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吉布地的搜尋結果,共53

  • 打不贏大陸地面部隊 印專家:要瞄準唯一弱點

    打不贏大陸地面部隊 印專家:要瞄準唯一弱點

     印度智庫學者24日指出,在經費和技術劣勢下,印度很難在地面作戰中擊敗中國大陸,因此應加強海空軍力,並針對大陸於印度洋的海上交通線(SLOC),瞄準其極度仰賴海運石油進口的唯一戰略弱點,才是對北京政府最有效的嚇阻手段。

  • 大陸新海外基地可能地點曝光 將緩解「麻六甲困境」

    大陸新海外基地可能地點曝光 將緩解「麻六甲困境」

     《日經亞洲》(Nikkei Asia)6月30日報導,坦尚尼亞有意重啟與中國大陸合作的港口開發計畫,智庫專家認為此事若成,該港口將不僅僅用於商業目的,更可能成為中國大陸的新海外軍事基地,加強其在印度洋的行動能力,緩解「麻六甲困境」。

  • 位於紅海及亞丁灣交界 長度341公尺!大陸駐吉布地碼頭完成 可停航空母艦

    位於紅海及亞丁灣交界 長度341公尺!大陸駐吉布地碼頭完成 可停航空母艦

     美國非洲司令部(USAFRICOM)司令湯森(Stephen Townsend)上將日前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表示,大陸位於紅海及亞丁灣交界處的「人民解放軍駐吉布地保障基地」的第一碼頭已完成修建,將能夠停泊航空母艦。與此同時,大陸也已開展吉布地基地第二碼頭的修建。  深耕非洲 軍事基建雙管齊下  湯森表示,中國正擴大吉布地現有海軍設施,新碼頭長度達到341公尺,足以停泊長約305公尺的大陸「遼寧號」和「山東號」航空母艦,或未來長約320公尺的003型航母。  湯森表示,吉布地基地的擴建,是大陸於非洲擴張「最明顯的徵象之一」,且其還在非洲的其他地區,尋找更多建立軍事基地的機會;除軍事方面外,大陸還透過民間管道,持續擴大其在非洲大陸的影響力,包括砸大錢興建基礎建設等。  持續興建 最終將達9個碼頭  大陸吉布地海軍基地於2017年啟用,以每年2000萬美元的代價租用,租期十年。而最近完工的是自2018年啟建的大型碼頭,足以容納航空母艦、075型兩棲突擊艦,或4艘核動力攻擊潛艦。不過《富比士》(Forbes)指出,中國的吉布地基地後勤支援能力仍較為有限,但還有多餘空間,因此中國大陸已開始後續碼頭的興建計畫,最終碼頭總數可能達9個。  大陸也正在尋找除吉布地外、第二個海外軍事基地的地點。美國國防部於2020年發布的《中國軍力報告》指出,中國很可能正考慮選擇緬甸、泰國、新加坡、印尼、巴基斯坦、斯里蘭卡以及非洲和中亞其他國家作為建設軍事後勤設施的所在地,以建立一個覆蓋印度洋大部分地區的後勤網絡;英、法、澳近期頻派艦在印度洋、南海展現軍事存在,就是要沖銷中國不斷向海外延伸的軍事影響力。  美與盟國 阻撓中國印太擴張  但儘管中國不斷尋求建設第二海外基地,或者尋求與印度洋沿線國家簽署軍事補給約定以做替代,卻受到美國盟國重重阻撓,如澳洲在2018年就在擊敗中國,成為斐濟黑石軍事基地的唯一外國建造競標方。  此外,中國雖自2015年起就向巴基斯坦簽署了租用瓜達爾港43年的合約,但至今仍未展開過多的軍事化建設,因為巴國法律不允許外國軍隊部署在巴基斯坦境內,及美國從中加以制衡。但隨著「一帶一路-中巴經濟走廊」建設持續遭受巴國俾路支省反對勢力的攻擊,巴國原本法律就允許外部國家出於安全目的派遣「維和人員」進入,因此近來傳出中國已派駐少數海軍陸戰隊進駐保護相關施工人員。

  • 吉國郵票印遼寧艦 大陸為最重要盟友

    吉國郵票印遼寧艦 大陸為最重要盟友

     大陸在非洲的影響力,隨著其援建非洲各國的基礎建設日益擴大,尤其是作為大陸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的吉布地,及臨接的內陸國衣索比亞,已經將大陸視為其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吉布地甚至在郵票上印遼寧艦、山東艦航母及075兩棲突擊艦。  吉布地曾是法國的殖民地,在獨立後雖然接受了大量援助,但沒有從根本上改善吉布地的民生建設。但大陸近年來不斷援建吉布地,除了領頭建設吉布地港、多哈雷碼頭工程外,也協助東非發展最快的內陸國衣索比亞,和吉布地之間建設了「亞吉鐵路」。  如果沒有這條鐵路,衣索比亞和吉布地之間的進出口貨物必須靠超過1500輛卡車在一條曲折且坑坑窪窪的道路上運送,全程需花費兩天時間。「亞吉鐵路」運行後,貨運時間被縮短至12小時以內。因而讓吉布地港貿易量暴增,惠及吉布地全國,吉布地港因此也交由大陸企業運營,大陸而後在吉布地建了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也因此順理成章。  吉布地常年乾旱少雨,年降雨量不足150毫米,缺水一直是困擾吉布地生活和發展的難題,而衣索比亞則號稱東非水塔,水資源豐富,大陸因此在衣索比亞建立了非洲版的三峽工程「吉布3水電站」,讓衣索比亞解決缺電問題,並在衣-吉兩國之間建了350多公里的地下水管,將水引入吉布地,解決吉布地65%以上人口的用水問題。  此外,大陸正為吉布地建立如同一個城市大小的達之路經濟特區;且新冠疫情爆發後,吉布地就是首個獲得大陸疫苗的東非國家。因此吉布地在郵票印上遼寧艦、山東艦航母及075兩棲突擊艦,協助大陸擴大在非洲文化影響力的舉動,就不難理解。

  • 中國大陸兩路進軍 美將憂:恐腹背受敵

    中國大陸兩路進軍 美將憂:恐腹背受敵

     美國非洲司令部(USAFRICOM)司令湯森(Stephen Townsend)上將警告,中國大陸不僅強化於印太區域的作戰能力,近期還尋求在非洲西岸建立海軍基地;配合其於東非現有的軍事基地,將可能讓美國在太平洋和大西洋「腹背受敵」。  繼先前指出中國大陸於非洲東岸的「人民解放軍駐吉布地保障基地」,可能被用於運作航空母艦後,湯森近期再度警告,中國大陸正與非洲西岸幾內亞灣(Gulf of Guinea)附近的國家接觸,尋求建立大型海軍基地,用於整補、維護潛艦或航艦。  湯森強調,這類基地在軍事上「十分有用」,且在東非建立海軍基地,將讓中國大陸有能力將手伸進大西洋;當地不僅與美國本土距離不遠,再配合其於太平洋的行動,恐使美國腹背受敵。  這類威脅並非空穴來風,湯森指出,中國大陸在非洲某些國家的影響力已高於美國,且還將繼續靠港口等基礎建設與其他經濟協議,撬開更多的漏洞。美國「和平研究所」(USIP)的資深政策分析師圖根哈特(Henry Tugendhat)則表示,中國大陸在非洲西岸擁有許多經濟利益,包括漁業和石油,還曾幫幾內亞灣的喀麥隆建設大型商業港口。  由於美國近年轉向因應大國競爭,非洲司令湯森、負責中美和南美的美國南方司令法勒上將、負責中東和中亞的美國中央司令麥肯錫上將等將領,都努力和國會交涉,希望旗下子弟兵的預算不會遭到削減。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則表示,正進行全面評估,確保美軍能在全球發揮最佳作用。

  • 文大國發所》吉布地能支援中國航母靠港?(陸文浩、廖德智)

    文大國發所》吉布地能支援中國航母靠港?(陸文浩、廖德智)

    前陣子美國國會開始審查拜登政府明(2022)年國防預算草案7530億美元。面對可能遭削減的預算,美國非洲司令部司令湯森(Stephen Townsend)於4月20日在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表示,中國大陸在2017年進駐非洲東部國家─吉布地(Gabuutih),成立第一個海外基地後,持續擴建軍港與碼頭設施,未來將可容納多艘航母,此舉對美國形成一大隱憂。對此,近期國內外媒體爭相報導,已然成了兩年來舊話題新熱炒現象,然而,碼頭能停靠航母,不代表有能量維護。 在2015年中、吉雙方簽訂一項軍事協議,由吉布地提供中國大陸在吉布地的多哈雷多功能港(Doraleh Multi-purpose Port)建立「後勤保障」基地。基地成立目的在保障中共軍隊執行國際維和、亞丁灣和索馬利亞海域護航、人道主義救援等任務後勤支援。當時媒體曾報導吉國總統蓋萊(Ismail Qmar Guelleh)宣稱:法、美、日在吉國部署軍事基地,乃基於各項存在已久各項因素,有助於打擊地區恐怖主義活動及保護己方不受海盜干擾。當時中國亦希望能確保自己利益。基本上,吉國可獲港口租金收入、在中東地緣政治的利益;中國亦希望能確保自己國家與海上利益。雙方互惠蒙利,一拍即合。 中共經過2年規劃,於2017年7月11日在吉布地成立後勤保障基地。同日,在南海艦隊駐廣東湛江港碼頭舉行吉布地後勤保障基地成立暨部隊出征儀式;派遣071型船塢登陸艦井岡山號/999、東海島號半潛船等,搭載即將駐紮吉布地基地的官兵與裝備,航渡至吉布地碼頭。在當地時間8月1日上午8時舉行升旗儀式及閱兵。後續基地擴建並在堤道外興建長400公尺軍用碼頭,直到2019年底大致完成。後來依據美國衛照研判,該碼頭長度可提供大陸現役航母停靠,今日美方仍延續2年前這座碼頭使用之研判。 雖然,中共在當地建港完成後有一定功能發揮,如撤僑任務、提供中共海軍在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的作戰艦與補給艦休、整補及非洲維權部隊後勤支援等事項有所助益,依中共現階段遼寧號航母戰鬥群遠航能力、歷次由山東青島遠訓,均抵海南三亞航母基地整補、今年2月巴基斯坦舉辦多國海上聯合軍演前夕,海軍參謀長曾向國際媒體透露,期望下次中共航母能夠訪問巴國,並與其海軍進行聯合演習之訊息等情資研判,中共航母戰鬥群在2019至2021年間,早可以前往吉國靠港訪問。故可推論吉國目前仍然無法提供中共航母靠港後必要的後勤支援設備,除非吉國能複製大陸國內航母基地如:山東青島及海南三亞、亞龍灣兩處類似航母專業的配套設備,以為後勤保障能量。因此,短期間中共航母如前往印度洋從事機動遠訓仍需依靠海上遠洋綜合補給艦進行整補,該港的能量實在有限。 事實上,美國前海軍作戰部部長羅福賀(Admiral Gary Roughead, Ret.)曾於2015年7月27日在紐約美國海軍分析中心會議上表示,雖然中國大陸不斷地擴大海外的戰略基地,但以美軍目前實力至少未來10年內仍保有優勢。 面對沸沸揚揚的中共航母停靠該港議題重現,此時,正好打臉美國軍方運用媒體報導此議題之企圖,吾人不難發現藉由誇大中共海外基地威脅,獲取美國國會信任,以求順利取得國防預算之意圖。舊話題新炒,此時似乎可以休兵了。 (陸文浩為文化大學國發所博士候選人、廖德智為文化大學中山學術研究所博士(國發所前身),曾任大學助理教授,現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中國大陸在這建航空母艦基地 擴大海外作戰能力

    中國大陸在這建航空母艦基地 擴大海外作戰能力

     美國非洲司令部(USAFRICOM)司令湯森(Stephen Townsend)上將在向國會報告時表示,位於紅海及亞丁灣交界處的中國大陸「人民解放軍駐吉布地保障基地」,已完成設施升級,將能夠停泊航空母艦。  「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USNI)報導,湯森20日告訴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HASC),中國大陸正擴大其現有的海軍設施,包括鄰近其商業深水港、位於吉布地的唯一海外軍事基地,近期也已完成新碼頭的興建。由於該碼頭長度達到1120英呎(約341公尺),足以停泊長約305公尺的大陸「遼寧號」和「山東號」航空母艦,或未來長約320公尺的003型航艦。  「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表示,該基地2017年啟用,但相關碼頭設施仍持續進行建設,最近完工的是2018年啟建的大型碼頭,足以容納大陸海軍的航空母艦、兩棲突擊艦等大型軍艦,或多艘核子動力攻擊潛艦。不過《富比世》(Forbes)指出,該基地的支援能力仍較為有限,但還有多餘空間,因此中國大陸已開始後續碼頭的興建計畫,最終碼頭總數可能達9個。  湯森表示,吉布地基地的擴建,是中國大陸於非洲擴張「最明顯的徵象之一」,且其還在非洲的其他地區,尋找更多建立軍事基地的機會;除軍事方面外,中國大陸還透過民間管道,持續擴大其在非洲大陸的影響力,包括砸大錢興建基礎建設等。  美國和法國在當地同樣設有軍事設施,位置就在大陸吉布地基地附近。美軍先前曾指控,其航空機在當地「蒙尼爾營」(Camp Lemonnier)基地運作時,曾遭受來自大陸基地的雷射干擾。

  • 東非吉布地移民船傾覆意外 42人溺亡

    東非吉布地移民船傾覆意外 42人溺亡

    國際移民組織表示,星期一,一艘移民船在「非洲之角」國家吉布地附近傾覆,已造成42人死亡。 美聯社報導,移民組織的女發言人伊馮·恩德格(Yvonne Ndege)說,這艘船有56人乘坐,不幸在海中翻覆,僅有14人悻存,死者當中有16個是小孩子。 國際移民組織駐葉門的另一名發言人奧利維亞·海頓(Olivia Headon)表示,多數的乘客是索馬利亞,或是衣索比亞人,他們為了逃離貧窮,想要去阿拉伯半島打工。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阿拉伯半島並非處處富裕,人們到達的目的地是戰亂不斷、阿拉伯世界最貧窮的國家-葉門,若要再前往海灣國家,又要再付錢給無良的走私客。 她說:「他們非常迫切地離開葉門,非常氣憤自己的命運竟被無良走私者欺騙。」

  • 陸猛造艦狂輾壓 老美穩靠法寶沒在怕

    陸猛造艦狂輾壓 老美穩靠法寶沒在怕

    北京自2015年起力推軍事現代化,投入數百萬計美元,以研製新型軍事裝備。而中方海軍靠著豐沛的資源,開始狂下軍艦餃,艦隻數目迅速攀升。 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14日報導,美國國防部2020年向國會提交的中國軍力年度報告指出,就數量而言,中方海軍的軍艦已超越美國。報告指出,中方海軍共約有350艘軍艦,其中包括超過130大型水面戰艦。相對的,而到2020年初為止,美國海軍大約只有293艘軍艦。 分析家說,北京擴大海軍艦隊,旨在維護中方的海外利益,尤其是那些已開始有基礎建設的地方,但這也構成了挑戰。有些人說,中國的海外基地太少,難以支撐它的雄心。最近美國雖然關閉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數百計基地,但在超過70個國家和地區,仍維持著近800座軍事基地,而中方至今仍只有1座在東非小國吉布地(Djibouti)的海外基地。 就在中方2017年8月啟用當地軍事基地前2個月,中國軍方專家金一南力促北京,在海外建立更多基地,以維護遙遠的海上利益。他強調,北京曾說決不會建海外基地,但如今建了,並不是要效仿美國,謀求世界霸權,而是必須要維護遙遠的海上利益。 雖然美國海軍的軍艦噸位遠比中方軍艦大,但北京瘋狂造艦,迅速縮小了這優勢。而美國海軍情報局(Office of Naval Intelligence)預測,到2030年時,中方將約有425艘軍艦與潛艦。 不過,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資深國防分析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認為,解放軍雖有全球最大的艦隊,但要維護廣大的利益,還需要更多的海外軍事基地。他指出,對中方來說,缺乏海外基地是個問題,因為它非常依賴如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市場,能源與天然資源。而「一帶一路」很容易受干擾與破壞,以致對中國和全世界造成極大的影響。 此外,何天睦強調,雖然解放軍很強大,但由於缺乏海外基地,以致缺乏超越中國海岸,投射大部分軍力的能力。「目前中國缺乏這類基地,是由於通常這類安排需要透過聯盟式的承諾,但北京不願這麼做,」他說,「中國未必會遵循美國的模式,反倒可能透過准入協議,後勤設施和其他安排來進行。」 而何天睦預料,北京將尋求各式准入安排,讓中方軍艦能在各多地方停靠並加油,這或許意味透過軍民兩用的方式,來使用國企管控的港口。同樣的,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資深分析家戴維斯(Malcolm Davis)也指出,中方將會利用「一帶一路」,致力達到增加基地的目標。他認為,未來中方將獲得商用港的准入,或甚至控制權,來支援中方海軍的軍事行動。 的確,中方在全球各地搜購港口,已引發許多國家擔心。中國大陸最大的航運企業中國遠洋運輸從2008年起,就在希臘皮雷埃夫斯(Piraeus)營運貨櫃港。而身為歐洲3大港之一的荷蘭鹿特丹Euromax碼頭,中方也擁有35%所有權,至於比利時安特衛普(Antwerp)的港口,它則擁有20%股份。 而在以色列,中方則分別於海法(Haifa)及阿什杜德(Ashdod)打造兩座新港。當地學者力促以色列政府,要在不影響國家安全利益的情況下,評估中方能對經濟涉入多深。至於在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已租給中國。而在澳洲,達爾文的一處港口在2015年時,已簽下充滿爭議的99年協議,租給中資嵐橋集團(Landbridge Group),而促使澳洲緊縮外國投資規定。

  • 美空襲索馬利亞叛軍 並宣布撤軍後兵力部署調整

    美空襲索馬利亞叛軍 並宣布撤軍後兵力部署調整

    美國「非洲司令部」(AFRICOM)宣布,美軍戰機10日針對背後有「蓋達組織」撐腰的索馬利亞「青年黨」叛軍,發起2次空襲行動,並成功擊殺該組織的炸彈專家。這是川普宣布自東非國家索馬利亞撤出800名士兵後,首次發起空襲行動;AFRICOM也證實,撤離索馬利亞的美軍可能部署至肯亞或吉布地。 AFRICOM官員指出,此番空襲點為下朱巴河谷摩加迪休西南207英里(約333.13公里)的吉力伯(Jilib)。該處有青年黨的炸彈專家。日前聯參主席麥利才提到,雖然美軍實施空襲已多年,且協訓索馬利亞安全部隊使其有能力與叛軍作戰,但下朱巴河谷依是青年黨的天下。 AFRICOM指揮官湯生表示,考量到青年黨持續破壞索馬利亞的安全,必須採取行動來嚇阻與削弱青年黨勢力。「青年黨依舊是基地組織的危險細胞,我們會持續監視威脅,以訓練、軍事與外交參與的模式,來協助我們的夥伴」,進而持續針對青年黨網路施壓,不受撤軍的影響。 至於撤離索馬利亞的美軍將何去何從,湯生表示美軍將重新分配部署在該區域中,可能是肯亞或吉布地,但前提是能維持對敵軍空襲的能力。不過,吉布地已有中國大陸建的軍事基地,距離AFRICOM僅有數英里;此外,俄國宣布與蘇丹達成協議,將在蘇丹港建立海軍基地。若美國重新分配兵力之舉,恐讓外界懷疑是否要呼應川普「大國競爭」的目的。 AFRICOM並沒有說明此波空襲使用的機種;但官員們證實,空襲成功擊殺擁有炸彈專長的激進分子,此人在青年黨炸藥製做占一席之地;還成功爆破車載式應急爆炸裝置。 官員指出,車載式應急爆炸裝置是青年黨主要武器。自2018年以來,光在摩加迪休就使用車載式應急爆炸裝置45次,並奪去逾400人的性命。 日前國防部在聲明中證實,川普已下令撤出索馬利亞大多數部隊;這符合他一貫的論述,即1月15日前將阿富汗美軍由4500人減少至2500人,伊拉克由3000人縮減至2500人。 國防部表示,索馬利亞的大多數部隊將撤出,僅留少數人在摩加迪休提供諮詢並訓練索馬利亞部隊。五角大廈強調,雖然部隊數量有所改變,但美國政策不變。美方仍持續削弱恐威脅美國的極端主義組織,同時確保在大國競爭中的戰略優勢。

  • 挖陸牆角?美陸軍安全部隊援助旅趕往亞、非洲

    挖陸牆角?美陸軍安全部隊援助旅趕往亞、非洲

    美陸軍第5安全部隊援助旅指揮官證實,該部現已趕赴美「印度─太平洋司令部」轄區,正與泰國、印尼的軍隊展開訓練與交流,而其他安全部隊援助旅也分別趕往吉布地、索馬利亞等地。由於前往的國家多半與中國大陸關係密切,引起外界懷疑美陸軍正大挖大陸「牆角」。 根據「Breaking Defense」13日報導,第5安全部隊援助旅指揮官柯蒂斯‧泰勒(Curtis Taylor)坦言,美陸軍走訪印太地區的每個國家都與中國大陸關係密切,相關行動等同和中國大陸競爭;但與亞洲國家建立軍事夥伴關係絕對不是一場零和遊戲。 泰勒強調,這是一場影響力與存在感的根本性競爭,可望主導美國數年、甚至是數十年的戰略思考。雖然當地國家與解放軍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美軍仍嘗試扮演「第三者」,在前者與大陸之間建立起各種連結。 報導指出,五角大廈從戰術層面與亞太、非洲等國家的軍方建立合作橋樑。第5安全部隊援助旅甫於8月派出首批60名士兵趕赴泰國,泰國是美國在太平洋區域重要的非北約盟友之一。 過去美國過於躁進,做得太多也太快,反而產生反效果。泰勒認為,當地國擁有美軍顧問並不意味著美方可要求對方只和美國合作,並放棄與其他鄰居的關係。美軍認知道合作對象無意改變與「鄰居的關係」,「他們有必要與不同的夥伴合作」。換言之,和美國合作並不是2擇1的選項,容許其他可能選擇存在。 除趕赴泰國與印尼,其他安全部隊援助旅的成員近日則派往哥倫比亞、索馬利亞、吉布地。整體來看,第1安全部隊援助旅派往中南美洲;第2安全部隊援助旅派往非洲;第3安全部隊援助旅向中東挺進;第4安全援助旅則將重點放在歐洲。 其中,吉布地是中國大陸在海外設置的第1個軍事基地,格外敏感。至於哥倫比亞,則是這幾波部署中規模較大的ㄧ次部署。美軍於今夏派出連級的顧問團隊,在打擊毒梟與叛軍組織任務中協助情報與資訊分享。另一支安全部隊援助旅計畫今年冬部署至宏都拉斯。 第1安全部隊援助旅指揮官霍夫補充(Thomas Hough),由12人組成的小組目前正在索馬利亞與吉布地行動;另有1支營級40人的部隊,則在突尼西亞進行任務。

  • 陸全球積極佈局提升潛艦戰力 蓄勢掌控印度洋

    陸全球積極佈局提升潛艦戰力 蓄勢掌控印度洋

    中國大陸海軍正迅速發展全球戰力,而未來印度洋可能成為他們執行軍事任務的關鍵區。 《富比士》(Forbes)雜誌26日的分析指出,要是中方潛艦真的在相關水域出沒,尤其可能產生戰略影響力。從北京的角度來看,這將維護在任何戰爭中容易受攻擊的重要航道。如果真是這樣,那許多國家的海軍當然都會擔心。而其中最憂心的,主要是目前在南亞擁有最大潛艦隊的印度。 北京擴張海軍令人憂心在全球都是熱門話題,而美國海軍正逐漸將重心轉向亞洲。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26日在布魯塞爾論壇(Brussels Forum)視訊會議中便說,「中共是印度與其他亞洲國家的威脅」。他並強調,美方要確保軍隊適當部署,以對抗解放軍。 雖然北京提出廣泛的領土主張,但注意力大都還是集中在南海。雖然一般認為,印度洋戰區似乎不那麼受關注,起碼在大眾眼中是這樣。不過,對印度而言,這話題看來卻很真實。在和平時期,解放軍潛艦應該是從麻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如果這從水上進行,就會顯得很醒目。北京若要傳遞訊息,或許仍會這樣做。 而在戰時,中方海軍可能會從巽他海峽(Sunda Strait),或是龍目海峽(Lombok Strait)悄悄進入印度洋。相對於流經新加坡的麻六甲海峽,從另外兩條航道進入印度洋的好處之一,在於中方潛艦能到東印度洋的深層海域,可以比較神不知,鬼不覺地航向目標。雖然巽他海峽是最短的捷徑,但東端卻很淺,因此較深的龍目海峽可能會較受中方潛艦青睞。 由於中方海軍已在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東非小國吉布地(Djibouti)建了基地,潛艦一旦進入印度洋,就不必返回大陸,直接在當地重新獲得武裝與補給。 此外,北京還在巴基斯坦西南部的瓜達爾(Gwadar)建另一個港口,而未來這兒可能有另一個海軍基地。至於瓜達爾的好處在於,它和中方的陸地相連,未必要透過海路,就能進行補給。 要是解放軍打算建印度洋分遣艦隊,自然會選擇瓜達爾或吉布地。另一方面,中方也在馬爾地夫群島的斐杜菲諾盧(Feydhoofinolhu)小島上開發度假勝地。不過,在某些狀況下,它或許也會成為支援基地。 而印度海軍為了因應相關威脅,也在提升自身戰力,並修正作戰模式。證據顯示,新德里已在測試海軍向安達曼-尼科巴群島(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前沿部署潛艦的能力,以監視解放軍在麻六甲海峽的潛艦活動。

  • 可容新航母 衛星照曝陸擴海外基地

    可容新航母 衛星照曝陸擴海外基地

    中方海軍以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東非小國吉布地(Djibouti)的海軍基地為基礎,在印度洋和中東日益活躍,不斷擴大影響力。最近的衛星影像顯示,北京正繼續發展當地的「後勤保障基地」。 《富比士》(Forbes)雜誌的分析指出,這些影像顯示,吉布地的碼頭如今已大致完成,應該很快就能讓軍艦停泊。開放情資分析Twitter by user @detresfa分享的影像顯示,中方可能開始興建新碼頭,或第二個大碼頭,大大提高基地的容納量。 吉布地是中國大陸第一個海外基地,雖然2017年已啟用,但碼頭仍在興建。它內部經過精心策劃,並有大型直升機停機坪,但不像大陸的部份基地般,有供軍艦使用的防護隧道。然而,毫無疑問的,當初設計時就打算要讓它具備防禦力。外圍防禦工事宛如現代城堡,陡峭的護堤上有塔樓和兩排牆,甚至有城垛。 而1,120英尺(約341公尺)碼頭的主工程去年底似乎已完成,這長得足以容納解放軍的新航母,突擊艦或其他大型軍艦。此外,如果有必要,它也能輕易容納4艘核動力攻擊潛艦。不過,這仍有相當限制,因此中方會想增建碼頭,也是很自然的事。而新活動顯示,中方可能要建第二個碼頭,或是在第一個碼頭附近增建。 吉布地位於紅海口,能輕易進入阿拉伯海,波斯灣和印度洋,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許多參與反海盜,還有油輪保護任務的船隻都停在那兒。而中方一直都在參與這些任務。雖然4月14日伊朗曾短暫扣押1艘中方油輪,但由於中伊關係良好,因此這似乎是失誤,後來德黑蘭很快就放了中方油輪。 而令西方部隊關切的,就是解放軍基地很靠近他們的設施。例如,中方基地距萊蒙尼爾軍營(Camp Lemonnier)的美國海軍遠征基地只有7英里(約11公里)左右,而這基地建於2001年,也是美軍在非洲的唯一永久基地。 此外,中方基地距歐美軍艦經常出入的主要港口也只有不到5英里(約8公里)。2018年5月時,五角大廈曾正式向北京抗議,說中方用雷射照美方軍機,導致2名飛行員受傷。由於北京在吉布地做了重大投資,若不好好加以運用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有分析指出,北京可能還會在巴基斯坦或緬甸尋找地點,設置另一個海外基地。

  • 專家傳真-東非潛力市場 肯亞與吉布地

    專家傳真-東非潛力市場 肯亞與吉布地

     作為發展中國家最為集中的非洲,當區的經濟發展表現越來越受到世界關注,而東非國家的發展潛力也比其他非洲地區大。根據非洲開發銀行的資料,東非由2014年開始連續5年成為非洲增長最快的地區,當中較值得商家和投資者留意的東非國家分別有肯亞和吉布地。  肯亞是東非最大的經濟體,近年錄得的增長相當可觀。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該國的實質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率約為5.5%,反映當地經濟保持穩定,營商環境顯著改善。農業仍然是該國的經濟支柱,2018年約占國內生產總值五分之一,其中咖啡、茶葉和園藝產品都是重要的出口收入來源。  儘管在肯亞的國內生產總值中,製造業的占比只有10%,但發展製造業仍然是該國的重要策略。肯亞政府認為,製造業是維持經濟增長和發展、創造就業及滅貧的重要動力。在該國公布的「四大全國經濟轉型目標」(Big Four National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Agenda)中,便包括在2022年前將製造業的國內生產總值佔比提高到15%,而農業加工、紡織和服裝等行業更被列為重點發展領域。另外,服務業是肯亞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過去5年佔該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差不多三分之二。  肯亞與非洲許多國家不同的地方,是當地的經濟結構多元,而且私營部門發展經年,使其成為區內最具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肯亞吸納的外商直接投資總額在東非屬第二多,2018年的外商直接投資總存量為144億美元,僅次於鄰國衣索比亞。投資者可以留意該國一些快速發展的產業,特別是與製造、食品安全、房地產和醫療保健等「四大目標」行業有關者。  根據「貿易20指數」(Trade20 Index),肯亞是全球貿易的明日之星。該國是多個區域經濟集團的成員,加上在基礎設施和營商便利程度方面大有改進,進一步鞏固了作為通往非洲市場的門戶的地位。  肯亞是非洲最大經濟共同體「東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場」,以及「東非共同體」的成員。這兩個區域經濟集團覆蓋非洲近半人口,肯亞作為當中一份子,可把貨物免關稅進口其他成員國,並對非成員國徵收共同對外關稅。此外,肯亞還擔當前沿角色,致力推動區域一體化及建立全球最大的自貿區「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  肯亞致力促進非洲內部的自由貿易,同時也與其他國家建立了許多貿易關係。肯亞是《非洲增長與機會法》的受惠國。該法案容許6,000多種農產品和非農產品(包括服裝和紡織品)免關稅進口美國市場。在2018年,美國是肯亞的第三大出口市場,僅次於烏干達和巴基斯坦。  肯亞加入了眾多經濟共同體和協定,獲得廣泛的市場准入待遇,因而可為有意在非洲建立基地的企業提供一個堅實的落腳點。這對製造商或出口商尤具吸引力,因為與非洲其他國家相比,肯亞擁有優質的運輸基建和具競爭力的出口程序,製造商或出口商在該國生產產品時能利用這些優勢,之後還可選擇出口到其他非洲國家以至美國和歐盟等成熟市場。  除了肯亞,東非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新興貿易樞紐便是吉布地 。吉布地的優勢在於地利,毗鄰曼德海峽,通過蘇彝士運河、紅海和亞丁灣,將地中海與印度洋連接起來。曼德海峽是最繁忙的海運航道之一,每年全球商船約有30%在這裡通過。由於地理位置優越,又有天然深水港,該國作為「非洲之角」的區域貿易和轉運樞紐的地位日益重要。  吉布地除善用其戰略位置外,還成為衣索比亞幾乎唯一的海上貿易通道,受惠不菲。衣索比亞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國,也是東非的經濟強國,過去10年經濟增長強勁,年均增長率達9.9%,而該地區的平均水平則是5.4%。但是,衣索比亞屬內陸國,因此十分依賴吉布地的物流服務,2018年吉布地處理該國超過90%的貿易量。吉布地充分利用這種依存關係,成為通往非洲市場的重要門戶。  吉布地港目前是重要的轉運中心,也是周邊非洲內陸腹地進出口的主要海港。為擴大其作為非洲國家平台和貿易樞紐的能力,吉布地在過去幾年積極改善基建,包括投資港口基建以及跨境鐵路。  在2018年初開始營運的阿迪斯阿貝巴-吉布地鐵路 (簡稱阿吉鐵路) 是連接吉布地與衣索比亞首都的標準軌距國際鐵路,進一步增強吉布地作為衣索比亞貿易門戶的作用。這條鐵路由中國中鐵和中國鐵建等兩家中國國有企業共同建造,是非洲第一條完全跨境鐵路。這條鐵路改變了兩國的格局,在改善區域貿易和減少道路擠塞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 陸駐吉布地軍港將完工 最大可停靠航空母艦

    陸駐吉布地軍港將完工 最大可停靠航空母艦

    已正式啟用2年多時間的解放軍駐吉布地保障基地被發現仍繼續擴建,從11月26日的衛星照片顯示,該基地的軍用碼頭建設接近完成,在500米的堤道外,長400米的碼頭已接近完工。而目前中共最大的艦艇遼寧號航空母艦全長也只有306.5米,顯示這座碼頭可以容納中共海軍各種大型軍艦,可以成為共軍在海外的重要基地。 《香港01》引述觀察人士分析稱,如果中共尺寸最大的軍艦如現役的航母遼寧艦,都能在吉布地軍事基地的新建軍用碼頭能夠駐停中國海軍幾乎所有艦船,從而使該基地成為中共在海外地區的戰略樞紐。 報導說,中共在吉布地的軍事基地於2017年8月1日正式投入使用,目前除已建成的營房外,基地內特徵最為明顯的當屬直升機停機坪。除新建的軍用碼頭外,大陸最為關注的是何時能在吉布地擁有一條能夠駐停固定翼飛機的機場跑道。 目前美國軍隊、日本自衛隊在吉布地的基地都能夠使用當地的一條大型機場跑道,能夠起降包括戰略運輸機(C-17級別)、戰術運輸機(C-130級別)、反潛巡邏機(P-3C/P-8A級別)等軍機。 報導表示,有種說法認為大陸擴建吉布地軍事基地的同時,原有計劃向吉布地政府購買一座野戰機場加以改造,但因不明原因最終擱淺。 在進駐的過去兩年中,解放軍在吉布地基地進行過系列軍事演練,包括野外徒步行軍、野外火炮射擊訓練等。同樣解放軍亦向當地民眾提供人道主義救援活動,包括12月7日在吉布地實施「光明行動」專項醫療服務中,共軍進駐當地貝爾蒂醫院,協助提升當地醫療服務水平,並促進兩國兩軍友好關係。

  • 解放軍首在吉布地基地與西班牙海軍聯演

    大陸在非洲的吉布地設有軍事基地,近日解放軍駐吉布提保障基地與西班牙海軍在亞丁灣西部海域展開聯合醫療演練。 演練以亞丁灣海域遭受颶風災害為背景,西班牙海軍「卡斯蒂拉」號兩棲船塢登陸艦位於受災海域接收大量傷患。「卡斯蒂拉」號向解放軍駐吉布地保障基地發出醫療支援請求。解放軍基地10人醫療分隊乘艦載直升機火速前出直援。 在4個多小時的演練中,中方醫療分隊與「卡斯蒂拉」號醫務人員組成聯合醫療組,實施聯合醫療救護,並將重傷員通過2架艦載直升機成功後送基地醫院進行救治。 演練期間,雙方重點組織了醫療支援信號接收、海上聯合醫療救護、直升機編隊緊急後送等內容。演練還邀請吉布地總參謀部、空軍參謀軍官及歐盟「阿塔蘭特」行動駐吉指揮部聯絡官到基地現場觀摩。 此次聯演是解放軍駐吉布地保障基地首次指揮直升機編隊後送傷患降落至基地機場,探索實踐了海外聯合行動指揮控制和遠海衛勤保障體系運行模式,推動基地與西班牙海軍的交流合作,進一步提升區域內人道主義聯合救援的能力。

  • 抗衡中國 日本將在非洲吉布地建首個永久軍事基地

    抗衡中國 日本將在非洲吉布地建首個永久軍事基地

    日本防衛省消息人士稱,日本計劃在非洲的吉布地建立首個永久軍事基地。對於僅具有自衛隊武力的日本擴張其海外軍事力量,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皆深不以為然,吉布地雖地處偏遠的非洲,但實現海外駐軍對日本政治與軍事而言是重大突破。 日本《產經新聞》以「抗衡中國,吉布地成為日本自衛隊唯一永久海外基地」為題報導了日本在吉布地將建立首個海外軍事基地的消息。 該報引述防衛省消息人士的話稱,日本計劃在海外建立首個永久性軍事基地,地點位於非洲東北部的吉布提。目前日本在吉布提設有一個臨時據點,部署著一艘驅逐艦和兩架巡邏機。東京希望向吉布提當局租用大約12公頃的土地,建設營地、行政設施及倉庫。至於日本與中國相抗衡,報導只提到中國在非洲的經濟與軍事擴張,日本建立永久軍事基地後,將不讓中國專美於前。 日本海上自衛隊上校北川敬三曾向媒體解釋日本在吉布地建立軍事基地的動機,他說:「日本在吉布地部署基地是為了打擊海盜,也是為了自衛。日本是個海洋國家,亞丁灣海盜日益猖獗令人擔憂。每年有兩萬艘船隻經過這個海峽,其中約有10%來自日本,日本出口有90%依賴這個重要的航道。」 《人民日報海外網》指出,吉布地亞丁灣西岸,扼守紅海進入印度洋的戰略要道曼德海峽,是目前世界上外國軍事基地數量最多、外國軍人駐紮最為密集的國家。 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國,其《和平憲法》明訂「禁止向海外派駐武裝力量」。但從2009年3月開始,日本以打擊海盜的名義派遣海上自衛隊到達索馬里海域,在美國的協調下,吉布提同意其軍艦在當地進行補給休整。隔年日本更租下軍事設施用地,並投入4000萬美元用於基地設施建設,並於2011年正式啟用。該基地編製自衛隊員額180人,每4個月輪換一次,有兩架P-3C反潛巡邏機常駐該基地。

  • 大陸將擴大吉布地駐軍的規模

    隨著中國大陸的海上力量增強,在非洲之角吉布地(Djibouti)的駐軍數量,可能會增加到1萬名海軍陸戰隊員,以保護自己一帶一路的印度洋航線。 南華早報(scmp)報導,中國大陸正準備將海軍陸戰隊的員額從2萬人擴大到10萬人,主要是將原來屬於陸軍的士兵,轉移成海陸方面。若是如此,解放軍海軍陸戰隊將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2大陸戰隊,美國的陸戰隊擁有18萬6千名,以及4萬名預備隊。至於其他一些亞洲國家,海軍陸戰隊員數量都在2萬~3萬之間。 大陸前海軍政委劉曉江稱,海上力量將在軍隊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在捍衛自身的海洋地位和利益時,海軍就將更加重要。 學者稱,目前大陸的海軍陸戰隊在規模和裝備上都不充足,無法以應對即將到來的新挑戰,自然有擴大的必要。 大陸在吉布地所建造海軍基地是第一個海外基地,位置在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雖然大陸國防部去年在一份聲明中解釋,該基地主要是對抗海盜、人道援助和維和行動的補給之用,不過官方沒有說明基地的規模多大,外界猜測至少是4千,也有的報導認為可達到1萬人。

  • 陸證實吉布地建新碼頭!可停驅逐艦和補給艦

    英國軍事媒體先前曾報導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在非洲國家吉布地(Djibouti)的軍事基地,建立一個長度超過450公尺的新碼頭,還可以停靠海軍驅逐艦和大型補給艦。這項消息31日得到中國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證實,他說經過中國和吉布地兩國協商,這項建設將提供雙方共同使用。 英國《詹氏防務週刊》(IHS Janes’s Defence Weekly)上月底報導,透過衛星圖片發現,中國開始在吉布地建設一處新的碼頭,許多卡車從基地南部的採石場搬運物料,並將它卸載到碼頭。 報導還說中共海軍需要一個大型碼頭,為他們在索馬里海域展開反海盜行動的船隊,提供一個後勤支持。 《環球軍事》31日報導,中國國防部證實了這項消息屬實。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還表示建設的目的在於,履行中國在亞丁灣和索馬里海域的護航和人道主義的國際救援行動。他強調這項建設有利吉布地的經濟和社會發展。

  • 五角大廈抗議 陸以雷射光傷害美軍飛行員眼睛

    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共同在被稱為「非洲之角」的吉布地(Djibouti)駐軍、中美兩強近期傳出矛盾事件。美國五角大廈(The Pentagon)於今日由發言人對外抗議,指控大陸駐軍最近幾週,多次以軍用級雷射光,照射從吉布地美軍基地出勤的美國飛行員,很可能危急飛航安全。 發言人柯林克(Sheryll Klinkel)表示,4月份曾有一架美軍C-130運輸機(C-130 cargo plane)降落途中,被雷射光「照顧」,造成機上兩名飛行員眼睛有輕微受傷症狀。對於這一連串的事件,美國表示已透過外交管道嚴正抗議,希望北京當局能著手進行調查。 大陸解放軍於去年,正式在吉布地成立首座海外海軍基地,作為擴軍和協助掃蕩海盜之用,與美軍萊蒙尼爾營(Camp Lemonnier)基地僅有數公里之遙,也讓中美兩強在非洲的軍事「互動」,特別讓外界關注。 萊蒙尼爾營於2001年建立、由負責美軍在非洲53國任務的非洲司令部(United States Africa Command)管轄,駐有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等4,000多名官兵。主要支援東非和葉門的反恐任務,也有少量P-3獵戶座海上巡邏機(P-3 Orion)、MV-22魚鷹機(MV-22 Osprey)、C-17「全球霸王III」運輸機(C-17 Globemaster III)和C-130等多款軍機駐紮當地。 五角大廈發言人表示,她確認以高強度雷射光照射軍機的人,來自大陸軍事基地,且過去幾週間,共發生近10起類似事件。「這類舉動,對我方飛行員確實會構成威脅!」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上週起,已通知會經過吉布地周圍的飛行員,要特別注意與防範高強度的雷射光束,但目前北京當局尚未對此事有新的回應或說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