝突團體」介入法官評鑑。 \n \n劍青檢改說,目前法官評鑑委員會中律師、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等「外部委員」佔7人,係過半數。但尤擬修正為「長期參與司法改革、人權、公益或弱勢議題之非法律學者及社會團體代表6人組成」,但所謂「長期參與司法改革議題」,實為長年被少數特定團體掌握話語權並以司改人士自居,甚至有濫訴人、政論名嘴、司法關說者混充,設計上缺乏公正客觀之篩選可行性。 \n \n其次,尤版本中「立法院推舉11名至15名社會公正人士組成遴選委員會」,立委有人涉刑民訴訟、或協助司法關說者,由立委推舉實屬不宜,可能會造成對法官個案施壓,發生訴訟不公正現象。 \n \n而且所謂社會團體代表委員,竟提供比照簡任第13職等之高官厚祿;再選出召集委員,比照特任官,這些少數委員比法院院長更大,凌駕全國法官之上,可恣意評核法官,對各地法官進行威嚇施壓,如此貿然設計,將引發法治崩解及倒退。 \n \n劍青檢改說,如美加等先進國家,民間社會團體僅能以「法庭之友」(amici curiae)身分參加訴訟。但我國民間社運團體身為請求法官評鑑團體,潛入司法體系內部,對法官可送請評鑑為要脅,獲取所欲之判決結果。 \n \n近年,有部分評鑑團體律師成員,因掌握請求個案評鑑權柄,威脅司法之公正性,形成「利益衝突團體」不公平現象,早已受到詬病。但依草案版本不僅不回歸「法庭之友」設計,更變本加厲,擬增加延攬少數特定團體加入,設計嚴重悖離法理。 \n \n劍青檢改認為,立委修法版本對司法公正之威脅及破壞性極大,且尚有諸多重大瑕疵。請立法院審慎修法,勿成破壞司法公正之罪人。

  • 快評》追邱太三關說真相

    快評》追邱太三關說真相

    前任法務部長邱太三涉嫌幫逃漏稅案的壢新醫院,向桃園地檢署檢察長彭坤業的「轉陳情」案,立委認為案情不單純,絕非「轉陳情」,而是「關說」,要求法務部追究。 \n 邱太三和彭坤業談壢新醫院逃漏稅案,該怎麼認罪協商的事,外觀上確實像是關說。試想,如果是單純的陳情,他們何必約到台北一家餐廳吃飯,藉機會攀談,顯然並不單純。 \n 關說司法是非常嚴重的的失德行為,輿論難容。1989年的法務部長蕭天讚,因涉及第一高爾夫球場的關說事件,黯然辭職。2013年的法務部長曾勇夫,在被特偵組檢察官指控關說司法移送監察院調查後,也辭職下台。 \n 壢新醫院認罪協商爭議事件,疑點重重,邱太三「轉陳情」,幕後顯然有職位更高的藏鏡人,應該抓出來。 \n 但是,就法論法,實際拿法令來追究邱太三與彭坤業這次接觸,硬要指他們是「關說」卻又很難,因為法務部並沒有足以追究違法的法令規章。 \n 檢察機關講的是檢察一體,面對檢察一體,行政院所謂的「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機關請託關說登錄查作業要點」,都沒有實際的約束作用。因為,這些規定都必須要有「請求有違法或不當影響之虞」才會構成。 \n 如果立委真想要杜絕檢察機關的關說,只要刪除「請求有違法或不當影響之虞」,保留「不依法定程序請求」就成了。像邱太三找彭坤業到餐廳吃飯談陳情,不就是「不依法定程序請求」的關說了嗎? \n 本案立法院與媒體應發揮當年追查蕭天讚案相同的精神追查真相,同時也要修正法規,讓司法官行為必須嚴謹。

  • 誰是關說陳情人?高檢署:邱太三說不方便講

    誰是關說陳情人?高檢署:邱太三說不方便講

    高檢署調查前桃園地檢署檢察長彭坤業司法關說案,指前法務部長邱太三涉關說,邱太三曾說是轉知陳情,不過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在立院司法法制委員會質詢高檢署檢察長王添盛,這個陳情人是誰?王添盛竟回應,邱太三說不方便講,讓黃國昌氣到飆罵「藏鏡人太大尾不敢交出來?」、「包庇誰啊!」,王則強調沒有包庇。 \n \n黃國昌質疑,高檢署的報告說彭坤業的陳情人是邱太三,而邱太三說他是「轉知陳情」,那麼高檢署為何會認定陳情人就是邱太三,為何不問邱太三背後的陳情人是誰?還是問了但是不願意公布出來? \n \n王添盛對此回應,「調查小組有問,他說不方便講。」黃國昌接著說,問基本人事時地物應該是基本的吧,不用檢察官或調查局,有幾本事實認定的人都會問清楚吧,邱太三自己聲明坦蕩蕩願意公開對質,怎麼問陳情人是誰就說不方便,「你們問了幾次?還是只問一次,檢察官就說好啦好啦?」王添盛回應,「問一次。」 \n \n黃國昌追問,邱太三說用通訊軟體把陳情書轉交給彭坤業,那麼「陳情書」在哪裡?「什麼調查品質啊!還是藏鏡人太大尾不敢交出來?」,王添盛說,他們在問的時候是彭坤業回答,彭是答說,邱太三是「口頭陳情」,陳情書的事情是在已經結案之後才傳出。 \n \n黃國昌怒嗆,「可以草草結案喔?為何不再問他?不是很坦蕩?這種調查品質說已經結案,會不會太丟臉?」王添盛表示,該案已經結束,面對黃國昌質疑高檢署在包庇,王添盛則強調他們沒有包庇。

  •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不用懷疑,藍綠就是「關說共同體」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不用懷疑,藍綠就是「關說共同體」

    桃園地檢署爆發關說案件,承受長官壓力,堅持不退讓的承辦檢察官說,「希望自己不做讓人欺負的綿羊,而要做能夠懲兇除惡的牧羊犬」。這是一個有趣的分類,相信大家非常好奇,檢察體系內有多少是綿羊,多少是牧羊犬? \n 從本次桃檢的關說案來看,請託/命令的順序是被告友人前法務部長桃園地檢署檢察長襄閱主任檢察官公訴主任檢察官承辦檢察官。 \n 結果很遺憾,4位現職檢察官,除了最基層的承辦檢察官,其他4人全是「綿羊」,全都成了關說司法的共犯,綿羊的比例占了80%。 \n 再回憶2013年轟動台灣的關說司法案,請託/命令的順序是被告法務部長高檢署檢察長承辦檢察官。此案中,2位檢察官加1位法務部長,全是「綿羊」,全都順應了關說者的期望。兩個案,6位檢察官只有1位牧羊犬,綿羊的比例值占了5/6。事實上考量到關說黑數,檢察官中綿羊的比例只會更高。 \n 從配合關說檢察官的習以為常,就可想見關說在檢察官的職場中,已是見怪不怪。絕大多的關說司法事件中,人人都是綿羊,根本沒有曝光。我們也不妨從人性的角度,站在檢察官的立場思考。逃漏稅侵犯的是國家法益,檢察官配合關說,輕放被告,對自己來說不痛不癢,但能換來上級「關愛的眼神」,以及關說者的投桃報李。反之,拒絕上級關說,雖當下不會如何,但很可能就上了黑名單,不僅升遷無望,甚至連安身立命之處都難以確保。再請大家思考一下,以民進黨的慣性,民進黨政府的法務部長,會派任綿羊還是牧羊犬當檢察長?檢察長又會拔擢綿羊還是牧羊犬當主任檢察官?這樣說可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這是比例問題。既然檢察長的人事由法務部長決定,制度上,檢察長就很難抵抗法務部長的人情壓力。 \n 在關說的共犯結構中,綿羊占絕對上風,牧羊犬根本無力相抗。這也是為何「妨害司法公正罪」的立法是如此重要。在行政權的環環相扣下,難以避免「舉目望去皆綿羊」,因此我們必須用法律為牧羊犬提供一個反抗關說的盔甲,甚至有了這個盔甲,很可能綿羊也有勇氣改當牧羊犬。 \n 只是,要期待立法院通過妨害司法公正罪,本身也有矛盾。「關說」是權勢者的獨占行為,也可以說是立委權力的灰色地帶。期待過半數的立委贊成「妨害司法公正罪」,來縮減自己的影響力,這是對人性的極大考驗。 \n 不論是在國民黨國會多數,或者民進黨國會多數的時期,都沒有通過「妨害司法公正罪」,不客氣地說,藍綠兩黨實際上就是「關說共同體」,沒有人願意放棄對司法的影響力。相較之下,筆者雖與時代力量兩岸政策不同,但對時力堅持司法公正的決定,表示敬佩。難道時力的立委沒有權力來影響司法嗎?當然有,只是他們選擇放棄這項權力。 \n 最後,筆者分享另一個年輕牧羊犬檢察官的故事。民國77年爆發了「吳蘇案」,律師蘇岡企圖影響一件貪瀆案,經由其丈夫司法院廳長吳天惠,打電話向承辦檢察官施壓。蘇岡甚至直接到司法宿舍,強迫檢察官接受賄賂,為後世留下一句經典名言:「不相信有司法官不收錢」。事件爆發後,本身是司法官,卻協助妻子行賄的吳天惠一審判決無罪,舉國嘩然,8位司法人員憤而辭職明志,其中一位年輕的檢察官,即此次請託關說的前法務部長邱太三。多令人唏噓,30年前頭角崢嶸的牧羊犬,30年後位尊權重,既當過法務部長,又是總統的首席幕僚,居然自己也成為關說司法的共犯! \n 這警訊是,人性不可恃,只有完整的制度,才能保障司法的公正與獨立。筆者長年呼籲「妨害司法公正罪」的立法,並於去年與前總統馬英九共同提出「連署反妨害司法公投案」,雖去年1124公投十分遺憾止步於第二階段連署(因沒有政黨支持,又無電子連署配置)。然而由邱太三事件可知,「妨害司法公正罪」不僅有立法之急迫性,更有其必要性,也已獲人民重視。故呼籲法務部蔡清祥部長,應正視事情的嚴重性,以最速件請行政院提出法案,庶幾可扭轉司法公信力大損的局面,還人民一個公正的司法殿堂。 \n(作者為護司法公投聯盟召集人、法學教授、律師)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