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向監察院的搜尋結果,共200

  • 名師逼學生按讚 監院糾正台師大

    名師逼學生按讚 監院糾正台師大

     台師大表演藝術所前所長兼國際時尚高階管理碩士在職專班執行長夏學理,被指干涉其他指導教授學生的畢業論文,並憑職權要求學生在其臉書迅速按讚分享、強迫學生提供資源服務,學生不斷受情緒勒索,身心受創。監察院認定已影響學生、教師的學術研究自由,且僭越主管行政權限,台師大卻遲未積極面對,昨通過糾正台師大。

  • 台師大教授僭越主管權限 監察院提案糾正

    台師大教授僭越主管權限 監察院提案糾正

    監察委員王幼玲、田秋堇調查「臺師大夏學理教授涉僭越主管行政權限影響學術自由等行為案」,監察院日前於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會議審議通過調查報告並提案糾正臺師大。

  • 高端疫苗EUA取得過程遲不公布 時力:不排除向監察院檢舉衛福部

    高端疫苗EUA取得過程遲不公布 時力:不排除向監察院檢舉衛福部

    衛福部於7月18日通過高端疫苗緊急授權(EUA),但卻沒有公布審委名單及報告。時力立委陳椒華今日召開線上記者會表示,衛福部若再不說清楚,不排除向監察院檢舉衛福部有嚴重行政缺失。

  • 中時社論》當監察院向蘇貞昌俯首稱臣

    中時社論》當監察院向蘇貞昌俯首稱臣

    監察委員申請與防疫缺失相關的自動調查,媒體報導可能約談衛福部長陳時中,立刻被行政院長蘇貞昌痛斥「在這種時候反過來苛責陳時中,相當不厚道、也非常不公平。」照理說,監察委員是今之御史大夫,監督行政權是憲法賦予的權利,行政權有接受監察權調查的義務,離奇的是,行政院長竟然指責監察委員發動調查,更離奇的是,監察委員受到痛斥後,有如小孩子做錯事般低下頭,稱疫情期間不會啟動調查。

  • 厚道不是臉皮厚

    厚道不是臉皮厚

     針對防疫破口,傳出監察院擬約詢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行政院長蘇貞昌卻說此刻苛責陳時中及防疫團隊相當不厚道也不公平。但蘇揆別忘了,Delta病毒株已入侵屏東,此時若再講厚道,才是對因疫病逝人命的不公平。  目前監察院對疫情調查案主要有兩大部分,分別是監委浦忠成、蘇麗瓊針對「3+11」決策過程似未見完備案;以及監委林郁容調查疫苗整備及採購政策似有不周。另監委王美玉等則對苗栗移工管理和萬華阿公店管理違失等進行調查。  從監委調查案的內容來看,皆與此波本土疫情爆發有關,且當初開放3+11決策過程迄今是謎,民進黨立院黨團又表決反對公開決策的會議紀綠,顯然是用多數暴力掩蓋防疫破口的真相,身為監督行政權的監察院、監委豈能坐視不管。  猶如新北市長侯友宜所說,他早在去年3月即向蔡總統呼籲入境普篩,8月還到行政院會報,但被行政院裁示沒有這個必要。而陳時中堅持不普篩,還替機師開了國境大門,監委要查3+11決策過程,當初否決侯友宜的蘇貞昌,卻好意思拿「厚道」二字來搪塞,無非也是替自己脫罪。  新冠疫情爆發迄今,指揮中心在特別條例護身之下,儘管許多政策遭外界質疑「雙標」和不妥,仍一意孤行,地方政府只能照單全收,但此次本土疫情爆發如同照妖鏡,不僅戳破指揮中心號稱「超前部署」的假象,更凸顯政府疫苗政策錯誤和邊境管制的疏漏。  Delta病毒在台已12人確診,在疫苗短缺及覆蓋率不足之下,台灣防疫沒有再犯錯的本錢。監委此刻約詢陳時中多半是宣示意義,但一個約詢動作就被指責是不厚道,蘇揆厚臉皮的心態才真是令人心寒。

  • 「3+11」、疫苗之亂究責 監察院擬約談陳時中

    「3+11」、疫苗之亂究責 監察院擬約談陳時中

    新冠肺炎全台肆虐,儘管疫情已經逐漸趨緩,但這段期間的亂象不斷,除了被指出是造成疫情擴張主因的「3+11」規定、疫情期間疫苗的亂象等問題,監察院將兵分四路進行調查,並且指出擬將在不影響指揮中心作業的狀況下,約談指揮官陳時中。 據聯合新聞網報導,目前監察院針對疫情期間的調查分別有四大案,首先是「3+11」的決策過程,這一點一直遭到民眾質疑,為何要求拿出會議紀錄等證明這些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出來?監院對此分派兩位監委進行調查。 另外爭吵至今的疫苗問題也是監察院關注的焦點,政府有一年的時間可以進行整備、採購,但如今成果卻不盡理想,讓人懷疑這整年政府的政策到底是如何決策,監院將進行調查。 而疫情期間移工人權也備受關注,監院表示也將重點調查。 最後則是被認為是疫情的爆發點,萬華的「阿公店」,監院指出,外界質疑中央將疫情的發源地甩鍋給萬華,只對台北市落井下石,卻未對整體的防疫政策做出檢討、調查。 監察院將在不影響指揮中心運作的前提向,擬約談陳時中進行調查,監院指出,一切都沒有特權,查案將秉持就事論事的原則,「該約詢的對象、該提出彈劾、糾正的單位,一定毋枉毋縱,要給全民一個交代。」

  • 權宜船限制漁工行動自由 監察院糾正相關部會

    權宜船限制漁工行動自由 監察院糾正相關部會

    由台灣人投資經營的萬納杜籍「大旺號」與「金春12號」兩艘漁船,2019年疑似對外籍漁工有暴力行為及強迫勞動情事。美國每年提出的「人口販運問題報告」也指出我國權宜船對外籍漁工勞力剝削,監察院日前通過糾正內政部移民署、海洋委員會、農委會漁業署,並要求行政院督導改進。 監察委員王美玉、王幼玲、紀惠容指出,綠色和平東亞分部在2019年12月發布的報告中指出,萬納杜籍「大旺號」與「金春12號」兩艘漁船疑似對外籍漁工有暴力行為、超時工作及剋扣薪資等強迫勞動情事。由於這兩艘漁船是台灣人投資經營的非本國籍漁船,政府應積極解決並保護權宜船上漁工的勞動人權。 三位委員表示,近年來人權意識抬頭,少數國人在其他國家註冊權宜船,以降低經營成本,但漁工的勞動人權迭受批評。據漁業署統計截至2021年3月30日止,我國權宜船數計241艘,並有增加的趨勢。 監察院通過糾正的內容指出,這兩艘漁船分別於2020年3月19日、4月8日進入高雄港,因囿於COVID-19疫情期間,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在2020年3月19日零時起,限制所有非本國籍人士入境,因此這兩艘船的境外漁工無法取得臨時入境許可。3名漁工由仲介公司人員安排住在宿舍,門被反鎖遭限制行動自由,而移民署、海洋委員會、漁業署都未就仲介公司有無違法限制人身自由進行調查。 另外,由於漁工R君及O君因未獲入境許可,被認定是違法入境,自2020年5月1日至5月20日被移民署違法安置在機場管制區內,無法自由行動,一直到法扶基金會的律師協助,向法院聲請提審,才於5月20日當天當庭釋放。監察院認為,移民署違法安置漁工R君及O君在機場管制區20天,無法自由行動,是有疏失。 調查報告並指出,本案尚有「欠缺權宜船檢查法源」、「10年來未曾移送權宜船國裁處」及「加強與國際合作」等事項,包括漁業署針對權宜船被指控強迫勞動情事,因欠缺法源依據以致無法執行行政檢查;我國積極解決權宜船被指責的勞力剝削問題,但10年來卻未曾移送權宜船給船籍國裁處等,監察院促請行政院督導所屬檢討改進。

  • 國民黨批逆轉翻盤 監院公信力直接歸零

    國民黨批逆轉翻盤 監院公信力直接歸零

     上屆監委對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在浩鼎案中,因財產申報不實及違反利益衝突迴避,提出彈劾案,監察院新完成調查報告,予以翻案。國民黨指出,監院此舉無疑自我打臉,更讓監察院原本所剩無幾的公信力直接歸零,再次證明「綠色是原諒的顏色」。  翁啟惠在2017年因浩鼎案遭監察院彈劾,且經法院與公懲會認定財產申報不實,蔡英文總統去年提名、上任的監委重新調查,結果竟然逆轉翻盤。  國民黨表示,翁啟惠一再向監院陳情,自稱「因冤枉而受到彈劾」,是受到不公平對待的人民。但試問,有類似境遇向監察院陳情的民眾,誰能有如此待遇?  國民黨表示,監察院為了翁啟惠創下一案三查先例,絕對是一般市井小民想都別想的特殊待遇,更別說最後還有監委為其提出調查報告翻盤,難掩量身訂做的質疑。  國民黨指出,早先罷韓團體冒用法務部jogo作文宣,法務部長蔡清祥公開說「能原諒就原諒」;之後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兒子涉及運毒案,因罪證不足獲不起訴,都讓民間流傳「綠色是原諒的顏色」等說法。如今翁啟惠經法院認定的事實,還能被新任監委翻盤,再次證明民進黨執政的黑手早已深入司法、監察等各層面。  針對監察院重新調查浩鼎案,並認定翁啟惠無涉及不法所引發的爭論,翁啟惠發表聲明說,作為一個因冤枉而受到彈劾、且在嗣後程序中受到不公平對待的人民,他是合法提起陳情。  翁啟惠說,他一向堅持當年的起訴、彈劾及公懲會因此做出申誡,都是基於錯誤事實,已嚴重傷害他的名譽。對於監察院重新檢視後還他清白,他致上誠摯的謝意。  至於有媒體報導指法院判決認定翁啟惠有行政違失,翁表示,該判決是指出對於起訴書所指控的行政違失,並非審判範圍,應由權責機關處理,而監察院現今作出公正的事實報告,也確認他並無行政違失。

  • 監院翻盤翁啟惠彈劾案 國民黨:再次證明綠色是原諒的顏色

    監院翻盤翁啟惠彈劾案 國民黨:再次證明綠色是原諒的顏色

    監察院日前完成新的調查報告,對於上屆監委彈劾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在浩鼎案中財產申報不實及違法利益衝突迴避予以翻案,國民黨上午指出,翁啟惠在2017年因浩鼎案遭監察院彈劾,且經法院與公懲會認定財產申報不實,如今蔡英文提名監委上任後重新調查,結果竟然逆轉翻盤,無疑自我打臉,更讓監察院原本所剩無幾的公信力直接歸零,再次證明「綠色是原諒的顏色」。 國民黨表示,翁啟惠一再向監院陳情,自稱「因冤枉而受到彈劾」、受到不公平對待的人民。但試問,有類似境遇向監察院陳情的民眾,誰能有如此待遇?監察院為了翁啟惠創下一案三查先例,絕對是一般市井小民想都別想的特殊待遇,更別說最後還有監委為其提出調查報告翻盤,難掩量身定做的質疑。 國民黨指出,早先罷韓團體冒用法務部logo作文宣,法務部長蔡清祥公開說「能原諒就原諒」;之後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兒子涉及運毒案因罪證不足獲不起訴,都讓民間流傳「綠色是原諒的顏色」等說法。如今翁啟惠經法院認定的事實,還能被新任監委翻盤,再次證明民進黨執政的黑手早已深入司法、監察等各層面,未來這類案件將層出不窮,國民黨除了表達深切遺憾,也呼籲民眾群起唾棄!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監察院自打臉來還清白 翁啟惠:致上誠摯的謝意

    監察院自打臉來還清白 翁啟惠:致上誠摯的謝意

    監察院重新調查浩鼎案,並認定中央研究院前院長翁啟惠無涉及不法,引發爭論。翁啟惠今晚發表聲明說,他一向堅持當年的起訴、彈劾、及公懲會因此做出申誡,都是基於錯誤事實,且已嚴重傷害我的名譽。對於監察院重新檢視後還他清白,他致上誠摯的謝意。 浩鼎案爆發後,監察院在2017年通過翁啟惠的彈劾案,公懲會並在2019年判決認定翁有未,依法據實申報財產、未揭露可能可能發生利益衝突情事兩違失,判翁申誡。不過監察院現在重新調查,並認定翁無財產申報不實,也無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法,可說是打臉自己。 對此,翁啟惠發表聲明如下: 最近媒體又報導我向監察院陳情之事,為免誤解,謹再說明如下。 首先,如我一向所堅持,當年的起訴、彈劾、及公懲會因此做出申誡,都是基於錯誤事實,且已嚴重傷害我的名譽。而此次監察院在收到我的陳情後,願意依據彈劾後所發生的新事實及新證據,重新檢視整個事實,並提出詳盡的結論,釐清事實,還我清白,我在此致上誠摯的謝意。 容我再次簡述此次陳情的緣由: 一、先前個人遭遇司法事件時,在法院未審判前即受到監察院以九大缺失提起彈劾,但隨著法院判決無罪確定後,主要僅有「是否財產申報不實,因而違反利益衝突規定?」在司法程序後尚未釐清。 二、之後公懲會記我申誡,理由是「不實申報財產,因而違反利益衝突規定」。然而在嗣後的程序中,上屆及這屆監察院分別於2019年及 2020年經過訴願委員會詳查,確認我沒有不實申報財產。此外,這兩屆監察院嗣後於2019年及 2020年主動進行的獨立調查中,也認定我並無違反利益衝突規定,中研院也從未認定我有違背任何規定。前述事實均已證明我沒有「不實申報財產,因而造成利益衝突」的任何行為。 三、之後我整理前述資料向公懲會提出再審,詎料在監察院向公懲會提出的回覆及公懲會開庭時的陳述,竟無視前述訴願會的議決及監察院自行調查報告內容,繼續基於錯誤事實指摘我違反規定,這讓我在再審中不能獲得公平對待,也是我此次陳情的主要原因。而監察院此次結論同意「訴願之決定確定後,就其事件有拘束各關係機關之效力」之原則應該被適用,亦即監察院對外(包括對公懲會)不得再做不同的陳述,這也證明了我的陳情是有道理的。 作為一個因冤枉而受到彈劾、且在嗣後程序中受到不公平對待的人民,我是合法的提起陳情。雖然,我對於監察院應利用何種程序重新審視已經調查過的案件,並不了解,也無從評論,但監察院在有新事實、新證據的情形下,願意重新審視過往案件,我個人認為是值得鼓勵及肯定的,這也才符合設立監察院及人權立國的宗旨。 此外,也有媒體報導,說法院判決認定我有行政違失,這更是極大的誤解。該判決是指出對於起訴書所指控的行政違失,並非審判範圍,應由權責機關處理,而監察院現今作出公正的事實報告,也確認我並無行政違失。此一事實,證明了現在部分提出評論的人,對於事情的沒有正確了解,甚至以立場代替事實,令人遺憾。 最後我鄭重呼籲,期盼社會輿論對事件起初不明就裡的基礎內容有正確的認知,並能在此事件吸取經驗,避免類似不幸的事件再次發生。

  • 複製貼上?王定宇財產申報 存款竟連2年一模一樣

    複製貼上?王定宇財產申報 存款竟連2年一模一樣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爆與同黨發言人顏若芳同居,雙方雖澄清是房東與房客關係,但爭議仍持續延燒。此外,查閱監察院財產申報資料,王定宇5日的資料有多項資料,和去年3月公布的數字一模一樣。對此,王定宇澄清,是監察院誤觸資料。 根據廉政專刊資料顯示,王定宇今年及去年3月的財產資料,分別在2019年11月1日、2020年11月1日申報,剛好相差1年。對照兩次資料發現,包括台南市仁德區的3筆土地、2筆建物、2輛汽車、有價證券(股票)共193萬4070元、8筆保險,以及34個帳戶的存款金額,兩次申報資料完全一模一樣。 王定宇申報財產資料中,有變化的則是債務部分,2020年夫妻兩人共有638萬8039元債務;2021年則有423萬9137元債務。其中王定宇的部分,少了200多萬元,妻子李淑吟的股票融資189萬元則未變動。 《鏡週刊》分析,以立委月薪19萬6320元、1.5個月年終獎金換算下來,王定宇可領265萬320元,加上去年1月大選,依法每票有30元補助款,王定宇拿下11萬6174票,則可領348萬5220元。 對於王定宇兩年財產申報資料幾乎一模一樣,國民黨立委吳斯懷直言,這絕對有問題,難道一整年存款都不進不出?也沒有利息收入嗎?另一名不願具名的立委則向週刊透露,不可能連兩次存款數字一模一樣,認為監察院應該查清是王定宇填錯,或有其他原因。 王定宇稍早透過臉書澄清,指是烏龍一場,他今日上午監察院財產申報處致電告知,下載109年資料時,誤觸108年資料,導致兩年一模一樣。

  • 鎮院之作 于右任寫陸游詩

    鎮院之作 于右任寫陸游詩

     在歷任監察院長,于右任的書法最為著名,于右任書法傳世雖不少,但監察院長期向史博館借展「四加一」幅于右任的墨寶真跡後,才讓「鎮院之寶」回到故居。  監察院前身為台北州廳廳舍,屹立逾百年,建築物本身就是古蹟,原本也有張大千真蹟,監察院副祕書長劉文仕說,國畫大師張大千1968年旅居巴西期間,與時任監院代理祕書長張目寒有私交,特別畫了一幅「古木松柏」給監院,價值近10億元,相當監院一年的預算,但已在2010年被捐給歷史博物館,收到2張「夏山雲瀑」等2幅張大千畫作,可惜是複製品,宛如「一套西裝,換了兩件汗衫」。  于右任在監察院33年間,累積了不少墨寶,劉文仕說,其中一組4聯屏的陸游黃州詩共「遊山西村」、「入黃州」、「夜觀月」三首,以及單屏的「國父嘉言」,也被捐給史博館,經想方設法,最後以長期借展方式,讓這批原來屬於監院的「鎮院之寶」,能回到他們的故居。

  • 《金融》接口電支不服遭罰 擬向監察委員對黃天牧提出彈劾

    金管會對於街口電子支付辦理資金貸與相關作業有缺失,未確實執行內控,開罰180萬元,並將解除董事長胡亦嘉執行董事職務1年,街口電子支付聲明指出,針對金管會的處分絕不接受,並向監察院提出彈劾黃天牧。  金管會稱街口電支母子公司間借貸未確實執行內部控制制度,但公司指出,街口於106年11月董事會已授權胡亦嘉董事長可核決母子公司款項借貸,原因為街口金融科技為百分之百持有街口電子支付的母公司,兩者間資金往來單純未涉及其他人的權益,且所有借貸都早已還款,胡亦嘉是依照董事會決議及授權,而就街口電子支付與母公司間款項借貸進行核決,因此並無任何缺失,更無損任何人的權益。  另外,聲明中指出,108年2月,金管會金融檢查時,對於街口電子支付同樣母子公司借貸並未有任何糾正及懲處,為何卻在兩年後做出如此嚴重的裁罰,此裁罰明顯荒謬不公。  街口電支表示,金管會明顯以極度濫權的手段對街口做不公平的對待,明顯是對人不對事,已喪失主管機關最基本的原則,違背台灣法治精神,已不配再做為權力無限的主管機關,街口將向監察委員對黃天牧提出彈劾,對於金管會對街口造成的任何損害,將立即提起民事與刑事訴訟。

  • 翁啟惠:我不可能以無關理由 要求特殊待遇

    翁啟惠:我不可能以無關理由 要求特殊待遇

    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針對公懲會申誡案,向監察院提出陳情,遭到媒體報導,他以諾貝爾獎為由,要求撤銷彈劾!翁放惠4日發出聲明指出,媒體報導完全不是事實。他向監察院提出陳情,是人民的基本權利,但監察院要如何處理?「他無從預測,更不可能以無關理由,要求獲得特殊待遇。」 翁啟惠聲明如下: 我一向堅持當年的起訴、彈劾、及公懲會因此做出申誡,都是基於錯誤事實, 且已嚴重傷害我的名譽。為捍衛清白,我確實已向監察院提出陳情,希望以此 合理合法的管道,進一步釐清事實。 公懲會申誡的理由是我「不實申報財產,因而造成利益衝突」。然而事實是,我成年子女投資浩鼎的資金,來自於我及我太太早年贈與,因此該投資始終都不是我的財產,無所謂借名登記,更無從申報。監察院財產申報處原本指摘我是借名登記,但經過訴願委員會詳查,確認前述贈與過程無誤,我也沒有其他不實行為,因此撤銷了不實申報財產的處分。 此外,在監察院嗣後主動進行的獨立調查中,也認定我並無違反利益衝突規定,中?院也從未認定我有違背任何規定。前述事實均證明我沒有「不實申報財產,因而造成利益衝突」的任何行為。 之後我整理前述資料向公懲會提出再審,詎料在監察院向公懲會提出的回覆 中,竟無視訴願會的議決及監察院自行調查報告內容,繼續基於錯誤事實指摘 我違反規定。這些背離事實的回覆,讓我在再審中不能獲得公平對待。 而我近日向監察院陳情的主要內容之一,就是希望釐清這個過程。當然,我也同時希望監察院可以依據這些新事實重新審視當年的彈劾及移送的決定,以可行的方式還我清白。 然而近日卻有媒體報導,說我以諾貝爾獎為由,要求撤銷彈劾,這完全不是事 實。向監察院提出陳情,是人民的基本權利,但監察院要如何處理,我無從預 測,更不可能以無關理由,要求獲得特殊待遇。 我是公眾人物,浩鼎案也是矚目事件,對於各方的評論及指教,我一直都虛心接受。但近日關於我的批評,有部分仍然是基於當年的錯誤、偏頗報導,連基 礎事實都未加查證,令人感嘆。我無意一一辯駁,只能誠心呼籲,讓事實跟證據說話,才不會造成更多傷害。 最後我要重申,本人一向奉公守法,從未做任何不法或不道德之事。名譽是學術工作者的第二生命,我一定捍衛到底。

  • 獨》新婚妻打臉Y女逼拍性愛片說法 丁允恭曾抱怨遭索討「近百萬」

    獨》新婚妻打臉Y女逼拍性愛片說法 丁允恭曾抱怨遭索討「近百萬」

    前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去年身陷桃色風暴請辭,隨後,丁允恭妻子 C女隨即曬出婚戒宣示兩人已結婚,力挺丁允恭到底。未料,《鏡周刊》4日曝光Y女控訴丁允恭逼迫拍攝性愛影片,對此,C女晚間公布丁允恭與Y女的對話紀錄打臉對方,並將對周刊和Y女提告。不過根據《CTWANT》掌握到的獨家消息,丁允恭曾經向身邊好友透露,Y女曾多次向他「騷擾、索討」,前前後後將近百萬元! 根據C女在臉書上發文表示,Y女在監察院的筆錄中,「公然抹黑我老公『強拍』她私密影片,讓記者可以將公開筆錄內容變成『事實』。因為監察院高尚的『獨立審查』,我們無能為力,完全無救濟之道,這難道就是國家的正義」? 針對Y女指控遭逼性愛影片,C女反擊,她表示,「身為丁允恭的妻子,也未曾看過相關之影片」,因為丁允恭知道兩人兩情相悅拍攝之私密影片不能公開。之所以得知有Y女「親自掌鏡」的影片,是9月份報導出刊前一晚,接到多位同業的電話,Y女曾在某立委餐敘上,宣稱要出一條大新聞,接著更拿出丁允恭的性愛照。 據看過照片的同業向 C女表示,照片上「Y女雙腿私密處夾著丁允恭頭」,此舉此曲除了證明Y女親自掌鏡、更證明Y女將與丁允恭的性愛照提供予媒體散播,因此她和丁允恭「將對Y女及該記者提告」。 不過據《CTWANT》掌握到的獨家消息,丁允恭的身邊好友透露,其實丁允恭曾坦承Y女多次向他「騷擾、索討」,而且還有多次紀錄是對方背著男友聯繫丁允恭,而前前後後他已被「騷擾、索討」近百萬元! 這名友人還表示,丁允恭在卸下高雄市新聞局長時,還曾遺留下被「索討」的匯款單在辦公室抽屜內,據說是接任的人員進駐辦公室後,意外發現其中一次的匯款單,甚至還親自致電給丁允恭,未料對方僅表示銷毀即可。丁允恭自己也坦承,每次Y女找上他都沒好事,但是他仍「管不住自己」,形同無限輪迴,一再重蹈覆轍,釀成今天的這種局面。 以下為C女全文: 給監察院監委紀惠容、鏡週刊記者XXX、Y女的公開信: 引述鏡週刊記者記者引述監察院之報導內容『Y女接受調查監委約詢時,特別提及:「報導中提到自慰影片,我要更正,是性行為中他強制拍的!」她說:「進行中他手機突然拿出來,我沒法拒絕但我非常不舒服,因為很不公平,因為只有我入鏡。」』 半年來的隱忍,為的是不想造成更多傷害,包含始終躲在媒體和監察院包庇下的「Y女」Y女。但最後換來的是鏡週刊記者記者不斷偏頗、扭曲事實的報導,還有私下各種不堪行為、放話恐嚇,以及監委紀惠容的公開報告僅偏頗的採納Y女片面之詞之結果。 針對鏡週刊今天之報導,首先,鏡週刊資料為採納監察院之「公開報告」,監委紀惠容僅選擇公開Y女單方面、非事實之說法,完全未求證丁允恭本人。Y女在監察院的筆錄中,公然抹黑我老公「強拍」她私密影片,讓記者可以將公開筆錄內容變成「事實」。因為監察院高尚的「獨立審查」,我們無能為力,完全無救濟之道,這難道就是國家的正義? 針對報導內容,僅採用Y女片面之筆錄即當成事實,Y女自稱被「強迫」拍攝私密影片,完全是虛構,因為Y女根本是親自掌鏡,又何來「被強迫」?Y女更曾「親自」外洩他口中所謂的「被迫拍攝之私密影片」,所幸當年被丁允恭友人及時攔截,才沒有鬧大,但事實是,丁允恭才是被散播私密照、性犯罪下的受害者。 事實上,即使身為丁允恭的另一半,我也未曾看過相關之影片,因為丁允恭知道兩人兩情相悅拍攝之私密影片,不能公開。我之所以得知有Y女「親自掌鏡」的影片,原因是在9月份報導出刊前一晚,我接到多位同業朋友電話,記者當晚在某立委餐敘上,大放厥詞稱自己要出一條大新聞,接著更直接拿出丁允恭與Y女的性愛照,據同業轉述,該照片為「Y女雙腿私密處夾著丁允恭頭」的性愛照片,記者以訕笑口吻將該照片拿給同桌記者看,此舉不但證明Y女親自掌鏡、更證明Y女將與丁允恭之性愛照提供予記者,以及記者散播私密照的事實,對此,我們將對Y女及記者提告。 事件發生至今,我們始終選擇不正面製造衝突,但顯然相關媒體、自稱為了女權而要調查丁允恭的紀惠容、還有不斷形塑自己被害人形像的Y女,至今仍不肯善罷干休。看到自己的家人不斷被傷害,我實在無法再忍讓,決定公開事實真相。 Y女自稱被丁允恭劈腿而深受傷害,事實上,Y女當初也是劈腿男友和丁允恭在一起。甚至交往後期,也是劈腿於丁允恭和台北男性記者,期間,監察院報告所稱,丁允恭不斷騷擾Y女與其當時男友,事實是Y女不斷以各種藉口跟丁允恭索討金錢,前後近50萬元;而Y女稱因為丁允恭糾纏導致其失業,事實上Y女曾親自傳訊給丁允恭,稱「翹班翹的厲害找不到工作」,種種事實,無論是監委紀惠容或鏡週刊皆選擇忽視,僅片面露出Y女單方面說法,讓「造謠」變成「事實」的,正是監察院這個讓人毫無救濟知道的權力單位。 身為女性,這半年多來我心力交瘁,因為我曾經相信的世界已然崩塌,所謂女性主義,包含主要調查之監委紀惠容,明明閱讀過丁允恭提供之兩人完整對話紀錄,卻印要冠上「性騷擾」一詞在丁允恭身上,難道身為男性,在兩性關係中就一定是加害者?不分是非黑白的必須付出代價?這就是所謂的進步價值?明明屬於兩人感情糾紛、為何卻要由國家公權力的監察院來做評斷誰對誰錯?甚至抹黑丁允恭與當時女友兩情相悅之影片為「強拍」,監察院報告之荒謬如同分手擂台的鬧劇。 回應批踢踢眾多人身攻擊的網友,不少網友質疑我上一篇貼文提到之「開放式關係」,質疑我到底懂不懂何謂開放?引述網友言論,「男生可以亂搞、那你可以嗎?」我的回應是,我們始終平等,感情中有各種樣態,丁允恭對於自己的另一半,自己的關係是複數的同時,也不曾要求過我只能對他專一、始終尊重我,而相關當事人都沒有意見,又與外界何干? 我與丁允恭的交往關係,正如同當年他對Y女亦然,最後這句勸告雖然諷刺,但奉勸各位在談感情的你我他,最好交往或是選擇發生關係時,記得要簽同意書,避免分手後對方不認帳、全成了你逼她。 我們的感情,從開放式走向單一、再到選擇進入婚姻,不需要外界的理解,我之所以選擇他,正因為他願意尊重我、接受真正之兩性平權,而非事發至今眾多自以為正義人士的虛偽作為。對於相關當事人,包含鏡週刊、記者、Y女,我們全部都會提告,用證據和法律來還給我的家人親白,至於我們無能為力無法提告的監察院,也盼透過此公開信,凸顯體制之荒謬與邪惡。 以下附上部分對話截圖,包含監委所稱丁允恭婚後「騷擾」Y女,事實是Y女直至2018年仍持續「騷擾、索討」丁允恭之證據。 更多 CTWANT 報導

  • 翁啟惠望撤銷彈劾 蔡崇義:會立案 未鬆口提再審

    翁啟惠望撤銷彈劾 蔡崇義:會立案 未鬆口提再審

    前中研院長翁啟惠因浩鼎案遭監察院彈劾,被公懲會(現懲戒法庭)判申誡,在司法獲判無罪後,翁啟惠多次要求監察院再審,以免影響其爭取諾貝爾獎機會。監院司獄委員會召集人、監委蔡崇義表示,近期會立案,就翁啟惠澄清部分進行客觀持平檢視,再提出報告,回覆翁啟惠。 翁啟惠是在2017年被依貪汙治罪條例起訴,同年被監察院彈劾,移送當時的公懲會,公懲會在2018年判處翁啟惠申誡。不過,當年在司法判決方面,士林地院判決翁啟惠無罪,檢方不上訴全案定讞。 對於翁啟惠多次主張再審,但被公懲會駁回,翁啟惠轉而向監察院陳情,希望能撤銷彈劾。蔡崇義表示,依照監察院早年慣例,起訴就彈劾並沒有錯,但最後司法證明翁無罪,監察院也只能把翁所主張的其他事由重行調查,並提出報告強調翁啟惠最被司法判決無罪,由其另覓救濟管道。 據了解,翁啟惠案很多現任監委希望能再審,問題是若無再審依據,蔡崇義說,翁啟惠有點敏感,他不否認翁是國家人才,但畢竟目前還是平靜一點比較好。 針對立案問題,蔡崇義說,近期就會進行,但很可能就是提出補充的調查報告;至於撤銷彈劾及再審,蔡崇義則認為,相關做法好像是說當初監察院彈劾是錯的,但並非如此,應該是說起訴判無罪,申誡就要改。對於監委是否會提出再審要求,蔡崇義及主張為翁平反的監委都還未鬆口。

  • 73年首例 陳菊拍板:重刑受刑人可經篩選與監委視訊陳情

    73年首例 陳菊拍板:重刑受刑人可經篩選與監委視訊陳情

    監察院上周五與法務部、矯正署等單位敲定,27日監察院將受理監察史上第1件監所受刑人遠距視訊陳情案件,這也是監察史73年來首例。監察院長陳菊表示,國際相關人權公約指示,不應該因受刑人自由被剝奪,就減損其受到合理公平對待權力,這是普世最基本的原則,監察院做為國家最高人權機關,責無旁貸。 陳菊上午表示,國家人權委員會成立迄今半年,而自第6屆監委8月上任以來,期間收到539件受刑人陳情書,平均每個月收到107件,是過去的2倍,由於受刑人是相關權益保障上較薄弱的一環,目前只能書面陳情, 不太可能見到監委,但國際相關人權公約指示,不應該因受刑人自由被剝奪,就減損其受到合理公平對待權力,這是普世最基本的原則。監察院做 為國家最高人權機關,保障受刑人陳情權益責無旁貸,最起碼要做到監獄受刑人跟一般人一樣,可向監委當面訴說目前處境及心聲。 陳菊指出,監察院現正推動數位轉型計畫,其中「陳情零距離、溝通無障礙」是監察院一貫秉持的施政理念,所以這次視訊陳情監察院非常慎重。 監察院並說,自今年12月起創設視訊陳情,已有花蓮、澎湖、雲林等地的陳情人透過視訊,向監察委員陳情。1月27日,監察院將受理監察史上第1件監所受刑人視訊陳情案件,使行動自由、通信自由被剝奪的受刑人得以經由視訊方式,向監察委員當面陳情。這是37年制定監察法,明定監察院受理人民陳情案件,73年以來的第1案,也是我國獄政史上的創舉。 監察院祕書長朱富美上表示,監察院未來將與法務部研擬「陳情受理要點」,初期將以重刑優先考量,因考慮矯正署獄政管理能量,及可行性,跟監委受理能量,相關細節院部已展開討論。監察院監察業務處長王增華也說,監察院上周五才跟法務部、矯正署敲定相關安排,相關單位對此都樂觀其成。

  • 石木欽案爆200人攏絡名單 法務部:媒體猜測

    石木欽案爆200人攏絡名單 法務部:媒體猜測

    媒體報導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案,爆出有200人的檢警調攏絡名單,牽連檢察總長與大法官等級的司法官。民進黨立委劉世芳今天在立院司法法制委員會質詢法務部長蔡清祥此事,蔡清祥表示,沒有所謂200多位,都是媒體猜測的,不曉得這些資訊哪裡來。 劉世芳指出,過程中也爆出有民國87年跟民國88年的五張買股匯款單,有檢察系統涉入,法務部有沒有調查?蔡清祥表示,在調查範圍內,法務部是根據行政院轉監察院的函,針對扣案政務再去清查,清查跟檢察官、調查官有關的部分,做名單的清查跟就事實的了解。 劉世芳質疑法務部調查石木欽案似乎「太消極」,蔡清祥強調,法務部一開始就積極去查證整理資料,初步的報告已經出來,但是還要做最後的修正,針對內容有沒有要補充或是漏未調查的部分再修正。蔡清祥並指出,法務部針對石木欽案的報告將會在1月18日之前完成並交給行政院,再由行政院與司法院共同向監察院報告。

  • 王美花承諾違章工廠斷水斷電跳票 環團嗆要向監察院舉發

    王美花承諾違章工廠斷水斷電跳票 環團嗆要向監察院舉發

    因應農地違章建築有增加趨勢,前年通過「工廠管理輔導法」,明定2016年5月20日以後新增建的違章工廠應即斷水斷電並拆除,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質疑,經濟部長王美花承諾去年底前針對新建違章工廠要斷水斷電200家,截至去年底斷水斷電14家、拆除3家,陳椒華今痛批王美花承諾跳票,行政怠惰,環團更揚言,將向監察院舉發怠惰官員。 陳椒華指出,針對違章工廠問題多次質詢王美華及行政院長蘇貞昌,兩人都承諾戶執行斷水斷電,但截至去年底,僅斷水斷電14家、拆除3家,王美花承諾斷水斷電至少200家跳票,公務人員不依法行政,導致違章工廠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冒出,至今恐達2500家。 陳椒華說,違章工廠長期排放汙水,造成水源及土壤汙染,因而很多有機米變成鎘米,政府若不盡速貫徹執行違章工廠斷水斷電及拆除,環境汙染將更嚴重。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主任粘麗玉質疑,政府對於違章工廠不斷水斷電,考量到底是什麼,背後是否涉及關說,還是行政怠惰,如果相關單位再不依法執行,環團將到監察院舉發怠惰官員。 經濟部中部辦公室主任郭坤明表示,依據立法院立法說明,當年新增工輔法28條之一,規定新增未登記工廠,應依法停止供水供電及拆除,但母法裁處是依據業者違規情況,施工違規案兼依建築勒令停工,已完成違章建築則依區域計畫法,若有製造加工行為,依工輔法35條執行斷水斷電,政府以多管齊下遏阻違章工廠增加。 陳椒華認為,經濟部說法是騙小孩,炮轟不要再騙了;環團更怒嗆,有機制不執行就是行政怠惰,一定會向監察院舉發怠惰官員,有什麼問題請去跟監委說明。

  • 罷免王浩宇 監察院發密函關切

    罷免王浩宇 監察院發密函關切

     台北市議員羅智強昨爆料,指監察院發函罷免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的「罷王總部」,關切募款狀況,痛批蔡政府把台灣搞成「查水表共和國」。罷王總部證實,發起人唐平榮12月初確實收到監察院密件發函,內文是有關募資狀況。  對此,監察院公職人員財產申報處處長陳美延回應,有民眾在今年9月向監院檢舉嘖嘖募資平台「倒宇天光 全民響應─罷免王浩宇群眾集資計畫」及發起人,疑涉違反政治獻金法。他說,監院為政治獻金法的執法機關,遂按程序發函給嘖室股份有限公司及罷王連署領銜人,以釐清目的及用途;目前2單位均已回函監院,將再提報監院廉政委員會討論。  罷王總部發言人邱仁德指出,發起罷免王浩宇是針對王個人言行舉止不適任市議員,也希望王浩宇不要再帶風向模糊焦點,企圖塑造罷王的不正當性,手法太拙劣。  「我們不太想把監察院的行為,解讀成打壓」,邱仁德說,罷王活動在募資平台募款,並非首例,罷韓就是前例;且監院職責是監督公務員,罷免活動發起人唐平榮既不屬政黨,也非公職人員,監院來函也未註明是哪位監委負責此案,只有發函人「林小姐」,希望有心人士不要再搞小動作。  唐平榮說,監院稱接受民眾檢舉他恐涉《政治獻金法》,但他質疑監院是主責機關,有無涉法應該由監院提出,怎麼會來問他,他也回函給監院要求說明哪裡違法。  羅智強痛批,蔡政府查罷免王浩宇的募款,卻不查罷免韓國瑜的募款,不僅成了逆我者查的「查水表共和國」,更是搞雙標查水表的「雙標黨」。  王浩宇則表示,罷王總部不守法在先,卻扯東廠進來,監察院真是辛苦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