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同業拆款利率的搜尋結果,共55

  • 工商社論》大陸宜妥善並用「兩率」以穩定物價

    工商社論》大陸宜妥善並用「兩率」以穩定物價

     2021年5月份大陸物價水平顯著上揚,其中工業生產者物價指數(PPI)中的出廠價格、購進價格兩檔的年漲幅,皆高達10%左右,相當驚人。而該月的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年漲幅,則是多月來首度超過1%。因而可見大陸物價上漲態勢相當明顯,不利於「後疫情」時期的經濟復元,亟須大陸政府加以調控。而金融政策工具中的匯率和利率這「兩率」,皆能有效平穩物價,當前實值得加以妥善並用。  大陸國家統計局日前公布數據顯示,5月份大陸PPI漲勢強勁,其中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年漲9%,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指數更年漲12.5%。這兩者的年漲幅,皆創下近年來的新高,亦全盤翻轉了兩者在近年內經常不漲反跌的局面。  大陸PPI如此上漲主因,顯是新近一波的國際原物料漲價風;難怪上述「購進價格」指數年漲率超過10%,也表明在陸中外廠商採購物料機件成本已顯著抬升。在這種情況下,在陸廠商生產的「中間財」價格亦受帶動而水漲船高。如大陸國家統計局另公布細化的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即5月份「生產資料(中間財)」出廠價格指數年漲12%,而「生活資料(消費財)」出廠價格指數僅年漲0.5%。  應注意到,PPI的上漲遲早會「傳導」到CPI,而當前大陸似正在發生這種傳導現象。主要徵兆是,2021年5月份大陸CPI年漲1.3%,是近半年多以來首度漲過1%。其自2020年9月年漲1.7%後,即掉為零點幾趴或負數(微漲或下跌),僅在2021年1月份出現正好1%的漲幅,但次月漲幅又掉下來。  惟5月份CPI漲幅「破1」,和近月來PPI的接連大漲,有一定關係,也可能是新一波「PPI帶動CPI上漲」走勢的開端;如果接下來的6、7兩月大陸CPI持續顯著走高,則這種走勢幾可確認。屆時PPI、CPI雙漲,實難免衝擊工業製造和民生消費,而對亟力回復疫情前榮景的大陸經濟相當不利。  因此,平穩物價無疑是當前大陸經濟政策要項,大陸政府有必要盡早採取有力舉措,阻止物價過度上漲;其中,中國人民銀行掌管的匯率與利率,是平穩物價的有效政策工具,具立竿見影作用,值得優先採用。  如人民幣匯率政策運作,多年來對大陸穩經濟助益甚大。人們印象最深刻的較新相關事例,即2018年美中貿易戰開打,和2020年疫情爆發,都觸動人民幣匯率政策調整,並導致人民幣匯率水平一度貶破7元(對1美元,下同)大關,表現相當弱勢,惟因此有效穩住大陸出口動能,以撐持經濟增長率。  而當前面對大陸物價上漲問題,亦需人行採取針對性匯率政策來因應。不過,現時匯率政策導向,應是「強勢人民幣」,即盡量讓人民幣升值,以對沖「輸入型通貨膨脹」,並促進大陸進口、充裕國內物資供應,助益物價穩定。  其實,近幾個月以來,人民幣匯率已持續升值;以官方每日公布的匯率中間價而言,計自2020年底的6.5249元升至2021年6月11日的6.3856元,即升值了0.14元或2.18%。如此升幅,顯未充分反映年初以來大陸出口旺盛表現,帶有人民銀行「阻升」因素。按,2021年前五個月,大陸累計出口額年增率高達40%左右,使得人民幣匯率頗具升值條件。  基於配合穩定物價的需要,人民銀行不妨放手讓人民幣進一步升值。近年人民幣匯率已曾上觸「6元」大關,因此,現時該匯率若再度向6元挺升,民間當能適應,值得人行如此做政策考量。  但莫忘人行手上另有一項政策工具,可以拿來和匯率政策搭配運用,以加強穩定物價效果;其為利率政策。  在大陸物價節節升高情況下,人民幣利率理應適度調升,以對信貸市場「抽銀根」,減輕全社會的通貨膨脹壓力。但要調升哪種利率,必須精準選取,以減少副作用。舉例而言,若遽然調升人行制定的「基準利率」,可能過度緊縮信貸資金,不利後疫情大陸經濟復元。  惟除此之外,當前有一檔較合用的利率,即人行授權銀行間同業拆款中心逐月公布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該利率自2020年4月份後即一直文風不動,迄今仍是「1年期3.85%,5年期以上4.65%」。  為應對物價新形勢,人行不妨在近期內調升該LPR。若是調升效益不如預期,次月即可調降回來。換言之,LPR的機動靈活屬性,當前實頗值得人行充分運用。

  • 歐洲負利率怪象... 辦房貸可領利息

     新冠肺炎疫情讓歐洲的負利率進一步下探,部分國家的房貸利率甚至還跌進負值,換言之,借款人向銀行申辦抵押貸款還有利息可以領。  歐洲央行(ECB)在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時期將基準利率大砍至負值,俾以重振低迷的經濟。負利率環境讓政府至小型企業享受便宜的融資,同時鼓勵家庭借款和消費。  歐洲央行在2014年引進負利率後,歐元區的經濟逐漸好轉,市場原本預期負利率幾年後便會功成身退,沒想到新冠肺炎疫情擾亂歐洲的利率環境。  疫情重創歐洲經濟,歐洲現階段的利率不僅維持在負值,甚至比以往更低。葡萄牙和丹麥的借款利率都進入負值,代表銀行還得支付借款人利息。丹麥在2012年採行負利率。  葡萄牙商業顧問桑托斯(Paula Cristina Santos)在2008年向銀行借款32萬歐元(約38萬美元),她的房貸利率是浮動利率,目前為負0.25%,3月份她得到45美元的利息。  葡萄牙大部分的房貸利率是以歐洲銀行同業拆款利率(Euribor)為基準。桑托斯的利率是以3個月Euribor再加0.29%。Euribor在2008年時仍接近5%,目前位在負0.54%,逼近歷史新低水準。  葡萄牙國營銀行Caixa Geral de Depositos表示,目前約有12%的房貸合約利率在零以下。根據熟知內情人士透露,該銀行的負利率房貸合約在過去一年竄升50%。  至於桑托斯的借款銀行-葡萄牙BPI銀行,截至目前已向房貸戶支付100萬歐元的利息。該銀行並未透露客戶數量。  西班牙的房貸利率也和Euribor相連結,銀行面臨和葡國相同的狀況,不過西國通過一項法令,禁止利率降至零以下。然而葡萄牙的做法卻恰恰相反,2018年通過的法案要求銀行反映負利率。

  • 歐洲房貸利率降至負值 向銀行借錢還有利息可領

    新冠肺炎疫情讓歐洲的負利率進一步下探,部分國家的房貸利率也跌進負值,換言之,借款人向銀行申辦抵押貸款還有利息可以領。 歐洲央行(ECB)在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時期將基準利率大砍至負值,俾以重振低迷的經濟。負利率環境讓政府至小型企業享受便宜的融資,同時鼓勵家庭借款和消費。 歐洲央行在2014年引進負利率後,歐元區的經濟逐漸好轉,市場原本預期負利率幾年後便會功成身退,沒想到新冠肺炎疫情擾亂歐洲的利率環境。 疫情重創歐洲經濟,歐洲現階段的率不僅維持在負值,甚至比以往更低。葡萄牙和丹麥的借款利率都進入負值,代表銀行還得支付借款人利息。丹麥在2012年實施負利率。 葡萄牙商業顧問桑托斯(Paula Cristina Santos)在2008年向銀行借款32萬歐元(約38萬美元),她的房貸利率是浮動利率,目前為負0.25%,3月份她得到45美元的利息。 葡萄牙大部分的房貸利率是以歐洲銀行同業拆款利率(Euribor)為基準。桑托斯的利率是以3個月Euribor再加0.29%。Euribor在2008年時仍接近5%,目前位在負0.54%,逼近歷史新低水準。 葡萄牙國營銀行Caixa Geral de Depositos表示,目前約有12%的房貸合約利率在零以下。根據熟知內情人士透露,該銀行的負利率房貸合約在過去一年躥升50%。 至於桑托斯的借款銀行-葡萄牙BPI銀行,截至目前已向房貸戶支付100萬歐元的利息。該銀行並未透露客戶數量。 西班牙的房貸利率也和Euribor相連結,銀行面臨和葡國相同的狀況,不過西國通過一項法令,禁止利率降至零以下。然而葡萄牙的做法卻恰恰相反,2018年通過的法案要求銀行反映負利率。  

  • 金融界衝擊 堪比千禧蟲危機

     過去銀行間借貸利率基礎乃根據同業拆款利率,但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LIBOR)即將退場,安永企業管理諮詢服務公司指出,LIBOR的退場勢在必行,對金融界的影響程度堪比上世紀末的千禧蟲危機。  日前金管會呼籲金融機構審慎評估LIBOR退場所帶來之影響,因LIBOR於金融機構中涉及的層面廣泛,若將其移轉為其他的替代指標利率,包含業務暴險的統整、銀行產品目前的利率替換、金融商品的重訂價、未來銀行所需推出的新產品或合約應變條款的修訂、定價模型的重新發展、銀行系統的調整與升級等,都是各金融機構必須面對的議題。  安永企業管理諮詢服公司執行副總經理高旭宏建議金融機構,以八大面向評估LIBOR轉換之影響並訂定計畫:一、LIBOR相關部位暴險狀況盤點,讓銀行能完整評估自身LIBOR轉換會面臨的暴險與衝擊。二、產品策略之衝擊評估及重新制定以因應LIBOR轉換。三、合約應變條款(Fallback language)修訂,與客戶/交易對手合約中,對於利率轉換的說明與規則,必須重新審視與制定。四、整個LIBOR轉換牽涉廣泛至金融機構各部門,並且金融機構必須儘快與客戶/交易對手進行溝通。五、金融機構之系統,必須評估可能的影響、需進行的轉換工作,甚至必須重新規劃與開發。六、金融機構所應用之技術與模型,必須審慎評估是否需要重新開發、調整或再驗證。七、避險會計、移轉訂價等皆為LIBOR在會計與稅務可能的衝擊,需提早因應。八、金融市場各部分的影響,如資產負債管理、內部資金移轉計價與金融整體活動,皆與LIBOR轉換息息相關。

  • Fed祭無限QE 投資級債鬆口氣

    Fed祭無限QE 投資級債鬆口氣

     為避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經濟成長,美國聯準會宣布祭出「無限QE(量化寬鬆)、定向紓困」兩大政策,於市場撒錢。法人指出,特別的是,這史上頭一次決定購買投資等級公司債及ETF,推升海外相關ETF上漲。  中信投信固定收益投資科主管張勝原表示,在美國聯準會挹注下,高評級投等債價格可望止穩,加上近期殖利率誘人。投資人可直接挑選台灣同類型債券ETF布局,交易方便即時,也少去換匯的麻煩。  張勝原表示,高評級債和BBB投資級公司債信用利差分別都已經超過2002年衰退水準,顯示市場價格已經反映較差的市場環境。  根據CMONEY統計,信評A以上的高評級投等債(彭博巴克萊10年期以上高評級美元公司債指數)目前的殖利率接近4.5%,來到近十年少見的水準;BBB級投等債(彭博巴克萊20年期以上BBB級美元公司債券指數)的殖利率亦達5.82%,兩者均提供誘人殖利率,在市場波動下更顯投資價值。  第一金美國100大企業債券基金經理人許書豪表示,美國聯準會放大絕,祭出「無限量化寬鬆」政策,大舉購買債券,且標的範圍首度擴大到公司債、債券ETF,而且限於投資等級券種,有助於緩解市場流動性危機,並帶動投資級債反彈上行。  許書豪表示,聯準會政策是否奏效,可觀察三大利差指標是否逐步收斂:一是Ted泰德利差,即3個月期美元Libor(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與公債殖利率的利差;二是3個月期Libor與隔夜指數掉期利率差;三是美國3個月商業本票與國庫券利差。  由於這些都是用來衡量國際金融市場上拆借利率與無風險利率間的差距,當市場恐慌情緒上升時,市場資金供給愈趨緊張,利差將因此擴大;反之,當市場信心平復、流動性改善,利差將隨之收窄,投資人即可留意投資級債的加碼布局機會。

  • 美債殖利率直直落 金融業三招應變

     聯準會降息腳步逼近,加上長短率「倒掛」現象惡化,金融業者對此提出三大新應變對策,除了天期與利率上更審慎拿捏,以降低對外吸收存款的實際利率水準,另外二大應變對策包括將資金轉作同業拆款、投資浮動利率計價的公司債。  據指出,有「眼明手快」的金融業者,早在今年2、3月就先賣出一批美元長債部位,當時的美國政府公債10年期的殖利率約在2.3~2.4%,之後亦有金融業者在出清去年投資美長債的部位之後,再度「逢低」進場投資。  對於美債殖利率直直落,金融業主管以「幾乎呈45度角陡降」形容;從今年3月起近三個多月來,也有不少銀行陸續加碼美債部位。  一位操盤主管指出,由於美債殖利率近期內甚至有跌破到2%以下的情況,包括上周10年期美國政府公債殖利率水準僅2.07%、2.08%,倘若進場回補美債部位時機夠早,可賺進的價差大約超過三成,甚至可上看四成的報酬率。  因應美債利率直直落,有銀行財務部主管分析,由於長短天期利率倒掛現象嚴重,最新的隔拆利率即處在2.4%、2.5%的高檔,因此有銀行就先把長天期的美國公債部位清空,然後把騰出來的資金部位,轉作對外國銀行的拆款,包括印度、大陸等地的銀行業者均在合作之列。  所以如此,是為了避免長短天期利率倒掛的現象,易導致在回補美債部位時,發生「套損」現象,這類拆款合作,一年期的拆款利率大約在2.7%、2.8%,不僅持有期間較原本的美國政府公債大為縮短,同時收益又高。  另一方式則是加碼美國公司債。金融業高層分析,加碼美國公司債,由於大多以「浮動利率」計息,目前利率約在2.8~3.2%,雖現在以LIBOR為基準加碼行情,已從先前的90多點降到70多點,但比起加碼美國公債是以「固定利率」計息,加碼公司債仍相對安全,一方面是更能避免「套損」情況,另一重點在由於是以浮動利率計息,因此不須在「損益表」上直接反映價差損益。

  • 港元走強 對沖基金碰壁

    雖然最近香港有示威活動干擾,但是港元走勢卻十分強勁,在13日盤中一度彈至7.8165的高位,另外,13日港元HIBOR(銀行同業拆款利率)連續兩日大漲,創下2008年以來新高,讓作空的對沖基金碰了一鼻子灰,分析指出和美國可能降息有關。 香港採取釘住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5月下旬有美國對沖基金揚言狙擊港元。結果港元自5月底逐漸轉強,不再徘徊在7.85弱方兌換保證區間附近,在13日盤中一度彈至7.8165的高位。 13日,港元HIBOR(銀行同業拆款利率)連續兩日大漲,其中隔夜利率漲74個基點至2.32722%;14天利率升至2.76%,為2018年9月以來最高水準;1個月期利率漲21個基點至2.62964%,續創2008年以來新高。 根據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最新資料顯示,期貨市場走勢暗示美聯準會在6月18日至19日會議上降息的可能性為20%左右,在7月30日至31日會議上降息的可能性為70%。

  • 學者觀點-省思央行的利率政策

    學者觀點-省思央行的利率政策

     本人在4月15日本專欄曾發表「台灣的過剩資金知多少?」一文,指出台灣由於資金供給相當充裕,而且銀行、家庭與企業欠缺適當的投資機會與資金運用去路,因此國內應該仍存在為數可觀的過剩資金。  國內資金供給過多,超過資金需求,在市場機制運作下,必然導致國內利率下滑,進而引發兩方面之效應:一是資金轉向股市與房地產投資用途,引起股價與房地產價格的上漲;另一是資金向外追求較高的報酬率,形成資金外流。因此,國內資金過剩、利率偏低、資金外流與資產價格上漲等現象是相互關聯的。  央行利率與市場利率  的變化  國際上普遍重視央行利率,將其變化作為央行貨幣政策走向的指標。我國的央行利率包括重貼現率、擔保放款融通利率與短期融通利率三種。惟長期以來,央行在每次調整貼放利率時,將三者都作等幅度的調升或調降,故三種利率始終維持著固定差距。  自2000年以來,央行貼放利率在央行因應經濟情勢的變化而調整下,經歷了三波調降時期與兩波調升時期。表1之第(1)欄所示為每波調降或調升開始之前最後一個月月底以及現今(2019年5月)的央行重貼現率,第(2)欄為整波調降或調升時期累積的利率調整幅度。其他六欄為在同一年月三項代表性市場利率的利率水準值,以及此項市場利率在此波央行利率調整期間的變動幅度。  資料顯示,三項市場利率在第一波央行利率調降期間,其水準值由一開始(2000年11月)與央行的重貼現率相當,在2003年即已掉落至重貼現率之下;之後迄今,除了在全球金融海嘯爆發的2008年年底,曾因部分銀行受海外結構債事件牽連資金周轉困難,導致隔夜拆款利率短暫超過重貼現率之外,三市場利率始終都低於重貼現率。而且拆款利率與商業本票利率二者自2006年起,經常低於重貼現率1個百分點以上。  此外,表1也清楚顯示,在每次央行利率調整期間,市場利率與央行利率的調整方向雖然一致,但是經歷過第1波利率的大幅調降之後,在前後兩波的央行利率調升期間,市場利率調升幅度都遠小於重貼現率;後兩波的央行利率調降,也引發不了市場利率作同等幅度的調降。  低利率政策的得失  根據以上央行與市場利率的變動幅度比較,吾人可以推斷,在2003年之後,除了2008年底金融海嘯肆虐的短暫期間,市場資金應該多是處於供給過剩狀態,以致市場利率低落,進而導致當央行欲引導利率上升時,市場利率欲振乏力;反之,當央行欲引導利率下降時,市場利率因已偏低,難有進一步調降空間,故亦調降無力。  央行以寬鬆的貨幣政策引導市場利率下滑,主要的目的在刺激國內投資與景氣,但是十幾年來,台灣的民間投資意願持續不振,並未因低利率而有所提高。而低利率的不利影響,除了導致資金外流、房地產價格上漲之外,也有惡化所得分配的作用(因低利率資金多由高所得者借用),而且仰賴利息收入維生者(例如退休族)之消費能力也因而下降,對民間消費產生抑制作用。  央行利率與市場利率脫節  損及政策公信力  欲紓解多年來市場資金過剩所衍生的上述幾項問題,央行透過加強發行可轉讓定期存單(尤其是1年期以上的長期存單),以及收受金融機構轉存款,即可達此目的。坊間雖多論及央行應否提高貼放利率者,但是此一措施實際上並不具實質意義。央行貼放利率只在金融機構需要向央行融通資金時才會發生作用,但是表1顯示十多年來,同業拆款利率都落在重貼現率之下,故金融機構若有融資需求。必捨央行而就同業拆款市場。過去,國人常認為央行調整貼放利率,雖然不具實質作用,但至少對其貨幣政策方向作了政策宣示。惟事實上,央行在宣布調整貼放利率之後,若未在公開市場對應以收回或釋出資金之實際動作來引導市場利率往與政策一致的方向調整,進而使市場利率調整幅度大致與央行利率相當,則央行的貼放利率調整不僅不具實質作用,宣示政策方向的意義也大打折扣,甚至可說是把央行的政策公信力也賠進去了。  專家多了解在美國聯準會調整聯邦資金利率目標區間之後,紐約的聯邦準備銀行都會忠實地透過公開市場操作,將同業拆款利率導引至新的聯邦資金利率區間。台灣的貼放利率與市場利率脫節已久,「如何」與「何時」能達到與美國聯準會類似的利率政策公信力,值得國人期待;惟此種理想狀況涉及央行利率制度之重新設計,故也期待央行努力。

  • 美國計畫用來取代Libor SOFR 近期急遽波動

    美國計畫用來取代Libor SOFR 近期急遽波動

     《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計畫用來替代Libor(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的SOFR(擔保隔夜融資利率)近來出現急遽波動。外界憂心如果波動太過突然或難以預測,恐將減損企業使用該新指標利率的興趣。  SOFR是以美國公債附買回協議市場為基礎,所設定的擔保隔夜融資利率,借貸者通常用美國公債為擔保品。根據JPMorgan指出,2018年12月31日,附買回利率曾升破6%,雖然最後回落至5.149%,但仍創下歷史高位。  投資者對此利率走勢相當關注,主要原因為附買回利率是紐約聯準銀行設計SOFR的關鍵指標。外界原本認為SOFR有機會逐步取代Libor,成為新的指標利率。  影響所及,也帶動SOFR在2018年最後一天曾跳升至3%,終場雖下滑到2.46%,不過也締造聯準會自2018年4月推出該利率指標的最高水準。  Libor不僅為銀行同業間的短期資金借貸利率,也是衡量銀行體質好壞的關鍵指標。它在2008年底曾出現飆升,引發投資者憂心金融危機可能出現惡化。  但之後媒體爆出銀行交易員透過操縱Libor進行牟利,導致Libor的公正性遭到嚴重破壞。這也促使英國主管機關從2012年起就對Libor進行嚴密監管,並決定在2021年底將不再使用該利率。  不過原本認定最可能取代Libor的SOFR,由於近來出現異常波動,也令外界憂心如果該波動難以預測,恐將減損企業使用它的興趣,並導致日後尋求Libor替代指標上會增添更多不確定性。  附買回市場的波動通常在月底、年底或現金需求較大的特定時期會出現加劇。一些分析師預期,該波動到2月底前恐還將繼續升高,主要是屆時美國舉債上限,將限制財政部發售短期債券的能力。

  • 陸14天回購利率漲幅 創5年新高

    陸14天回購利率漲幅 創5年新高

     臨近2018年年終,市場資金再度轉趨緊俏,融資利率也跟著水漲船高。根據統計,25日大陸銀行間的14天期回購加權平均利率(一般指銀行間質押債券的利率)跳漲148個基點,創下5年來最大漲幅,市場人士指出,回購利率的飆升,顯示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大陸銀行業資金面波動的問題將持續存在。  事實上,近日以來,大陸銀行的回購利率波動相當劇烈,24日市場債券回購利率先揚後抑,上午漲勢十分明顯,當日午後則整體回落。到了25日,該利率再度大漲148點,創下5年最大漲幅,但26日又再度趨穩。  銀行業者指出,從近兩日的行情來看,大陸的銀行間質押回購加權利率已開始下行。從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來看,銀行間隔夜拆款利率在25日已下行28.8個基點,7天拆款利率下行0.6個基點,兩種期限品種利差擴大至62.5個基點,而14天Shibor25日上行10個基點,7天與14天Shibor利差擴大至47.7個基點。  市場人士指出,近日銀行間回購利率明顯波動,可能與年底市場資金面局部收緊有關,但由於人行已開始向市場「放水」,如26日公告開展300億元人民幣逆回購,讓市場資金面暫時得到舒緩,從而導致銀行間回購利率回落,預料在明年農曆春節前,類似這種利率起伏的狀態將會持續一段時間。

  • 名人觀點-人幣貶值的短期原因與長期隱憂

    名人觀點-人幣貶值的短期原因與長期隱憂

     近期人民幣貶值的主要因素為強勢美元,而不在大陸本身,其對金融市場的衝擊將遞減。然而,人行因應貨幣貶值的舉措卻有自陷於所謂「三元悖論」之虞。如果美元長期走強或大陸經濟長期走疲,則人行可能必須在「推遲人民幣自由化進程」、「允許人民幣進一步貶值」與「國內利率走高」之間做出選擇。  人民幣相對美元走勢的轉折點發生在2015年8月11日的匯改。匯改前,人民幣大抵釘住美元,匯率在6.0至6.2之間狹幅游走;由於期間美元銳不可擋,人民幣因釘住美元而在非美元貨幣中獨強;2013年至匯改期間,人民幣實質有效匯率上漲超過20%。匯改之後,人行宣示將以人民幣匯率相對一籃子貨幣穩定為目標,人民幣雖仍對美元貶值,但其實質有效匯率的確在大部分時間持穩。  除強勢美元外,促使人民幣貶值的內在因素包括:1、經濟降溫使得企業加快海外投資;2、利率下降,中、美2年期公債利差已由2014年初的4個百分點下滑至目前的1.2個百分點。  2015年8月匯改以來,大陸外匯存底共減少5997億美元,其中匯損雖估計達2000億美元,但由於期間經常帳與資本帳合計仍有3298億的盈餘,故可推論期間資本外逃應在7000億美元之譜。  銀行間同業拆款利率為反映短期資金充沛程度的重要指標之一。我們發現,大陸的拆款市場在匯改前後截然不同:匯改之前,拆款利率波動劇烈,而平均水準較高;匯改之後,利率不僅較低,且幾乎沒有波動。這種「水波不興」的現象,反應的是人行只做不說的政策改變:「管價不管量」,即人行在自訂的利率水準下無條件提供流動性。人行的目的應是藉由壓低利率、融通信貸,進而維穩經濟。這可由大陸銀行資產占GDP比率不斷攀高得到印證。  所謂「三元悖論」係指:一國不可同時達到資本帳開放、固定匯率與自主貨幣政策三大目標。衡諸人行當前的舉措,其一方面未明文緊縮資金匯出規定,一方面積極干預匯市,另一方面以釋出更多通貨、支撐經濟;此一系列的做法長期似有自陷「三元悖論」之虞。  我們認為,如果美元長期走強或大陸經濟長期走疲,則人行可能必須在「推遲人民幣自由化進程」、 「允許人民幣進一步貶值」與「國內利率走高」之間做出選擇。(作者為凱基投顧總經理)

  • 人幣中間價收復6.9 節前穩中偏強

    人幣中間價收復6.9 節前穩中偏強

     人民幣中間價連續2日彈升,繼前日小漲之後,13日中間價升幅進一步擴大到232點,更收復6.9關卡開出6.8909。雖然在岸匯價最後平盤收在6.9價位,但離岸匯價則拉出一波強勁漲勢,盤中大漲超過600點,甚至一度觸及6.82,到晚間8點仍維持在6.84價位。  外匯交易員認為,大陸監理單位借美元指數偏弱時機,藉由調整中間價、盤中適度維穩等措施,引導人民幣雙向波動,評估年節前的匯價有望穩中偏強。  另有匯銀人士指出,大陸海關13日公布的進出口貿易數據偏弱,但對匯市影響有限,認為美元指數短期不振或可緩解人民幣貶值壓力,但即便刺激雙向波動劇烈,總體還是看貶。  而根據香港財資市場公會資料顯示,離岸人民幣香港同業拆借利率(Hibor)13日大多再漲。其中隔夜拆款利率拉到7.567%,大漲488.1個基點;7天利率漲至10.190%,上漲459.6個基點,3個月利率也漲至7.369%。

  • 美升息干擾 陸資金利率狂飆

    美升息干擾 陸資金利率狂飆

     美國聯準會(Fed)宣布升息1碼,儘管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接連釋放千億人民幣流動性,但市場利率依舊一路走高。  「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anghai Interbank Offered Rate,Shibor)16日公告的隔夜拆款利率就上升0.019個百分點至2.33%,創2015年4月以來新高。  Shibor是指銀行間市場的短期拆借利率,反映銀行資金的鬆緊程度;按照往例,當市場資金充足時,Shibor就會出現下跌,反之則上漲。這段時間以來,在美國升息疑慮下,Shibor不斷走高,而15日美國確定升息後,Shibor更是連兩日上漲。  數據顯示,16日Shibor隔夜拆款利率已上漲至2.33%,創近20個月以來新高;而7天期Shibor情況也差不多,同步上升0.014個百分點至2.519%,處於高點位置。其餘中長期利率品種也分別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漲。  根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有市場人士認為,由於美國2017年再度升息機率高,加上人民幣走貶和資金外流的壓力,引發大陸匯市劇烈波動。展望未來,該人士認為,當前歲末物價持續上漲,且美國升息效應持續,預計直至明年農曆春節前夕,大陸資金恐持續緊張。

  • 離岸人幣緊俏 港台拆息同飆高

     中秋假期過後,離岸人民幣資金依舊緊俏,香港離岸人民幣同業隔夜拆款利率延續上周漲勢,暴漲至23.683%,創1月以來最大升幅,一周期利率暴漲至12.446%;這波流動性問題也蔓延到台灣,19日台灣離岸人民幣同業拆款利率持續上揚,隔拆利率自節前的10%跳升至15%,創逾8個月新高。  離岸人民幣流動性在中秋假期前,就已不斷趨緊,香港離岸人民幣拆借利率不斷刷新7個月來新高,放假前一個交易日,隔夜Hibor暴漲532基點至8.1617%,一周人民幣Hibor利率也衝破10%大關。  台灣離岸人民幣同業拆款利率也居高不下,帶動人民幣定存與債券附買回(RP)利率竄升;交易員表示,14天期人民幣存款走高至7%,一周RP也在6至7%,預料資金吃緊的情勢將延續至季底。中央銀行官員也表示,香港Hibor飆升非首次,但的確可能對國銀短期資金拆借有影響。  招商證券19日發布報告指出,受到美國升息議題增溫,國際資金在上周明顯撤離新興市場;且種種跡象表明,人行上周可能在境內外市場同時行動,對人民幣匯率進行干預,這或許可以解釋近來Hibor為何明顯上升。

  • 外匯探搜-人民幣貶值憂慮﹑美國升息近程 港幣面臨夾擊

    外匯探搜-人民幣貶值憂慮﹑美國升息近程 港幣面臨夾擊

     本周美元兌港幣匯率大幅攀升至四年來高點7.8,使得港幣成為市場矚目的焦點。本月初中國央行引導人民幣兌美元走弱之後,對人民幣貶值的擔憂再起,並引發港幣拋售浪潮。市場擔心人民幣大幅貶值或促使香港金融管理局引導港幣兌美元貶值,以維持香港對其最大貿易夥伴中國內地的貿易競爭力。  除了對中國的擔憂,近期美元兌港幣走強也歸結於美元的利息收益率更具吸引力。美聯準會在去年12月加息之後,美元三個月期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LIBOR)也隨之上漲,目前相對於港幣三個月期香港銀行同業拆放利率(HIBOR)有0.23%的溢價,為2011年11月以來最高。  鑒於香港實行港幣掛鉤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投資者可能越來越多地將港幣兌換成美元,以便獲利於更具吸引力的美國利率。這很可能對近期美元/港幣發揮了推波助瀾的效果。  然而,這是一種自動平衡機制。由於進一步拋售港幣會導致其流動性下降,我們預計港幣HIBOR利率會隨著較高的美元LIBOR利率而攀升。  一旦港幣利率趨近美元利率,港幣相對美元的拋壓應會減輕。相反地,如果港幣利率超過美元利率,只要市場對香港金管局維持貨幣發行局制度的承諾抱持信心,投資者就會開始出售美元而持有港幣。  香港聯繫匯率制度 可能保持穩定  針對近期的市場波動,香港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在本周重申,無意改變聯繫匯率制度。鑒於香港金管局的信譽以及維持匯率制度的承諾,我們相信港幣兌美元匯率機制改變的可能性很低。我們認為貨幣發行局制度在未來幾年能夠承受得住潛在的針對港幣貶值的投機,一如過去數十年那樣。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金管局認為改變匯率制度將會削弱投資者信心,進而引發嚴重的資金外流,甚至給香港經濟和貨幣穩定帶來更大的威脅。此外,聯繫匯率制度的一個最重要特點是,它是一種貨幣發行局制度,而非固定匯率。  貨幣發行局制度比其他完全盯住美元的固定匯率制度要可靠得多,因為前者對其貨幣基礎要求全額準備支撐。截至2015年12月,香港官方外匯準備高達3,590億美元,遠高於其2,040億美元的整體貨幣基礎。  香港利率走高 更令人擔憂  我們認為,香港經濟的真正風險在於,在面對信貸週期和房地產見頂、內地遊客來港支出減少、本港出口疲弱以及中國經濟放緩的背景下,本地利率跟隨美國利率上升。而如果美聯準會在未來幾年採取漸進式加息,我們認為香港經濟應該能夠消化隨之引發的港幣利率逐步走高。  然而,對信貸、房地產和宏觀經濟下行的擔憂加劇,引發大量資本從香港流出,進而導致香港利率大幅高於美國利率的風險情景有可能發生。因此,我們強烈建議投資者,對香港利率走高的可能性進行避險。

  • 人行匯戰空頭 隔拆利率飆新高

    人行匯戰空頭 隔拆利率飆新高

     在中國人民銀行出手打空頭下,離岸人民幣(CNH)震盪止穩,12日即期以平盤作收,不過,人行鏖戰空頭,卻也加劇港台兩地人民幣流動性緊張。香港隔夜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放利率(Hibor)12日飆升至66.815%的歷史新高;而流動性緊張也傳導到台灣,台灣隔夜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款利率(Taibor)也飆漲至12日59.7%的史上新高。  香港作為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市場,香港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由11日的13.4%陡升至66.815%歷史新高,主要是近日人民幣在岸、離岸兩地動輒出現上千基點的的價差,特別是1月6日兩地價差竟高達1600點基點,導致投機客有機可乘,不少投資者通過離岸市場買入人民幣,再輸往大陸境內出售套利,造成銀行間離岸人民幣資金荒。  人行出手 離岸價止穩  香港財資市場公會及台北外匯市場發展基金會12日公布數據發現,除了隔夜拆款利率飆升,其他品種如1周、2周的Hibor利率也升至33.79%、28.34%的歷史新高;台灣的1周期CNT Taibor也從10.3%升至30.8%的歷史新高。  而隔夜CNH Hibor飆升至66.815%的史上天價同時,12日離岸人民幣匯率也開始由貶轉升,一度漲至6.5661元,但隨後20分鐘內又下跌超過300個基點,跌破6.60關口,但在人行干預下,最後CNH即期以平盤作收,順利止穩。  至於在岸人民幣匯率也同步快速走貶約30個基點,使得兩地價差出現逆轉,最後收盤較11日小漲72個基點。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12日則僅較前一交易日小貶2個基點,顯示人行維持「穩」基調不變。  上半年將維穩在6.6元  渣打銀行財富管理處負責人傅敏儀表示,人行透過抬高離岸人民幣同業拆款利率,墊高空頭交易成本,比如1千萬美元的空倉,每天就必須付出1.8萬美元的利息成本,就是希望能盡速解決空倉高水位的局面。  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也認為,最近離岸市場走勢,頗有「鳩占鵲巢」,搶奪「人民幣匯率定價權」,也因此人行透過控制離岸人民幣市場的供給,改變調控匯率的策略,主動引導市場,拿回人民幣主導權。市場認為今年第1季到第2季人行將「維穩」在6.6元左右,也許期間市場有波動,但預計年底前應重回去年底的價格6.56元  小 靈 通  Hibor  Hibor是香港銀行同業拆款利率的英文簡稱,是香港金融市場上,銀行與銀行同業間的拆出、借入資金的利率,銀行資金短缺,可從同業市場上借錢,有多餘的頭寸,也可在此市場拆借給同業獲得報酬,目前Hibor拆借3種幣別,分別為港幣、美元及離岸人民幣。  (郭芝芸)

  • 陸打空頭 人幣拆息飆新高

    陸打空頭 人幣拆息飆新高

    在中國人民銀行出手打空頭下,離岸人民幣(CNH)震盪止穩,12日即期以平盤作收,卻也加劇港台兩地人民幣流動性緊張,香港隔夜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放利率(Hibor)由11日的13.4%飆升至12日的66.815%,創歷史新高;台灣隔夜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款定盤利率(Taibor)也飆漲至12日59.7%的史上新高。

  • 人幣拉緊報 台港展開搶錢大戰

    人幣拉緊報 台港展開搶錢大戰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簡稱人行)上月18日出手管制境外銀行部分業務,加上年關將近不少廠商有現金需求,導致港台地本周離岸人民幣同業拆款利率與銀行定存利率同步飆升,24日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定價最高甚至來到7.917%,台資銀也祭出4.7%的高利率搶人民幣存款,年關前,一場台港兩地搶人民幣大戰,已經展開。  這股人民幣資金拉「緊」報的現象,由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開始,最早起因主要是因為人行於11月中宣布,管制部分境外人民幣清算行及參加行,透過境內銀行間進行人民幣帳戶融資和債券回購交易,當時就曾一度使香港銀行同業拆款市場利率飆到6%,台灣銀行業定存方案,也同樣飆升到4%,遠高於中國銀行台北分行提供台資銀轉存的利率。  流向美元 人幣資金降  據香港財資市場公會公布數據顯示,24日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最高品種就是1周期、2周期的利率分別飆至7.917%、7.48%,23日甚至一度飆到8%。  如今,年關將近,民營銀行業者認為,可能有些銀行人民幣資金水位不夠、企業客戶端又有人民幣資金需求,加上在岸、離岸人民幣價差遲遲未縮窄,仍有套利空間,因此祭出短期高利的優惠專案吸引資金上門。  此外,台灣人民幣存款餘額此前也受到人民幣走貶影響,連續5個月出現負成長趨勢,不少民眾將到期的人民幣定存轉為美元定存,導致部分銀行人民幣資金水位下降,台資銀不得不提高人民幣定存利率攬存。  兆豐1個月定存4.7%  以兆豐、台銀為例,12月15日當天兆豐1個月人民幣定存利率為4.3%、台銀為4%,但時隔一周,兆豐銀的1個月人民幣定存利率已攀升至4.7%,而外銀如星展、花旗也紛紛祭出4%、3.58%的優惠利率,暴露出台資銀也缺人民幣。  不過,我中央銀行官員認為,除了季節性因素之外,可能個別銀行對資金的需求度不同,且台灣人民幣市場與香港人民幣拆借市場有一定程度上的連動性,因此香港利率升,難免會影響到台灣市場利率。  其他未跟進的銀行業者認為,由於之前利用百元小額理財來吸引小資族存人民幣,且利率也多優於新台幣與美元的利率,因此該行人民幣水位在目前階段未受到影響。

  • 瑞士央行周四決議維持利率不變

    瑞士央行周四決議維持利率不變,依然為負,並表示有持續干預匯市,以遏止瑞士法郎升值。  瑞士央行將活期存款利率維持在-0.75%,亦即商業銀行存於央行的準備金超過某一門檻,將收取隔夜費用。而3個月期倫敦銀行同業拆款利率(LIBOR)目標區間依然維持在介於-1.25%與-0.25%之間。

  • 看貶歐元 鴻海發2億歐債

     去年營收跨過4兆元天險的鴻海,不單本業很會賺,在財務操作上也很有一套;昨(4)日鴻海搶在所有台商之前,發行3年期、2億歐元債券,似有意搶搭歐元直直落順風車,尋求更低的成本融資管道。  歐洲央行QE即將在3月啟動,歐元匯率疲弱不振,加上超低利率,近來中資企業興起一股發歐元債的風潮;不過,著眼於亞洲市場對歐元債券的需求有限,發行人要成功發行的難度較高,目前成功發行的中資企業,十家都不到。  不讓中資企業專美於前,鴻海昨日也宣布加入發行歐元債券的行列。鴻海昨晚公告,旗下百分百持股的子公司Foxconn (Far East)Limited,為募集資金,擬以鴻海提供擔保的中期債券平台(EMTN)發行總額合計歐元2億元之普通公司債,期間為3年期,以固定年利率1.076%計價發行。  法人指出,由於時值歐元匯率低檔期,再加上歐洲銀行利率也低,發歐元債的成本遠比美元債划算,以年息計,至少低1%,再加上鴻海在歐洲原本就有投資,市場知名度不低,發債的難度相對較低。  事實上,鴻海趕在雙率低檔發債,尋求低成本融資管道,這已不是第一次,早在前年3月鴻海就曾代子公司Foxconn(Far East)公告,以公司提供擔保的中期債券平台(EMTN),發行總額140億日圓的無擔保普通公司債,期間為3年期加計1天。其中,以固定利率1.28%計價,發行100億日圓;另以浮動利率計價3個月期倫敦金融同業拆款利率(Libor)加計1.10%,發行40億日圓,那次也是鴻海首度以日圓發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