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吹哨子的搜尋結果,共08

  • 議會爆衝 綠吹哨子藍丟電話

    議會爆衝 綠吹哨子藍丟電話

     台中市議會17日召開第2屆第13次臨時會,民進黨籍市議員何敏誠會中一直重覆抨擊程序不合法、清點人數等,不讓經發局長呂曜志報告外,還吹哨子制止楊正中、黃馨慧發言;黃馨慧氣的將電話、報告書等擲向何敏誠,會議被迫數度中斷,藍營會中全力炮轟市府投資案。  綠抗議臨時會違法召開  呂曜志說,簽署MOU市府無須也未支付任何資金給投資者,該局確有掌握資訊不夠充分處。市長林佳龍要求檢討改進,市府往後投資案件都會請廠商提供完整文件,抱持「大膽歡迎、謹慎落地」態度與中央一起嚴格把關。  市議會召開臨時會,由呂曜志針對「市政府與德商霍夫曼諮詢公司簽訂MOU案專案報告」。民進黨團於議事堂高舉「程序不正、違法開會」抗議臨時會違法召開;國民黨團議員不滿高喊「我要開會、不要護航」相杯葛。  國民黨市議員楊正中、黃馨慧、李中、顏莉敏等人,輪番質詢市長林佳龍,市府和德商1人公司簽定1100億海水採礦開發投資案合作備忘錄,疑點重重宛如是詐騙集團情節;民進黨違背監督市政職責為林佳龍護航掩飾!  藍質疑宛如詐騙集團  民進黨市議員何敏誠、曾朝榮、張雅旻、謝明源等人說,議會出席未過半就開會程序違法,議長從頭到尾都不處理綠營要求的額數問題。議長林士昌說,17日臨時會已向內政部口頭請示,一切合法。  國民黨團書記長李中強調,為讓民眾瞭解案件與備忘錄內容,由19位議員具名,將於18日赴台中地院按鈴申告霍夫曼詐欺,請檢察官立案調查釐清箇中真相。

  • 護理師吹哨子平台 月底上路

     《勞基法》修正案日前在立院完成3讀,當中輪班間隔從11小時縮至8小時惹議。衛福部指出,唯有在天災、意外、緊急狀況等3種客觀條件下,院方才能透過協商將輪班間隔縮至8小時,衛福部最快將於1月底推出「護理人員排班抱怨通報平台」,提供不具名的舉證通報,衛福部將和勞工局無預警前往稽查。  花花班(護理界對畸形班表的稱呼)現仍在部分醫院間出現,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盧孳艷指出,很多輪班的護理師,小夜班(下午16時到凌晨24時)上完,下一班可能是早上8點的白天班,扣除掉15~30分鐘的交班、來回通勤和梳洗時間,能休息睡覺的時間根本沒剩幾小時,在精神不濟的狀況下,除了通勤時易發生意外,上班也可能因此給錯藥、打錯針。  衛福部照護司司長蔡淑鳳說,就算在新版《勞基法》上路後,也只有在天災、意外、緊急狀況等3大不可預期的狀況時,才可透過協商、把輪班間隔由11縮至8小時,且這3個條件都是客觀、公開透明的資訊,「非院方說的算」;她補充,曾有資方提出希望將「過年期間」等狀況納入,但被衛福部拒絕,認為這種屬於「可預期」的狀況,沒理由需要縮短護理人員的輪班間隔時間。  為保障護理人員權益,衛福部正規畫建置「護理人員排班抱怨通報平台」,雖然新版《勞基法》是在3月1日上路,但該平台預計在1月底便啟動。蔡淑鳳轉述衛福部長陳時中指示,要全力保障吹哨者的隱私,所以該平台將採不署名的方式,只要提供具體事實,衛福部將偕同地方勞工局進行無預警稽查,若發現確實違法,除了會依《勞基法》開罰,同時也會列為未來醫院評鑑時的參考。  蔡淑鳳說,除了無預警稽查,為保護隱私,稽查時不會只查吹哨者的部門,就算資方真的神通廣大,找到吹哨者並進行報復,護理人員也可向衛福部申訴。陳時中也交待,要盡快將該平台的資訊通知各醫院、基層的護理人員,讓他們知道這救濟管道,也會透過通知各醫療院所,要求他們自制來降低違法情事。

  • 引2015前例 國民黨批蔡吹哨子壯膽

     國民黨文傳會主委李明賢昨天指出,M503航路早在2015年就由國際民航組織(ICAO)核定通過,但在實際執行前,仍與當時的馬政府先行協商;反觀民進黨執政,兩岸之間卻連協商、談判空間都沒有,民進黨應自我檢討為何兩岸關係演變成「已讀不回」的窘境,而不是指責在野黨來掩蓋其施政的無能。  大陸啟動M503北上航路與相關銜接航路,李明賢強調,由於我國不是ICAO會員,且M503航路是位在上海飛航情報區內的國際民航航路,因此,蔡政府也只能要求航空公司不要使用該條航線而已。  回顧2015年、國民黨執政時期的M503航路處理情況,李明賢說,當時透過兩岸協商機制之後,大陸方面同意實際飛行時再往西移6浬及延後啟用航路,同時W121等3條航路也不啟用、不實施。彰顯當時兩岸在互信互利的基礎上,理性務實協商,對維繫兩岸和平穩定具有實質的意義。  相對於現今的民進黨政府,李明賢批評,兩岸互不信任,溝通管道凍結,蔡英文政府無力也無能溝通,只能「吹哨子壯膽」,毫無解決問題的能力,為了轉移國內批評的聲浪,也只會用批評在野黨的方式來推卸責任,規避其施政無能的焦點。  李明賢籲民進黨政府應正視兩岸關係不佳導致台灣利益受到傷害的嚴重問題,如何務實地處理兩岸互信,並確保中華民國的主權、國家安全、航空權益,才是負責任的執政黨。

  • 藍委按喇叭吹哨子杯葛前瞻 會議再度停擺

    藍委按喇叭吹哨子杯葛前瞻 會議再度停擺

    立法院經濟聯席委員會今天續審《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因藍綠僵持不下,昨天空轉一日。民進黨團今天在前議前十分鐘,就預先「擺陣」,會議主席高志鵬先坐定主席台,綠委則分別坐在主席台前後,欲以人牆阻擋藍營,但藍委一開會就向前推擠,並以汽笛喇叭干擾議事,高在2分鐘內裁示休息協商,會議再度停擺。 高志鵬一開會先宣告進行「廣泛討論」,因昨日議事混亂,登記發言表已被撕毀,要求立委重新登記發言;藍委見狀則向前推擠,要求「不能進入程序」,並高喊「錢坑法案、退回重擬。」 國民黨團今天不再敲鑼打鈸,而是拿出競選常用的汽笛喇叭及哨子,製造噪音杯葛;民進黨團亦備妥耳塞因應,但場面混亂,仍無法正常開會。 在主席裁示休息後,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及國民黨團總召廖國棟、藍委賴士葆則到後方小房間協調議事,目前並無新進度。

  • 企業防弊難 專家:落實吹哨子

     鴻海爆出內鬼收取回扣弊端,集團年營收近2兆的台塑集團昨日透露,為嚴加控管,從成立「網路平台報價」與「定期輪調制」兩管道度杜絕下髒手的可能,並且只要發現違規,不是記過就是開除。但是台塑總裁王文淵昨對此還是坦率直言:「很難真正防弊。」  2000年時,台塑就成立台塑網科,建置網路交易平台,每次有採購案或發包案,就由廠商從此平台自由報價。這樣可以避免廠商聯合圍標的發生。  另方面,只要涉及金錢、採購的部門,基層經辦必須每3年、組長每5年就輪調一次,更高階的經營階層也是不定期就要調動,且每年輪調的頻率要占該職務總數的20%。台塑高層表示:「這是要避開員工跟外面長期經營關係的機會。」  當然,縱然有網路平台報價,仍然不能完全防止有不肖員工私自把底價偷偷通報出去。因此台塑高層說,為此有規定,在二次議價時,如原本較高價的B廠商突然將價格下殺,比第一次報價較低的A廠商還低時,此時A廠商保有跟進的「優先議價權」,以杜絕舞弊機會。  專家認為杜絕內鬼,建立抓耙子機制較有效。知名會計師事務所高階主管表示,無論制度再健全、內控再完善,還是很難避免人的問題。想舞弊的人一定會很小心,不留下任何紀錄,想要透過制度、資安控管都會有盲點。  因此,企業最重要的還是要落實「吹哨子機制」,讓被索賄的廠商、或者因為沒賄賂而做不成生意的廠商,有完善的舉發管道。

  • 觀念平台-被關說的法官 有吹哨子義務嗎?

     據貴報五月二十日報導,前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自稱曾在卸任前銷毀燬他人關說之相關文件乙案,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其所銷燬者係二審判決書,並非職務上掌管之公文書,已將毀棄公文書之刑責部分簽結。但仍有人質疑,楊前院長所為是否有違法官倫理。  今年一月六日施行的「法官倫理規範」第二十六條規定「法官執行職務時,知悉其他法官、檢察官或律師確有違反其倫理規範之行為時,應通知該法官、檢察官所屬職務監督權人或律師公會。」明文規定前來關說者若是法官、檢察官或律師時,該被關說的法官有「應」舉發的義務。基於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此條文對楊前院長應不適用。但這是一項前所未有的職業道德要求,其嚴重性可能大部分的國人與法官均尚未察覺。  此種職業團體內的吹哨子義務,其源來自律師倫理,但這種義務之強度如何,各國規定不一。例如我國律師倫理規範第四十四條是規定「律師知悉其他律師有違反本規範之具體事證,除負有保密義務者外,宜報告該律師所屬之律師公會」,文字上是使用「宜」而不是「應」。因為是「宜」,所以縱使違反舉發義務,尚不致於受到嚴厲懲戒。但美國有些州(例如伊利諾州)在規定律師之吹哨子義務時,是使用shall(應)而不是should(宜)。其中最常被提的一個案例是伊利諾州的Himmel律師發現另一位律師侵占了客戶的款項,不但未舉發,還安排該客戶與該律師和解,事發後Himmel律師被法院判定停止執行職務一年(所以美國律師的吹哨子義務被稱之為Himmel Duty)。  美國聯邦法官守則對於吹哨子義務是使用「宜」而非「應」,而紐約州的法官守則是使用「應」而非「宜」,所以紐約州對法官的要求高於聯邦。實際操作結果,紐約州的承審法官在被其他法官關說後,不但要勇敢的提出檢舉,而且因為事情已曝光,該承審法官還必須迴避該案件,以免司法的公正性受到質疑。換言之,不但須「砍同事」,還要「交出案件」,造成雙殺效果。  我國法務部在制訂檢察官倫理時,可能意識到「應」與「宜」之間甚難決定,就乾脆把草案中的吹哨子條文全部拿掉。但司法院在制訂法官倫理規範時仍將之納入,並使用「應」這個強烈用語。司法院這種抉擇當然有其高度的理想性,值得肯定。但在講究人情的我國社會,一般法官面臨法官同事關說時,大多是「表面聽聽,實際依法辦理」,而自認問心無愧。所以司法院實在有必要廣為宣導,告訴法官們以前這種低調處理方式,現在有可能違反新制訂的法官倫理規範,以免發生「不教而殺」之情形。此外,司法院還須審慎設計一套被關說法官聲請自行迴避案件的遊戲規則,以確實維護司法的公正性。  (作者為新竹地檢署檢察官)

  • 吊掛脫困 康吉成激動落淚

     一三一小時山難驚魂記終於結束!攀爬南湖大山不慎墜崖獲救的宏達電工程師康吉成,十二日上午七點廿一分由嘉義空軍直升機於中央尖溪谷吊掛成功,八點抵達嘉義水上機場,再由救護車後送高雄長庚醫院就醫。救難隊員透露,十一日下切到山腰之際,聽到康吉成在山坳吹哨子,大夥聽音辦位,終於找到他。  九名陪同康滯留山區救難人員,昨日下午分三批從中央尖溪山屋搭乘海鷗直升機返回福壽山,直呼「累癱了」、「能回來真好」!其中李政信因不慎踩空、扭傷右腳,搭乘第一梯次直升機返回梨山後,隨即就醫。  昨日清晨五點天還沒亮,梨山救難指揮所人員就起床觀察天氣,眼看山中露出曙光,六點十二分立即通知海鷗直升機協助。  第一時間尋獲康的小隊長黃來昇表示,昨晚搜救隊員一夥九人陪同康吉成留滯山中,氣溫冷到無法睡覺,救難人員全身濕透,康的鞋子也是溼的,只好先煮熱食暖身,再升火取暖,好不容易撐到天亮,終於將康送出山區。  由於山中救難人員糧食只剩一天,步行回登山口,還有兩天路程,因此,海鷗直升機將康平安送抵嘉義水上機場後,再次出勤空投物資給救難人員,此時救難隊已步行三小時抵達中央尖溪山屋休息。  九名救難人員中有四人從五日就上山,已在山裡走了八天的路;黃來昇說,山區氣候不佳、山路難行,每一步都很困難,每名救難人員也都曾摔倒過。  黃來昇說,十一日尋獲全身發抖的康吉成,在山坳吹哨子,立即泡咖啡即溶包給他暖身,康直呼「喝熱的真好」!  康吉成吊掛上機後,顯得疲憊、虛弱,起初情緒激動,不停擦拭雙眼拭淚,且因傷口疼痛,全程面露痛苦與不適神情,隨機醫護人員除給予氧氣、點滴,也檢視他受傷的腰部和右小腿,適時為他打氣。  八點十分直升機抵嘉義空軍基地,康吉成在救護人員攙扶下,走到救護車的擔架上,由台中市消防局救護車轉送高雄長庚醫院,全程雙眼緊閉、不發一語。

  • 凱撒的面具-兩個吹哨子的人

     三十九年前,蘭德公司研究員艾斯柏格打電話邀約《紐約時報》記者席漢,到他在哈佛大學附近的家中見面,幾天後席漢回華府時,他的車上多載了一批七千多頁的複印文件;被稱為二十世紀最大洩密事件的「五角大廈密件風波」,就在席漢回華府三個月後爆發。  艾斯柏格今年已七十九歲,席漢七十四歲,一九七一年當他們一頁一頁偷印越戰密件時,一個叫艾山吉的嬰兒剛在地球另一端的澳洲昆士蘭出生;三十九年後的今天,艾斯柏格讚美已是「維基解密」網站創辦人的艾山吉:「他是我的新英雄」,上個世紀的最大洩密者向本世紀的最大洩密者致敬。  艾斯柏格當年洩密後,被尼克森政府一路「追殺」,日後犯下水門醜聞的那批白宮幕僚,曾經密謀對艾斯柏格進行暗殺與下毒,並且闖進他心理醫師的診所,企圖偷竊並公布他的病歷醜化他,後來又以《間諜法》的罪名起訴他,但法院最後以白宮非法取證等理由,撤銷對艾斯柏格的所有控訴。  艾山吉因為是澳洲人,而且行蹤不定,自從今年先後兩次公布美軍在阿富汗與伊拉克的密件後,更不再踏入美國境內,美國政府雖然已逮捕了自稱下載密件給艾山吉的美軍下士曼寧,但艾山吉至今仍逍遙法外。瑞典政府雖以涉嫌強暴的罪名通緝他,艾山吉卻仍在日前公布了二十五萬件外交機密電文,讓美國政府恨之入骨。  但讓歐巴馬政府更頭痛的是,當年尼克森政府曾向法院申請禁制令,一度禁止《紐約時報》刊登越戰密件,但自從最高法院在〈紐約時報訴美國案〉中,判決禁制令違憲後,歷任政府對媒體洩露國家機密卻幾乎一籌莫展。  況且,當年報導越戰密件的媒體祇限於美國本土媒體,但報導「維基解密」密件的媒體卻遍布世界各地,英國《衛報》、法國《世界報》、德國《明鏡周刊》、西班牙《國家報》以及《紐約時報》,不但同步作業,也互通有無,讓美國政府防不勝防,更何況即使禁止了報紙,也管控不了「維基解密」網站無遠弗屆的傳播。  但即使政府無法管制,刊登「維基解密」密件的所有媒體,卻都在事前經過非常嚴謹的自我審查。以《紐時》為例,當年為了刊登越戰密件,《紐時》曾經花了三個月時間從七千頁的文件中尋找新聞,這次為了報導國務院二十五萬件電文,《紐時》不但投入更多人力,同時還主動與官方磋商敏感內容,最後決定挑選一百件電文作延伸系列報導,同時更由總編輯帶頭上網,每天與讀者即時溝通,詳細說明《紐時》刊登密件的各項決策考慮。  其實,「維基解密」因為《紐時》曾對艾山吉與曼寧多次負面報導,這次並未把《紐時》列為合作對象,《紐時》的密件是由《衛報》主動提供,刊登密件的歐美媒體後來也在《紐時》的主導下,同意刪除部分敏感內容,《紐時》總編輯凱勒對這項決定的解釋是:「新聞自由除了報導自由外,也包括不報導的自由」。  但有人卻質疑,五角大廈文件雖被列為最高機密,其實內容多半屬於過去的機密,而且也是分析多於事實描述;但二十五萬件的外交電文,內容卻多數屬於正在進行中的機密,而且又都是第一手的事實紀錄與描述,媒體何以完全不顧政府的外交處境,仍然執意洩密?  對這項質疑,西班牙《國家報》總編輯莫瑞洛的回答是:「報紙有很多義務,但保護政府與有權力的人免於尷尬或受到羞辱,卻並非報紙的義務」,這句話與曾任《美聯社》總編輯的華特米爾斯在二十多年前說過的那句名言:「政府官員的工作是保護機密,我們的工作卻是挖掘機密」,遙相呼應,也清楚界定了媒體與政府的角色分際。  艾斯柏格曾是全世界被政府打壓最凶的「吹哨子的人」,但跟尼克森政府相比,他卻認為歐巴馬政府打壓「吹哨子的人」猶有過之;但艾山吉現在做的也比他當年做的猶有過之,也難怪他雖已年近八十,最近卻頻上媒體聲援他的接班人;守護吹哨子的傳統於不墜,這大概是艾斯柏格的最後一仗吧。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