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吳景騰的搜尋結果,共02

  • 雪地枯荷 吳景騰拍出生命力

    雪地枯荷 吳景騰拍出生命力

     荷花隨著四季有哪些變化?攝影家吳景騰耗時數十年,專心拍荷花,從自家附近的台北植物園,一路拍到北京、哈爾濱,表現荷花在雪地、夏季的各種風情。日前在台北舉行展覽,展現多年成果,也將前往高雄展出。 \n 吳景騰表示,從學生時期就愛上荷花,「我從荷花的不同姿態開始拍,想從不同的構圖和光線變化,呈現不一樣的主題。」 \n 吳景騰出生於1953年,是嘉義人,曾獲得兩岸新聞攝影獎、金鼎獎新聞攝影獎、曾虛白新聞攝影獎等。 \n 吳景騰說,冒險在哈爾濱拍攝的雪地殘荷作品,令他難忘。「殘荷在寒風中堅毅地站立著,枯萎並不意味著死亡,反而這些逝去的豔麗,更顯其生命力。」

  • 「荷詩對話~~ 吳景騰追荷攝影展」

    「荷詩對話~~ 吳景騰追荷攝影展」

    人生為何而來?台灣知名攝影家吳景騰是為荷花而來。他大半生 \n追拍荷花,將於七月十三日於台北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與高雄文化 \n中心舉辦「荷詩對話~~ 吳景騰追荷攝影展」。邀請作家歐銀釧合 \n作。兩人以60多幅荷的攝影作品,搭配新詩,詮釋以荷為主題的 \n生命哲學,展現「人生為荷」的思考。 \n \n台北前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作序表示:「吳景騰不但把握 \n住每個剎那,而且以鏡頭作畫,拍出有如畫作的荷塘風景。拍荷 \n花有千百種方法;技巧可學,難的是拍攝者的心:如何對荷花的 \n生命對焦?吳景騰花數十年拍荷花,他的作品展現荷塘生態的豐 \n富畫面。荷的紋理經過他的心思,構圖或幽靜或繁華,都有獨特 \n之美。春荷清雅,夏荷嬌美,秋末殘荷枯蓬,都在他的鏡頭下, \n訴說著生命故事。」 \n \n2010年起擔任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7年的張譽騰在緊鄰南海學園 \n的植物園荷花池畔常遇見吳景騰。他拿著照相機,守候著池塘。 \n張譽騰說:「他那專注的神情,讓我想到盛夏的綠池紅荷。」 \n \n張譽騰指出:「最特別的是吳景騰遠至哈爾濱拍荷花。雪地裡何 \n來荷花?冰原裡,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荷的枯枝。吳景騰拍出天 \n地間的訊息:地底仍有希望,只要春天來到,荷會再生,生生不 \n息。枯枝不代表死亡,只要有心,只要有春風,春暖時節,荷會 \n再來。枯枝是指向天地的生存。」 \n \n吳景騰從台北住家附近的植物園出發,拍了數十年荷花。他的追 \n荷之路是:台北、新北、桃園觀音、嘉義、台南白河、上海、南 \n京、淮安、北京、哈爾濱。 \n \n大半生的時光,吳景騰一直惦念的是荷花。從早年在台北讀書時 \n,他就愛上荷花。他從台北植物園荷花池開始,嘗試拍荷花。「 \n初期先拍50張不同姿態的荷花,再增加到100張、200張,希望經 \n由構圖、光線、呈現不一樣的主題。」吳景騰說,春荷、夏荷、 \n枯荷、雪荷都有各自每個時刻的美。「荷花四季,春、夏、秋、 \n冬,好像人的一生。荷為人生,人生為荷。」 \n \n \n歐銀釧說,吳景騰拍的荷花,有著獨特的風格,每朵荷花、每片 \n荷葉、每個荷塘景致似乎都帶著一首詩,印在她的腦海裡。「他 \n拍的荷花有一種特殊的寂靜,有著獨到的體悟,喜怒哀樂、生老 \n病死、愛恨悲愁,盡在他的觀景窗裡。我為他的荷花動筆,為荷 \n而寫。住進荷年荷月荷日裡,忘了時間。」 \n \n \n吳景騰,出生於嘉義,從小有著攝影夢。報考大專時,只填當年 \n唯一有攝影科的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攝影科,鑽研攝影。曾獲 \n多項攝影大獎,也曾擔任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主辦的2011年關注貧 \n困全球攝影大賽評審委員。 \n \n \n9歲開始接觸照相機的吳景騰,對光影、畫面有著獨特的構思。他 \n在學習攝影期間,黑白攝影、紀實攝影、運動攝影、風景攝影、生 \n態攝影、人像攝影等各類題材,他都嘗試拍攝。其後從事新聞工 \n作,也曾獲多項新聞攝影獎。 \n \n中國花協荷花分會副會長丁躍生為這本書作序,他寫道:「余種 \n荷植蓮三十餘載,與吳先生同喜荷成為蓮友。荷花在我們日常生 \n活中,無論詩文、繪畫、音樂、舞蹈、攝影等,或還是在日用器 \n皿、工藝品、建築裝飾、飲食文化中,處處可見。正如三國時詩 \n人曹植在《芙蓉賦》中所言:覽百之英茂,無斯花之獨靈。」 \n吳景騰曾於1983年先後在台中、台北、高雄,舉辦「荷花攝影巡 \n迴展」,彼時,攝影大師郎靜山(1892-1995)特別前往台中為 \n他剪綵開幕。郎老對吳景騰說:「你的荷花拍得很有生命力,要 \n繼續拍下去。」 \n \n \n在這次展出的作品中,最接近吳景騰年紀也是終於捕捉到的是雪 \n地殘荷。去年,哈爾濱的友人告訴他,氣象預報有可能下雪,於 \n是他搭機前往哈爾濱。吳景騰說,去年12月9日清晨,氣溫零下攝 \n氏20度,拍到白雪停留在蓮蓬上,感觸萬千,荷的生命力實在太 \n強了。「一花一世界,一葉一乾坤。荷因繁茂而美,也因衰敗而 \n美。殘荷在寒風中鐵錚錚的佇立著,枯萎並不意味著死亡,逝去 \n的艷麗,必將生出奇葩。」 \n \n \n如何拍出荷花的神韻?吳景騰說:「晴天以清晨5點~8點間,花況 \n最好,比較可拍到出色的逆光照片。一般來說,上午8點以後太陽 \n位置會越來越高,光線較強,容易造成反差過大,荷葉及花瓣過曝 \n,可加上偏光鏡消除荷葉、花瓣及水面反光,增加色彩飽和度。花 \n到了早上十點以後,花瓣會開始慢慢回縮。下午陽光帶暖色(偏金 \n黃)很適合拍殘荷。」 \n \n有時候,他會用慢速快門拍攝,「使用三角架,可使荷花有風吹 \n搖曳的感覺。在拍晨曦或夕陽時使用偏光鏡加可調式ND濾色鏡片 \n,將快門速度變慢,再用黑卡將天空亮的部份減光,讓荷塘增加 \n曝光。這樣拍攝方式可使天空的雲彩顯現出來,荷塘的荷花不會 \n漆黑一片。」 \n \n \n歐銀釧,出生於澎湖,東海大學中文系畢業,著有《記憶的島嶼 \n》等十多本書,其中《城市傳奇》有西班牙文和法文版本。曾獲 \n最佳華文寶藏獎等。她以詩詮釋吳景騰拍攝的荷塘風景,文字清 \n麗,充滿哲思。在她寫荷的新詩裡,融入她所研讀的古詩。例如 \n:「春來了」這一首。杜甫和蘇軾的詩都到了吳景騰的攝影作品 \n中。 \n \n點溪荷葉疊青錢 \n \n唐代詩人杜甫筆下的初夏 \n \n尚未到來 \n \n孩子 \n \n此時還是春天 \n \n我們有如蘇軾的詩 \n \n春江水暖鴨先知 \n \n鴨來到翠綠荷葉 \n \n尋訪那幅失落的畫 \n \n到底是誰誤入時光 \n \n藏了去 \n \n \n吳景騰的作品,以多元的角度闡述荷塘。有一幅是「夫唱婦隨」 \n。畫面是兩隻鵝經過荷塘。歐銀釧以深情又趣味的新詩,從鵝的 \n角度描述,讓讀者彷彿聽見這對鵝夫妻的對話: \n \n張譽騰讚美吳景騰與歐銀釧合著的《人生為荷》:「荷花的美麗 \n光影瞬間即逝。荷為人生,人生為荷。吳景騰、歐銀釧以攝影及 \n詩文,化片刻為永恆。這是很難得的作品。」張譽騰表示:「吳 \n景騰拍荷花,搭配歐銀釧的詩句,圖文並茂,相得益彰。」 \n \n \n■展出資訊: \n吳景騰將於台北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與高雄文化中心舉辦「荷詩 \n對話~~ 吳景騰追荷攝影展」。 \n \n●台北國軍文藝活動中心於107年7月13日到7月19日展出。 \n \n地址:台北市中正區中華路一段69號。 \n \n電話:(02) 2371- 6832 \n \n開幕酒會:7月14日上午10:30 \n \n講座:7月15日下午14:30 \n \n●高雄市文化中心至高館於107年7月27日 (五)~ 107年8月7日 ( \n二)展出。 \n \n地址:高雄市苓雅區五福一路67號 \n \n電話:(07)2225136 \n \n講座:8月5日下午14:30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