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吳曉靈的搜尋結果,共57

  • 貨幣、財政之爭再起 吳曉靈:人行操作過程受掣肘

     大陸貨幣與財政部門的權責爭論再起。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吳曉靈昨(30)日表示,貨幣政策的獨立性相當重要,但她亦稱,許多事情人行雖明白,「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受到了掣肘」,也讓人行與財政部之爭再度躍上檯面。 \n 今年7月間,人行認為財政部未能發揮積極財政政策,擴大赤字一事槓上財政部。當時人行研究局局長徐忠還重砲抨擊「沒有增加赤字的積極財政政策就是耍流氓」。 \n 新浪財經報導,吳曉靈昨表示,金融不可能包打天下,應更加注重市場效率,而財政應注重公平。 \n 在談及金融體制改革時,吳曉靈表示首先要處理好財政和金融的關係。指出金融系統的主要職責在於提高社會資源配置的效率,尤其宏觀調控若要收效,應該要給人行更多的獨立性。 \n 她還稱,很多事情人行是明白的,「但在實際的操作的過程中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掣肘」,透露了貨幣和財政單位在主管權責上仍有爭論。

  • 吳曉靈:在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

     面對中美貿易戰開打,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吳曉靈表示,貿易摩擦是利益的調整,提升自我才能在利益談判中謀得先聲。但她同時強調,「在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每個人都應做好退潮準備。 \n 新浪財經報導,吳曉靈7日出席五道口金融學院畢業典禮並發表演講。她稱,現時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與機遇。不期而遇的中美貿易摩擦和經濟下滑壓力,令社會陷入了無名的困惑與焦慮之中。 \n 她指出,2008年肇始的金融危機迄今已有10年,世界經濟的發展仍然困難重重;資訊技術的發展雖為人類帶來了更好的享受,但也同時帶來產業衝擊。世界經濟格局調整、地緣政治變化、產業結構重構,都會使世界充滿不確定性。 \n 吳曉靈強調,在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卻後的準備是每個國家、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現實。 \n 對於目前中美貿易戰,吳曉靈認為,全球化形成的國際產業鏈分工之勢不會改變,改變的只是產業鏈的布局變化,這就要看哪個國家能順應形勢、在現有秩序規則下提升自我,謀求產業鏈中的優勢地位或恰當的地位。她強調,「貿易摩擦是利益的調整」,提升自我才能在利益談判中謀得先聲。 \n 吳曉靈並引用大陸的發展經驗來說明市場力量。「什麼時候敬畏市場、遵循價值規律、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經濟就能發展平穩,民生得到改善」。與此相反的,「什麼時候違背市場規律、對市場過度干預,經濟就遭遇挫折,人民生活就受影響」。以此強調市場經濟之路不可逆轉。

  • 防金融風險 吳曉靈開處方簽

    防金融風險 吳曉靈開處方簽

     大陸官方正在強化金融去槓桿、防風險,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吳曉靈指出,2016年以來,「防控金融風險」出現的頻率非常高,它的頻繁出現提醒大家,「中國到了一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加注重保障金融安全的時期」,她強調,要防範金融風險最根本的就是要打破「剛性兌付」。 \n 鳳凰財經報導,吳曉靈指出,關心金融安全其實最主要的就是防範系統性的金融風險,保證系統性金融風險不發生。 \n 銀行出險 存保上陣 \n 系統性風險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類似存款、債券等大面積的債權無法得到兌付;另一方面是金融機構無法從事其他業務,比如很多銀行不再發放貸款或證券公司賣不出去產品的現象等,實際上都可以視為系統性風險。 \n 她認為,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最根本的就是要打破剛性兌付,並逐漸釋放風險。對於銀行來說,風險是正常的,但要明確市場的風險責任,如果銀行出了風險,那應該由存款保險的公司來保證穩定,這就是實現剛性兌付的徹底打破,明確風險的承擔。 \n 此外,吳曉靈指出,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另一個重要目標是保持金融的適度槓桿。吳曉靈指出,任何一個經濟活動不可能完全沒有槓桿,強調「去槓桿不能完全去到零」,而是應該將槓桿率控制在適度範圍內。 \n 理財市場 監管混亂 \n 大陸的整體槓桿率在全球是中等的、可控的,大陸影子銀行的存在,某種程度上是金融制度不完善的產物,並不能「人人喊打」,雖然發展畸形,卻是直接融資的一部分。 \n 吳曉靈指出,影子銀行發展在直接融資中的作用雖有值得肯定之處,但是也要看到其隱患,隱患就在於多種理財工具,無論是表內的還是表外,由不同的監管當局在監管,因而造成理財市場的監管混亂。 \n 對於目前大陸潛在的金融風險程度,吳曉靈的態度並不悲觀。她認為,到目前為止大陸還沒有嚴重到要發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的地步。

  • 前人行副行長吳曉靈:去槓桿不能完全去到零

     中國官方今年以來加速推動金融業去槓桿,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吳曉靈昨(4)日分析,任何一個經濟活動不可能完全沒有槓桿,強調「去槓桿不能完全去到零」,而是應該將槓桿率控制在適度範圍內。 \n 新浪財經報導,吳曉靈昨天出席清華五道口金融論壇時表示,中國的去槓桿是一個動詞,但「槓桿不是去到零」。她進一步解釋,中國整體的槓桿率在全球屬於中等且可控的,但槓桿率結構有所不均。 \n 細分來看,中國居民槓桿率最低、政府槓桿率尚可,企業槓桿率卻是全球最高。如果企業不能從沉重的債務中解脫出來,對於提高中國經濟效率是沒有好處的。她強調,在嚴厲控制政府債務率上升的同時,必須努力進行金融改革,讓企業能夠把槓桿率控制在適度範圍內。 \n 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許多經濟學家和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經濟過於依賴舉債,以至於槓桿水準不得不持續上升,才能實現政府設定的年度經濟增長目標,今年的增長目標為6.5%左右。 \n 至於近年頗受外界關注的影子銀行,吳曉靈則表示,影子銀行的存在某種程度上是中國金融制度不完善下的產物。雖然發展畸形,卻是直接融資的一部分,「不能人人喊打」。她稱,要看到影子銀行在發展直接融資方面的重要作用,也要看到其隱患。 \n 她進一步解釋,影子銀行的隱患在於多種理財工具。無論是表內還是表外,由於目前對影子銀行的金融屬性認知不同,不同產品各有不同的監管單位,因而造成理財市場的監管混亂。今年以來,各監管單位已將治理資產管理市場亂象作為防範金融風險重點,可以看出此問題的嚴重性。 \n 為了降低金融風險並維持金融系統穩定,去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就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今年以來中國官方頒布多項「金融去槓桿」政策,進一步加強對銀行、證券、保險等多方面的監管。

  • 陸「去槓桿」 學者吳曉靈:並不是完全消滅槓桿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理事長兼院長吳曉靈4日發布《中國金融政策報告2017》,演講中提及今年大陸金融市場的重點,認為當下「三去一降一補」的背景下,要注意「去槓桿不是完全消滅槓桿」,而是嚴格控制債務上升的同時進行金融改革,讓企業把槓桿率控制在適當範圍內。 \n \n她說,任何經濟都不可能沒有槓桿,大陸的問題在於政府、個人槓桿都不高,但企業部門卻明顯槓桿過高,如果企業不能從高債務中解脫,對提高經濟效率並無好處。 \n \n具體方法上,吳曉靈列出3個要點。第一在進行債務重組時,鼓勵各類資產管理公司參與企業資產重組;第二則是推進企業併購重組優化結構,規範槓桿收購。 \n \n第三則從整體經濟發展的角度,認為應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透過更多股權融資管道來進行融資。 \n \n大陸清華大學從6月3日至4日主辦「2017清華五道口金融論壇」,本屆論壇主題為「經濟全球化與金融業規範發展」。

  • 人大財經委副主委吳曉靈:影子銀行風險 需格外重視

    人大財經委副主委吳曉靈:影子銀行風險 需格外重視

     中國金融市場風險升溫問題,近期引起外界關注。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委吳曉靈昨(9)日直言,「影子銀行的風險需格外重視」,尤其是資產管理產品隱藏的風險最大。她並預估,中國理財產品的規模約有60至70兆元人民幣。 \n 稍早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當前系統性風險總體可控,但特別提出對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 \n 對此,正在北京出席中國十二屆全國人大5次會議的吳曉靈,昨日於受訪時解釋,影子銀行是指在銀行信貸之外的非銀行金融活動,有些有執照,有些則沒有。在中國,大量的影子銀行活動主要是來自有執照的非銀行金融機構,最容易引起風險的是資產管理產品,市場也叫做理財產品。 \n 她表示,資管產品之所以容易出現風險有3點原因。首先是規則不統一,產品架構複雜,隱含了很多風險。其次是未對投資者進行篩選,因此出現投資選擇大於投資者風險承受能力的問題。其三,產品資訊不透明、投向不清晰,難以對其風險進行判斷。一旦出現風險,有感染性和波及性,將會造成嚴重問題。 \n 她指出,由於理財產品規模龐大,且橫跨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行業,因此在中國經濟增速下滑時,部分產品違約會出現很大的風險,這也是中國人民銀行牽線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三會」制訂資管統一標準的重要原因。 \n 吳曉靈進一步解釋,未來建立的統一標準,必須堅持「穿透性監管原則」,也就是要能了解到最終的投資者,並且能穿透到所有產品內容。她並稱,監管內容中,主要是建立資管產品的綜合統計系統,了解產品的總量、關聯度、槓桿水準、資金投向。在全盤了解後,才能化解資管產品風險。 \n 對於中國政府正在制定中的統一監管規則,吳曉靈認為,有針對性但也有不足。吳曉靈表示,資管產品本身是一個信託產品,屬於一種信託關係,在法律上應該歸類於證券商品。她表示,目前金融業普遍綜合經營的背景下,交叉經營的資產管理產品應該按照法律屬性,交由證監會統一監管較好。

  • 提振銀行放貸動力 吳曉靈籲:降低資本適足率

    提振銀行放貸動力 吳曉靈籲:降低資本適足率

     中國大陸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中國人民銀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呼籲,在實體經濟困難時期,應降低金融機構資本適足率和撥備率(備抵呆帳覆蓋率)的要求,以提升銀行放貸的動力。 \n 新浪財經報導,吳曉靈日前在北京出席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時表示,在經濟困難時期,銀行沒有動力、沒有能力去發放貸款,而且在發放貸款的時候過多有利潤的考慮,對實體經濟未必是好事。 \n 她表示,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很多金融機構因資本適足率不足,倒閉時動用到公共資金。因此監管單位也逐漸提高資本適足率的要求,加強金融機構自身的償付能力。 \n 吳曉靈認為,當經濟條件好的時候,應該讓銀行和金融機構有更多的資本補充;反之則應該降低銀行的資本適足率標準,以提升銀行放貸動力。 \n 她說,銀行如果一味追求自身健康而不顧企業發展,缺乏放貸的動力和能力,則經濟發展走不出困境,再健康的金融機構也會成為無根之木、無源之水。她認為,在實體經濟困難時期,金融機構降低對利潤的追求,有利於「放水養魚」。 \n 報導稱,吳曉靈分析,全球金融危機後,證明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無法解決經濟增長乏力的問題。而過多的流動性反而促成金融資本以套利為動力的無序現象,不斷衝擊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故需要在中性的貨幣政策架構下,讓金融發揮作用。

  • 吳曉靈:貨幣政策不能解決問題

    吳曉靈:貨幣政策不能解決問題

     大陸上半年經濟數據差強人意,下半年經濟下行壓力仍大,市場預料貨幣政策可能微調,將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不過,中國人民銀行(人行)前副行長吳曉靈5日直言,貨幣政策不能解決一切問題,推動結構性改革和技術革命發展才重要。 \n 今年截至5月,大陸多項經濟數據儘管維持正成長,但表現均遜於去年同期,像是受需求疲軟和產能過剩影響,製造業投資僅年增4.6%,房地產投資和商品房銷售分別年增7%、33.2%。固定資產投資更大幅滑落,為11.64兆人民幣(約合58.2兆新台幣),創多年新低。 \n 時序進入下半年,面對英國脫歐、人民幣貶值壓力攀升等多隻黑天鵝考驗,大陸流動性開始緊張,人行已出手,通過逆回購等貨幣工具來穩定市場。中國證券網分析,下半年貨幣政策可能會加大調控力度,必要時將降準。 \n 對此,吳曉靈5日在博鰲亞洲論壇金融合作會議上警告,貨幣政策無法解決一切問題。目前全球都身陷信貸動力不足的困境,而銀行因為有大量壞帳,也沒有能力發放貸款。縱然部分國家央行實施負利率政策,希望把錢「逼」出來,但是仍無益於增加放款。 \n 吳曉靈認為,想要從解決問題,可從兩方面下手。一是要展開結構性改革,提升消費者的消費能力,解決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創造好的投資環境和投資動能;二是發動技術革命,建立優勝劣汰的市場機制。

  • 吳曉靈:經濟發展 不能指望更寬鬆貨幣政策

     在中國經濟成長低迷的情況下,市場普遍冀望中國官方能採取更多寬鬆貨幣措施來提振景氣,但曾任中國央行副行長的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吳曉靈認為,「不能把眼睛都放在央行上,不能指望更加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支持經濟發展」。 \n 據華爾街見聞報導,吳曉靈日前在一場金融論壇上表示,中國經濟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就是「錢又多又貴」、「錢又多又難融資」,所以她認為,目前經濟改革和經濟發展的瓶頸不在資金的多少,而在機制上。 \n 吳曉靈表示,如果實體經濟自身的結構和發展處於困難中,光靠印鈔、擴展信用不能解決問題。因而無論是從全球還是中國來說,不能把眼睛都放在央行上,不能指望央行用更加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支持經濟發展。而應該在經濟的結構、經濟發展的方式和運行的機制上下更多的工夫。 \n 中國今年第1季的經濟成長率只有6.7%,創下近7年以來的單季新低紀錄。市場普遍預估,在出口不振、投資低迷的情況下,第2季的經濟成長率很可能會進一步下滑。 \n 官方數據顯示,今年5月份的進口和出口數據連續第2個月出現「雙降」,以美元計價的出口額比去年同期下滑4.1%,今年1~5月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只有9.6%,創下近16年來最低紀錄,反映企業對於未來景氣缺乏信心,使得市場猜測中國官方可能會進一步下調存準率或擴大基建支出,以確保實現今年6.5%~7%的經濟增長目標。

  • 吳曉靈:陸不會爆發系統性風險

    吳曉靈:陸不會爆發系統性風險

     大陸經濟進入新常態後,今年經濟下行壓力仍大,被認為是今年全球經濟一大風險來源,但大陸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吳曉靈11日在《人民日報》刊文,表示大陸雖然存在一些客觀風險,但不會出現系統性風險,顯然面對年初以來國際唱衰聲不斷,要大家別操心過頭了。 \n 面對國際擔憂大陸經濟金融形式,吳曉靈認為,一些風險客觀存在,但如果應對得當,不會出現系統性風險。 \n 她提到3個原因,一是大陸的債務率不嚴重,結構改善後風險不大;二是大陸銀行不良貸款率與全球主要國家以及經合組織(OECD)的平均水平相比,大陸銀行業還是好的,三是大陸經濟基本面還是好的。 \n 她認為要增強對大陸經濟和人民幣的信心,採取舉措包括要增強匯率形成機制的靈活性,減少套利空間;切實保護非公經濟,平等對待所有經濟,減少財產非經濟性流動;準確界定政府與市場的邊界,強化市場運行法治,減少政策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

  • 吳曉靈:股票發行註冊制 改革未停

    吳曉靈:股票發行註冊制 改革未停

     股票發行註冊制被視為中國證券市場重大改革,卻未列入今年中國政府工作報告中,引發各界議論。前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央行)副行長吳曉靈昨(22)日指出,註冊制改革沒有停止,中國證券法修法今年肯定進入二審。 \n 吳曉靈表示,註冊制不能「單兵推進」,而是整個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最終結果,多層次資本市場及完整法律體系都穩步推進。她強調,「不能說這個過程就是停止了,在向這個目標邁進就是推進。」 \n 對於證券法修法進度,吳曉靈則表示,按照計劃,證券法修法今年肯定進入二審。先前市場上關於證券法二審稿中將不對註冊制做重點規範的說法,吳曉靈予以否認並說:「如果法律上不對註冊制進行規範,(註冊制改革)怎麼進行?」 \n 值得注意的是,吳曉靈昨日主持博鰲亞洲論壇的普惠金融分論壇,原已結束受訪準備離開,有記者追問現在中國國務院對證券法中註冊制的規劃進度是否停了,吳曉靈聽到突然停下腳步,激動質問道,「誰說停了?」隨後加以回應。 \n 中國現行的股票發行制度是核准制。註冊制是指發行人申請發行股票時,依法將各種資料向證券監管機構申報。監管機構對申報文件作形式審查,不對發行人資質進行實質性審核和價值判斷,而將發行公司股票的良莠留給市場決定。 \n 另一方面,吳曉靈昨也提及,中國的信用違約互換(CDS)作為一個金融產品,推出時機已經成熟。

  • 吳曉靈:A股註冊制 不確定三審

    根據華爾街見聞報導,中國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人民銀行前副行長吳曉靈今(22)日在博鰲論壇上表示,A股上市註冊制一審已經結束,今年肯定會進行到二審,但是否能進展到三審目前不確定,計畫上是這樣的。 \n \n吳曉靈強調,註冊制不能單邊推進,它是整個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最終結果。要建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以及完整的資本體系,註冊制現在仍在穩步推進中,「只要朝著這個目標邁進,就叫做推進,不叫做停止。」

  • 大陸「證券法」修訂案 最快等明年

    華爾街見聞報導,中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吳曉靈表示,「證券法」(修訂草案)的二審最快也要12月,後面的三審以及推出只能等明年看了。 \n \n市場對於「證券法」此次修訂,不論是在時間進程上還是在修訂內容上,普遍樂觀預計年內可推出,然而,資本市場本輪的劇烈波動使這項法律的修訂進程面臨延後,對於修訂案最終推出的時間和內容,吳曉靈表示目前無法確定。

  • 正宮吳佩慈發聲明 斬草除根嫩小三

    正宮吳佩慈發聲明 斬草除根嫩小三

    36歲吳佩慈日前被爆與香港富商男友紀曉波感情生波,傳出紀曉波在大陸包養小三「瑤靈靈兒」,外型亮麗且年齡又比吳佩慈小了10歲,還有兩人同遊義大利照為證,不過今(19日)吳佩慈則在微博轉發「瑤靈靈兒」澄清文,「在此聲明,我們此生不曾聽說過也未曾見過這位小姐和照片中的高大男子。」展現正宮寬大氣度。 \n吳佩慈今年2月為紀曉波生下一女,依舊切不斷外界流言滿天飛,繼大陸女星穎兒PO出親密照意圖示威,又傳出未婚夫包養嫩小三「瑤靈靈兒」的消息,讓她也只能無奈自嘲:「是因為我還有利用價值嗎?才會被炒作。」 \n吳佩慈護夫動作不斷,今更轉發「瑤靈靈兒」的微博澄清文,寫道:「在此聲明,我們此生不曾聽說過也未曾見過這位小姐和照片中的高大男子。網絡上的虛擬新聞請到此告一段落。我知道很精彩,但不是真的再精彩也沒用啦!」徹底將突然竄出的嫩小三從兩人世界一筆抹殺。 \n

  • 吳曉靈暗示 存款利率開放 將比預期慢

    吳曉靈暗示 存款利率開放 將比預期慢

     在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對於存款利率設定上限的情況下,高收益的理財產品廣受民眾歡迎。前人行副行長、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昨(13)日認為,不應急於開放存款上限。顯示銀行開放存款利率的進程將比預期更長,理財產品也預計會持續受到市場資金歡迎。 \n 吳曉靈昨日在一論壇上表示,目前利率市場化的重點不是臨門一腳開放存款利率上限,因為此舉將導致銀行爭相調高利率來吸收存款,不利於優化金融結構。她認為,目前利率攻堅的重點應該是加快改革,讓所有企業能夠平等競爭。 \n 新浪財經報導稱,雖然大陸社會上對於開放存款利率上限的呼聲很高,但吳曉靈的說法則暗示存款利率上限開放的進程將比預期中更慢。 \n 此前,人行行長周小川曾在今年「兩會」期間表示,存款利率放開是利率市場化的最後一步,很可能最近一兩年就能夠實現,而近期網路金融各種新興理財產品的出現,對此也有幫助。 \n 在大陸的利率調控政策下,目前各大商業銀行的1年期存款利率普遍在3.25%左右,但相對於各類網路理財產品動輒4.5%~6.0%的年化收益率,銀行存款利率相對遜色,使得大量居民存款流向餘額寶等貨幣基金理財產品,銀行雖有心吸收存款,但在存款利率設有上限的情況下很難吸引資金。 \n 對於銀行存款流失的情況,吳曉靈認為,銀行往往只會提高利率,希望藉此留住存戶,而沒有改進服務,為客戶提供更需要的金融產品。但一昧提高存款利率,將使得利息成本轉嫁到貸款,連帶提升貸款利率,反而提高社會融資成本。

  • 吳曉靈:人幣不一定得回流大陸

    吳曉靈:人幣不一定得回流大陸

     面對台灣擔憂千億人民幣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RQFII)卡關,人民幣回流機制不足,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吳曉靈10日表示,人民幣資金不一定都要流回到大陸,也可以在境外循環,如歐洲、亞洲、非洲都可以流通。此與日前我央行總裁彭淮南提的「境外循環」概念相同。 \n 吳曉靈10日參加金融研訓院舉辦的「兩岸金融關鍵議題研討會」,以「穩步推進經濟體制改革,奠定人民幣跨境使用的基礎」為題進行演講。目前台灣人民幣存款達近3千億人民幣,各界擔憂成為爛頭寸,但彭淮南認為,其實人民幣去化管道很多,除了RQFII外,中央銀行正積極努力與其他人民離岸中心尋求合作,攜手開發人民幣金融商品。 \n 吳曉靈演講時表示,人民幣金融投資的深度與廣度,也關係著人民幣國際化的速度。他指出,透過規範資本市場發展,建構多層次資本市場,可強化人民幣市場深度,並進一步拓寬金融商品的多元化,例如,在高達30兆人民幣的政府債中,有許多非債券的負債,若這些負債能進一步資產化,不但可以進行總量控管,也可增加投資目標。

  • 人民幣跨境使用 吳曉靈獻策

    人民幣跨境使用 吳曉靈獻策

     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吳曉靈昨(10)日指出,拓寬人民幣金融投資渠道,提供足夠的人民幣計價商品,決定了跨境使用的範圍和比重。而大陸的金融市場如果發展得更好,兩岸在人民幣的交流和使用都會更好。 \n 不過針對兩岸在貨幣互換(SWAP)談判陷入停滯,吳曉靈昨日受訪時並不願評論,僅強調這非三言兩語可以說明;而昨日與會的台灣金融界人士則盼陸方再釋善意,主動開放RQFII額度,讓金融開放與服貿脫鉤。 \n 吳曉靈昨日上午在台北出席由台灣金融研訓院主辦的論壇,以「穩步推進經濟體制改革,奠定人民幣跨境使用的基礎」發表主題演講時做出上述表示。 \n 她說,大陸當然希望未來在亞洲、歐洲、非洲都建立人民幣離岸中心,但並不希望所有的人民幣都回流到中國境內,因此,必須拓寬人民幣金融投資渠道,提供足夠的人民幣計價商品。 \n 她表示,人民幣的堅挺與大陸經濟走強有關。據WTO統計,去年中國經濟總量排名全球第2,商品進出口總量上則分居世界第前兩位。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使人民幣有望成為全球多種儲備貨幣之一。 \n 然而,決定人民幣的使用量,與大陸經濟穩定性和國際貿易量息息相關,目前中國的貿易量還未大到足以支撐大量使用人民幣結算。 \n 昨日銀行公會理事長李紀珠強調,台灣想發展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回流機制急待建立,去年首次金證會陸方同意給予1,000億人民幣的RQFII額度,但目前因為服貿協議未過關而卡住。 \n 李紀珠表示,台灣去年開放DBU辦理人民幣存款業務,至5月底,已累計有2,900億人民幣,且寶島債發行15檔,額度也有121億人民幣,規模都僅次於香港,具備作為人民幣離岸中心的有利條件。

  • 吳曉靈:應對同業存款徵收準備金

    據新浪財經報導,今日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吳曉靈在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期間表示,商業銀行利潤衝動造成銀行同業存款的扭曲,監管措施應包括對一些超出同業業務本質業務,如非銀行金融機構期限較長的同業存款,徵收存款準備金、納入存貸比。 \n吳曉靈在今日的媒體群訪談時表示,同業業務扭曲主要是商業銀行在利潤衝動之下,在當前監管部門對銀行存貸比、貸款總量的限制要求下,銀行的利潤衝動和擴張衝動導致資金尋找出口,從表內繞到了表外,同業業務已經超出了原來銀行流動性拆借的本質,成了繞過存貸比的工具。 \n由此她指出,針對目前同業業務變成了實質上的吸收存款,應當徵收存款準備金,對這部分可以有區別的對待。比如3個月以下的銀行頭寸拆借可以不徵收,而非銀行的金融機構、期限較長的在銀行的同業存款,應該徵收存款準備金率、納入存貸比。 \n此前吳曉靈曾指出,類餘額寶「微博」類產品並沒有扭曲,扭曲的是銀行同業存款,這部分需要監管。

  • 吳曉靈:陸影子銀行規模逾4成GDP

     大陸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長吳曉靈11日提出示警,大陸影子銀行規模超過國內生產毛額(GDP)的40%,且有法律關係模糊、市場運作混亂、剛性兌付嚴重、缺乏有效監管4大問題,必須從這4大問題著手,才能有效控制影子銀行規模。 \n 這是繼上周大陸社科院公布《中國金融監管報告2014》,點出大陸影子銀行問題嚴重後,大陸重量級學者再就大陸影子銀行規模,提出警告。由於吳曉靈為前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副行長,以其對金融現象和政策的看法,可說動見觀瞻。 \n 吳曉靈指出,大陸影子銀行可歸為兩類:第一類是體系內的影子銀行;第二類是體系外的影子銀行。前者包括信託在內的有牌照監管不足的機構與業務,屬大陸影子銀行的主體。 \n 她進一步分析,影子銀行體系都是由非銀行金融機構代理,投資者要獲取收益,承擔風險,法律關係應該是明示的。但影子銀行業務中最大的缺陷,就是沒有民事法律關係。 \n 她建議,對所有金融活動都應明確產品功能的性質、明確法律關係、明確收益和風險承擔的責任,以及針對涉及多數人利益的金融活動要嚴格監管,才能使影子銀行的發展不致於失控。

  • 影子銀行 規模逾陸四成GDP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前副行長、大陸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吳曉靈說,大陸影子銀行規模已超過國內生產毛額(GDP)40%,並存在四個問題:法律關係模糊、市場運作混亂、剛性兌付嚴重、有效監管缺乏。 \n 吳曉靈說,若能妥善處理,應該有助於中國直接金融的發展。 \n 吳曉靈11日在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發布「中國金融政策報告2014」。報告引述中國社科院金融所的研究稱,大陸影子銀行規模已超過GDP的40%,本質上是對銀行信貸的補充,契合大陸積極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目標。 \n 據中國社科院日前發布的報告統計,按最廣義的影子銀行定義,截至去年底,大陸影子銀行規模約為27兆元人民幣(下同);稍早標準普爾則估計30兆。 \n 吳曉靈在演講中提出,影子銀行的概念最初是在歐美金融危機後提出來的,是指場外金融產品的交易。影子銀行的風險主要肇因於交易對手方是分散的,因此監管當局不知市場上集中多少風險,例如CDO與CDS等衍生性金融產品的交易。 \n 不過,大陸沒有那麼多複雜的場外衍生產品,大陸的影子銀行主要是指非銀行金融機構的信用業務,按照是否在體系內,大致可分為兩類。而體系內的影子銀行包括信託公司等有牌照但監管不足的機構與業務,這是大陸影子銀行的主體。 \n 吳曉靈說,在大陸,影子銀行主要產生於融資方式的不足,使得不能獲得融資需求的那些人尋求在銀行之外開闢融資的方式,對銀行信貸起到補充作用,可理解為某種程度的直接融資,符合大陸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目標。 \n 不過,當前大陸影子銀行有四大方面的問題,包括:一、法律關係模糊;二、市場運作混亂;三、剛性兌付嚴重;四、有效監管缺乏。 \n 吳曉靈指出,在非銀行金融機構的活動中,投資者要獲取收益,承擔風險,法律關係應該是民事的,但是大陸在此則付之闕如。而由於法律關係不明確,責任不明確,因而運作是混亂的,規則是不清的。在兌付時責任也是不清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