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合縱的搜尋結果,共77

  • 兩帶兩路全球大棋局

    兩帶兩路全球大棋局

     美國國會審議中的「2021戰略競爭法案」,目標當然是針對中國,目的則已不僅僅是圍堵或遏止中國,而是要擊敗中國了;至於手段,則是窮盡一切可以調動的資源、採行的手段及動員的國家。就後者而言,從歐巴馬的「重返亞太」到川普的「印太戰略」,再到拜登的「民主聯盟」都是同一個意思。只是拜登最近心血來潮,突然想起提出了一個概念:民主一帶一路。

  • 美國合縱戰略勝算幾何

    美國合縱戰略勝算幾何

     中美安克拉治會談針鋒相對之後,等於向全球不再掩飾地宣告,新世紀的兩強霸王之爭正式揭開序幕;同時也意味著全球所有國家都將面臨被迫選邊的壓力與窘境。

  • 資深媒體人:石齊平》美國合縱戰略勝算幾何

    資深媒體人:石齊平》美國合縱戰略勝算幾何

    中美安克拉治會談針鋒相對之後,等於向全球不再掩飾地宣告,新世紀的兩強霸王之爭正式揭開序幕;同時也意味著全球所有國家都將面臨被迫選邊的壓力與窘境。

  • 吳建國》美國合縱 萬山不許一溪奔?

    吳建國》美國合縱 萬山不許一溪奔?

    中美雙方在阿拉斯加舉行的2+2會談,雖然已經落幕,可是留給大家的卻是美國政府的霸道無理、霸權專制、霸凌失禮作風,毫無泱泱大國的風度,簡直有如當年舊蘇聯的翻版,令人感嘆這個堅持要做世界獨一無二霸主、高舉「美國第一」的超級強權,將何以領導世界、又何以服眾呢?

  • 《通信網路》明泰發展聚焦四重點 合縱連橫成長可期

    明泰(3380)下午舉行法說會,董事長黃文芳直指,今年發展重點包括優化原有事業、持續擴大新產品、增加新場域的應用以及MA補強能力,增加出海口。今年宅經濟效應持續發酵,已做好與疫情共處的準備,加上匯率波動影響,以及因應國際貿易關係所做生產基地比重的調整,將審慎樂觀面對挑戰,持續穩健成長的力道。

  • 台灣已成中美較量的函谷關

    台灣已成中美較量的函谷關

     美國與中國大陸的外交政策負責人,在阿拉斯加第一次正式直面交手。從場景來看,「唇槍舌劍、火花四射」;從性質來看,「有意義、無結果」;從國際格局來看,「合縱vs.連橫」的戰略態勢正式形成;從台灣的角度來看,台灣已成為戰國時期的函谷關,處於兩強相鬥的尷尬處境,一不小心就是兵凶戰危。

  • 張亞中》台灣已成中美較量的函谷關

    張亞中》台灣已成中美較量的函谷關

    美國與中國大陸的外交政策負責人,在阿拉斯加第一次正式直面交手。從場景來看,「唇槍舌劍、火花四射」;從性質來看,「有意義、無結果」;從國際格局來看,「合縱vs.連橫」的戰略態勢正式形成;從台灣的角度來看,台灣已成為戰國時期的函谷關,處於兩強相鬥的尷尬處境,一不小心就是兵凶戰危。

  • 吳建國》冷眼看拜登的「合縱抗中」

    吳建國》冷眼看拜登的「合縱抗中」

    自稱對中國歷史很了解的美國拜登總統,在上任不滿兩個月的時間,已正式發動了以歐、美、日、紐、澳等列強為骨幹的「合縱聯盟」,決定全力抗中,務必要打敗中國,以維持美國價值為主體所建立的世界秩序與體系與維護美國世界霸主的地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指出:中國是以「不公平的優勢」,才得以在經濟、科技、外交、國防、教育、社會各領域得到發展,得以崛起,是唯一一個足以影響與威脅美國做為世界霸主地位的政權與國家,美國毫無選擇的必須打敗中國,才能確保美國利益與引以為豪的自由民主普世價值體系。

  • 《電腦設備》緯創產業合縱連橫新版圖 今年EPS上看3.16元

    緯創(3231)集團跨大步,昨宣布與國內電信龍頭中華電(2412)聯手出擊,搶5G、AI龐大新商機,也啟動產業合縱連橫的新版圖。法人估今年緯創EPS上看3.16元。 \n 法人指出,近年ORAN(Open Radio Access Network)聯盟的誕生,針對網路架構實現「硬體通用化」、「網路功能軟體化」的新形態,越來越多電信業者希望未來可不再依靠傳統昂貴的電信設備來營運,而是透過白牌伺服器硬體,以及相關網通軟體來布建網路。雖然此架構仍面臨許多系統整合上的挑戰,但有機會成為未來新型態電信架構趨勢,伺服器硬體需求將大幅提升。 \n \n 緯創伺服器客戶主要是品牌客戶/網通客戶/GPU廠等,目前品牌客戶受企業資本支出下滑而較為保守,但緯創打入網通客戶及新產品的供貨比重提升,仍將帶動2021年伺服器整體營收雙位數成長。 \n 緯創旗下緯謙科技昨宣布與中華電策略結盟,緯創副董事長暨緯謙董事長黃柏漙表示,看好緯謙在數位轉型、雲服務領域發展,去年就訂下三年複合成長率要達到5成目標,也希望透過與中華電策略結盟後,加速發展,並拓展海外市場商機。 \n 法人估緯創去年EPS 2.96元,今年上看3.16元。 \n \n

  • 以民族共識重啟談判

    以民族共識重啟談判

     美國總統拜登就職滿月之際,清晰地表達他將遵守「一個中國原則」與中美之間三個公報,還有《台灣關係法》的規定,制定他的中國與兩岸政策。他也在G7峰會上公開宣示,美國將揚棄「美國優先」的做法,與西方盟國站在一起,面對來自中國全方位嚴峻的挑戰。可以預期一個「合縱抗中」的新局面即將成型,至於最後成效如何,還得持續觀察,才能知曉。 \n 只是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這種彼此利益錯綜複雜的合縱,基本的凝聚力與約束力薄弱,而在各自國家本位主義主導的情況下,合縱之勢難免「雷聲大、雨點小」,隨時可以削弱、甚至瓦解,這種結果並不令人錯愕。畢竟以今日中國大陸的實力,透過外交與經濟途徑,一一解體合縱陣營,絕不困難,美國的如意算盤,最終恐將落空。 \n 在中美之間既強烈競爭又高度合作的關係影響下,台灣的兩岸政策勢必遭受牽連,而有來自拜登政府關切,必要改弦易轍的壓力。換句話說,美國政府極有可能要求民進黨政府必須在符合美國的中國政策之前提下,才會給予台灣一定支持的承諾。或許這才是蔡英文改組國安團隊的苦衷。也唯有在新人事的主導下,方有醞釀兩岸關係新發展與突破的可能。 \n 目前在美國堅持承認「一個中國原則」,而蔡英文又連「九二共識」都不能承認的僵持下,如何能以一個新的論述或共識,取得兩岸關係的政治認知,將是未來新國安團隊的重要課題,有待努力。 \n 陳水扁在2000年執政後,由於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可以做為兩岸談判協商的議題,而非前提的主張下,為了尋求政治上的突破,特別組織了一個「跨黨派小組」,經過多次會議的研商後,提出以「憲法一中」做為兩岸協商的政治基礎與共識。只可惜那時大陸當局對民進黨政府缺乏接觸與了解,只能以「聽其言、觀其行」6字箴言為護身符的情形下,坐視兩岸關係持續的僵持不下,最後在陳水扁8年總統任內,兩岸關係進展有限,留下許多的遺憾。 \n 如今經歷近20年的變化,面對實力早非吳下阿蒙的中國大陸,連美國都要格外謹慎應對,台灣自是不可等閒視之,須以新的思維開展兩岸關係新的境界。 \n 既然要以新的論述、新的共識打破兩岸關係的僵局,重啟兩岸談判,又鑑於政治共識難以同時為雙方接受,倒不如從倫理、血緣這些具有可以客觀認定特色的角度切入,以兩岸人民同宗同源,同為中華兒女、炎黃子孫這種不容否定的事實著手,建立同胞意識、手足情懷為基礎的「民族共識」,強調台灣人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並在此共識下,重啟兩岸談判協商。相信這樣溫暖的共識,大陸當局應很難拒絕,也與大陸領導人所倡導的「兩岸一家親」理念不謀而合,也許這就是兩岸關係的東風雨露,我們拭目以待。(作者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前校長)

  • 吳建國》以「民族共識」重啟談判

    吳建國》以「民族共識」重啟談判

    美國總統拜登就職滿月之際,清晰地表達他將遵守「一個中國原則」與中美之間三個公報,還有《台灣關係法》的規定,制定他的中國與兩岸政策。他也在G7峰會上公開宣示,美國將揚棄「美國優先」的做法,與西方盟國站在一起,面對來自中國全方位嚴峻的挑戰。可以預期一個「合縱抗中」的新局面即將成型,至於最後成效如何,還得持續觀察,才能知曉。 \n 只是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這種彼此利益錯綜複雜的合縱,基本的凝聚力與約束力薄弱,而在各自國家本位主義主導的情況下,合縱之勢難免「雷聲大、雨點小」,隨時可以削弱、甚至瓦解,這種結果並不令人錯愕。畢竟以今日中國大陸的實力,透過外交與經濟途徑,一一解體合縱陣營,絕不困難,美國的如意算盤,最終恐將落空。 \n 在中美之間既強烈競爭又高度合作的關係影響下,台灣的兩岸政策勢必遭受牽連,而有來自拜登政府關切,必要改弦易轍的壓力。換句話說,美國政府極有可能要求民進黨政府必須在符合美國的中國政策之前提下,才會給予台灣一定支持的承諾。或許這才是蔡英文改組國安團隊的苦衷。也唯有在新人事的主導下,方有醞釀兩岸關係新發展與突破的可能。 \n 目前在美國堅持承認「一個中國原則」,而蔡英文又連「九二共識」都不能承認的僵持下,如何能以一個新的論述或共識,取得兩岸關係的政治認知,將是未來新國安團隊的重要課題,有待努力。 \n 陳水扁在2000年執政後,由於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可以做為兩岸談判協商的議題,而非前提的主張下,為了尋求政治上的突破,特別組織了一個「跨黨派小組」,經過多次會議的研商後,提出以「憲法一中」做為兩岸協商的政治基礎與共識。只可惜那時大陸當局對民進黨政府缺乏接觸與了解,只能以「聽其言、觀其行」6字箴言為護身符的情形下,坐視兩岸關係持續的僵持不下,最後在陳水扁8年總統任內,兩岸關係進展有限,留下許多的遺憾。 \n 如今經歷近20年的變化,面對實力早非吳下阿蒙的中國大陸,連美國都要格外謹慎應對,台灣自是不可等閒視之,須以新的思維開展兩岸關係新的境界。 \n 既然要以新的論述、新的共識打破兩岸關係的僵局,重啟兩岸談判,又鑑於政治共識難以同時為雙方接受,倒不如從倫理、血緣這些具有可以客觀認定特色的角度切入,以兩岸人民同宗同源,同為中華兒女、炎黃子孫這種不容否定的事實著手,建立同胞意識、手足情懷為基礎的「民族共識」,強調台灣人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並在此共識下,重啟兩岸談判協商。相信這樣溫暖的共識,大陸當局應很難拒絕,也與大陸領導人所倡導的「兩岸一家親」理念不謀而合,也許這就是兩岸關係的東風雨露,我們拭目以待。 \n \n(作者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前校長)

  • 拜登時代的合縱連橫

    拜登時代的合縱連橫

     美國新總統拜登上台之後一個現象頗引起各方關注,即久久未跟中國領導人通上電話,直到農曆除夕那天。各種跡象顯示,他將主導的美國對華新戰略已初步成形,即棄打台灣牌,改打聯盟牌。 \n 這個「對華○○聯盟」戰略形成的背景一為內二為外,內在背景是在各種因素輻輳下,美國不分朝野已形成強硬對華的共識,執政者不會過於拂逆民意;外在背景是從歐巴馬時代到川普時代證明,美國全力遏制中國並不成功,必須改弦易轍。 \n 拜登當局因此琢磨出一個能有效遏止中國、降低中國對美國日增的威脅,又不致觸怒中國、避免讓美國與中國直面爆發軍事衝突危險的戰略思維:棄打台灣牌,改打聯盟牌,然而棄台灣牌易,改聯盟牌難。 \n 難在哪裡?首先難在當前形勢與上世紀美國打聯盟牌與蘇聯進行冷戰時有很大不同。當時冷戰聯盟所以成功,一是雙方意識形態極端分歧對立,二是雙方陣營經濟互不往來毫無糾葛。如今的形勢,全球正在形成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經濟網絡,除了人權議題上中國與西方還存在較大分歧外,美國一向自詡的政經社治理體制,其光環早已褪色,還有多大底氣對中國叫陣? \n 其次,難在雙方經濟上難以脫鉤外,在全球議題如共同防疫與氣候問題上還必須緊密合作。美國又想對抗中國,又想尋求中國合作的算盤,邏輯上就打不成。 \n 再其次,美國要拉攏的歐盟,本身就與美國存在著許多重大利益矛盾,雙方在伊朗問題,在北溪二號能源工程及在歐洲建立軍隊上,都有難以妥協甚至難以溝通的困境,相反地,在這些問題上,歐盟與中國並無瓜葛,反而還有共同的立場(伊朗問題)。不僅如此,歐盟與中國去年底剛簽訂《中歐投資協定》,雙方經貿科技合作的前景讓彼此高度期待。所有以上的形勢均迥異於上個世紀美蘇對立的冷戰聯盟,稍有智慧的政治人物不可能看不出來。 \n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最早發聲,他去年6月在美國《外交》雜誌發表文章,談論中國、美國和亞洲的關係。他說,「中國越來越希望保護和推進其海外利益,並確保其在國際事務中應有的地位,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又說,「美國要嘛不顧一切遏制中國,要嘛就得承認中國已經是一個大國。」「至於新加坡等亞洲國家,並不希望被迫選邊站。」 \n 類似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去年在獲頒亨利基辛格獎後發言,她呼籲西方國家應設法將中國融入世界多國體系並平等對待,而不是將她排除在外。至於法國總統馬可宏更是尖銳地指出,「聯手對付中國,恐使衝突爆發的可能性來到最高點」,「在我看來,這反而是適得其反。」 \n 拜登想要與各國領袖一一通過電話拉他們「入盟」,看來難度不小。人類歷時21世紀版的合縱連橫,合縱並不易為,都是雙雙對對彼此合作尋求共贏的空間很大,中國一再表態,但看美國如何領悟了。 \n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石齊平》拜登時代的合縱連橫

    石齊平》拜登時代的合縱連橫

    美國新總統拜登上台之後一個現象頗引起各方關注,即久久未跟中國領導人通上電話,直到農曆除夕那天。各種跡象顯示,他將主導的美國對華新戰略已初步成形,即棄打台灣牌,改打聯盟牌。 \n 這個「對華○○聯盟」戰略形成的背景一為內二為外,內在背景是在各種因素輻輳下,美國不分朝野已形成強硬對華的共識,執政者不會過於拂逆民意;外在背景是從歐巴馬時代到川普時代證明,美國全力遏制中國並不成功,必須改弦易轍。 \n 拜登當局因此琢磨出一個能有效遏止中國、降低中國對美國日增的威脅,又不致觸怒中國、避免讓美國與中國直面爆發軍事衝突危險的戰略思維:棄打台灣牌,改打聯盟牌,然而棄台灣牌易,改聯盟牌難。 \n 難在哪裡?首先難在當前形勢與上世紀美國打聯盟牌與蘇聯進行冷戰時有很大不同。當時冷戰聯盟所以成功,一是雙方意識形態極端分歧對立,二是雙方陣營經濟互不往來毫無糾葛。如今的形勢,全球正在形成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經濟網絡,除了人權議題上中國與西方還存在較大分歧外,美國一向自詡的政經社治理體制,其光環早已褪色,還有多大底氣對中國叫陣? \n 其次,難在雙方經濟上難以脫鉤外,在全球議題如共同防疫與氣候問題上還必須緊密合作。美國又想對抗中國,又想尋求中國合作的算盤,邏輯上就打不成。 \n 再其次,美國要拉攏的歐盟,本身就與美國存在著許多重大利益矛盾,雙方在伊朗問題,在北溪二號能源工程及在歐洲建立軍隊上,都有難以妥協甚至難以溝通的困境,相反地,在這些問題上,歐盟與中國並無瓜葛,反而還有共同的立場(伊朗問題)。不僅如此,歐盟與中國去年底剛簽訂《中歐投資協定》,雙方經貿科技合作的前景讓彼此高度期待。所有以上的形勢均迥異於上個世紀美蘇對立的冷戰聯盟,稍有智慧的政治人物不可能看不出來。 \n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最早發聲,他去年6月在美國《外交》雜誌發表文章,談論中國、美國和亞洲的關係。他說,「中國越來越希望保護和推進其海外利益,並確保其在國際事務中應有的地位,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又說,「美國要嘛不顧一切遏制中國,要嘛就得承認中國已經是一個大國。」「至於新加坡等亞洲國家,並不希望被迫選邊站。」 \n 類似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去年在獲頒亨利基辛格獎後發言,她呼籲西方國家應設法將中國融入世界多國體系並平等對待,而不是將她排除在外。至於法國總統馬可宏更是尖銳地指出,「聯手對付中國,恐使衝突爆發的可能性來到最高點」,「在我看來,這反而是適得其反。」 \n 拜登想要與各國領袖一一通過電話拉他們「入盟」,看來難度不小。人類歷時21世紀版的合縱連橫,合縱並不易為,都是雙雙對對彼此合作尋求共贏的空間很大,中國一再表態,但看美國如何領悟了。 \n(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 奔騰思潮:周永秦》印越合縱 劍指南海

    奔騰思潮:周永秦》印越合縱 劍指南海

    2020年12月26日印度海軍與越南海軍在南海舉行了為期兩天的「通行演習」(Passing Exercise, PASSEX),旨在提升兩國海軍海上互通性、聯合作戰、人道救援等能力。 \n \n印度海軍「吉爾丹」號(INS kiltan)反潛護衛艦於25日抵達胡志明市,運送15噸人道救援物資以支援越南中部的嚴重水災,並於返航時與越南海軍軍艦執行聯合演習。印度海軍表示,此次訪問將進一步促進兩國海軍海上合作,並促進該地區安全和穩定。 \n \n南海有軍演已是家常便飯,然而大家不免好奇,為何遠在南亞次大陸的印度會大老遠跑來南海湊熱鬧?又為何印度獨與越南關係最為親近?兩國合作背後又有何目的? \n \n冷戰結束後印度實施「東望政策」(Look East Policy),著手發展東亞及南太平洋國家外交關係。2014年莫迪上任後更提出「東進政策」(Act East Policy),積極與西太平洋國家建立戰略合作與夥伴關係,為印度擴展勢力鋪陳。印度有野心成為世界大國,然而礙於次大陸地理特徵,限制了陸上稱霸範圍,因此印度以印度洋為核心,向周邊海域輻射勢力,而資源富足、作為世界主要航道的南海就成為新德里虎視眈眈的目標。 \n \n南海有戰略價值,又有中美兩國勢力,一旦新德里能在此區增加影響力,將增加與中美交涉的話語權,牽制中共往印度洋發展,從南亞大國成為亞洲大國,更進一步從亞洲大國成為世界大國,南海對印度重要性不言可喻。 \n \n印度積極發展「藍水海軍」,利用地緣優勢主宰印度洋,進一步往南海增加威懾力。而印度東進野心從其軍力部署就可看出端倪,印度海軍唯二的核潛艦-國產「殲敵者號」與租借自俄羅斯的「海豹號」都駐紮於印度東部城市維沙卡帕特南(Visakhapatnam),正對孟加拉灣與麻六甲海峽,而預計今年服役的印度首艘國產航母「維克蘭特號」也將部署於印度東部艦隊,為印度東進做足準備。 \n \n戰略層面而言,中越向來存在不少芥蒂,近年又因南海主權爭議吵得不可開交。中共作為共同敵人讓新德里與河內有共同價值目標。另一方面,所有涉及南海爭議的東協國家中,當屬越南最具野心與軍事影響力。馬來西亞、印尼在南海爭議相對沒有越南躁進,汶萊與中共已達成協議,更傳聞將發展合作關係,而菲律賓擅長口誅筆伐,實際沒幾張牌可打,獨越南為最佳選擇。 \n \n越南占有南沙群島近30座島礁,為各國之最,近來也積極強化島礁防禦工事,更持續填海造陸工程。此外,越南近年海空軍現代化進程迅速,最具代表的無非其自2013年購入,6艘性能優異的俄製改進型基洛級潛艦。其他如SU-30Mk2戰機、獵豹級護衛艦亦是現代化亮點。儘管這些新型武器所需的後勤維保能量大,恐對越南較落後的軍工能力造成負擔,但河內欲提升軍力的野心仍可見一斑。 \n \n印越也隨著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確立,進一步加強各方面軍事合作。除了此次的聯合軍演,亦有軍方高層領導互訪、軍事技術合作、軍售等等,最近更有消息稱印度將售越南「布拉莫斯」超音速巡弋飛彈,600公里以上的射程足以覆蓋中共東南沿海數座重要大城。此外,也由於印越皆多操作俄式裝備,兩國在人員訓練、裝備維修上亦能互通有無。 \n \n就政治與戰略方面,印度與越南關係可謂各取所需:印度需藉越南作為突破口,讓印度勢力進入東南亞,以牽制中共往印度洋發展,進一步擴展印影響力。而越南則施行「大國平衡戰略」,拉攏域外大國讓南海問題國際化、複雜化,增加對中共談判籌碼,「合縱」之勢儼然形成。 \n \n然而正也因為印越各取所需的關係,兩國本質戰略目標不同,仍有齟齬待磨合。印度謀求在東南亞佔有一席之地,而越南則希望藉印度平衡中美在南海勢力,維持權力平衡,這也意味著越南不會希望任何一國勢力過大,印度影響力只能局限於一定程度。而中共則可透過兩國盤算不同這點切入,分化印越矛盾,瓦解其「合縱」戰略。中印越未來在南海會如何發展,值得觀察。 \n(作者為軍事評論員,自由作家)

  • 老爺合縱連橫 推「遊台北」雙住房專案

    老爺合縱連橫 推「遊台北」雙住房專案

    在疫情持續影響邊境管制,國際商務人士無法入台的情況下,老爺酒店集團旗下「南港老爺行旅」強化與外部企業合作,推出「我是創意家」及「冬聚1+1≠2」雙住房專案,旅人客房專案價$3,389起,讓國人遊訪台北有更多元的選擇。 \n南港老爺行旅「我是創意家」住房專案,結合了五家獨具創意及不同領域的手作商家,包含了Carpenter木匠兄妹木工房、自己印紙膠帶、知品手作布包、Hubox及徐氏父女手工皮件,專案贈送500元體驗券及內含百元獨家限定的icash,讓旅人能自由探索台北城,並選擇喜愛的課程,再藉由一番體驗做出充滿旅途回憶的伴手禮。 \n而和榮獲米其林必比登推薦的「欣葉小聚」合作推出一泊二食「冬聚1+1≠2」專案,除享用南港老爺Soft Kitchen精緻自助早餐,於入住期間僅需步行5分鐘即能品嘗欣葉小聚當季的雙人組合套餐。 \n冬季探索輕旅行,不用到名勝景點人擠人,來場與台北美好的邂逅,體驗城市不同的人文風情,再與旅伴享受美食佳餚,為自己安排最愜意的假期吧!

  • 新世紀版合縱連橫

    新世紀版合縱連橫

     美國總統川普表明希望7大工業國集團(G7)最快今年9月召開峰會,邀請韓國、俄羅斯、印度、澳洲、巴西等國參加,有意將G7擴大為G12。早前,川普曾批評G7架構「已經過時」,表明希望多邀南韓等5國參加,並稱會中將討論中國議題。明顯地,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新世紀的合縱戰略:一個由美國主導,聯合一眾「志同道合」的國家,對付它們心中共同的對手中國。 \n 2300年前,戰國時期有縱橫家蘇秦、公孫衍與張儀,蘇與張師出同門,均為鬼谷子門生,當時列國強弱大小不一,關係複雜,惟以秦相對較強。做為謀略家的蘇秦與公孫衍先後遊說各國聯手抗秦,是謂合縱;張儀則為秦獻策,出計與個別國家交好,以破壞瓦解合縱,是謂連橫。 \n 當今之時,雖然美國最強,但在美國主導及宣傳之下,中國儼然成了國際社會與國際秩序的最大威脅,於是藉著「已經過時」的G7框架,擴而大之成為G12,並以中國做為核心議題,本質上即是蘇秦、公孫合縱戰略的新世紀版。當年的合縱,往往即因齊、魏、韓、趙、楚、燕各國之間有心機盤算而難以謀合,終告破局。如今何嘗不然,日本已向美國表達反對韓國加入;受邀的俄國則不願表態,因為英國、加拿大等G7成員已表示反對,即使沒有反對,2014年因兼併克里米亞而被逐出(7+1)的俄國是否願意重返,亦大有疑問。更不用說,以「聲討」中國為主題,各國基於利益考量,能否在會中達成共識亦大有疑問。川普若想以此為其連任造勢,恐將落得一廂情願、甚至灰頭土臉的下場。 \n 相較於美國的舊合縱思維,最為因應與反制,中國的連橫則不乏創新與創舉。 \n 2300年前,無論合縱或連橫,均以軍事為核心內涵或同盟基礎。今則不然,中國在全球範圍內的連橫戰略,軍事反非首要,而是著力在三張網絡的布局編織: \n 一、經濟網絡,主要係投資與貿易。中國現在已是全球最大對外投資國及最大吸引外資國之一;貿易方面,中國目前已是全球最大貿易國家及最大出口國家,中國也是全球最多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國。也正是這個形勢,美國號召各國與中國經濟脫鉤,以強化其合縱力道,脫得成嗎? \n 二、基建網路。主要是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一帶一路一般比較熟悉,已簽署合作文件的國家或地區已有137個;主於亞投行會員有100個,所有成員或可從基建上受益或可自投資上得利,易言之,也是一張越鋪越大的利益網路。 \n 三、科技網路。目前主要為三大部分,一是5G,美國使出洪荒之力打壓,可見其感受威脅之大,但效果不彰;二是剛剛完成組網的北斗導航系統,讓全球在美國GPS壟斷下多了一種更好的選擇;三是從明(2021)年開始的中國IPV9全球物聯網母根服務,這同樣也是打破了美國IPV4及IPV6的壟斷,同時也將為一帶一路及中國的數字貨幣提供最大的助力。 \n 美國舊合縱vs.中國新連橫,誰主浮沉,必將是新世紀人類歷史的精彩大戲。

  • 齊評天下:石齊平》新世紀版合縱連橫

    齊評天下:石齊平》新世紀版合縱連橫

    美國總統川普表明希望7大工業國集團(G7)最快今年9月召開峰會,邀請韓國、俄羅斯、印度、澳洲、巴西等國參加,有意將G7擴大為G12。早前,川普曾批評G7架構「已經過時」,表明希望多邀南韓等5國參加,並稱會中將討論中國議題。明顯地,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新世紀的合縱戰略:一個由美國主導,聯合一眾「志同道合」的國家,對付它們心中共同的對手中國。 \n 2300年前,戰國時期有縱橫家蘇秦、公孫衍與張儀,蘇與張師出同門,均為鬼谷子門生,當時列國強弱大小不一,關係複雜,惟以秦相對較強。做為謀略家的蘇秦與公孫衍先後遊說各國聯手抗秦,是謂合縱;張儀則為秦獻策,出計與個別國家交好,以破壞瓦解合縱,是謂連橫。 \n 當今之時,雖然美國最強,但在美國主導及宣傳之下,中國儼然成了國際社會與國際秩序的最大威脅,於是藉著「已經過時」的G7框架,擴而大之成為G12,並以中國做為核心議題,本質上即是蘇秦、公孫合縱戰略的新世紀版。當年的合縱,往往即因齊、魏、韓、趙、楚、燕各國之間有心機盤算而難以謀合,終告破局。如今何嘗不然,日本已向美國表達反對韓國加入;受邀的俄國則不願表態,因為英國、加拿大等G7成員已表示反對,即使沒有反對,2014年因兼併克里米亞而被逐出(7+1)的俄國是否願意重返,亦大有疑問。更不用說,以「聲討」中國為主題,各國基於利益考量,能否在會中達成共識亦大有疑問。川普若想以此為其連任造勢,恐將落得一廂情願、甚至灰頭土臉的下場。 \n 相較於美國的舊合縱思維,最為因應與反制,中國的連橫則不乏創新與創舉。 \n 2300年前,無論合縱或連橫,均以軍事為核心內涵或同盟基礎。今則不然,中國在全球範圍內的連橫戰略,軍事反非首要,而是著力在三張網絡的布局編織: \n 一、經濟網絡,主要係投資與貿易。中國現在已是全球最大對外投資國及最大吸引外資國之一;貿易方面,中國目前已是全球最大貿易國家及最大出口國家,中國也是全球最多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國。也正是這個形勢,美國號召各國與中國經濟脫鉤,以強化其合縱力道,脫得成嗎? \n 二、基建網路。主要是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一帶一路一般比較熟悉,已簽署合作文件的國家或地區已有137個;主於亞投行會員有100個,所有成員或可從基建上受益或可自投資上得利,易言之,也是一張越鋪越大的利益網路。 \n 三、科技網路。目前主要為三大部分,一是5G,美國使出洪荒之力打壓,可見其感受威脅之大,但效果不彰;二是剛剛完成組網的北斗導航系統,讓全球在美國GPS壟斷下多了一種更好的選擇;三是從明(2021)年開始的中國IPV9全球物聯網母根服務,這同樣也是打破了美國IPV4及IPV6的壟斷,同時也將為一帶一路及中國的數字貨幣提供最大的助力。 \n 美國舊合縱vs.中國新連橫,誰主浮沉,必將是新世紀人類歷史的精彩大戲。

  • 富致入股過電壓廠 保護元件廠合縱連橫

    保護元件產業由聚鼎(6224)發動第一樁收購行動,其餘廠商也不遑多讓,PPTC廠富致(6642)長期耕耘過電流保護元件,該公司今年三月入股過電壓保護元件廠,取得7%股權,未來將爭取進入董事會,被動元件產業不只MLCC廠大肆併購,保護元件廠的合縱連橫也風起雲湧。 \n富致為全球第四大PPTC廠,營收比重99%重壓在過電流保護元件,為了耕耘電路保護模組,將過電壓、過電流保護元件整合出貨,進攻能源、智能電表、公共用LED路燈市場,今年三月富致入股未掛牌過電壓保護元件廠,預計斥資1,000萬元取得7%股權,另一大股東為知名鋁質電容器廠,未來富致不排除爭取進入董事會。 \n面對下半年景氣,富致董事長陳繼聖表示,目前能見度約一個月,雖然變數仍多,但是上半年防疫產品佔了營收比重5%,雖然毛利相對較低,然而急單數量不少,預期下半年防疫產品仍有續航力,陳繼聖估計,富致下半年營運有機會持平上半年。 \n除防疫產品之外,富致車用比重從20%降至15%,主要因車市疲弱,惟富致打入特斯拉供應鏈,供應電動座椅、LED車燈用PPTC,撐住車用營收比重。 \n以富致第二季營收狀況推估,法人預期富致單季EPS可望達0.49元,累計上半年拚賺1元,全年EPS在疫情之下,估可守住2元。  \n  \n  \n  \n  \n  \n 

  • 柯文哲派5人小組談判 國民黨:歡迎民眾黨支持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

    柯文哲派5人小組談判 國民黨:歡迎民眾黨支持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

    高雄市長補選,在野黨間的合縱連橫引關注。兼任民眾黨主席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表示,已派出「5人小組」和國民黨談判。對此,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說,國民黨朝自提人選前進,將來民眾黨覺得國民黨推出的人選不錯的話,歡迎共同支持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 \n \n民眾黨立委蔡壁如日前提出「白藍合作」,複製柯文哲2014年無黨籍參選台北市長模式,柯今天進一步說,指定黨籍立委蔡壁如、張其祿、民眾黨中央委員林富男、副祕書長陳建璋以及祕書長謝立功等5人,負責和國民黨談判。 \n \n對此,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說,到目前為止,國民黨朝自提人選前進,祕書長李乾龍與黨主席江啟臣都在高雄,積極徵詢相關可能人選;至於民眾黨希望可以有政黨合作,「國民黨提出來的人選,若民眾黨覺得不錯,歡迎民眾黨在高雄市長補選這一役,共同支持國民黨推出的候選人」。

  • 專家傳真-大企業與新創公司的合縱連橫

     受到新冠疫情影響,無論是對新創公司或是大企業而言均受到不少的衝擊,須藉此重新思考公司的營運策略和目標,以度過危機。國發會近期提出「精進新創事業投資環境2.0」草案,其中特別強調鼓勵大型企業(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CVC)投資新創。勤業眾信新創服務團隊也觀察到,國際上大型企業與新創公司合作普遍且頻繁,許多國際的大企業藉由收購或是併購新創事業,引入外部創新,帶動企業的轉型及升級。如何在市場群雄中脫穎而出,雙方應採合縱或聯合策略以期在市場中增加彼此的競爭力,勢必為目前各大企業和新創業者須審慎評估的致勝關鍵。 \n 根據台經院FINDIT所彙整的《2019年美國創投市場趨勢解析》,2019年CVC參與美國VC投資件數共1,691件,投資金額為615.5億美元,其中,CVC偏好軟體與健康醫療相關領域;2019年美國VC創投退場模式,收購及併購比重超過90%。美國眾多大型企業都是藉由與新創公司的合作產生新的收入來源,並且利用新創公司所開發出來的產品或解決方案,強化自身競爭力,收購或併購一個成熟的新創公司,可視為最快速擴張方式。 \n 台灣目前新創生態圈,經過近10年的發展,已孕育出許多優秀的新創公司及人才,各方領域皆有所成長。勤業眾信新創服務團隊觀察,台灣新創圈已經有不少成熟的新創公司,比如提供Adtech的AI公司Appier,專門做餐飲POS系統的iCHEF或是旅遊體驗的KKday…等等。許多新創公司發展出創新商業模式,或是研發新的技術可與大企業策略合作,例如AI數據分析的新創公司MoBagel就與中華電信、研華及東宜資訊合作提供產品。新創公司逐步成熟,從一定的員工數(約莫50~100人上下)、營業規模以及穩定收入來源,整體小有規模可以與大企業對接;大企業在此階段接觸新創公司、開始進行合作則是最好的時間點,可取得新創的彈性,雙方順勢擴展。 \n 勤業眾信新創團隊最近也與一位十分有經驗的CVC總經理交流,在交流過程中提及,近期新型冠狀病毒影響,考驗著新創團隊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不確定性及挑戰,所展現出解決事情並且往前發展的能力。對於大企業來說,可投入更多的時間及資源和新創合作,除了觀察新創團隊的危機處理應變能力,也考驗其新創產品是否仍可持續被市場接受。筆者建議,大企業不妨藉著此疫情伴隨而來的機會,嘗試與新創合作、取得先機。 \n 大企業與新創公司間,一定有很多可以合縱連橫的機會,尤其是目前台灣有許多新創公司達到一定的規模,期有機會成為大企業未來發展的第二隻腳。從業務合作開始,在合作過程中間觀察新創團隊的創始人及公司體質是否可以在壓力及不確定性環境下持續發展,並協助大企業提出新的解決方案。若雙方合作愉快,待時機成熟後也可以考慮收購或併購這優秀的新創公司,對大企業或是新創公司來說,這都是很好的結果;讓大企業可以找到新成長動能,新創團隊順利出場。新創團隊可以留在大企業內部服務,或是成為連續創業家,在整個創業生態圈中繼續扮演點燃新火花角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