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同學陣的搜尋結果,共16

  • 依依被納豆抱怨「摸太久」 安心亞不平:你怎麼可以這樣

    依依被納豆抱怨「摸太久」 安心亞不平:你怎麼可以這樣

    許多人在學生時期都有心儀愛慕的對象,尤其某些特定的科系似乎特別能吸引其他科系異性的目光,本週《同學來了》邀請到外文系、舞蹈系、航太與系統工程學系等「夢幻名單」來到現場,其中最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是請到了納豆的女友依依!中山醫學大學營養系畢業的她透露,營養系的女生因為是研讀營養學的、給男生「很會照顧人」的遐想,所以在學校裡真的都很搶手。 《同學來了》製作單位安排依依上節目,與納豆交往3年多的她,錄影過程兩人互動甜蜜糖粉紛飛,不過當擁有健美身材的壯漢來賓出場時,納豆倒也不藏私,大方為女友依依現場「謀福利」,伸手觸摸鮮肉6塊腹肌。從營養系畢業的依依,透露自己對「身體健康」是非常注重的,每次跟著納豆一起出外景,見到他身體皮膚狀況不佳明顯勞累時,總是心疼到「很想照顧他」。納豆則自豪得意地大誇女友「皮膚超好!」依依也甜回說,其實納豆自己的皮膚也超好,「所以他對女朋友膚質超在意,連一顆豆豆都會注意欸!」更嬌嗔自己皮膚難顧,所以保養都搞超久,卻常遭到納豆抱怨:「妳怎麼都摸這麼久!」讓安心亞一聽立刻替依依打抱不平:「你(納豆)怎麼可以這樣子啦!」 納豆也現場獻花示愛,兩人甜蜜程度惹得現場同學興奮不已陣陣驚呼,一旁阿Ken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拔出道具木劍對準依依剛收下的花兒喊:「我來輾斷你的桃花!」可是納豆反應超快,激動跳出來制止Ken:「卡正經一點啦!」畫面笑翻眾人。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鎖定週一至週五晚間九點中天綜合台《同學來了》。

  • 慶重陽 彰化邀阿公阿嬤同歡

    慶重陽 彰化邀阿公阿嬤同歡

     彰化百歲人瑞去年147位,今年衝高到209人,結婚60周年有1047對,結婚70周年共170對,彰化縣已是長壽大縣,縣府迎接重陽節,規畫舉辦時尚秀、不老廚神我最young、高齡同學會、阿公阿嬤逗陣來卡拉OK、益智桌遊嘉年華等系列活動,邀不老同學來同歡。  縣長王惠美說,彰化縣已然是長壽大縣,要長壽也要幸福,社區關懷據點已從去年150個增加到262個,為的就是長輩在地得到最好照顧及關懷,大家最關心的敬老禮金,從10月4日起發放,65歲長者每人可領1000元,百歲人瑞每位1萬元及金鎖片等,具福利身分戶長者,65歲至79歲領3000元,80歲至89歲6000元,90歲以上9000元。  此外,鑽石婚夫妻、白金婚夫妻,也都可各獲禮金3000元及禮品1份。  社會處長王蘭心表示,活動提前於9月開跑,依序由14日在花壇金典婚宴會館辦理「彰化縣據點時尚秀~不老廚神我最young」先登場,除了廚藝比賽,並邀長者時尚走秀。27日花壇全國麗園大飯店辦理「高齡同學會」邀請全縣百歲長者及白金婚夫妻共慶重陽。  10月11日在統一渡假村鹿港文創會館辦理「赤子心、銀髮情阿公阿嬤逗陣來卡拉OK」總決賽;10月27日起還有青學苑成果展、益智桌遊嘉年華活動、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成果展、社區辦理長者為師成果展等。

  • 推廣宋江陣 五甲龍凰寺、六甲國中武術交流觀眾叫好

    推廣宋江陣 五甲龍凰寺、六甲國中武術交流觀眾叫好

    台南市六甲區五甲龍凰寺慶祝田府元帥聖誕千秋,於31日(農曆6月11日)上午在廟前廣場舉行武術交流表演,特別邀請六甲國中宋江隊和五甲龍凰寺宋江隊擔任演出,祈求神威顯赫,庇佑學生功課學業進步、爐下平安、健康、順利。 六甲國中宋江陣去年成立,現有隊員30人,個個功夫了得,大多都曾參加學校武術社團,有武術底子,是一個有競爭力的團隊。 成立1年多來,在校長黃添勇的用心經營、教練蔡俊宜耐心指導、同學辛勤苦練、社區資源提供之下,演出深獲好評,比賽也屢獲佳績。 五甲龍凰寺宋江陣成立於1946年,現有隊職員70人,其中女性隊員11人,以大刀和鹿杖領頭,是全國唯二的「宋江鹿陣」,有其歷史文化地位和價值,值得大家推廣和保有。 宋江陣隊員平時居家鍛練休閒養身,每年農曆11月在廟前廣場進行1個月晚上團隊訓練,打好出陣基礎。每逢神明聖誕或交陪境宮廟廟會、繞境都有精彩的演出,陣勢雄偉、武藝高超,深獲鄉親的喜愛。 今天武術交流由六甲國中宋江陣表演個人兵器單練、個人拳術、兵器對打、空手連環,蜈蚣白鶴陣、黃蜂結巢,精彩吸睛。五甲龍凰寺宋江陣表演大刀、雙刀、齊眉棍、扁擔個人兵器單練,太祖拳、猴拳個人拳術,觀眾大聲叫好。 五甲龍凰寺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湯金松表示,感謝全體委員全力支持配合,於田府元帥聖誕千秋舉辦這一場有意義的宋江武術交流,除彰顯神威庇佑大家平安外,希望大家了解宋江陣、喜愛宋江陣,共同來推廣宋江陣文化。

  • 第六屆全國鼓陣大賽 龍華科大龍韻鼓陣社勇奪公開組亞軍

    第六屆全國鼓陣大賽 龍華科大龍韻鼓陣社勇奪公開組亞軍

    2018年高雄大社戰鼓神農豐盛季采風活動暨第六屆全國鼓陣大賽,於高雄大社青雲宮廟埕熱鬧舉行。龍華科技大學龍韻鼓陣社,從強敵環伺中一路過關斬將,全隊氣勢及整體默契,獲得評審高度青睞,勇奪創意鼓藝錦標賽公開組亞軍殊榮! 為宏揚道教傳統文化,提升民俗傳統技藝並呈現大社在地藝文特色,第六屆全國鼓陣大賽,日前一連兩天在高雄大社青雲宮盛大登場。由於這是年度的全國鼓陣重要賽事,國內各鼓藝團隊無不視為爭取最高榮譽舞台,青雲宮現場匯聚全台各地各路高手,鼓聲雷鳴磅礡,彷彿身歷古代戰場。 龍華科大龍韻鼓陣社,今年是第二次參加全國鼓陣大賽,由電子系方仁駿老師及李四珍老師指導隊員,選擇難度最高的創意鼓藝錦標賽公開組做為挑戰。公開組競爭激烈,來自全台各路高手,莫不使出渾身解數,展現自身專長特色,以吸引評審及全場觀眾目光,而其中評分項目主要是以自我風格與特色效果、肢體氣勢、音樂技巧、服裝造型體育精神四大元素為評分標準。 初賽階段,龍韻鼓陣社以多首經典曲目「鳳邑埤塘、雷霆交鋒、乘風破浪、山之喚天地人」等作為演出內容,此次主題設計為「驚雷鳳鳴雙面忍」,以忍者風格貫穿全場,鼓聲氣勢磅礡,其中也加入了民俗藝陣社的傳統宋江陣以兵器對決的精采橋段,一戰成名,獲得現場觀眾不斷喝采,紛紛對同學報以如雷掌聲,順利闖入決賽。 由於當日晚間將立刻展開決賽,團員們在結束初賽後,立即返回休息區,緊急召開小組會議,檢討初賽過程缺失,並針對敵手狀況進行沙盤推演及應戰策略。社長周冠宇特別對全體隊員精神喊話,希望大家拚盡全力,呈現最完美演出! 決賽現場,全隊鼓聲整齊劃一,氣勢驚人,讓現場觀眾驚豔連連,博得滿堂喝彩,許多觀戰民眾更成為龍華科大的忠實粉絲,大聲給予同學們加油打氣。龍韻鼓陣社在決賽的內容演出完整,整體氣勢及默契一致,都獲得評審加分,最後榮獲亞軍佳績。 捷報傳來,龍華科大葛自祥校長特別感謝全體參賽師生的辛勞。葛校長指出,學校重視全人教育,在活動中培養學生團隊合作、激發其榮譽感,以凝聚團隊間情感與默契。龍韻鼓陣社經過長時間集訓及考驗,順利奪得亞軍,實為龍華之光。 葛校長說,學校藉由各類教學活動及社團訓練,形塑學生具備高抗壓、責任感,以及團隊合作等良好的人格態度。學生除了社團成果表現優異外,在學業、技職及就業競爭能力更是不遑多讓。他也期許師生們再接再厲,明年一定會重返榮耀,更上層樓!

  • 反同大媽做這舉動一秒惹毛網友!怒批:噁到不行

    立法院17日審查「同性婚姻暨收養子女草案」,不少反同性婚姻團體號召群眾赴立法院,餘萬名民眾身穿白衣聚集於立院外席地而坐表達抗議,場外一度發生衝突爭執,其中一位反同大媽經過時,當著同志面做出疑似「口交」舉動,接著又回頭比出「羞羞臉」動作,被網友用手機拍了下來,怒批「令人作噁」。 臉書《同學陣(力挺同性婚姻學生聯合陣線)》昨(18日)上傳該段影片,影片中只見一名身穿白衣的大媽,在經過立院前時,當著同志的面做出「對空氣口交」的舉動,隨後又回頭對著他們比出「羞羞臉」的手勢,引起同志人士不滿,認為不受到尊重。 臉書專頁《慈護山雲門宗俱舍寺》補充說道,「說明一下畫面狀況,當時我在右手邊一位打鼓男孩的對面,左邊有位太太用唱詩歌的方式跟打鼓男孩互動,那其實是很良性的一種互相表達不同立場的方式。」「但是,中途插進這位女子,手上拿著[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的標語,對大家做出口交的動作。」「頓時,我的早餐都反胃出來了」,怒批「你真的要跟我說教育下一代?」、「你的子女看到你在大街上做出這種舉措,作何感想?」 對此,有不少網友在底下留言,「護家?也才這點水準」、「看起來相當熟練嘛...」、「我們談論的都是愛,但他們卻在討論著『性』」;同學陣對此則表示,「其實性行為本身並不是羞恥的事,但是以性行為的動作做為對特定族群的挑釁就相當不可取了。」

  • 虎尾科大宋江陣 街舞融傳統展熱力

    「愛逗陣」專題虎尾科技大學宋江陣隊伍,今年首度參加全國大賽,熱舞社長姜智翔說,在節奏音樂帶引下,將現代街舞融合傳統陣式,激發出不一樣的火花,要讓宋江陣也可以很新潮。 街舞融合宋江陣,並非新創,然而,以虎尾科大熱舞社和地板社為主力的參賽隊伍,將街舞的5種潮流舞風融入,呈現街舞尬宋江的創意,讓人有耳目一新之感,讓陣頭藝術推向現代新美學境界。 今年首度參賽的虎尾科大宋江陣,成員主要來自熱舞社及地板社。姜智翔說,「一切從零開始,學習宋江陣基本陣式,然後融入我們擅長的街舞。」 街舞有多種舞風,他說,將呈現機械舞POPING、嘻哈舞HIPHOP、鎖舞LOCKING、女性舞蹈GIRLSTYLE、地板霹靂舞BREAKING等5種,宋江陣傳統音樂和現代舞蹈結合,相信會有不同的感覺。 當初引進宋江陣到虎尾科大的陳建中說,在西螺農工就讀時,師承國術教練羅國維,創辦螺陽武術社,去年支援西螺農工首次參賽,受到舞台感覺的深深吸引。 陳建中和班上參加熱舞社同學,談到參加高雄宋江陣全國大賽的心得,一拍即合,就決定將街舞與宋江陣結合,即使別的縣市有過前例,但虎尾科大要呈現不一樣風格。 陳建中說,以前接觸過傳統陣頭,接著參加宋江陣,到大學時學街舞,發現街舞中尬舞與陣頭的拚陣,有異曲同工之妙,兩者結合將激盪出火花。 有宋江陣的武術之美,也有扇子舞的女性舞步,更有騰空翻、倒立等街舞風潮,相當大的反差及表現手法,虎尾科大宋江陣成員帶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說,不僅要以舞會友,更要以陣結友,用「舞、陣」散播愛的熱力。1050403

  • 用BAND揪同學逗陣K書 就送應景貼圖

    用BAND揪同學逗陣K書 就送應景貼圖

    放完四天連假、跨入2015年後,對於許多學生來說,正是迎接期末考週到來的時刻。而放完假後如何快速收心,調整到考試模式呢?用社群APP─BAND揪朋友一起K書準沒錯!BAND還會應景送上8款考生專用貼圖,溫暖你的心! BAND完成指定任務送貼圖的活動,已來到最後一週,使用者即日起至2015年1月11日止,只要在 BAND 中完成「新增活動」的任務,就可以在下週收到BAND送上的「Lion Mabo (考試篇)」趣味貼圖。BAND的活動還能貼心的蒐集群組好友是否出席的資訊,是掌握人數的最佳工具。 使用者完成本週的指定任務後,隔周將由系統直接寄送給完成任務的使用者。進入 BAND 「貼圖小鋪」中的「設定」,進入 「我的貼圖」 即可免費下載。 考完試後,使用者還可透過使用「投票」功能,讓群組成員票選最想要去的期末狂歡地點,並可讓每個成員提出建議,再用「行事曆」整合活動資訊、設定活動提醒,讓揪團變得更簡單即時!

  • 學生組同學陣赴立院 力挺同性婚姻平權

    來自成大、台大等十多所學校、超過二十個學生組織與社團,組成「力挺同性婚姻學生聯合陣線」,簡稱「同學陣」,今天(2號)下午前往立法院請命,表態支持「婚姻平權」的「民法972修正案」排入議程儘速審查通過,並在立法院外,聲援同性婚姻合法化。 「同學陣」提出訴求表示,同性婚姻是人權,法律不應該因為性傾向而有差別待遇,民主自由國家更是要有多元平等價值,而立委修法也不應再推拖。他們也呼籲外界「停止造謠抹黑,恢復理性對談」,因為傳統文化並沒有否定同性婚姻,也並非一成不變。

  • 布馬慶中秋 中平國小彩排

     韓國騎馬舞風行全球,傳統客家「布馬陣」雖然沒有華麗舞步,卻是過去農村節慶不可或缺的重頭戲。致力推廣、保存古早文化的中壢中平國小,本周六將舉辦布馬嘉年華踩街,全校師生廿四日更以四百顆柚子排列慶祝圖騰,提前為系列活動暖場。  中平國小校長陳新平說,客家布馬舞源自於十六世紀,是早期農村節日、喜慶重點活動。隨著時代演進,現代布馬陣除了在馬身套上客家花布,進退動靜間融合民族舞蹈特色,已成為傳統客家庄精神代表。學校推廣布馬陣以來,曾多次參加國家級活動演出,回到饒平故鄉舉辦踩街嘉年華,同學們都感到相當興奮。  為了迎接本周六即將登場的布馬嘉年華踩街活動,全校師生昨以四百顆柚子排列出慶祝圖案,讓客家族群重溫早年節慶氣氛。

  • 八佾舞敬祖 東莞台校成年禮

     東莞台商子弟學校昨日舉辦別開生面的成年禮活動,具有濃厚的台灣傳統民俗元素,不但由民俗藝陣宋江陣迎祖,同時敬獻八佾舞,兩岸共同遙祭炎、黃二帝,場面莊嚴隆重。  應邀參加的來賓有大陸教育部港澳台辦常務副主任趙靈山、廣東各級教育、台灣主管官員、大陸全國台企聯會長郭山輝,與推廣粵台技職教育交流的台灣前教育部長楊朝祥等大學院校主管一行。  今年大典,來自台南市後壁區菁寮國小學童擔綱的宋江陣作前導,迎接中華始祖炎帝、黃帝暨列祖列宗牌位,接著由六十四名五年級同學,化身著明式黃袍墨綠腰帶黑靴佾生,在莊嚴鼓樂中獻跳八佾舞。  接著東莞台校董事長葉宏燈率全校師生與兩岸來賓,遙祭炎黃與列祖列宗。  壓軸是一七九名高二學生身穿明式儒生長袍,跪拜雙親、接受師長祝福、嘉賓授冠等「三加」儀式,行佩冠禮,宣誓長大成人。

  • 北京女學生張昊 真情爆笑寫台灣

     帶著對台灣的陌生與好奇,以及身為共產黨員的身分,廿五歲的大陸學生張昊在二○一一年踏上這座島嶼。之前,她對台灣的印象只有:「他們講話的聲音哦,讓男女一片酥倒!」四個月後,她卻在告別會上哭到不行:「那麼一個小小的島,怎麼有這麼多讓人放不下的人和事!」  這個真性情的大陸女孩更沒想到,四個月的時間除了換來許多捨不得的朋友,她還在台灣出了書《請問么零么在哪裡?一個北京女學生的愛台灣遊學記》。張昊一九八六年出生,老家在河南鶴壁,現就讀北京中國傳媒大學研究所,去年二月至七月來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研究所當交換生。她在書中以生活化筆法描寫台灣見聞,生動又爆笑,如她本來被大陸同學託付「收復台灣」之責,卻在圖書館看到一本論文寫著:「大陸是台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那個驚呦,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她從沒想過出書,只是透過台灣社團老師的介紹,認識出版社編輯,她拿出平時寫的日記,文筆受到讚賞,促成了出書機緣。張昊天真開朗,書中鮮活幽默的語調就跟她講話一樣。  她坐台灣同學的機車穿梭車陣,忍不住尖叫:「妳不是騎得太快,是飛得太低吧!」墾丁春浪音樂節更讓她直呼:「尺度,這才叫尺度大呀!一首粗口歌上演數萬人齊聲喊『操你媽個X』的壯觀奇景。」  大陸人怎麼看台灣?透過張昊的眼光,看到了台灣有禮、開放、熱情的一面。儘管功課吃重,她卯足勁從台北玩到墾丁、綠島、蘭嶼,一路上最感動的就是濃濃的人情味。她在小琉球遇到熱情的阿姨請她吃了一大桌菜,旅途中不少一面之緣的人,卻對她滔滔說起心事。而讓她最震驚的是,幾乎每個人都對她說:「台灣是獨立的國家。」  「本來以為我們同文同種,生活也一樣,來了才發現,我們有這麼多不同,台灣受西方、日本文化影響很多。」如今她對敏感的政治議題,也會持平地說:「這是特殊歷史留下的問題,以前我們各自的統治者說什麼就是什麼,現在雙方領導人都有解決問題的意願,我相信時間到了就有答案。」

  • 才藝逗陣 廣邀學子秀創意

     傳藝中心為了協助校園推廣鄉土藝術教育,每年十二月份都會舉辦「青少年才藝逗陣大會」活動,日前已開始接受報名,歡迎全台各校的同學們來傳藝中心展才藝、秀創意,將平日在學校苦練多時的傳統技藝,展現給所有入園遊客。  每年的十二月份,傳藝中心都會邀請到全台各地傳統表演藝術社團至傳藝中心進行成果展演,無論是民俗技藝、舞龍、舞獅、陀螺、扯鈴、國樂、原住民舞蹈、雜技、布袋戲等等各式演出型態,都可至傳藝報名參加,許多學子為了要讓自己苦練的技藝有個表演的舞台,都會紛紛前往報名,所以每到冬季時節,傳藝反而因為青年學子的表演而「熱鬧滾滾」。  即日起至十月十七日止,歡迎全台各校的同學們可以上傳藝中心官網報名參加,經審核後將可以至傳藝的大表演場演出。

  • 鬼屋陰森森 中原企管創意新

    鬼屋陰森森 中原企管創意新

     中原大學企管系二年級同學規畫「鬼屋特展」,不但利用真實芒草、石塊打造情境鬼屋,精湛化妝技巧勾勒出的鬼造型,驚嚇指數百分百。同學私下透露,為了營造氣氛,還在晚上趕到虎頭山體驗,陰風颯颯讓許多人不寒而慄。  「我們一起來搞鬼!」中原大學企管系二年級同學配合創意課程專題製作,規畫維妙維肖的鬼屋特展。活動發起人之一的鍾怡瑄說,每個人從小到大,都有「逛鬼屋」經驗,如何從被嚇到嚇人,是這次搞鬼創意發想。  鍾怡瑄說,同學們透過印象中對靈異傳聞的不同形象,表達出實體創意情境。有些人認為「吸血鬼」最具代表性,就打扮成德古拉伯爵;也有人對小時候《暫時停止呼吸》系列電影印象深刻,主角殭屍自然也進了鬼屋。  為了讓鬼屋場景更為逼真,企管系同學遠赴高鐵青埔站區「割芒草」,石塊裝飾也就地取材,用來做為實景道具。至於最關鍵的「氣氛」,同學們則趁傍晚至桃園虎頭山取經,感受陰風陣陣的臨場感。  鍾怡瑄說,鬼屋展表現同學天馬行空想像力,同時透過分組企劃,呈現不一樣的搞鬼風貌。歡迎同學們挑戰「試膽闖關」,絕對會顛覆有別一般恐懼印象。

  • 創業星光幫 提升學子職場競爭力

     高雄第一科技大學舉辦創業星光幫研習營,比照選秀比賽,從兩百多名學生中選出「創業七強」,繼續輔導爭取教育部卅五萬元創業基金。校方表示,下學期還要擺下「龍門陣」,由具創業經驗的老師一對一諮商,提升同學職場競爭力。  校長陳振遠指出,成立創業星光幫是第一科大朝創業型大學邁進的第一步,大學生雖多,但企業卻找不到適用人才,供需出現落差。他建議同學及早熟悉業界需求,培養創業家精神,並養成勤懇、重視職場倫理的工作態度。  第一科大上月底舉辦創業星光幫研習,邀請各領域業界人士授課,吸引兩百多位學生報名參加,期末並進行成果甄選,要求學生分組選擇企業對象,對經營模式、財務狀況、成功經驗深入分析,最後選出「創業星光七強」。  行銷所研究生吳純雅和同組同學分析無人商店營運模式,入選創業七強。她認為,無人商店以自動販賣機販售商品,能夠滿足顧客即時需求,對於講求便利、迅速的都市人而言,潛在商機無限,未來不排除朝這方向創業。  第一科大新創事業投資研發中心主任龍仕璋說,為培養學生創業實力,未來每年上學期將定期舉辦創業星光幫研習營,下學期則開設「創業龍門陣」,由具創業經驗老師一對一授課,並提供獎金,給予學生實質創業支援。

  • 褐色箱子

     有那麼一刻,我的躲閃眼神被父親捕捉到了,他那萎頓的眼神瞬時銳利起來,彷彿聲聲呼喚我的名字,希望我走出去跟他正面相見。我整個人僵住了,動彈不得,只能無助地與他對望。他眨了眨眼,嘆了口氣,搖搖頭,才又拎起那口褐色箱子,繼續往永康鄉道走去。  整個高中三年,我沒交到任何一位可以談心的朋友。我成天浸淫在學術思潮及新文藝創作中,沉默寡言,同學們就算想跟我聊天,也話不投機。於是,我獨來獨往的,只有影子跟我對話。  我還養成發呆習慣,輕輕一片白雲,便能帶我翱翔萬里之遠;老師上課講些什麼,有聽沒到居多。最糟糕的是升旗典禮,我站排頭,總免不了有頒獎,經常是同學用手肘觸我,「啊?」我一頭霧水,「上台去領獎啦。」最誇張的是高一下的清明過後,全校升旗瀰漫著非常肅穆的氣氛,我望著教官在司令台講得泣不成聲,不明究理,便問同學:「教官家發生什麼事要哭成那樣?」誰知同學轉過頭來,也是一臉淚水,哽咽地說:「蔣總統死了。」這時周遭傳來陣陣低泣聲,我錯愕莫名,怔怔站著,想不通為什麼大家要哭成一團。「妳怎麼還站在這裡?回教室上課啦。」突然一個同學來拉我手臂,我這才發現整個操場的人全部散去了,只剩我一人呆怔立在升旗隊伍的位置上。  踽踽獨行的年少情懷  當時我關心的重點是如何建立自己的思想體系,除了林語堂、梁啟超、錢鍾書等,我還似懂非懂地閱讀培根、羅素、佛洛姆等人的人生哲理;對於週遭哀戚憂喪,甚至要在制服縫上一片黑紗,很覺不解──我把這感覺表達在隨筆上,立刻被顏老師找去聊天。她很委婉地說明這是國喪,跟著大家行禮如儀就好,畢竟是國家元首過世。接著聊了一段當年她讀政大中文系時,海外發生了保釣運動,她跟一群熱烈的愛國知識份子也在校園內遊行以示支持,規模很小,大家吶喊了兩三小時就散了,遠不如海外留學生集結到華府的抗議大遊行。不過,事後她和遊行的同學們紛紛被校方約談。「為什麼?」我大感不解。「因為我們處在動員戡亂戒嚴時期,不得擅自集會遊行。」這是什麼法令?我想起課本寫的民主、自由等美好的詞語;然而,看顏老師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樣,我只好把許多問號吞下,只問了:「什麼是保釣運動?」「唉,這說來話長──」顏老師對著晚春的夕陽嘆了口氣,很耐心跟我說明釣魚台事件始末。  這是第一個植入我內心世界的民主根苗,儘管我也只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小女生,只是懵懵懂懂嚮往著民主自由,但課堂上掛著「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的牌匾,已經開始鍛鑄我的愛國情操。只不過,我對蔣總統去世後一連串的媒體報導,卻反應冷淡,看到電視畫面那麼多人到國父紀念館排隊瞻仰遺容,只覺得像明星瞬間隕落的影迷輓悼陣容。追思儀式轟轟烈烈熱鬧了將近兩個月,練唱總統蔣公紀念歌、傳誦張曉風女士寫的「黑紗」散文等,在同學之間成為熟絡的話題;然而,我卻依然踽踽而行,那種國喪氣氛跟我隔了一層厚牆,我感受不到「如喪考妣」的哀慟。  那口熟悉的褐色箱子  六月下旬,所有激動喧嘩慢慢趨於平靜的時候,期末考也到了。一天放學,我在滿天彩霞牽著腳踏車跨進窄小的庭院時,驀然發現父親的皮箱站立在牆角靠右側樓梯的地方,那口質地很好的褐色箱子似乎關不牢,用粗麻繩綑上一圈打了個平安結。我心想,莫非父親千金散盡又回來了?他怎麼找得到這個偏僻的「四分子」住家?會不會我一踏進客廳又要面對那似曾相識的尷尬──父親沉默不語地窩在角落,母親、大哥、大嫂臉色陰霾?我把書包放在腳踏車後座,轉身往牛車小路走出去,踅到做輪胎的倉庫邊,天色完全暗沉下來,二仁溪漆黑一片,只剩潺潺水聲;我只好朝家的方向慢慢蹭回去,咕咕叫的飢腸,使我硬著頭皮走進客廳。姪兒女們在客廳嬉鬧著,母親和大嫂坐在裁縫機前車著成衣,大哥還未下班,一切似乎一如往常。我連忙往廚房走去,飯桌上還有餘溫的剩菜,坐著三兩下吃飽後,我的心依然忐忑,靜悄悄地摸向通舖房,打開日光燈,只有那張堆滿各種書籍的書桌,和一盞四十燭光的燈泡檯燈,昏澹燈光下確定沒有父親的身影。難道不是父親回來了?我不敢問母親,只能疑神疑鬼偷偷猜測父親會在房子的什麼角落。最有可能的,顯然是二樓佛堂的陽台,但那裡露天種了一排花草,只有幾個拜墊,空蕩蕩地連隻藤椅都沒有。之前在「半閣樓屋」那把父親專屬的太師藤椅,搬家時扔掉了。我一邊看著考試的功課,一邊豎起耳朵聽動靜;然而,一直等到母親上樓去關掉佛堂的燈,闔上大門,始終沒有任何父親的聲響。母親走的是左側樓梯,很明顯地避開那口褐色箱子。我趕快關燈裝睡,以免引來不必要的愁嘆哀怨。  這一夜,我睡得很不安穩,那口褐色箱子在夢中飄飄飛飛,父親的形影在通舖房閃閃爍爍。好幾次,我驚醒過來,黑漆漆中只聽見母親勻稱的呼息聲,仲夏夜風的輕拂聲。我還特別傾聽樓上佛堂的動靜,什麼聲音都沒有。隔天我起早趕著上學去考期末考,下午兩點多到家時,那口褐色箱子依然站立在靠右側樓梯的牆角,似乎動也沒動過,情況詭異極了。母親和大嫂照舊在裁縫機前車成衣,大哥剛吃飽飯,正要出門開夜班車。我只好假裝若無其事,吃飯讀書;但那口褐色箱子分明證明父親來去的痕跡,卻無父親行影,讓我很心煩。  難解的家庭習題  一直到我期末考都考完了,那口褐色箱子在樓梯牆角約莫待了五天,都沒人提及此事,也沒有父親身影。實在太離奇了,我終於忍不住問母親怎麼回事。「他住在外面靠大灣的一家小旅館,得了腸痢,拉瀉不停。身上半毛都沒有,我還要去借錢給他治病……」母親開始怨嘆這個家被父親毀了,他還有臉想要進門,別說大嫂不肯,她也徹底死心要跟父親切斷關係,說著說著,她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妳最好認份一點,還能有片屋頂遮蓋,讓妳讀書吃飯就不錯了。至於妳那父親,就當作沒這個人吧。」  我聽了心情沮喪到極點,明明我有這麼個生身父親,卻要假裝沒這個人,這不是心智上的極端矛盾嗎?然而,形勢總比人強,我也不得不沉默接受。我轉身走向牛車小路,一點也沒有放暑假的快樂,經過一排鐵工廠,一旁的稻作已經綠油油有半人高,另一旁的二仁溪卻似乎快乾涸了,溪底泥漿曝曬在太陽下呈灰黑色;來到外面的永康鄉道,我向右轉走向崑山工專,在那偌大的校園胡亂逛著。  嘆氣離去的父親  陽光開始偏斜時,空氣比較沁涼了,我慢慢由崑山工專晃回家去。走上牛車小路時,遠遠看見一個人影步履顛躓,右手提了什麼東西,走路的姿態往右傾斜著。他往外走,我往裏走,按照我們步履的速度,應該會在輪胎工廠交會。這個人影與我的距離越來越近,我猛然看出那不就是父親嗎,他正提著那口褐色箱子,皮膚黃黑,非常瘦削,神情萎頓,而且走路姿勢怪異,似乎胯下包著一層厚布,雙腿劃著外八字的步划前進。我連忙快步閃進輪胎工廠的倉庫邊側,內心升起一股沒由來的恐慌,害怕跟父親正面相對,也不知該做些什麼事;我只能躲在倉庫的陰影中,偷偷瞄著父親身影一步步靠近。那確實是他,兩年不到的時間,他竟然病弱得脫了個樣子,彷彿比原來的他萎縮了四分之一;那口褐色箱子在他手中顯得沉重,使他整個肩膀左上右下傾斜著。他慢慢靠近輪胎工廠,而且開始東張西望,彷彿在找尋什麼。我往更陰暗處縮躲著。父親應該在路的起頭就看見我了,也說不定看見我閃進輪胎工廠,他可能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吧?他走到輪胎工廠的招牌處,放下那口褐色箱子,扶著牆壁喘氣,整個人微微顫抖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我幾乎連呼吸都小心翼翼,惟恐被他發現我躲藏的所在。他站了一陣子,咳了幾聲,四處張望幾回;就在他目光的逡巡中,有那麼一刻,我的躲閃眼神被他捕捉到了,他那萎頓的眼神瞬時銳利起來,彷彿聲聲呼喚我的名字,希望我走出去跟他正面相見。我整個人僵住了,動彈不得,只能無助地與他對望。他眨了眨眼,嘆了口氣,搖搖頭,才又拎起那口褐色箱子,繼續往永康鄉道走去。  我蹲在倉庫的暗影處,一直到夕陽西下,才拖著腳步走進家門。母親在佛堂拜拜,大嫂在煮晚餐,侄兒們嬉鬧地看著電視卡通,一切如常,只是我一顆心空空蕩蕩,像無主的飄零孤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