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吳家誠的搜尋結果,共62

  • 蘇貞昌嘴炮毀食安

    蘇貞昌嘴炮毀食安

     食不安,民不安,國豈能安?立委日前於立法院質詢,發現關係全體人民飲食安全、每3個月1次的行政院食安會報已經1年多未曾召開,行政院長蘇貞昌支吾其詞,回應「食安天天在做」,真是令人哭笑難安;真正天天做食安的,是廚師及家庭主婦們,如果政府食安能夠做得好,百姓負擔可以相對減輕,否則麻煩與困擾定相對增加。

  • 吳家誠》蘇貞昌嘴炮毀食安

    吳家誠》蘇貞昌嘴炮毀食安

    食不安,民不安,國豈能安?立委日前於立法院質詢,發現關係全體人民飲食安全、每3個月1次的行政院食安會報已經1年多未曾召開,行政院長蘇貞昌支吾其詞,回應「食安天天在做」,真是令人哭笑難安;真正天天做食安的,從備料到上桌,是廚師及每天在廚房辛勞的家庭主婦們;如果政府食安能夠真正做得好,天天做食安的百姓負擔可以相對地減輕,否則麻煩與困擾定相對增加。

  • 放毒入境愛台灣?

    放毒入境愛台灣?

     從宣布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的美國豬牛進口後,政府短時間內更擴大到全豬進口,這種做法實質上就是對大國的壓力極盡卑躬屈膝,完全放棄對國人健康與權益保障的責任,更顯現決策官員完全不仁民愛物,全然不避諱決策之無理及粗暴,與執行過程中必存在的眾多困難與可能引爆的「火藥」。莫非在當今執政團隊內,只有會說痴話狂言、媚上而專業不足的官員,才能確保高官位?

  • 吳家誠》放毒入境「愛」台灣?

    吳家誠》放毒入境「愛」台灣?

    從宣布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的美國豬牛進口後,政府在很短的時間內更擴大到全豬進口,這種做法實質上就是對大國的壓力極盡卑躬屈膝,完全放棄對國人健康與權益保障的責任,更顯現做這些決策的官員完全不仁民愛物,全然不避諱決策之無理及粗暴,與執行過程中必存在的眾多困難與可能引爆的「火藥」。莫非只有會說痴話狂言、媚上而專業不足的官員,才能確保高官位,這在當今執政團隊內是不是已成為一種常態?

  • 瘦肉精有多毒? 吳家誠:「萊」是基因毒 干擾神經、賀爾蒙系統!

    瘦肉精有多毒? 吳家誠:「萊」是基因毒 干擾神經、賀爾蒙系統!

    瘦肉精有多毒? 吳家誠:「萊」是基因毒 干擾神經、賀爾蒙系統!

  • 用12年前評估法 學者質疑過時

    用12年前評估法 學者質疑過時

     食藥署昨天公布開放美豬、美牛進口後的風險評估報告,其中一份是由台大公衛學院專案助理教授莊育權於2018年所完成,內容大量結合台大公衛學院食品安全與健康研究所教授吳焜裕在2007年的風險評估方法,對此陽明大學藥物科學院院長康照洲質疑,雖然公式本身不會因年代變更帶來改變,但若帶入數值太過久遠,結果就可能會與現況不同,無法代表現況。

  • 管理瘦肉精?沒那麼簡單

    管理瘦肉精?沒那麼簡單

     瘦肉精是人工合成用來促進牲畜成長的毒性化合物,在不尊重牲畜飼養方式的國家仍被普遍使用,當然更可能進入食物與產品生產端,增加消費者的風險。這種給牲畜餵食毒物是對人類在教育與文明上的一大諷刺,所產生之相關肉品堪稱「黑心商品」。

  • 吳家誠》管理瘦肉精?沒那麼簡單

    吳家誠》管理瘦肉精?沒那麼簡單

    常識告訴我們,在自然環境中無法完全去除的有毒有害物質,就可能進入食物或產品生產鏈。而瘦肉精這一類乙型腎上腺素受體致效劑,是人工合成用來促進牲畜成長、增加產量及瘦肉比例、與減少飼料使用量的毒性化合物,在不尊重牲畜飼養方式的國家仍然被普遍使用,當然更可能進入食物與產品生產端,這種給牲畜餵食毒物,增加消費者風險的作法,是對人類在教育與文明上的一大諷刺,所產生之相關肉品與產品堪稱「黑心商品」。

  • 誠品上櫃來首虧

    誠品上櫃來首虧

     誠品生活(誠生)受疫情衝擊大傷「利」氣,19日宣布下半年再關三店,今年以來關店數累計高達九店,對照誠生第二季出現上櫃以來首次虧損,拖累上半年稅後淨損1,521萬元,每股淨損0.32元,誠品這波計畫性關店行動,被業界視為營運止血、調整體質,抖落包袱再輕盈出發之舉。

  • 交棒 吳東進卸新光金董座

     新光金控啟動世代交接,吳東進19日確定卸下金控董座,由前新光金副董許澎接任,吳東進仍是新光人壽董事長,而吳東進次女、現新光銀行副董吳欣儒則接任新光金總經理,但此人事案需金管會同意才生效,新光金副董事長李紀珠則留任。 \n 吳東進是新光集團創辦人吳火獅的長子,1986年因吳火獅猝逝,由吳東進接手新光人壽、大台北瓦斯、新光建設、新光保全等,到後來成立新光金控,至今已近34年。 \n 吳東進表示,19日新光金董事會全員通過相關人事案,「聞不到一絲火藥味」,而自己卸下新光金董座有四大原因:一是看到同學駱錦明(王道銀行董事長)也卸任,他強調自己不是有病在身才要提早退休;二是沒有人規定將士一定要戰死沙場,吳東進語氣一沈,回憶34年前父親吳火獅就在南京東路新光大樓辦公室內猝逝,30多年前,也是最不景氣時,吳火獅因身體、精神上壓力很大,所以突然離世。 \n 他表示,目前景氣也不太好,有新冠肺炎的壓力,原本以為秋冬才會來的第二波疫情,北京現在又100多人確診,讓未來經濟更加不確定。 \n 三是想作一些自己喜歡作的事,可以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四是與吳欣儒為一等親關係,希望更高度符合金管會法規要求,所以待金管會核准吳欣儒的人事案後,吳東進不只辭去新光金董事長,連新光金董事亦會辭去。 \n 新光金總經理一職自從李紀珠2018年3月16日請辭後,已懸缺兩年多,原本由新光金副董黃敏義代理,但後來新光金又決議由黃敏義出任新光人壽總經理,金管會要求人壽總經理必須專任,不得同時代理金控總經理,所以造成預訂今年1月1日退休的新壽總經理蔡雄繼,仍擔任新壽總經理至今。 \n 新光金控新一屆董事當選名單是吳火獅文教基金會代表人吳東進、吳敏暐;吳東進基金會代表人李紀珠;新光三越代表人吳昕達、葉雲萬;新柏股份(新勝投資子公司)代表人吳東明、林伯翰、洪士琪;吳家錄保險文教基金會代表人吳邦聲;新誠投資;自然人董事是前新光人壽總經理蘇啟明與潘柏錚,三席獨董是林美花、許永明、吳啟銘。至於1%小股東提名的進賢投資代表人蔡宏祥,則未當選董事。

  • 新光金開啟交班之路!吳東進卸下金控董座 由許澎接任

    新光金開啟交班之路!吳東進卸下金控董座 由許澎接任

    新光金控大變天,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19日確定卸下金控董座,由前新光金副董許澎接任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仍是新光人壽董事長,而吳東進次女、現新光銀行副董吳欣儒則接任新光金總經理,但此人事案需金管會同意才生效,新光金副董事長李紀珠則繼續留任。1986年因為新光集團創辦人吳火獅猝逝,由長子吳東進接手新光人壽、大台北瓦斯、新光建設、新光保全等,至今已近34年。 \n新光金控總經理一職自從李紀珠2018年3月16日請辭後,已懸缺2年多,原本由新光金副董黃敏義代理,但後來新光金又決議由黃敏義出任新光人壽總經理,但金管會要求人壽總經理必須專任,不得同時代理金控總經理,所以造成預訂今年1月1日退休的新壽總經理蔡雄繼,仍擔任新壽總經理直到現在。 \n正式接班新光金的吳欣儒,是新光金控現任董事,是新誠投資的法人代表,一開始並未列在新一屆董事提名名單上,新光金提名的董事名單有新誠投資,但沒有列上法人代表,本來即被視為「活棋」,或有特殊安排。 \n1979年次的吳欣儒在柏克萊大學念分子生物學,回台前曾在Navigan t Consulting生命科學部,為藥商、生化公司以及大型儀器公司做市 場分析、篩選和行銷的規畫與策略,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也曾公開說,吳欣儒極富愛心又兼具理性,還曾擔任國外生命線的輔導員,接 聽各類求助電話,提供需要的人協助。 \n吳欣儒回台後即進入新光金董事會學習,近年主要在新光銀行,協助電子支付、信用卡等發展,2015年接下新光金數位金融小組的召集人,協助訂定新光金金融科技的相關發展方向,同時吳欣儒也是吳東進在新光醫院的董事長特助。 \n新光金控新一屆董事當選名單是新光吳火獅文教基金會代表人吳東進、吳敏暐;吳東進基金會代表人李紀珠;新光三越百貨代表人吳昕達、葉雲萬;新柏股份(新勝投資子公司)代表人吳東明、林伯翰、洪士琪;吳家錄保險文教基金會代表人吳邦聲;新誠投資;自然人董事是前新光人壽總經理蘇啟明與潘柏錚,三席獨董是林美花、許永明、吳啟銘。 \n至於1%小股東提名的進賢投資代表人蔡宏祥,則未當選董事。

  • 《金融股》新光金吳東進不續任 許澎接任董座

    新光金(2888)今天舉行股東會,除通過配發現金股利每股0.4元之外,也選出15席董事,最終除了進賢投資提名的蔡宏祥外,公司派提出15名人選全數當選。會後舉行董事會,也確認董事長吳東進不再續任,新光金副董許澎將接任新光金董事長,但名單還是要由主管機關同意生效。 \n \n 新光金今年股東常會改選15席董事(含3席獨立董事),當選名單為:財團法人新光吳火獅文教基金會吳東進;財團法人吳東進基金會李紀珠;新光三越百貨的吳昕達、葉雲萬;新柏公司吳東明、洪士琪、林伯翰;新誠投資;財團法人新光吳火獅文教基金會吳敏暐;財團法人台北市吳家錄保險文化教育基金會吳邦聲;蘇啟明、潘柏錚。獨董則為:林美花、許永明、吳啟銘。 \n 不過,今天股東會上,今天卸任的獨立董事暨審計委員會召集人李勝彥再次槓上新光金副董李紀珠,在宣讀審計報告時脫稿演出,表示新光金未揭露他提告李紀珠的背信詐欺案,吳東進除表示訴訟案件沒有收到,並三度制止李勝彥發言,議事人員只好關掉麥克風,請李勝彥下台,改由另一位獨董林美花代讀審計報告。吳東進表示,都曾在台灣銀行當過董事長或總經理,都是傑出的人,一開始很和諧,不知為何現在變成這樣,但無論如何都很感謝對新光金的貢獻。 \n \n

  • 防疫還不能高興太早

    防疫還不能高興太早

     新冠肺炎讓人們更看清楚了「全球化」的作用,原本意謂著資源、貿易、金流、投資、人口移動的相輔相成生活方式,卻也呈現出「災難共享」的現實。這樣的衝擊對於各方面資源不足以自給自足的小國家,因各種緩衝機能不足,影響更沉重。 \n 我國本來就先天資源不足,是連人民的糧食大約70%都需仰賴進口的地區;從初期的口罩不足、不夠分配,加上後續的防疫檢測工作無法大幅度地進行普篩,都可看出。面對現在的疫情,經過100多天,擁有「6天零確診病例」的加持,自然要面對防疫與經濟維持的情結。 \n 然而,幾天的連續零確診病例是否就表示台灣已經進入了可以安心甚至高枕無憂的階段?實質上,要看從現在起,我們是以什麼樣的作為與制度走後續的路。 \n 許多國家的疫情仍然持續,有些甚至惡化中,這樣的疫情有如一場森林大火,仍有火苗在持續的悶燒;一個無法自給自足的小國家,對邊界的開放、人流與資源、貨物的往來,要用什麼樣的態度與有足夠配套的方式來面對,恐怕也需要仔細的沙盤推演。 \n 過去100多天的防疫日子裡,可了解到仍有許多病毒不明來源的病例尚難以掌握與解釋,讓我們偶而看到了沒有後續傳染蔓延的「幸運」;而台灣在管制過程中,算是祭出頗重的罰則,無論是暫時性人身自由的限制,或是違反規定的罰款,應該也令不少身上帶有病毒的人們或沒有明顯症狀的帶原者,「自動自發地」隱藏起來,不願意誠實面對吧! \n 更令人擔心的,根據最近科學研究報導顯示,即便是已經過鼻咽喉採樣PCR檢測,甚至是三採陰的新冠肺炎患者,可出院趴趴走了,但病毒仍然可藏在肺部呼吸器官深處再轉陽。因此這是新型態的病毒,不應以傳統式病毒看待,台灣以檢驗三採陰結案的方式來定義痊癒,如沒有進一步再用科技方法進行後續的追蹤,未來這一個輕忽也可能成為一大「再爆破口」。 \n 因為現有的檢測方法仍然無法於三採陰之後,檢測肺部深處隱藏的病毒,這些正確的證據僅能經過發病死亡之後,病患大體解剖在身體組織部位取樣檢測,特別是肺部,才能夠發現。更何況病毒體積僅幾十到100多奈米大小,多數精密的醫學檢驗儀器均無法達到如此的解析度。 \n 所以,無論是已經有連續多少天的零確診病例,為了維持自身安全與配合持續的防疫工作,仍需維持如過去100多天來有效的個人防疫作法。而在於階段解脫疫情與維護經濟能量的策略與作法上,仍需在國內區域上,做中、長期仔細的規畫,再漸進考慮還原接軌回國際,不應放鬆與高興太早。(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CNS國家標準審查委員會委員兼主席)

  • 吳家誠》防疫還不能高興太早

    吳家誠》防疫還不能高興太早

    一場世界大流行的新冠肺炎,讓人們更看清楚了「全球化」的作用,原本意謂著資源、貿易、金流、投資、人口移動的相輔相成生活方式,卻也呈現出「災難共享」的現實。這樣的衝擊對於各方面資源不足以自給自足的小國家,因各種緩衝機能不足,影響更沉重。 \n 我國本來就先天資源不足,是連人民的糧食大約70%都需仰賴進口的地區;從初期的口罩不足、不夠分配,加上後續的防疫檢測工作無法大幅度地進行普篩,都可看出。面對現在的疫情,經過100多天,擁有「6天零確診病例」的加持,自然要面對防疫與經濟維持的情結。 \n 然而,幾天的連續零確診病例是否就表示台灣已經進入了可以安心甚至高枕無憂的階段?實質上,要看從現在起,我們是以什麼樣的作為與制度走後續的路。 \n 許多國家的疫情仍然持續,有些甚至惡化中,這樣的疫情有如一場森林大火,仍然有火苗在燃燒、持續的悶燒;一個無法自給自足的小國家,對於邊界的開放、人流與資源、貨物的往來,要用什麼樣的態度與有足夠配套的方式來面對,恐怕也需要仔細的沙盤推演。 \n 過去100多天的防疫日子裡,可了解到仍有許多病毒不明來源的病例,尚難以掌握與解釋,讓我們偶而看到了沒有後續傳染蔓延的「幸運」;而台灣在管制過程中,算是祭出頗重的罰則,無論是暫時性人身自由的限制,或是違反規定的罰款,應該也令不少身上帶有病毒的人們或沒有明顯症狀的帶原者,「自動自發地」隱藏起來,不願意誠實面對吧! \n 更令人擔心的,根據最近科學研究報導顯示,即便是已經過鼻咽喉採樣PCR檢測,甚至是三採陰的新冠肺炎患者,可出院不隔離了,他們到處趴趴走,但經研究發現,病毒仍然可藏在這些人的肺部呼吸器官深處,在轉陽後,可能造成後續的感染與病症, 甚至病重死亡。 這是新型態的病毒,不應以傳統式病毒看待,根據醫學上的了解,也知道病毒改變相當快與多元,台灣以檢驗三採陰結案的方式來定義痊癒,如沒有進一步再用科技方法進行後續的追蹤,未來這一個輕忽也可能成為一大「再爆破口」。 \n 因為現有的檢測方法仍然無法於三採陰之後,檢測肺部深處隱藏的病毒,這些正確的證據僅能經過發病死亡之後,病患大體解剖,在身體組織部位取樣檢測,特別是肺部,才能夠發現。更何況病毒體積僅幾十到100多奈米大小,多數精密的醫學檢驗儀器均無法達到如此的解析度,如今科學證明,後續風險的確如此。 \n 所以,無論是已經有連續多少天的零確診病例,為了維持自身安全與配合持續的防疫工作,仍需維持如過去100多天來有效的個人防疫作法。而在於階段解脫疫情與維護經濟能量的策略與作法上,仍需在國內區域上,做中、長期仔細的規畫,再漸進考慮還原接軌回國際,不應放鬆與高興太早。 \n(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CNS國家標準審查委員會委員兼主席)

  • 生技小金雞 康聯生醫 上櫃路坎坷

     鴻海集團健康事業群(M次集團)中,生技小金雞康聯生醫營運表現亮麗,雖然連續3年獲利都超過半個股本,去年EPS6.32元,擬配發現金股利4.5元,不過,上櫃之路卻也坎坷,今年1/21日已公告,自行撤回股票上櫃申請案件。 \n 康聯生董事長吳良襄具備生醫背景,他曾任美商亞培台灣區業務經理、美敦力(Medtronic)大中華區總經理,且是曾馨瑩姊夫,在鴻海生醫布局中,扮演重要角色,多次在醫療展和重要生論壇活動中,代表鴻海集團出席。 \n 以精準醫療、智慧健康為核心,貫穿科技、服務與通路三大領域的康聯生醫,旗下有康聯、康儀和康誠3家公司。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風暴,吳良襄也幫鴻海集團牽線與美敦力(Medtronic)合作研發呼吸器。 \n 康聯表示,該公司將持續以健康大數據平台,建構預防、預警、預測等健康管理服務,提供智慧健康諮詢及個人化健康促進。 \n 另外,子公司康儀科技則專攻感染症分子生物檢測及臨床微生物檢測。2020年甫取得「克雷伯氏肺炎桿菌血清分型快篩卡K1/K2」的獨家專利代理權,提供台灣社區或院內感染主要的病原菌之一的克雷伯氏炎桿菌快速篩檢。 \n 至於康誠則負責環境及健康安 全檢測、基因檢測、生物晶片開發及功能醫學,2019年已取得美國知名癌症液體活檢(Liquid biopsy)公司Guardant Health在台灣的獨家代理,針對晚期癌症患者提供 Guardant360 的檢測服務。

  • 誰驕傲,誰中鏢

    誰驕傲,誰中鏢

     人類目前所面對的新冠肺炎疫情,勢必成為一場人類與病毒的持久戰。簡單的比喻,就像一片廣大的森林產生了處處著火的火災,仍不知火源來自何處,除非是掌握了火源,「同時撲滅」了各處所有燃燒與悶燒的火苗,否則這樣的火災隨時都有再發生甚至更擴大的危機。然而,已經傳播到世界將近200個國家的病毒,想要同時讓其消失,恐怕是件更困難的事。 \n 從科學的證據說明,這樣病毒的產生需來自兩種以上不同病毒,同時感染一種動物宿主,再傳染到不同地區的人類,進而引發如今世界性的大流行;可是病毒與其原始的宿主,目前仍然無法被具體掌握,表示我們在病毒溯源上,仍未成功,要根絕這樣的病毒將十分困難,「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仍然在環境裡流竄的原始病毒之動物宿主,又怎麼知道還有多少? \n 更何況目前我們必須面對的病毒多樣化感染方式,像是早已出現的無症狀感染、已出現的「健康者傳染」、經由空氣氣溶膠、多樣物質表面與物件傳染等,都會改變你我未來在社會與經濟活動的傳統方式,甚將造成人類長期以來活動方式的轉折點。 \n 所以,今天針對新冠病毒的防疫,是一場「人類與病毒的世界大戰」,需要整體性的共識與團結的作法,由個人到家庭、公司、社區、社會、國家,到整體國際的共同努力,才能有效地面對與撲滅這「謎樣」的共同敵人。 \n 如今看到在帛琉3艘敦睦艦官兵700多人上岸,怎麼24位感染的人全部都在磐石艦?這機率太小了,只有2的24次方分之一。病毒會聰明到只專挑磐石艦的人?所以,十分可能的,應該是第一位感染士兵上了磐石艦,然後,敦睦艦隊出航,所以責任的歸屬,不難想像吧! \n 再看這次敦睦艦隊染疫人員行程前後的活動,似乎忘卻了疫情期間,防疫所應該配合與注意的事項,甚至官兵足跡遍布10個縣市,大幅增加了後續防疫追蹤隔離的困難度,與全民所需付出的成本,保國衛民的國軍如此大意,令人不勝唏噓! \n 台灣從有幾天的零確診病例後,防疫成果的驕傲自滿心態反而更加重了,太「在意國際關注度,恐失去防疫專注力」,這是令人十分擔心的現象,如果再發生後續的爭功諉過,掩蓋了「防疫破口資訊的透明度」,將無助防疫的即時性,進而造成更大的缺口,應慎思慎行啊!(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 吳家誠》誰驕傲,誰中鏢

    吳家誠》誰驕傲,誰中鏢

    人類目前所面對的新冠肺炎疫情,勢必成為一場人類與病毒的持久戰。簡單的比喻,就像一片廣大的森林產生了處處著火的火災,仍不知火源來自何處,除非是掌握了火源,「同時撲滅」了各處所有燃燒與悶燒的火苗,否則這樣的火災隨時都有再發生甚至更擴大的危機。然而,已經傳播到世界將近200個國家的病毒,想要同時讓其消失,恐怕是件更困難的事。 \n 從科學的證據說明,這樣病毒的產生需來自兩種以上不同病毒,同時感染一種動物宿主,再傳染到不同地區的人類,進而引發如今世界性的大流行;可是病毒與其原始的宿主,目前仍然無法被具體掌握,表示我們在病毒溯源上,仍未成功,要根絕這樣的病毒將十分困難,「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仍然在環境裡流竄的原始病毒之動物宿主,又怎麼知道還有多少? \n 更何況目前我們必須面對的病毒多樣化感染方式,像是早已出現的無症狀感染、已出現的「健康者傳染」、經由空氣氣溶膠、多樣物質表面與物件傳染等,都會改變你我未來在社會與經濟活動的傳統方式,甚將造成人類長期以來活動方式的轉折點。 \n 所以,今天針對新冠病毒的防疫,是一場「人類與病毒的世界大戰」,需要整體性的共識與團結的作法,由個人到家庭、公司、社區、社會、國家,到整體國際的共同努力,才能有效地面對與撲滅這「謎樣」的共同敵人。 \n 如今看到在帛琉3艘敦睦艦官兵700多人上岸,怎麼24位感染的人全部都在磐石艦?這機率太小了,只有2的24次方分之一。病毒會聰明到只專挑磐石艦的人?所以,十分可能的,應該是第一位感染士兵上了磐石艦,然後,敦睦艦隊出航,所以責任的歸屬,不難想像吧! \n 再看這次敦睦艦隊染疫人員行程前後的活動,似乎忘卻了疫情期間,防疫所應該配合與注意的事項,甚至官兵足跡遍布10個縣市,大幅增加了後續防疫追蹤隔離的困難度,與全民所需付出的成本,保國衛民的國軍如此大意,令人不勝唏噓! \n 台灣從有幾天的零確診病例後,防疫成果的驕傲自滿心態反而更加重了,太「在意國際關注度,恐失去防疫專注力」,這是令人十分擔心的現象,如果再發生後續的爭功諉過,掩蓋了「防疫破口資訊的透明度」,將無助防疫的即時性,進而造成更大的缺口,應慎思慎行啊! \n \n(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n \n \n \n \n

  • 最強防疫盾牌該上場了

    最強防疫盾牌該上場了

     新冠肺炎的流行已經4個月了,全世界超過130萬人感染,所謂的歐美先進國家更是慘不忍睹,這場人類與冠狀病毒的「世界大戰」,看來仍要延續相當長的時間。雖然熱衷政治的各國元首已經漸漸覺醒,但是對於現實狀況的扭轉與災情的減輕,實際作為看來仍有一段落差,畢竟人性有一定的「惰性」,這樣的弱點修正確實很難一蹴可幾。 \n 歐美國家所犯的防疫錯誤,對一般人而言,都漸漸地明朗化了,反觀目前暫時被國際稱讚的台灣防疫工作,確實仍有許多不足與破口,已經接近要爆發大流行的起點。 \n 台灣對於新冠肺炎的防疫恐怕很難避免大流行,筆者認為原因如下: \n 一、看到清明節假期的人潮,這與台灣人民的常識智商成反比!一般百姓的僥倖心理仍然很高,宣導教育與配套明顯仍不足。 \n 二、不明來源的病例仍然很多,台灣似仍無決心做普遍性篩檢。然而,普篩是根絕性防疫策略之一,在資源不足的情況,可以快篩為手段,但特別是血清抗體快篩法,更要特別留意產生偽陽性的案例,與可能產生的後續困擾。如何在不同的地區擴大精確與可量化的病毒遺傳分子檢驗(RT-PCR)能量,在其他國家有先例可循,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不應該再遲疑等待,不擴充普篩能量,就可能落入必須擴充負壓病房的困境。 \n 三、無症狀的感染已經是一個普遍的現象,防疫的困難度早就大幅提升,而且感染後病毒的強度與毒性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指揮中心更少了對長距離氣懸膠微粒感染的預防考量與措施。 \n 四、受病毒感染後,症狀的呈現越來越多樣化,可以說沒有什麼典型症狀可言。這說明了病毒的變異性與變異速度很快,未來也恐難有恰當的疫苗,此仍未見指揮中心有對策考量。 \n 五、病毒來源於不同的地區與國家,透過不同的人種傳播,所以病毒的變異方式也呈現多樣化,難以掌握,目前也沒看到有對病例更細分的科學性病毒分類。 \n 六、對於境外移入的案例與本土傳染的案例,指揮中心常僅做例行性的報告,未仔細區分了解。而兩類增加的百分比,與兩類案例的後續感染擴增係數(R值)趨勢,均未加以公布讓人民了解,防疫只做了一半。 \n 七、相對於其他國家,目前台灣的防疫狀況略顯優勢,但是已然出現了不少驕傲的心態,將成為後續防疫工作努力的絆腳石,所謂「行百里者半九十」也,可能功虧一簣,防疫工作如同作戰,怎可驕兵? \n 八、指揮中心的作為似乎進入了習慣性的例行常態,或有高度的媒體收視率,但是漸漸地失去了突破積極性,配合著外在「政治口水」演出,如果培養了自滿心態,看來新的案例應仍會持續增加。 \n 筆者認為在疫苗與藥物研發生產的同時,除了不斷宣導與教育人民,強制群眾在風險地區戴口罩,避免接觸性感染,保持合乎科學的社交距離外,追蹤隔離與普遍篩檢的確是重要的防疫兩大盾牌,實質上缺一不可。指揮中心必須在短期內充實這些防禦策略上所需要的資源,以強化策略的執行,才能防堵現行「防疫決心的缺口」。若不及早改善,等疫情擴大後將更難因應。(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中華民國環境分析學會常務理事)

  • 吳家誠》最強防疫盾牌,該上場了!

    吳家誠》最強防疫盾牌,該上場了!

    新冠肺炎的流行已經4個月了,全世界超過130萬人感染,所謂的歐美先進國家更是慘不忍睹,這場人類與冠狀病毒的「世界大戰」,看來仍要延續相當長的時間。雖然熱衷政治的各國元首已經漸漸覺醒,但是對於現實狀況的扭轉與災情的減輕,作為上看來仍然有一段落差;畢竟人類有一定的「惰性人性」,這樣的弱點修正確實很難一蹴可幾。 \n \n所謂「西方先進國家」所犯的防疫錯誤,對一般人而言,都漸漸的明朗化了;反觀目前暫時被國際稱讚的台灣防疫工作,確實仍有許多不足與破口,已經接近要爆發大流行的起點。 \n \n台灣對於新冠肺炎的防疫恐怕很難避免大流行,筆者認為原因如下: \n \n1、看到清明節假期的人潮,這與台灣人民的常識智商成反比!社交距離與則成正比,一般百姓的僥倖心理仍然很高,宣導教育與配套作為明顯仍不足。 \n \n2、不明來源的病例仍然很多,台灣似仍無決心做普遍性的篩檢。然而,普篩是根絕性防疫策略之一,在資源有所不足的情況,可以快篩為手段,但特別是血清抗體快篩法,更要特別留意產生偽陽性的案例,與可能產生的後續困擾。如何在不同的地區擴大精確與可量化的病毒遺傳分子檢驗(RT-PCR)能量,在其他國家有先例可循,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不應該再遲疑等待,不擴充普篩能量,就可能落入必須擴充負壓病房的困境。 \n \n3、無症狀的感染已經是一個普遍的現象,防疫的困難度早就大幅提升,而且感染後病毒的強度與毒性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指揮中心更少了對長距離氣懸膠微粒感染的預防考量與措施。 \n \n4、受病毒感染後,症狀的呈現越來越多樣化,可以說沒有什麼典型症狀可言。說明了病毒的變異性與變異速度很快,未來也恐難有恰當的疫苗,此仍未見指揮中心有對策考量。 \n \n5、病毒來源於不同的地區與國家,透過不同的人種傳播,所以病毒的變異方式也呈現多樣化,將十分難以掌握,目前也沒看到有對病例更細分的科學性病毒分類。 \n \n6、對於境外移入的案例與本土傳染的案例,指揮中心常僅做例行性的報告,未仔細區分了解,而兩類增加的百分比,與兩類案例的後續感染擴增係數(R 值)趨勢,均未加以公布讓人民了解,防疫只做了一半。 \n \n7、相對於其他國家,目前台灣的防疫狀況略顯優勢,但是已然出現了不少驕傲的心態,將成為後續防疫工作努力的絆腳石,所謂行百里半九十也!可能功虧一簣,防疫工作如同作戰,怎可驕兵? \n \n8、指揮中心的作為似乎進入了習慣性的例行常態,或有高度的媒體收視率,但是漸漸地失去了突破積極性,配合著外在「政治口水」,如果培養了自滿心態,看來新的案例應仍會持續增加。 \n \n \n \n筆者認為在疫苗與藥物研發生產的同時,除了不斷宣導與教育人民,強制群眾在風險地區戴口罩、避免接觸性感染、保持合乎科學的社交距離外,追蹤隔離與普遍篩檢的確是重要的防疫兩大盾牌,實質上缺一不可。指揮中心必須在短期內充實這些防禦策略上所需要的資源,以強化策略的執行,才能防堵現行「防疫決心的缺口」。若不及早改善,等疫情擴大後將更難因應。 \n \n(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化學系教授、中華民國環境分析學會常務理事) \n \n \n \n \n \n

  • 防疫只做了一半?

    防疫只做了一半?

     新冠病毒正蔓延全世界,美國也面臨社區感染威脅,甚至把疫情控制、應對、管理的指揮層級拉高了,明顯的是因應這樣的疫情將可能影響健康、教育、環境、交通、經濟、生產、糧食、內政安定等層面,需要更宏觀與直接的角度來做全面性的疫情管控。 \n 但是,想想看為了此次防疫,世界各國均顯得手忙腳亂;從病毒來源與生命周期、傳染途徑,到疾病潛伏期之無法確實掌握,甚至到發現無症狀感染者傳染的應對,都顯出對付造成疫情的COVID-19病毒無法知己知彼地控制,對於新科學資訊的掌握與運用明顯不足,應該也是一個原因。 \n 實質上,生態圈中生物的基本結構就是細胞與病毒,這兩種基本結構它們的存活動力首要原則,就是爭取持續性的存活與繁衍,就像人體內的細胞一樣,每個細胞都有維持其生命存活的機制,環境中的病菌、病毒也一樣,否則就是其生命的結束。 \n 如今,更令人擔心發現了如科學研究預期的,寵物、動物受到了此病毒(SARS-CoV-2)的感染。或許也是因為資訊掌握不足,將另造成令人擔心的病毒傳染管道,更可能在防疫措施的進行中,造成寬廣的漏洞,甚至可能影響到食物來源的畜牧業,當然應提高防疫的範圍與角度,及早準備,以免前功盡棄。 \n 早在年初,科學界就已確認此病毒傳染擴散的能力比2003年的SARS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其分子生物毒理上的原因,卻未受到防疫過程實務上的重視與配合。 \n 冠狀病毒透過其表面冠狀蛋白之受體鍵結部(RBD)上受體鍵結基(RBM)蛋白質之氨基酸,與受其侵害之細胞膜上的血管收縮酶受體(ACE2)的蛋白質進行鍵結作用,再進一步把攜帶遺傳訊息的核糖核酸(RNA)送入受害細胞中,運用其資源複製繁衍成更多的病毒。 \n 然而與以前的SARS病毒相較,新冠狀病毒RBM的蛋白質上對應的部分氨基酸有了奇妙的改變,化學上的作用力也有了改變,造成其感染的強度與傳播能力也更有侵略性了,對於會受其感染的物種與細胞也不一樣了,有些動物受感染的機會反而增加了,例如人、猴子、猩猩、貓、貂、豬等,都是容易受到這種病毒感染的對象。而病毒與細胞相互作用的化學結構上,僅因為一個氨基酸的不同,鼠類反而較不容易受到這種病毒的感染。 \n 所以,在既有事實與科學證據之下,目前如火如荼的防疫,對人畜共通傳染的病毒找不到來源,而忘了動物通常本是病毒的傳染來源,是否防疫只做了一半,而留下了一個大的漏洞呢?(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化學系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