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吐蕃的搜尋結果,共14

  • 被貧窮限制想像!西藏出土千年黃金挖耳勺 網驚:太奢侈

    被貧窮限制想像!西藏出土千年黃金挖耳勺 網驚:太奢侈

    大陸西藏文物保護研究所近日公布了拉薩市當雄墓地考古挖掘的成果,出土文物包含了金銀器、青金石、漆器殘片、石製品等,其中一件「雄獅鳥紋金耳勺」因為奢華的用材、造型和歷史背景等因素受到大量關注,讓網友們感嘆驚呼:「有錢人連挖耳勺都是黃金的」。 根據陸媒報導,由西藏自治區文物保護研究所主持搶救性的挖掘為期近5個月,在吐蕃時期高等級墓葬中出土了金銀器、青金石、瑪瑙、珊瑚、綠松石、玉石、珍珠等飾件,以及陶器、銅器、鐵器、漆器殘片、石製品等,此外還有90多顆石圍棋子,代表當時吐蕃的文化活動和中原唐朝文化關係密切。 其中還有一件「雄獅鳥紋金耳勺」備受關注,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教授張建林認為,金耳勺的造型和裝飾紋樣都有著明顯的唐朝風格,「比如說金耳勺的柄部是朱雀,這個朱雀在唐代兩京地區,金銀器還有石刻的線刻紋樣上都出現跟它比較相類似的」。 許多網友看到新聞後都感到驚奇,對於挖耳勺奢華的用材忍不住感嘆:「這是挖耳勺?太奢侈了」、「不得了了,有錢人連耳勺都是黃金做的」、「有錢人一定也用金鋤頭」、「天哪!貧窮限制了想像,那個年代!挖耳勺都是黃金的!」、「這耳朵真是太金貴了」。 吐蕃是7世紀初到9世紀中葉,由古代藏族在青藏高原建立的政權,唐代貞觀15年(西元641年)文成公主遠嫁吐蕃,成為吐蕃贊普松贊干布的王后,並把各種大唐的生產技術帶入,公主在吐蕃生活了近40年後,於唐朝永隆元年(西元680年)去世。

  • 兩岸史話-吐蕃喇嘛 鼓勵皇族參與性儀式

    兩岸史話-吐蕃喇嘛 鼓勵皇族參與性儀式

     明朝排斥蒙古人所大力支持的吐蕃喇嘛教,代之以中原的儒、道思想和傳統。明朝試圖恢復蒙古人的貿易體系,但功虧一簣,此後即下令燒毀出海船隻,禁止百姓出國,且耗費巨資建造高大新城牆,將中國百姓鎖在國內,將外國人阻隔於外。生活於東南亞諸港的成千上萬名華人,因此流落異鄉,有家歸不得。  統治中國的蒙古可汗,與漢人子民愈來愈隔閡,又無力遏止瘟疫蔓延,於是轉而在吐蕃喇嘛的宗教世界裡尋求慰藉。喇嘛鼓勵他們擺脫外在塵世虛幻的紛擾,轉而進行有助於提升個人靈魂的事。喇嘛讓蒙古皇族相信,每釋放一名犯人,就多一分福報,來世就能過得更好;結果很快的,釋囚一事大為盛行。  紙鈔已形同廢紙  釋囚儀式荒誕,且不只一種,作法之一乃是由朝中喇嘛著皇后御服,乘黃牛出宮門,然後如鳥兒放生般釋放囚犯。  吐蕃喇嘛提倡他們密教新的修行方式,主張透過兩性交歡來得到解脫。這宗教運動不只以真人真槍實彈表演性愛技術,且鼓勵皇族參與精心設計的性舞蹈和性儀式,而性儀式的焦點,就在大汗本人在喇嘛們眾目睽睽下熱情參與性愛演出。荒淫無度的傳言,性儀式的神祕,加深了漢人對元朝朝廷的猜忌和懷疑。漢人開始懷疑吐蕃僧在宮中以活人為祭,以延長皇帝壽命,保住搖搖欲墜的皇朝。  統治中國的蒙古人專心於求道、巫山雲雨之時,皇城內宮外的社會已經土崩瓦解。社會瓦解的最有力徵兆,或許就從蒙古統治者已無力掌控他們所辛苦、精心建立的貨幣體制可以看出。使用紙鈔的經濟體原則已經證明,其複雜與難以預期已超乎朝中官員的認知,鈔幣體系漸趨失控且加速惡化。人民對紙鈔的信心降低,造成紙鈔價值下降,銅價、銀價則隨之攀升,元朝治理的無力顯露無遺,通貨膨脹得非常厲害,到了一三五六年,紙鈔已形同廢紙。  在波斯和中國,蒙古政權的覆滅來得非常快,分別在一三三五和一三六八年。波斯伊兒汗國的蒙古人,不是被殺害,就是被他們統治的眾多波斯人同化。在中國,大汗妥懽帖睦爾(Togoon Tumur,即元順帝)帶著約六萬蒙古人北逃以避大明叛軍,留下約四十萬蒙古人。  這些蒙古人或遭俘而遇害,或為漢人所同化;僥倖逃回蒙古者,重拾傳統的游牧生活,彷彿一二一一至一三六八年入主中國這段期間,只是待了較久的一次南方避暑行程。俄羅斯的金帳汗國分裂為數個小汗國,蒙古人在此的勢力日漸衰落,但直到四百年後蒙古政權才完全覆滅。在如此漫長的互動中,蒙古人與其突厥盟友相融合,形成數個自成一體的突厥-蒙古族,這些族群自認不同於人數更多的斯拉夫民族,各族間也各自保有自己的民族認同。  蒙古帝國四分五裂  推翻蒙古人統治後,明朝皇帝下令禁止漢人著蒙古服飾,禁止漢人小孩取蒙古姓,禁止遵行其他外族習俗。為復興漢人的治國原則和社會生活,明朝統治者有計畫的廢除蒙古人的許多政策和制度。他們驅逐受蒙古人鼓勵而定居中國的穆斯林、基督徒、猶太商人,而且完全禁用施行失敗的紙鈔,恢復金屬貨幣,重重打擊了蒙古人所立下的商業制度。明朝排斥蒙古人所大力支持的吐蕃喇嘛教,代之以中原的儒、道思想和傳統。明朝試圖恢復蒙古人的貿易體系,但功虧一簣,此後即下令燒毀出海船隻,禁止百姓出國,且耗費巨資建造高大新城牆,將中國百姓鎖在國內,將外國人阻隔於外。生活於東南亞諸港的成千上萬名華人,因此流落異鄉,有家歸不得。  為免都城再遭蒙古人入侵,明朝最初定都在南方的南京,漢人氣息較濃厚的地方。但在大部分人民的心態和作為上,中國一統時期的治理與北方的舊都城密不可分,明朝只得又遷都回北方的元朝都城汗八里。明朝將該城改頭換面,去除蒙古人所遺留的痕跡,以自己的風格建了新皇宮。此後,此城名稱多次變動,但除了短暫例外,今日名為北京的這座城市一直是中國的首都,而今日中國的國界和元朝時差不多。  一個接著一個國家的當地民族造反,推翻蒙古統治者,政權一一落入本土菁英人士手中。高麗、俄羅斯、中國重歸本土王朝統治時,穆斯林地區卻經歷了更為曲折的轉變,才擺脫蒙古人的統治。歷來以商人、中間人、銀行家、收發貨人、商隊駱駝客身分,居間聯繫亞、歐的阿拉伯人,並未在蒙古勢力衰退後,重新接管穆斯林地區;因為在這地區誕生了一種混合的新文化,此種文化結合了突厥-蒙古族軍事制度,以及伊斯蘭的法律制度、波斯的古老文化傳統。東穆斯林世界有了自成一體的新文化,在這文化下,他們仍可以是穆斯林,但不必受他們所絕不願再忍受的阿拉伯人宰制。土耳其的鄂圖曼帝國、波斯的薩非王朝(Safavid)、印度的蒙兀兒王朝之類新王朝,有時又稱「火藥帝國」(Gunpowder Empire)。因為這些王朝,主要倚賴經大幅革新過的蒙古武器、以騎兵和武裝步兵為基礎的軍隊、火器,來迎擊外敵,或許更重要的是,以其來牢牢控制國內的多元民族,維持政權穩定。  儘管商業體系因鼠疫而瓦解,儘管叛亂四起,蒙古帝國隨之四分五裂,但就連叛亂者似乎都不願讓這老帝國完全消失。新統治者固守名存實亡、徒具形式的舊體制,以賦予自己統治地位的正當性。在內部結構已然瓦解而蒙古人已全數離去之後,蒙古帝國的空殼依舊維持了許久。  明朝統治者將蒙古人對人民生活的影響排除之後,開始費心尋找元朝的傳國玉璽,且繼續使用蒙古語為外交語言,使之不致和過去脫節。(待續)

  • 草原霸主成吉思汗──吐蕃喇嘛 鼓勵皇族參與性儀式(四)

    統治中國的蒙古可汗,與漢人子民愈來愈隔閡,又無力遏止瘟疫蔓延,於是轉而在吐蕃喇嘛的宗教世界裡尋求慰藉。喇嘛鼓勵他們擺脫外在塵世虛幻的紛擾,轉而進行有助於提升個人靈魂的事。喇嘛讓蒙古皇族相信,每釋放一名犯人,就多一分福報,來世就能過得更好;結果很快的,釋囚一事大為盛行。 紙鈔已形同廢紙 釋囚儀式荒誕,且不只一種,作法之一乃是由朝中喇嘛著皇后御服,乘黃牛出宮門,然後如鳥兒放生般釋放囚犯。 吐蕃喇嘛提倡他們密教新的修行方式,主張透過兩性交歡來得到解脫。這宗教運動不只以真人真槍實彈表演性愛技術,且鼓勵皇族參與精心設計的性舞蹈和性儀式,而性儀式的焦點,就在大汗本人在喇嘛們眾目睽睽下熱情參與性愛演出。荒淫無度的傳言,性儀式的神祕,加深了漢人對元朝朝廷的猜忌和懷疑。漢人開始懷疑吐蕃僧在宮中以活人為祭,以延長皇帝壽命,保住搖搖欲墜的皇朝。 統治中國的蒙古人專心於求道、巫山雲雨之時,皇城內宮外的社會已經土崩瓦解。社會瓦解的最有力徵兆,或許就從蒙古統治者已無力掌控他們所辛苦、精心建立的貨幣體制可以看出。使用紙鈔的經濟體原則已經證明,其複雜與難以預期已超乎朝中官員的認知,鈔幣體系漸趨失控且加速惡化。人民對紙鈔的信心降低,造成紙鈔價值下降,銅價、銀價則隨之攀升,元朝治理的無力顯露無遺,通貨膨脹得非常厲害,到了一三五六年,紙鈔已形同廢紙。 在波斯和中國,蒙古政權的覆滅來得非常快,分別在一三三五和一三六八年。波斯伊兒汗國的蒙古人,不是被殺害,就是被他們統治的眾多波斯人同化。在中國,大汗妥懽帖睦爾(Togoon Tumur,即元順帝)帶著約六萬蒙古人北逃以避大明叛軍,留下約四十萬蒙古人。 這些蒙古人或遭俘而遇害,或為漢人所同化;僥倖逃回蒙古者,重拾傳統的游牧生活,彷彿一二一一至一三六八年入主中國這段期間,只是待了較久的一次南方避暑行程。俄羅斯的金帳汗國分裂為數個小汗國,蒙古人在此的勢力日漸衰落,但直到四百年後蒙古政權才完全覆滅。在如此漫長的互動中,蒙古人與其突厥盟友相融合,形成數個自成一體的突厥-蒙古族,這些族群自認不同於人數更多的斯拉夫民族,各族間也各自保有自己的民族認同。 蒙古帝國四分五裂 推翻蒙古人統治後,明朝皇帝下令禁止漢人著蒙古服飾,禁止漢人小孩取蒙古姓,禁止遵行其他外族習俗。為復興漢人的治國原則和社會生活,明朝統治者有計畫的廢除蒙古人的許多政策和制度。他們驅逐受蒙古人鼓勵而定居中國的穆斯林、基督徒、猶太商人,而且完全禁用施行失敗的紙鈔,恢復金屬貨幣,重重打擊了蒙古人所立下的商業制度。明朝排斥蒙古人所大力支持的吐蕃喇嘛教,代之以中原的儒、道思想和傳統。明朝試圖恢復蒙古人的貿易體系,但功虧一簣,此後即下令燒毀出海船隻,禁止百姓出國,且耗費巨資建造高大新城牆,將中國百姓鎖在國內,將外國人阻隔於外。生活於東南亞諸港的成千上萬名華人,因此流落異鄉,有家歸不得。 為免都城再遭蒙古人入侵,明朝最初定都在南方的南京,漢人氣息較濃厚的地方。但在大部分人民的心態和作為上,中國一統時期的治理與北方的舊都城密不可分,明朝只得又遷都回北方的元朝都城汗八里。明朝將該城改頭換面,去除蒙古人所遺留的痕跡,以自己的風格建了新皇宮。此後,此城名稱多次變動,但除了短暫例外,今日名為北京的這座城市一直是中國的首都,而今日中國的國界和元朝時差不多。 一個接著一個國家的當地民族造反,推翻蒙古統治者,政權一一落入本土菁英人士手中。高麗、俄羅斯、中國重歸本土王朝統治時,穆斯林地區卻經歷了更為曲折的轉變,才擺脫蒙古人的統治。歷來以商人、中間人、銀行家、收發貨人、商隊駱駝客身分,居間聯繫亞、歐的阿拉伯人,並未在蒙古勢力衰退後,重新接管穆斯林地區;因為在這地區誕生了一種混合的新文化,此種文化結合了突厥-蒙古族軍事制度,以及伊斯蘭的法律制度、波斯的古老文化傳統。東穆斯林世界有了自成一體的新文化,在這文化下,他們仍可以是穆斯林,但不必受他們所絕不願再忍受的阿拉伯人宰制。土耳其的鄂圖曼帝國、波斯的薩非王朝(Safavid)、印度的蒙兀兒王朝之類新王朝,有時又稱「火藥帝國」(Gunpowder Empire)。因為這些王朝,主要倚賴經大幅革新過的蒙古武器、以騎兵和武裝步兵為基礎的軍隊、火器,來迎擊外敵,或許更重要的是,以其來牢牢控制國內的多元民族,維持政權穩定。 儘管商業體系因鼠疫而瓦解,儘管叛亂四起,蒙古帝國隨之四分五裂,但就連叛亂者似乎都不願讓這老帝國完全消失。新統治者固守名存實亡、徒具形式的舊體制,以賦予自己統治地位的正當性。在內部結構已然瓦解而蒙古人已全數離去之後,蒙古帝國的空殼依舊維持了許久。 明朝統治者將蒙古人對人民生活的影響排除之後,開始費心尋找元朝的傳國玉璽,且繼續使用蒙古語為外交語言,使之不致和過去脫節。(待續)

  • 西藏驚見吐蕃摩崖石刻造像

    西藏驚見吐蕃摩崖石刻造像

     西藏昌都市察雅縣境內的察芒公路在建設時,意外被工人挖出若干吐蕃時期的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遺存,該批造像不僅分布在近10公尺長的4個轉角崖面,更採用陰線鑿刻法。  察雅阿孜鄉因為察芒公路工程,意外發現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遺存。此次發現的「摩崖石刻造像」位在察雅縣阿孜鄉北方約8公里的勒布曲和色曲交匯處,且臨於勒布曲河右岸阿覺查納山嘴崖面,造像多布於近10公尺長的4個轉角崖面。  當地考古專家表示,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題材多是佛與諸菩薩,並採用陰線鑿刻法。若依其造像風格、特徵,藏文題記和藝術元素觀察,此次發現的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創作年代約在西元9世紀。  「發現這批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不僅讓我們找到察雅縣南部、芒康縣北部區域的吐蕃王朝時期石刻文化連結。」西藏自治區文物保護研究所考古專家夏格旺堆補充,這同時也表明高海拔區域的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正好是南北交通的節點,可進一步擴大西藏乃至青藏高原東部區,吐蕃時期造像的分布空間。  夏格旺堆表示,這次發現也為推動、深入吐蕃佛教藝術、藏東地方歷史、吐蕃交通史等面向的研究,提供珍貴的第一手資料。  目前昌都市文化局(文物局)已在第一時間保護文物,並要求施工單位停止對「發現摩崖石刻造像處」開採石料。

  • 陸最大吐蕃墓葬群 漢藏文明金字塔

    陸最大吐蕃墓葬群 漢藏文明金字塔

     千年前,青海都蘭曾是吐谷渾王國的繁華都城,現在都蘭縣熱水鄉聚集中國最大的吐蕃墓葬群,被稱為「漢藏文明金字塔」,出土大量古代中原、吐蕃及吐谷渾文物;血渭一號大墓是最大的一座,出土文物包括絲綢、古藏文木片、錢幣、金飾及700多具陪葬動物遺骸。  考古學家表示,血渭一號墓坐北朝南,高33公尺,東西長55公尺,南北寬37公尺,外觀像「金」字,被稱為「東方金字塔」,與後方的2條山脈構成「雙龍戲珠」之勢。內部的形制仿漢族,以前、後室及左、右耳室組成,與北京大葆台漢墓極為相似;但墓室最下方是3層用泥石混合夯成的石砌圍牆,上面每隔1公尺左右,就有一層排列整齊、橫穿塚丘的柏木平台,計有9層之高,當地民眾因而稱該墓「九層妖樓」。  專家表示,墓中使用的是克措古柏,成長緩慢,約需百年才能長成可用之材,可見當地在西元313年至663年、吐谷渾統治時期,是綠樹成蔭的都城。  出土文物中,有350多件、130多種絲綢殘片,112種是唐朝絲綢,18種是中亞、西亞製造,其中1件織有「偉大的王中之王」字樣的織品,是全球目前唯一一件8世紀波斯文字錦;墓中還有各國錢幣,如開元通寶、東羅馬金幣、波斯銀幣等,證明都蘭當時是西元6世紀到9世紀初、古絲路的重要幹道「唐蕃古道」的中樞。

  • 西藏古籍普查 首度發現吐蕃國王御經

    西藏自治區古籍保護中心日前在全區古籍收藏單位普查登記過程中,首次發現吐蕃贊普(即吐蕃國王)曾使用過的「御經」(古籍經書),手寫字體與作者署名與敦煌文獻內容極為相似。 根據史料記載,吐蕃為青藏高原第一個政權,統治西藏時間約從西元629年至877年。而吐蕃王朝最高統治者則稱作「贊普」。 中新社引述西藏自治區古籍保護中心負責人邊巴次仁表示,這是啟動普查登記工作以來,發現距今年代最久遠、保存最完整的古籍經書。 報導指出,中國大陸針對西藏古籍的普查保護工程於2010年啟動,西藏古籍收藏單位數量約千餘家,覆蓋全西藏2地5市、74個縣以及1600多座寺廟。 邊巴次仁表示,普查專家在山南市隆子縣仲卡曲果寺開展古籍普查登記工作時,發現這所寺院收藏有距今已逾千年之久的「御經」。 他表示,根據包經布、夾板的材質以及經書的內容斷定該經書為吐蕃時期贊普專用的御經。這套經書一共有五部,歷經千年能保存如此完好,實屬不易。 此外,研究人員發現,這套經書內部部分藏文手寫字體以及作者署名與敦煌文獻內容極其相似相同,這項發現可為研究相關歷史提供文獻資料,具有重要的學術研究價值。 目前,這五部御經由該寺廟的專人保管,古籍中心下一步將對御經進行數位化管理,屆時,遊客或研究人員均可通過西藏自治區圖書館電子閱覽設備進行瀏覽。1060106

  • 大唐公主和親嫁四任可汗 立大功最終客死他鄉

    史籍中關於漢族公主歷嫁兩輩、數任外番國王或可汗的例子,不勝枚舉。唐朝的咸安公主也先後嫁給四任回鶻可汗;不過,前三任丈夫是親祖孫三代,最後一任是以前的臣屬。咸安公主(?—808),唐德宗李適的八女兒,生母不詳,雖然不是嫡出,但她卻是李適的親生骨肉,是大唐名副其實的正牌公主。 唐德宗即位時,國力衰弱,邊境不寧,北有傲慢不遜的回紇,西有不斷宼掠的吐蕃,大唐帝國一度陷入困境。期間,回紇可汗「屢求和親,且請婚,上未之許」。與此同時,吐蕃也多次侵犯唐朝,貞元三年(787)五月的「平涼劫盟」事件,就讓大唐朝野為之震動。 九月,回紇趁亂再次請求和親。回紇要女人,吐蕃搶地盤,北、西邊境兩頭吃緊,焦頭爛額的唐德宗詔令咸安公主和親回紇,借助回紇的力量牽制吐蕃,以夷制夷。對這樁期待已久的婚姻,回紇武義成功可汗「使使者獻方物」,顯得非常有誠意。為此,唐德宗也命人「齎公主畫圖賜可汗」。 貞元四年​​(788)十月,回紇宰相等率眾千餘人抵達長安迎親,武義成功可汗也上書唐德宗說:「昔為兄弟,今婿,半子也。陛下若患西戎,子請以兵除之。又請易回紇曰回鶻,言捷鷙猶鶻然」。唐德宗喜悅之餘,冊封武義成功可汗為長壽天親毗伽可汗,咸安公主為智惠端正長壽孝順可敦。 然而,不幸卻接踵而至;一年後,長壽天親可汗病逝,其子忠貞可汗繼立。按照回紇奇異的「收繼婚」制度,即「父兄伯叔死,子弟及侄等妻其後母」的北方少數民族風俗,咸安公主又和忠貞可汗結為夫妻。三個月後,忠貞可汗被毒死,其子奉誠可汗繼立。按照風俗,奉誠可汗又娶咸安公主為妻。 五年後奉誠可汗去世,無子,宰相骨咄祿被大唐冊立為懷信可汗,咸安公主再次換了丈夫。對此,《新唐書·回紇傳》稱「主歷四可汗」。從貞元四年到十一年,不到八年的時間內,咸安公主先後嫁給長壽天親、忠貞(長壽天親之子)、奉誠(忠貞之子)、懷信。 為了解父之憂、邊境安寧、臣民安居,咸安公主不惜犧牲自己的青春和愛情,毅然衝破漢族女子從一而終、寡婦守節的婚姻束縛,這種深明大義、委曲求全的精神,發生在一個受儒家思想和倫理觀念熏陶多年的公主身上,著實讓人敬佩。事實上,咸安公主也確實不辱使命。此次和親,不僅使唐朝爭取到回鶻這個彪悍善戰的「親密戰友」,同時也扭轉一百多年來唐朝與吐蕃交戰失利的被動局面。 貞元七年(791),吐蕃再次犯唐時,回鶻奉誠可汗「遣使獻敗吐蕃、葛祿於北庭所捷及其俘畜」,奪回北庭都護府,吐蕃遇到空前大敗。此後,回鶻多次挫敗吐蕃,吐蕃逐步衰落,再也無力對唐朝發動大的進攻。從戰略實效上來看,咸安公主無疑是唐朝功勞最大的和親公主。 咸安公主對於維護雙方的等價絹馬貿易,功不可沒。回鶻以曾助唐平定叛亂有功為恃,「以馬一匹易絹四十匹」,馬價明顯高於市場價格,回鶻馬成為唐朝財政上的一大沉重負擔,以至於「朝廷甚苦之」。後來,馬絹交易趨於平等,這無疑是咸安公主出面周旋的結果。 咸安公主先後經歷三次「收繼婚」風俗的折磨,可以說她把一切都獻給唐朝與回鶻的和親友好。元和三年(808)二月,咸安公主死後改封燕國襄穆公主,葬於回鶻,是唐朝唯一一位沒有落葉歸根的正牌公主。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被逼和親?文成公主竟過這種生活

    不論是課本上還是史書中,對於文成公主下嫁松贊干布一事的記載,都說是大唐王朝的特別恩典,這顯示了中原文明威服四夷的風範。但是,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文成公主婚後的生活是怎樣的呢?貞觀八年,松贊干布向大唐提出和親要求,想借此加強與中原往來,從而獲取各方面的利益。 但此時的唐太宗,其實根本就瞧不起吐蕃這個蠻夷國家,於是斷然拒絕,松贊干布遭拒後勃然大怒,出兵攻打受大唐庇護的吐谷渾,大唐因為無力庇護自己的藩屬,所以只好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然而松贊干布仍不甘心,四年之後,又再次揮師攻入大唐本土。唐太宗儘管心裡不願意,但迫於當時的形勢,也只好做出讓步,並將文成公主乖乖送出。 在松贊干布的軟硬皆施下,唐太宗最終還是送出文成公主,這一行為無疑令大唐的人們感到面上無光。於是史官們在記錄這件事時,需要竭力淡化這場和親的「被迫性」,同時還大肆吹捧文成公主入藏後的地位和影響,試圖營造出大唐公主在番邦擁有著崇高地位、眾蠻夷皆景仰敬愛的假像。然而這幕虛假歷史,卻被歷代史官們心照不宣地沿用。 事實上,文成公主入藏多年,一直無子無寵,地位平庸甚至就如丫鬟般地伺候松贊干布的飲食起居,與那個史書中高高在上、雍容高貴、深受吐蕃人敬重的國母形象實在是大相徑庭。文成公主婚後的生活十分不幸,孤身一人在遙遠的番邦生活了40年,卻守了31年的寡,將所有的青春年華都埋沒在這個雪域高原之中。 松贊干布去世前的9年之中,年事已高的松贊干布,竟還有6個有名分的女人,沒有名分姬妾的更是多不勝數,從中也可以看出,他能顧及文成公主多少?文成公主嫁給松贊干布9年,卻只有3年產生交集,大部分的時間都被冷落遺忘,顯然談不上受寵。 雖然文成公主當時的陪嫁豐厚,不僅有大量財物,還有大批工匠,為吐蕃引入了先進的農業、手工業生產技術,但根據敦煌文書的記載來看,吐蕃人把這些視作唐朝畏懼吐蕃兵威前來乞和的貢物。由此可見,大唐當初同意和親,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只不過許多撰史者強撐面子,硬是把示弱說成示恩,可無論說法如何言之鑿鑿,都無法改變真實的歷史。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為什麼吐蕃專挑強盛唐朝打 唐朝卻不滅他?

    為什麼吐蕃強盛時期不去佔領恒河流域,而是專挑唐朝打,以至於佔領了河西走廊?據說當時的吐蕃軍隊最多的時候有70萬,而且吐蕃是同時向西對阿拉伯帝國作戰,向東對唐帝國作戰,結果吐蕃東西兩線開弓,打的唐朝節節敗退大非川,青海湖,一場場敗仗打下來,唐軍十萬十幾萬的被殲滅。後期經過唐朝的戰略部署,開始挽回局面,把吐蕃逼到以通婚來求和。 7~9世紀時,古代藏族建立的政權,是一個位於青藏高原的古代王國,由松贊乾布到達磨延續兩百多年,是西藏歷史上創立的第一個政權。吐蕃史(6世紀至9世紀)是藏族歷史上的一個重要階段,高原上的各部在吐蕃王朝的統一下,凝聚成為強大的勢力、並走出封閉的內陸高原。吐蕃王朝的建立,打破高原的沉寂,藏族社會第一次出現勃勃生機。原來各自為政,分散、孤立發展的局面被改變,通過制度、法律、驛站等建設,一個個小邦政權或部落聯盟得到整合。 由於內部人口流動,社會交往面的擴大,推動語言及整個文化層面上的相互溝通,又實現文化上的整合。吐蕃時代,族群的認同感加強,藏族開始壯大。吐蕃社會生產以農、牧業為主。農作物有青稞、小麥、蕎麥等;牲畜有犛牛、馬、駝、羊等。有燒炭、冶鐵、製膠、毛織等手工業。冶鐵有較高水平,能在江面上架設鐵索橋。吐蕃時期的碑銘、木簡、文書、經卷等,尚有大量保存至今,是研究吐蕃社會、歷史的寶貴資料。吐蕃王朝崩潰後,宋朝、元朝和明朝初年的漢文史籍仍泛稱青藏高原及當地人民為「吐蕃」或「西蕃」。 吐蕃政權的建立,一開始在唐太宗時期,因當時建國不久國力不強,吐蕃就入侵唐朝被唐朝打敗,最後逼得吐蕃向唐朝求和,進貢稱臣,多次要求和親。後來才有文成公主入藏。而當時唐朝疆域遼闊,西部地區又人口少,運輸軍糧不方便,對吐蕃動兵,耗費國力大。吐蕃本身當時軍事能力較強,又有地形優勢。 他們對唐朝又不是堅決對立的,就是有機會時,會入侵占點小便宜,所以唐朝一直是容忍他們存在。但是少數民族政權與唐朝為敵,和與唐朝關係更加惡劣的還有好多,所以唐朝當然優先對付那些對唐朝威脅更大的勢力,吐蕃就先暫時性的談和停戰,和平共處。 唐朝前期的擴展,使得唐朝比隋朝的疆域大上一倍多,但是人口卻比隋朝少,唐朝對外擴張,經濟上已經不能滿足軍事上的擴張。沒有人口就沒辦法收到賦稅,那些地方又不產糧食,布帛,軍隊的所有物質都要從中土運輸,古代運輸全靠人力,困難可想而知。因此對外的擴張疆域,反而耗盡唐朝的國力。所以到了唐玄宗時,軍事已經不再擴張;所以不滅吐蕃,是因為滅吐蕃唐朝得不到太大好處,反而要加重唐朝的負擔。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她16歲遠嫁吐蕃 卻被評為唐朝最賠本和親

    文成公主,唐朝宗室女。祖籍山東濟寧(今任城),漢名無記載,其父史書也未記載,多猜測為郡王李道宗。李道宗是唐高祖李淵的堂侄,因戰功顯著被封為任城王,他的女兒就出生在任城。松贊乾布是藏族歷史上的英雄,他統一藏區,成為藏族的讚普(君主),建立吐蕃王朝。 西元640年,他遣大相祿東贊至長安,獻金5000兩,珍玩數百,向唐朝請婚。唐太宗將年僅十六歲的文成公主下嫁於松贊乾布。西元641年,唐太宗讓李道宗護送文成公主踏上前往吐蕃和親的道路。和親的隊伍選在冬天出發,看似有違常理,實則很有道理。李道宗一行,由長安經隴南、青海,到達西藏要花一個多月,途中要經過幾條水流端急的河,河在冬季結冰後好通行。如果不在冬季出行,送親隊伍便無法過河。 當送親隊伍到達河源時,松贊乾布也恰好到此迎接,還向李道宗行子婿大禮。送親隊伍到達吐蕃首府邏些城(今拉薩)時,松贊乾布為文成公主舉行了盛大的婚禮,邏些城的百姓​​都為此歡呼。松贊乾布非常喜歡賢惠多才的文成公主,專門為文成公主修建布達拉宮,後來毀於雷電、戰火。17世紀時,經歷兩次擴建,才有今天的規模。布達拉宮至今保存著大量壁畫,其中有些壁畫就是講文成公主與松贊乾布的故事。 松贊乾布為拉近與文成公主的關係,還脫下傳統的皮裘,穿上唐裝,還努力地學習漢語,夫妻倆生活的很幸福。吐蕃人有一個習俗:用赭色土塗在臉上辟邪。文成公主到達吐蕃後,通過長期實踐和觀察,覺得這種習俗,不僅不會辟邪還不衛生,人塗上之後還影響美觀。當文成公主向松贊乾布說明後,松贊乾布便廢掉了這個習俗。習俗廢掉之初,人們還很不習慣,時間長了之後人們發現,不在臉上塗土,既美觀又大方,漸漸接受了這個改變。 文成公主嫁給松贊乾布之後一直用自己的柔情對待丈夫,她的一些建議松贊乾布都會採納。文成公主雖得松贊乾布寵愛,但她從不干政,政事上她只給建議,為此吐蕃大臣也十分稱讚她。唐太宗去世後,唐高宗即位,松贊乾布上書唐高宗:「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當勤兵赴國除討。」還獻上十五種珠寶,請代置太宗靈前,藉以表達哀思。唐高宗為此十分感動,封他為賓王,賜給他三千段彩帛,還將他的石像列在昭陵前,以示褒獎。 松贊乾布去世後,他的孫子即位為贊普,因太過年幼,國事多由祿東贊管理。不久祿東贊也去世,他的兒子欽陵繼承父位做了大相。這時吐蕃與鄰邦士谷渾關係惡化,他們都向唐高宗上書請求評判,而唐高宗又遲遲不下定論。欽陵便按捺不住,起兵擊潰土谷渾。這一舉動卻觸犯唐朝的威嚴,唐高宗認為在他還沒有做出決定之前,吐蕃就擅自動用武力,根本不把唐朝放在眼裡。因此在西元670元年,派薛仁貴督師討伐吐蕃。 薛仁貴的軍隊在大非川一帶被吐蕃軍隊打得一敗塗地,此後吐蕃便不再臣服唐朝,連年舉兵進犯唐朝邊境。唐朝派大軍長駐洮河鎮守,以防吐蕃軍隊的騷擾,雙方陷入敵對局面,吐蕃成為唐王朝始終無法解決的最大敵人。文成公主的和親,也被評為唐朝史上最賠本的一次和親。 根據《於闐教法史》中記載,在吐蕃生活了四十年之久的文成公主,沾染黑痘之症,痘毒攻心而死。唐朝還派特史前去祭奠,但未能緩解吐蕃與唐朝的關係。吐蕃與唐朝關係雖然疏遠,但對文成公主還是特別敬仰。拉薩至今保存著文成公主的雕像,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文成公主在吐蕃生活的四十年,緩解吐蕃與唐朝的緊張關係,增加漢藏兩個民族親密、友好、合作的關係,做出巨大貢獻。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考古員促川青打造吐蕃佛教造像遊

    中新網8日報導,近年來,在四川甘孜州石渠縣及青海玉樹州,發現大批吐蕃時刻的石刻,形成可觀的旅遊資源。「2014唐蕃古道考古探險」總負責人、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張建林建議,四川與青海兩省可聯手,打造川青地區吐蕃佛教石刻造像專線旅遊,達到雙贏目的。

  • 于闐簡介

    于闐古稱「於彌國」,西漢設立西域都護府,于闐納入中原王朝的統治。于闐是絲綢之路南線重鎮,西域三十六國的富庶之都,是中西文化、佛教、伊斯蘭教文明的重要交匯地。 唐朝後期,吐蕃勢力強大,割斷了河西走廊,于闐國臣服於吐蕃。西元九世紀中葉,吐蕃由於內亂衰落,于闐國獨立。西元一千年左右,喀喇汗國滅于闐國,于闐的佛教文明被伊斯蘭文明取代。

  • 川西門戶 松潘古城穿越時空

     (文接B2版)  」逐漸形成市集,各地往來松州的牛隊馬幫日以千計,絡繹不絕。  異國聯姻 文成公主和親  到了明朝,松潘茶馬互市空前興盛,儼然成為「煙火萬家,俯視即見」的商貿中心,即使到了清代,松潘古城依然「商貿興盛,市場繁榮」。本地商人和來自全國各地的商賈,把邊茶、布匹、綢緞、糖、酒、紙張、顏料、五金、陶瓷、菸草等運往松潘和青海、甘肅,並從這些地方運回畜產品、乳製品、皮毛、山貨、藥材等。  松潘古城北門外矗立著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見證了傳奇浪漫的異國聯姻。唐太宗消滅東突厥後,又派李靖擊敗西南的「吐谷渾」(谷讀為玉;中國古代民族之一,在今青海省),打通西域的通道,此後西域各國紛紛和唐朝交往。遠在西南的吐蕃也派遣使者和談。  當時,名「松贊干布」的吐蕃「讚普」,是位能文善武的人才,13歲就精通騎馬、射箭、擊劍等各種武藝,且愛好民歌,善於寫詩,受到吐蕃人民愛戴。  青年松贊干布 文武雙全  年輕的松贊干布為學習唐朝文化,派出使者長途跋涉,到長安要求跟唐朝建立友好關係,唐太宗聽到吐蕃的名聲,願意跟他們結交,還派使者到吐蕃回訪。兩年後,松贊干布又派使者到長安向唐朝求親,唐太宗並沒有答應。松贊干布再派人威脅唐朝,如果不把公主嫁給他,就帶兵打到長安,憤怒的唐太宗派大將侯君集帶兵反擊吐蕃,吐蕃將士看到唐朝派大軍前來,要求退兵,松贊干布於是向唐朝求和。  公元640年,松贊干布又派能幹的使者祿東讚帶領百人出使隊伍,準備厚禮五千兩黃金和許多珍寶,到長安求親。唐太宗接見祿東讚,由祿東讚傳達松贊干布想跟唐朝友好的心願,說得娓娓動聽。唐太宗同意挑選一位美麗溫柔的皇族女兒,封為「文成公主」,將她許嫁給松贊干布。  漢藏通婚 發展經濟文化  隔年,24歲的文成公主在江夏王李道宗護送下,動身前往吐蕃。朝廷為公主準備十分豐富的嫁妝,除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外,還有許多吐蕃沒有的穀物、蔬果種子,以及藥材、蠶種。文成公主也帶了大批的醫藥、種樹、工程技術、天文曆法書籍。松贊干布親自從邏些城(今西藏拉薩)趕到柏海(今青海鄂陵湖或札陵湖)迎接文成公主,並舉行隆重的婚禮。婚後,松贊干布在邏些城裡,按照唐朝建築格式建造一座宮殿給公主居住。  文成公主在吐蕃生活40年,為漢藏兩族人民的友好關係和發展藏族經濟文化,做了很大貢獻,直到現在,西藏大昭寺和布達拉宮還供奉著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

  • 瀏覽大理-佛都崇聖寺 萬尊佛像坐落於此

    崇聖寺經歷代擴建,在宋代大理國時期達到顛峰。寺內有佛像一萬一千四百尊,用銅四萬五百五十斛,有三閣、七樓、九殿、百廈,被稱為「佛都」。 大理古城西邊不遠處,就是過去的太和城遺址;太和城現已消失無蹤,但是原本立在太和城門口的《南詔德化碑》依然健在。這塊碑立於唐大曆元年,是南詔叛唐投向吐蕃之後,為了說明南詔不得已叛變的原因而立的。 南詔德化碑 為歸唐時預作伏筆 這塊碑本來刻有正文三千八百多字,但是今天還能辨認的,只有二百二十字。碑文一方面宣傳南詔國王的功業;一方面闡述南詔和唐朝的密切聯繫、雙方交惡的細節,以及南詔歸附吐蕃的過程。此外,還刻有南詔重要職官的官銜名字。 南詔德化碑是研究南詔歷史、社會制度、南詔與雲南各民族的關係、南詔與唐王朝和吐蕃的關係,以及研究南詔初期統治階層結構、職官制度的重要文獻資料。但是這塊南詔國重要的文物卻乏人問津,周圍一片殘破景象。 有趣的是,這塊碑上說明南詔反唐並非本意、願與唐朝世代修好。不過這塊碑既不是在南詔與吐蕃聯手擊敗唐軍的西元754年豎立,也不是在南詔與唐朝節度巡官崔佐在點蒼山神祠會盟的西元794年豎立,而是夾在兩者之間的西元766年,這個時間點頗值得玩味。 或許當時南詔與吐蕃已經出現裂痕,這塊碑只是未雨綢繆,為了萬一要再度歸唐時預作伏筆,因此也有人稱它為「贖罪碑」。 宋風千尋塔 藏有大理古文物 大理崇聖寺,就是金庸《天龍八部》中的「天龍寺」。 崇聖寺三塔,位於大理古城北1.5公里處的崇聖寺中。崇聖寺也就是我國明朝旅行家徐霞客在《滇遊日記》中所寫的三塔寺。據說,這座寺院是第十代南詔王勸豐佑時期興建的「國寺」,經歷代擴建,宋代大理國時期達到顛峰。當時「基方七里,為屋八百九十間,佛像一萬一千四百尊,用銅四萬五百五十斛,有三閣、七樓、九殿、百廈」被稱為「佛都」。 原本崇聖寺有五寶:「三塔、建極大鐘、雨銅觀音、證道歌碑和佛都匾」。據說,寺內的建極大鐘後來毀於清咸豐、同治年間的戰火;雨銅觀音毀於文化大革命;證道歌碑和佛都匾毀壞時間不詳。五寶只剩「三塔」。 三塔的主塔名叫「千尋塔」,高約七十公尺,是一座方形十六層密簷式塔,與西安大小雁塔一樣是典型的唐塔。塔的基座呈正方形,上下二層,下層邊長33.5公尺,四周有石欄;上層邊長21公尺,東面正中有一座石照壁,上有明朝黔國公沐英後裔沐世階,題寫的「永鎮山川」四個大字。 千尋塔的西面,南北對稱有兩座八角磚砌密簷塔,二塔形象和大小相近,高度42.19公尺。這兩座塔,八層以上為實心,八層以下為空心;外觀輪廓線像個錐形,是典型的宋代風格。 1978年到1981年,中國國家文物局撥款,對三塔進行維修,發現了三塔不是石基而是土基,並且清理出佛像、寫本佛經等珍貴文物六百多件。這是至今為止,發現最豐富、重要的一批南詔、大理國時期文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