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吳敬璉的搜尋結果,共91

  • 吳敬璉盼建設兩岸共同市場

    吳敬璉盼建設兩岸共同市場

     因為直言大陸經濟要「市場化、法治化、民主化」改革,被譽為是「中國大陸經濟學界良心」的大陸國務院研究發展中心研究員吳敬璉,來台參加孫運璿百歲誕辰紀念論壇。83歲的吳敬璉透露,他與孫運璿雖僅一面之緣,卻有惺惺相惜的君子之交。 \n 吳敬璉說,1993年他第一次到訪台灣參加「兩岸經貿學術研討會」,正是兩岸關係緩和後首次經濟學家對話,「我第一次拜會,也是唯一一次見到孫運璿。」但他至今仍記得,孫運璿當面囑託「當大陸『富』起來以後,一定要和平、平等對待兩岸,攜手合作。」 \n 吳敬璉說,大陸被言中真的富起來了,他不得不佩服孫運璿在20年前就有遠見。也因為孫運璿引領台灣走過經濟動盪年代,從這位「風雨中的舵手」身上見識到,大陸經濟必須堅持「市場化、法治化、民主化」改革。 \n 吳敬璉在孫運璿百歲紀念論壇,發表「兩岸關係新發展與台灣因應」專題演講,他強調,當前兩岸新局,必須在共同市場的基礎上,發展兩岸新的競合關係。 \n 吳敬璉說,建設兩岸共同市場絕對是當前兩岸最重要的要務。「我深深感覺到,兩岸僅在多邊貿易平台上『招商引資』進行產業合作,已經遠遠不足了。」因為大陸過去以特殊政策優惠台商,處理兩岸經貿關係,已經改弦易轍不宜也不能再繼續,因此他強調,必須加快兩岸共同市場建設,以企業為主體,在平台上進行產業整合。 \n 他建議,要加快兩岸共同市場建設,兩岸要建立政治互信,才能就開放市場准入、統一投資法規、實現資本項下貨幣可兌換等實質問題進行磋商。「這麼一來,兩岸共同市場雖然是競爭平台,也能有利兩岸產業整合。」

  • 吳敬璉:陸文明衰退 孫早說中

    吳敬璉:陸文明衰退 孫早說中

     大陸經濟泰斗、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教授吳敬璉昨日指出,前副總統蕭萬長提出的「兩岸共同市場」,就是未來兩岸合作的新平台,呼籲兩岸領導人在互信基礎上提出具體措施,讓兩岸可以一起賺全世界的錢。 \n 吳敬璉說,1993年他第一次來台灣開大陸經濟學者會談,雖然那時資政孫運璿身體已經不好,但還是親自參與。當時孫運璿說,當大陸富起來時,一定要記取台灣過去發展過程的教訓。「沒過多少年,大陸富起來後,不幸被他言中,文明風氣出現衰退,社會出現各種矛盾。」 \n 吳敬璉指出,這幾年兩岸合作的確有進步,尤其是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之後,早收清單確實出現明顯成就。但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後,兩岸經濟都發生了一些問題,譬如面板產業,台灣面臨產能過剩,最近幾年大陸許多高世代面板,不久後也可能會面臨同樣問題,兩邊都落在韓國後面。

  • 吳敬璉:各國都有延長退休年齡趨勢

    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在大陸瀋陽一項演講會上指出,現在人的壽命延長了很多,世界各國都有個趨勢,就是延長退休年齡。 \n \n已經83歲的吳敬璉說,現在有些國家規定退休年齡,其實還是在人的精力還很好的時候,所以才有延後的趨勢。他說,延後退休有兩方面影響,短期來說,很多人覺得對自己是一個不利的影響。但長遠來看,對所有的人和整個社會是有利的,因為可以對社會繼續做貢獻。 \n \n談到對未來經濟增長點的預測,她說,當我們作為一個追隨者的時候,先行者的經驗和教訓都在那。可是,當你要創新的時候,也許可以說——除了上帝,沒有人知道。這種情況下,唯一的辦法,就是發動千軍萬馬走出一條路。成功的概率雖低,但是數量到了臨界點,總會有成功的。 \n \n(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陸學者吳敬璉談改革 提7大建議

    陸學者吳敬璉談改革 提7大建議

     本屆三中確定大陸將進行全方位改革並提出相關頂層架構,日後如何落實為外界密切關注。大陸智庫學者吳敬璉18日對後續改革提出「明晰市場經濟產權制度基礎」等7項建議,期落實三中改革路線。 \n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是在北京舉行的「2014預測與戰略」財經年會上發表上述看法。據了解,他任職的國發中心為大陸官方高層智囊,作為本屆三中主軸的「383改革方案」,就是由該機構所研擬。 \n 搜狐財經報導,吳敬璉在會中表示,日後三中改革須採取7大措施,使會中強調的「市場決定性力量」得以發揮。分別是:確保不同所有制財產權益得到平等保護;不同所有制企業能夠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利率、匯率等價格的市場化;完善反壟斷法,消除現在普遍存在行政壟斷、地區壟斷;按照「市場能辦放給市場,社會能辦交給社會」的原則簡政放權,以及改變以事前監管涉及實質性審批為主的監管辦法。 \n 吳敬璉也提及司法作為市場保護傘的作用,表示大陸必須建立法制,確保法官獨立行使審判權;同時須消除各級政府過度干預和直接進入微觀經濟活動。

  • 陸改革 吳敬璉:面臨兩種阻力

     中國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今天指出,大陸新一輪改革將面臨兩方面的阻力,一是特殊既得利益集團的反對,二是舊體系向新體系轉變可能出現困難。 \n 中新社報導,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吳敬璉出席在北京舉辦的「『財經』年會2014:預測與戰略」時,發表對新一輪改革的看法。 \n 中共第18屆中央委員會第3次全體會議(中共18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簡稱「決定」)中,提出16大領域、60項改革任務。 \n 吳敬璉認為,其中,要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是經濟體制改革中最重要的綱領。不過,更關鍵的是,將這些「決定」落實。 \n 吳敬璉指出,大陸新一輪改革將面臨兩方面的阻力:特殊既得利益集團的反對,將給落實這些「決定」帶來一定阻礙;此外,舊體系向新體系的轉變過程中,由於部分環節配合不當,也可能出現困難。 \n 他分析,當前中國大陸市場經濟存在3大缺陷,一是因條塊分割導致市場碎片化;二是壟斷和行政干預行為的存在,使市場失去競爭性;三是發展不平衡,商品市場發展程度相對較好,而要素市場發育水準較低。 \n 吳敬璉建議,未來應確保不同所有制的財產權益都能得到保護;實現包括利率和匯率在內的商品、要素價格的市場化;完善反壟斷法,嚴格執法,消除普遍存在的行政壟斷;進一步理順市場與政府的關係;改變以事前監管、實質性審批為主的管理辦法。1021119 \n

  • 兩岸共同市場 吳敬璉籲更開放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上午在兩岸企業家峰會演講中指出,兩岸若要推動共同市場,大陸在市場准入方面需要更開放。 \n 兩岸企業家峰會上午舉行兩階段論壇,共有吳敬璉、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前經濟部長施顏祥等17人進行簡短演講。 \n 吳敬璉表示,兩岸不少人士談論很多「協調、整合」這類的話,雖說由政府來做會事半功倍,但像大陸的訊息與太陽能等產業,卻因政府而造成很多問題。 \n 吳敬璉接著說,大陸目前的市場分隔問題嚴重,「不良競爭與壟斷很厲害」。如果兩岸要發展共同市場,必須開放競爭、建立規則,唯有開放的市場環境,才能發揮企業家的才能。 \n 他呼籲大陸與台灣加深政治互信,雙方制訂通行的規則,包括准入前的國民待遇、智慧財產權的保護等,「大陸的監管方式需要改變……政府對微觀經濟的介入,問題需要一一解決。」 \n 郭台銘在演講中也提到,他從開工廠第1天就知道競爭,「競爭是好事,但是要公平競爭。」1021105 \n

  • 打造共同市場 吳敬璉籲陸改革

    打造共同市場 吳敬璉籲陸改革

     身為兩岸企業家紫金山峰會的大陸特聘專家,大陸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4日參與峰會開幕式,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兩岸需要打造共同市場,但大陸自身內部改革是前提,「要營造兩岸共同市場,現在的大陸的確要改進,政府介入太深。」 \n 吳敬璉表示,兩岸合作是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形成共同市場,讓企業在這個舞台上尋找合作夥伴,形成雙向投資。而大陸原本是計畫經濟,政府在經濟活動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同樣地,市場力量就會很難運轉,對大陸來說,要在自身內部改革,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共同市場也是要打破這種障礙。 \n 以面板來說,吳敬璉表示,面板業整合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市場的優勝汰劣,另一種是透過政府,但「政府整合不是個辦法」。以先前傳出大陸將調高面板關稅來說,吳敬璉認為,其實面板關稅根本不用調高,因為北京、深圳兩條8代線都已開始量產,自己本身產能就會過剩了,跟進口和關稅根本沒有關係。現在的問題是每個地方政府都用自己的財力去支持企業生產面板,所以才出現問題。 \n 對於大陸的內部改革,吳敬璉建議,第一要平等地保護產權;第二是價格放開;第三是政府不要干預微觀經濟活動;第四是堅決反壟斷,包括各種行政壟斷,還要建立法制、司法獨立;第五則是要改善監管辦法,因為現在審批制的辦法行不通,應該要從事前監管,改為事後監管。

  • 陸經濟要成長吳敬璉:必須政改

    陸經濟要成長吳敬璉:必須政改

     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大陸改革派經濟學者、素有「吳市場」之稱的吳敬璉近日指出,為了經濟能夠持續成長,大陸必須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才能扭轉公眾對改革開放30年,只讓特權菁英獲利且拉大貧富差距的看法。 \n 這番看法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前夕,已受到關注。 \n 3次經改 造就全球第2 \n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中國研究學者諾頓(Barry Naughton)8月將吳敬璉的文章編譯成冊出書,《華爾街日報》發自北京的報導引述文章指出,高齡83歲的吳敬璉清楚提出大陸必須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n 報導說,大陸曾啟動3次經濟改革,分別是文革結束後,鄧小平於1978年啟動第1次改革;1989年六四事件及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後的第2次及第3次經改。這些改革造就中國成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 \n 不過,吳敬璉認為,這些只完成一半的改革是當前經濟問題的根源。未能完成的改革導致腐敗成風,因為不負責任的官員從中國繁榮經濟中漁翁得利。大陸必須實施政治體制改革,經濟才能永續成長,也才能扭轉公眾對改革開放30年,只讓特權菁英獲利,並且拉大貧富差距的看法。 \n 他建議,逐漸削弱國家對經濟的支配權;並倡議法院獨立、起草附帶權利條款的新憲法,引入新聞自由等,這些都將制約中國共產黨各方面的權力。 \n 吳的倡議 和習有牴觸 \n 報導分析,吳敬璉的倡議恐怕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為首的現任領導班子有所牴觸。習近平上任沒多久,黨內就提出大學教育「七不講」,包括不講新聞自由、公民權利和司法獨立。從大陸社會氛圍到共產黨的做法都顯示,吳敬璉的改革建議甚至不能公開談論,大大縮減下月十八屆三中全會可能提出的改革範圍。 \n 外界對三中全會普遍的預期是大陸將改革金融體系,進一步開放民營企業經濟,並推動城鎮化。但《華爾街日報》報導認為,這些「可能遠不及前幾波讓經濟走上高速成長的改革」,更不是吳敬璉所說的「必須的改革」。 \n 儘管如此,吳敬璉對大陸未來克服困難持樂觀看法。他說,「新一代領導班子將看到這些問題,若不改革,他們將會很困難。」

  • 三中全會前夕 學者張維迎吳敬璉 籲加速政改

    三中全會前夕 學者張維迎吳敬璉 籲加速政改

     中共18屆三中全會下月中召開,大陸學界談到三中全會改革動向時認為,30餘年來,大陸政治改革一再錯失良機,「改革不等人!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 \n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張維迎在《中國企業家網》撰文稱,過去十年是中國經濟最好的十年、也是社會和諧最壞的十年,同時也是政治改革失去的十年。 \n 張維迎警告說,新一代領導人曾經歷文革時期,「改革不等人!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他強調,既得利益者也有可能變成改革者。 \n 經濟學家吳敬璉接受《和訊網》訪問說,有兩種前途擺在前面,一是沿著完善市場經濟的改革道路前行,限制行政權力,走向法治市場經濟;二是沿著國家資本主義道路前行,走向權貴資本主義的窮途。中國經濟就成為兩種趨勢誰跑得更快的競賽。 \n 經常批判「大政府」越位干預市場的吳敬璉認為,三中全會應堅持政改必要性,他引述鄧小平所說:「現在經濟體制改革每前進一步,都深深感到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不改革政治體制,就不能保障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

  • 吳敬璉:全面改革是轉型唯一出路

    吳敬璉:全面改革是轉型唯一出路

     大陸經濟面臨成長放緩、產能過剩、債務風險等重大挑戰,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吳敬璉指出,上述問題都是經改必須經歷的陣痛,而全面深化改革是轉型唯一出路。 \n 《新京報》報導,日前舉行的博源基金會學術論壇上,多次呼籲深化改革的吳敬璉指出,目前研究大陸經濟發展的主流還是走凱因斯路線,即將經濟成長的動力來源劃分為出口、投資和消費。當出口和消費增速下滑,就只能靠投資來提振。但他認為該路線和大陸的中長期的經濟成長背離,並不適用。 \n 吳敬璉指出,現代經濟成長主要的來源不是投資,而是來自效率的提高,大陸經濟需要的是發展方式的轉變;他進一步強調,要使經濟成長模式真正能夠改變,唯一出路就是全面深化改革,並建立法制、規則基礎上競爭性的市場體系。 \n 大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也強調深化改革的必要性,指大陸可利用後發優勢維持20年每年8%的成長潛力,但前提是需要深化市場經濟體制,消除弊端及腐敗的問題,還必須提高人力資源的質量以克服人口紅利過早消失造成的勞動力不足問題。

  • 吳敬璉:中國經濟模式強弩之末

     中國大陸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指出,過去數年大陸採「強勢政府」、「海量投資」帶動經濟的中國模式已是「強弩之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則未見實效,舊思想和舊體制仍在阻礙改革。 \n 吳敬璉昨天於北京在他的文集首發式暨中國改革座談會上表示,未來中國大陸自上而下的改革不可能一帆風順。 \n 香港文匯報引述他說,當前對於解決大陸經濟社會問題有兩種不同看法,一是繼續推動市場化、法制化、民主化改革,另一種則是主張強化政府力量,動用海量投資保持高速成長,並解決各種社會問題。 \n 吳敬璉認為,後一種看法的趨勢在過去十年、尤其是近幾年愈來愈強,甚至被稱為「中國模式」,但「這是一條死路、絕路」。 \n 這位以推動市場經濟著名的學者表示,用「強勢政府、動用資源、海量投資」的辦法帶動經濟已陷入困境,如果不能在關鍵時刻做出正確選擇,整個經濟發展就會脫軌。 \n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榮譽院長林毅夫則指出,隨著經濟發展等情況的變化,現在必須要真正從計劃經濟轉型到完善的市場經濟,除了軍工國防相關行業外,不應該再給其他國有企業補貼。 \n 「吳敬璉文集」收錄了吳敬璉1980年至2012年最具代表性的文章。1020512 \n

  • 吳敬璉 憂大陸權貴資本主義

    吳敬璉 憂大陸權貴資本主義

     大陸市場派學者、被譽為「中國經濟學良心」的吳敬璉,日前在南京大學向兩岸企業家開講時力主,大陸經濟改革一定要提出一攬子總體改革方案,也就是不能單項,要有配套,且要精心挑選,進行系統性改革。他憂心,一味迷信靠海量投資達到高速增長的「中國模式」,會走上權貴資本主義的歧途。 \n 大陸為什麼能夠在過去20年從貧窮國家,躍升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有「吳市場」之稱的吳敬璉表示,關鍵是大陸在20世紀末已經初步建立市場經濟體制,但「過渡尚未完成」,計畫經濟舊體制的餘蔭仍在。 \n 吳敬璉說,市場化改革有兩條路,一是建立在法治基礎上的現代市場經濟,這是一條健康的道路;二是強化國家對經濟社會的管控,可能走上裙帶資本主義的歧途。他強調,如果無法進一步推進市場化改革,裙帶資本家和腐敗政府官員,利用政府干預市場的過程,從中漁翁得利,會走向官僚壟斷的資本主義。 \n 改革開放 解放創新精神 \n 吳敬璉曾在金陵大學就讀,1981年他還在大禮堂熱血參與了抗美援朝學生運動,時隔30年,他舊地重臨參加「南大系企業家名家講壇」,金陵大學已經併入南京大學,而大禮堂也在南大百年校慶時翻修。回顧過往,吳敬璉有感而發強調,中國站在新的路口,要往何處去?重啟改革會是答案。 \n 吳敬璉說,過去國際間常拿「華人是天生企業家,但大陸人除外」,看扁大陸經濟封閉鎖國,但改革開放後,發現很多修鞋匠、農民……沒幾年時光就變成大老闆,這時才發現大陸人也有很強的創新精神,只是被舊體制壓抑了,但改革把創業精神解放出來。 \n 吳敬璉認為,因為近20多年來大陸GDP平均年增9.6%,因此吹捧「中國模式」,說是靠強勢政府動員資源和海量投資,才造就中國崛起。吳敬璉說,這正是誤導視聽的「開倒車」說法。 \n 吳敬璉指出,倒退是沒有出路的,鄧小平講過不改革死路一條,就像溫州動車事故戳破所謂「高鐵奇蹟」,一檢討發現鐵道部債務超過2兆(人民幣,下同),民意才開始覺醒。 \n 加速城鎮化 根本改革體制 \n 中共十八大宣示加快城鎮化,到底要怎樣城鎮化?吳敬璉認為,光靠土地和財政畫大餅造出來的城,是沒有價值的舊型城鎮化,必須改革體制。 \n 他說,舊型城鎮化就好比2009年出台4兆投資政策一樣,打了強心針,只維持1年投資又下陷,還留下房地產追高不下的爛攤子;也像鼓勵地方公共建設,造成各地大興土木,但沒撐多久,貨幣超發問題也浮出水面。 \n 吳敬璉說,由此可見,城鎮化體制改革要「一攬子」解決,要提配套,更要精挑細選。「系統化改革有2條路可走,一個是推出大家易於觀察到的改革項目,提高政府可信度,也聚集人氣;另一個就是創造更寬鬆的宏觀經濟環境。」 \n 吳敬璉說,大陸目前的貧富懸殊問題的確在惡化,「主要是由於機會不平等,其中首要因素就是腐敗。」他說,因為社會不平等造成貧富懸殊,所以必須透過市場化改革,才能實現機會的平等。 \n 他說,知識水準越高的人,就業機會越多,收入水準也就越高;相比之下,沒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或不具備專業技能的人,將面臨嚴苛的就業壓力,因而收入較低。 \n 對於這種不平等,必須採取必要的社會政策措施,如建立社會保障體系、發展社會公益,甚至徵收遺產稅、資本所得稅等增加稅收的辦法來縮短差距。 \n 證券市場 監管是不歸路 \n 兩岸企業家高度關切大陸的證券市場改革,力主股市監管的證監會主席郭樹清下台,由肖鋼接任,企業主都嗅出市場風向球改變。 \n 吳敬璉說,股市要監管是為了不讓少數人利用信息不對稱,損害大多數人的權益,畢竟證券市場不能只為國企服務。 \n 以審批制改革為例,這種核准制讓證券監管部門繼續保留行政控制的權力,因此讓上海和深圳主板市場的「圈錢市」、「尋租市」無法扭轉,創業板也存在「三高」(高發行價、高市盈率、高募集),容易導致企業業績變臉、跌破發行價、發行人變現出逃等怪現象,這種股市大起大落的悲喜劇已經上演過很多次,會引起社會不安、大眾不滿。吳敬璉強調,治本之道還是要端正股市監管路線,要在法制基礎上營造健康的市場。 \n 他說,從經濟學的角度,實質性審批是錯誤路線,取代實質性審批的監管路線「得從靈魂深處爆發革命」,他力主,買股票是買企業未來的營利能力,所以股市監管,才能激發競爭力太差的企業,進行深化改革。

  • 吳敬璉:中國經濟亟待改革

    吳敬璉:中國經濟亟待改革

     大陸新領導班子成軍,下一步能將大陸帶往何處?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寶鋼經濟學教授吳敬璉在一項演講中表示,當務之急就是「改革」,因為過去的「計畫經濟」根本沒「計畫」,「舊體制的遺產」存在鉅額腐敗,如何以市場化、民主化來克服,才是重中之重。 \n 吳敬璉是大陸知名經濟學者,在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任職,因敢言被稱為「中國經濟學界良心」,他在16日以「怎樣重啟改革」為題演講,座無虛席。 \n 腐敗加壟斷 最是可怕 \n 吳敬璉說,要透過市場化的經濟改革和法治化、民主化的政治改革才能解決大陸當前的種種難題。 \n 吳敬璉表示,十八大後,各界有很多解讀,譬如說小康社會目標、四化合一,或是「城鎮化」等,但他認為最重要的是全面深化改革,才是明確大陸前途、命運的重大決定。 \n 他認為,「計畫經濟」體制存在很多缺陷,所謂「5年計畫」,其實只有第1年是計畫,後來根本沒有規畫、研究,不過就是用行政命令來配置資源,應該叫做「命令經濟」。 \n 吳敬璉多次提及「舊體制遺產」,造成經濟發展中的不平衡,甚至越來越嚴重,包括環境汙染、社會矛盾提高,讓經濟發展舉步維艱,最可怕的就是腐敗和壟斷加在一起。 \n 需超脫局部利益機構 \n 吳敬璉強調行政權力對經濟活動的干預是錯誤的,以及「特殊既得利益群體」會阻礙改革的推動,像是電力改革,講了10多年,只作到「網廠分開」;鐵道改革有很多研究,卻寸步難行,過去「反市場化主義」者,還常拿高鐵的「強政府模式」來炫耀,但溫州事故後,才顯出「超級政企合一」體制,已造成很大的貪汙和浪費。 \n 吳敬璉說,大部分問題都是改革不足導致的,不能再提加強黨政機關權力來支持腐敗,過去說要用「審批制」來克服,但這本身就是貪汙亂源的惡性循環。 \n 1984年、1991年都曾提出大改革,但都無下文,吳敬璉說,現代市場經濟是非常複雜、巨大、且精巧的系統,不能像以前「草鞋無樣、邊打邊像」,各部門零散進行,各有利益,最後弄成大雜燴,大陸需要一個超脫局部利益的政府機構,並從「下層」的創新來支持。像是社會各界的研究機構,從一個「問題」尋源頭,再挑選出關係最緊密的改革項目,按照體制領域進行歸類、梳理,開列清單後,制定出下個階段的改革方案,這就是「最小一攬子」的改革。

  • 新聞側寫-林子大 什麼樣的鳥都有

     被暱稱「吳老」的經濟學者吳敬璉,已經80多歲,但走起路來振振有風,講起話來也句句精確,反而是他回答不出問題時,卻引來最熱烈的掌聲。 \n 16日的演講上,吳敬璉被問到大陸是否「既得利益者」太多、導致改革困難時,他笑說,「林子大、什麼樣的鳥都有,不能期盼所有的人想法都跟你一樣」,引發全場大笑。 \n 提到改革,吳敬璉也巧妙舉例,「對政府來說,就是革自己的命」,不可能完全「無痛分娩」,要犧牲一些事情,但為了人民利益、也是自己的長遠利益,還是要努力一下。 \n 然而最難回答的問題是這個了:引起民怨的「房地產改革」。吳敬璉聽了後停頓很久,用鼻子「嗯」了好一陣子,大家屏息以待他在思考什麼,沒想到他說「目前看不出來有什麼方面可以進行改革」,大家頓時傻眼,沒想到吳敬璉又丟出一句:「限購不是改革啊!」全場掌聲不斷。

  • 吳老吐槽城鎮化 憂地方政府再舉債

     經濟學者吳敬璉提及當前最「流行」的「城鎮化」,他直接吐槽大陸以「政治中心」來發展城市是惡性循環,他也擔憂地方政府再度舉債投資。 \n 吳敬璉說,10年前中國科學院院士就說過,政府要制止「造大城運動」,不然會帶來災難,原本城鎮化是工業化、現代化後的群聚效應,但在大陸,土地「城市化」的速度居然比人的速度高一倍,還有很多「偽城市化」的農民工,土地產權制出了大問題。 \n 吳敬璉說,大多數國家的「城市」是從「市」來的,也就是經濟取向,但中國卻從「城」來,就是區域的政治中心,城市化由政府主導,但問題是城市又有「行政級別」的問題,大家都想把自己的城市弄大,因為級別越高,能支配資源的能力越大,再度形成惡性循環。 \n 他強調,大陸若要改革,需要「保持寬鬆的宏觀經濟環境」,若貨幣超發,導致通膨、資產泡沫,改革就會很困難,也會讓民眾對改革反感,所以要為改革準備「有餘地」的經濟環境,就是「目標不要高」。

  • 焦點人物-李克強接班 國師厲以寧紅火

     放眼大陸學界,誰能教過即將出任總理、國家副主席、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等國家領導人?只有厲以寧(見圖,中央社)。大陸學界形容他是「國師中的國師」。 \n 再過一周將正式真除總理的李克強,其北大在職碩博士論文指導老師,都是厲以寧;中共政治局委員、將出任大陸國家副主席的李源潮,北大經管系在職碩士論文,也由厲以寧指導;現年四十六歲的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陸昊,也找厲以寧擔任其北大經管系在職碩士論文指導老師。 \n 現在一現身就遭媒體圍堵的厲以寧,也曾沉寂一陣子。他任職人大常委的前幾年,雖然人大較政協更勝一籌,但奈何當時有位從不吝批評大陸的經濟學家吳敬璉任政協委員。每年全國兩會,如兩人恰巧同時出現,肯定記者是往吳敬璉這邊靠,厲則從旁默默走過。 \n 就在○八年三月吳敬璉卸下政協委員一職,厲以寧得意門生李克強成為常務副總理、第五代領導核心之際,厲也跟著水漲船高。厲以寧諸多著作中,有本叫《走向繁榮的戰略選擇》,即與李克強、李源潮等人合著,官場早已人手一本。 \n 厲以寧獲○九年中國經濟理論創新獎,當年頒獎現場,已貴為中組部部長的李源潮,以私人身分低調出席,要求工作人員把放在面前寫有「首長」名牌撤走,換上李源潮三字。「在厲老師面前,我永遠是學生,不是首長。」 \n 李克強十七日將以總理身分首度舉行記者會,開啟主掌國務院十年之路,八十三高齡的厲以寧,想不持續紅火都很難。

  • 吳敬璉:新加坡模式不適用大陸

     上個世紀末,大陸曾在蘇州工業園區學習新加坡模式,並拓展到整個蘇南地區,但是大陸經濟學泰斗吳敬璉(見圖,中新社資料照片)22日在一場論壇中表示,新加坡威權管理過去產生很好的作用,但是到了21世紀就不適用於大陸了。 \n 據鳳凰財經報導,吳敬璉於黑龍江亞布力舉行的企業家論壇上指出,大陸現在已經從一個追趕者變成領跑集團的一名成員,需要原始性的創新,這時候如果還是按照新加坡模式,用政府來指揮老百姓「幹這個、幹那個」,就不適用了,因為現在的大陸需要有創造性,需要減輕束縛。 \n 早在1990年代,當吳敬璉在新加坡國內政治研究所工作時就知道,新加坡內部的調查發現新加坡的專業人員都覺得太束縛,不願意在新加坡待,當時大概有70%以上的新加坡人希望移民,而且都是專業移民。到了本世紀,新加坡領導人發現原來的威權管理模式已經行不通,於是就提出,在資訊時代要發揚的是企業家的創造精神。 \n 競爭市場是改革核心 \n 吳敬璉還提到,大陸目前經濟體制還有很大缺陷,不是一個現代市場經濟制度。他並高分貝抨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自相矛盾的概念,不可能出現黨政領導駕馭之下的市場經濟,因為「權力控制的市場經濟就不叫市場經濟」;同時企業家也不應在政府掌握資源的情況下選擇結交官府尋租,而應追求平等有效率的經濟制度。 \n 市場經濟理想未實現 \n 他表示,大陸自十二五規畫提出要更加重視頂層設計和總體規畫,外界便猜測在三中全會時將提出明確的改革總體規畫、路線圖和時間表。 \n 但吳敬璉強調,雖然十八大提出「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看來很接近市場經濟理想,但「沒有完全實現,甚至沒有實現」。 \n 吳敬璉在論壇大力呼籲,企業家不要尋求特殊政策優惠,而應努力爭取建立平等競爭的制度環境。企業家做為社會中堅力量,一定要抵制敗壞商業文化的官商勾結尋租風氣,投身完善市場的改革當中。

  • 中國不能走新加坡威權主義

    中國不能走新加坡威權主義

     新加坡經濟發展令許多國家艷羨,成為取經對象,甚至大陸領導層也常研究新加坡模式。不過,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見圖,摘自網路)不以為然說,中國不能再走新加坡威權主義道路,須有發揚創新的精神。 \n 前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曾於去年六月赴新加坡考察,對新加坡政府如何處理勞資關係印象深刻,認為可為廣東借鑑;大陸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去年九月會晤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時,也推崇新加坡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和社會管理等經驗。 \n 不過,吳敬璉昨在亞布力論壇指出,昔日的新加坡模式不適合中國。他表示,新加坡大致上由福建省移民組成,且在英國殖民時代引進西方法律制度,是很特別的威權主義法制國家。「一方面國家政府強大有力,另方面還要走法律程序。」 \n 吳敬璉觀察,新加坡反對黨領袖常被領導人控告誹謗罪,被起訴、判刑後,往往賠款賠到傾家蕩產。當年新加坡全力拚經濟時,還看不太出來對經濟發展的影響,但九○年代有調查顯示,七成以上的人希望移民。 \n 吳敬璉認為,中國在廿世紀學習新加坡經驗,合力開發蘇州工業園區,成效十分良好。但到了廿一世紀,「需要有創造性,需要減輕束縛」,不能再讓政府來指揮你幹這幹那,「資訊時代的企業家,需要發揚創造精神。」

  • 陸3學者:政府主導 城鎮化難搞

    陸3學者:政府主導 城鎮化難搞

     去年底中共十八大提出「城鎮化」將作為大陸經濟發展的重大戰略,為城鎮化運動掀起高峰。但眾多大陸權威人士及學術泰斗相繼提出警告,認為「政府主導」的城鎮化將帶來無窮的後遺症,如失業率攀升、治安惡化、效率低落等,恐讓城鎮化運動難以為繼。 \n 發出警告的重量級學者包括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厲以寧、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周其仁等。 \n 地方首長成首席規畫師 \n 吳敬璉表示,政府主導的城鎮化是靠投入大量的土地和資金來支撐,但這是「攤大餅」,不論城市規模擴得有多大,城市營運效率都會非常低落,是無法持續的,北京就是一例。 \n 他解釋,在北京,各種政府機關、企業很不專業地堆在一個城市裡,造成堵車、汙染等難以解決的問題。 \n 周其仁也持同樣觀點,他指出,當下許多城鎮化的「規畫」幾乎是行政權力的囊中物,意即層級最高的地方首長就是「首席規畫師」,「碰上有水平的,那個城市還算幸運;碰上一個自認有水平的,那真能把城市搞得慘不忍睹!」 \n 厲以寧則認為,西方城市化道路是一個自然地過程,是和工業化同步進行的,但這些國家後來都發生「城市病」,即農村人口大量地湧入城市,城市中出現了貧民窟,並伴隨環境惡化,過分擁擠,失業激增、治安欠佳等問題。 \n 傳統模式不適合大陸 \n 厲以寧強調,傳統的城市化模式不適合大陸,如大陸達到西方國家90%以上的城市化率,生活品質必定下降,即使城市會因人口增加而新增不少就業機會,但依然滿足不了湧入城市的農民們的要求。 \n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松指出,城鎮化面臨的一個巨大問題,係人口雖然增加,但土地密度、使用效率卻不升反降,這和就業結構跟不上產業轉變的腳步有關。因此,下一階段大陸的城鎮化可能會是一個分化的過程,不同城市的發展路徑會有比較明顯的差異。 \n 事實上,針對城鎮化可能滋生的弊端,連催生大陸這波城鎮化運動的靈魂人物、大陸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日前也示警,城鎮化要防止因違規的人為造城,造成「有城無市」和「唱空城計」。

  • 專家觀點-吳敬璉:陸背惡名沒賺到利潤

    專家觀點-吳敬璉:陸背惡名沒賺到利潤

     隨著近日大陸各地區出現嚴重空氣汙染,媒體又想起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多年前的警語,「中國消耗了大量不可再生資源,承受著環境的汙染,背負著傾銷的惡名,可是利潤的大頭卻不在自己手裡。」 \n 大陸的重工業高速發展,然而重工業畸形和經濟結構嚴重惡化,國民經濟卻一直很不穩定。也因此包括吳敬璉在內的許多經濟學家,從2005年起就強烈呼籲,這種狀況無論如何也不應當繼續下去了。 \n 從吳敬璉對大陸空氣的嚴重汙染,發出「承受著環境的汙染,背負著傾銷的惡名,利潤卻不在自己手裡」的沉痛呼籲,似也再度敲醒產業結構調整迫在眉捷,如何通過改革,建立有利創新和創業的制度和政策環境,讓產業順利調整,攸關不止是經濟前途,也牽動人民的健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